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天马无畏与永恒之泉

第十二章,永恒之泉

本作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奈吉尔,坚持住!”我又调整了一下他的身体,免得他从我背上滑下去,“很快我们就安全了!”

      其实这句话在重复了无数遍之后,我都有些不相信了。如果不是幻形灵的威胁,我才不会背着他在森林里乱闯。他比看上去要重得多,由于极度寒冷,他的身体不断抽搐着,我必须得张开翅膀托着他,即使这样,我还是感觉他随时会从我背上滑落下来。不仅如此,厚厚的积雪也减缓了我前进的速度。我尽最快速度奔跑着,同时眼睛在一刻不停地搜寻一个合适的临时营地。可是,随着天色渐渐变暗,想要找到这样的地方变得更加艰难。我咬紧牙关,又加快了一点速度。「加油,无畏,」我默默地为自己鼓劲,「你一定能做到的!」

      他含糊地哼哼着,向右边滑了一点,一只蹄子落在雪地上。我赶忙放慢脚步,用力抬起右翼,同时身体向左微倾,使他的身体再次恢复平衡。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可是,放眼望去,哪里有合适宿营地呢?

      “嗯?……”他好像醒了,我能感觉到他似乎想要站起来。「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吗?」我停下来,努力调整着他的身体。可是,他挣扎得更厉害了,甚至把一只蹄子踩在我的脑袋上。“嘿,奈吉尔!”我扭过头,“别……”

      他直接照脸给了我一蹄。

      顿时,眼前灰暗的森林似乎被白光点亮了,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扑面而来,我踉跄了几步,晃晃悠悠地摔倒在地。这下他似乎完全清醒过来,我感到身上的重负消失了,但多了几下被踩踏的疼痛。微弱的火光驱散了周围的灰暗,我扶起帽檐,看到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就像从前一样高大。

      但是,火光顷刻即逝,他摇晃了两下,险些摔倒,不过还是勉强站稳脚跟。我赶忙站起来,用前蹄和翅膀扶住他,"奈吉尔!"我轻声呼唤道,同时关切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奈吉尔,你还好吗?"

      他似乎认出了我是谁,不过他全身都在颤抖。他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我,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只发出一串含混的喉音。

      "啊,你说什么?"我凑近了一点,想要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不,现在可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感到他冰冷的身体在渐渐变重,「必须马上让他恢复过来!」我扶着他躺在最近的一棵树下,立刻飞上树梢折下一些细树枝,在他面前搭起一个小火堆,然后把蹄子伸进他的鞍袋里寻找可以生火的东西。我记得奈斯奎曾经给过我们一些火绒,就放在他的鞍袋里,难道他嫌麻烦,把那些东西扔掉了吗?

      "让……让我来……"奈吉尔虚弱地说道。他闭起眼睛,努力想要重新点亮他的角。可是,他最多只能召唤出一点微弱的火花。

      “不,奈吉尔,”我轻轻地抵住他的脑袋,让他重新靠在树干上,“你现在需要休息。告诉我,你把火绒放哪了?噢,对了,你会喜欢这种味道的。”我说着小心地摘下帽子,把那些嫩绿的树叶摆在他面前。

      “我说了,让我来。”奈吉尔的声音变得坚定了不少。他推开我的蹄子,重新闭上眼睛。这次,耀眼的火光从他的角中喷出,就像往常一样温暖。可是,我能看到,豆大的汗珠正慢慢从他的前额渗出来。火堆被点燃了,他角上的火光却瞬间熄灭,他倒在树干上,虚弱地喘息着,好像这样简单的工作耗尽了他的体力。

      “快吃些东西吧,这能让你好一点。”我说着用牙齿解下他的鞍袋,在里面翻找着,“告诉我,你哪里受伤了?”

      “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无畏女士。”奈吉尔叼起一片树叶,费力地咀嚼着,“时间不多了,休息片刻咱们就出发吧。我本来还计划去找你,看来现在不用再为这个担心了。”

      “出发?现在?”我惊讶地抬起头,“不行,奈吉尔!你需要休息和治疗。奇怪,你把急救包放哪了?”

      “我真的不想再重复一遍,但是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他皱起眉头显得非常不耐烦,“休息一会儿,我们必须立刻出发,时间不多了,不能让它们抢得先机。”

      “我也不想再重复一遍,但是不行,奈吉尔!”我也模仿他的语气,皱着眉头说,“你险些冻死在雪地里,现在必须好好休息!”

      “冻死?哈!你太小看我了,无畏女士。”他迅速咽下嘴里的树叶,又点亮了他的角。不过这一次,他的角上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看到了吗?我完全可以用魔法治疗自己。抱歉让你担心了,可是,我们真的不应该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奈吉尔?"我放下鞍袋,疑惑地注视着他的眼睛,"这次你必须告诉我真相,在此之前,我哪里也不会去!"说罢,我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收拢双翼,盘起尾巴,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想笑,不过他只是轻轻地咳了两下,细细地咀嚼着嘴里的树叶,"好吧,看来我也别无选择。"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记得那个晚上吗?就是一只臭烘烘的野兽袭击我的那晚?"他用蹄子在雪里漫不经心地刨着,"还好我反应足够快,我用我的魔法击退它,然后想要传送到安全的地方先躲一躲。抱歉,我当时真是吓坏了,没有考虑到这样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危险。你能原谅我吗?"

