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Chela
  幻形灵 小编

Redemption doesn't require a shiny new look or invalidating everything a character is. It's about the character finding a path forward with who they are.

塞拉斯蒂娅公主:幻形灵女王

第三章 审判前奏

本作评价
2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弗雷德里奇·尼采


重力反转的婚礼殿堂……

幻形灵女王倒下之后,银甲闪闪与韵律冲上前去,设法将女王身下的暮光拖了出来。

 暮暮!你还好吗?银甲闪闪问道,焦急地检查着他的妹妹。暮光点了点头,眼睑疲惫地垂了下来。

  

 我没事,永好友大哥,暮光说道,轻轻勾出了一个微笑。银甲将暮光紧紧搂在怀里。

……暮光,很抱歉打断现在的温馨时光,但是我们现在要怎么处理她呢?云宝问道,蹄子指着昏迷中的幻形灵女王。暮光与银甲松开了拥抱,看向躺在婚礼大堂天花板之上的女王。

我们得找出赛拉斯蒂娅公主的所在,而她是唯一知晓这件事的,暮光眉头皱了起来,说到。银甲,我记得我曾从书中了解过坎特洛特有一个地牢,我们就先把她关在那里吧。

行。还有,暮暮,在此之前你还得有一件事要做。银甲指着顶上的婚礼殿堂的地板说道。

哦,呵哈哈……了解了永好友大哥暮光一脸无辜地说。这只独角兽解除了重力咒语,所有的东西都乒乒乓乓地回归了原位。天马与独角兽们或扶或举的让陆马平安落地,而韵律轻柔的用魔法将幻形灵女王托了下来。小马们托起幻形灵女王那失去知觉的躯体,顺着银甲的指引,前往了坎特洛特的地牢。

这个地牢是很久之前建造的了,样式古老,环境多尘又潮湿,地面冰冷,金属栏杆微锈。魔法符文在墙面与栏杆之上闪烁变幻,显出了用于囚禁的咒语,禁绝着魔力,加固着防御。这个囚牢于很久之前建造,现在也基本不用了,银甲有着这些囚牢的钥匙,但找到正确的那一把所耗费的大量时间也隐隐透露着即便是他,也对这个地方陌生不已。

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吧。瑞瑞急切地说,一点也不想让她的鬃毛继续遭罪了。

先等一下,各位,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让除我们之外的其他任何小马知道这件事。韵律说道。

如果小马们知道了我的姑妈已经被悄然替换,不知所踪,他们会乱成一团粥的。在告诉公众真相之前,我们需要时间来恢复,来建立坎特洛特的安稳环境。韵律公主冷静地解释道,任凭另外七只小马和一只小龙传来的不赞同的目光。

但这不是谎言嘛?苹果杰克问道,韵律摇了摇头,暗暗回忆起她曾上过的一节塞拉斯蒂娅教授的课程。

韵律,真相所蕴含的最强大的能量,是可以暗示出一些真相之外的事。而非常不幸的是,作为公主,你总会为了所有小马好,而不得不只告知部分真相。

并非如此,我们只说塞拉斯蒂娅公主现在并不方便在公共场合出现即可,公众们会相信她只是在与邪茧一战之后进行修养的。韵律说道。

云宝嘟囔道,说起她与邪茧的一战,很明显是她输了,她肯定一直知道邪茧的事然后在战斗中故意输了!其他小马或点头或出声地赞同着,一起回去了上边,


公众就像韵律预想中那样接受了她的解释。银甲闪闪也轻松地打发了爱管闲事的小马的提问。

尽管还是有些小马并不怎么满意,但这个解释最终还是被接受了。现在,城堡员工与公众组成的清理队行动着,尝试复位着家具,修理着玻璃幕窗,重整出坎特洛特过去的荣光。

在这活动之中,韵律和暮光在一个远离他马视线的偏僻高塔上碰面,彼此紧紧相拥。

暮光,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在矿坑里发现我这件事。韵律感激地说。

暮光苦笑了一下,那只是一场意外,在我已经接近事实真相之时,邪茧将我送到了那里。然后她瑟缩了一下在我情绪失控让其他小马都开始将矛头指向我之后。

当暮光怯懦地向韵律解释在婚礼排练上发生的事时,韵律的耳朵与眉毛一齐立了起来。讲完之后,韵律皱起了眉沉思着。

这样啊,我们现在都知道你那会儿没错了,然而你当时的确没有表达好自己的意思。

我明白了……”暮光叹了一口气,垂下了头,然而却被一支粉色的蹄子拨起。

暮光,你不应该因为过度紧张而受到责备的。韵律说道,暮光吸着鼻子,忽闪着眼睛,但还是抑止不住她的泪水。本来抑制住的情感开始了宣泄。朋友的不满,银甲的指责,暮光再也控制不住自我,泣不成声。韵律用翼将暮光包裹,让她曾照料过的幼驹埋在她的鬃毛里抽泣。

