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Kirin
  麒麟 事迹详见fimtale.com/b/26 事迹详见fimtale.com/b/62

代号:向日葵 二 谐波计划

新居生活

本作评价
4()
()8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特别声明:

本章节及后续章节译者为Kirin

艾琳环顾四周,看着堆放在她新客厅里的箱子,叹了口气。她花了最后一个小时试图打开行李,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有什么的话,房间是平的更多由于空箱和包装材料散落在地板上,偶尔会绊倒她,她的生活变得杂乱无章。她甚至没有开始解开玛姬运出的设备,以帮助她进行魔法研究。还有各种各样神秘的硬件盒,用来建立小镇的wifi网络…。假设技术人员出来安装它。

 

 

 

艾琳最先打开的东西之一是她的平板电脑,它现在靠在一个盒子上。她把触控笔放在嘴里,轻轻地按了一下,打开了屏幕。她说,那是在9点以后,这意味着当地的商店已经开始营业了。

 

拆开包装可以等,她决定。毕竟,她有很多东西要买;她的新小屋没有家具,她需要家具、清洁用品和各种各样的杂项用品来满足她的日常需要。

 

她作为魔法研究人员的新工作为她提供了相当不错的月薪,此外,她还得到了通过和声给她的钱,以便她能在小马镇开始工作。她的马鞍袋里那一袋沉重的碎片和铁条(钱💰)只是乞求被花掉,她兴高采烈地微笑着,觉得自己非常乐意帮忙。

 

她小屋外面的空气微微偏冷潮湿,使她颤抖,不由自主地弄皱了她的羽毛。她关上了身后的门,花了一会儿时间看了看她租来的小屋,这是她第一次完全靠自己租的地方。

 

这是一所简朴的房子,一楼都塞满了厨房、客厅、餐厅、卧室和浴室。二楼的面积只有第一层的一半,只有一间大卧室和半间浴室。外墙是乳白色的,装饰和门漆成深绿色。就像小马镇的大多数房屋一样,屋顶也是茅草屋,最终会被艾琳要求的太阳能瓷砖所取代。这些瓷砖还被装在她的房子里,等待着技术人员从地球上来到这并安装它们。

 

艾琳看着这个地方时,内心里弥漫着一种平静的满足感。就像童话里的东西。就这样她的...她情不自禁地咯咯地笑着,打开了通往白色栅栏的大门,走到了小马镇的街道上。

 

卡蒂埃咖啡馆,她最喜欢的地方,就在镇的另一边。对艾琳来说,雏菊和麦草三明治是一顿完美的早午餐。于是,带着这个念头,她沿着街道走去,一边小跑一边哼着一首欢快的曲子。

 

~~*~~

 

拉卡认为,发狂的痒是最糟糕的。在摄像机盯着她的电视演播室的炽热灯光下,困扰她的不是汗水,甚至不是她的同事争论和争吵的方式。正是她头上的短发在她黑色直发的假发下发痒,使她发疯了。

 

拉卡的手一直缓慢地朝她的头走去,试图偷偷地挠一下。当她意识到主人问了她一个问题,以回应另一个小组成员的观察时,拉卡停了下来。这意味着相机又回到了她身上,这意味着是时候把她那只又小又黑的手整齐地放回她的大腿上了。

 

“纳亚尔医生,你对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主持人是个黑发男人,穿着浅蓝色的西装,模棱两可的样子有点帅,说话的人似乎很喜欢。

 

“我想说,这实在是太傻了,”拉卡笑着回答。“这位国会议员的断言似乎是,尽管我们显然足够聪明,能够在现实中钻出通向其他世界的洞,并用纳米技术重新设计一个人的小马形态,但我们都太愚蠢了,以至于没有想到从其他世界蔓延的可能性。”

 

当杰斐逊参议员愤怒的声音从桌子的另一边传来时,她停了下来,说:“我根本不是这么说的!”

 

拉卡在选择无视自己的怒火之前,漫不经心地注意到。

 

“我们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我们当然想到了,”她顺利地说。“我们一直在进行密集的测试,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小马会感染人类的疾病,反之亦然。”“是的,”参议员再次膨胀的时候,她迅速地继续说,“我们意识到那边可能有什么东西我们还没有看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所有通过大门的交通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注。”

 

“那么,当这项技术超出你的控制范围时,又会怎样呢?”约翰逊参议员问。“我的意思是,其他国家拥有谐波技术只是时间问题,尤其是保罗·维尔奇克曾躲过俄罗斯人。”

 

“我对维尔奇克医生没有意见。”拉卡保持她的声音冷静和流畅。维尔奇克是一位了不起的理论家,但俄国人需要自己的麦琪·亨森,才能让自己的和声发挥作用。“至于谐波技术是否会传播到其他国家,它已经做到了。英国有自己的发射极技术,尽管他们缺乏我们在这里所拥有的先进技术。“

