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urprisePony

  天马

彩虹小马&电子音乐爱好者

OC故事---香草芬芳

第七章 重获“自由”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几个星期后,我已经慢慢适应起了在曲奇镇兴趣培养&行为矫正学院的生活。每天都在这里经历着完全相同的灰暗日子,吃着一成不变的廉价干草,受着毛骨悚然的暴力压迫。我逐渐地开始感到,我的灵魂好似早就已经消散了一般,整日除了像机器一般服从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想法了。

至于让父亲后悔将我送进这里的想法…在经历几个星期的磨难之后,仇恨与愤怒早就被痛苦的现实生活给磨平了。因为,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或许有一天,我可能又会因为不知做错了什么,而再次受到魔法环那痛不欲生的电击惩罚。说不定,我虚弱的身体没办法撑过那一次惩罚。最终,我倒在地上一命呜呼,我的父亲会收到学校寄去的我的死亡通知。在痛失爱女的悲伤中,他或许会后悔将我送来这里…

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至少这样,我能够从痛苦中解脱了,我的父亲也终于会因为将我送进这所学院,而后悔莫及了。

然而,幻想终究是幻想。从那些在这里就读了比较久的学生们口中,我了解到电击惩罚除了会让你感到痛苦以外,根本不可能要了你的命。至少,这么久以来,他们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学生因为电击惩罚而丧命的。但,这或许是因为学校的保密工作做的特别好,也说不定呢。

不过,虽然电击惩罚不会要了你的命,或者说,不会让你受什么具体的伤害。可是,在这所学校中发生的另一件丑恶的事情---校园欺凌,或许真的可以让你的身心同时倍受打击。

 

相信每所学校里,都会有那么一些喜欢恃强凌弱、仗势欺马的恶霸小团体。虽然,我所在的这所学院对于学生的监管是如此的严格,但,我依旧惊异地发现这里同样存在着不好惹的校园恶霸。

并且,那些恶霸们居然在学校内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称号---“学生会”!

起初,我对那些所谓的“学生会”成员们并不是太在意。因为我觉得,作为学生会,他们顶多是作为监管员们的眼线,在你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时,把你送去监管员那里,让监管员们来处理你。

但,在这里度过了几个星期的生活后,我才发现我之前的想法是如此的天真愚蠢。

那些家伙,他们只是冠着“学生会”的名号,在学校内随意欺凌弱小罢了!他们才不会管什么是非对错,只要看你不顺眼或者好欺负,他们就会给你强加上莫须有的罪名,将你送到监管员那里去。甚至…亲自“处罚”你!

在经过几天的观察后,我发现那些恶霸们多是一些雄驹,他们大多都善于拉帮结派,处理马际关系。在他们与监管员们处好关系之后,他们就可以仗着与监管员们的关系,得到一个“学生会成员”的名号,并在学校内为所欲为了。

可惜的是,我并不是什么大侦探,懂得在暗处隐藏自己的行踪。故意去观察这些不好惹的家伙,换来的结果必定就是引起他们的注意。在注意到我,并连续对我几天的刁难之后,他们很快意识到了我只是个无依无靠,特别好欺负的小雌驹罢了。

就这样,我在学校内的日子便更不好过了。除了要小心被监管员和糕点师傅针对之外,我还要特别注意不要被“学生会”的小马察觉到,否则绝对会被他们羞辱一番的。

就这样,痛苦的日子继续延续着,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不知何时才能到头…

直到严冬的一天,在一匹我永远都不会遗忘的小马的帮助下,我才终于得以从这里逃脱,重获“自由”…

 

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下午,灰蒙蒙的天空中布满了云朵,将本就毫无暖意的太阳给严严实实地遮盖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有一场暴风雪将要到来。

看到这样的天气,我的心情自然不会很好。因为,这阴沉沉的天空,总是能让我回想起母亲出事那天的天气。

要是那天,我阻止了母亲出门,那该多好…那样,我可能就不会永远地失去她和老乔伊,现在也可能不会在这个鬼地方了。

要是...我能去陪母亲,那该多好。我早就已经受不了这里的生活了,与其这样浑浑噩噩地苟活着,我还不如去和母亲团聚呢…

“现在呢,把你们将面前的奶油搅拌好,然后小心地挤在作为底座的蛋糕上,我一会儿要检查。如果有谁做的不符合我的要求,那对不起,请到禁闭室好好休息吧。”

就在我望着窗外发呆的时候,那个有着八字胡的糕点师傅边说着,边走下讲台,开始巡视起在工作台前忙活着的学生们。

我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那糕点师傅以及其他忙碌着的学生,厌恶地伸出蹄子把面前装着原材料的碗向远处推了推,继续望着窗外灰色的天空出神。

“香草芬芳!又在发呆是吗?”

