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Princess_lucency
  天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梦殇:千年之役

第三十一章

本作评价
15()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某时某地,是否会有这样一种感觉?似乎,有谁在背后呼唤着你的名字,但当你循声转头,只看见形形色色的路马,有的在与同伴谈笑,有的只是低头走路,却无一例外不是熟悉的面容。

 

  “只是错觉吧。”你这样想着,望向万里晴空,没有更多停顿,继续你的旅途。

 

  但,唯独只有你,只有我们,因为自己的身份,必须追逐这个声音,直到它的根源,抽丝剥茧,寻得声音的主人,这个世界上的万千生灵。

 

  海洋是属于你的天地,但并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即便你出身为骏鹰,但当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时,一切曾经的身份都已经被你舍弃。

 

  这次,你在意气用事。海蛇们真的只不过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一开始便属于自己的东西。骏鹰见利忘义,贪得无厌,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这是他们咎由自取。

 

  潇没有及时调查真相,他只看到了骏鹰国王受到攻击,因而出手相助,也从此埋下祸根。我希望你不会重蹈覆辙,做你该做的事情。

 

  其实你也犹豫了吧,没有真的想到杀他,所以才会被反扑。

 

 

 

  水纹呆立在林荫中的枝丫上,看着伤兵营中的一片狼藉。暗翎带着他的士兵早已将战场上的尸体与伤员运走,但大营中央,红十字军旗前,地上大片的裂纹与随处可见的暗红血迹,让她愈发感到不安。

 

  脑海中回响着那位旧友的言语,爪子不断握紧,树枝发出几乎要断裂的呻吟。“说什么不愿来见我,还给我扔了那么多话。”

 

  “不让你见到我的样子,我也会心安很多。”是那位少女的声音。在密林之中,即便是水纹,也无法判断具体方位。

 

    “怎么,脸上有疤?”水纹的语气并不怎么友好,对于这所谓“熟人”,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的样子,总是藏匿在暗处,还利用什么能力干扰自己追捕她的踪迹。“在躲避什么?被我看见也不会出事情。”

 

    “在躲避你们的目光。我很害怕被其他生物看到,只是这样而已...”少女没有一点被惹怒的样子,依旧保持着那份平和与温柔。“想要去报仇吧。如你所想,幽溯已经离开了...走前还在想着你能继承他的遗志,拯救这个国家呢。”

 

    “你会阻拦我的吧。”水纹翻身下树,搜寻着四周的动静,却只有微风吹过枝叶的沙沙轻响。“毕竟你也说了,想要把那颗珍珠还给深渊之子。”

 

    “现在的你还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件事情,骏鹰有错在先...另外,如果没有你和狐狸,他们的这次行动会结束的更快一些。”树枝碎裂的脆响从水纹身后传来,但当她想要循声望去时,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与其说是不听使唤,不如说是她在告诉她自己,不要转身。这不像是常见的定身或者威压之类...

 

    脑中的一片空洞,就好像缺失了什么重要事物一般。迷茫在一瞬间吞噬了水纹的意识,恐惧迅速蔓延开来,她努力想要将这种念头打散,但总是挥之不去。

 

    “快停下,这种感觉...好恶心,快停下!!”因痛苦而大喊出来,也许让那位少女受到惊吓,使水纹能够挣脱开束缚。迟来的水箭瞄准了树枝碎裂声传来的方向,不出所料,空无一马。“啊哈...我跟你说...不要......我不想再有这种感觉。”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有能力阻止你的。”一丝绒软的触感从后方攀上水纹的脖颈,酥麻顺着耳根滑向脊椎。后背的重量在不断加大,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原本紧绷的四肢不知怎么的慢慢放松下去,如同往常休息一般,软倒在地。

 

    “为了不让你到处乱跑,只好暂时委屈一下啦。放心,只要不反抗的话,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这次,水纹甚至能感觉到发声产生的震动传递到了自己的身躯。那位少女便是压在自己身上的温热物体...“现在,只需要等到那位狐狸先生追上来...小伙子长得很俊俏呢,是不是喜欢他呀?”

 

    不知是不是被压在身下的缘故,水纹的脸颊也有些微微发烫。她想要反驳,却只是张了张嘴,并没有发出声音。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下去,也不是昏迷或者催眠之类,很自然的想要闭上眼睛...

 

    “好可爱的样子...以前都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过你呢,嘻嘻~”心中尚存的警惕很自然的融化,方才经历的战斗与诸多琐事早已让水纹身心俱疲。急促的呼吸缓缓放平,直到彻底入眠,耳边仍回响着少女轻柔的笑声。

 

    “啊啦,已经睡着了吗...嘛,连正常的沟通都不能够,这是我不愿意开口说话的原因呢。”少女用丝带卸下水纹的头冠,抚摸着微微翘起的鬃毛,轻声叹了一口气。

 

    烈阳透过层叠荫叶,投下点点斑驳光影,照在少女与水纹身上,也照在被水纹远远甩开的狐狸身前。

 

    “呼...啊,再往前走就要进树林了吧,刚和水纹说完事情就一下子跑走...真让马头疼。”狐狸来到一颗榕树底下,跨过隆起的树根,看向林间,依稀难辨的小径。“怎么一下子突然那么累啊...总感觉还有很多路要走。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吧,这几天的经历可比在中心城混日子刺激多了。”

 

    “不知道水纹现在怎么样...千万不要冲动啊,已经受伤的话,还想要独自面对肯定不行。”狐狸自言自语着,加快了步伐。但刚走没多久,原本还算清晰的,被践踏过多遍的碎枝烂叶就已不再延续下去。他愣在原地,稍微思考了一下...“对...我应该知道的,骏鹰们都可以飞,也不会在地面留下痕迹才对。也就是说...这条路是错的?”

