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Arclightreflex
ArclightreflexLv.2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辐射小马国:追随者

第一章-十马塔下的阴影(1)

chrome_reader_mode 6,058 event 2019 年 11 月 27 日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77 forum 1

    第一章-十马塔下的阴影

  “告诉我,你相信这世上存在因果报应吗?”

 

  黑暗。

  无尽的黑暗。

  密不透风的窒息感朝我奔涌肆虐而来,狞笑着想要掐断我的最后一丝气息,把我彻底埋葬在当中(或许我已经不再需要喘气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也无法挣脱,只觉得周围一切都轻飘飘的,就像是浸在冰冷的海水里,越沉越深。

  都结束了吗?

  我想到了我那勤勤恳恳为英克雷奉献了一生的父母,如果他们知道我就这么死了,会不会悲痛欲绝,就此失去生活下去的动力?这还不是最糟的,万一英克雷的忠诚审查部认为我是一个黛西派或者地表同情者,会不会牵连到我的家人与朋友?

  会不会有小马会替我收尸?我可不想死后尸体还落到那些食马的掠夺者疯子那里,运气好的话,也许那些认识我的小马会给我办一个体面的葬礼?

  只是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嗯?”

  就在各种无益的思考宛如交错盘杂的藤蔓把我死死缠住的时候,黑暗中忽然涌现了一道刺眼的光芒,像是救星一样把我从深渊里捞了出来。

  “雪绒?”我愣了一下,“果然咱们还是在这里团聚了啊....你说你要是当时没遇上我,现在或许还能继续享受你的美好马生。”

  雪绒的影像没有回答我,只是一直微笑着,仿佛在说:我不怪你。

  我伸出前蹄,想要触碰她的脸颊。但是她的影像却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化为了虚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陌生的独角兽雌驹,深蓝色鬃毛,灰色体色。

  “诶,帮蹄,你敢相信吗,这家伙刚刚流着口水摸了我的脸。”那只灰色独角兽嬉笑着,朝旁边的谁说道。

  “草,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说你对雄驹不感兴趣。”

  “谁告诉你我对雄驹不感兴趣了?”她略带不满地嘟了嘟嘴,“小皮这样的我能接受,帅一点的雄驹我也通吃。”

  地表污浊的空气倒灌进我的鼻孔,我猛吸一口气,刚才还压抑在喉头的窒息感顷刻间消失不见了。

  真是讽刺,我本以为自己会这么一死了之,但似乎两位女神对我的命运另有安排。

  雪绒,等着我,过一阵我就去找你。

  ......

  "....我看他没什么大碍,"灰色独角兽好像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我得为下一次播音准备些素材了,介意待会让我问问他事情的经过吗?"

  "可以,但别太久。"旁边那只叫帮蹄的小马扶了扶他鼻梁上的眼镜。"我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患上什么能家族遗传的'被爆头综合症'。"

  "哈,被爆头综合症。"

  "没骗你。而且我打赌这家伙肯定是练过的,"帮蹄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将前蹄抵到一侧脑门上,"我来教你,如果你每天临睡前坚持用子弹射自己脑袋,你的脑壳就会越来越坚硬。"

  "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你要是想试试,最开始可以先用.22lr之类的小口径子弹。一个月之后再换用.357英寸马格南。就这样慢慢增大剂量。坚持几年以后你的脑袋就能硬接135mm脱壳穿甲弹了。"

  "露娜在上你个疯子,哈哈哈",灰色独角兽笑的前仰后合,差点没从转椅上摔下来,"你这种庸医是怎么弄到行医执照的?"