不知何时,糕点师傅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他趁我不备之时狠狠地拽着我身后的束缚装置,将我从座位上拽了下来。

我恼怒地回头瞪了一眼那可恶的糕点师,伸出蹄子揉了揉因紧勒而隐隐发痛的胸口,随后一言不发地站到了教室的后面,继续做出无所谓的样子盯着窗外的天空。

“你已经无所谓了,魔法环的惩罚没法让你害怕,禁闭室也没法让你有一丝恐惧,对吧?”糕点师见状,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瞪着我说道。

“看来得给你准备点新的惩罚了,香草芬芳…”

“等我上完今天的课,再好好收拾你。”

糕点师恼怒地跺了跺蹄子,威胁般地瞪了我一眼,便转身继续巡视去了。

听了他的话,站在教室后的我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害怕起来…新的惩罚,他打算对我做什么?

隔着被铁丝网封锁起来的玻璃窗,狂风从建筑表面吹过发出的的呜呜声传进了我的耳中。这如同野兽咆哮一般的恐怖声响,不禁让我心中的恐惧又增添了几分---外面的天气这么冷,这可恶的糕点师,他不会该让我在外面的寒风与暴雪中受冻吧…?

虽说小马们在冬天都会换上一层厚厚的毛皮,但那也经不住寒风的蹂躏啊!没有温暖的围巾棉帽以及小棉袄,谁能在刺骨的寒风中坚持下去?

“不错,这次你们的表现都挺好的。除了香草芬芳以外,其他同学都可以下课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下课铃声响起。那糕点师站在讲台上,向整个烘焙教室宣布下课。

他话音刚落,那些学生们便一个接一个地从工作台前站起身来,快速离开了教室。其中,还有几个学生转过头来,对站在教室后的我流露出怜悯的神色来。

“今天的天气可真冷啊,不是吗?”

在学生们全部离开之后,糕点师走到我面前,阴沉着脸,用令我不安的语气缓缓地说道。

听了这话,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紧紧地咬着嘴唇,心脏也在剧烈地砰砰跳个不停。

“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我可不想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现在只想赶紧回到家里,坐在壁炉旁,倒上一杯温暖的咖啡,慢慢地品味。相信,你也是这么想的吧,香草芬芳小姐?”

我紧张地看了糕点师一眼,没有说话。实际上,我现在的确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把咖啡换成热牛奶或许会更好一些…

“啊,我忘了,那是以前的你了。现在,你只能回到你那冰冷的破宿舍里,盖着薄薄的被子打着寒颤度过这一晚了,哈哈哈…”

无情的嘲讽。不过,他说的倒是不假,学校没有给我们换被子,所以就算到了冬天,我们这些可怜的家伙也只能在寒冷之中颤抖着度过漫长的夜晚…

“我得赶紧走了,暴风雪就要来了,我才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待呢。不过,我会和学生会的家伙们商量商量,相信他们会来好好处理你的,哼哼哼…”

糕点师冷笑着,转过身去缓缓地走出了教室,并关上了门。随着“咔哒”一声轻响,门似乎被他给锁上了…

糕点师刚刚离开,我便连忙跑到了教室的门前,叼住门把手拼命地拽了起来。然而,我连牙都快拽掉了,门却依旧纹丝不动。

这下完了,我被他锁在教室里了!在“学生会”的那些家伙来找我麻烦之前,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不然,谁知道他们会对我怎么样!

我急得在教室内来回转圈,视线也在整个房间内来回游走,试图能找到备用钥匙之类的东西。

然而,我已经房间内转了十几圈了,却连个备用钥匙的影子都没找到。

不过,虽然没找到钥匙,但我却想到了另一个可能会让我逃出去的办法。

我走向教室内制作糕点用的工作台,上面摆着一些制作糕点时需要的工具。我粗略地看了看,随即从其中挑出了一把专门用来涂抹奶油的刀子来。

用这把刀,或许可以撬开门锁…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不试试怎么能行呢?毕竟,我可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啊!

