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wipce
  独角兽

一个非非非非非非常菜鸟的译者,最最最最喜欢拖更。

寂月

第四章:疯狂

本作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四章
疯狂

 

露娜凝视着她的月亮。她明亮、清晰、干净的月亮。她坐在她的高地,在那柔和的光线下待了一会儿,然后才从自己的位置跳下,滑到房间的阳台上。她走进来,把门关在身后,走到通往走廊的门上。她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吐出来。

她振作自己,推开门,步入走廊。

露娜觉得...嗯...不好。不。是不好,但是,更好。她的内心充满了微弱的希望。这是一件脆弱的小事。这是一种希望,如果被别马看到,就会被迅速送往医院,并立即给予生命支持。

无论如何,它在那里。那是一个进步。

露娜在走廊上徘徊,越来越接近她的目的地,但她没有直接往那儿小跑。相反,她来回走动,几乎像秃鹰一样盘旋。

不久,她别无选择。小马姐妹的两间房,以及它们之间的公共房间就在眼前。

小心翼翼地,她轻轻地敲了敲色彩鲜艳的门。

“姐姐?你睡了吗?”

唯一的反应是魔法的触觉,门半开着。

露娜走进昏暗的卧室。

“露娜”,柔和的声音喊道。“你还好吗?”

“很好,姐姐。”露娜向她保证。“我只是想在和汝的学生花时间之前见汝。”

露娜踮起蹄子来到塞莱斯蒂亚的床边。太阳小马担心地注视着她。

“你一直很掩饰,然后...过这个。你确定你还好吗?”

露娜点点头。

“我...我要给她看些...个马的东西。”

“啊——,”塞拉斯蒂娅理解地说道。“你担心她不会喜欢她所看到的。”

“我确定她不会。”露娜澄清。“我只是简单地希望...理解。”

“我敢肯定会没事的。暮光最善良了。在你对她如此信任之后,她不会拒绝你的。”

塞拉斯蒂娅停了下来,看起来不大确定。

“露娜,”她犹豫地说,“你会考虑向我展示吗?”

“我认为这是不明智的,姐姐。并不是我不信任汝,”她急忙补充道,“但我担心这会伤害汝。也许只是当汝的内疚得到缓解时,现在就让它过去吧。”

“我明白。”她眼中的悲伤出卖了她。

露娜轻抚她的姐姐,试图减轻痛苦。

“睡得好,姐姐。”

“晚安,露娜。”

露娜更安静地离开了,就像有蹄子的小马能做到的那样。她踮起蹄子走到另一扇门,溜进公共休息室。

“哦。露娜,”露娜关上了身后的门,暮光叫道。“你让我感到惊讶。”

“我只是向塞拉斯蒂娅道晚安。”

暮光微笑。

“她对我们在做什么感到很好奇。”暮光说。

“因此,我确定你也是。”

露娜深吸一口气,试图平息她内心的悸动。她希望她的膝盖不会因取得的成功而动摇。

“暮光,如果你愿意,我想给你看些东西。”

“当然!”暮光毫不犹豫地说。

“暮光,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为什么-”

魔法包围了她,暮光的话停止了。它完全把她包裹住了。

“好的,”露娜过了一会儿说。“这应该保护和维持你一个小时。也许两个。那应该是足够的时间。”

“但是为什么?”暮光问道,她的声音被障碍物扭曲了。“我们去哪?”

“我的月亮,”露娜回答。

看着暮光变僵硬,她受伤了。

“冷静,暮光。冷静。那里没什么可以伤害你的,我不会离开你。”

暮光看着她,眼睛在寻找她所知道的。但无论她在寻求什么,她都一定找到了,因为她给了露娜一个微笑,然后点了点头。

露娜也点了点头。

“好。然后让我们离开。”

露娜聚集了她的魔法,扭曲时空也只是如此。她们周围的世界闪闪发光,然后是跌倒的短暂感觉。

她们的视野清晰了。她们在月球上。

露娜瞥了一眼四周,然后将注意力转向暮光。她们确切地到达了她想要的地方,她被囚禁在这里时第一次着陆的中心。尘土向四面八方搅动和扰乱。蹄印和车辙印损坏了每个表面。

露娜转向暮光。

“这是我第一次到达的位置。在你面前看到的是我的...脾气。我筋疲力尽地对岩石和土壤发怒。我对岩石和天空咆哮并尖叫着仇恨,只因它们带给我所有的好处。”

