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wipce

  独角兽

一个非非非非非非常菜鸟的译者,最最最最喜欢拖更。

寂月

第六章:起步

本作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译者注:以下是高能警报,可能有轻微剧透。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第六章
起步

 

“所以我们剩下云宝黛茜和阿杰,” 暮光说。“云宝黛茜可能相当地...保护小蝶,所以我们可能要把她留到以后,这取决于她是否知道你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

暮光给了露娜一个尖锐的眼神。

“见到汝的朋友后,我会告诉汝的。在郊游期间,汝不生我的气就将足够难了。”

“坦白说,我现在有点生你的气了。”

露娜叹了口气。

“我吓坏了她。糟糕地。故意地。我们可以讨论的理由,但结果是她原谅了我,我们可能是朋友。”

“为什么-”

“我不确定我能解释。我甚至不确定我真的知道为什么。这是残忍、恶意的事。但是,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将用生命保护小蝶。”

暮光给了露娜一个坚硬的凝视。

“汝对我的不满是公正的。我无法轻易纠正我的错误,但是我会以某种方式来做。”

“我真不敢相信你做了那个,露娜。”暮光说。

“显然我是一只邪恶的、冷漠的小马,”露娜厉声说。“你与你的朋友讨好我的尝试只是突出了这一点。”

“露娜,我不是说-”

“不,”露娜打断道,“但是我做到了。我累了,暮光。也许现在不是与你的朋友会面的时候。”

“请,”暮光说,“至少让我们见见阿杰。她很朴实,很合理。我相信她会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我需要和萍琪谈一会,所以如果我们能在方糖甜点屋短时间停留的话...”

“呃,汝进去。我在外面等。”

暮光耸了耸肩,走进面包店,露娜担忧地看着。

露娜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

彩虹鬃毛的蓝色飞马挡住了她的路。

露娜大吃一惊。

“啊。我想你就是云宝黛茜。”

飞马瞪着露娜。

“我认为这意味着你已经与小蝶谈过了。”

刺眼的目光变硬了。她的眼睛怒不可遏。

“是。我懂了。正如我对暮光和姐姐说的那样,这是一件残忍的事。我错了,我几乎无力补偿。我只能向你保证,它不会再次发生。”

刺眼的目光坚定不移。露娜在激光般的凝视中退缩。

“小蝶甘心情愿地原谅了我。我没有要求或胁迫。我不会期望你也这样。我不配得到你的宽恕。”

露娜叹息,当她的头下垂,打断了眼神交流。她紧张地拖着前蹄。

“我只要求你和暮光谈谈,以防止她为使我们之间和解而作的一切努力,就算为了暮光,别无其他。”

飞马瞪了她一两分钟。

“我明白了。”云宝黛茜说。“我不喜欢它,但是我看到了。暮光是对的。”

“这句话我听过不止一次,”露娜回答。“她现在在做什么?”

“你知道暮光告诉我她从你看到了什么吗?” 云宝黛茜问。

露娜摇了摇头。

“她看到了刚来小马镇时的自己。孤独的某马。某马需要朋友,但甚至不知道它,不知道怎么做。小蝶说的也一样。我看到了。我不喜欢你对小蝶所做的事,但是她说没关系,所以我想我也是。我给你一个机会。不要浪费它。”

这样,云宝黛茜飞向空中。

露娜垂了下头,松了口气。露娜在战斗中面对过无序,面对她姐姐,但她从未见过像那飞马般冒出的白热愤怒。

“准备好了。”暮光从面包店里出来,轻松地说。“准备见见阿杰吗?”

“我的理由并非如此。” 露娜说。“我不会回答的。”

暮光看着她,眼神迷茫。

露娜叹了口气。

“我们走吧。”

 


 

“阿杰,记得露娜。”

“露娜公主,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只是‘露娜’,请。”露娜坚持。

“不是公主吗?”