  "谁说我有行医执照。"帮蹄甩甩嘴,"就算有,我也早都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这么说十马塔卫队没把你抓走真是个奇迹。这里就连幼驹都知道无照行医是重罪。"

  "他们敢?我们家族的历史可是比十马塔本身都要悠久,连暮光协会都要让我们三分!"说后半句的时候他刻意压低了语调,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些音量过大了。

  "这是...哪儿?"我能听见他们说话,却集中不了注意力去思考,感觉就像是脑袋里蒙了一层薄纱一样。

  "糟糕,咱们把他吵醒了。"

  "唉,好吧。我来处理。"灰色独角兽不情愿地叹了口气,起身朝我走来。

  "希望我们没有吵到你休息。"她把一只前蹄搭在床边,"我是敬心,这里是我的录播室。"

  敬心?我好像听别的小马提过这个名字。我知道十马塔有一位身份成谜的电台小马叫DJPON3,我有时也会听听她的频道了解实事。她经常会发表一些评价性言论,可以说大部分都很在理,但唯独偏偏对英克雷的观点很差。而敬心,据说就是DJPON3的头号助理。平时DJPON3从不暴露在公众面前,都是由这个敬心来负责和听众互动。

  我稍微环视了一下周围,这里似乎是个被改造成卧室的隔间。好吧,我得说,这房间的主人(马)肯定不是个有条理的小马。光是地板上就堆满了各种不穿的衣物,随意翻开的杂志和缠成一团的电缆,家具也是歪歪扭扭地随便摆在几个角落。

  墙壁上印着的几个大字吸引了我的目光:M.A.S紧急广播室。

  话说回来,我是怎么到这里的?往好的方面想,既然是面前的是敬心,就说明我应该没有落在红眼手(蹄)里。我可听说过那群奴贩是怎么对待俘虏的。

  "哇哦,你还不能起来。"看到我想起身,帮蹄一把拦住了我,"虽然我对我的针线活很有自信,可惜现在脑子不太灵光,还得再检查一遍以防落下什么东西。你可不想起来以后发现脑袋里面还有根缝合针吧。"

  "不要再吓他了,帮蹄。"敬心在旁边咳嗽了几下。

  "谢谢你们医好了我,"我揉了揉眼睛,尽可能摆出一副和善可亲的笑容,"还有其他和我一起的小马吗?"

  "很遗憾,"帮蹄说,"就剩你一个。不是谁都能脑袋上被开个洞还像你一样活蹦乱跳的。"

  我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

  这些小马全部因我而死。包括雪绒在内。该死,如果我不能找到凶手将其绳之以法,那我肯定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来杯水?"

  "好的,多谢。"我从敬心那里用念力接过杯子,小抿了一口。

  "你知道的,这年头天马可不多见。"帮蹄在我床边找了个空位坐下,"除了前几天那个叫灾厄的家伙来过以外。我认识的几个黛西派胡子都花白了,难得见到你这样的小伙子从云层下来。"

  灾厄......那个臭名昭著的叛徒。他什么时候也来十马塔了?

  "我想你误会了。"我不安地盯着面前的陆马,"我...其实不是黛西派。"

  "什么?那你还能是个英克雷不成?"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见鬼,我别是救了个英克雷特务头子。"

  "我不这么认为,"敬心及时帮我圆了场,"英克雷特务头子可不会在地表的诊所当志愿者。"

  "哦,也对。"帮蹄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别在意,我就是开玩笑说着玩的。"

  我朝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放在心上。不过,如果他们真的不喜欢英克雷,那我以后还是少提这茬为妙。

  "不瞒你说,你之前工作过的那个诊所其实最早是我的学生开的。"他说,"大概三个月前,他在路上被放了冷枪,还有其他四个无辜小马遭了殃,可能是目击到了什么以后就被杀人(马)灭口了。"

  "这可不像掠夺者的行事作风。"敬心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后来我们想去调查证据的时候,发现你和另外一个小马接管了他的诊所。"帮蹄挠了挠头,"没有恶意,但我和敬心当初还怀疑过你们有作案嫌疑来着。"

  "和我在一起的那只淡蓝色小马叫雪绒,"想到她,我的耳朵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她没能撑过去。"

  "我能理解你失去好友的心情。"敬心给了我一个同情的眼神,"当初我还没搬到十马塔的时候,也有个很要好的朋友陪我一起游历废土,谁都没想到我们最后会栽在屠笑草上。我侥幸捡了条命,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屠笑草?"我承认我从来没在天马的词汇表里听过这种东西。"那是什么?"