 

“好了。瞧?“杰斐逊参议员俯身向前,皱着眉头。“这使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一年前你没有这么说,参议员,”拉卡指出。

 

“一年前,我们正面临灭绝。今天,我们没有。“参议员用食指对着她。“除非,也就是说,某些疾病是通过你的人在现实中打出来的这些洞中的一个来的。”

 

拉卡在她第一次回答“你们这些人”是什么意思之前咬了口舌头?设法逃了出来。她反而说:“即使没有谐波,我们仍然有患病的危险。有10亿人因黑潮而流离失所,涌入人口众多的城市和城镇,这将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比外星大流行更糟糕,”参议员杰斐逊回击道。

 

拉卡对他不屑一顾。她知道这不是巧合,参议员想要结束与小马国的关系。他花了很多时间向新成立的“地球是人类的”型团体寻求支持。她的眼睛闪向第三位小组成员,他显然选择暂时保持沉默。

 

谢天谢地小恩惠。

 

“我们面临更大的大流行风险”拉卡回答。“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目睹了前所未有的疾病爆发,我们一直认为这些疾病得到了控制。例如小儿麻痹症和麻疹。我们需要谐波,因为这样我们就能为人们找到新家。减少人口密度是减少传染病传播的最佳途径之一。“除了教育、卫生和疫苗接种之外,这些都不在拉卡目前讨论的话题之列,所以她没有提出来。

 

“那是一个非常昂贵的白日梦,”参议员不屑一顾地挥手回答。“我们为此花费了数十亿的资源,最后我们变成了一片沙漠荒地。”

 

“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主人回答。

 

“不,这实际上是个可怕的观点,亲爱的。试着跟上。“拉卡对主人恼怒的表情甜甜地笑了笑。“你没看过最新的照片吗?随着天马改变了天气模式,中心城已经连续几个月降雨了。陆马带来了种子和肥料。到今年年底,土壤将足够肥沃,使我们能够种植可持续的作物。到本世纪末,它将成为一个天堂。“

 

第三位客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古板女人,选择了这一刻插话。“假设这个‘地方存在。”

 

噢,天啊,拉卡伤心地想。我确实认为我们将面临另一轮疯狂。

 

“我有证据,你看,这整件事都是假的。一个巨大的骗局--“

 

“正如你所说的,”参议员杰斐逊打断了他的话,但阴谋论者现在咬紧牙关,拒绝停止。

 

“别打断我,先生!我让你说话!“

 

“你这是胡说八道!”杰斐逊参议员回答说。

 

“不,你对美国…撒谎这个世界人口!“阴谋论者把愤怒的手指指向参议员。“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所谓的‘天马’不可能是通过计算机生成的图像产生的!“

 

参议员已经脸红的脸变得更黑了。“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拉卡叹了口气,摇摇头。“哦,你一定会后悔问这个问题的,”当阴谋论者开始解释她的想法时,她低声说道,为什么她认为政府会在小马国上撒谎。“挪用资金”、“可怕烟雾”、“小马秀”等短语被散播出来,散布在这位可怜的阴谋论者认为无疑是非常令人信服的证据的几个项目中。

 

另外两位客人继续就天马的潜在现实争吵不休。拉卡闭上了嘴,等待着时间,直到画板结束,迫切希望事情快点,这样她就能把这顶该死的假发摘下来。

 

最后,讨论结束了,摄像机也关机了。这位阴谋论者从座位上跑了起来,一听到导演叫“切”,就气喘吁吁地走开了。参议员杰斐逊离她不远,尽管他决定离开舞台的另一边。与此同时,拉卡终于把假发从头上摘下来,高兴地叹了口气,开始抓她的头皮。

 

“啊。我不知道那是假发。“

 

拉卡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主人盯着她,表情在恐惧的迷醉和脸上的娱乐之间。

 

“是的,好吧,一个女孩有她的虚荣心,你知道的。”拉卡用酒窝向他微笑,眨了眨眼。

 

“我明白了。是化疗什么的吗?“

 

“哦,对不起。”拉卡举起了她的手机。“我得接这个。”

 

他怀疑地看着电话。“它没有打开”

 

“是的,我知道。”拉卡一边站起来一边走开,一手拿着假发,一手拿着手机,一边按下电源按钮,一边无视那个令人难以忍受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哼声。

 

她在后台工作室找到了一个相对孤立的地方,发现了几个新电话和一个新语音信箱。语音信箱上的名字让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听了。然后她又听了一遍,脸上皱着眉头。

 

她没过多久就决定了。不到十秒钟后,她就回了语音信箱上留下的电话号码。

 

“嗨,麦琪,”她在对方接电话后说。“是的,是我。至于参加你们的探险,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事?”玛吉·亨森从队伍的另一端问道。

 

“我需要接受电视采访吗?”

