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苹果危机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E
状态未知

assessment本作共 9,624 字

publish于 2018-11-09 发表

pageview被阅读过 1,108 次

loyalty共 10 人收藏

chat共 3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9 人评价

4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002aMdz2gy6Uhgfr597a1.jpg

An Apple Problem

苹 果 危 机


作者:Cell

原文:http://batponies.wikia.com/wiki/Bat_Ponies_Wiki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夜骐艾蔻、夜骐斯佩克和人类佚名君的林荫镇欢乐日常


  * * *

  你是艾蔻(Echo)。

  你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而且你深刻地理解到了这结果有多严重。

  你的蹄子踩在石头路上,发出的蹄声孤寂地回响在包围着林荫镇的森林中。

  你只希望佚名或者哪个谁会正好出现在拐角那里。

  如果有把甜荔枝,甚至是水果燕麦卷的话,叫你上刀山下火海你都干。

  弹了弹舌头,你发出一声短促的咔哒声,穿过了树林,回声把声波路径上的一切都回报给了你的耳朵。

  当你听到朋友的响应时,你的蹄子停住了。

  唯一的回应,就是风在树木之间的呼啸,它吹过你的全身,鼓动着你的翅膀。

  你浑身一阵发凉,打了个冷战。

  现在已经开始有点晚了,没关系,再过不远,就到家了。

  你的翅膀开始打哆嗦,你顺便就轻轻拍打着它们。

  真该穿件毛衣的,但是你今天去邮局上班,老板可不会允许你穿那玩意儿。

  石子路的清脆蹄声变快了,你走路的速度也更快了。

  但是你眼角一亮,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在树上,挂在树上的……

  一个苹果。

  “哇哦……”

  这苹果是你的!

  毫无疑问。

  在你还没发现那苹果挂在你鼻子前面的时候,你就已经沿着路一溜烟跑过来了不是吗?

  你的尖牙刺穿了那苹果的外皮,轻轻松松就把它从树枝上摘了下来。

  那美味让你飘飘欲仙。

  但是有谁从后面拍了拍你的肩膀,残酷地打断了你无限美好的享受。

  “喔,呃,……唉,艾恩。(哦,嗯……嗨,佚名)”你嘴里塞着大苹果,盯着他那张疑惑的脸。

  你完蛋了。

  他的脸连动都没动一下。

  你咬着苹果的大嘴咧开了一个傻乎乎的弧度。在他的瞪视下,你不由得缩起了身体。

  他扬起一边眉头,朝树干指了指。

  上面有个牌子写着“请勿碰这些苹果树,它们属于佚名(Anon)和面包房”。

  你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来转去,在他和那棵树之间来回瞅。

  “哦……哦哈,呵呵呵~”

  佚名的脸色还是变也不变,哪怕是你尴尬地笑也没用。

  他的目光浓缩得更加锋利,你能感觉到那目光扫在你脸上。

  你眉头开始见汗了。

  当然,他还是一动不动。

  苹果还被你叼在嘴里,你想把嘴张大点儿,好把牙齿从苹果里拔出来,把那水果吐出来。

  但是,你的牙却纹丝不动。

  呃哦。

  佚名的脸色稍微好转了,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

  至少他脸色好点儿了。

  但是你现在有了另一个麻烦。

  他叹了口气,“你就留着那苹果吧,艾蔻。如果你想知道我会怎么做的话,我什么也不会做的。你自己解决问题吧。”

  当你听懂他的意思之后,你的耳朵顿时耷拉下来了。

  你得到了苹果,你可以留着苹果,但你没法也没法吃。

  你用蹄子笨笨拉拉地划拉着那个苹果,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着急了。

  尽管你付出了艰辛的努力,那苹果依然巍然不动。而你的蹄子又没法抓住它。

  “噫……叽叽……”你开始慌了,嘴里发出了叽叽的尖啸声。

  不顾一切地想把苹果从嘴里甩掉,你发疯一样左右甩着脑袋,鬃毛无助地甩来甩去。

  还是一点儿用也没有,那东西就是不动窝,你的脸开始疼了。

  佚名悠闲地转身走开,朝他的面包房走去,就在距离林荫镇边缘不远的地方。

  随着他飘然而去,他的脚步声也逐渐细不可闻,直到你完全听不见为止。

  你一屁股坐在树旁,拧眉怒目摆出斗鸡眼,怒视着那个卡在你嘴里的苹果露在外面的部分。

  这苹果在嘲讽你,它夺走了你的言语,夺走了你的尊严!你恨不得狠狠咬下来,把那不识好歹的东西用你那专门对付水果的犬牙咬成渣方能解恨!

