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天马无畏与永恒之泉

第十一章,大树下的秘密

本作评价
6()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地睁开眼睛。

      奇怪,翅膀上的疼痛似乎消失了,我试着拍了拍左翼,居然没有感到丝毫的痛楚。看来是时候继续前进了,我站起身,抖掉沾在身上的尘土。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轻了不少,似乎我的四肢变得更加有力了,亦或是因为少了鞍袋这个沉重的负担?算了,总之这一切都说明我休息得很好,不应该在此久留。我轻巧地走到树梢,眯起眼睛向外望去:雪停了,原本金色的森林成为一片雪原,厚厚的积雪覆盖了一切,甚至包括森林里的喧闹。云层依然厚重,不过也如积雪一般洁白,它毫不留情地遮住了整片天空,没有留下一丝缝隙。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心情现在也遮上了一层厚厚的云,在这白茫茫的世界里,我该怎么找到方向啊?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我回过头,想要后退几步……

      却看到我自己的身体就躺在不远处。

      我倒吸一口冷气,猛地睁开眼睛。刚才轻灵的感觉消失了,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像石头一般,僵硬又冰冷。我打了一个激灵,立刻从地上跳起来,迅速活动着僵硬的四肢和翅膀。好险,我居然看到了这样诡异的幻象,如果不是及时醒来,还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呢……不过,这是真的吗?我拖着沉重的身躯来到树梢,眯起眼睛仔细向外看去。雪还在下着,不过比刚才小了不少,四下里灰蒙蒙的,根本分辨不出方向。看来只是一场梦而已,我缩回脑袋,打着哆嗦回到刚才睡觉的地方。虽说这棵树的枝叶又厚又密,可是我依然能感到阵阵寒风从细小的缝隙中吹进来,撕咬着我的毛皮。我下意识地用翅膀摸索着,想要从鞍袋里拿出一些吃的东西,却早已忘记那些东西早就遗落在森林之中。我不由得又打了一个哈欠,一股无法阻挡的倦意再次袭来。不行,我必须保持清醒!我用牙扯下一片树叶,夸张地咀嚼着,想要借此刺激我的大脑,顺便缓解腹中的饥饿感。

      嘿,这种味道……蛮不错的。

      与前两天酸涩的落叶完全不同,这些叶子饱满多汁,充满了类似青苹果般酸甜的味道。我又摘下几片,把帽子当作碗,慢慢地享受这顿来之不易的美味。随着肚子渐渐被可口的树叶填满,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也渐渐温暖了起来,翅膀和四肢也重新恢复了知觉。还好当时飞进这样一棵树,我站起来,重新戴上帽子。吃饱之后,长期探险培养出的好奇感涌上心头,为什么这棵树能够在如此寒冷的气候中依然充满生命力呢?我又摘下一片树叶,举到眼前仔细观察。叶片呈卵形,十分修长,很像橡树叶,但它又厚又韧,和革质树叶差不多。奇怪,它看上去和我熟知的任何一种树叶都不尽相同。我把树叶丢进嘴里,快步来到树梢,在树冠中什么也看不到,飞出去的话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张开双翼……

      飞出树梢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事实上,我现在感受不到之前那种刺骨的寒冷,相反,细密的雪花令我感到凉爽又舒服。我绕着大树飞了一整圈,惊讶地发现这棵树居然如此粗壮,就像一座小型树林一般坐落在森林深处。我落回地面,抬起头仔细欣赏着它的英姿。这棵树估计在小马国成立前就生长在这里了,同时,我也暗暗觉得树干中蕴藏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能够支持它在严冬之中依然充满生机。说不定……?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肯定是这样的,说不定它就在我的蹄下呢!我走到树干前,抬起一只蹄子轻轻地抚摸着树皮。多谢你为我提供食物,抱歉,但我必须要发掘出你的秘密。

      我原本认为,树干上一定藏着什么机关,就和古老的神庙一样,可是,它的树皮坚硬无比,根本没有任何破绽。我注意到树皮上有不少淡淡的划痕,似乎有什么锐利的东西曾经在上面刻划过,却没有对树干造成太大的影响。我回想起吴平的话,他说他曾经在树干上刻过"X"标记,确实,树干上有不少类似的划痕,可是,没有哪一道像马工刻上去的。我轻轻抚摸着一道浅浅的划痕,脑海中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这棵树的树皮和小马的皮肤一样,也可以愈合吗?