 

麦琪笑了。“不,拉卡。绝对不接受采访。“

 

“那我同意。”拉卡笑了笑,尽管她的朋友看不见。“你把我从会说话的人圈里救出来,我会带领你的小团队去探索现实。”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

 

艾琳在一个发痒的翅膀上抓着一只蹄子,不舒服地瞥了一眼四周,她坐在卡蒂埃咖啡馆外的一个干草包上。她本来想画的一些注意,但肯定没那么多。经过的小马在停下来盯着它看之前,常常会在经过的时候重复一次.有些马甚至张开嘴盯着她。

 

其他的食客们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用她的方式偷看对方。无论什么时候,艾琳一看,他们的眼睛就会猛地眨开,好像被蛰了一样。例外是一个由三个人组成的小组。他们中的两个人看着她,在他们的蹄后咯咯地笑着,一点也不微妙。第三个人只是低头看着她的饭菜,要么忽略了,要么被另外两个人难为情。

如果咖啡馆的内部没有那么拥挤,艾琳就会要求在室内摆一张桌子。这样,只有她的同桌就餐者才能盯着她,而不是每一匹在街上经过的小马。

 

“这可能是个问题,”艾琳咕哝着,把她的抓痕移到另一边。刚过去的路上,这糟糕的东西就开始发痒了。不是很糟糕,但还是得坚持。

 

“什么问题?”俊虫问。

 

艾琳心不在焉,没有注意到朱诺站在她的桌子旁,她听到这个问题就跳了一下。小马女服务员把她的记事本放在她翘起的蹄子里,看着她,脸上带着疑问的表情。

 

“哦,嗯。我得到了很多关注。“艾琳耸耸肩,使她的翅膀展开了一半。“我可能应该选择一种更微妙的形式。”

 

朱诺巴格的眼睛闪到艾琳的翅膀,然后到她的角,然后再进行眼神接触。

 

“”我能理解为什么。毕竟,我们这里没有多少天角兽。虽然自从暮光搬到城里以后,公主们经常来拜访我们。“她给了艾琳一个略带不安的微笑。“你真的改变了你的身体,就这样?”

 

“………嗯。我不是自己做的。有一整队人为我做了这件事。“

“哇。那么,人类这么任劳任怨吗?“

 

朱诺听起来既困惑又着迷于这个想法。艾琳很快地摇了摇头,决心尽快地把这件事想一想。

 

“不过,我并不是真正的小马。根据塞莱蒂亚公主的说法,我其实就是三种不同的小马,它们都在一个身体里混在一起。“

 

“这和做天角兽有什么不同?”

 

朱诺听起来很好奇。遗憾的是,艾琳实际上并不知道答案。

 

“我不知道。”艾琳微微一笑,耸了耸肩。“但是公主告诉我,我不是真正的天角兽。”

 

“哦”他在点点头之前考虑了几秒钟。“如果公主这么说,那一定是真的。”她稍微放松了一下,给了艾琳一个更真诚的微笑。“那么,我能帮你点菜吗?”

 

艾琳笑了笑,按照惯例点了菜,之后,他急忙跑回餐厅。当艾琳环顾四周时,她发现他们的谈话似乎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如果说是有益的话,那就是对耳边的每一种东西都有副作用。她仍然是许多副业目光的接受者,尽管她现在的表情似乎更好奇,而不是震惊或不安。

 

如果幸运的话,小马镇会迅速传播这个故事。艾琳最不需要的是,她总是以为自己是个公主。

 

午餐过去了,没有更多的事情发生。正如她所记得的那样,她的三明治是用新鲜烘焙的面包做的,面包上有一种令人愉快的坚果味。雏菊也是新鲜采摘的,麦草比她记忆中的更有味道,上面的淡汁也完美地赞美了这一切。干草薯条,虽然像她记忆中那样平淡无味,但仍然像以往一样令人上瘾。

 

艾琳在桌子上扔了几个硬币,还有一个额外的小费。当她离开咖啡馆时,她挥了挥手,决心充分利用剩下的一天。

 

~~*~~

 

云宝黛西知道她在镇上有个沉睡者的名声。这是一个她极力鼓励的名声,并得到了一个非常真实的事实的帮助,那就是她喜欢经常小睡一会儿。

 

但事实是,云宝一点也不沉睡。她只不过是个顽固不化的沉睡者。最轻微的异常噪音可能会把她吵醒,但她只是拒绝承认,直到它消失。然后她就会继续沉睡,直到下一个随机的噪音出现,把她吵醒了。

