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wipce
  独角兽

一个非非非非非非常菜鸟的译者,最最最最喜欢拖更。

寂月

第五章:改变

本作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以下折叠内容是对读者的警告,可能有轻微剧透。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第五章

改变

 

露娜凝视着她的月亮。

在她脑海中的某个地方,她想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她那一夜恶作剧的躁动的能量很快就消失了,但在那个光荣的夜晚,她感到自己真的回到家了。她仍能感觉到欺诈的创造力在她心中涌动的快感,看到塞拉斯蒂娅在暮光面前打破面具,发出发自内心、不自觉的笑声,这是一种无声的喜悦。记忆使露娜的心胸膨胀。

第二天不是一场彻底的灾难,尽管想到它使露娜的内心颤抖。

它的开始得足够纯真。露娜早早醒来,品味她所见的点点日光,并试图在大多数小马实际上还醒着的时候使宫殿忙碌起来。她偷偷溜进大厅,部分原因是她没有真正的紧迫感,也因为她对不断的活动感到有些恐慌,并且觉得自己的存在干扰了马流,对周围的小马产生了负面影响。

因此,她悄悄地穿过大厅,尽力保持镇静。唯一真正吸引她的是塞拉斯蒂娅在附近某处的直觉。

当她靠近会议室时,塞拉斯蒂娅打开了门。

“露娜,谢天谢地。你就是我需要的小马。”

“姐姐?”露娜问,感到有些震惊。

“我正在调解有关何马拥有一块土地的纷争,”塞拉斯蒂娅低声说。“它毫无进展,我需要一个新的视角。”

露娜透过塞拉斯蒂娅的肩膀瞥了一眼,看到傲慢而不满的小马在那互相怒视。

“为什么要调解?为什么这值得你的注意?”

“这不值得,真心的,”塞拉斯蒂娅回答,“但是有问题的小马地位很高。他们拒绝,欺凌和无视之前敢于尝试调解的任何小马。我需要解决这一问题,并尽快开始抚平这些杂乱的羽毛,否则将产生一些严重的政治后果。我不希望你一定提出什么解决方案,但是你可以加入我听一会儿吗?只是给我一个新的想法?请?”

露娜疑惑地瞥了一眼会议室,但在塞拉斯蒂娅说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被困住了。她永远不能对姐姐说不。

里面的小马甚至比看他们上去的还要自大。双方都首先都想到了自己。每只小马都详细地谈论他们应得什么,什么正当地属于他们,以及其他马的要求是多么微不足道。他们咆哮,他们讥讽,他们暗暗地辱骂塞拉斯蒂娅,他们公开地侮辱彼此。

露娜厌恶了观看这浮夸的展示。怎样的小马会如此卑鄙和唯我独尊呢?房间里的热量令马窒息。当露娜和塞拉斯蒂娅不得不借口降低太阳并升起月亮时,傍晚凉爽的空气是她们最好的祝福,但时间太短暂了。

回到会议室后,小马继续大喊大叫,争论激烈,无论真实还是虚构,都威胁着要煮熟露娜的皮毛。

足够了,这...

足够了!”露娜咆哮。“你们这些哭哭啼啼的小蟾蜍,我已经受够了你们的小毛病和小虚伪。你们制定一份计划,以划分你们之间的土地。如果你们一小时之后还没开始达成协议,我将亲马在争议区域中砍伐每棵树木,劈开每块岩石,分割每栋房子,将所有可用的资源分成两半,你们每马一半。”

“来,看这,”一只小马抗议道,“你不能只是...”

“我可以。你怀疑我的裁定?我的力量?你有一个小时。如果你不认真对待我的话,我可能会决定将你的私马住宅列入我财产的目录。”

“但-但是...但是...”

小时。”

露娜跺着蹄走出房间,感觉自己就像只发脾气的马驹,但她几乎不在乎。

她一离开视线,离开会议,就仓促地回到了自己的高地。凉爽的空气迅速驱散了她沸腾在皮肤上的热量。如果露娜闭上眼睛,她可以想象自己在黑暗中冒出的热气。

“露娜。”柔和的声音使她摆脱了“沉思”。

“姐姐?”

