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el
 独角兽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天马无畏与永恒之泉

第四章,意料中的意外

本作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经过了半天的休整,我们在第二天一大早离开了日暮壁垒,开始了真正的探险。其实,如果不是奈斯奎的阻挠和登记问题,现在我们应该早就深入黑暗森林之中了。"不,你们绝对不能在傍晚离开这里。说实话,你们最初就不该来!"当得知我们计划离开时,奈斯奎张开双翼挡在我们面前,"因为幻形灵的存在,森林里的生物都变得好斗而且残忍,你们完全是去送死!"虽说最后她还是妥协了,不过她却送给我们很多在奈吉尔看来完全没有用的东西,"这是根据到目前为止的侦查情况绘制的地图,呃,那些咖啡渍应该不会影响阅读……""这是魔法干扰器,看到顶上那个旋钮了吗?轻轻旋一下就可以打开它,激活里面的水晶。它可以避免让幻形灵嗅到你们的气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这是一把蹄刃,像这样把带子绑在前蹄上就可以了。看到内侧的挂钩了吗?把它拉开刀刃就会伸出来。你要是习惯用三条腿走路的话会发现这东西其实很好用。哦,对了,你也有翅膀哈。"……终于,她抵抗不住倦意,打着哈欠胡乱地向我们挥蹄告别,还两次把身边的一只夜骐当作奈吉尔。

      "让我看看……我们现在在这里。"进入森林之后,我便把地图铺在一个树桩上确认方向。可是,我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天哪,地图上画得全是幻形灵的行动路线,不仅没有标注森林里明显的地标,甚至没有比例尺!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永恒之泉啊?"

      "我早就告诉你了,那些东西完全没有用。"奈吉尔用讥讽的语气说道,"以前一位老探险家告诉我,真正的探险家不需要地图,他们把所有重要的东西都装在脑子里。"

      "噢,是吗,探险家?"我反唇相讥,"那你说说看,我们应该往哪里走?"

      "这边,"他用魔法捡起一根树枝指了指左前方,"我能感到前方有魔法的波动,不过非常微弱。"

      哎,又是独角兽的直觉。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十分不赞同他的方法。可是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我只好收起地图,跟着他一起进入黑暗的森林之中。

      "黑暗森林"其实有点名不符实。虽说现在是隆冬时节,但森林之中依然是一片金色的世界。枝头上,泥土中,到处都是黄叶,这些美丽的叶子并没有干枯,依然像新叶一样饱满,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奇怪,这样一片梦幻般的森林为什么会被称作"黑暗森林"呢?

      "哇,奈吉尔,"我扔下那片树叶,赶忙追上他的步伐,"这里真是太美了!"

      "是啊,我发现了。"他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他对周围的美景丝毫不在意,只是跟着角上魔法的指引不停地向前走,甚至还用尾巴不耐烦地拂掉一片落在身上的树叶。哎,公马就是公马。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这里会叫一个这么阴森的名字?"我继续追问道,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有马作伴却依旧沉默,这让我感觉有些不适应。可能和活泼开朗的云宝也有一定关系。

      "我真正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你今天好像变了一只马一样,无畏女士?"他扭过头,对我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难道是这片森林里有神奇的魔法,可以让除独角兽以外的其他小马……"

      突然他不说话了,只见他瞪大眼睛,耳朵迅速地前后转动着。我顿时警惕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他没有听错,我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阵阵嘶哑的喉音。幻形灵!我用口形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他点点头,伸出前蹄示意我安静下来,用魔法轻轻地打开了我的鞍袋。"干扰器。"他用最轻的声音向我解释他在做什么。哼,他之前还说过这些东西都没有用呢!取出魔法干扰器的同时我戴上了那柄蹄刃,虽说我并不希望能真正用到它。

      "该死!这玩意儿怎么打开?"他压低声音愤愤地说。干扰器被他用魔法悬在空中,两边各有一团魔法能量,似乎他想直接把它掰开。

      "你难道没有注意听奈斯奎的话吗?"我也压低声音说道,同时伸出蹄子把它抢过来,"只要像这样把它拧开……"

      "嘿,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熟悉的声音令我们同时抬起头。奈斯奎带着一小队由夜骐和独角兽组成的队伍从森林中走了出来,她表情十分严肃,和今天早晨得知我们要出发时的表情一模一样。我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放松警惕,以我对幻形灵的了解,站在我面前的肯定不是奈斯奎和日暮壁垒的士兵。

      "你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做什么的。"我下意识地向后推了一步,用一只前蹄把干扰器紧紧抱在胸前。他们数量太多了,我们肯定打不过他们。还是先拖些时间为妙,说不定奈吉尔能用传送咒语把我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介意我提个问题吗?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些什么?"

      "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你们两个傻瓜!"奈斯奎看上去十分生气,甚至对我露出她的獠牙,"你们误打误撞,深入了幻形灵的领地,还惊动了离这里最近的一处巢穴!跟我们来吧,我们带你们回到安全的地方去。"

      "哦,是吗?"我略微放松了一点警惕,但依然用翅膀紧紧地抓着鞭子。如果这是谎言的话,那么她真的是非常聪明,可万一是真的呢?"我们是怎么惊动他们的?我们可是什么也没做啊。"

      "幻形灵可以嗅到你们的味道,你们两个傻瓜!"奈斯奎显得有些不耐烦,她直接走过来拉住我绑着蹄刃的右前蹄,"赶快,我们离开这里,免得被它们发现。"

      "闪开,无畏女士!"