“什么让我成为公主?”露娜问。

“嗯,你是一个天角兽,还有整个‘扬起’月亮的事。” 阿杰回答。

“我出生意外,仅此而已。我做了什么值得被称为公主?”

“你是指除了‘扬起’月亮吗?”

“那个我姐姐在我缺席时就做了。我和她以及整个小马国的交战,并试图使世界陷入永恒的黑暗导致了我的缺席。哦,是的,小马国一定很幸运能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公主。”露娜痛苦地说。“直到我配得上头衔为止,没马应该被要求称呼我为‘公主’。那些我称呼为‘朋友’的小马永远不必称呼我为‘公主’。这不值得在我们之间筑起一堵墙。所以,真诚地,我请你叫我露娜。”

听着露娜话,阿杰一脸放松,她的眼睛很遥远。露娜讲完后,她那儿坐了片刻。

然后她回到了现实,显然对她听到的感到满意。

“足够公平,露娜。参观农场怎么样?”

 


 

“你说你想被称作露娜是什么意思?”暮光在她们穿过田野的小径时问。

“当然。善良的元素可能拒绝了我,但是诚实很欢迎我。”

“嗯?”

“当我和塞拉斯蒂娅对抗无-一个...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仇敌时,我们每马都挥舞着三个元素。元素选择我们就像我们选择他们。善良并没有吸引我。当然,事后看来这很明显。不过,诚实很适合我。”

“我以为你在水疗中心说你的才华在于虚幻和谎言。”

“事实的一个不讨好的说法,但并非完全不准确。尽管我的能力会让别马产生幻觉,但我个马一直很重视诚实。我经常试图用幻想来揭示真相。”

“我不确定我是否理解,”暮光承认。“幻觉将如何揭示真相?”

“当小马感到混乱或受到威胁时,他们通常会回到对他们最重要的事情。通过将他们陷入幻觉中,你可以让他们揭示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即使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或接受这一点。但是,强迫别马说出真理并不是特别友好或得体。作为小马国公主,它常常对我不利。而且,政治和诚实很少成为对蹄的事。”

“塞拉斯蒂娅公主呢?”阿杰问。

露娜短暂地犹豫。

“我的妹妹具有相当难以解释的...令马不安的通过真话来误导小马的能力。她说的一切都是对事实的陈述,但可能会导致你做出错误的假设。听起来很骇马的。”

暮光的眉头皱了皱。

“真的?我不记得曾经见过那样的事。”

“想想,暮光,”露娜说。“想想她对汝所说的关于我从月球上的释放。她告诉汝离开汝的书,结交朋友。汝认为这么说是因为她并不担心梦魇之月的归来,但她已经为汝提供了所需的工具,并点燃了引线。”

暮光的眼睛睁大了,一团屈辱的神情从她脸上掠过。

“她操纵了我!”

“汝不应该对她太苛刻,”露娜急忙补充道。“她确实很珍惜你。当她谈到你时,我能在她的眼中看到它。但是她已经戴着皇冠太久了。她成了面具。它既是保护,又是政治。两者以汝无法理解的方式根深蒂固。”

“那-那就是为什么她坚持要叫公主?”暮光问。

“它是。它也会在你俩之间产生距离。这样,在看到许多朋友离去之后,她就能保护自己的心脏免于破碎。但是请不要误会,她在乎汝。她太在乎汝了,她会给汝整个小马国中最珍贵的东西。”

“那-那是什么?”

露娜希望她的深色外套能掩盖她的脸红,因为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热。

“我已经说得太多了。我希望我们下次再谈这个。”

“但是。”暮光抗议。

“请,暮光。这是我和姐姐之间的私马问题。说它我就越界了。现在就这样吧。”

暮光皱起眉头,但又点了点头。

“这足以满足一天的农场需求,” 阿杰打断了他们的想法。“为什么我们不回屋子给我们煮些食物呢?”