“谢谢。他们突然找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动力。也许我应该更经常的让你加入。”

“我不想成为汝的钝器,塞拉斯蒂娅,” 露娜疲倦地告诉她。

“你也不应该,”塞拉斯蒂娅同意。“我只是想...想感谢你说出我没有勇气说的话。我正在纵容他们,通过助长他们的自负使问题变得更糟。”

露娜向她姐姐点点头。

“正如你所说的,塞拉斯蒂娅。”

塞拉斯蒂娅对她的妹妹微微皱眉。

“嗯...我必须去看看那些狭隘的小马,然后我就睡觉。我将结束今晚的调解,你可以不必再次参加。”

“睡个好觉,姐姐。”

露娜从她的高地跳下,深情地碰了碰塞拉斯蒂娅的鼻子。

“晚安,露娜。”

尽管开始时很艰难,今晚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灾难,但当露娜早上休息时,她有了

 


 

露娜站在月亮上。她的月亮。在她被放逐后降落的地方。她一直认为这个点是“着地点”。

天很冷。那种冷酷无情的寒冷像吸血鬼一样夺走了她的温暖,但这还没完。生命和情感也从她身上渗出,使她感到麻木和空虚。

露娜开始颤抖。她从不发抖,不是在她的月球上。出事了。一切都错了。

汝以为汝能那么轻易地摆脱我吗?!?”隆隆的声音使露娜从眼前的忧虑中惊醒。

她知道那个声音。她经常听到。但是她不可能在这里听到。她不能。

露娜转身面对梦魇之月。

“你怎么在这?”她问。“你不应该在这。”

愚蠢的马驹,汝永远不能摆脱我!我就是汝!

露娜紧张起来。她的身体就像一个上了过多发条的表簧,随时会断裂。

她意识到了。

“一个梦。这是一个梦想。”

露娜让魔力从她的身体流淌,扭曲着她周围的月景,试图结束噩梦,用更愉快的事情代替。

现实闪闪发亮,扭曲直到无法辨认。随着现实的重新凝固,露娜发现自己独马坐在宫殿的顶端,月亮高高的位于头顶。

她松了一口气。即使面对梦魇本身,露娜对梦境的控制仍然是安全的。

大概,直到月亮开始嘲笑她。

当梦魇的脸出现在月亮上时,她惊恐地凝视着。

汝真是马驹。汝以为汝的魔法能轻易打败我吗?我是汝!汝的魔法是我的!汝!将!永远!无法!自由!

隆隆的声音撞击了露娜。她周围的温度一落千丈。露娜开始哆嗦,她的膝盖剧烈颤抖。她意识到她的皮毛正在结霜。

当她凝视着月亮时,她理解了梦魇告诉她的真相,随后恐惧刺穿了她。她将永远无法自由。梦魇又回来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大,她将永远无法自由。她会看到小马国的燃烧,并知道她就是原因。她将永远无法自由。她将永远-

不!

露娜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仍然在发抖。尽管她周围的房间很暖和,但她的牙齿颤抖着,她的呼吸在空气中形成阵阵蒸气。

她的思想在脑海中盘旋,她在一个接一个不断的恐惧中颤抖着。她的思绪杂乱无章,互不相干,太多,太多了,她花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注意到她门上的敲打声。

“露娜?露娜!露娜,你还好吗?!?”

“进入!”她嘶哑地回答。

门飞地打开,塞拉斯蒂娅担心地睁大眼睛,几乎疾驰而入。

“你还好吗?”她问。

“梦-梦想。梦-梦魇。那个梦-梦-梦-魇。”

“哦,露娜。看看你自己!发生了什么?”

露娜低头看着她的皮毛,诅咒她无法停止地颤抖。当她看到时,她的颤抖加倍了。她的皮毛被冰霜覆盖。房间里的温暖使其开始融化,但仍然有些紧贴着她。潮湿标志着她其余的部分。

“你湿透了。床单也湿透了。过来这儿,让我拿毛巾或干毯子之类的东西。”

露娜默默地点点头,把自己从潮湿的床上拉下来。她看着塞拉斯蒂娅从浴室拉出一条毛巾,然后将毛巾包裹在她身上。

“呃...露娜,”塞拉斯蒂娅的眉头皱了皱,然后又皱了皱。“我不是要...。我的意思是...。露娜,你最后一次沐浴是什么时候?”

塞拉斯蒂娅将毛巾拉回去,以揭露因与露娜的皮毛摩擦而产生的污垢。

“沐浴?”露娜问。

“是。沐浴。你知道吗,肥皂和水?天啊,我很惊讶你没有...。露娜,干草你怎么能不闻闻?”

露娜慢慢摇了摇头。

“前几天,我发现有一些粘土可以打滚。”她主动说。

“...粘土?怎么...。什么...。不。我不想知道。”

露娜看到塞拉斯蒂娅的皮肤抽搐。这伴随着她那憎恶的表情一起深深地切入了露娜。她感到熟悉的空虚的痛苦开始在她体内成长,她对此表示欢迎。很快它就会吃尽她所有的痛苦,而只留下那无聊的隐痛。

“嗯,”塞拉斯蒂娅沉思。“暮光在你睡觉时给你发了一张便条,想知道你是否想和她的朋友们再见一次面。我想我该提醒她什么。”

“你会代替我说话吗?”