“多久?”暮光问。

“我不确定。几十年?当然不超过一个世纪。时间在这里是艰难的。这里有周期和盈亏,但要转换成小马国的几天或几年并不容易。一段时间以来,我试过数天。在一点挫败中,我毁了我的日历。那之后我放弃了。”

露娜环顾四周,确定她的方位。

“这条路。”

露娜犹豫了。

“在月球上行走是...不同的。最好的快速旅行方式是一个跳跃加上一段缓慢的疾驰。如果你不确定,我可以带着你,但是不建议你使用传送。它可能会受到我的屏障的干扰。那将...令马不快。”

暮光不确定地看着她。

“为什么你不允许我。毕竟,这是我的月球之旅。”

露娜把暮光悬浮在她的背上。

“抓紧我的鬃毛。现在,坚持住。”

这样,她跳到空中。暮光花了一些时间去理解奇怪蹄步的节奏。露娜是正确的,因为它介于跳跃和疾驰之间,但这还不足以描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事实就是月球真是奇怪。她的脸没有风的感觉。速度唯一的衡量标准是飞过她们的岩石。即使这样,月球也具有欺骗性。一块似乎只在她们前面几米的小石子,无论她们多快都拒绝靠近。相反,它变大了。它越来越大。最终,幻觉被打破了,当她们最终经过时,它变成了一块巨石,其影子轻易地吞噬了她们。

搅动的地势逐渐平缓。表面上现在布满了岩石和沙丘,但没有马造的痕迹。暮光意识到她们正沿着一条浅沟穿越风景。

不,不是浅沟。一条路径。一条路。露娜反复往返于她们前往之地的旅行都形成了一条路。

暮光向前看。她看到了自己认为的目的地,但是很难理解。那是...一个坑。当她们接近时,坑的范围继续使她惊奇。那是一个挖入月球表面的巨大方坑。坑的侧边是一些不规则的隆起,不超过一米高,形成一个浅浅的盒子。

露娜离开了小路,选择不继续下到坑里,而是走在边缘,让她们向内看。

“这是我的城堡,”露娜说。

“什么?”暮光喘息着。“你-你的城堡?发生了什么?”

“你误会了,暮光,”露娜说。“没有什么破坏了我的城堡。这就是我放弃建造它的地方。”

“你...你放弃了?”

“看看你的周围,暮光。你看到可用的建筑材料了吗?做木头的工具?雕石头的铁?冶炼用的煤?砂浆用的水?独自一马,只有几乎丧消的魔法,我做了我唯一能做的——我挖掘。我从表面刮下土壤,直到撞到坚硬的岩石。然后我尽力将它凿成墙。”

露娜悲哀地摇了摇头。

“一件小马驹的事,但它过去了。”

“为什么马驹?”

“暮光,哪些臣民会参观我的城堡?哪些仆马会在大厅里居留?不,这生于绝望,甚至是疯狂。绝望也驱使着我创造了其他的地方,但没有一个比得上这里的愚蠢,没有一个比这里更明显地表现出这种...疯狂。”

最后一个词离开她的嘴时尝起来像灰烬。

露娜摇了摇头,试图摆脱过去压在她身上的沉重压力。

“让我给你展示最后一个地方,暮光。抓紧。”

她转身离开,拒绝回头。

 


 

露娜登上山脊,又开始她的下降。这里的土壤和岩石都更黑暗、更荒凉。她们下降进入盆地。

暮光注意到,当她们跳过形状奇特的盆地时,她们正在另一条小路上。

当她们到达她只能猜测是中心的地方时,她感到露娜放缓了。

暮光决定她可以冒险说话。

“这是什么地方?”她问。

“这是母马宁静之处。宁静海。”

露娜停了下来。

暮光掠过露娜的肩膀,看到小路突然结束了。在这条路的尽头令马轻微的沮丧。这不过是一块浅浅的凹陷,或多或少是圆形的,标志着道路的尽头。它甚至没有比路径本身大得多。它勉强...

是小马的大小;暮光意识到。

“这是我睡觉的地方。”露娜说。

她从背上提起暮光,并把她放在自己身后的小路上。

“当我选择这个地方时,我不知道我是否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是否知道自己在哪里——如果这个名字对我而言有任何意义的话,但这就是我这样做的地方。我屈服的地方。我睡觉的地方。我每天晚上都回到这里。”

露娜向前走去,适应凹陷,缩成一个球,闭上眼睛。它的形状和大小正适合她。

当然是,暮光批评自己。它是由她多次造访所形成的,每天晚上她入睡时,一点一点形成的。

她看着露娜躺在那儿片刻。

“露娜...”