  但是你的嘴张得太大了,这个任务对它而言有心无力。

  你抬起前腿,仰着脖子往后靠,继续试图把你的牙齿从那邪恶的苹果里拯救出来。

  依然没有效果。

  你胡乱摆弄了一分钟,但最后放弃了。你绝望地向天空高高举起了蹄子。

  你这辈子还从来没叽叽地叫得这么大声,这么绝望过。

  你是艾蔻。

  而你被一个苹果给封了嘴。

  好吧。

  你刚刚仰天长啸了一通,估计隔了老远的路过小马都吓得以为有谁不幸被怪物给抓住了,一路逃回家钻被窝发抖呢。

  一想到那样子的小马,你就忍不住咯咯直笑。

  但要是有谁看到你这个样子,咯咯笑的就会换她们了。

  一个大红苹果生生卡在你嘴上。

  你可不能就这样子回家去……

  肯定有办法可以解决的……

  你瞪着斗鸡眼盯着那露在嘴巴外面的苹果,脸在绝望和沮丧之中都挤成疙瘩了。

  你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咬,你想把它咬碎。

  根本没有用。

  那苹果卡得真是太别致了,把你的整个嘴都堵得严严实实,张得大大的。

  当你意识到这行不通的时候,只觉得一波绝望的浪涛把你彻底淹没了。

  唯一脱困的办法看来就是把这苹果硬生生挤碎,然后再掏出来,这是尽量往好处想的结果。

  看来周围的树没有合适的。

  于是你回到石头路上,打算把脑袋垂到地上,再用你的蹄子踩住那苹果,把它在石头地上碾碎。

  然后你就可以自由了。

  蹄子踩在冰冷的路面上,发出了孤寂的声音,西沉的斜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上。

  现在越来越晚了,你还什么东西都没吃呢。

  而且冷风也越来越刺骨了。

  你俯下身体,冲着地面低下头,准备再进行一次没准儿是徒劳的尝试,把这苹果问题解决。

  然后你悚然一惊。

  要是苹果在地上碎了,那不就脏了没法吃了吗!

  你的肚子在苦苦哀求你饶那苹果一命,不要白白浪费了它。

  这观点超有说服力。

  重新从地上直起身子,你别无选择。

  你得嘴里塞着苹果回家了。

  “噫噫唔呜呜……”你嘴里含混不清地哀鸣着,你知道接下来等着你的是什么。

  然后,你满怀着羞耻和绝望,开始快步小跑。

  * * *

  你是斯佩克(Speck)。

  今天一天真是不错,有好多活儿做。

  你的鞍包里装满了家里要用的杂货,右边的翅膀下还挂着一袋面包。

  迈着轻快的步履,你绕过市场拐角,朝家的方向走去。

  敏捷地一路绕开市场里稀稀拉拉的还在购物的小马们,你就是这么轻盈。

  该是时候回家啦,把菠萝切成块,配上佚名做的披萨饼。

  四个菠萝应该足够了,对吧?你满怀着信心。

  当然啦,要是不够,佚名也不会失望的啦。

  一切都那么美好。

  工作做完了,你还有足够的菠萝,可以配成两份菠萝披萨饼!

  除了……

  那是……艾蔻?

  你的蹄子停住了,你歪着头瞥了她一眼,想看看她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她看起来又羞臊又战战兢兢,脑袋都快耷拉到地上了,嘴上还……叼着个红红的什么东西。

  她贴着墙,那个很明显非常羞耻的丫头正伸着脑袋往拐角另一边的街道看,那是她家那边。

  正好,你家也是同一边。

  不如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

  你的蹄声再次响了起来,菠萝在你身边的包包里轻快地弹着,你很快就接近了你的目标。

  当你走到艾蔻身边时,她听到了你的动静,一边走一边从眼角瞅了你一眼。

  你听到她在叽叽叫,而且她还稍稍加快了脚步。

  她嘴里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还有那谜一般的嘀咕又是啥?