“是的,我愿意。” 塞莱斯蒂亚用蹄戳了戳露娜的胸。“你需要交一些朋友。出去见见小马。相信我。我是你的大姐姐。”

“当然,姐姐,”露娜懊悔地说。

一旦露娜的皮毛足够干,且她再也没有发抖的迹象,两马便开始了他们的晚宴。

然后露娜到她的高地凝视着月亮。

这样,她剩下的一周就过去了。

露娜升起月亮。

露娜坐在她的高处,凝视着月亮。

露娜降低月亮。

露娜睡得很香。

这使她回到了现在,在一周如此美好的开端之后盯着月亮。她感到那种呆板的空虚,她让它吞没上次如此糟糕的尝试之后再次与暮光的朋友见面的所有焦虑。她让它吞没梦魇回归的所有恐惧。她让它吞没一切。这比体会更容易。

露娜摇了摇头,站起来回到她的房间。早上她将在小马镇。她现在需要睡觉才能足够清醒以面对随后发生的一切。

 



露娜带着一点怀疑的眼光看着店铺。一切,从窗户上的窗帘到写有店铺名称的文字,都在露娜的脑海中发出悲鸣。甚至一个简单词语的描述也使露娜发生地震:水疗中心。

她应该逃跑;露娜决定。她现在应该逃跑了,成为住在山顶上的隐士或大师。她应该马上就走,在来不及...

“他们不会伤害你,你知道,”暮光在她身后说。

“那还有待观察。”露娜怀疑地反驳。

“我们应该进去。他们在期待着我们。”

露娜看着暮光,希望她眼里没有恐惧。

“汝确定吗,暮光?”

暮光微笑着回应。

“瑞瑞和小蝶说这很轻松。他们每周有这样的一个预约。实际上,他们应该稍后就到。我们很早就到这来...呃...抢先一步。”

露娜对暮光眯起了眼睛。

“汝和我姐姐说过话。”

“嗯...是的,”她承认,“但这不是唯一的原因。小蝶可能有点...胆怯,但如果你只是温泉中的某马,她可能根本不会再看你一眼。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在她知道你是谁之前就开始对话。”

暮光做鬼脸。

“现在让我挑明,听起来有点残酷,但我只知道你们两个会爱上彼此。我只需要小蝶在狂奔之前给你们机会。”

露娜把答案消化了片刻。

“汝确定吗?”

暮光笑容满面。

“相信我。”

露娜叹了口气,低下头,非常同情那只被判死刑的小马。

“带路。”

暮光拖着露娜穿过门。门内部充满了各种草药和水果的清香。进入后,他们立即被两只水疗小马所招待。

“露娜公主!暮光闪闪!有你们在我们的小店真是太好了。请,暮光,让自己舒服点。露娜公主,这边走。”

露娜向暮光发出最后哀求的神色,然后被引向厄运,于是,她生命的每一寸都被反复擦洗。

露娜被涂上肥皂,被泡沫覆盖,被擦洗,被冲干并再次重复。太糟糕了,甚至两马开始在鬃毛上工作前就必须换一次水。两马以坚定不移的专心工作,直到...。

“哦,”母马之一喘着粗气。“哦。哦,天啊!”

“什么事?”露娜问。她对母马的表情感到一阵恐慌。

母马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镜子示意。另一只母马将镜子拉近,使露娜看得更清楚。

“哦。”

露娜的皮毛,原本是肮脏的蓝灰色,现在已经加深到午夜蓝色,但这还不是全部。她的鬃毛...她的鬃毛的颜色也加深了,里面还有星星。

“一旦我们开始从你的鬃毛中清洗这些东西...”

“月尘,” 露娜漫不经心地说。“也就是‘月球的毯子’。”她的声音仿佛是从远方传来的。

“是的,嗯,一旦我们开始将其洗净,你的鬃毛就开始加深,然后...”。

露娜凝视着陌生的小马,在镜子里盯着她的小马。她看上去几乎像只溺水的耗子,但她皮毛鲜艳的色彩,她鬃毛斑斑的亮点,仿佛就是充满星星的虚空...

这是惊马的。

“那-那是我吗?”她发狂地问。

“哦,是的,亲爱的!你很美丽!”

露娜对着镜子里的小马摇了摇头。它也向她摇了摇头。

“哦,我的天哪,”其中一个水疗小马喘着粗气说。“我很高兴我们看到了这一点。你知道,我们通常不会如此...呃...密集关注任何马,但我们被告知你需要一点点额外的照顾。我很高兴我们做到了。太棒了!”