我将刀子插入门锁的插销处,随后咬住刀把,向着与插销弹出的相反方向用力。希望这样可以令门锁的插销缩回去,使紧锁的门能够重新打开。

然而,插销紧紧地插在门框上,我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它却依旧死死地卡住门框。我觉得我要是继续再试下去,那我的牙齿可能真的就要崩掉了。

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门锁处突然再次传来“咔哒”一声轻响。难道,我终于成功了?

喜悦之中,我连忙拔出刀子,想要把它吐掉之后再去重新拉门把手看看能不能打开。但还没等我从门边退开几步呢,门却突然自己开了。

我惊异地叼着刀子,瞪大双眼看向门外。只见一匹又高又壮的独角兽正用魔法悬着门钥匙,同样一脸惊异的盯着我。原来,门锁根本不是被我撬开的,而是被他用钥匙给打开的…

对方看起来并不比我大上几岁。既然这样,他应该不是学校里的监管员,而是所谓的“学生会”的成员之一。该死的,他们的动作还真快啊!

“好嘛,你居然连刀子都准备好了!怎么,你还想和我们拼命吗?”那独角兽气愤地说着,把门钥匙丢向身后的同伴。随即,趁我不备之时,用魔法一下子便夺过了我口中叼着的刀子。

“哼哼!就这点力气还敢拿刀,小心掉到地上,砍到你自己的蹄子!”那独角兽得意洋洋地用魔法在半空中挥舞了几下刀子,并向他身后的其他同伴摆摆蹄子示意,可以进屋来了。

随即,七八名“学生会”的成员很快便涌入了教室,并重新关上了门。七八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同时盯在我身上,令我我感到无比的恐惧与不安。我能感受到我的心脏正在胸膛中剧烈地跳着,就像是快要从我的身体中蹦出来了一样。

刚才那匹独角兽用刀威胁着我,逼迫我向着教室的后方一步步地后退。很快,我便感觉到我的屁股后面多出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我的身后就是墙壁,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随即,七八匹雄驹便把我给堵在了墙角。虽然我与他们年龄并不相差多少,但对方都是雄驹,体格比我更加强壮,并且他们马多势众,羸弱的我根本不可能突破他们的重围…

“呃…你们真的误会了…我拿刀子仅仅是想把门撬开而已,我根本不想伤害任何小马。你们…可以放过我吗…?”

我颤抖着,用因紧张而干哑的喉咙,结结巴巴地向他们解释着,希望他们能够不要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撬门!各位,你们听到了吗?她想破坏学校的公共财物!你们说,我们应不应该好好教训她?”

领头的那匹独角兽拿刀指着我,回过头对同伴们高声说道。他话音刚落,他的同伴们就纷纷发出赞同的声音来。

“香草芬芳,你在课堂上多次发呆不认真听讲,还试图破坏公共财物,用刀具威胁学生会成员。你说,这么多罪名,我们应该怎么惩罚你呢?”

我低着头,紧张地咽了咽唾沫,没有说话。

窗外,呼呼的风声变得更大了。天色也变得暗淡起来,看起来暴风雪马上就要来临了。

对方向我步步紧逼,我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心脏如同超负荷的机器一般,似乎快要从我的胸膛中跳出来了。

“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很向往成为一匹天角兽呢!他们有魔法,还会飞,还有着陆马的力量…简直是拥有了所有小马的优点呀!”

那领头的家伙将刀子在半空中转了转,随后便将它靠近了我那被束缚起来的右翼…

寒冷如冰的金属触感,透过我翅膀上的羽毛,传入了我的脑中,令我感到毛骨悚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天角兽,更不知道为什么要将刀子贴近我的翅膀…他到底想干什么?

尽管此时正值寒冬,窗外从北境吹来的狂风充满了刺骨的寒意。但,我的头上却居然因为紧张而冒出了汗珠…

“我喜欢你的翅膀,它们真的好漂亮啊…不如,你把它们借给我玩玩,让我也做一会儿天角兽呢?”