  两只小马快步走在石头路上,蹄声在房子之间回响,你打了个招呼。

  “嗨,艾蔻!你还好吗!”

  她哼哼唧唧了些什么,但是你一句也听不明白。她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叼着那东西,塞得满满的。

  她的蹄子更快了。

  你也是。

  你们俩贴得更近,你开口问道。

  “你还好吗,艾蔻,出什么事了?”

  她终于站住了扭头望着你,眼睛里满是哀求,小脸通红通红的。

  她小声地朝你叽叽叫着,就好像她有什么不想说的难言之隐。

  好吧,问题是,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有个苹果塞在她嘴里。

  强忍着笑,你绷着脸,用蹄子饶有兴致地揉着下巴。

  艾蔻的脸越来越红了,她呻吟着,就好像被逼着做家务。

  她努力想说点什么出来,但是那个堵住她嘴的东西让她连半个字都讲不清。

  “偶……哼或……唉哦呃嘿……”这是她费了好大劲讲出来的,但是根本听不明白是啥。

  她到底在说啥?不知道呢。

  但是你觉得肯定跟那个苹果有关。

  “那个苹果……卡在你嘴里了?艾蔻?”你憋得直流眼泪,然后你再也受不了了。

  鞍包从你背上滑了下来,你滚倒在地,翻来覆去,对艾蔻的不幸笑得气都喘上不来了。

  你连两个菠萝从鞍包里滚到了路上这回事都没注意到。

  在你笑得浑身哆嗦的时候,艾蔻就这样一直站在那里,脸都憋成了猪肝色,鼻子几乎都拧成了疙瘩。

  爆笑声慢慢变成了气喘吁吁的嘻嘻笑,你的肚子都笑疼了,最后你终于停了下来。

  艾蔻依然站在那里,还是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当你总算镇静下来之后,你灵机一动。

  你会帮她把苹果拔出来,你还能看看能不能顺便捞点儿好处,比如……半个苹果。

  很公平,不是吗?

  不过你得先帮她脱困才行。

  “好吧,艾蔻,要是我帮你把苹果从你嘴里拔出来的话,苹果分我一半,怎么样啊?”

  你的提议让她一愣,她有些吃惊地用斗鸡眼盯着那个苹果。

  那俩琥珀色猫眼就在你和苹果之间骨碌碌地转个不停。

  最后,她无精打采地叹了口气,慢慢地点了点头。

  太棒了。

  免费的半个苹果!

  还是半个挺不错的苹果,你感觉非常良好。

  “我知道啦。那我就咬住苹果,咱们俩用力拉好了。”

  她脸上的表情告诉你,她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叉开前腿站稳,看来是做好了准备。

  “准备好了吗?”

  “噫噫…”这意思可能是说好了。

  你强忍着笑出来的眼泪和在抽筋的肚子,站起身来走到艾蔻面前,准备开始。

  盯着那个苹果,你张嘴咬了上去。

  哦,当你尝到那味道时,简直太美味了!

  含糊不清地,你开始倒数。

  “含!啊!唉!……哦!(三!二!一!……Go!)”

  你们俩同时叽叽叫着,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后拽,蹄子蹬踏着石头地,在上面打着滑。