他们俩帮助露娜离开浴缸。

“给你,亲爱的,”两马之一提供着长袍,说。“暮光已经在桑拿室里了。穿过那些门,往左边的第二个房间。”

“我不应该先干燥吗?”露娜问。

“哦,不,亲爱的,我不应该打扰。用毛巾擦干头发,但是别担心其余部分。到达那之后你很快就会被淋湿。现在,请原谅我们。我们不能忽略其他顾客。”

她进入桑拿室后就明白了她们的意思。当她打开门,看到暮光穿着类似的长袍,汗水从她身上倾泻而下时,热量和湿气像酷热的夏天一样笼罩着她。

露娜!”看到刚洗过澡的母马,暮光瞪大了眼睛,“你的皮毛!你的...你的鬃毛!”

露娜低下头,用蹄子拍打着地面,无法分辨是桑拿室还是她脸颊的颜色使她的脸变得那么热。她的注意力仍然不集中。

“一旦他们冲走了月尘,它...看起来像这样。”

“露娜...”暮光低声说。“露娜,它很漂亮。”

露娜走到暮光旁边坐着,感觉如此害羞的以至于几乎忘了如何走路。

“汝认为是吗?”她问。

暮光点点头。

“我可以吗?”她问。

露娜犹豫了一下,不确定暮光在问什么,然后她觉得自己很傻。毕竟,暮光赢得了她的信任。

“当然。”

暮光伸出蹄,抚摸着露娜的鬃毛,感受缕缕的发丝,体验星空的效应。

露娜对接触有点吃惊。她的眼皮微微下垂,安静地哼着。她忘记了这种简单的身体接触会多么令马愉悦。她只是简单地坐在那里,享受着暮光抚摸她头发的感觉。

“太奇妙了。看起来你可以穿入你的蹄子并触摸星星,但我只感到头发。”

“嗯,嗯。”露娜哼着。

“所以...。你为什么这么久没洗澡?”

“月球上没有肥皂,”露娜说,试图始终专注于鬃毛中蹄的感觉。“也没有水。”

“我懂了。好吧,很高兴你现在有了。你的鬃毛真可爱。”

暮光收回了她的蹄。

“我认为瑞瑞和小蝶应该很快出现。你可能需要包裹你的鬃毛来分散注意力。我想让小蝶轻松地与你交谈,她甚至不会意识到你是谁。”

露娜为失去抚摸感到遗憾。这是一件很随意很亲密的事,露娜直到现在都才有意识到她遗失了这种感觉。

她用魔法把毛巾缠在鬃毛上。

碰巧这时,门开了,瑞瑞和小蝶走进来。

“啊,你在那儿,暮光,” 瑞瑞喊道。“我以为我们还早。”

“哦,不,”暮光向他们保证,“我们来得很早。露露在这需要一些...嗯...额外的照顾。”

“露露是吗?”瑞瑞问。“亲爱的,很高兴见到你。任何暮光的朋友。”

露露吗?露娜瞪了瞪暮光。暮光的眼中闪着顽皮的光芒。

露露,那是过去的。

“这是我的荣幸,”她向她保证。“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和你漂亮裙子的事。”

“哦。好吧,谦虚禁止我吹牛,但我确实想认为我有一定​​的才能。你是做什么的,亲爱的?”

“啊,”露娜犹豫了。“我...正在重新发现自己。目前,我什么也没做。”

“哦,不!” 小蝶喘着气。“发生了什么?我的意思是,自从获得可爱标记以来,我从未质疑过我该做什么。”

“哦,不是那样的,”露娜向她保证。“我知道我擅长的事,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需要时间来解决。”

小蝶对她微笑。

“我希望你一切顺利。” 她说,“你有家马帮你吗?”

“我的姐姐,蒂亚,非常支持我。她向我介绍了暮光。”

“哦?”瑞瑞插话。“我们见过她吗?”

“如果你看到她,我相信你会认出她的,” 露娜保证。

“亲爱的,你来自哪里?” 瑞瑞问。“我确定我没在小马镇附近见过你。”

“我想我技术上是从中心城来的,尽管我真的不觉得自己来自任何地方。我过去...生病了。我猜你会说,住院,这是很长一段时间。”

露娜在谈话中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小秘密。瑞瑞和小蝶又彬彬有礼又友善。瑞瑞具有一种非常淑女般的随意交谈的天赋。就小蝶而言,她很少说话,但是渐渐地她变得更加自在,更加开放,更加快乐,更愿意微笑。她以微妙的方式将自己的想法添加到对话中。

“...那绝对是我最后一次让蒂亚为我做饭。”露娜说。

随之而来的笑声就像银铃一样。这太棒了。露娜感觉像是一个小组的成员,这种感觉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她不知道这持续多久。她从不希望它的结束​​。