 

这一次,唤醒她的是一对飘过云彩,她决定蜷缩在上面。

 

“你看见她了吗?翅膀!“一个熟悉的声音问。

 

云宝裂开了一只眼睛。索波尼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她太高兴了,以至于说不出一些挑逗的流言蜚语。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回答了第一个声音。

 

“我知道,对吗?就像,如果用干燥的干草代替羽毛粘在陈旧的干布上,那就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两个人一起笑了笑,黛西觉得嘴角朝下。她不喜欢这样的笑声。她悄无声息地从云层上滑翔下来,另一只天马懒洋洋地从她下面飞了起来,在两匹马身后悄悄地落下。抓到那个,三匹小马。第三只马跟在其他人后面,还什么也没说。

 

“我的意思是,一个马怎么会那么不擅长梳妆打扮呢?”第二个声音问道。

 

“”你看见那个天马了吗?“

 

云宝的眼睛缩小了,因为他们开始互相嘲弄,她意识到她认识这些小马。佩加西三人组,他们最近从云中城搬到这里,并试图一起加入气象小组。

 

第一个声音是露露的,一匹带紫色鬃毛的母马。第二个,日出,是一匹粉红色的母马,有着白色的鬃毛。这两只马已经上了云宝在小马镇最不受欢迎的小马名单上。他们轻快地走进了小马镇天气小组的主办公室,显然他们希望工作只会被踢向他们,因为他们来自云中城。当他们被告知必须接受面试并像其他人一样通过考试时,他们的反应是惊讶的,然后是愤怒的。就好像小马国太死气沉沉了,没有任何标准。

因此,云宝正准备对该组织进行一次当之无愧的口头打击,尤其是在他的评论下证实了她对他们谈论的是谁的怀疑之后,云宝也对此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满意。

 

当小群中的第三匹小马发言时,她重新考虑了是否需要斥责另外两只小马。她的身体几乎是纯白色的,只是略带蓝色。她的鬃毛是金色的,太轻了,几乎是白色的。云宝记得,在这三匹马中,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当被告知他们将通过一项测试时,他发了脾气。她只问了时间和地点。

 

“我不喜欢这样取笑她。”第三个飞马的声音轻柔而坚定。“我的意思是,这不像某匹马会故意离开他们的翅膀。他们一定会发痒的!“

 

“哦,天空,你为什么要到处下毛毛雨呢?”露露转过身去看她身后的飞马。“这是不是?.”

 

当她遇到云宝黛西的眼睛时,她突然停了下来。另外两匹马,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上面,也朝他们身后看了看。黛西,对她来说,闪过他们所有的骄傲的笑容。他们四个人都停了下来,在空中盘旋着,他们的翅膀小心地拍打着,彼此面对着。

 

“我想我知道你在说谁。”云宝微笑着,露出了她的一些牙齿。“浅棕小马?向日葵可爱的印记?听起来不错吧?“

 

“嗯…”露露说。“是的,我猜?”

 

云宝黛西叹了口气。“是啊,那些翅膀很粗糙。但问题是我很确定有告诉她如何照顾她的羽毛。毕竟,她只长了几天翅膀。“

 

这三匹小马困惑地瞥了一眼。云宝给了她的翅膀一个快速的闪烁,弹射如此之快,以至于日出和露露没有机会做比退缩更多的事情,直到黛西在他们之间,并以友好的方式将一条前腿搭在他们的每一根毛上。

“瞧,事情是这样的,”云宝交谈着说。“那匹小马是我的朋友。既然我不喜欢小马取笑我的朋友,我只好叫你停下来。“

 

“什么,你和你的朋友在乱糟糟的鬃毛俱乐部见过面吗?”露露问。

 

“嗯,你能不能别碰我?”日出补充道。

 

“你显然不知道我是谁,在城里都是新来的,”云宝黛西一边摇着头,一边让他们俩走了。“如果你这么做了,你就会知道这是我想做的好的...我不认为你想知道当我.不做个好马。“

 

“你以为你是谁?”日出问。

 

“云宝黛西是小马国气象队队长。小马国最快的飞马,连续两年获得最佳青年飞行奖,闪电飞马学院的成员,也是唯一能管理声波雨天的活生生的小马。“她先说了几秒钟,然后又补充道:“我也是一匹小马,当小马对她的朋友说些粗俗的话时,她会很生气,但她决定试着和你们说些冷静和合理的话--就像这样。”她对他们咧嘴一笑。“瞧?我是好的.”