  你们俩都停下来喘着粗气,一时间没有动弹。

  这苹果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张开你的嘴,你……

  呃哦。

  你没法把嘴张得更大,苹果放不开了。

  你是斯佩克。

  你和艾蔻在一起。

  这苹果把你们俩的嘴都给封上了。

  * * *

  你是艾蔻。

  斯佩克刚刚试着把苹果从你嘴里拔出来,结果失败了。

  现在她和你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

  被同一个苹果给坑了。

  那个你从佚名的树上摘来的美味大苹果。

  更准确地说,是你从他树上偷来的美味大苹果。

  现在佚名没准儿在他家二楼地板上笑得直打滚,对你们俩悲惨的困境哈哈大笑呢。

  你看着斯佩克,她还在试着把那苹果咬碎,结果她跟你一样不走运。

  尖牙卡住了,她也咬不动那个苹果。

  再仔细想想,该不会佚名对这个苹果动了什么手脚吧……

  但是现在那都不重要了。

  你们得尽早摆脱这东西,否则你和斯佩克都得饿死了。

  或者是冻死了。

  现在天色越来越暗。

  朝斯佩克示意你打算再试一次,你叽叽地朝她叫着,轻轻地拉了拉那个苹果。

  她尽量点了点头,但最后还是只哼了一声,你觉得她是在说“好。”

  你们俩再一次鼓起全身的力气,开始拔河。

  叽叽的叫声再一次响在空中,最后在拔河比赛中胜出的是斯佩克,她把你连苹果带马都拖了过去。

  斯佩克停下来喘着粗气,看起来筋疲力尽,可能腮帮子都开始疼了。

  只不过,那苹果依然无动于衷。它安安稳稳的塞在你们俩脸中间,就像原来一样红扑扑,香喷喷,而且坚不可摧。

  斯佩克哼哼着什么不太明白的声音。

  “艾厚偶嗯唉嗯唉……”那声音光是挤出来就够难的了。

  这声音尽可能往能理解的范畴靠拢,但是根本毫无意义。

  但是你觉得,她是说你得把它切开?

  你尽力用蹄子在苹果中间做了个“切”的动作,她点点头。

  你也点头了,因为那苹果把你们俩的脑袋连在了一起。

  在你们俩有些不情愿地达成了一致之后,你朝地上看去,看到了斯佩克的鞍包。

  她也瞅见了。当她意识到菠萝从鞍包里滚出来的时候,眼睛顿时充满了绝望。

  她的眼睛盯着苹果,然后又关切地望着你。

  你翻了翻白眼,朝她叽叽地哼了两声,你会帮她把菠萝放回包里去的。

  因为极度缺乏协调,一阵喝醉酒一样壮烈的东倒西歪之后,斯佩克摔了个大跟头,把你也拽倒了。

  你们俩都尖叫着摔倒在地上的菠萝旁边。

  哎哟……

  你的翅膀展开着,所以你摔倒时没有压到它。

  但是摔在冷冰冰的地上,翅膀还是很痛,就好像有谁在贴着边用针扎它。

  那疼痛让你生生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你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真的好痛啊……

  恼火地瞪着你那个不情愿的搭档,你皱着眉头,朝她短促地叽叽叫。

  她朝你翻了翻白眼。

  这恐怕得磨合一阵子了。

  斯佩克伸出她的翅膀,把鞍包够了过来,想把它放回背上去。

  她可以够到它,但是没法把它放回背上。

  她沮丧地咕哝着,徒劳地试着把鞍包甩回背上去。

  你尖叫了几声,她停下了。你示意她先爬起来再说。

  好不容易从冷冰冰的地上站起来,你拧着脖子转到她身体左边,你们俩的脑袋一起扭了过来。

  你用你的翅膀把鞍包另一侧在她身上挂好。

  虽然如此,地上还有另一个菠萝,旁边的地上还掉着面包袋子。

  你重新迈开蹄子侧向移动,绕着斯佩克转,和斯佩克再次面对面。

  眼睛朝面包转去,你用你的翅膀指了指那边。

  她也伸出她的翅膀把袋子捡了起来,把它暂时挂在你翅膀上。

  看来你得帮着拿面包了。

  当然,还有最后那个菠萝。

  想拿那东西可不太轻松。

  你拖着斯佩克移动,直到你们挪到那个菠萝的侧面,可以用翅膀把它捡起来。

  然后你们又依样画葫芦地行事,你歪着脖子转到斯佩克右边,把那个菠萝塞进她的鞍包里。

  哈,比你想的要轻松点儿。

  但是你们俩还被苹果卡着呢。

  这才是真正的麻烦。

  你们现在得去把这鬼东西给弄掉,这样你们俩才好去吃点什么填肚子。

  不过你和斯佩克都已经把食物咬在嘴里了,现在你们俩需要的就是一把刀子。

  该是时候出发了。

  你靠近斯佩克,用翅膀碰碰她的肩膀,指了指你家的方向,离这里大概一个街区远。

  “哦嗯噫哦哈……”(我们去我家)

