赦免
赦免
Lv.5 820/1000

资深马厨,欢迎讨论

杀手:清除行动

第三章:秘密入侵 Secret Invasion

本作评价
22()
()1

第三章:秘密入侵 Secret Invasion

入睡对星光熠熠来说向来并非易事。

斗争早期,抵抗力量被迫不断转移,连续经历残酷的血战。士兵们有时可以轮岗,而星光作为指挥官几乎从不能休息。最终在队里老兵的教导下,星光学会了在任何时候进行休息,她可以随时随地利用任何时间碎片来回复体力,比如集合前的几分钟或是吃早餐时。她只需稍微眯眼一会儿即可恢复体力。

后来情况稍微好转,星光可以终于在抵抗力量的根据地放下负担,毫无保留的睡一会儿时,她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睡觉的能力。她所有在不用药物和魔法帮助的情况下入眠的尝试全部失败。不服药时,她的睡眠如同濒死,意识像烟雾一般迅速消散,然后她的头脑总会在她彻底失去意识,陷入睡眠之前把她猛拽回现实,就像在她耳边大喊一声。接着她会惊醒,手里紧攥着被子,额上冒冷汗,身子不停颤抖,嘴里是一股金属腥味,而且心率高得惊人。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回。后来她选择服药,勉强提高了睡眠质量(本质上是陷入无梦的昏迷)。但即使是在药物帮助下,夜间心悸和夜惊仍然使她困扰不已。

如果星光能睁着眼睛睡觉,她肯定会那样做。但星光就好像一辆被拔掉了操纵杆的手动挡汽车,永远被卡在最高档上,无法减速。星光曾觉得这种事很糟糕,但她悲哀的发现发现她本马不再喜欢(或者说不再适应)原本的深度睡眠——真正可靠的无药物睡眠——了,她不喜欢那种体验。那种感觉如同一名悄无声息的沉默刺客,从背后猛然出击,拽住她的脖子将她拖走,拖进茫茫黑夜中。

有些马曾给她带来安慰,像特丽克西。这个魔术师比其他任何马都了解她,知道她需要什么。特丽克西还会安慰她,鼓励她振作,还在其他人质疑她权威时站出来捍卫她。有时,星光从噩梦中惊醒,头脑混乱,心脏狂跳,特丽克西会赶来安慰她,帮她抚平恐慌的情绪。接着,特丽克西会搂着星光,轻轻抚摸着她的鬃毛,直到星光在她怀中进入梦乡。特丽克西的怀抱于星光而言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星光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温暖。

直到有一天,特丽克西去了,她的存在带给星光的温暖和安宁随即消失,星光确信自己再也不能将它们找回。

在梦中,星光走过无数地狱,目睹无数灵魂被和煦光流帝国吞噬,有小马也有异族。梦境里的影像有时会扭曲,变得混乱破碎,伴随着无数无辜生物的尖叫,折磨着她的心,缠绕着她,如同一只剧毒的八爪鱼,试图将悔恨注入她的心脏。又或者,地狱开始坍塌,随即像热蜡一般融化,幻化成无数景象,提醒着星光她没有救下的马和犯下的错误。有时她看见了麒麟村的大屠杀,麒麟们用生命掩护抵抗力量,然后被帝国军队残忍屠戮。有时她看见更骇人的景象:因为她的错误,人类世界也被入侵。又或者,她的无能导致了暮光闪闪被困在塔他洛斯,和煦光流篡位,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但星光在成长,无数个月的血腥地下斗争使她的心灵更加强壮。她继续在斗争,那些梦魇没有打垮她,因为她知道自己必须抗下去。抵抗力量将要把和煦光流与她的爪牙从小马利亚扫除出去,把和谐与友谊的力量重新带到小马利亚,还要为死去的生物们报仇。为此,她拒绝退缩,拒绝放弃,即使帝国军队看起来不可阻挡。

他们有无数血债等着偿还。

有一天,他们会杀了我....