说完,那混蛋对我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我顿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中炸裂开来了,令我四蹄发软,似乎就要晕倒一样…

他…他居然想要我那双引以为傲的双翼!我的天哪,此刻,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阵势,这或许不仅仅只是个玩笑…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可能会就此变成一匹失去翅膀,或是拥有残破翅膀的残废天马。从此之后,便再也不能去追寻我心中的飞翔梦…我必须做些什么,我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此刻,我的脑中晕乎乎的。但,这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怒气…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胆子和力量,但我的确去这么做了…

我伸出蹄子,使出最大的力气,狠狠地推向面前那混蛋,并瞪大灰色的双眼,对他喊道:

“像你这样的家伙…根本不配做天角兽!”

伴随着我身体右侧传来的“呲啦”一声异响,那个家伙脸上凝固着惊异的表情,与他那用魔法控制着的刀子一起,后退了好几步。这使得他们的包围圈中,顿时出现了一个缺口。

这是个好时机!趁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时,我连忙撒开蹄子,冲出他们的包围圈,逃向教室的大门。

“怎么回事…?可恶…别让她跑了!”

“抓住她!居然敢抵抗,我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愤怒的叫喊声从我的身后传来。还没等我逃出几步呢,我便感到从尾巴根处传来一阵剧痛,“啪嗒”一声,我随即便四蹄岔开,重重地跌倒在地板上。

太卑劣了,居然…居然用拽尾巴这种卑劣的招数来阻止我逃跑!这些混蛋,他们可真是一群该死的家伙啊!

一个矮胖子将蹄子重重地踏在我的背上,恶狠狠地笑着,对我得意洋洋地说道:“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今天啊,不好好教训你一顿,我们是不会放你走的。”

绝望与恐惧终于完全占据了我的内心。我知道,我已经无从反抗了。并且,由于之前的抵抗行为,他们的怒火也被我激起了。谁知道,他们究竟会对我怎么样…

泪水又一次不争气地从我的眼眶中涌了出来,浸湿了我脸颊上的绒毛。

还能怎么样呢?无论他们想对我做什么,最差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死掉而已。如果我真的死掉了,那说不定,我的父亲还会因为将我送进这里而懊悔不已呢!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我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愉悦感…

“你说我不配做天角兽,我就不配做天角兽了?我倒要让你看看,现在是谁能做的了主!”那领头的家伙咬牙切齿地走到我面前,用蹄子捧起我的脑袋,强迫着我与他面对面,四目相对。

我呆呆傻傻地看着他眼中映射出的那匹满脸泪水的米黄色雌驹,什么话也没说。

但突然,我面前那个家伙龇牙咧嘴的凶恶面孔猛地凝固了,他的双眼瞪大,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呃…啊…! ”在他身旁的那些“学生会”成员们突然全都发出了痛苦的叫声。随后,包括我面前的那个家伙在内,他们都一个个地猝不及防地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了。

“怎么回事?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他们,怎么全部都倒地不起了…?难道,是死了吗…?”

此时,整个教室内还有知觉的小马,就只剩下我自己了。我瞪大浸满泪水的灰色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看他们的反应,就像是被魔法环的电击惩罚给弄晕过去了一样…但,只有监管员才能操控魔法环,可他们是和监管员站在一伙的“学生会”啊,怎么可能…

就在我还被恐惧与疑惑包围的时候,教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高瘦的西装身影出现在了门外。

“你还好吗?”

是这所学校的副校长,黄金曲奇!由于之前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我对于他的印象比起这里的其他成年小马来说,要好得不少。但,这并不代表着我已经完全信任他了。毕竟,他是那些残暴的混蛋们的上级,按理来说,他应该比那些家伙更残暴更无情才对。

  我缓缓地从地上站起身来,有些胆怯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那,快点跟我来吧。”

黄金曲奇招了招蹄子,示意我过去。

面对这种情况,我犹豫着向前踏出了几步,并没有更进一步地靠近他。

见我犹犹豫豫的样子,黄金曲奇有些不耐烦地用魔法推了推眼镜,皱了皱眉说道:

“如果我想对你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那现在倒在地上的就不是他们,而是你了。”

原来,操控魔法环令这些“学生会”成员昏死过去的,正是我面前的这位副校长啊!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解救我于危难之中,但感激不已的我此刻,的确是已经完全信任了面前这匹高瘦的独角兽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昏死过去的那些“学生会”的家伙们,跟上了黄金曲奇的步伐。

 

就如同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一样,黄金曲奇带着我在教学楼内绕来绕去,我不知道他究竟要将我带向何方。