露娜睁开眼睛。

“就...就给我一点时间。请。”

露娜交替着欣赏和憎恶月亮熟悉的感觉。当她躺在这里时,寒冷的土壤窃取了她的温暖。粗糙的表面刮伤了她的皮肤和毛发。

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如此被诅咒的诱惑,很容易在这里迷失自己,回到定义她几个世纪的惯例。

但是她不能。

她答应了。

露娜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摆脱了依附在她身上的灰尘,转过身面对暮光担心的表情。

“你有了它。我月亮两小块的游览。让我们在返回之前离开宁静海。”

露娜醒来后,暮光无言地跟着,试图处理她所看到的一切。

她们回到公共休息室后,露娜才再次讲话。

一旦降落,暮光摆脱了屏障移除后的感觉。当然,它不是限制性的,但确实赋予了重量感,感觉重量就在那儿,从而限制了她。

“暮光,”露娜对她说,“已经晚了,我确定你很累。在你出发前往小马镇之前,早上我会来看你。”

暮光面对月亮的母马,她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露娜,我知道我不理解你的经历,但是...”

情绪使暮光嗓子里的话哽咽。她为释放它们而战。

“我知道再次看到这些事一定很受伤。我要说的是,谢谢你给我看。”

“暮光,你曾经谈到友谊。你现在已经看到我最糟糕的处境。你已经看过梦魇,看过我暴躁的脾气,看过我的月亮及其所包含的疯狂。尽管你目睹了这一切,你是否仍将寻求与我的友谊?”

暮光以甜美、诚实、天真的表情看着她,甚至没有犹豫。

“当然!”她对露娜微笑。“我当然是你的朋友。”

露娜走上前来,将暮光拉入怀抱。

“那么我就是汝的,暮光闪闪。在汝真正地厌倦我之前,我是汝的朋友。”

“那永远不会发生,露娜。”暮光在露娜释放她时发誓。

“没有小马应该使用永远这个词。” 露娜警告说,“无论如何,我感谢汝。现在,汝该上床睡觉。早上见。”

露娜看着暮光的离开,感觉比以前轻松多了。这给她带来了一个问题。她晚上做些什么?她可以回到自己的高地,但是自从她返回以来,她第一次没了欲望。技术上讲,她应该保持警惕地守卫小马国,并主持法庭。事实是,小马国几乎不需要守卫,而且也没有小马真正严肃地出现在她的法庭,这两种选择都令马生厌。

露娜决定做她一千多年来未曾做过的事。

——恶作剧。

露娜的第一站,她决定,应该是厨房。她们早餐吃的白色和黄色的雏菊很美味,但缺少某些东西。活力。是时候改变这一点了。

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在与谁打交道了。

露娜笑了。那是一种不熟悉的感觉,那种欢乐、狂躁的微笑,但感觉很好。哦。哦,是的。感觉很好。

 


 

“打扰一下。”露娜突然从吊灯上倒挂下来,说。

哇啊啊啊啊啊啊——!!!”仆马尖叫。

“除了我的卧室,”露娜冷淡地继续说,“你认为宫殿中最恐怖的地方是什么?”

“公-公-公主?”仆马结结巴巴。

“宫殿中最恐怖的地方,包括宫殿广场。”

“呃...厨房很吓马,”她不确定地说道。“厨师长可真的-”

“不,不。那根本行不通。你不能在一间繁忙的厨房中度过一个好的,闹鬼的时光。还有什么?”

“宫-宫殿洗衣房?那通常很热,总是很潮湿,而且...”

“哦,是的。” 露娜翻了个白眼,轻轻地在吊灯上摇摆。“闹鬼的洗衣房。宫殿的所有其他地方都会嫉妒。想想,母马!这里一定有合适的地方。废弃已久的塔?会低语的深牢?一口井,一些轻蔑的母马掉入其中淹死了?任何地方?”

“好-好吧...在宫殿公墓的深处的一座陵墓。”她说。

“嗯。陵墓是吗?”露娜沉思,让吊灯继续像钟摆一样摆动。

“露-露娜公主?有什么事吗?”