      "没关系,反正那东西早就死了。"我摇摇头,"继续。"

      "可是,没想到我却传送到几只幻形灵中间。"他苦笑了一下,"最初我并没有发现它们,直到绿光击中我,我才意识到自己身陷绝境。当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我闭起眼睛,准备安静地接受死亡,可是,它们却把我背了起来,带回了它们的巢穴。"

      「看来,那些幻形灵起码还说了几句实话。」我在心里暗想道。

      "它们把我封在一个狭小的茧里,我了解幻形灵,这就是它们对付食物的方法。"他说着颤抖了一下,"茧里的营养物质足够维持小马生存一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它们会尽情蚕食小马的灵魂,善良的也好,糟糕的也罢,它们不会挑食。有传言说幻形灵以爱为食,其实不然,它们的食物是灵魂中最具活力的部分,就是性格和记忆。最多一个月,它们会抽空你的灵魂,到那个时候,你会感到……生不如死。"

      "可是,你设法逃出来了,是吗?"我也打了一个寒战,立刻转变了话题。

      "是的,我设法逃出来了。"他点点头,又用魔法拿起一片树叶,"可是,那些幻形灵们一直穷追不舍,我本来想去找你,可是为了躲避它们,我只好在森林里东躲西藏。多亏了这场大雪,它帮我掩盖了所有踪迹。接下来就是你找到了我,然后我们坐在这里讲故事,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我有些惊讶,"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我看到了这棵树下有烧焦的痕迹!"我指着帽子里剩下的几片树叶,"你去过那里吗?当时发生了什么?"

      "噢,你说大树那里?"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在那里发现了很强烈的魔法能量,可是那些该死的幻形灵却追了过来。还好它们数量不多,不过我还是中了几道魔法。我在体力完全耗尽前传送到了这里,本来计划暂时躲避一下那些可恶的东西,却被你正好路过救了一下,这可不在我的计划之中。"

      "是啊,说不定你本来计划在雪里冻死呢。"我轻轻地笑了,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靠在火堆旁。都快冻死了还在开玩笑,有时候我真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如此自信。"不过,天亮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我知道你现在一定'精力充沛',可是我走不动了。今晚我就计划睡在这里。"我说着站起身,开始清理附近的积雪。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奈吉尔也站起来,走到火堆旁,"你能飞起来一下吗?"

      「他要做什么?」我拍着翅膀飞到半空,疑惑地看着他把角伸进火焰之中。突然,一道明亮的火光在眼前炸裂,橙色的火环迅速从火堆中扩散开来,周围的积雪瞬间消失了,只留下一大块微微冒烟的圆形区域。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他把角从火焰中抽出来,显得有些疲惫,"估计稍微有些烫,不过总比睡在雪地上强。"

      我缓缓地落下来,小心翼翼地用蹄子碰了一下地面。其实一点都不烫,相反,略微发黑的土壤令我感到十分舒服。我合拢翅膀,满意地躺在温暖的土地上,同时尽可能近地把身子靠近火堆。他笑了,不过我注意到,这次他的笑容中似乎多了一点温暖的东西。

      "怎么了?"我抬起头,同样微笑着注视着他的眼睛。

      "噢,没什么。"他扭过头,避开了我的视线,"晚安,无畏女士。"

      我突然睁开了眼睛。

      太阳还没有升起,四下一片漆黑,同时也无比寂静;橙色的火焰比睡前小了不少,但依旧顽强地燃烧着。奇怪,我现在感到异常清醒,就好像有马对着我的耳朵大喊了一声一样。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和翅膀,扭头看了一眼树下。

      奈吉尔却不见了。

      「噢,不!」我立刻飞过火堆,落在他之前躺过的地方,仔细查看着周围的情况。地面还是温热的,说明他刚离开不久,可是外围的雪地上却没有任何蹄印。奇怪,难道他也会飞吗?我想起来了,他可以使用传送魔法,可是,他会传送到哪里呢?

      "你醒了,无畏女士?"

      我转过身,奈吉尔从阴影中走了过来,脸上依然带着睡前那个温暖的笑容。"奈吉尔,你真是把我吓坏了!"我松了一口气,"你去哪里了?"

      "噢,没什么,只不过去解决了一下生理需求。"他重新躺在树下,"你再多睡一会儿吧,离天亮还早着呢。"

      "你呢?"我也躺了下来,懒懒地把一只前蹄放在另一只上,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我感到浓浓的倦意再次笼罩过来,不过我欣然接受它的攻势。

      "不用担心我,"他用角指了一下火焰,橙色的光芒暗了一些,"我来为你守夜。"

      "你真是太好了,"我无力再和他争辩,只是舒服地枕在我的前蹄上,"晚安,奈……"

      轰!

      一道明亮的火焰击中了奈吉尔。我顿时清醒过来,猛地从地上跳起。魔法的力量令他滑出一小段距离,他痛苦地哼了一声,不省马事。我惊讶地看着他身上的湖蓝色渐渐褪去,露出铁灰色的,瘦骨嶙峋的身体。它扭曲的角上曾有过一丝绿光,现在也消散在寒冷的空气之中。

      "哼,没想到它居然如此愚蠢。"真正的奈吉尔走入橙色的火光中,不屑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幻形灵。"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它已经发出了警报。希望你这次真的休息好了,无畏女士。"他说着用魔法把鞍袋重新背起,并熄灭了火堆。瞬间,黑暗如潮水一般淹没了我们,虽说奈吉尔点亮了他的角,那微弱的火光看起来就像海中的孤岛一般渺小。

      "我们要去哪?"我随口问道,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我知道奈吉尔肯定要去找那棵神奇的大树,如果现在是白天的话,我应该能轻松地找到它,不过现在,我甚至都无法分辨出三步之外究竟有什么。

      "永恒之泉。"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thumb_up7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