或许是因为暴风雪即将到来的原因吧,在偌大的教学楼内,仅仅只见到了一些学生,并没有看到任何老师或者监管员的身影。他们大概早就已经离开学校回到家中,或者回到温暖的专属宿舍了吧。

在教学楼内穿行了一小段时间后,黄金曲奇停在了一扇精美的木门前。这让我不禁想起第一次来时,那个令我厌恶的校长---白银曲奇的办公室。但与他的办公室大门相比,这扇大门明显要小一些,这里并不是他的办公室。

木门开启,门后同样是一间装修考究的办公室。温暖的地毯、柔和的灯光、燃着劈啪作响火焰的壁炉…这一切都令我顿时感到安心不少。

在我走进办公室后,黄金曲奇用魔法关上了那扇木门,并示意我坐在他桌前的沙发上。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发前,有些拘谨地坐在了上面,并不安地看了黄金曲奇一眼。内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将我带到自己的办公室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香草芬芳…你或许不记得我了,但我还记得你呢。”

黄金曲奇用魔法为我端上一杯温热的牛奶,柔和地说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曲奇先生?”

望着面前冒着热气的牛奶杯,我有些不解地歪了歪头,向黄金曲奇问道。

似乎…在来这所学校之前,我对面前这匹戴着眼睛的高瘦雄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你应该刚上小学。我受到你父母的邀请,去参加马哈顿的糕点博览会的时候,遇到了你---一匹活泼可爱的小雌驹。”

“受我父母之邀…那么说,你之前也是马哈顿的糕点师吗?”

“不是的…那时,我是马哈顿郊区一家曲奇工厂的厂长。”

“这样啊…”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会放弃自己的曲奇工厂,并和你的弟弟办起这样一所恐怖的学校呢?”

“唉…关于这件事,说来可就话长了。”

黄金曲奇用魔法举起茶杯,抿了一口里面的茶水,然后缓缓地对我讲起了他的故事。

“白银曲奇和我都是从小在这个曲奇镇长大的小马。他擅长钻研魔法,我擅长制作这里的独有的特制曲奇。在我们即将成年,离开家乡之际,白银曲奇选择去中心城进修魔法,我则决定去马哈顿,办一家生产曲奇镇特制曲奇的工厂。

从父母那里得到赞助金后,我和他就此分道扬镳。我来到马哈顿,买下郊区一座破旧的小工厂,雇佣了一些员工,就此办起了我的曲奇工厂。

“最初,大家都从未品尝过用曲奇镇传统工艺制作的曲奇饼,所以我们的商品简直供不应求。当然,那座老旧的厂房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大的生产需求量。于是,我开始计划着,等一段时间后资金充裕了,我需要再购买一座更大的厂房。”

“就在这时,我的工厂前来了一匹如同乞丐般的小马,他正是我那去中心城进修魔法的弟弟。他在中心城的进修并不顺利,周围优秀的独角兽们令他逐渐开始觉得自己并不适合钻研魔法。为了缓解压力,他去了天马维加斯。本来是想在那里的度假村里好好玩玩,但不知怎么回事,他就踏进了那里的赌场。很快,他身上所有的钱都输了个精光,还欠了一大笔债。他躲躲藏藏地逃离了天马维加斯,打听到我的消息,最终来到马哈顿投奔了我。”

“无奈之下,我拿出用来购买大厂房的资金,帮他还上了赌债,并让他在我这里安顿下来。这样一番折腾之后,我的资金就所剩无几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白银曲奇如同一只寄生虫一样,把我仅剩的资金拿去供自己在马哈顿城内吃喝玩乐。他一天天胖了起来,而我却因为要操心生意而日渐消瘦。很快,由于我自己的经营不善,我的曲奇工厂开始亏损。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那我很快就会破产的。”

“白银曲奇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告诉我他有一个来钱的好办法:办一所学校,一所帮助小幼驹们寻找自我,得到可爱标记的学校。我卖掉马哈顿的所有资产,带着仅剩的资金和他回到家乡,办起了这所学校。并雇佣这里的居民和之前工厂内的小马做‘监管员’,并开始大肆宣传这里可以帮助小幼驹们找到自我,得到可爱标记。”

