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gel
NigelLv.8
独角兽赞助者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天马无畏与永恒之泉

第十章,风雪交加

chrome_reader_mode 4,134 event 2019 年 11 月 26 日 thumb_up 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9 forum 0

      我向来对自己的方向感格外自信,即使完全迷失方向,也能摸索到自己的目标。可是这次,我已经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飞了一上午,不仅没有找到方向,连一点线索也没有发现。我失望地降落在一团厚重云朵上,让我的翅膀能够休息片刻,同时也能好好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由于担心受到攻击,我一直在树枝间飞行,试图隐藏自己,可是一直也无法获得一个良好的视野。现在,我仔细地观察着下方,希望能发现有用的蛛丝马迹。

      奇怪,奈斯奎说过,现在森林里到处都是幻形灵,可是整整一个上午,我遇到最大的动物就是一只乌鸦,森林里安静极了,只能听到鸟类的鸣叫和轻微的风声,再无其他杂音。据我观察,我现在应该是在最初遭遇幻形灵的空地附近,因为我能看到不远处就是我们第一天晚上休息时待过的小山。接下来,我记得我们向太阳升起的方向走了一段时间,可是奈吉尔非要说他感觉到了什么,于是开始在森林里乱闯。对了,他烧掉过一小片树林,如果能找到那里,说不定就能找到新的线索。我站起来,抖掉沾在身上的水珠。片刻功夫,这朵云已经与附近的云连在了一起,厚重的云团遮蔽了部分阳光,将下方大片的树林笼罩在淡淡的阴影中。看样子就要下雪了,我轻轻踢了踢蹄下的云,希望这不会影响到我的行动。

      由于烧焦的树林目标比较明显,所以我选择在云层上方穿行。 气温越来越低了,冬日的微风渐渐凛冽了起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我很久没有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下飞行了,平静的日子过习惯后,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我调整了一下方向,向不远处森林中的一块阴影飞去。应该就是那里了吧,我现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时我们可是在森林里瞎闯了整整一上午,可是从空中来看,其实我们并没有走太远。

      我不知道我下降的时候有没有被幻形灵或者其他猛兽发现,但我落地之后,周围顿时安静了不少。我竖起耳朵静静地听了片刻,什么可疑的声音都没有,我才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这里并不是奈吉尔烧掉的树林,我失望地发现,这些树木完好无损,只不过比其它的树木颜色要深不少,树皮基本呈黑褐色,远远看去就和被烧焦了一样。可恶,没想到居然找错目标了。我张开翅膀,再次飞到半空中,应该向南边找找,说不定……

      "无……无畏女士?"

      我吃了一惊,立刻扭过头去。不,这不可能是真的!奈吉尔,他缓缓地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友善地微笑着。他的情况糟糕极了,毛皮上沾着很多血迹,黑色的夹克被划破了,鬃毛凌乱不堪,左前蹄似乎也有伤。"无畏女士,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他一瘸一拐地向我靠近,眼睛里充满了我从未见到过的欣慰和快乐。

      "奈吉尔?"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缓缓地落回地面。"奈吉尔,真的是你吗?"

      "当然是我了,无畏女士。"他虚弱地靠在树干上,"我可是在森林里找了你好久啊,你到底去哪了?"

      "我被……"我打住了话头。不对,这不是奈吉尔,真正的奈吉尔不会落得这个境地,而且……他感觉怪怪的。"等等,奈吉尔,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头野兽袭击了我,不过那都不重要。"他向我伸出一只蹄子,"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更可疑了。他明显是想绕开这个话题,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真正的奈吉尔也总是想回避一些问题……"那么,你是怎么从野狼爪下逃脱的?"我假装关切地问道。

      "野狼?"他似乎有点疑惑,"哪里有野狼啊,我明明看得很清楚,那是一只黑豹。它偷袭我,但是我用魔法把它弹开,然后传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就这么简单。不过,我接下来一不小心撞进了幻形灵之中,从那里逃脱真是费了一番功夫。"

      "那么,你一直躲在哪里?"我继续问道,试图从他的话里找到一些漏洞,"你蹄子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你没有用鞍袋里的夹板吗?"

      "你是不是在怀疑我,无畏女士?"奈吉尔皱起了眉头,"听着,我就是我,不是什么讨厌的幻形灵!森林里变得越来越危险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咱们一起去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然后你可以继续问我这些可笑的问题。"

      "噢,抱歉。"我尴尬地微笑了一下,放松了警惕。没错,尽管有些狼狈,但他就是奈吉尔。我松了一口气,跟在了他的身后。

      寂静,我们一直沉默地穿行在森林中。周围还是那么安静,静得甚至没有风声。似乎有零星的雪花飘落下来,仔细看时,又什么也没有。我感到有些不对劲,可是奈吉尔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他一直在向前走着,没有观察周围,也没有从鞍袋里拿出那本日记。难道他已经找到永恒之泉了吗?

      "呃,奈吉尔?"我快步走到他身边,"我们到底在去哪?"

      "安全的地方。"他甚至没有扭头看我。

      "安全的地方?那是哪里?"我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他严肃的面庞。

      "就是安全的地方。"他终于扭头了,不过不是看我,而是看了看森林深处,"我们就快到了,我记得就在这附近。"

      "哦?你来过这里?"我直接走到他的前面,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奈吉尔,现在可不能像以前那样开玩笑,你必须得告诉我,我们究竟在往哪里走?"