      围着树干绕了很多圈后,我依然一无所获。刚才似乎在树干上看到一个浅浅的符号,靠近观察时,才发现那不过是树皮上的纹理加另一道普通的划痕。我不免感到有些失望,这棵树就是不肯吐露自己的秘密。算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先去找到奈吉尔,让他来看看这棵树究竟藏着怎样的奥秘。我小跑着,拍打翅膀准备起飞……

      咔嗒!

      埋在积雪中的一个东西绊了我一下,险些将我绊倒在地。我扭过头,看到一根黑色的弧形树枝从雪堆里露了出来。估计是树根吧,我走上前轻轻地踢了踢那节又细又黑的枝条,没想到它竟然直接碎成了好几段,与大树上强健的枝条相比,它简直不堪一击。我不由得再次感到好奇,这就是这棵树的树根吗?不可能啊,如此强壮的大树,它的树根不可能这样脆弱,而且……这段树枝看起来……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等等,被火烧过?

      我赶忙用蹄子和翅膀清理附近的积雪,果然,不仅是树枝,这附近的土壤全部是焦黑色的,似乎发生过一场大火。"奈吉尔。"我轻轻说道。是的,在我认识的小马中,也只有他能制造出如此强劲的火焰。他来过这里,他也一定像我一样,绕着大树来回转圈,想要弄清它为什么依旧充满生机。可是,他现在在哪里?这里发生过什么战斗吗?我无从知晓,大雪覆盖了一切,切断了这些宝贵的线索。我失望地踢着焦黑的土壤,奈吉尔,你到底在哪里?

      我其实就在这里。

      我吓得飞了起来,迅速扫视了一圈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积雪和灰蒙蒙的树林。难道是幻觉吗?我又绕着大树仔细地搜寻了一遍,只发现飞扬的雪花又稀疏了几分。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不过,这个幻觉也坚定了我的内心。地上烧焦的痕迹还比较新,估计是在降雪前刚刚发生的,如果是这样,他一定没有走多远。我小跑两步,张开翅膀飞向树梢。他现在估计不会很冷,但一定又饿又累,这些树叶应该能帮助他恢复体力。我摘了满满一帽子,把它紧紧地按在脑袋上。这样应该足够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弄清他去了哪边。

      是啊,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我在起飞前站在树梢上仔细地观察周围的情况,想要努力从这浅灰色的世界里找出一处最有可能的藏身地,可是,除了高高低低的树木以外,我没有任何收获。可恶,如果不是降雪,我估计早就找到些什么了。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还是飞进灰蒙蒙的天空中。无论他在哪里,肯定离得不远,而且他湖蓝色的皮毛在白雪的映衬下肯定很明显,只要我足够仔细,很快就会找到他。我稍微提升了一点高度,飞到树木上方……

      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几只幻形灵正在向这边飞来。

      我立刻下降,躲进了最近的树冠中。它们看到我了吗?我不知道,只是从稀疏的枝条间看到它们越来越近。我居然一时疏忽,忘记了这些始终潜伏在森林中的危险。现在该怎么办?我迅速地盘算着一个合适的计划:我的翅膀情况肯定要比之前好,加上雪越来越小,速度上我绝对不占劣势;不过,风雪对于它们而言也是一种阻碍,但现在,它们应该可以更加频繁地对我释放恶心的绿色能量。我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一定尽快逃脱。我调整了一下姿势,随时准备迎接进攻。