“哦,我知道你的意思,” 瑞瑞告诉她。“我的妹妹甜贝儿是个洋娃娃,绝不能让她靠近厨房。事实上-”

她被桑拿室打开的门打断了。

“请原谅,”其中一位水疗小马说,“但是现在是进行按摩的时候了。这边走,女士们。陛下。”

两只小马猛地转过头来盯着露娜。

遗憾的是她站了起来。

“我想这个秘密已经泄露了。”她说着,抖了抖鬃毛上的毛巾。

“露-露-露-露-露-露娜公主!”瑞瑞无伦次地说。

小蝶把她的头拉回到她的长袍里,就像她想变成一只乌龟一样。

“请不要,”露娜要求。“我们过得很开心。我真的很开心,这是我永远的第一次。现在请不要开始对我有所不同。”

“哦...”瑞瑞的声音动摇了。“嗯...”

“如果有帮助,”露娜提出,“你可以继续称呼我为露露。即使暮光忘了提醒我。”她给了独角兽尖锐的目光。暮光显得很尴尬。

“哎呀。”暮光羞红了脸,移开视线。

露娜轻笑着,开始跟随耐心等待的水疗小马。

“所以...嗯。”一个安静的声音使她停了下来。

“那么塞拉斯蒂娅公主真的不会烘焙吗?” 小蝶问。

“她喜欢蛋糕、饼干和各种糕点,”露娜告诉她,“但是如果你珍惜自己的胃,就不要让她烘焙任何东西。”

小蝶咯咯地发笑。这是暂时的休战,但露娜愿意接受。

 



“不,”露娜告诉她们。“梦魇之月是我。她是我最糟糕品质的集合。我的恐惧,我的仇恨,我的孤独,我的嫉妒...。一位公主的嫉妒会令你们惊讶吗?我姐姐总是我们之间更坚强的。她总是更美丽,更受喜爱,更富豪。我们的职位是平等的,但她总站在顶端。”

“你一定擅长于她所不擅长的事。” 小蝶坚持道。

“谎言。”

“露娜,亲爱的,这难道不是有点苛刻吗?” 瑞瑞惊恐。

“你误会了,”露娜澄清,“我擅长于说谎。这是在幻觉上。夜晚,当阴影长到彼此融合时,当现实的墙壁变薄弱时,我才是最强大的。当你无法分辨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清醒时,当影子有自己的生命时,当你的头脑使事情变得真实时,那就是我的所在之地。”

露娜凝视着天花板,什么也没在意,她的心在游荡。

“这听起来很吓马。” 小蝶说。

“不一定,”露娜告诉她。“这也可能很棒。你所有最伟大的梦想成真。你所有的幻想都在你的眼前。它令马陶醉。但这也使我直接对立于姐姐。太阳的光芒消除了幻想,揭示了真相。”

她向下看,看到其他小马都盯着她,除了瑞瑞仍然被黄瓜片遮住的眼睛外,她们的眼睛都充满了惊奇。

“相似的,”露娜告诉他们。“我将是一个非常可怜的统治者。我没有姐姐那样耐心和有秩序的天性。我过去一直都是热情洋溢的小马。你们知道我曾经很爱恶作剧吗?”

“哦,不,” 瑞瑞喊道。“我只能想象,如果你、云宝黛茜和萍琪派聚在一起,那会发生什么!小马国将永远改变!”

露娜听到了萍琪的名字,加入其他马笑了起来。她很开心。如今,在这些特殊小马的陪伴下,她可以只是露娜,一次就足够了。

 



露娜伸展她的背部,耸了耸肩,测试她的肌肉有多放松。

“这很可爱。谢谢。”她对水疗小马说。

“当然,陛下。别忘了养护你的皮毛和鬃毛,使它们保持光泽和健康。”

“我不会忘记的。” 她说。她环顾了等候区。她问:“我想我姐姐已经给你们付款了?”

小马对此点了点头。

“我懂了。好吧,我想给你们一些东西,以表示感谢。你们有羊皮纸或白纸吗?”

“哦!”暮光咕咕地叫道,她的眼睛变亮了。她小跑到露娜身边。

好奇心显示在瑞瑞和小蝶眼中,她们紧随其后。

“给你,陛下。”其中一只水疗小马说,提供了一张白纸。

露娜用她的魔力抓住了纸。她的角闪闪发光,微风轻拂着房间,空气开始散发出臭氧的气味。突然,张力消失了,纸张在她们之前飘落下来。

现在,印在纸上的是小马国旗帜的图像。塞拉斯蒂娅的那部分看起来好像只是用墨水绘制的,但是露娜的...描绘露娜的那部分仿佛在呼吸。它充满了魔幻般的光芒,每一个迹象都显示出公主和她的月亮正在追逐着太阳。