如果血不是不停地流到露娜的头上,她可能会对她的下一步行动有更好的考虑。再说一次,考虑到她的狂躁情绪,她可能不会。

“公主?公主?!?很快,小马国将不知道我是公主...而是露娜 !!!!

她伸直了身子,把前蹄举过头顶,仿佛在奔向天空。不幸的是,在她倒立的姿势下,它们实际上在她的头下。

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她的后蹄现在失去了前蹄的支撑,失去了在吊灯上的一切连接,露娜毫不客气地掉在了头上。

“哦。”她喃喃自语。

“公-公主?”

“我很好!”她向她保证。“很抱歉扣留了你。我现在得走了。有事情要做,你懂的。”

女仆仓促地鞠了一躬,尽可能快又不十分明显地跑开了。

露娜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片刻,感到寒冷的空虚开始削弱她狂躁的能量。

她摇了摇头,试图阻止威胁到她的阴霾。她没有时间,不是今天。

今天她有事要做。

 




早上,一个疲倦不堪但又温和开朗的露娜在她们仪式的阳台上等着塞拉斯蒂娅。

“早上好,露娜。”塞拉斯蒂娅对妹妹微笑。

“早上好,塞拉斯蒂娅。” 露娜回答。

在移到阳台她平常的位置上前,塞拉斯蒂娅嗅了嗅空气,只有早晨的轻香。

“今天早上有...什么不同吗?”她问。

露娜努力保持镇定。

“汝是什么意思,姐姐?”

“我不知道。似乎有些东西...不对劲。”

露娜的内心诅咒。她本该指望塞拉斯蒂娅能够感知到某些东西,但这种幻觉是如此完美,如此微妙。

“没有什么不对的,姐姐。在我月亮的照耀下,没有什么能逃脱我。”

塞拉斯蒂娅对此表示怀疑,但点了点头。她找到自己的位置,为她们的仪式做好准备。

露娜悄悄地叹了口气。太阳的光芒即将摧毁她精心设置的幻觉。如果塞拉斯蒂娅早一点儿取消它,她的计划根本就行不通。

布下幻觉是最困难的部分。直到最后一块长满苔藓的岩石,都是宫殿最完美的复制品。这在两个方面都很难。第一蹄,范围。她从上到下覆盖了整个宫殿的东翼。第二蹄,细节。在宫殿顶部复制图层时,她可以看到一整个宫殿,这很绝对有帮助,但是即使是最轻微细节的遗漏也可能是灾难性的。

不,没什么会简单地破坏她的工作。

此外,窍门不是幻觉,而是如何将其撤消。

露娜收集她的魔力,就像塞拉斯蒂娅此时一样。月亮沉入地平线。随着太阳的临近,地平线被照亮了。

缓慢地,太阳冲破了地平线,第一缕晨光照亮了天空。

最终,阳光射向城堡的顶部,随着太阳的升起而向下移动。

在太阳侵袭的地方,幻觉结束了,但是,就像所有事物一样,魔法是个过程。

幻觉并没有仅仅结束。它溶解了。当光线沿着城堡向下照射时,就像是外层物质在一条腾腾的彩虹中从上到下溶解了一样,将真正的城堡牢牢地固定住。

效果是完美的。

一会儿,整个城堡被彩虹色的漩涡所淹没,漩涡渐渐消失在虚空之中。

仪式结束了,小马姐妹们转身面对对方。

露娜为塞拉斯蒂娅的反应做好了准备。

起初,她只是扬起了眉毛。

“那么,”塞拉斯蒂娅开始说。“我看到某只小马很忙。”

反应相当令马沮丧。

“好吧,”露娜开始用她的蹄子刮石头地板,“我-”

在塞拉斯蒂娅抓住她,用前蹄和翅膀将她包裹在怀抱中之前,她走到了尽头。

“哦,露娜。那真漂亮!”

露娜感到她的脸发烫。

“那是微不足道的幻觉。没什么更多的了。”

“不,露娜。那太好了,”塞拉斯蒂娅向她保证。“小马将谈论那几个月!”