但不会是今天。

 

星光浑身一震,醒了过来。

她仍然在水疗中心的等候间里,身边空无一马,刚才把她叫醒的是头顶上明晃晃的的蓝色灯管——她睡着(或者昏倒)时眼睛朝向了它。星光用蹄子揉了揉眼睛,视网膜上的光斑却固执的留在眼睛里,她决定不予理睬。

一阵哔哔声响起,星光低下头,她的医用腕带显示她的心率已超出了正常水平,体温也在不断上升。星光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从制服里抽出了一瓶硝酸甘油,服了一粒,感觉比之前服的那一粒稍微甜一些。很快,她的体温降了下去,心率缓缓减速。星光全过程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感觉药的甜味叫她有些回味。甜的有点过分了,是加入了糖精?还是笑气晶体

星光神经反射般跳了起来,蹄子开始在军服里翻找阿托品,腕表像疯了一样尖叫起来。接着她才记起她的副官就在门外,而她是在水疗馆经过加固的等候间里,暂时不用担心生命安全,刺客也不会真的蠢到在硝酸甘油下毒——她自己就能立刻识破。她坐在椅子上思维混乱了好一阵子,才把已经拿出来的阿托品又放进军服里,决定不再理会自己的腕表。

等候室的门被推开了,她的副官探头进来。

“星光?”瑞雯叫道,“按摩师正在等您,请您尽快前往按摩房。”

星光对她点了点头,看着瑞雯关上门,感到自己的脊椎似乎生锈了一般缓慢。瑞雯的年龄其实比星光大将近10岁,但看起来比星光年轻的多,士兵们往往把她认为是小姑娘,她平时的轻快步伐、头上扎眼的红色蝴蝶结与白色毛皮加强了这种印象。星光承认,她嫉妒瑞雯,嫉妒她的健康躯体,嫉妒她的经验十足,还嫉妒她的容貌——星光原本的漂亮脸蛋忍受了许多摧残。更重要的是,瑞雯的前雇主已经死了,而她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那不是她的责任,她还是可以睡个安稳觉。而星光每个夜晚都在拷问自己,自己做了什么,有没有自己没做到的——或者简单点,她有没有害死自己人?

星光深吸一口气,把这些杂念抛到脑后,开始解开自己漆黑的制服。制服落在地上,露出了薰衣草色的皮毛和覆盖其上的伤疤淤青,这是三年的战斗留下的印记。她做了几次甩头运动,还来了两组“风车”和俯卧撑让血液循环加速,尽量让自己在按摩师的面前看起来像一个中场休息的猛将,不是一个来搞大保健的老妈子,然后直接走出等候室,沿着一条专用走廊向按摩房走去,瑞雯在她身后一路小跑跟着她。

按摩房比起等候室来说相当华丽,墙纸是优雅的灰色,配上了黑白相间的瓷砖。一扇宽大的黄色窗帘遮住了背后的窗户。房间中间有几张橡木制成的按摩床,上面是紫色的靠枕。一股薰衣草香味弥漫在房间里,星光不由得想起了暮光闪闪,她日夜思念的导师。一旁坐着一位幻形灵按摩师,她穿白色制服,肩部绣着一朵白莲花。看到星光和瑞雯,她站起来,张开双臂向她们致意。

“啊,你好,指挥官!”幻形灵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尖锐,但音调让马觉得很舒服。“欢迎,我们现在开始吗?”

星光点了点头,接着躺到了按摩床上,脸朝下,口鼻从一个洞里从下面伸出来。“就按照预约上的要求做吧。瑞雯,请呆在门外,给我们一些私密空间。”

“星光...”瑞雯的声音迟疑了,但星光抢过了话头,

“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可以去随意逛逛,找些吃的。”

这是句暗语,意思是让瑞雯警惕周围的一切情况,并在危险出现时进行干预。接着星光听到瑞雯说了声“收到,星光”后离开了按摩房,离开时故意拖着脚步,制造出摩擦声,这也是暗号:她理解了暗号,并将听令行事。

“请放松,指挥官,这样按摩才能取得最大效果。”