“哇,”暮光喘息着。“那与你的皇家印章不同。”

“这是代表被皇室小马姐妹们青睐的印章。如果我姐姐被说服来到这里,我相信她会完成的。实际上,它显示了我对这家店铺个马的青睐。接受它。确保它安全,显示它,或对其进行任何操作。这是我给你们的礼物。”

“哦,谢谢你,露娜公主!”小马惊呼道。“请,随时随地的来。我们将永远为你服务。”

露娜向他们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这比我预想的要有趣得多,”露娜告诉三个朋友。“谢谢你们与我共度时光。”

“哦,亲爱的,非常欢迎你,” 瑞瑞向她保证。“我也很开心。”

“我也是。” 小蝶补充道。“虽然是时候回到我的动物了,但见到你很高兴,露娜。再见。”

露娜看着小蝶沿着小径小跑。露娜皱眉。她的确很开心,但是胆小的飞马让她有些困惑。它咬着她。就像她无法抽出的碎片一样柔软。

小蝶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逃跑了。她没有解释,没有暴力,什么也没有。她只是逃离了露娜。她只是逃离了一只需要善意的小马。

它使露娜发疯。

“露娜,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瑞瑞开始。

“嗯,一会儿,请稍等。” 露娜打断道。“有些事情我想照顾。我一会儿就会回来。”

暮光看着她,眼神充满疑问。

“只花一点时间,我承诺。”

露娜跳到空中,召唤阴影和色彩模糊了她的方向。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要这样做。这是残酷的,几乎是邪恶的,但她必须这样做。她必须知道。

露娜希望,就像她一直以来一样,自己像姐姐一样聪明。塞拉斯蒂娅会另辟蹊径。塞莱斯蒂亚绝不会让任何小马经历这一切。但是露娜没她姐姐那么聪明和机智。露娜只是露娜,露娜是梦魇。

她降落在小径上,看着小蝶毫无察觉地朝她小跑。

她慢慢地编织了幻觉。树冠遮蔽了她,使她免受阳光的直射,使她有足够的黑暗创造优势。露娜足够强大,可以在满满的日光下营造出坚固的幻觉,但她以前说过的话是认真的。黑暗是她的盟友。在黑暗中,你的思维使事物变得真实。梦想与现实之间的界线被模糊了。

她被幻觉层层包裹。它会随她的意愿而展开。

当小蝶终于注意到她时,一切准备就绪。

“露-露娜?”她不确定地问。

“已经再次害怕我了吗,小蝶。”露娜问。

“哦,哦,好-好吧,我没-没想-想到-”

阴影区域变暗,露娜以几乎无法察觉地速度增长。小蝶受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她吱吱地缩了回去。

“我对某事感到好奇,小蝶。我很好奇像你这样胆小的小马如何能获得善良的元素。”

露娜的皮毛变黑了。她又稍微增长了,她的眼睛也变了,变得残酷了,反映了梦魇之月的样子。

“你非常擅长与森林里的生物相处,哪怕是别马觉得可怕的怪物,但你却避免了其他小马,不是吗?不是吗?”

“是的!”小蝶尖叫着。

“你也害怕我,不是吗?你是对的。我是梦魇之月,我威胁要遮住太阳,统治一个黑暗的世界!”

露娜的翅膀在黑暗中着火。

“然而,你渴望成为善良的化身。你的善良在哪呢?它仅仅存在于你所爱的马吗?难道不应该为那些不值得的马提供真正的善良吗?真正的善良不是一种勇气吗?小马,你有什么希望用你的善良反对我?”

露娜俯身,使自己的脸靠近小蝶的。现在她的嘴巴产生阵阵了黑烟,她的牙齿是残酷的弯曲的匕首。

小蝶猛烈地摇了摇头,她的眼神满是恐惧。

“现在告诉我你的善良,”露娜咆哮。“向我证明你的价值。我打赌你不敢。”

“你-你-你是对的,” 小蝶说。“我是一只虚弱的小-小-小-小马驹,而且大多数时候我都很害-害怕。我在暮光的图书馆里害怕你,所以我跑了,那对我不公平。”

小蝶高高地抬起头。她的声音仍然颤抖,如同她身体的其余部分,但她的眼睛坚定地持有决心。

“每只小马值得善良,而不仅仅是我喜欢的。我不能保证我会一直像我应有的那样善良,但是我保证我会尽力的。每只小马都值得善良,甚至你,梦...。甚至你,露娜公主。”

那双坚定的眼睛凝视着她,即反抗又肯定。

露娜放弃了自己的幻觉。她恢复到正常的大小,周围的区域变亮了,显示出温暖的白天。

“所以,”露娜说,“你通过了测试。我,我自己,失败了。”