露娜咯咯笑。这是一种陌生的经历,但并非完全不愉快。

“最好是。那应该给我足够的时间思考下一个把戏。”

塞拉斯蒂娅亲切地抚摸着她。

“我们去吃饭吧。”

塞拉斯蒂娅释放了她,然后她们去了饭厅。她们走着,露娜观察了姐姐从“塞拉斯蒂娅”到“塞拉斯蒂娅公主”的过渡。与往常一样,它逐渐开始。她脸上温暖的笑容变成一种愉悦,尽管冷漠的表情。她眼中闪烁的幽默渐渐消失,直到露娜确信她是唯一能察觉到的马。她的蹄步僵硬地变成正规的散步。

这是露娜有时羡慕的把戏,它能够如此轻松地隐藏你的真实思想和情感。政治上无血腥的战争几乎乞求着这样做。露娜本马从未掌握过它。她太直接了,太容易激怒了,太情绪了,太露娜了。

嗯,今天她将看到自己的公众面孔真正有多安全。

当露娜和塞拉斯蒂娅进入餐厅时,餐厅中似乎存在某种分歧。宫廷厨师和管家心急地窃窃私语,用蹄和头做着激烈的蹄势。

露娜压抑了微笑。当她看到暮光坐在桌旁时,微笑变得自由了。

这将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早上好,暮光。”露娜打招呼。“我相信汝休息得好吗?”

露娜忽略了塞拉斯蒂娅扬起的眉毛。

“是的,谢谢你,露娜。”暮光回答。

“露娜公主。”塞拉斯蒂娅从露娜身后打断。

露娜皱眉。

“露娜。”她对暮光强调。

露娜-”

露娜猛地举起翅膀,挡住了塞拉斯蒂娅对她们谈话的进一步看法。

“暮光闪闪,我在我最糟糕的事情上信任汝。我们现在让要头衔在我们之间拉开鸿沟吗?如果我是汝的朋友,请叫我露娜,让我解决我的姐姐。”

暮光的眼睛看上去很困扰。它们在露娜身上寻找某些东西。

暮光微笑。那是一个不确定的微笑,但仍然是一个微笑。

“当然,露娜。”

感到满意,露娜收回了翅膀,和姐姐一起坐在头桌旁等待早餐。

当她将自己安置在塞拉斯蒂娅旁边时,她抓住了那略微皱起的眉头。

“我们稍后会讨论,私下。”塞拉斯蒂娅警告说。

“详细地。”露娜反驳道。

厨师和管家之间的争论似乎已经结束,即使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管家已经赶到了餐桌上。

“陛-陛下,”他开始说,“看来,今天早-早餐有-有很多混-混乱。”

“混乱?” 塞拉斯蒂娅戴着弯曲的眉毛问。“今天早上我们不吃雏菊吗?”

“雏菊。是的,”管家拧着蹄子说。“我们将吃雏菊,但不知何故...不知何故它们已经被-被-被-被-被...。不-不知何故,它们已经被-被-被-被-被...。它们已经被烤-烤成蛋-蛋糕了。”

“蛋糕,”塞拉斯蒂娅说,她的脸失去了所有的表情。“我们早餐将吃蛋糕。”

“是的,陛下。”

塞拉斯蒂娅露出真实的,坦诚的微笑。

“很好,善良的先生。请继续。”

露娜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保持亲切而​​愉快,就像塞拉斯蒂娅经常的那样,尽管她确信自己没有欺骗任何马。塞拉斯蒂娅逗乐地瞥了她一眼,这只是证实了这一点。

不过,她们早餐吃蛋糕。那一定是值得的,不是吗?

 


 

暮光有一个奇怪的早晨。说实话,这是从她昨晚访问露娜的月亮开始的。暮光凝视着那片荒原,持续了一千年的从疯狂到绝望的可怕堕落,暮光意识到露娜身上蔓延了多深的痛楚。她意识到自己的净化,元素蹄里的救赎仅仅只是康复过程的开始。

她还意识到,露娜与她分享这些东西要花多少。她是多么信任暮光才表明这一点。暮光无法想像她为得到这种信任所做的一切,但她发誓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值得这种信任。

这导致了今天早上。这绝对是奇怪的早晨。

首先,宫殿周围传来激动的耳语。黎明时分,显然发生了一些奇怪的魔法表演,使少数几个晨马高兴不已。暮光很伤心错过了它。她唯一能得到的就是对彩虹漩涡的模糊描述。

然后是露娜。

塞拉斯蒂娅公主一向对每只马很冷淡,包括暮光。在所有的指导和讨论中,她从不放松警惕。暮光总是将其归结于她是公主,因此需要与她的臣民分离。当她第二次见到露娜时,她认为自己的假设得到了证实。露娜更加冷淡。她遥远、冷漠、静止、不屈、漠不关心。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当露娜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很温暖。尽管她古怪的言谈,但她还是以朋友的身份讲话。她甚至在昨晚拥抱了她,不是公开的‘拥抱但不太亲近’拥抱,而是真实、亲密的个马拥抱。

今天早上,她还反驳了她姐姐。在公众场合,在允许暮光简单地称她为“露娜”时。

暮光不知道该怎么想。

她的一部分想知道她是否应该对与塞拉斯蒂娅公主的关系有更多期望。她是她的向导。她的老师。她认为,她的朋友。她说话时为什么不那么温暖?