 

    “当然是错的啦,对付陆地生物用的寻踪技巧,在这个国家可行不通呢。”又是那位少女,虽然这次的声音略微有些空洞,但能够听见她的声音,狐狸还是莫名有些开心。

 

    “你知道水纹在哪里吗?”狐狸不确定对方能否听到,但按照初次见面的情形来看,她与自己的交流应该处于精神层面。“看来,还是很关心她的吧。”

 

    “当然,我会告诉你她现在的位置,你只需要......下意识的前进就好,我可以引导你的身躯,引导你的灵魂。”一点点魔法波纹的颤动,让狐狸转头看向两棵树间的小道。“是...走这边吗?”

 

    “我是一位心灵法师,可以控制其他生命的意识与灵魂,可以与你共享视野,让你知道一些我知道的事情。我对你没有敌意,所以请放心,这次引导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任何危害。”狐狸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顺着少女指示的方向快步跑去。“我会告诉你一些你应该知道的事情,在知道这些之后,再去考虑要不要帮助骏鹰吧。”

 

    “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锋利的杂草在狐狸的小腿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他也无暇顾及那么多。只要能够尽早赶到水纹身边,即便那位少女提供的是,最短,最坎坷的路线。“水纹,没有和深渊之子打起来吧?”

 

    “没有,我阻止了她。这件事情错在骏鹰,我是来修正这个错误的。”

 

    听到这句话之后,狐狸的步伐稍微放缓了一些,似乎在想些什么,没有接话。

 

    “如果你想,我可以讲给你听。”

 

    ......

 

    “水纹或者幽溯,应该跟你提到过那个故事。骏鹰栖息于艾里斯峰,而深渊之子们想要占据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那颗珍珠是深渊之子抢夺的目标,且来势汹汹,骏鹰根本无法阻挡。最后关头一位法师伸出援蹄,骏鹰方能得以击退深渊之子,继续在此地繁衍生息?

 

    这里面故事的角色,大多需要对调一下,只有结局才是正确的。深渊之子拥有自己的种族名称,不是如今被丑化过的可怕形象。我喜欢叫他们...大海蛇,毕竟比一般海蛇要大,长的又像嘛,不过本来的名称呀,早就被遗忘了。连他们自己都被仇恨懵逼双眼,不再像原来那个温柔和善的族群了呐。

 

    那颗珍珠,是大海蛇一族的圣物,散发出的魔法波纹能够安抚身为猛兽狂躁的内心。骏鹰们来到这座岛屿之后,发现了珍珠另外一个能力---将这群驰骋空域的鹰,变为掌控洋流的鱼。同时享有制空权与制海权啊,属于他们的陆地还会遥远吗?

 

    骏鹰们突袭了大海蛇的皇族,愤怒的原住民开始反击。对于流水的亲和让大海蛇们处于绝对优势,羸弱的羽翼根本无法对抗健硕肌肉与凶猛波涛。原本他们想要将骏鹰驱逐出艾里斯峰,可惜,无知的第三者插入,使得战局发生扭转。

 

    流水不再听从大海蛇的指挥,转头化作利刃指向了他们的心脏。那被称为‘潇’的元素法师,仅凭一马之力,便让海蛇节节败退,不得不撤入深渊,也因此得名...深渊之子。

 

    那就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之一,水元素使啦,当时他只看到了被欺负的要死要活的骏鹰,没有多深入了解就随意出手了,真是草率...当然,继承者也没好到哪里去。

 

    失去珍珠的庇护,加上终日生活在黑暗之中,海蛇们的心智开始扭曲...肉体也稍微发生了一些变化,嘛,很早以前的他们还蛮可爱的。”

 

    “你...多老了?”狐狸冷不丁的问出这样一句话,打断了少女的言语。“很久以前...

 

    “诶,你应该知道问女孩子年龄是很不礼貌的吧。”少女稍微顿了顿,轻轻一笑。“你已经接近啦,我也该走了。”

 

    “等......”狐狸摸开遮挡在眼前的草丛,只看到水纹很安详的趴在地上,身体伴随着平稳的呼吸微微起伏,像是陷入沉睡。“还听得见吗?”

 

    “想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趁机偷袭我吗~不会给你机会的哟,照顾好水纹吧~”少女的声音越来越轻,像是渐行渐远。

 

    “呼...”狐狸喘着粗气,擦掉脸颊上被树枝划出的红血,跑到水纹身边,确认没有受伤之后,将她背到背上。“我该把她带回皇宫吗?”

 

    “这个,问你自己吧~

 

    “问我自己...”狐狸转过头,看了一眼水纹熟睡中的脸,带着一丝疲惫,却愈发显得可爱。

 

    就像当初自己被水纹背着一样...那时候的她,是否也这样转过头,看着同样略显疲惫的...我的脸呢?

 

 

    狐狸这样想着,慢慢朝后山方向走去。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