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那么我们走吧,你我两个人,正当那十一日帝国吞噬天空,好似人们融化在早餐桌上的蛤蜊汤里。“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陌生面容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巢穴的女王陛下    Queen of the Hive【注1】

 

我面无表情地坐在坎特洛城堡病房的等候室里指定的位置上。房间里的马给了我极大的空间,我对此毫不在乎,但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恐惧与担忧就不那么容易忽视了。母后、塞雷丝缇雅和露娜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已经停留了几个小时,接受着伤口的治疗。我们的房间没有通向外面的窗户,但我基本确定,现在已是早晨——除非,没有塞雷丝缇雅升太阳,早晨就来不了。或许,换一个场合,我会想知道小马们有没有控制日月的备用方案,以防两位公主遭遇不测,然而此时此地,我心中只有担忧。

 

我的双眼中,每当有谁走出急救室,都会同时升起希望与恐惧。然而,截至目前,谁也没有谈起过急救室里伤员们的命运。又一只小马走出房门,径直从我身边走过,离开等候室,我的眼睛与希望一并沉下去。蜚蠊安慰地将一只蹄子放在我肩上,我于是弱弱地朝他微笑。他始终陪伴着我,不曾远离,我对此深表感激。现在,我最怕的就是孤独。

 

暮光闪闪也在房间里,焦急地来回走着,出声地劝说自己相信,老师不会有事。陪在她身边的,是她的哥哥——银甲闪闪,他浑身是伤,因为袭击了我和母后,蜚蠊把他暴揍了一顿。我以要赶紧送母后去治疗为理由,才好不容易拉住了蜚蠊,不然银甲十有八九会落下残疾。他们俩都不愿意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始终紧盯着对方。

 

银甲闪闪的行为有些异常,认识他的马是这么说的。即使是听到战争结束,他仍然拼命想要杀掉我和母后,然而他是被绑着送回城堡来的,也就无法付诸实践。到达医疗区后,医生们检查他的身体,发现他受到了法术的诱导,才会想攻击我们。这强加的冲动究竟有多强,我们无从得知,但至少祛除后,他就不再想杀我了。尽管我很想为他的所作所为感到憎恨,我却做不到,至少,在知道了他身不由己后,我做不到。我怀疑这又是翠燃的操作,但现在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我宁愿就这样忘掉他,把他和他的同伙丢在地牢里等死——最好是分开关。

 

两名医生——一只小马、一只幻形灵——走出伤员们受治疗的房间,紧跟其后的是塞雷丝缇雅公主,身上缠满了绷带,一瘸一拐。暮光见此情景,心情大有好转,奔向老师。两只雌驹互相深情地蹭着彼此,银甲闪闪与小马医生攀谈起来,橙色眼睛的幻形灵医生来到我面前。母后不在,我的胸中一阵沉重。

 

“我们稳定了您母亲的情况,尽管不敢保证,但她生还的几率极大。”她恭敬地一低头,对我说道。我宽慰地叹了口气。“然而,目前仍在昏迷,可能需要数日才能清醒。陛下将自己的身体远推过了极限,而那之后还被...击倒。”我注意到她停顿了一下,瞥向银甲闪闪。

 

“你是说,‘被我击倒’吧。”银甲闪闪走过来,打断了她的话。我理解,不该为他此前的行为责怪他,但他身上却连一星半点的愧疚也没有。

 

“是。”医生压低语气回答,强压住对他厚颜无耻的心态的愤怒。她转向我,又一低头:“很抱歉,女王陛下,现在我需要回去工作。”

 

我盯着医生返回急救室的背影,试图弄明白她对我的称呼。她加上了‘陛下’二字,显然说的不只是我生理上的变化,而更像是正式的称呼。我眼中带着疑问,看向蜚蠊。

 

“她为什么叫我女王?”

 

“你母亲身受重伤,无法领导我们。你既是女王的女儿,又是王级幻形灵,自然会成为补位的首选,至少在邪茧女王康复前,会是如此。”

 

我想要争辩。我想举出自己不应该成为幻形灵领袖的一万个理由——从我不是真幻形灵,到在小马国没几个星期犯的一堆错。然而,我不能争辩。现在,我没有争辩任何事的意志力。

 

“只是暂时的,对吗?”

 

“我说了,等邪茧女王康复。”蜚蠊重复道。

 

我叹了口气:“我想,我们得去和军队会合,告诉他们情况,把大部队遣返回家。”

 

塞雷丝缇雅结束了与小马们的对话,跛行走来。

 

“离开前,我希望和你谈谈。”她说道。

 

“行。”我回答,简明扼要,毫无热情。

 

“首先,我想了解那只试图刺杀你的幻形灵,卫兵们来不及向我解释细节。”

 

我点点头,她想了解此事,也有道理。“他是雄性,名字是翠色爆燃,是坎特洛袭击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多年来,他一直利用着母后,希望她意外身亡,以便成为下一任幻形灵王。”

 

“原来如此。那,袭击开始时,你在哪里?”

 

“容在哪里?”蜚蠊不等我回话,便眯起眼睛插进话来,“她拼了命想要阻止战斗!您难道怀疑她参与了袭击吗?”