露娜跌倒了,尽管她不确定是出于悲伤、内疚还是是后悔。

“的确,你是善良的元素。很抱歉让你经历这个,小蝶。我真残忍。我发现我不是我希望的那种小马。”

颜色重新回到了小蝶的脸上,她的颤抖几乎停止了。

“我认为暮光对你是正确的。”她说,“你现在确实比任何东西更需要朋友。我会成为你的朋友,露娜公主。”

露娜摇了摇头。

“不要浪费你的好心,也不要对我浪费你的友谊,小马。”她转过身,开始徒步回到小镇。

在小蝶出现在露娜的小径上之前,她身上最隐约的一丝羽毛的沙沙作响暴露了她的动作。

“你不是告诉我每只马都值得善良吗?” 小蝶问。“你值得善良,露娜,你值得交朋友。你在水疗中心说你正在寻找自己。我觉得你是对的。你是只迷路的小马。你需要朋友来帮助你再次找到自己。我会成为你的朋友。我帮你寻找。”

露娜低头看着小蝶,后者只是对着她微笑。那是一种善良而甜蜜的微笑。

露娜的心崩溃了。

“如果汝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包容我所有的缺点,”她抽泣,哽咽着泪水和情感。“那么,我是汝的。无论发生什么,直到月亮不再升起,我将成为汝的朋友。”

露娜俯身,摸了摸小蝶的鼻子。尽管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但眼泪仍逃离了她的眼眶。

“汝是真正的善良,汝原谅了我不可原谅的行为。我会弥补汝的。但就目前而言,瑞瑞需要帮忙,我最好不要让她久等。”

“我明白。再见,露娜公主。”

“只是‘露娜’,小蝶。直到我们再次见面。”

露娜沿着小路小跑,然后又停了下来,她转过头,向离去的小蝶挥了挥翅膀。

“嘿,”当露娜再次露面时,暮光说。“一切都好吗?”

“是的。”露娜回答。“我安排了一点测试。小蝶通过了。我失败了。”

“呃...。”

“不用担心。” 露娜给了她希望的让马放心的微笑。“在给我姐姐一个对我失望的机会后,我会告诉汝一切的。”

暮光之眼睁大了。

“没关系,”露娜保证,“她原谅了我。现在,让我们不要让瑞瑞等待。”

 



“露娜,亲爱的,你能让我给你做个礼服吗?” 瑞瑞问。“我不是在寻求免费的宣传,”她急忙补充说,“但是我喜欢尝试我的蹄艺,知道你穿着我的一件衣服会让我非常激动。当然,假设你喜欢它。”

露娜轻笑着。

“你要给我一份礼物但又对它感到抱歉。你确实是慷慨的元素!”

瑞瑞脸红了。

“我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我有别有用心。”她说。

“我将很荣幸地接受你的工作成果。”

“太好了!”瑞瑞欢呼。她向露娜靠近,一卷皮尺在她面前飘浮,一种揣测的眼神显示在她脸上。“那么,让我们进行一些测量。我们能吗?”

露娜惊恐地看着坚定的独角兽。她的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念头。

我现在陷入了什么?

 


 

露娜降落在阳台上,准备好与姐姐分享的仪式。今天是一个多事的日子。

“露娜,”她听见姐姐接近她身后。“好的,你在这儿。我希望你有美好的-”

塞拉斯蒂娅的话切断了。

露娜!你的皮毛!你的鬃毛!”

露娜转身面对姐姐,脸上露出羞涩的微笑。

“汝喜欢吗?一旦所有的月尘被冲走,它出现了。”

“喜欢它?露娜,它美极了!那么,我认为你在水疗中心度过的一天一定令马满意。”

“那是令马振奋的一天。”

露娜的语气并没有逃脱塞拉斯蒂娅。

“发生了什么事?”她问。

“首先是太阳和月亮。”

两马将注意力转移到她们的仪式上。

露娜认真地审视了她的月亮。这不是她最好的工作。一天的疲倦,她即将与姐姐谈话的不安,以及对她如何对待小蝶的知识都使她感到沮丧。

她皱了皱眉。

今晚足够了,但是明天她会做得更好。

“那么,什么事困扰着你?”

“在水疗中心度过的时间后,我和小蝶发生了...一起冲突。”

“露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控制了我。”

“你做了什么?” 塞拉斯蒂娅的声音变得冷淡而平坦。

“在她从暮光的图书馆逃离我后,我质疑她如何成为善良的元素。你知道那个元素总是拒绝我。我只是不明白她怎么可能如此胆小,仍然有勇气表现出善意。”

“露娜。”塞莱斯蒂亚警告。

“我告诉暮光,我已经做了一个测试,而且小蝶已经通过了,我失败了。这是一个肤浅的申明,但我想得越多,它就越真实。”

了,么。”塞拉斯蒂娅的声音刺耳而愤怒。

“我吓到了她。我逼迫了她,并尽我所能恐吓她。我要求她证明自己值得善良的元素。”

“接着?”