“后来,我才知道,白银曲奇打算用自制的‘魔法环’以及关禁闭、暴力等手段,用恐惧和绝望令那些可怜的小幼驹们变得服服帖帖。他笑着对我说,那些只顾着做生意的有钱小马们才不会关心他们的孩子,只要让他们把他们那‘叛逆’的孩子们送进来,那就是等于让他们把钱送进了我们口袋里。而至于这些可怜的小家伙们,他们的遭遇或许就连他们的家长也不会在乎的。”

“我十分反对白银曲奇的做法,并且警告白银曲奇我要向外界揭发这一切,并向他索要我的资金,不愿与他同流合污。然而我没想到的是,白银曲奇不仅独占了我的资金,还威胁我,如果向外界揭发的话,那他就要不顾兄弟情,自己动蹄让我‘乖乖闭嘴’了。”

“无奈之下,被狡诈的白银曲奇卷去了所有资金,并受到他威胁的我只好妥协了。看在所谓‘兄弟情’的份子上,白银曲奇把副校长的头衔给了我。我无奈地看着白银曲奇与那些没有马性的家伙们,一起摧残着一个又一个幼小的心灵,但却什么也做不了…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责。有时,在白银曲奇不注意时,我会放走一些孩子。但这无济于事,更多的孩子被送进来,我根本没法救下他们全部…”

说到这里,黄金曲奇摘下眼镜,垂下头,痛苦地用蹄子撑起脑袋。泪水,也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流下,滴落在了那张办公桌上…

“曲奇先生,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我凑过身,对黄金曲奇安慰道。

“不,我做的根本就不够好!我在这里也只能偷偷地放走一些贵族家的孩子而已,因为白银曲奇不敢强行将贵族家的孩子抓回学校。而对于其他小幼驹来说,就算逃出这里,还会重新被白银曲奇以及他的爪牙们抓回来的…”

“那为什么不试试反抗白银曲奇呢?毕竟你不像这里的学生一样,有那么多的限制…”

然而我的话还没说完,黄金曲奇便用魔法掀起了自己左前蹄的西服袖子。在他掀起袖子之后,我才惊异地看到,黄金曲奇的左前蹄上居然也有一个魔法环!并且,与学生们的魔法环不同的是,黄金曲奇的魔法环上面,还刻上了许多特殊的符号。

“曲奇先生,你怎么会…?”

我瞪大惊讶的双眼,难以置信地问道。

“卑鄙的白银曲奇,他趁我睡觉时为我戴上了这个。上面所刻的则是一个限制咒语,这使得只有他能够取下这个魔法环。”

黄金曲奇愤恨地盯着自己前蹄上的魔法环,咬着牙对我解释着。

“有了这个东西,我就只能被他所操控了。如果我对他有什么反抗的行为,那他就能像折磨你们那样折磨我。”

黄金曲奇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无奈地看着窗外那围着铁丝网的高墙。

“什么副校长,什么亲兄弟!现在的我不过就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我在这里除了偷偷地放走你们之外,什么也做不了,我真是可悲啊!”

黄金曲奇背对着我,沉默了许久。但突然间,他推开了窗。顿时,一股寒冷的北境之风便涌进了屋内。

“曲奇先生,不要做傻事啊!”

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地以为悲愤至极的黄金曲奇突然打开窗户,是想要跳楼。于是,我便急忙地跑了过去,死死地拽住了他的尾巴。

黄金曲奇缓缓地转过头来,对他身后的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这是我与他相处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

“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香草芬芳。你爸爸刚把你送来这里时,我那么对待你,你现在却依然要救我吗?”

“是的!我知道那是白银曲奇逼着你做的,这不怪你!你是一匹好小马,黄金曲奇先生!”

我声嘶力竭地对他喊出这样一句话来。同时,我依旧在死死地拽着他的尾巴。因为,我真的害怕他接下来爬上窗台,然后纵身一跃…

“谢谢你。不过,我想我们该说再见了,香草。”

什…什么?再见?!难道,难道他真的要准备纵身一跃了吗?

 “不,不要!”