  斯佩克摇头,连带着你也不得不摇头。

  “哦哈呃暗。”(我家更近)

  她说道,没把你的提议当回事。

  她指着和你家完全相反的方向,距离倒是和你家差不多远。

  你们俩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子,斯佩克的眉头拱起来了。

  你也一样。

  斯佩克短促地尖啸了一声。

  你朝她尖啸回去。

  你的鼻子皱了起来,斯佩克也一样。

  你们俩互不相让地瞪着对方,谁都不打算妥协,周围杀气弥漫。

  瞪眼大战开始。

  你开始叽叽地尖啸,打算一直吵到斯佩克让步为止。

  毕竟,你的尖啸可以随心所欲地把别的小马吵到烦死。

  但是你和斯佩克的冲突被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给打断了。

  你们俩全都回过了神,瞪大了眼睛,瞅着旁边那只笑喷了的独角兽。

  她是最近才搬来这个镇的,你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她是一只穿着绿围裙的独角兽。

  她拼命忍着不对你们俩爆笑出来,面对着你们这两个被苹果把嘴卡在一起的怪家伙。其中一位提着一大袋面包,而另一位则背着一堆足以开派对的菠萝。

  你们俩看起来实在是太滑稽了。

  你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来转去,转向斯佩克,然后又转向那只路过的独角兽,又回到斯佩克身上。

  她的脸现在通红通红的,你只觉得你的脸也在羞臊之中快要烧起来了。

  那只独角兽再也忍不住了。

  你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轻轻的呜咽,斯佩克注意到了。

  她朝你身后的拐角瞅了瞅,扬了扬她的眉头引你注意。

  你从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那个拐角,于是赞同了。

  赶快从那个笑得歇斯底里的婆娘身边战略性撤退!她已经给我们指出了撤退的道路!

  你们俩一起迈开蹄子,努力地走开。

  随着有如奥林匹克赛艇队一样有效的合作和同步,斯佩克尽量走在你身边。

  那苹果蛮横地逼着你也和她同行。

  一不留神,你后腿一绊,尴尬地扑倒在地,在那苹果的淫威之下,斯佩克也被你拖下了水。

  你们俩今天对地面真是格外亲近啊。

  以这种速度,你们会让那只可怜的独角兽笑到窒息而死的。

  她现在仰面朝天倒地不起,用两条前腿抱着肚子抽筋,好像肚子快要爆炸了似的。

  实际上已经可以说是爆炸了。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过劲来,脸上笑得通红。

  而她看到的情况又让你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斯佩克现在正跨在你上面,你则是仰面朝天躺着,你们俩的嘴还被粘在一起。

  斯佩克正跨在你身上。

  哦天呐。

  她的眼睛瞪大了,在你和那只独角兽之间扫来扫去。

  你开始叽叽地尖叫着抗议,使劲扇着翅膀,示意斯佩克赶快从你身上下去。

  她马上就服从了这个指示,让你重新站起来。

  你非常非常尴尬地爬起来站稳。

  现在你们俩面对面站着,脸上都烧得都快发光了。

  那只棕色的独角兽继续发疯一样哈哈大笑。

  斯佩克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她瞪着你。

  你觉得自己简直没脸再活下去了,这看起来就好像你们俩正在做什么羞羞的事情似的。

  那只独角兽妹子还在狂笑个不停,在地上翻来覆去。

  斯佩克后退了一步,你也一样,慢慢地开始退向那边的拐角。你们俩不情愿的蹄声在这趟不得已的旅途之中凌乱地回响着。

  蹄声让那只独角兽妹子的狂笑停了下来,但是她还是浑身都在哆嗦,几乎说不出话来。

  “哦、哦我的赛蕾丝蒂娅啊……嗝!哈哈哈哈!”每说几个字就是一通大笑加打嗝。但是她还是继续说下去了。

  “你、你们那个苹、苹……哈哈哈!苹果,是从佚名的树上摘的吧?而且未经他许可?”