 

“我保证并非此意,多有得罪,很抱歉。”她冷静地回答。全然没有敌意,蜚蠊大吃一惊,看上去为自己草率的判断有些尴尬。“我这么问,是因为,在与妹妹前去对抗邪茧女王之前,我试图找到容。当时,我认为,带着她去,能更好地证明我们没有恶意。”

 

我的心沉了下去。原来,战争开始时,我真的该坐在那里干等。如果我肯多等一会儿,本可以在塞雷丝缇雅本尊的庇护下,前去寻找母后,这样既能节约时间,又能挽救许多生命。就因为我草率之下不过脑子猛冲,成百上千的小马和幻形灵丢了性命。我垂下头,眼中落下几滴泪。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吗?

 

“对不起。”我仿佛自言自语。

 

“什么?”她问。

 

“真的,对不起,”我抬高了声音,抬起眼与塞雷丝缇雅对视,“都是我害死了他们,如果我不是那么愚蠢——”

 

“如果没有你,小马幻形灵现在仍在战争中。”塞雷丝缇雅打断我的话,“如果没有你,伤亡会更惨重。”

 

“那...那你的伤呢?还有你妹妹?”

 

她苦笑着回头看看缠满绷带的身体:“比这重的伤我也受过。露娜或许要多在床上躺一阵子,才能从烧伤中恢复,但她也能好起来的。”

 

“可我做了这么多错事...”

 

“那你以为我和露娜就没有犯过错吗?”塞雷丝缇雅合上嘴,眼中流露出深受折磨的神色,看着空空的前方,历史在她眼前重现,“我们活了很多很多年,多到几乎没有谁能理解的程度。我领导小马国的这么多年来,犯下的错多到令我不敢回忆,而其中的大多数,都没有这样一个好结局。”

 

听着她冰冷而疏远的语气,我打了个颤。伤痛、悔恨与恐惧,从她身上汹涌而来,如同无尽的海浪,每一次都几乎将我淹没在其中。我第一次对永生有了真正的些许理解。

 

塞雷丝缇雅摇摇头,将自己从愁绪中解脱,双眼重新落回我身上。

 

“不要让过错吞没自我,孩子,你要学会在错误中成长。学会看见你做对的事,而从错误中学习,这样才能更好地前进。”

 

我咽下喉咙中聚集的沉重,点了点头。

 

“我尽力。”

 

----

 

我飞奔穿过坎特洛城堡宽阔的走廊,一小群幻形灵卫兵——包括蜚蠊在内——跟在我身后。他们跟不上已经完全扬升的我,距离渐渐拉开。或许我是该放慢步伐,让我新的近卫们追上来,但我就是做不到,只是不断地从小马之间穿过,他们不悦地看着我,还带着些许恐惧。

 

坎特洛的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三天。我将幻形灵的大部分兵力送回巢穴,安排了一名信使前往米诺阿向沉蛹的母亲告知情况,并命令将所有人类囚徒和那面通往地球的镜子带到坎特洛来。除了少数几个被迫参与战斗的人类,我再没见到别人,但我知道,很快,就能见到许多。

 

留下的幻形灵,大部分参与了城市的战后修复工作。我原本希望,让幻形灵和小马协同合作,能在双方之间产生和谐,然而局势一直高度紧张,甚至发生了几次斗殴。情况不算严重,除了些小伤小痛,没有别的后果,但还是挺让我失望的。自从斗殴之后,双方基本被完全分隔开,只有最宽容的小马们负责指挥幻形灵重建。希望我们能尽快从巢穴调来更擅长建筑工作的幻形灵——我们的士兵实在是会拆不会修,就算是有小马的专家指导,也还是难见成效。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我在城堡中飞奔。就在刚刚,我得知了母后终于苏醒的消息。

 

我飞 { 比喻义 } 过熟悉的等候室,不顾其中小马们惊慌的叫喊,一头钻进她的病房。令我惊讶的是,塞雷丝缇雅已经在那里与她交谈。

 

我一进入病房,邪茧的眼睛便亮了起来,嘴角渐渐勾起,露出一口尖牙。我几乎是跳了上去,想要好好抱抱她,却被橙色与绿色混合的魔法一把抓住。

 

“请不要飞扑伤员。”一只雄驹的声音从身后谴责我的行为。

 

“要是压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可就都白忙了。”一只雌性幻形灵的声音补充道。

 

我转身向两位几天来不辞辛劳挽救母后的医生道歉。包扎热心(Bandaged Heart)——橙黄色雄性独角兽,以及果不其然包扎的心的可爱标记——和清冷晨光(Crisp Dawn)——其中一名几天前随军的军医。

 

两位医生出人意料的合拍,我呆在这里的每一刻,都能感受到,他们在共有的救死扶伤的热情之中,渐渐产生羁绊,情愫渐生。好吧,至少那只雄驹是这样,我能看得出他的情感;幻形灵雌驹自然是屏蔽了自己的情感,但我猜她也同样对这只雄驹产生了感情。看来,我的幻形灵们至少会有一个不用担心食物问题了,真好。看着他们合拍的模样,我不禁产生了希望,总有一天,其他小马和幻形灵也可以的。

 

“抱歉。”我说。

 

清晨翻翻白眼:“小心点就是了。”

 

我听到身后传来两阵小声,转头看去,塞雷丝缇雅和母后都在讥笑我。我的脸尴尬地发红,但看到她们——至少表面上——和平共处,我还是很高兴。我想起塞雷丝缇雅说过,不要盯着自己的错误,而要记住自己所做的正确的事。或许,这种哲学,正是她能原谅动画中那么多反派的原因——而现在,邪茧也成了洗白反派了。

 

“公主刚才在给我讲,我不在的时候,你是如何领导巢穴的。”

 