 

“云………”露珠向后飞了几英尺。“嗯,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好的,那以后见,”日出说,在舞台上轻声说道,“疯狂的母马。”

 

云宝看着这两匹马飞走了,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互相窃窃私语,同时在肩上偷偷地瞥了一眼。

 

“这不会有任何好处,”剩余的母马说。“他们只会谈论你,而不是我们”

 

“呃,我能应付”云宝轻蔑地耸耸肩。“你可能需要更好的朋友”

 

另一个飞马在转动她的眼睛。“熟马比朋友多,真的。我们都是一起上学的,仅此而已。“她咧嘴一笑,补充道:“此外,如果我离开他们,谁会是他们的理智之声呢?”

 

云宝点点头,傻笑。“有时候,我对我的朋友也有同样的感觉。不管怎样,回头见,呃.“

 

“蓝天,”另一个飞马微笑着说。

 

“对。待会儿!“

 

当云宝黛西发射升空时,蓝天挥动着。当她飞起来的时候,她想到了一个想法。她发现一只戒指是热的,就朝她的家堆去了。有件东西她需要拿起来。

 

~~*~~

 

艾琳决定,在名叫“奎尔斯和沙发”的商店外面等着的小马,装作只是懒洋洋地路过,她做得很差。一小撮小马在无动于衷的谈话中,都是从眼睛的侧面望着她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小马中有许多碰巧在艾琳去过的最后三家商店之外闲聊,那可能就不那么可疑了。

 

“那么,今天下午晚些时候交货可以吗?”当艾琳准备离开时,店主问。

 

“很好,是的。”艾琳把收据塞进她的马鞍袋里。“如果我不在那里,门就没锁了。他们可以把东西放在有空间的地方。“

 

“听起来不错!那么,我会让我的送货员几个小时后过来。“

 

艾琳笑容满面。这比她预期的要快得多。“谢谢!”

 

再见,小姐。”艾琳离开商店时,他挥蹄致意。

 

艾琳买了这么多东西,没过多久她就意识到,单靠她的马鞍袋是不能把它一次运完的。除非她想来回“旅行”几十次。幸运的是,她的一个邻居在他们的房子前面有一辆两轮小车,上面挂着“待售”的牌子。

 

卖给她车的是蓝白相间的独角兽,独角兽也把它附带的马具卖给了她。她甚至向她展示了如何更快地把自己绑起来,艾琳一离开“奎尔斯和沙发”,就又做了一次。车的床上装满了购物袋和箱子,到目前为止,这都是她一天购物的成果。

 

“让我看看,”艾琳一边回头看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有盘子和叉子,清洁用品,浴巾…我以后可能需要吃点零食。噢!我也需要一张床,除非我想睡在沙发上。“

 

“嘿!艾琳!“从上面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艾琳抬起头来,云宝正盘旋着,要在她面前着陆。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她身上闪过,接着是一种相对新的期待感,当她想起她现在有翅膀了。飞行课可能很快就会开始。

 

“嗨,云宝!怎么了?“

 

“嘿,我到处找你!”黛西挥舞着翅膀,挥动了一下翅膀。“我在想你的翅膀有多粗糙,我给你买了这个。”

 

当云宝把鼻子插在马鞍上时,艾琳脸红了,回头看了看她的翅膀。找了一会儿后,她牙里叼着一本书她拿着书就跳了出来。当她的朋友提出这件事时,艾琳用蹄子把它拿走了。

 

这本书的封面是一个淡淡的桃色,描绘了一个微笑的飞马,她的翅膀展开。标题为一个小猫头鹰的翅膀护理指南,用黑色记号划掉“小”字,上面写着“太棒”了。

 

“哦,谢谢!”艾琳打开盖子。“我很确定我需要这个。”

 

“没问题”云宝用对着的蹄擦她的前腿时,她瞥了一眼。“我刚想起来,我曾在某个地方坐过。我已经好几年不需要它了,所以我想你可以拿着它。“

 

艾琳盯着第一页,除了书名外,第一页基本上是空白的。标题下是用紫色墨水写的字,用细腻的草书写着,“给世界上最美丽的天马!”小心你的翅膀,他们会把你带到任何地方。“

 

“哦,云宝”艾琳真的被感动了。“你确定我能拿着这个吗?”

 

黛西皱着眉头。“是的。我是这么说的,不是吗?“

 

“…谢谢!“

 

艾琳向她伸出援手,却让她的朋友害羞起来。

 

“啊!不要在公共场合拥抱!“黛西后退了,挥舞着前蹄,脸红了。“来吧,艾琳!”