  斯佩克狠瞪了你一眼,就好像这全都是你的错似的。

  可是这个苹果……

  她继续往下说,“哈哈哈!你、你们这个样子多久了?”

  “赫五……很哄?”(十五分钟)真不好说。

  “我为他在上面放了个魔法。小偷有二十分钟时间把它还回去,或者道歉。否则它就会粘在她们嘴里然后变成咸盐味儿!非常咸哦!”

  混蛋啊——

  斯佩克毫不犹豫,迈开腿就走。

  你没动弹,不过反正最后也还是跟着走了。

  其实与其说是走,倒更像是尴尬地跌跌撞撞。

  然后就变成在地上拖了。

  斯佩克的力气还真不小。你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因为你正以屁股着地的方式被她往前拖着走。

  用嘴拽。

  咬着一个苹果拽。

  你的屁股还拖在地上。

  哎哟……

  在身不由己地被斯佩克拖着走的时候,你的眼睛四处乱转,看着周围的一切。

  所有的小马都在看。

  你看到了欧克斯(Aux),还有一只穿着围巾的夜骐你认不出来,连夜来香(Midnight Blossom)也在。大家的哄笑声响彻整个林荫镇。就连欧克斯都在捂着嘴笑。

  斯佩克步伐稳健,大步向前,绕过拐角,上了街道。鹅卵石的路面凹凸不平,让你的屁股上下乱弹。

  你被粗糙的地面磨得吱哇乱叫,活像是坐在一辆破老爷车上。只不过轮胎是你的屁股。

  而且它开始疼了。

  斯佩克硬拖着你走向街道另一边,朝着你来的方向走去。

  佚名的面包房。

  哦。

  你的屁股在地上磨了又磨,撞来撞去,简直疼的不能再疼。

  不过它还是疼得更厉害了。

  你拍打着你的翅膀反抗着,叽叽地恳求斯佩克停下。

  她停下了,但是你只是被她恼火地瞪了一眼。

  “呃哎!”(闭嘴!)她哼哼着,很明显非常不耐烦。

  看起来她可真……咸啊。想到这里你不由得窃笑不已。

  斯佩克照你屁股就是一蹄子,她知道你在脑子里嘀咕她。

  于是你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只觉得屁股疼得要命。明天肯定有你好受的了。

  现在你和斯佩克并肩而立,拧着脖子,站在她右侧,而她在你左边。

  因为侧着头,你可以看到你前面和后面。

  现在你们俩视觉都受限制。

  斯佩克把苹果往她那边拽了一下,冲你叽叽叫了两声,一张大便脸。

  简直跟佚名一模一样。

  苹果的味道开始变得有趣了,斯佩克看来也发现了。

  于是她开始跑了起来,你也只能跟着一起跑。

  又被跌跌撞撞地拖了一阵子之后,你总算能跟着斯佩克一起跑了。

  她看起来都快发飙了,很明显她非常不喜欢满嘴咸盐味儿。

  现在天更黑了,也更冷了。

  没有御寒的外套,而且一路上你们俩还塞了一嘴咸盐。

  这使得你们俩心情都糟透了。

  你们俩并肩奔驰,不小心从另一只夜骐身边蹭了过去,把他带得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毕竟两只夜骐想动作一致是很难的。

  你从一只眼睛的眼角瞥了一眼,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你们俩扬长而去,一脸的迷惑。

  苹果的味道更咸了。

  想赶到佚名那里,现在你们的时间可能只剩下一两分钟。

  算你们走运,总算是赶上了。

  佚名坐在门外,正拿着什么亮光闪闪的东西。

  你不知道那是啥,但只希望可以用来切苹果。

  斯佩克加快了速度,叽叽地叫着呼唤佚名。

  他站了起来。

  “哦!你回来啦,艾蔻!我看你还把斯佩克也带来了!”他笑着说。

  你们俩要全速赶过去。

  * * *

  你是佚名。

  艾蔻从你的树上偷了个苹果,那是加瓦(Java)用来配她的咖啡豆的,而且她在上面用了个魔法。

  如果有谁从树上偷了它,它就会变得比万能胶还要粘,想把它从嘴里拿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过一会儿,这件被偷走的东西就会变成纯氯化钠和烂叶子的味道,让小偷吃不了兜着走。