“我在努力,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都在干些什么。”我露出半个微笑,说道,“我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只是把一切都搞砸了。”

 

“塞雷丝缇雅口中,你做得很好。”她安慰我,“我真为你骄傲。”

 

尽管竭尽全力,我还是没能克制住眼泪。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些什么,但我就是在哭。也许因为是‘母亲’获救,我喜不自胜;也许是因为,我终于能交回王位,及其重量。

 

我真想抱抱她,可是医生说过使不得。我不想伤到母后,不想让她好不容易痊愈了些的身体又添新伤。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愿望,邪茧的独角亮起绿色的光,她用魔法将我拉到伸开的怀抱中。我毫不抵抗,只紧紧抱住她。

 

“你没事真好。”我轻声耳语。

 

门打开,四只蹄子与地面相接,有谁进来了。我从母后的怀抱中退出来看去。是蜚蠊。

 

“大家在外面,”他说,“我好不容易才劝他们认同,比起保护,你更需要和母亲单独呆一阵。”

 

“蜚蠊...”邪茧说,引来了他的注意力,“每次见到我的女儿,你都在她身边,谢谢你一只保护着她。你作为她的保护者,作为她的朋友,都够格了。”她压低声音,不让蜚蠊听见,看向我,眼中闪过调皮的光,“做女婿也够格啦。”

 

蜚蠊和我的脸都大红特红,虽然说原因不同。

 

“能为公主服务,是我的荣幸。”蜚蠊深深鞠躬。我怀疑他十有八九是为了藏住自己通红的脸。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赶紧转换话题,希望蜚蠊没听见母后最后一句话。我自己对蜚蠊的情感已经够复杂的了,母后你不要再来撮合了吧?

 

“好像被一整支军队踩了一遍。”她面露苦色,“医生说,我不会有事,然而有时候实在痛得不行,我都怀疑自己已经痛死了。”

 

“你什么时候能重新回到王位呢?”我满怀希望地问。

 

塞雷丝缇雅和母后对视一眼。我不喜欢那个眼神。那种眼神看着就不妙。

 

“你母亲可能不会再回归王位了。”许久,塞雷丝缇雅终于说。

 

“啥?”我困惑地望着她。

 

“塞雷丝缇雅不仅和我说了你的行动,”邪茧开口了,“还告诉我,要让小马们原谅我们幻形灵的所作所为,十分困难。我们的攻击,带来了愤怒与恐惧。”

 

“那这和你不当女王有什么关系呢?”我的心被恐慌攫住了。

 

“我领导了两次对小马国的袭击,假如我还在位,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原谅,更不可能信任我们。在此之上,还有一部分小马要求我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她停顿片刻,深吸一口气,“我和塞雷丝缇雅达成了一致,我将被监禁在她的地牢中,以此令那些小马满意,而你,将领导我们的幻形灵。”

 

“可是...不行!”我焦急地支支吾吾,“靠我自己不行的!”

 

“先别慌,我既不是要上月亮,也不是要变石头,不过是住在牢房里而已。”母后用安慰的语气说,“只要愿意,你还是随时能来探视我的。如果让小马们知道,造成了这一切破坏的幻形灵已经进了监狱,他们就不会对幻形灵太有偏见了 。”

 

“可是明明是翠燃操纵了这一切,他已经进了铁窗了,这还不够吗?”

 

“翠燃确实利用了我们,然而下命令让军队谋杀小马的,却是我,这一点昭然若揭。作为女王,我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因此,我将逊位,接受惩罚。”邪茧闭上眼,那一刻,她看上去很累,很累,“更何况...还有一些事,都是我一马的责任。”

 

“您在说什么啊?”

 

母后睁开眼,看着我。在她的眼中,我看到了一样令我诧异的情感:恐惧。

 

“翠燃没有参与对你的世界的侵略,他没有绑架人类,更没有强迫人类参战。这都是我的行为,而我也必须承担这些行动的后果。即便你不能原谅我,我也能理解。”

 

“我才...”我立刻就想张嘴告诉她,没关系。然而,我很快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我说不出口。合上嘴,心中矛盾的情感肆虐。我爱母后,好爱好爱她,可是我心中也有一部分对她无比憎恨。我想,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将人类们遭遇的一切怪在翠燃的头上,而对她的行为视而不见。我颤抖着,回想起来,母后——邪茧——曾经是那么残忍可怕。

 

母后始终看着我,她轻而易举地读懂了我心中的矛盾,眼中带着痛苦的接受。

 

“你恨我也可以的,我也会恨我自己。但是,我真的为自己做过的事感到抱歉。”

 

沉默,沉重,沉落。我该如何回答?我想殴打她,我想拥抱她,我想同时怒吼而啜泣。我克制住这些冲动,将注意力全放到另一边,囚禁邪茧,从而令我的任期无限延长,绝对不是个好主意。情感的事,一会儿再说,现在手头上的事更重要。

 

“那我们的人民会怎么看?小马或许接受不了你做女王,可如果你进了监狱,幻形灵不也会接受不了吗?”我尽可能让声音不受感情的影响,指出了这一点。

 

“等到我身体足够健康了,我会返回巢穴,向他们说明一切情况,并宣布我将会被囚禁,你将成为新的女王。然后,我会立刻回来接受处罚。”

 

“如果幻形灵们有疑虑,可以在适当的时间前来探视,以证明邪茧没有受到虐待,并且能和她面对面交谈,让她有机会仔细解释原因。”塞雷丝缇雅补充道,她想到了些什么,忍不住轻轻一笑,接着说道,“我猜,想要找到能为邪茧送牢饭的小马,会很有趣的。”

 

我的眼睛抽动不止,视线随意飘向一旁,我努力想找出自己不能成为女王的理由。

 

“我...我还没准备好!”我抗议,“我之前愿意担任女王,是因为我以为这只是代任而已!”