她的一部分想知道她是否真的想要那个。一岁的马驹以绝对的信任和无条件的爱看着他们的父母。她们的父母不是小马,而是无所不能、无懈可击且毫无疑问值得信赖的保护者。直到他们长大后,他们才知道他们的父母像其他所有马一样都是容易犯错的小马。

塞拉斯蒂娅公主以仁慈的善行统治了小马国。暮光是否想打破对她可以保护他们免受任何伤害的信任,以使她们之间可以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这是一个难题。

现在他们正吃着蛋糕早餐。

她曾期望白色和黄色雏菊的简单混合,也许还有一些甜面包,就像暮光能够记得的那样,它一直是塞拉斯蒂娅公主的惯例。

当蛋糕被端出来的时,暮光的眼睁大了。他们是高大,多层的壮观。

至于雏菊...

雏菊无处不在。他们被夹在两层之间。他们被镶在装饰表面的糖霜之间。花瓣被折叠到面糊之中。但是,它们不是通常的白色和黄色。他们是蓝色、紫色和红色的有趣混合。

它愉快。

它奢侈。

它美味。

暮光凝视着她的空盘子,抑制了舔干净面包屑和糖霜的冲动,她看见公主那儿匍匐的管家。

暮光听不清随后安静的谈话,但她不能不注意塞拉斯蒂娅公主扬起的眉毛,对露娜的可疑眼神,以及露娜保持一张空白脸的无力企图。

“很好。让我们来看看这场骚动,”塞莱斯蒂亚公主最后说。“露娜,你来吗?”

“汝继续。我要吃完蛋糕才见汝。”

塞拉斯蒂娅公主凝视着露娜,只是等待。露娜在凝视下畏缩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

一言不发,塞拉斯蒂娅公主转身跟着管家走出大厅。

暮光和露娜的目光相遇。露娜的眼睛向塞拉斯蒂娅公主轻弹。然后又做了一次。第三次,暮光得到了信息。

“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塞拉斯蒂娅公主。”她从座位上跳下来,轻轻地说。

塞拉斯蒂娅公主微笑着地点了点头。

暮光很快意识到她不知道自己要进入什么。群马跑到暮光从未用过的门前。大门向宫殿的广场敞开,在那里管家将她们交给了场地管理员。管理员带着她们经过花园,穿过铁门。

大门令马印象深刻。黑色的熟铁有三马高,聚集成一个尖顶拱门。其顶部的让位于由锤子和模具精心塑造的叶和花。大门设在厚重的石墙上。尽管苔藓和腐烂的砂浆在某些地方破坏了堆砌的石墙,但很明显,这堵墙维护得很好。斑点被砂浆重新覆盖,干净的白色取缔了肮脏的灰色,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都被进行了明显的修复。

他们进入围墙里时,暮光变得僵硬。起初她没有想到,但是现在很明显了。户外有什么需要围墙的区域?那里可能有什么?私马花园?不,不是在宫殿的广场上。这只可能是一件事。

一块墓地。

暮光感到寒意笼罩着她的皮肤。她知道这很愚蠢,但它还是在那。

暮光跟随管理员和塞拉斯蒂娅公主深入墓地。明亮、新鲜、干净的墓碑为更老,被天气磨损的墓碑让路。再往后看,枝叶变得更加猖狂,墓碑上的名字模糊不清。过度生长的树木遮挡了阳光,使光线变暗。

暮光瑟瑟发抖,加快了步伐,不想被甩在后面,她需要靠近公主。她的眼睛来回飞舞,警惕任何可能将他们挡在路上的东西。在中心城。在宫殿的广场。

暮光摇了摇头,觉得很马驹。

她是如此忙于自责,以至于她迅速停下蹄步以免撞到塞拉斯蒂娅公主的臀部。

怯懦地,她凝视着公主四围,想看看是什么使他们停了下来。

在他们之前是一些长期被遗忘的贵族家庭的陵墓。陵墓本身令马印象深刻,但这不值得一游。不,使他们跋涉的原因高高在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幽灵哭喊。

