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rclightreflex
  独角兽

Ponies are awesome

辐射小马国:追随者

第一章-十马塔下的阴影(1)

本作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一章 十马塔下的阴影

   “告诉我,你相信这世上存在因果报应吗?”

  

  

  黑暗。

  

  无尽的黑暗。

  

  密不透风的窒息感朝我奔涌肆虐而来,狞笑着想要掐断我的最后一丝气息,把我彻底埋葬在当中(或许我已经不再需要喘气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也无法挣脱,只觉得周围一切都轻飘飘的,就像是浸在冰冷的海水里,越沉越深。

  

  都结束了吗?

  

  我想到了我那勤勤恳恳为英克雷奉献了一生的父母,如果他们知道我就这么死了,会不会悲痛欲绝,就此失去生活下去的动力?这还不是最糟的,万一英克雷的忠诚审查部认为我是一个黛西派或者地表同情者,会不会牵连到我的家人与朋友?

  

  会不会有小马会替我收尸?我可不想死后尸体还落到那些食马的掠夺者疯子那里,运气好的话,也许那些认识我的小马会给我办一个体面的葬礼?

  

  只是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嗯?”

  

  就在各种无益的思考宛如交错盘杂的藤蔓把我死死缠住的时候,黑暗中忽然涌现了一道刺眼的光芒,像是救星一样把我从深渊里捞了出来。

  

  “雪绒?”我愣了一下,“果然咱们还是在这里团聚了啊....你说你要是当时没遇上我,现在或许还能继续享受你的美好马生。”

  

  雪绒的影像没有回答我,只是一直微笑着,仿佛在说:我不怪你。

  

  我伸出前蹄,想要触碰她的脸颊。但是她的影像却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化为了虚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陌生的独角兽雌驹,深蓝色鬃毛,灰色体色。

  

  “诶,帮蹄,你敢相信吗,这家伙刚刚流着口水摸了我的脸。”那只灰色独角兽嬉笑着,朝旁边的谁说道。

  

  “草,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说你对雄驹不感兴趣。”

  

  “谁告诉你我对雄驹不感兴趣了?”她略带不满地嘟了嘟嘴,“小皮这样的我能接受,帅一点的雄驹我也通吃。”

  

  地表污浊的空气倒灌进我的鼻孔,我猛吸一口气,刚才还压抑在喉头的窒息感顷刻间消失不见了。

  

  真是讽刺,我本以为自己会这么一死了之,但似乎两位女神对我的命运另有安排。

  

  雪绒,等着我,过一阵我就去找你。

  

  ......

  

  "....我看他没什么大碍,"灰色独角兽好像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我得为下一次播音准备些素材了,介意待会让我问问他事情的经过吗?"

  

  "可以,但别太久。"旁边那只叫帮蹄的小马扶了扶他鼻梁上的眼镜。"我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患上什么能家族遗传的'被爆头综合症'。"

  

  "哈,被爆头综合症。"

  

  "没骗你。而且我打赌这家伙肯定是练过的,"帮蹄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将前蹄抵到一侧脑门上,"我来教你,如果你每天临睡前坚持用子弹射自己脑袋,你的脑壳就会越来越坚硬。"

  

  "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你要是想试试,最开始可以先用.22lr之类的小口径子弹。一个月之后再换用.357英寸马格南。就这样慢慢增大剂量。坚持几年以后你的脑袋就能硬接135mm脱壳穿甲弹了。"

  

  "露娜在上你个疯子,哈哈哈",灰色独角兽笑的前仰后合,差点没从转椅上摔下来,"你这种庸医是怎么弄到行医执照的?"