 

“我领导幻形灵们参与了两次本不必要的战争,多年来一直相信一个出卖巢穴的叛徒,牺牲了不知多少条生命。”她想用微笑安慰我,然而悲伤惭愧的心却做不到,“比我做得更好就行了。”

 

“而且,你母亲也说过,如果你需要,也可以和她商谈。更何况,还有我和妹妹也愿意帮助你适应新的职责。”她邪魅一笑,“祝你批阅文件快乐。”

 

“我也等着看呢。”母后说,她勉强挤出弱弱的一声笑。

 

蜚蠊走到我身边。我都忘了还有他了。

 

“还有我,我不知道能帮上多大忙,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不去看身边的大家,努力想要理清刚刚发生的一切。几秒的沉默,然后母后开口。

 

“那,你愿意吗?你愿意领导幻形灵吗?”她的声音中带着期盼。我强迫自己依次看看三位,他们有所希冀地注视着我。我真的有得选吗?我心中的一部分——不小的一部分——朝我大声喊,要我叫着‘不要啊’转身就跑。可我做不到。我不能这样丢下幻形灵们。

 

我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母后露出大大的微笑。我这是给自己招来了什么啊?

 

----

 

三天过去了。今天有一大群幻形灵抵达,母后将同一群纯由幻形灵组成的队伍一起返回,去巢穴进行演说,正式退位,尽管她的伤势依然不轻。塞雷丝缇雅真的很信任她。母后已经告诉了坎特洛这边的幻形灵情况,并将我称作‘下任女王’。我的加冕仪式——如果你非要说得这么正式——并不盛大。小马国公主们对此甚是惊讶,本想为我举办大型庆典,然而幻形灵这边的传统,从来不认为新王上任是一件需要大张旗鼓的事情。萍琪尤其受打击,看上去快要爆炸了,不用说我也猜得到,她准还是准备了惊喜加冕派对什么的。

 

新抵的幻形灵中,有许多是正经工匠,这对重建工作可是雪中送炭。虽然大部分更擅长用石头建房子,而不是小马们喜欢的建筑材料,但他们还是比士兵强得多。

 

而给这么多幻形灵提供食物,可就有点头疼了。即使是塞雷丝缇雅和露娜一起鼓励小马们,向他们保证不会有事,也没几个愿意来让幻形灵取食的,最后基本和被动取食也差不多。我没有证据,但我怀疑不少幻形灵还是在骗爱吃。最终变成这种结果,很不幸,然而短期内我们谁也没有办法。但愿他们这么做不会损害长远的双边关系。

 

目前为止,我们最好的食物来源,是城市里各处商业场所,经商的小马们发现,我们从荒原带来的资源和劳工——尤其是技艺精湛的石匠——对他们大有裨益。奇怪的是,还有更可靠的来源,那就是最烦。塞雷丝缇雅对地牢中的大部分罪犯开出了减刑的条件,要求是他们需要在监禁期间,以及出狱后的一段时间内允许幻形灵取食,当然,这其中不包括重刑犯。尽管缓慢,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小马和幻形灵不但能和平共处,还能看到彼此的美好。

 

比起能重建坎特洛损伤的幻形灵们来说,更重要的大概就是通往我曾经的家的镜子,以及受囚禁的人类们,他们也一并到达,在城堡的庭院里聚集,与这个世界的政要们会面。具体地说,就是塞雷丝缇雅、露娜、M6,以及我。韵律尽管已经可以下地,但她和银甲闪闪已经回到水晶帝国,并不在场。我们分开来,一次和一小批人类对话,为他们被卷入小马和幻形灵的战争,分别向每一个人道歉,并解释情况。接着,他们便被送入镜中。

 

在几百人之中,我感知到了各种情感。最常见的大概是恐惧与不安,毕竟他们被从自己家里抓了过来,塞进陌生的新世界里,还成了囚徒。然而在此之中也有惊奇、好奇与激动,甚至偶尔还有喜悦。这些人多数是马迷。我是怎么知道的呢?不要问我是不是邪茧了真的很烦诶好吗?

 

根据报告,参与战斗的只有十九个人类,其中三人遇难。尽管我知道,比起可能的后果来说,这已经是极小的上网,可对我来说还是太多太多。将有三个家庭,很快会收到这样的消息,他们的家人在一个神话般的世界里,在神话般的生物的战争中遇害,而还有十六个人会终身留下被精神控制强迫参战的创伤。在整个解释的过程中,对母后的愤恨像一条暗流,在我心中燃烧。她醒来后,我没有怎么和她见面,或许正是因此,她才决定不等康复就返回巢穴。

 

恐怕,小马国的世界需要和地球互建大使馆了,不然我们就得毁掉镜子,切断两个世界的全部联系。这样或许比较聪明,可以避免两个世界中的任何一个涌入对方,带来灾难,但我做不到。每当想到此事,我会找借口说,很可能在地球上的马迷中,那些想来小马国观光的人身上,我们能找到爱意来源;甚至还能从没听说过小马的游客,以及那些想要探索崭新世界的探险家们身上取得爱意。然而,事实上我很清楚,这纯粹是因为我无法将自己和从前的生活完全割裂。