      "我再说一次,就是安全的地方!"他也皱起眉头,变得异常生气,"不要再质疑我了,无畏女士,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不,这不是实情!"我毫不畏惧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你今天一直瞒着我?你到底怎么了?这次我要听实话!"

      "实话,是么?"他突然笑了,发出一连串阴沉的声音,"那么,我来告诉你真相。"

      绿光一闪,一只幻形灵取代了他的位置。

      果然!我立刻将蹄子伸到鞍袋里,却碰到一个冰凉的东西。是幻形灵的蹄子。另一双绿色出现在我的身后,它微笑着,尽管毫无笑意。我立即扬起后蹄,可是它已经拍打着翅膀退到暗处,加入了其它的绿眼睛之中。

      稀里哗啦,我鞍袋中的东西全部掉在地上。

      "怎么了,无畏女士?"曾经是奈吉尔的幻形灵嘶哑地说,"你为什么这副表情?你刚才不是渴望真相吗?"

      "你们究竟把奈吉尔怎么样了?"我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镇静,虽然我的内心已经渐渐被恐惧所吞噬。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它吃吃地笑着,向前走了一步,包围圈也缩小了一点。"来吧,无畏女士,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雪,突然下大了。

      没有半点犹豫,我张开双翼飞向天空。我不可能与这么多幻形灵对抗,不过,至少我可以先找的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安全的地方……我居然冷笑了一下,太愚蠢了,我早就该发现它不是奈吉尔,真正的奈吉尔不会变成这样,他掌握着威力无比的魔法,不可能如此狼狈。可是……如果它能变成奈吉尔的样子,说明它见过奈吉尔,甚至知道我的名字……我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不可能,它们不可能抓住他,他……

      轰!

      一道绿光突然击中了我身边的树干。见鬼!它们追上来了!我刚一回头,就立刻向左翻滚了半周,躲过了另一道绿色的魔法能量。凭借多年磨练出的飞行技巧,我在森林中快速穿梭着,试图用速度优势摆脱它们。可是,满天飞舞的雪花使我不得不眯起眼睛,没有护目镜的保护,视线真是糟透了。加之强劲的寒风,我发现我实际的飞行速度其实并不是很快。不过,幻形灵们多少也应受到一点影响,我抽空回头一看……

      它们居然越来越近了,每只幻形灵都顶着一团耀眼的绿光。

      我迅速向右一闪,避开了迎面撞来的树干和身后射出的一团绿光。可恶!我拼命拍打着翅膀,努力避开身后猛烈的攻击。难道幻形灵身上的洞可以降低风阻吗?我愤愤地想着。但是它们丝毫不给我犹豫的机会,一只幻形灵居然已经飞到我的身边,向我发出一阵低哑的嘶鸣。不过它也就只能做这么多了,下一秒,它就重重地撞在树干上。

      这样一直飞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在几棵树之间"S"形迅速穿梭,虽说躲过了几次惊险的攻击,但我感到我的左翼也像着火一般剧烈地疼痛着。必须马上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可是,大雪几乎遮蔽了我的眼睛,五步以外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更不用说……嗨,等等。我急停上升,一只向我扑来的幻形灵直接撞在树干上。这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不顾左翼剧烈的疼痛,我尽力加快速度,想要和它们多拉开一点距离。寒风呼啸着,我浑身冻得冰凉,可是我的翅膀却在燃烧。可恶!我扭过头,看到幻形灵们还是越来越近。它们的攻击频率降低了,但速度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我感到我的左翼快要接近极限了,灼烧的感觉在渐渐消退,不,是所有的感觉都在渐渐消退。它渐渐变得僵硬了,振翅的速度也在渐渐变缓。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幻形灵,不行,离得不够远,可是,我感觉我已经都很难保持这个高度了。我咬紧牙关,只能试试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按了一下帽檐,迅速爬升。

      撞入树冠中的那一刻,我还以为我失败了。现在我的左翼好像石头一般,我甚至都无法把它收起来。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连滚带爬地钻进树冠深处,同时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我的计划似乎起到了一点效果,幻形灵飞行时产生的嗡鸣声逼近了,但并没有停止。它们快速地从大树周围掠过,黑色的影子如箭矢般射向远方,渐渐地消失在风雪之中。

      我……甩掉它们了吗?周围异常寂静,甚至都听不到风吹动枝叶的声音。现在我才注意到,这棵树巨大无比,茂密的枝叶不仅抵御了外面的寒气,甚至完全遮蔽了阳光。即使是冬天,它的树叶仍然是绿色的,肥厚的叶片无疑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哇!"我不由得轻轻赞叹着,趴在树冠中的感觉就像趴在厚厚的云层之中一般,令我又温暖又舒服。我感到我的左翼恢复了一点知觉,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灼痛。医生说得对,我的翅膀并没有完全恢复。我想要从鞍袋中取出镇痛药物,可是我却只摸到稀薄的空气。可恶的幻形灵,居然割破了我的鞍袋。我费力地把背上没用的破布解了下来,将翅膀紧紧地收在身旁。短时间内我估计是不能飞行了,外面雪又这么大,我想我还是先在这里休息片刻吧。我蜷起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

      不用担心,奈吉尔,我会找到你的。

      眼前的一切都渐渐模糊了……

thumb_up 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