  

  "谁说我有行医执照。"帮蹄甩甩嘴,"就算有,我也早都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这么说十马塔卫队没把你抓走真是个奇迹。这里就连幼驹都知道无照行医是重罪。"

  

  "他们敢?我们家族的历史可是比十马塔本身都要悠久,连暮光协会都要让我们三分!"说后半句的时候他刻意压低了语调,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些音量过大了。

  

  "这是...哪儿?"我能听见他们说话,却集中不了注意力去思考,感觉就像是脑袋里蒙了一层薄纱一样。

  

  "糟糕,咱们把他吵醒了。"

  

  "唉,好吧。我来处理。"灰色独角兽不情愿地叹了口气,起身朝我走来。

  

  "希望我们没有吵到你休息。"她把一只前蹄搭在床边,"我是敬心,这里是我的录播室。"

  

  敬心?我好像听别的小马提过这个名字。我知道十马塔有一位身份成谜的电台小马叫DJ PON3,我有时也会听听她的频道了解实事。她经常会发表一些评价性言论,可以说大部分都很在理,但唯独偏偏对英克雷的观点很差。而敬心,据说就是DJ PON3的头号助理。平时DJ PON3从不暴露在公众面前,都是由这个敬心来负责和听众互动。

  

  我稍微环视了一下周围,这里似乎是个被改造成卧室的隔间。好吧,我得说,这房间的主人(马)肯定不是个有条理的小马。光是地板上就堆满了各种不穿的衣物,随意翻开的杂志和缠成一团的电缆,家具也是歪歪扭扭地随便摆在几个角落。

  

  墙壁上印着的几个大字吸引了我的目光:M.A.S紧急广播室。

  

  话说回来,我是怎么到这里的?往好的方面想,既然是面前的是敬心,就说明我应该没有落在红眼手(蹄)里。我可听说过那群奴贩是怎么对待俘虏的。

  

  "哇哦,你还不能起来。"看到我想起身,帮蹄一把拦住了我,"虽然我对我的针线活很有自信,可惜现在脑子不太灵光,还得再检查一遍以防落下什么东西。你可不想起来以后发现脑袋里面还有根缝合针吧。"

  

  "不要再吓他了,帮蹄。"敬心在旁边咳嗽了几下。

  

  "谢谢你们医好了我,"我揉了揉眼睛,尽可能摆出一副和善可亲的笑容,"还有其他和我一起的小马吗?"

  

  "很遗憾,"帮蹄说,"就剩你一个。不是谁都能脑袋上被开个洞还像你一样活蹦乱跳的。"

  

  我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

  

  这些小马全部因我而死。包括雪绒在内。该死,如果我不能找到凶手将其绳之以法,那我肯定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来杯水?"

  

  "好的,多谢。"我从敬心那里用念力接过杯子,小抿了一口。

  

  "你知道的,这年头天马可不多见。"帮蹄在我床边找了个空位坐下,"除了前几天那个叫灾厄的家伙来过以外。我认识的几个黛西派胡子都花白了,难得见到你这样的小伙子从云层下来。"

  

  灾厄......那个臭名昭著的叛徒。他什么时候也来十马塔了?

  

  "我想你误会了。"我不安地盯着面前的陆马,"我...其实不是黛西派。"

  

  "什么?那你还能是个英克雷不成?"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见鬼,我别是救了个英克雷特务头子。"

  

  "我不这么认为,"敬心及时帮我圆了场,"英克雷特务头子可不会在地表的诊所当志愿者。"

  

  "哦,也对。"帮蹄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别在意,我就是开玩笑说着玩的。"

  

  我朝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放在心上。不过,如果他们真的不喜欢英克雷,那我以后还是少提这茬为妙。

  

  "不瞒你说,你之前工作过的那个诊所其实最早是我的学生开的。"他说,"大概三个月前,他在路上被放了冷枪,还有其他四个无辜小马遭了殃,可能是目击到了什么以后就被杀人(马)灭口了。"

  

  "这可不像掠夺者的行事作风。"敬心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后来我们想去调查证据的时候,发现你和另外一个小马接管了他的诊所。"帮蹄挠了挠头,"没有恶意,但我和敬心当初还怀疑过你们有作案嫌疑来着。"

  

  "和我在一起的那只淡蓝色小马叫雪绒,"想到她,我的耳朵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她没能撑过去。"

  

  "我能理解你失去好友的心情。"敬心给了我一个同情的眼神,"当初我还没搬到十马塔的时候,也有个很要好的朋友陪我一起游历废土,谁都没想到我们最后会栽在屠笑草上。我侥幸捡了条命,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屠笑草?"我承认我从来没在天马的词汇表里听过这种东西。"那是什么?"