 

但这一切,都可以暂且不表。此刻,我们要在意的,就是将这些人类送回家去。我们尽可能地对人们的一切顾虑作出解释。说得轻巧点,累死我了。我不敢说他们大部分愿意原谅我,我对话的人当中,最多也就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看上去愿意原谅我们,而感情中全无恶意的,更是少之又少,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也少有明确表示敌意的人。

 

最终,有三个人类决定永远留在小马国,还有六个愿意暂时留下,协助重建。让人类移民进这个世界,我有些不安,然而他们愿意为幻形灵提供爱意,这个机会不容错失——至少塞雷丝缇雅是这么说的。即便是有塞雷丝缇雅的一再保证,我还是觉得不舒服。让人类来到小马的世界总觉得不对,就好像他们会污染这个世界一样。这种想法挺蠢的,而且也挺做作,毕竟我也算是半个人类。我简直没脸说出口,还是塞雷丝缇雅指出了我这种观点的自相矛盾。

 

但这些都先不用管。早在我得知,要有人类移民小马国之前,就有别的事令我和人类对话心神不宁,双眼不住地飘向那边与露娜对话的四个人。我努力想做好自己的职分,向面前的人解释清楚一切,然而我的心却不在此处。我忍不住注视着那四个人——我的家人,我最好的朋友。

 

和我这一组人类讲完,我朝负责将人类导向我这边的幻形灵挥挥蹄子,请他先停下。接下来的几分钟,我就站在那里,看着我的家人朋友们与露娜交谈完毕。我的肚子里仿佛搅成了一团。再过不久,他们就要穿过镜子,很有可能这就是永别了。

 

我想上前拦住他们,让他们知道我没事,可我又不觉得自己做得到。母亲看到了我的尸体,肯定也告诉了他们,我死了。我纠结片刻,有些混乱,人类和幻形灵,两幅画面都和‘母亲’这个词相关联,实在混乱。我要是一直管她们都叫母亲也太乱了,现在就先把人类母亲称作妈妈,邪茧称作母后好了。希望将来不要搞混。我意识到,如果我现在不上前去,就在也不用被这件事麻烦了,脸色有些难过。

 

言归正传,妈妈肯定把我的死讯传开了,那我就算自称维托,他们大概也不会信吧?我肯定能从过去的时光中找到证据说服他们,但就算他们信了,我也不能一起回去了。现在我是幻形灵的女王,我的人民比他们更需要我。我挫败地叹了口气,露娜已经转向了下一群人类。或许,不告诉他们结果,让他们以为我死了,比起给他们希望,却将他们砸在坎特洛城堡的矮墙上,会更好吧。

 

“哈喽点点!你怎么这么不开心呀?”我被萍琪闯入思绪吓了一跳,她看来是放下岗位来看我了,“是因为那几个人类吗?”她举起一只蹄子,指着我的家人。

 

“上帝啊,萍琪!不要这么突然冒出来好吧!”

 

“‘上帝’是什么呀?”她天真地问,我的心率瞬间加速。

 

“你不认识的,就当我没说吧。”我赶紧回答。如果传送门一直开着,人类的宗教迟早会传入小马国,但我可不想带这个头。

 

“好~吧,那他们是谁?”她逼问道。

 

“他们...他们是我的家人,萍琪。”我回答。

 

萍琪的眼睛亮得像两个远光灯:“真哒?!太酷啦!我要去打招呼!”

 

“萍琪,别!”

 

我试图拦住粉色的微型火箭,壮烈惨败,脸先着地。她蹦蹦跳跳地跑到我好不容易劝自己不要靠近的人们面前。

 

“你们好呀,点点的爸爸妈妈弟弟和朋友!”她高高兴兴地打起招呼来,“我叫萍琪 · 派,是点点的朋友哟!”

 

四个人类困惑地看着她,但我能感觉到瑞奇身上带着些许激动。我这哥们可是个萍琪厨。

 

“抱歉,您说谁?”父亲问,他显然是一点也不为萍琪的好心情所感染。

 

“啊对啦!”萍琪用一只蹄子敲敲脑袋,“我真笨!他一开始说自己的名字叫维托来着,后来改口说是掷点维多,我就管他叫点点啦!”

 

“维托?!”我母亲开口了,声音里带着少许沉痛,“您恐怕弄错了,我们的儿子已经过世了。”

 

“才没有呢,你儿子——现在是女儿啦——就在那儿呀!”萍琪把我的性别改来改去的,笑得超开心。

 

四双人类的眼睛顺着萍琪的蹄子看来,我拼命想藏起来,然而现在我实在是好大一幻形灵,在小马堆里藏都藏不住。我吹开自己翠绿色的刘海,羞赧地挥挥蹄子。果不其然,他们也不怎么高兴。

 

“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把戏,但请不要闹了!”我父亲愤怒地斥责萍琪。

 

“可是——”萍琪试图反驳。

 

“可是个鬼,小姐!你知道我们有多难过——”

 

“停!”我大喊一声,打断了父亲的话,将他们四双恼怒的视线从萍琪转移到我身上。不等父亲多说什么,我立刻变形为从前身为人类的样子。他眨了好几眨眼,我怯懦地走上前去。父亲的愤怒暂时被困惑与点滴希望所替代,但很快又变回愤怒。

 

“你怎敢冒用我儿子的脸?”他压低声音,几乎不克制其中的怒火。

 

“老爸,真的是我啊!”我说,“你记得吗?我小时候,我们出去野营,我在车里玩的时候不小心挂上了空挡,结果车子滑进水沟里了。”

 

他僵在原地,不确定地看着我:“你怎么会知道...?”