露娜肚子里的咕咕声是她们所需要的全部回答。

 



露娜一蹄紧紧抓住刀子,另一蹄松松地握住苹果。她沉默地削着苹果,用蹄子旋转它。削成条的果皮变得越来越长。

将苹果去皮最初是一个挑战。之后变成有趣的消遣。现在,这只是节奏的一部分。

用苹果烹饪和烘烤意味着给很多苹果去皮,取心和切片。苹果的香味弥漫在厨房的每个角落。露娜只是一直削皮。她起初考虑魔法,然后是用刀,或者简单地从苹果上削下皮而不浪费果肉,但她对自己的节奏感到舒缓。

果皮从另一个苹果上掉下来。露娜将其放在桌上,然后又捡起另一个。刀切进果肉里,发出清脆的声音。

“啊,我们只需再要一两个,露娜,” 阿杰告诉她。“你知道,你很擅长。”

露娜抬头看着阿杰。

“这一切都取决于时间、适应和耐心。我对这些事情有一个...一个独到的见解。”

阿杰笑了起来。

“你是我见过的最讨厌的公主。我不是说当暮光说她要介绍你时我很有期望,但是你不是我想的那样。嗯,可以说我很感动。你们都很理智,而且显然你在乎暮光。如果我们现在不是朋友,那成为朋友只是时间问题。”

露娜回以微笑。

“从诚实的元素来看,那确实是高度的赞扬。我热切等待着我能真正称你为朋友的那天。”

烤箱发出的铃声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第一批已经完成。给它们几分钟时间冷却,我们会深入其中。”

露娜闭上眼睛,呼吸着厨房的本质。生苹果的气味,烤箱里新鲜出炉的烘焙食品,炉子上冒泡的锅,苹果,苹果,以及更多的苹果,一起竞争着小马们的注意。他们编织在一起,创造了一条苹果的织锦,诱惑使露娜的鼻子发痒。露娜垂涎三尺。

是的,她决定,她非常喜欢苹果。

 



露娜凝视着月亮。经过漫长的一天后,一切都很平静,而且由于她异常的睡眠时间,这几乎和睡觉一样平静。

几乎。

露娜在黑暗中叹息。

这是有趣而活泼的一天,她拜访了暮光的朋友,但这似乎只是在强调了她夜晚的宁静。小马都在他们的家中,唯独露娜独自坐在这寂静之地。甚至她的姐姐现在也在睡觉,幸福地做梦。在一天的结尾,无论从字面上还是比喻上,露娜总是独自结束。

她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最初是惊马的。在月球上经历了多个世纪后,露娜认为她再也不会适应其他小马的噪音和喧嚣。即使到了现在,不时的噪音,无尽的能量,不断的运动都压在她身上,她需要逃避到孤独中。她认为自己再也无法适应马群了,尽管如此,她发现自己很喜欢在安静的环境中和几只小马待在一起。一旦适应了这些小马,她发现自己可以不被审判地放松和说话。她可以无忧无虑地分享故事,分享笑声,分享想法。

然后小马离开了。或者她离开了。无论哪种方式,露娜最终都独自一马。

当她盯着挂在夜空中的月亮时,这是一种安静,温柔的忧郁笼罩着露娜。

露娜深吸一口气,看着她呼气时水汽的消散。她在凉爽的夜空中颤抖。自从她去水疗中心那天起,她的皮肤变得更加敏感。她感到冷得更强烈了。即使这样,她仍然抵制了腾出自己的位置的冲动。在这一刻,她感觉比小马国中任何的东西都坚强。

没有小马毫无理由地来到这里,她们的理由通常是寻找露娜。不,这个地方是露娜的,是露娜一马的。

露娜是一马的。

露娜凝视着月亮。

 



露娜飞过夜空。自从露娜简单地飞行已经过去太久了。在她身上自由和兴奋的感觉挺不错的,但她实际上不单单为了休闲而飞行。不,空气中别的东西吸引了她。一股魔力暗流的脉冲和涌动,在以虚空形成漩涡和阴影。它向四面八方展开,扰乱了魔法的正常流动,扰乱了夜晚的宁静。感觉并不危险,只是杂乱,仿佛某只小马把一块石头扔进了一片宁静的池塘。