 

“好吧,”艾琳笑着说。她花了一会儿仔细地把这本书放在她的马鞍袋里。“谢谢你,黛西。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没问题。你可能也想拿个翼套。去云中城的池塘巷那边。有你需要的刷子和东西。“炫酷200套是最好的,但有点贵。”云宝皱起眉头,望着艾琳的翅膀,翅膀上的羽毛在抽动。“也买些羽毛护毛素。你的翅膀真的晒干了。我不可能教你飞,除非你把它们弄得更好。“

 

“哦”艾琳望着翅膀,脸红了。“是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照顾他们。”

 

“这说明了”云宝卷起她的眼睛,张开自己的翅膀,弄皱了她的羽毛。

 

艾琳的羽毛和黛西的羽毛形成了惊人的对比。很容易看到云宝的风吹毛时褶皱的外套,认为她不在乎打扮,但只要看一眼她的翅膀就会对她的想法撒谎。每一根羽毛都闪闪发光,与它的“邻居”完美地排列在一起,甚至连一个瑕疵也没有。另一方面,艾琳的羽毛看上去像是由幼儿园的小班学生用白纸、碎羽毛和胶水制成的。

 

“我会把它作为优先考虑的,”艾琳承诺。

 

“是的,…一定来啊。我需要一个新的飞行伙伴!“云宝咧嘴笑着,艾琳也用她自己的一个笑了起来。“嗯,我得回家了。回头见,艾琳!“

 

“再见,云宝!”艾琳挥动她的左前腿告别,没有注意到这使她的左翼弹出和摇摆同步。

 

她的朋友很快就消失了。艾琳又一次意识到所有的目光都在盯着她,所有的小马群似乎没有什么比盯着她更好的了。她摇了摇头,想知道什么时候对她的兴趣会消失。

 

离池塘巷只有几条街。艾琳很快就找到了惠里奇的“飞行商场”,解开了她的马具,走了进去。

 

那不是一家大商店。事实上,如果同时有三匹以上的小马在里面,它们就会非常拥挤。有一个有玻璃正面和顶部的长柜台,下面陈列着各种刷子、梳子、镊子和一些瓶子,大概所有这些都起到了照顾翅膀的作用。

 

角落里的铁丝架上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羽毛制品--只有最好的!”里面装满了各种调理剂、蜡和油的瓶子和罐子。柜台对面的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旗、海报和标语,上面写着“为成为飞马而骄傲!”“有翅膀,就会飞!”还有一些神奇的海报,一张闪电飞马队的海报,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海报。

 

墙上还点缀着其他一些零碎的东西,其中许多都是艾琳不认识的。但是有一个小小的书架,艾琳懒洋洋地爬到书架上去,是出于习惯。当她认出一本全新的一个小猫头鹰的翅膀护理指南在中间,就在一个类似的小马旁边。

 

她伸蹄去拿那本书时,一匹亮得令人震惊的黄色飞马,带着一个大纸板盒,从后面的房间里蜂拥而至。他停了下来,盯着艾琳看了一会儿,让她开始觉得不舒服,然后露出了巨大的笑容。

 

“又一个顾客!当然,今天是我的幸运日!“他叫道。“真高兴,小姐!我是艾德。我能给你买什么?“

 

“哦,呃。我是艾琳。或者向日葵。你喜欢哪种。“我……呃……在找翅膀护理用品。“

 

他批判性地看着她的翅膀。“我要说的是,不要太早。我见过更糟糕的-照顾羽毛,但通常不是在你这个年纪的母马上。哦!“他的眼睛睁大了。“”不是说你看起来老了,夫人!我是说,小姐!“

 

艾琳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匹马,以他的疯狂的精力,快速的讲话和热切的态度,让她想起了一点碧琪派。她微笑着说:“我的朋友云宝黛西建议我买一些羽毛护发素和一种叫做”200“的羽毛套。你有存货吗?“

 

“哦,当然!”她旋风般的动作,用翅膀把放在她背上的纸板箱从他的背上翻了下来。“今天早些时候,我刚把前面的那个卖掉了,不得不从后面的房间里再拿一个。”

 

他把脸伸进盒子,过了一会儿,牙齿上出现了一个金属箱子,大约和艾琳前腿的长度差不多。它被画成了天蓝色,上面有白色的管道,前面写着“Feathermaster 200”的红色字体。

 

“至于护毛素“

”护毛素,我有很多种。但大多数母马喜欢软雨品牌。虽然肉桂苹果是目前最受欢迎的产品,但它的香味多种多样。“

 

“我要一瓶那个,然后是刷子。”艾琳把她的小袋从马鞍上拉了出来。“多少钱?”