 

我转向妈妈:“还有一次,我最早的朋友搬走了,我想去找他,在森林里迷了路,是你把我找回来的。”然后是大卫,我的弟弟,“那次我把果酒洒到了你的全息闪卡喷火龙上面,自己画了一张顶包。”

 

弟弟眯起眼睛,走到我面前。我能感觉到他的情感中带着敌意,但我没有动。尴尬的瞪与被瞪,片刻,他一拳打在我脸上。

 

“你混蛋!”他吼叫着。我一屁股跌坐在地。真奇怪,现在我用两条腿居然站不稳了。

 

“维托!”妈妈喊道。

 

“点点!”萍琪和妈妈同时喊。

 

“就知道是你干的!你死不承认,但我就知道是你干的!”

 

“对不起。”我一脸痛苦地揉着下巴,真不想承认,但这是我自找的。我居然忘记自己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了。

 

“来。”大卫伸出一只手拉我起来。我抓住他的胳膊,他一把把我抱住,“你居然没事真是太好了。”

 

“喂!你不跟我说两句吗?我超受伤的!”瑞奇假作不快,傻笑着说。

 

“现在就到你啦,”我与弟弟分开怀抱,对瑞奇说,“替我转告老板,叫他带好假发滚蛋,朕现在日理万机。”

 

他得意一笑:“幸好你已经被炒了,不然他准要炒了你。”

 

抱完弟弟,轮到爸妈了。我几乎融进了他们的怀抱中。

 

“你怎么...这什么情况?”妈妈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我都看到你的尸体了!”

 

“原来那个老型号过时了,我换了个新的。”我不知怎的想来点黑色幽默,当即就后悔了,“长话短说,有个脑子有毛病的独角兽把我从身体里吸出来,塞进了这里某马的身体里。”我特意略去了那之后苦杏仁做的事,希望他们不要追问。

 

“你为什么不联络我们呢?”拥抱分开,父亲有些心痛地质问我。

 

我想告诉他,我明明联络了他,我想气呼呼地告诉他我给他打过电话,而他却挂了电话不当回事。但我忍下了这点怒气,毕竟这还算甜美的重聚中,不适合这种琐碎又难过的话题。

 

“唉,毕竟他们还没开通跨宇宙运营服务嘛。”我打趣道,带着不少讽刺的意味,既回避了我对此事的真实感受,又指出了他这个问题的愚笨之处。我明白此刻他主要靠感性而非理性,但还是难以除去自己声音中的恼火。好吧,看来我并没有把自己的感受藏得太好。

 

“所以...你现在是幻形灵啦?”瑞奇问道。他大概是故意想要替我不礼貌的回答打圆场。

 

终于落到这个问题了。他们全都看着我,等我解释情况。我不能光告诉他们自己变成了幻形灵,还得告诉他们,我不能一起回去了。这可怎么做得到呢?我咬着嘴唇,不知该对两只手怎么办。手是这么尴尬的东西吗?我把手塞进口袋里——先修改伪装,让我身上的衣服里有了口袋。

 

“你还好吗?”母后...不对,妈妈问道。

 

“不好,不很好。”我弱弱地说,“其实大概、也许、可能,幻形灵能绑架人类,算是我的错。”

 

我看着他们困惑的脸,过了好几秒,弟弟提出了他们共同的问题:“呃...啥?”

 

我深吸一口气。“我刚才说过,自己是被塞进了另一个身体里,也就是幻形灵的身体。后来,这个世界的其他幻形灵把我从那个疯子那里救了出来,他们的女王说能帮我回家,用我的意识创立连接,创建了两个世界间的传送门,然后就借此机会抓捕人类。我本该知道会有这种结果的,对不起。”

 

我愧疚地避开他们的视线,但妈妈温柔地伸手,托着我的脸转回原来的方向。

 

“这不怪你。”她严肃地说,“你也只是想要回家,想要回到我们身边而已。要怪也是怪那些抓走了我们的坏人,不怪你。”

 

我也不禁想到了那个‘坏人’,心中不由得涌现出怒火。我知道,对邪茧抱有积怨,并没有意义,对现在的我没有帮助,尤其是我还需要依靠她的指导来领导幻形灵,然而此刻,我的怒火就是在燃烧。

 

“我已经见够了魔法和说话马,这辈子都够了。”父亲宣布,“回到地球再聊吧。”

 

而现在,我就得丢下最重磅的炸弹,不能再拖了。

 

“我不回去了。”

 

尽管我语气相当平淡,没有什么阻碍,但我的胸却随着这句话变得沉重了。我意识到,不能和家人一起回家,才是成为幻形灵女王真正的代价,也是一直以来令我不安的由来。

 

“什么?为什么?!”爸喝问道。

 

“这里需要我。”我面对着父亲渐渐涌现的怒火,静静地回答。

 

“我们也需要你!”

 

我摇摇头。“不,你不明白。你们想要我在家,但这里需要我。无论怎么说,现在我已经是幻形灵,不再属于地球了。”我解释道,声音坚定得惊人,随后加了一句不那么确定的话,打破了整个氛围,“而且,我现在还是幻形灵的领袖。”

 

父亲注视着我,身上散发出受背叛后的痛苦。他是一个情绪多变的人,很容易动怒。

 

“那就这样了,是吧?”父亲冷冷地说,那之下满是沸腾的震怒,“你宁愿要这些怪物,要这个幻想世界,也不要你的家人?”