因此,露娜飞过天空,在从家到干扰的源头时享受着翅膀上的风的感觉。

惊讶不已,她有些不安地落在了小马镇的金橡树图书馆——暮光闪闪的家——的屋顶上。

*轰*

听到火球爆炸的声音,露娜跳了起来。在她无法做出进一步反应之前,她下方的窗户打开了,涌出滚滚浓烟。

*咳嗽* *咳嗽* *咳嗽*

“嗯...那没有按预期进行。”一个熟悉的声音沙哑地说。

“我希望没有。”露娜说。“使自己窒息几乎不是一项崇高的努力。”

“啊呀!”暮光惊叫道。“露-露娜?你在这里做什么?”

“似乎我在寻找汝。我正搜查这种干扰的根源。汝太吵了。”

“吵?尽管发生了爆炸,但我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魔法的噪音,暮光。我感觉到了虚空的干扰,并追踪到这。我认为你的实验进展不顺利?”

“这...可能会更好。”暮光承认。“你想来杯茶喝吗?我想我今晚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图书馆通风时我要用一些东西来平息我紧张的神经。”

“我想喝点茶,然后和你一起坐一会儿。最近几乎没有只为我们二马的宝贵时间。”

“茶!”

暮光匆匆往水壶里倒水,但当她看着水慢慢变热时,却出奇地安静。

露娜静静地看着,嘴唇微微一皱。她想弄清楚暮光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久,茶准备好了。

暮光和露娜懒洋洋地坐在他们热气腾腾的茶杯之前。露娜呼吸着草药的香气,享受着它带来的简单舒适。但是暮光凝视着她的杯子,皱着眉头,眼睛很遥远。

“暮光,”露娜说,“汝生病了吗?汝的实验肯定不会给汝带来太大麻烦吗?”

暮光并未使她的眼睛从茶中移开。

“露娜,关-关于塞拉斯蒂娅的事你是什么意思?”暮光问。“她真的在乎我吗?”

“她在乎。”露娜保证。“是什么导致汝的困扰?”

“嗯,自从认识你以来,你总是以如此温暖的声音与我交谈。当你对我说话时,我知道它是发自内心的。我多年来一直是塞拉-公主塞拉斯蒂娅的‘忠实的学生’,但与你交谈后,我意识到她听起来,我不知道...遥不可及。”

露娜喝了一口茶,在蒸汽中放松地呼吸,然后放下茶,起身。她走到暮光面前站着,把马蹄放在暮光的肩膀上。

“暮光,汝看到的是我们在过去的千年中的不同经历。在月球上,我不需要捍卫自己的感触。那里没有小马将他们隐藏起来。因此我敞开心扉。当我生气时,我会发怒。当我快乐时,我会微笑。当我烦闷时,我会大声尖叫。就像学会控制自己情绪之前的马驹一样,这是不对的。我姐姐没有变成马驹的奢华。她一直在她的臣民之间,参与政治活动并做出决策。她做出的决定可能会伤害小马。她看着朋友和爱马的来世与今生。她学会了保护她的情绪不受察觉,并免受她的心脏受伤,因我们受伤,暮光。我的姐姐和我一样是小马。我们爱,我们生气,我们犯错,我们受伤。”

暮光抬头看着露娜的眼神,寻找,露娜话中的真相似乎在其中反映。

“我知道她在乎汝,暮光。她可能对你表现得冷淡,但她不能在我面前假装。当她谈到汝时,我听到了她声音中的温暖,而且,正如我之前告诉汝的那样,她以她最宝贵的东西信任汝。”

“你之前说过,”暮光说,“但是我不知道你的意思。她信任我什么?”