  "一种生长在无尽之森的可怕植物,会把你之前无意间提过的东西转换成恶毒的玩笑来杀死你。"敬心在一旁耐心地解释道,"要我说,这玩意比红眼还要危险的多。"

  "那是当然,"帮蹄说,"红眼杀了你的朋友,至少你还能找他去报仇。如果屠笑草害死了你的朋友,你就只能自认倒霉找个墙角哭了。"

  "回到刚才的话题上,"敬心一甩鬃毛到脑后,"其实,我隐约觉得这两次针对诊所的袭击肯定存在什么联系,可是目前一点头绪都没有。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只知道袭击者是十马塔医院派来的。"我有些失落地说道,"他们是红眼的手下。"

  "等等,你说什么?十马塔医院?!"帮蹄被我的话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好吧好吧,看来咱的重磅新闻有着落了。"敬心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等我马上找支笔记录一下。"

  ......

  "为您播报真相,无论多么残酷。欢迎收听DJPON3的新闻时间。"

  "接下来,想必你们有些小马已经知道了,自从去年以来,十马塔外部的小型诊所一个接着一个遭到有组织的袭击。而且作案凶手的手段可谓残忍,几乎每次都不留下任何目击者。就在昨天,一个侥幸逃脱的小马告诉了我们一个可怕的真相,这一切袭击的源头,竟然来自十马塔医院某些居心不良的畜生!我不知道你们这群混蛋是怎么和红眼扯上关系的,但请记住,十马塔的律法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下面,是大家都爱的音乐时间。时光流逝,你们还是否记得当初自己为之坚守的本心?如果你已经淡忘了,没关系。现在,就让这位甜贝儿的后代,来自二号避难厩的美妙嗓音替你唤醒吧。"

  "ThelongerI'dstall,停得越久,

  ThefurtherI'dcrawl,爬得越远,

  ThefurtherI'dcrawl,爬得越远,

  TheharderI'dfall,摔得越重,

  Iwascrawlin'intothefire,我陷入了熊熊烈火中。"

  ......

  "老天啊,所以....敬心就是DJPON3,"看着敬心在播音室正眉飞色舞地朗读文稿,我顿时惊讶到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错,"帮蹄拿打火机点了支烟抽,然后对我说道,"现在你也有义务为她保守秘密了。"

  "有多少小马知道这个秘密?"我深吸了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据我了解,不到二十个。"他说,"你很幸运,小伙子。别辜负她的信任。"

  播音大概是结束了,我看着敬心满头大汗地从播音室晃晃悠悠走出来,然后一下瘫倒在了转椅上。

  "别见怪,"帮蹄在一旁解释道,"维持变声魔法是一种很消耗体力的法术,不是一般独角兽都能坚持下来的。"

  说着,他打开了面前桌子上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一支特制的长管——形状就像一个倒置过来的蒸馏瓶,又从中抽出一根长长的医用橡胶管。

  "你在做什么?"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在给她灌输魔力,"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麻利地把管子的一端接在仪器上,然后将另一端套在敬心的角上,"这家伙,每次播音都会把自己弄的魔力衰竭,久而久之就落下了病患。"

  看着面前这位年轻的播音小马,我不由从心底升出一股敬意。也许,这就是她名字的由来吧。

  "你要是感觉好点了,就出去走走。这对加快愈合有好处。”帮蹄想了一下,又接着补充了道,“小子,听我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你过一会遍体鳞伤地回来找我,可就要算钱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嘴上应付着,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

  不过,我还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去做。

  临走前,我管帮蹄借了一个宽大的袍子以求盖住身体两侧的翅膀。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敬心的电台已经把存在幸存者的消息散播了出去,真说不好会不会有谁想提着我的脑袋去找红眼领赏。