      可是,它们却在不远处降低高度,消失在树林中。

      奇怪,难道它们另有所图?我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确认附近没有幻形灵后,我松了一口气。幸好它们不是来找我的,说实话,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上次逃脱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靠运气,这一次说不定不会那么走运了。不过,它们又在做什么呢?我有些好奇,凑上去看一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我轻轻跃出树冠,无声地飞到附近一棵粗壮的树干之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观察着它们。它们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不过我无法理解那嘶哑的声音。看上去没有什么危险,小心一点就好了。我刚准备转身离开,突然,绿光一闪,我赶忙回过头,眼前的一切令我吃惊地张大嘴巴。

      在那群幻形灵之间,出现了另一个我。

      可恶,这是那群追击过我的家伙!既然它们曾变成奈吉尔来欺骗我,那它们变成我……我的心因恐惧而揪紧了,它们居然想要用同样的方法对付奈吉尔。不过,这不也说明它们知道奈吉尔的位置吗?我只要跟着它们就能找到他了!但是,如果我找到他,我该如何让他相信我就是我呢……

      绿光再次亮起,一道接着一道,很快,所有的幻形灵都变做了我的模样。它们想要干什么?难道不是采用诱饵战术吗?就在这时,所有的我分散开来,迅速消失在森林之中。我明白了,它们也在寻找他。当确认附近没有幻形灵之后,我立刻飞到森林上方,仔细地观察地面的情况。我必须赶快了,无论奈吉尔会不会相信幻形灵的诡计,我都不能让他处于危险之中。

      

      天色渐渐变暗了,原本浅灰色的天空变得更加压抑。细密的雪花虽说不再飞舞,但凛冽的寒风依旧刺骨难耐。我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但我的左翼再次灼痛之前,我片刻也没有休息。我很想冲上云层,好好享受一番温暖的阳光,但我只是降落在一棵相对比较高大的树上,在休息的同时继续关注地面的情况。什么也没有,目之所及只有灰色的积雪,树木,灰色的积雪,树木……我愤愤地踢掉树枝上的积雪,奈吉尔,你到底躲在哪里啊?

      就在这时,一只变做我的模样的幻形灵出现在视野中。

      我立刻缩进密密的树枝后,仔细观察着它的一举一动。它并没有飞行,而是在雪地中小跑着,同时不停地左右张望,就像在欣赏风景。它看起来和我完全一样,连坚毅的神情都丝毫不差,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它依然背着鞍袋,而且里面似乎装满了东西。我想到一个主意,说不定,它能带我找到奈吉尔呢。于是我悄悄从树上飞下来,慢慢地跟在它身后。

      果然,我的直觉是正确的。在树林里晃悠了一段时间之后,它突然停了下来,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架势。我随着它的目光向前看去,发现雪堆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动。

      "奈吉尔?"那只幻形灵问道,"奈吉尔,是你吗?"

     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刚才只是一阵风而已。我想要轻轻地绕过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但突然绿光一闪,它居然驱散掉了自己的伪装,慢慢地向那边靠近,它角上的绿色光芒渐渐变得越来越明亮……

      没有半点犹豫,我直接扑了上去,把它扑倒在雪地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但现在也没时间想这么多了,我挥起前蹄,用尽全力向它踢去,一下,两下,三下……它也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用后蹄猛踢我的肚子,在我因痛苦而蜷缩起来的时候用角瞄准了我。我立刻展开翅膀,扇起一阵猛烈的寒风,同时瞄准它的脑袋……绿光击中了身后的树干,它还在徒劳地试图招架我的蹄子,不过这也是它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重重地踢在它的脑袋上,它的身体不再挣扎了,似乎失去了知觉。

       我喘着粗气,又轻轻地踢了踢它,直到确认它完全不再反抗才放下心来。它有发出什么警报吗?我不确定,不过最好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树后的雪堆,“奈吉尔?”我试探性地小声问道,“奈吉尔,是你吗?”

      雪堆又动了一下,轻微得几乎不可察觉。我立刻用蹄子挖开积雪……

      雪堆之中,露出一块湖蓝色的,缓缓起伏的皮毛。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