 

“爸,不是——”

 

“我不想听!”他打断我的话,“你就在这儿当你的...怪物吧。”

 

“富兰克林(Franklin)!”妈妈叫喊着伸手去拉父亲,想阻止他离开,但没能使他停下。父亲径直迈步走向镜子,头也不回地踏了过去。我咽下喉咙中堆积的东西,努力想克制住将从眼中流出的眼泪。

 

“不该是这样子的。”萍琪明显不开心了,鬃毛有些扁。我只点点头。

 

“我会和他谈谈的,”妈妈向我保证,“我保证他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她快步来到我身边,亲吻我的面颊。

 

“再见。”我小声说。

 

“再见。”她回应,起身追向镜子那边的爸爸。

 

弟弟恼火地叹了口气。“别担心,你又不是不知道,爸就那样。过几天等他冷静下来了,还会硬闯回来道歉呢。”他停顿下来,抱了抱我,“但你别以为就这么算了。下次见面,你得赔我的喷火龙。”

 

我弱弱地微笑,挥挥手,他也走进镜中。我看向四人中剩下的那个。

 

“刚才,”瑞奇开口了,“你看着挺像邪茧的。”

 

我咕哝起来:“唉,怎么又是这句——我这身体是邪茧的女儿。”

 

我的死党于是努力憋笑,憋出了猪叫。

 

“笑吧,笑吧,随便笑吧。”

 

“对不起啦,只是...确实挺好笑的。难怪你现在成了幻形灵的头领。”

 

“是啊...”

 

尴尬的沉默,片刻,瑞奇又开口了。

 

“你真的就留在这儿啦?”

 

“是啊。”我点点头。

 

“怎么劝也没用了吗?你不能把王位硬塞给别的幻形灵吗?”

 

“不行。”我摇摇头。

 

“那就,只能再见了。我会想你的,老兄。”

 

“你也可以留下呀。”我满怀期待地说,“能有个朋友陪我也挺好的。”

 

“对呀!我还能给你来个‘欢迎来到小马国派对’呢!”萍琪大喊大叫着,原地蹦跳,方才见到我与家人的争论为她带来的忧愁已经烟消云散。

 

“你的派对我超想来的,萍琪,但还是算了。这个世界是很棒,可这里也太危险了,梦魇之月、无序、提雷克什么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偶尔来看看你们,假如允许的话。”

 

“那就,只能再见了。”我重复了他的话。

 

“下次见了,陛下。”他浮夸地一鞠躬,轻笑起来,“看来我之前说,咱们俩都成不了什么大人物,是说错了。”

 

“当时你想说的肯定不是幻形灵女王。”我狡黠一笑。

 

“可别话说得太早哦,维托。”他挑挑眉,“我当年写垃圾自嗨同人文可写了不少。”

 

“那是自然。”我翻翻白眼。

 

“总之,再见啦!”他一敬礼,大步流星地走向镜子。

 

“他人真好,我好希望他能留下来呀。”

 

“我也是,萍琪。”

 

我站在那里,看着镜子。萍琪后来被气得冒烟的暮光闪闪拉回去工作了。我本该也回去工作的,但心就是静不下来。我一直希望,爸爸能回来原谅我。不过那只是奢望罢了。虽然老弟说的没错,爸迟早会想通,但我也知道,几天是不够的,几分钟更是全无可能。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握拳,松开。现在我要这伪装也没用,于是便变回真正的样子。当我终于转身准备回去执行任务时,正与塞雷丝缇雅公主打了个照面。我心率加快,吓了一大跳。本该感应到她的情感才对,但我沉浸在自己的情感里,没有注意。

 

“我为你方才遭受的损伤表示同情,我能理解被所爱者厌弃的痛苦。”

 

我点点头,嘀嘀咕咕地道谢。

 

“然而,我希望你能向我和露娜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朋友会知道小马国遭遇过的威胁。我尤其对提雷克那部分感兴趣。”

 

我叹了口气。就知道迟早会有这种结果的。我怀疑,搅乱时间线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如果我阻止了自己所知的一切危险,时空连续体就会将更糟的事情丢在我们头上。然而,改变又是必然的,我所做过的事相比足够对提雷克的袭击事件造成巨大的改变。提雷克如果把一巢幻形灵的魔法连同小马的魔法一起抢走,会变得多么强大?这样超威暮暮还能打败他吗?还是说,我和母后将自己的魔法交给暮暮,她就能跳过友谊课,一蹄子把提雷克踩扁。谁知道呢,说不定魔法太多,暮光会直接爆炸成一团魔法血雾也说不定。

 

“等事情安顿下来了,我再向你们解释吧。等解决了这次危机,再担心下次也不迟。”

 

“也好,我们以后再谈此事,但请不要拖延过久。提雷克非常危险,如果他真的要回归,那我们都将面临极大的灾难。”

 

警告完我,她转身走回人类们面前,示意自己可以再和一批人类对话了。我深吸一口气,示意自己的助理,我也准备好,可以向下一批被抓捕的人类们解释情况了。

 

----

 