  

  "一种生长在无尽之森的可怕植物,会把你之前无意间提过的东西转换成恶毒的玩笑来杀死你。"敬心在一旁耐心地解释道,"要我说,这玩意比红眼还要危险的多。"

  

  "那是当然,"帮蹄说,"红眼杀了你的朋友,至少你还能找他去报仇。如果屠笑草害死了你的朋友,你就只能自认倒霉找个墙角哭了。"

  

  "回到刚才的话题上,"敬心一甩鬃毛到脑后,"其实,我隐约觉得这两次针对诊所的袭击肯定存在什么联系,可是目前一点头绪都没有。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只知道袭击者是十马塔医院派来的。"我有些失落地说道,"他们是红眼的手下。"

  

  "等等,你说什么?十马塔医院?!"帮蹄被我的话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好吧好吧,看来咱的重磅新闻有着落了。"敬心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等我马上找支笔记录一下。"

  

  ......

  

  "为您播报真相,无论多么残酷。欢迎收听DJ PON3的新闻时间。"

  

  "接下来,想必你们有些小马已经知道了,自从去年以来,十马塔外部的小型诊所一个接着一个遭到有组织的袭击。而且作案凶手的手段可谓残忍,几乎每次都不留下任何目击者。就在昨天,一个侥幸逃脱的小马告诉了我们一个可怕的真相,这一切袭击的源头,竟然来自十马塔医院某些居心不良的畜生!我不知道你们这群混蛋是怎么和红眼扯上关系的,但请记住,十马塔的律法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下面,是大家都爱的音乐时间。时光流逝,你们还是否记得当初自己为之坚守的本心?如果你已经淡忘了,没关系。现在,就让这位甜贝儿的后代,来自二号避难厩的美妙嗓音替你唤醒吧。"

  

  "The longer I'd stall,停得越久,

  

  The further I'd crawl,爬得越远,

  

  The further I'd crawl,爬得越远,

  

  The harder I'd fall,摔得越重,

  

  I was crawlin' into the fire,我陷入了熊熊烈火中。"

  

  ......

  

  "老天啊,所以....敬心就是DJ PON3,"看着敬心在播音室正眉飞色舞地朗读文稿,我顿时惊讶到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错,"帮蹄拿打火机点了支烟抽,然后对我说道,"现在你也有义务为她保守秘密了。"

  

  "有多少小马知道这个秘密?"我深吸了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据我了解,不到二十个。"他说,"你很幸运,小伙子。别辜负她的信任。"

  

  播音大概是结束了,我看着敬心满头大汗地从播音室晃晃悠悠走出来,然后一下瘫倒在了转椅上。

  

  "别见怪,"帮蹄在一旁解释道,"维持变声魔法是一种很消耗体力的法术,不是一般独角兽都能坚持下来的。"

  

  说着,他打开了面前桌子上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一支特制的长管——形状就像一个倒置过来的蒸馏瓶,又从中抽出一根长长的医用橡胶管。

  

  "你在做什么?"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在给她灌输魔力,"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麻利地把管子的一端接在仪器上,然后将另一端套在敬心的角上,"这家伙,每次播音都会把自己弄的魔力衰竭,久而久之就落下了病患。"

  

  看着面前这位年轻的播音小马,我不由从心底升出一股敬意。也许这就是她名字的由来吧:她总能靠散发出的人(马)格魅力得到小马们的尊敬。

  

  “不用管我们。你要是感觉好点了,就出去走走。这对加快愈合有好处。”帮蹄想了想,又接着补充了一句,“但我希望你不要脑子一热就去找那群家伙复仇去了。要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1
回复 第一章-十马塔下的阴影(1)

了解一下十馬塔的設定,整體上節奏平常不疾不徐畫面有到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