      我回头疑惑地看了奈吉尔一眼,但立刻惊恐地伏下身子。一个巨大的火球紧贴着我的帽子飞了过来,直接击中奈斯奎的面颊。她尖叫一声,被魔法的威力击飞了好远。奈斯奎消失了,一个幻形灵取代了她的位置,但已经不省马事。

      "嘎!!!"那些夜骐和独角兽纷纷现出原形,沙哑地嘶叫着,向我们猛扑过来。奈吉尔张着嘴,似乎本来还计划说些什么,但立刻重新聚集能量,把火球砸向那些可怖的生物。我也赶忙飞到半空中,躲过了一只扑上来的幻形灵,同时用另一只前蹄摸索着蹄刃的挂钩。

      蹄刃却直接掉在了地上。

      哈!我早就知道那只伪装成奈斯奎的幻形灵接近我时不怀好意,幸好我早有准备。我用后蹄把鞭子末端蹄向前方,用牙咬住后迅速绑在右前蹄上,随即旋转身体解开鞭子,抽向一只扑上来的幻形灵。鞭子重重地击中它的脑袋,它惨叫一声,坠向地面。我本以为这会抑制它们的进攻,谁知道这却让它们变得更加愤怒。

      "奈吉尔!"我竭力阻挡着幻形灵的攻击,"快带咱们离开这里!用你的传送魔法!"

      "我也想啊!"他很费力地想要制造一堵火墙保护自己,可是轻易地就被幻形灵们跨过去了。"你的干扰器也抑制了我的魔法,现在我想要释放最基本的法术都很难!真是太谢谢你了,无畏女士!"

      干扰器?我抽空瞟了一眼那个掉在地上的小装置,它的外壳已经完全被打开了,里面红色的水晶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只要关掉它,奈吉尔就能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力量了吧?我躲过了一只幻形灵的重击,收起翅膀把它压倒在地。干扰器其实离我不算太远,我重新张开双翼回到半空,准备用一个精准的俯冲……

      砰!

      一个巨大的绿色能量球击中了我腹部。我下意识地缩起身子,拼命扇着翅膀想要保持身体平衡,可是我既没有被击飞,也没有感到丝毫疼痛。难道这不过是障眼法?我想要挥起鞭子迎接即将到来的进攻,却突然感到一阵乏力,好像拍打了几下翅膀就耗尽了我全部的体力。不!我开始向下坠落,我张开双翼想要保持平衡,可是依然重重地摔在地上。

      可恶,一定是那个能量球吸走了我的体力!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我的四肢就像灌铅一般,抬都抬不动。幻形灵们见我动不了了,纷纷开始向我靠近,它们低声嘶鸣着,角上都充满了绿色的魔法能量。该死,别以为我已经被击败了,你们这些杂种!不过,我也只能想一想罢了,别说移动,我现在连保持清醒都十分困难。不……别想……打败……我……

      "哈,希望你下次能走运一点,水猿!"

      "什么?不!诅咒你,无畏,诅咒你!!!"

      不知何时的记忆朦胧地从眼前闪过,虽然温暖的火焰照亮了周围的一切,但是黑暗依旧无情地将仅有的一点光芒迅速吞噬殆尽……

      我还活着吗?

      应该是吧。我用力吸了吸鼻子,嗅到了一股混合着烟雾味道的泥土清香。火焰燃烧的噼啪声静静地在耳边跳跃着,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声响。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抬起头,一阵困乏感瞬间向我袭来。不,我可不能再晕倒了。幻形灵还在这里,我必须打起精神!我无力地拍打着翅膀,想要借助空气的力量站起来。就在这时,身旁传来一个熟悉又略带讥讽的声音。

      "啊,你终于醒了,无畏女士。"奈吉尔说,同时我看到几块面包在魔法的作用下飞到我的面前,"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山洞里。幻形灵应该不会发现我们,当然,前提是你的干扰器能像你说的那么好用。"

      "我昏迷了多久?"看到放在洞口边的魔法干扰器发出的红色微光后,我放心地收拢双翼,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想要离篝火更近一点。

      "也就几个小时。幸好我发现了这里,我可不想在外面寒冷的森林里过夜。"他说着又把一片盛满清水的树叶摆在我的面前。"你现在需要恢复一下体力,我可不希望一只没用的天马拖我的后腿。"

      "你究竟是怎么逃脱的?"我没用理会他独特的幽默,只是低头舔了一点冰凉的清水,"我是说,魔法干扰器削弱了你的力量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难道不会把它关上啊?"他轻轻地笑了一声,用魔法又往火堆中添了一些柴,"别问那么多没用的问题了,赶快把那些东西吃掉,再好好睡上一觉。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希望你做好充足的准备,无畏女士。"

      没想到,这么多天过去了,他还是老样子,还是像他皮毛的颜色一样冰冷,不想让其他马接近他的内心。我慢慢地吃着我的那份面包,为的是可以多看他一眼。他始终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笔直地坐在篝火的另一旁,警惕地注视着洞口,他的角上也一直萦绕着蓝色的微光。

      "奈吉尔?"我试探性地叫着他的名字。

      "嗯?"他微微回了一点头,但眼睛依旧注视着洞口。

      "谢谢你。"我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thumb_up7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