 

“好吧,尽量不要惊慌。”威利吉格用蹄子做动作,这可能是为了安慰他脸上露出的不自在的微笑。“Feathermaster系列是最好的,没有比它更好的了,但是它会让您失去1500元。”

 

“一千…“哇,”艾琳睁大眼睛说。

 

“是的,但是你用这些得到了最好的质量!”旋风说。“里面有一整罐优质的羽毛蜡。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终身的替代保证。如果这些刷子出了什么问题,你只要把它们寄回公司,他们就会免费更换。“

 

“还不赖…”艾琳想过了。“是啊,为什么不呢?我负担得起。“

 

“太棒了!”旋风般的笑了。他把刷子盒和一瓶护毛素放在一个长柄包里,而艾琳则拿出了两根金棒,每条值一千块。“你知道,这很有趣,但我两个小时前做了同样的买卖。”

 

“哦?”艾琳问,她把零钱拿回她的小袋子里。

 

“是的。真漂亮,真漂亮。“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睁大了眼睛。“哦!不是说你不漂亮,小姐!“

 

艾琳又笑了。“谢谢,惠利吉格。回头见。“

 

“再见,小姐!为了飞行需要,请随时过来。我等不及要告诉每个人我在这里买了一只水仙花!“

 

“哦,我不是真正的天角兽。”艾琳对他眨了眨眼,笑了笑。“我只是碰巧长得像一个天角兽。”

 

“哦,呃,…”旋风般的目光闪到她的角上,又回到她的脸上,一副对着他的容貌迷惑不解的神色。“好吗?”

 

“再见,现在!”艾琳一边说,一边边走边挥手。

 

带着箱子和一瓶护发素的袋子放进了马车,艾琳又一次扭动着她的马具。她认为只要购物就够了。下午很晚了,碧琪正在为她举办一个盛大的“欢迎回到小马镇”的聚会。

 

她决定,在去参加聚会之前,要先做些工作,这样会更好。另外,也许那样他们就能停止地狱般的瘙痒了。

 

她刚接近篱笆,就意识到有人陪着她。弗特正耐心地在前门外等着,坐在人行道旁,身边有一个大袋子。当她看到艾琳走近时,弗特站着挥手,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

 

“弗特,嗨!”

 

“嗨,艾琳”弗特朝大门走去。“我来帮你拿。”

 

“谢谢你,弗特”当艾琳摆弄着满载货物的马车穿过大门时,她露出了感激的微笑。“你想进来吗?”她脱下马车的吊带时问道。

 

“哦,是的,求你了!我想看看你的新房子。“但是第一次…我给你带了点东西“

 

“哦?”艾琳打开门,领路进来。

 

“是的。我,嗯,…今天早上,我和一些女孩在谈论这件事,我们决定给你买件礼物。“弗特把手伸进她的包里,掏出一个熟悉的蓝白相间的箱子,上面写着红色的字。“是一个人。它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哦,弗特,”艾琳抱着胸口有一种下沉的感觉接下了这个箱子。“你确定吗?这实在太贵了。“

 

“它们有点贵,但没关系。”弗特热情地笑了笑。“毕竟,这是一份礼物。”

 

“哇”艾琳真的被感动了。而且诚实地想她有一个包,里面有她自己买的东西。“不好意思,我呃…”

 

“哦,不”弗特的脸突然皱了起来。“你不喜欢吗?”

 

“不!我是说,“是的”,是的,我喜欢!只是…“艾琳叹了口气。毕竟,现在一点诚实就能防止以后的潜在痛苦。“只是我早些时候去了商场,自己买了一个。”

 

弗特眨了眨眼睛。“你说了?”

 

“嗯。是吗?“艾琳谨慎地说。“请不要生气!你们都想到我,我真高兴!“

 

弗特歪着头,她的微笑像太阳从云层后面射出。“实际上,我觉得这有点好笑。”

 

“是的”艾琳咧嘴笑了。“但我还是想谢谢你。我是说,在你和云宝黛西之间,我应该做好翅膀护理的准备!“

 

“哦?云宝给你带来了什么?“

 

“给你,我给你看。”艾琳把书从马鞍上拿了出来。

 

弗特沙依带着温柔的微笑接受了这本书,轻声地笑着书名中的替换词。

 

“好吧,”她说,把书递给了艾琳。“在碧琪的派对前我们还有几个小时。你要不要我帮你把羽毛弄得整整齐齐?“

 

艾琳越来越敏锐地意识到她的新翅膀发痒得有多厉害,她松了一口气。“是的,谢谢。那就太好了!“

 

“那好吧。”弗特轻轻地笑了笑。“我们开始吧”

 

……

#1
回复 新居生活

哦,呃。我是艾琳。或者向日葵。你喜欢哪种。我,呃,在找机翼护理用品?

馬是飛機??? (翅膀)

9 天前
#2
Kirin  麒麟 事迹详见fimtale.com/b/26 事迹详见fimtale.com/b/62
回复 新居生活

回复#1 @伊森 :

已经修改完毕,谢谢反顾!