露娜俯下身,用鼻子轻触暮光的额头。

“我,暮光。她信任汝我的幸福,她与我分享汝的感情,就像与汝分享我的。”

露娜退后一步。暮光抬头看着她,泪水和情感仅仅只在眼睛的玻璃表面下。

“那并不难,露娜。”暮光说。

“这对汝来说不困难吗?当我无情地看着汝在寒冷中颤抖时?当我受到关注后立即逃回我的高地,拒绝汝的陪伴时?汝以无法估量的耐心忍受着我的坏脾气。”

“哦,你还不错,露娜,”暮光微笑着向她保证。“此外,即使花了一些时间挖掘,我仍可以看到那月尘下的钻石。”

“这就是为什么我姐姐爱汝。显然,我也是。”

露娜吻着暮光的额头。

暮光凝视着露娜,她的眼睛睁大了。

“我是否越界了,暮光?”

“嗯?不!不...只是...出乎意料。”

“抱歉。我还是不懂礼貌。”

“噗,”暮光喘气。“你是我所知道的最优雅,最精致的小马。”

“汝忘了我姐姐。与她相比,我是刚迈出第一蹄的摇摆不定的马驹。期待娱乐的臣马耐心等待我的出庭,他们喜欢欣赏我的滑稽动作。而汝的朋友瑞瑞比我更属于宫廷。”

“哦,还不算那么糟糕。”暮光向她保证。露娜的表情制止了进一步的抗议。

“嗯...忽略那些肤浅的小马。他们如何对你并不重要。”

“是的,”露娜叹了口气,“但这对我的姐姐来说是破坏性的,它损害了我和她自己的权威。后来,我学会了远离日庭。”

暮光低头看着她的茶,眼睛陷入了困境。当她抬头看着露娜时,他们宽阔而担忧。她的嘴巴微微向下。

“你不能任由它。” 她说,“你是小马国的公主,更重要的是,你是一只好小马,而且你可以提供很多东西。”

露娜移开了视线。

“汝这么说真好。我希望我一样能确信。”她小声说。“不过足够了,”她又找到了声音。“我来不是为了谈论伤感的事,而是因为魔法。你的实验是什么,什么地方错了?”

“好吧,”暮光开始说道,“我很好奇魔法源之间的振荡和共鸣,以及它们对物理层面的影响,因此我向瑞瑞借了几颗宝石,然后-”

“哦,暮光。汝没想到要设置阻尼器,是吗?难怪它是如此嘈杂。我敢打赌,汝也没有使用任何东西作为缓冲介质。”

“哦。我没意识到我需要他们。我的书中没有提到这样的东西。”

“我会为汝提供一些文献。汝的书要么假定汝具备这些知识,要么没有在讨论理论时关注实际。”

“嗯。我想这很有道理。好吧,我所做的是...”

露娜愉快地与暮光谈论了理论和实验。这么长时间之后,进行一次关于魔法的知识性对话真是太好了。露娜和塞莱斯蒂亚生活和呼吸着魔法,但塞莱斯蒂亚从未感到有必要讨论它。魔法是她天性的一部分。它融入了她的本质。它并不需要被讨论,它只是简单的在那。露娜站在另一只蹄上,她不想感受魔法,她想知道。她希望将其拆开,然后重新结合,最后不留下任何的多余。

在月球上的时光中她学到了很多东西,但也忘记了很多东西。露娜惊讶于像暮光这样的博学小马在教育中有多少空白。露娜眼中的一些理解魔法的关键,现在显然被认为是微不足道的,并不是说露娜觉得自己专长于学术。学习魔法对露娜来说很困难,对塞拉斯蒂娅尤其如此。他们所做的很多事都是本能的。研究它就像学习游泳的鱼一样。无论如何,露娜发誓要参观暮光谈到的这所魔法学校,并对小马国的魔法教育状况有所了解。

不过,就目前而言,坐下来聊天就足够了,露娜就是这样做的。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