我从两位身穿翠绿色盔甲的幻形灵皇家卫兵之间经过,走进城堡里新为我准备的客房。原本由塞雷丝缇雅的皇家卫兵站的岗位,已被我的近卫取代,作为对我们信任的表现。我看出了这一点,但愿我的卫兵们也能看得出来。我注意到,城堡里的一位女佣时不时就会来打扫这里,尽管此处早已一尘不染——她其实是对异族的穿着奇异盔甲的卫兵们有些兴趣。而卫兵们也会在她扫空气的时候,和她聊一聊。这样的画面,正是小马与幻形灵逐渐和解的证据,尽管稀少,但确乎令我不安的心稍稍平复了下来。

 

身后大门关上,我看见蜚蠊躺在沙发上。他抬起头看着我走进来,看来是被我吵醒了。看上去,他和我同样疲惫,然而饶是如此,他还是趴下沙发,深深躬身向我行礼。

 

“陛下。”他毕恭毕敬地说。我忍不住咕哝起来。

 

“你别也给我来这一出啊。”

 

蜚蠊疲倦地轻笑着,直起身来,蹦回沙发上:“遵命,点点。”

 

“你今天估计也够呛吧?”我在他身旁坐下,问道。

 

“那是!”他呻吟道,“我再也不要当什么新巢穴建设监管员了。”

 

“我还是很难相信,塞雷丝缇雅居然让我们把坎特洛旧矿洞改造成新巢穴。”

 

“这确实是一笔不小的馈赠,不知道这个矿为什么废弃了,底下还有好多宝石和矿物呢。”

 

“我也不清楚,有空问她吧。”我耸耸肩,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情况怎么样?”

 

“运气好的话,几个月内基础设施就能完善。一时半会儿住不了多少幻形灵,但肯定够为女王和一些比较愿意住地下的幻形灵安排居所。”

 

“那就好。”我打了个哈欠,说道。

 

伸出一只前腿,揽住阿强,一把拉到我身边,他惊讶地叫了一声。我把他像个泰迪熊似地抱在胸前,躺向一侧。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假如我清醒些,或许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又尴尬又离谱,但我已经累得没心思管这些了。蜚蠊起初有些惊讶,但也并不在意,而在我怀中放松下来,甚至还往体型更大的我怀里挤了挤。

 

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还有好多好多麻烦要解决。幻形灵和小马的关系仍在彳亍前行,主动给予我人民的爱有些少;米诺阿那边,沉蛹的巢穴还没回信,我还要等着另一位女王死了儿子来发火;还有提雷克要处理;更不用说还得给塞雷丝缇雅解释,他们整个世界在我的家乡那边是一部动画;无序也还没有出现,我对那个混蛋可不仅仅是严厉斥责几句就算完事的。除了这些,等着我的还有几亿件事情,然而此时,蜚蠊在我怀中,其他的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这些事都可以再等等。此时,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睡上一觉。

 

 

---注 释---

 

注1(Queen of the Hive):相似标题的长篇大作《幻形之灵:皇巢》(Change: Queen of the Hive)翻译绝赞连载中。点此前往

 

---感 谢---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乘风小姐姐

切拉

日升

Utopia(乌酱~)

白斯

Westwind

#1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完结撒花!

开始还抗拒呢,最后还不是同化完成:ftemoji_lunateehee:

茧茧这个下罪己诏。。。

那个传送门在哪?!让我过去!

14 天前
#2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撒花*★,°*:.☆( ̄▽ ̄)/$:*.°★* 

 

14 天前
#3
utopia  幻形灵 赞助者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哼,看在茧茧没死的份上,饶你一命。

讲真。这章前半段,容真得像ts附体。

不得不说故事本身很有趣,而且扩充的空间相当大。

14 天前
#4
居正  天角兽 站务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完结祝贺!已经推上首页。

只是可惜没有续集了

14 天前
#5
ShadowNight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结局是个美好的团圆,虽然也不是太美好,但总归还是不错的,不管是人类还是幻形灵。

小天平又完成了一部精彩的翻译,就是劳模!

另外,如果咱来翻译小说标题的话,咱会翻成《陌生的容》或者《陌生之容》,一点也不好笑的双关啦~

13 天前
#6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回复#1 @LRlicious :

嘛,谢谢支持啦~这个故事还是挺有趣的,最后的同化嘛...唔,照理来说也该猜到了吧。

传送门你就别想啦,在加拿大不知道什么地方呢~差不多10,000,000,000,000平方米的土地慢慢找吧~

13 天前
#7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回复#2 @是彩虹啊iiiii :

谢谢支持的说~

13 天前
#8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回复#3 @utopia :

诶嘿,乌酱真是忠诚的工兵呢。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确实是有点像S9的TS了。

就是就是,感觉很有写续集的空间~没有续集也太可惜了。

组队催作者(1/100)

13 天前
#9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回复#5 @ShadowNight :

诶嘿嘿,结局还是不错的啦。我自己对这个故事的理解是,比较像现实世界吧,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美好,但也并非处处是黑暗呀。

总之谢谢夸奖啦!

标题的话,其实本来也是准备弄成双关的...不过最后似乎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呢。

13 天前
#10
Fytus  天马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突然想起上一个《幻形之灵》

完结撒花

12 天前
#11
Dim  陆马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邪茧没死,比想象的好啊。。。到现在才有机会看完,剧情有些太过顺利,但是总体上还是很棒的:ftemoji_flutteryay:

12 天前
#12
Chela  幻形灵 小编 赞助者
回复 第十八章 巢穴的女王陛下

先黑暗后再慢慢走向光明的Altered Visage比Change看起来好受多了

1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幻形灵,幻形灵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