  结果艾蔻上钩了,而你正在这里等着看结果。

  不过你倒是没想到她还把斯佩克也带回来了,看起来肯定滑稽得很。

  你了解斯佩克,她肯定是想帮她把苹果从嘴里拔出来。

  结果你错过了这一幕,可真悲哀,那绝对是千金难买的乐子啊。

  但是看了看你的表,距离她们俩及时赶到的时间还剩下一分钟了。

  你已经准备好了刀子。

  不过你拿着刀子坐在面包店门口看起来肯定是怪怪的。

  无所谓啦。

  她们越来越近,蹄声越来越响亮,几乎是在扬蹄飞奔。

  虽然同时还在嘴对嘴。

  你差点把饮料给笑喷出去。

  当你还在那里哆嗦个不停的时候她们已经跑过来了,都在大喊大叫。

  “噫噫噫噫噫噫…叽叽叽叽叽叽”两张脸上的表情都急的快发疯了,那个红苹果已经开始渐渐变成了白色。

  她们都吸取了教训。

  你拿起刀,叫她们俩都站稳别动,然后刀子对准了苹果高高举了起来。

  然后刀子慢慢放下,落在她们俩鼻子中间的苹果上,刀锋上映出一丝寒光。

  “脑袋都别动,一动也别动。”

  飞快地往下一劈,你手起刀落,刀光一闪,两只夜骐重新分开了,苹果也变回了漂亮的红色,味道也变回了原样。

  简直就像是谋杀,苹果汁溅得到处都是。

  艾蔻摇摇晃晃地坐了下来,从嘴里掏出那半个苹果。她活动着她的下巴,安心地叹着气。

  “谢、谢谢啦,佚名……不过那个苹果到底怎么回事啊?”

  半个苹果眨眼间又回到了她的大嘴里,她开始狼吞虎咽。

  斯佩克把她那半个苹果也吐出来了,她正在放松,估计她的脸都疼了。

  “对,这苹果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你要偷它,艾蔻?”

  她在她那半个苹果上咬了一小口,尽情享受着味道不再发咸的苹果。

  于是你简单解释了一下那个苹果的运作原理,以及如何避免它变成咸盐。

  除非苹果完全变成咸盐,或者小偷把它还回来并且请求原谅,粘性才会解除。

  而原谅那个小偷后,把那个苹果切开来终止魔法,是苹果的所有者唯一能做的事。

  听着这一切,斯佩克只是点点头,偶尔还瞪着艾蔻。她解释了她是如何想帮助艾蔻把这东西拔出来,所以才咬上去的。

  就和你猜的一样。

  你撺掇她们说说看她们被粘在一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她们还是说了。

  笑翻天。

  但是斯佩克为什么买了四个菠萝和一袋面包?

  “什么?你以前没试过菠萝披萨配大蒜味儿油炸面包吗?”

  ……什么?

  哪个脑子正常的会……

  算了。

  但是……四个菠萝?!

  唉……斯佩克就是这样子的啦。

  她们都讲了自己的经历,斯佩克每讲一句都用蹄子戳着艾蔻,因为她害自己这么惨。

  不过她们还好啦。

  毕竟她们都得到了半颗最美味的苹果,而且还学到了宝贵的教训。

  艾蔻学到了偷窃行为除了吃一嘴咸盐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而斯佩克学到了不要贸然去协助小偷,不然你就和她同罪吧。

  你来这里还没多久呢,但是她们俩已经成了你最钟爱的坏丫头。

  还有比这更开心的事吗?

  


The  End

    


GloomRadiancy  斑马 #1
回复 苹果危机

你是Gloomy

你感觉这篇文章的萌点已经开始让你融化了。

你现在得用勺子才能捞得起来了……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2
回复 苹果危机

*你放声大笑。

*你摔到了地上。

Lovely_Nightlight  独角兽 #3
回复 苹果危机

你是Nightlight。

 

你把嘴里的芹菜汤泡水仙三明治吐得满地都是。

 

你笑趴在地,

 

活像是看到别马把自己传送到了墙里。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