“她原谅了我。她表现出真正的勇气,证明我不配这个元素。我想我们现在是朋友。”

“露娜,你怎么能?”

“我必须知道。我必须明白。我现在知道我不是一只善良小马。我从来不是。”

塞拉斯蒂娅摇了摇头,两眼悲伤。

“我必须说,露娜,我非常失望。”

“正是如此,姐姐。我测试不及格。”

“露娜,我该拿你怎么办?”

露娜只是摇了摇头。

“我希望我知道。”

 



露娜站在森林里,沉默而安静,她看着。

那么,小蝶,汝仍然想成为我们的朋友吗?”梦魇之月咆哮。“我们值得你的善良吗?

“当然,露娜。” 小蝶向她保证。

过来,现在请证明汝的善良!

小蝶缓慢地走向她,走向梦魇,

,露娜想呼喊。不,请!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

只有沉寂。

小蝶走近梦魇,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梦魇瞥了一眼露娜,她的眼神只有残酷,她的面孔充满讥讽。

来吧,小马。向我们展示汝的关心。

梦魇坐着,张开她的前蹄,提供一个拥抱,一个小蝶愿意接受的拥抱。

梦魇把蹄缠在小蝶身上,小蝶突然开始慌乱。她在拥抱中挣扎。

露娜立刻明白了。梦魇正在压碎她。

不,她乞求。请不要这样做。请不要对小蝶这样做。

我们?”梦魇问。“这是正在做的。毕竟,这不是的测试吗?

小蝶的抵抗减弱了。她的眼神呆滞。露娜呼吁自己拥有的超越梦想的力量,竭尽全力挽救她的新朋友。

没有改变。

我们是汝。”梦魇提醒。她开始大笑。小蝶的身体一动不动。笑声越来越大。

然后,梦魇和小蝶消失了。

露娜低下头,完全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自己的蹄子紧紧抓住了小蝶破碎的尸体。

不!

露娜猛地从床上立起来。她不像上次那样冷。实际上,她的鬃毛上满是汗水。尽管如此,她还是发抖,她的牙齿颤栗。她的身体拒绝服从。

“露娜!”塞拉斯蒂娅冲进门来,她大喊。

“她她她她她...死死死死死死...梦-梦-梦-梦...。”露娜的舌头动起来像在糖蜜中游过一样。在她颤抖不停的牙齿之间,所有进行理智沟通的尝试都失败了。

塞拉斯蒂娅扑到她身上,用前蹄和翅膀包裹她。

“又一次?”她小声说。“另一个梦想?”

“梦-梦-梦魇 之-之-之-之月,” 露娜结结巴巴地说。“她被-被-被...。”

塞拉斯蒂娅什么也没说,只是将露娜拉近自己,坐在她的床上,轻轻地摇着她。

露娜感觉自己像是被母亲抚慰的一岁马驹。尽管她们各自年龄的差别很小,但这确实使露娜感到舒适。塞拉斯蒂娅是她所记得的最接近母亲的事物。一点儿一点儿,颤抖减弱了。

“两次都是噩梦之月,”她的声音颤抖。“上一次她只是对抗我。这次她在我面前压碎了小蝶。她告诉我,我是罪魁祸蹄,我知道那是真的。两次我都对梦想无能为力。”

塞拉斯蒂娅继续摇着她。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将解决它。即使她回来,那也没关系。”

“汝-汝怎-怎么能这么说?”露娜要求。

“梦魇之月被我运用元素击败了。她再次被暮光和她的朋友们以同样的元素击败。这两次我们都缺少某件强大而重要的东西。我们现在有的东西。这件东西可以使天平倾向于我们。”

“什么?”

“你,当然,我最亲爱的妹妹。我们有你,我的爱。”

露娜将脸埋在塞拉斯蒂娅的胸口,眼泪开始无声无息地从她的脸颊流下。

“我希望汝没事,”她含泪低语。“我很怕她。她的回归。她的控制。她代表的疯狂。”

“我爱你,露娜,我永远不会抛弃你。我认为你会发现你的新朋友也有同样的感觉。”

露娜没有回应。她只是在塞拉斯蒂娅的胸口哭泣,这次她感激塞拉斯蒂娅是坚强的那个,善良的那个,美丽、高贵、富豪的那个。这让露娜无条件地信任她——相信无论面对什么,姐姐可以使事情变得更好。


译者笔记:

(以下摘自F站)

露娜,你怎么能?

thumb_up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