但还是得怪我!如果我真的错了呢?如果你的确在经受着婚前焦虑的折磨呢?暮光突然停住了,幻形灵女王那令马恐惧的虚影如骇马的恶兽一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就像是我也认错了塞拉斯蒂娅一样。

那我也不该对你生气的。一个声音说道,暮光和韵律回头,看到了银甲闪闪、斯派克,以及剩余的五位谐律精华。

我也许的确被控制了,暮暮,但这也不是我那样对你对你大吼大叫的理由,我真是个糟糕的哥哥。银甲闪闪说完,低低垂下了头,尾巴拖拉在地上。

我们本应在你身边。云宝犹豫地说道。

我们那时过于执着于婚礼……但这也不是对待朋友这么糟糕的理由。瑞瑞深深叹息。

甜心,你从未对我们说过谎,我们本应沉下心来听你说话的。苹果杰克说到,压着她的牛仔帽。

然而,这次我们都成了大坏蛋。萍琪说道,她的鬃毛的颜色似乎也不像原来那样粉了。而小蝶不住抽泣着,让暮光几乎听不清她说的话。接着,她又感受到她前蹄被满怀歉意流着泪的龙宝宝的拥抱带来的轻轻撞击。

请原谅我,暮光,我并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暮光蹭着他的脸颊,让他沉默了下来,泪水从她的眼中涌出。

我原谅你们了。暮光说道,扯出一个最大的微笑。其他小马瞪大了双眼,没有预料到如此突如其来的原谅,但当意识到自己已被原谅之后,他们冲向前,互相握住了彼此的蹄子,翅膀与爪子,分享着他们的温暖,欢笑,喜悦与泪花。

当韵律与其他小马一起笑着,流泪之时,她不禁想起了很久以前塞拉斯蒂娅曾教导她的一句话。

在我漫长的生命里,我明白了一件事,配偶、朋友与亲人之间的爱的联结无比伟强,尽管它们也会被扭曲、打击、撕扯碎裂,但只要一方愿意寻求原谅,而另一方在接受原谅,那么这爱的联结就会重生,而且比以往更加稳固。


坎特洛特地牢……

我突然醒了过来,浑身僵硬寒冷,感觉糟糕至极。独角受创,甲壳酸痛。当我睁开眼睛时,只感受到了一片黑暗的死寂,还好,幻形灵的黑暗中也能正常视物,我很快就辨识出了周遭,并因为这讽刺的事实呻吟了一声。

我被关进了我自己城堡的地牢里。这一个还是我下令用来关押罪犯及危险生物而建造的,尽管此处仍有越狱的可能,但已远远得不偿失。我在极久远的年代建造了这些地牢,那个动荡不宁的时代。我可以跑掉,使用我的能力,我能轻易从这石与铁中轰开一条逃离的路,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成为我的国家的逃犯,让我的小马们陷入无领导的混乱漩涡,引起无法避免的难题与冲击。

不仅如此,无论怎样也好过让小马现在就见到我了,现在是我这辈子里感觉最怯懦恐慌的时候了。我那从未被其他存在发觉过的伪装在此时已经支离破碎,为众马所知。

而且这一切全是我的过失,我对不起我所爱的小马驹们,而且这一切都是本可以避免的。

回想一下,我也早已尽力而为,未升格的幻形灵女王的通感只能用来警告而从来不能够指明具体的行动。我无从得知敌人在哪,在我那有限的空余时间里巡视着坎特洛特及其附近的地区,有时候在空中巡查,有时候使用坎特洛特天文台的望远镜侦测,一切都徒劳无功,我脑后的嗡嗡的警兆也依然挥之不去。那只幻形灵女王就在附近,但我既不知道她在哪里,又不知道她离我到底有多近。

尽管如此,迹象也已经足够明显了。韵律表现得很奇怪,她在婚礼与每个细节的检查已经开始变得逐渐偏执,再到了后来,礼物的挑选,装饰的摆放,以及婚礼的一切琐事与细节,她变得越来越冷漠而易怒。银甲闪闪是唯一一只仍能与她沟通的小马,然而就连他也好像遇上了麻烦。我本应察觉到不对的,但我已经见到太多的准新娘的婚前焦虑症的例子了,但她们无不最后都过上美满的婚姻生活。于是我忽视了这些令人不安的信号,这还不算什么,但是,我下一个错误却无法原谅。

我对不起暮光。

自她那场“想要就要”咒语的糟糕滥用的事故,与另一场差点把自己搞进时间循环的事故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我忠实的学生了。我们信件往来的次数不少,但从来没能在婚礼排练之前说上话。于是当她撞进婚礼殿堂控告韵律时,控告就显得无比不可靠。然而,然而我本应该立即明白事情的原委,却没有在为什么我最忠实的学生对她往昔的保姆反目成仇这件事上转过弯来。因此我将此事当作了暮癫疯的再一次发作,我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抛弃了她。想到犯下的这些蠢事,我就想把自己往囚牢的墙上撞,然而得到的回应只是痛苦的魔法反击。也许我现在的痛苦是罪有应得,但我现在,需要理智。