那真是个鬼。

它穿着白色的衣服,在织物上切有眼孔;它拿着一条链子,一边呻吟一边嘎嘎作响。

这是暮光见过的最荒谬的事。

“天哪。”塞拉斯蒂娅公主喃喃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幽灵哭喊,把链子弄得嘎嘎作响。

“真的,露娜,”塞拉斯蒂娅公主对那个形象说。“我实际上有点失望。宫殿很可爱。蛋糕即好吃又柔软,但这个?从那里下来。”

暮光看着幽灵。既然公主提到了它,它的大小就相当于露娜,声音也可能是露娜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鬼呼喊。

“真的,露娜,现在你只是让自己难堪,”塞拉斯蒂娅公主说。“脱下床单然后从那里下来。”

“姐姐?”露娜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塞拉斯蒂娅公主猛然转身。

“露娜?那谁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鬼说。

“你喜欢她吗?我雇了她给公墓添些色彩。”露娜告诉他们。

“雇了谁?”暮光问。“镇上的某马吗?”

“哦,不,”露娜保证。“她是个鬼。”

“但-但-但是...但是...”暮光结结巴巴。

“我写了一份合同什么的,”露娜对他们说,悬浮着卷轴。“每六个月一张新的白色床单和一米长的新链子,而且她可以品尝所有的灵魂。”

“露娜,你也和我一样知道幽灵不会—”塞拉斯蒂娅公主开始。

“嘘——!”露娜发出嘶嘶声,走向前,突然用蹄子打蹄势。“她还不知道。不然你怎么觉得我雇佣她这么便宜?”

塞拉斯蒂娅公主震惊地凝视着露娜。暮光在两者之间来回张望。露娜坐在那里,天真地对自己感到满意。塞拉斯蒂娅公主的左眼开始抽搐。

暮光可以感觉到一些房子。不管它是什么,当它将崩溃得很明显。

紧张加剧了。

然后塞拉斯蒂娅公主开始轻笑。

笑声增加了。然后又增长了一些。最终,这是一个大笑。塞拉斯蒂娅公主的眼睛开始流泪,当她笑得全身发抖时,她弓下了腰。

暮光看着,不确定该怎么做。她回头看着幽灵。她荒谬地披着白床单。一个真正的鬼?在白色的床单下,拿着一米长的链子?她在合同里谈的是什么?

暮光觉得荒谬威胁着要打碎她的大脑。就像她变成萍琪时,出现在萍琪派周围时一样糟糕。

暮光摇了摇头,感到笑声接踵而至。

露娜微笑着向她姐姐走去。

“你喜欢她吗?”

塞莱斯蒂亚公主喘不过气来,无法说话,只是笑声中不断地点头。

“你...你还有更多惊喜吗?”公主在笑声着开始逐渐减少时问道。

“不是今天,姐姐。在城堡上的幻觉需要时间,合同谈判也需要时间。”

露娜的招供看起来像要将塞拉斯蒂娅公主再次送往边缘,但不知怎的,她以某种方式设法统治了自己的欢乐。

“我相信我们应该离开,”露娜说。“如果我们拖延太长时间,暮光很可能会错过她的火车。”

塞拉斯蒂娅公主点点头,揉着眼泪,微微喘气。她瞥了一眼陵墓顶上的白色身影,她设法把蹄塞到嘴里,只是又让一声鼻息逃脱。她快速转身走下小路,不顾一切地在她和幽灵之间留出空隙,在输了比赛之前再次试着沉静下来。

马群回到宫殿。一进门,露娜就转向暮光和塞莱斯蒂亚公主。

“我睡迟了。暮光,我会再见到汝的。”

“露娜。”塞拉斯蒂娅公主在露娜转身时喊道。

“姐姐,”暮光听到露娜小声说,“汝一直在忽略汝的门徒。请珍惜剩下的时间。”

塞拉斯蒂娅公主皱了皱眉,但点了点头。

“嗯,暮光,”塞拉斯蒂娅公主说,“为什么我不送你上火车呢?”

是的,暮光想,这绝对是一个奇怪的早晨。好的,她决定。非常好,但是很奇怪。


译者笔记:

(以下摘自F站)

最后,在第四章,露娜称暮光为“朋友”。

故事结束了,对吧?

 

当然。

 

让游戏开始吧。

thumb_up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