  此刻正值下午,天空还是像往常一样被厚重的云层遮蔽得严严实实,但远处的一角隐约透出一股浅浅的红印,仿佛是在诱惑地表上的小马去捅破这层展开了两个世纪的帷幕。

  本就狭窄的塔间过道上车来马往,我在马群中左躲右闪才勉强挤出了一条道路。和废土别处不同,十马塔居民的穿着品味仍然追随着时代的潮流,反而显得我这身打扮格格不入。在我穿过马群的时候,其他小马们都纷纷朝我投来怪异的眼光,这让我不由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不久我就到达了我的目的地,那家名为二次冲击的武器店。

  我要找的小马叫蓝瓷,一只蓝白花色的独角兽,他是我在地表上的接头马。据说他之前在云层上待过一段时间,英克雷花了不少钱雇他研发武器科技。

  帮蹄其实猜对了一半。对于英克雷天马来说,下到地表往往就会意味着被打成黛西派。而我不一样,我此行肩负着一项特殊的使命,志愿工作什么的其实都是幌子。但"英克雷特务头子"在我耳朵里真的算不上什么好听的话。

  他的武器店生意冷冷清清,所以在推门进去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我。

  "呦呦呦,这不是冰耀光吗,"他用念力握着一块油布,不紧不慢地擦着桌上的枪,"英克雷在这里可是稀客。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有麻烦了,"我把前蹄搭在他的桌子上,“我需要大号的枪,你还有那种压箱底的存货嘛?”

  "呃,压箱底?"

  "比如,云层上的制式武器。"我说,“能有还没配装的D电容武器就更好了。”

  "我这儿怎么可能有。你也知道我被从云层上赶下来的时候是两蹄空空。而且...."他拖长了声音,"我已经和英克雷撇清关系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哦?"我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诡秘的笑容,"你敢直视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吗?你这没良心的也不想想当初是哪个家伙冒着同谋的危险包庇你,才让你过上现在这好日子。"

  “好吧好吧,你赢了,”他咧了咧嘴角,“我是偷偷留了两支高档货,但都是给我自己以备不需用的。"

  说着,他懒懒散散地从摇椅上缓慢起身,又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这才慢慢从地板里的夹层里用念力搬出一个金属长条枪箱。

  "看那极化水晶晶体管的机匣,太他妈漂亮了。"他的目光有点沉浸在了欣赏当中,半天才回过神来,"AER-27式三眼激光步枪,妥妥的军规级武器,我在里面加了点自己的私货,让它更符合...嗯...独角兽的身体情况,不过其他方面没太大改动。等我给你找个好点的战斗鞍。"

  "你知道的,我刚才只是开玩笑,"说实话我也被吓了一跳,"但你这家伙还真给自己留了一把D电容武器?"

  "两把,"他更正道,"还有一把星流步枪,你回云层以后可别说漏嘴了。"

  "妈的,"我不禁狠狠骂了一句,"现在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们这些待过云层的独角兽都这么富的流油了。我是说,毛孔眼里都能流出金子。"

  "这又不能怪我,"他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至少这回我们扯平了吧?"

  "没有,"我说。

  "唉,好吧,"他叹了一口气,"容我问一句,你是惹上谁了?还需要用这种级别的武器。"

  "我也说不准,"我说,"但我猜是红眼。"

  "草,当真?"他张开了嘴巴,但最后又合上了,"我改变主意了,这枪不能借你。"

  "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

  "那可是红眼啊!就算你带着一整支军队也不一定能和他匹敌,"他说话精神起来,"他的手下比那烦人的辐射蟑螂还多。包括几十打装备精良的狮鹫雇佣兵,还有女神的天角兽加盟。如果他打算让你夜里死,那你肯定活不过三更。"

  "冷静,伙计,"我解释道,"事情不会太棘手。红眼才没时间亲自料理我这种小角色。再说我打枪准头一向很烂。"

  他没有看或者回答我,只是把一只蹄子放在枪的护手上蹭着,似乎是在告别一个即将远行的老朋友。

 

  "她是你的了,"他轻轻把枪推到了我的面前,“别让我后悔我的决定。”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一章-十马塔下的阴影(1)

了解一下十馬塔的設定,整體上節奏平常不疾不徐畫面有到

2019 年 11 月 29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FOEtale

    Ha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