然而,我还是没有明白我为什么做出了这种事。也许是一位可能在此地徘徊的幻形灵女王带来的压力,也许是之前出的事故让我对她的意见带上了不应有的主观判断。我在对暮光这件事上投入的巨量精力无马可与之相比,同时也无马比暮光更配得上一句忠实的学生。也同样是爱,把我搞得糊涂,因为就我所经历过的事而言,就算一只小马深爱着另一只小马,也可能会无心的对所爱的小马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现在,因为我的这个巨大失误,就连我的小马们知道了我的身份这件事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好了我的小公主们!作为幻形灵的女王,为我的子民寻找食物是这件事可是必不可少的。

当我回忆起这让我长久恐惧听到的声音,那道以恐惧紧紧摄住我的声音时,不由得畏缩了起来。那道记忆中的声音使我浑身战栗,好像麻痹在风魔的冰冷怀抱之中。我仿佛锁链缠住身躯一般被摄在原地,所戴的那金色的冠冕与胸甲从未如此沉重与冰冷。那个声音将我重新带回了梦魇之中。

那是邪茧,我的姐姐的声音。

在听到了一声地牢门被打开时发出的不详声响,看到透入黑暗的一缕微光之后,我迅速从恐惧与自我厌恶的情绪漩涡中脱出。

暮暮和她的朋友们来了,极可能是要审问我或谴责我,而且理由充分确凿。。她们需要一个解释,但是我却不能给,至少也不能把真相全盘托出,我该如何是好呢?

就像以往所做的那样,我整理了一下我的仪容,让自己又回到了以往端庄的模样,高高的昂起头,为即将到来的审问做着准备。

#1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第三章 审判前奏

可怜的家伙。。

以及,姐姐?!

15 天前
#2
回复 第三章 审判前奏

有趣的关系……

14 天前
#3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第三章 审判前奏

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弗雷德里奇·尼采

这一位似乎有标准译名,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而这句话,“I'm not upset that you lied to me, I'm upset that from now on I can't believe you.”也可算是经典名句之一,译法很多,只要合适就行,不过其实可以根据原文对这句进行小小的处理呢。

BBBFF

标准译名:永好友大哥,与之相对的是永好友小妹,但如果没有强迫症(译文不能出现英文),这样也完全可以接受。

蹄子指着仍在昏迷中的幻形灵女王的僵硬身躯

感觉“僵硬”儿子过于“僵硬”,而原文的”form“也没必要直译出来,大可以直接“蹄子指着昏迷中的幻形灵女王。“

暮光与银甲闪闪松开了拥抱

虽然原文是Twilight and Shining Armour,但你这样不是,很别扭么?“暮暮和银甲松开了拥抱,”诸如此类,银甲就够了(而且你前面不也用了类似的表达么)

银甲闪闪尽管有着这囚牢的钥匙,但也让他费了好一阵一番好找才找到了正确的钥匙,表明着他也一样对此地不怎么了解。

好一阵一番好是什么……?

银甲有着这些囚牢的钥匙,但找到正确的那一把所耗费的大量时间也隐隐透露着即便是他,也对这个地方陌生不已。(these  cells表明牢房有很多个,所以得一把一把试钥匙,整体语句可以小修一下)

如果所有小马知道了我的姑妈被替换了,现在失踪了的话,

总感觉怪怪的。“如果小马们知道了我的姑妈已经被悄然替换,不知所踪,他们会乱成一团粥的。”

韵律,可以暗示出一些真相之外的事,是真相最强大的能力之一。

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按照中文语序,很有可能根据结合律默认从左往右,变成,“韵律可以暗示出一些真相之外的事”,但这韵律明显就是指……韵律。

“韵律,真相所蕴含的最强大的能量”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我忠实的学生了。。

标点重复……?不,绝没有那么简单。

切拉君,你似乎,漏掉了,一大,段,呢?

也同样是爱,把我搞得糊涂。就我所明白的事,就算一只小马深爱着另一只小马,也可能会无心的对所爱的小马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这句“For I have learnt that"里的for,我觉得是因为的意思。前面说“爱把我搞糊涂了”,后面就补充,“因为我已经经历了……”(也许)会更顺一点之类的。

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到了,极有可能是来。

来……来……来干啥啊,又漏句子,哼。

“暮暮和她的朋友们来了,极可能是要审问我或谴责我,而且理由充分确凿。”

 

 

14 天前
#4
回复 第三章 审判前奏

回来能看切拉更新,太棒了!

13 天前
#5
Chela  幻形灵 小编
回复 第三章 审判前奏

回复#3 @utopia :

改完啦!

10 天前
#6
Chela  幻形灵 小编
回复 第三章 审判前奏

回复#5 @Chela :

欸嘿,谢谢乌酱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