9 天前
#3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新居生活

一股很浓的机翻味道:ftemoji_sunsetgrump:

9 天前
#4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新居生活

伯尼维尔,佩加西,弗特沙依,旋风般的笑了,她的微笑像太阳从云层后面射出,一袋沉重的碎片和铁条(钱💰)只是乞求被花掉……

 

我真不想给你点踩,但你这根本就不是在翻译。你是不是觉得只要往在线翻译里一扔,再复制粘贴出来就算是翻译了?

9 天前
#5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新居生活

恭喜你啊,把啸夜炸出来了:ftemoji_pinkamina:

9 天前
#6
回复 新居生活

雖然有新翻譯很好 但水準真的不行 根本是機翻吧這個

9 天前
#7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新居生活

她花了最后一个小时试图打开行李,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有什么的话,房间是平的更多由于空箱和包装材料散落在地板上,偶尔会绊倒她,她的生活变得杂乱无章。

 

她甚至没有开始解开玛姬运出的设备,以帮助她进行魔法研究。还有各种各样神秘的硬件盒,用来建立小镇的wifi网络…。假设技术人员出来安装它。

以第一段为例,这么多句子都有很明显的非中文表达问题。(我不觉得会有谁写文能写出来这样子的文吧)

艾琳最先打开的东西之一是她的平板电脑,它现在靠在一个盒子上。她把触控笔放在嘴里,轻轻地按了一下,打开了屏幕。她说,那是在9点以后,这意味着当地的商店已经开始营业了。

以这段为例。“最先打开的东西之一”,“……,它现在靠在一个盒子上”,“她说,那是在9点以后”

这三个引号,第一个,表达奇怪;第二个,语序不当;第三个,指代不明。

 

然后我跳了几段,以期发现我最需要的内容——剧情,勉勉强强,大概做什么的确能猜个七上八下,但问题是,看得不太舒服。

艾琳在桌子上扔了几个小块,还有一个额外的小费。当她离开咖啡馆时,她挥了挥手,决心充分利用剩下的一天。

一个额外的小费……决心充分利用剩下的一天……

全文都是这种“漏洞”,就非常影响观感,如果周更只是这样的话,不如放慢节奏好好的处理一下表达问题。

8 天前
#8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新居生活

家庭生活 (原文Home Life)

家庭呢?哪有什么家庭?

“又一个顾客!当然,今天是横幅日!“他叫道。“真高兴,小姐!我是艾德。我能给你买什么?“

 

“哦,呃。我是艾琳。或者向日葵。你喜欢哪种。我,呃,在找翼护理用品?“

 

他批判性地看着她的翅膀。“我要说的是,不要太早。我见过更糟糕的-照顾羽毛,但通常不是在你这个年纪的母马上。哦!“他的眼睛睁大了。“”不是说你看起来老了,夫人!我是说,小姐!“

 

 

“Another customer! A banner day, for sure!” he exclaimed. “A real pleasure, miss! I’m Whirlygig. What can I get for ya?”

“Oh, uh. I’m Erin. Or Sunflower. Whichever you prefer. I’m, uh, looking for wing care items?”

He eyed her wings critically. “And not a moment too soon, I’d say. I’ve seen worse-cared-for feathers, but not usually on a mare your age. Oh!” His eyes widened. “Not that you look old, ma’am! I mean, miss!”

标点符号错用,在中文里,提示语位于直接引用中间时,后面应该加逗号。

“真高兴”什么?语意不明。

“Whirlygig”音同“whirligig”,而直接拆开作“whirly gig”,都可以解释得通,在这里打破小马的命名习惯恐怕不妥,我更是不能理解,“Whirlygig”里面哪来的“艾德”两个音?

“Or Sunflower”一句单独成句(正常来说,按照英文语法应当在前用逗号),表达的是艾琳匆忙地加上了这一句,没有体现出来。

“Whichever you prefer”大意是“你愿意用哪个名称称呼我就可以使用哪个”,“你喜欢哪种”不知所云。

“eyed”“critically”这样的词出现了,不用“打量”之类的词,反而将“看”这个动作本身与“看”的状态分离开,还用了“批判性地”这个不合理释义,实属不妥。

“And not a moment too soon, I’d say”大意是“如果让我来表达我的观点,我认为你来得不算早”。

“worse-cared-for”是从“cared for worse”转来的形容词。

“他的眼睛睁大了”,“他睁大眼睛”。

 

建议改成月更。

8 天前
#9
jazspid  独角兽 小编 赞助者
回复 新居生活

给个建议,

首先把名字都换成正确的(角色名、地名、物品名)

然后替换明显错了的词

最后修改不通顺的句子

反复检查直到句子全部通顺再发

选做1:根据段落内容和故事情节修改句子

选做2:根据角色性格和背景氛围修改句子

选做3:处理好双关语等文字游戏

选做4:不要从机翻修改

等等……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变马)文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