如同小幼驹害怕失去心爱的玩具一般,我紧紧地抱着黄金曲奇的后腿,不顾一切地趴倒在他身后,希望能够阻止他的行为。

“我想,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想说的是,你可以回家了,香草芬芳。”

此时,黄金曲奇的笑容更灿烂了。他转过身来,伸出蹄子,慢慢地将趴在地上阻拦他做“傻事”的我给扶了起来。

“顺着你父亲送你来时的那条路走一段距离之后,你应该就能看到一座小火车站,那里应该有可以让你回到马哈顿的火车。”

黄金曲奇一边说着,一边用魔法帮我解开了身上的天马束缚装置。在这之后,我前肢上的那个可恶的魔法环也被他取了下来。

我兴奋地展开被束缚许久的双翼,猛烈地拍打了几下,让血液重新在翅膀内的每一根血管内重新流动起来。

看着兴奋不已的我,黄金曲奇也显得十分高兴。他打开衣柜,从里面找出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并用魔法为我戴上。

“这里不久就会有非常猛烈的暴风雪来临了,还是别继续浪费时间了。穿上这些,别在寒风中冻伤了。”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简单整理一下围巾和帽子之后,我跳上了窗台,回头看了屋内的黄金曲奇最后一眼。

“再见,曲奇先生。真的十分感谢你…”

“再见,香草芬芳。愿你可以早日走出我们为你带来的阴影…”

我对黄金曲奇露出一个许久未露出过的笑容,随后,纵身一跃,准备离开这座曾经让我无比绝望的学校。

张开双翼,掠过高墙。听着耳边那呼呼的风声,我感到我那丢失许久的灵魂,在此刻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我的体内一样。一想到马上就能回到温暖的家中,我那因常常遭受电击惩罚而无比酸痛的身体,此刻竟也不再痛苦了。

顺着那条道路,我越飞越起劲。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寒冷,我的内心中只有回家的喜悦。自从母亲离开我后,像这样的快乐与期待,我就再也没有体会过了。但现在,我终于又再一次重新体会到了!

在飞出一段距离后,再回头就已经看不到曲奇镇学校那令马毛骨悚然的高墙了。而向前看,则能看到地面上的铁轨,以及火车站内那直冲云霄的浓浓黑烟!

是蒸汽机车所冒出的黑烟!太好了,这下,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深吸一口气,猛烈地拍打翅膀,使出全身的力气冲向了火车站。

 

坐在温暖的车厢内,我透过窗户望着曲奇镇学校的方向,心中五味杂陈。有对那里的害怕恐惧,有对离开那里的喜悦,也有对黄金曲奇的感谢。但,这些都比不上能够重新回家带给我的兴奋与快乐!

只要等我一回到家,我就要告诉父亲我在这里经历过的一切,并让他后悔这样粗暴地对待我!

#1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有些朋友可能觉得我的文章过于黑暗了,但其实不然。看看最近豫章书院的事情,就知道现实远比我们的想象要更加黑暗。

我本人并没有亲自进入过这种学校,但在我初中时,我也被父亲多次威胁过要把我送进类似的机构去“锻炼”(虽然他可能早就已经忘了这事了)。最近豫章书院的事情,甚至让我做了一个被父亲送进网戒中心的梦...

如果当时我真的被他送进了这种地方,那我现在的处境只会比文中的香草更差。甚至,我或许都不可能活着坐在电脑前构思这篇文章...总之,关于香草被父亲欺骗进入行为矫正学校的剧情,是我对当初我父亲对我威胁的一个“续写”,如果某些读者朋友真的不能够理解这些的话,也不要轻易说出一些批判我的剧情“突然转变”的评价来,谢谢了...

10 天前
#2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所以说,她到出来为止并没有被。。。。ri?不知道是我理解错了还是为了能发出来⚆_⚆

10 天前
#3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回复#2 @x-s-y- :

并没有哦,因为FT的分级都不允许有这种描写。另外,在我和朋友讨论之后,我们都觉得这种剧情其实是没有必要的,所以我并没有这样写

10 天前
#4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加油吧惊奇……还有我们呢!

10 天前
#5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回复#4 @幻魔狼烟 :

谢谢...

 

9 天前
#6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回复#5 @SurprisePony :

以后不开心的话就在QQ里私聊我吧

9 天前
#7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回复#6 @幻魔狼烟 :

好的,谢谢你

9 天前
#8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为什么要在自由这个词上加引号?吓的我还以为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9 天前
#9
回复 第七章 重获“自由”

回复#8 @奇幻光影 :逃出这里的香草回到家依旧不可能完全的自由,她心中的阴影也不可能就这么散去,所以这里的自由加了引号。看起来香草是自由了,但其实并不然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