星光逐渐习惯了高档丝绒毯子带来的奢华感,身体开始逐渐松弛,呼吸终于平稳下来。压在她脸上的靠垫的香味让她的脸像蛋糕一样软化了。她原打算保持警惕,时刻警醒,可事与愿违——她开始昏昏欲睡,身体的松弛几乎不受她的控制,她简直能感到自己的肌肉正紧绷在骨骼上,想保持理智开始变得很困难。她的身心现在只渴望一件事——星光简直为自己感到羞耻——那就是彻底的放松。

“现在开始了。”

两只灵巧的,抹满了按摩油的双手(看来按摩师变成了其他生物)开始在星光的后背上下移动滑行,慢慢戳着她的背。当那双手温柔的抚摸星光背上最紧绷的点时,星光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呻吟,听起来真的一点也不像一个女强马应该发出的声音。按摩师接着用力,在肩胛骨处的穴位上使了点劲,又引起了星光的一连串呻吟。然后是脖子,按摩师将这块区域连同整个后背部一起对付,像一个屠户对待一块鸡胸肉一般拍打,星光的身体又一次紧绷后放松。五分钟后,按摩师掐了一下星光的后背,然后轻轻说道:“要到下面了。”

星光无力的点点头。

得到许可后,按摩师转换目标,将精油向星光的大腿上涂抹。星光并不总是要上前线火并,但三年的征战使她的腿相较于一般雌驹更强壮,肌肉密实。这是个好突破点。 按摩师的手指开始在大腿内测游走,星光的一阵轻哼,双腿轻轻踢了踢,然后无力垂下。太好了。 按摩师再次拿出精油,向里面加了一些兴奋剂,接着涂抹在星光的整个下半身。

效果立杆见影。

星光熠熠喘着气,她的一生从未感到如此舒适。和这个按摩师的技巧比较起来,小马谷的技师简直像小学生。每一次轻戳,她就会呻吟出声。每一次揉捏,她就要大吸一口气——她控制不住。她感觉这是天堂,只想一直呆在里面。

其实这是一次爆发——在过去的三年间她不曾有机会照顾自己,她永远在路上,不断奔波。星光享受过的最好的“呵护”就是余晖烁烁偶尔给她做的马蹄保养,可那远远不够。

更强的刺激从腿上传来,星光开始眩晕,世界在转吗?还是我在在转? 她在冒汗,快脱水了,眼睛里积了一汪汗水。接着她猛然睡意全无,怎么回事?体温在上升? 怎么这么..... 星光的大脑像是突然卡死了,思考,快思考啊!

星光尽力回忆一些细节,可大脑像是掉进了水泥池拖都拖不动。她的大腿开始抽搐,嘴唇发粘,身上烫的惊人,镇痛药物? 头痛又开始了,肌肉拧成一团,开始压迫她的神经,火燎火燎的痛,是麻黄碱! 星光两只前蹄痉挛着抓住床单,舌头在干咳的嘴里成了一团肉,举不起来。瑞雯?她试着呼唤她的副官兼朋友,外面没有动静,不。

在意识消散前她试着用魔法,独角只是光芒一闪,接着熄灭了,她的希望也是。

按摩师盯着星光毫无动静的躯体看了许久,接着检查了门外,发现瑞雯不在。她使用魔法,将自己伪装成一只骏鹰,然后设了一道幻术屏障。然后,她拿出了一个手提箱,打开了它。

里面是满满一箱的手术套件。

“星光,星光?”

瑞雯的呼唤声将星光从昏迷中唤醒。她猛然一怔,慢慢恢复方向感,将注意力集中到瑞雯的脸上。

她坐起来,瑞雯正站在按摩床跟前睁大眼睛盯着她,按摩师已经变回了幻形灵形态。星光试着伸展她的身体,感觉出乎意料的舒服。

“你干的不赖。”这话是对按摩师说的。星光翻身下床,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似乎换了匹马,比以前更加轻盈,更加放松,更加...自信?她没想到按摩竟然会有心理治疗效果,按摩师怎么做到的?星光试着回忆,却发现自己只能勉强记得一些片段...但她能肯定,按摩师用了...精油?

在回去的路上,她和瑞雯几乎没说话,全神贯注的思考着那名技师和她的神奇精油,以及她的神奇手法。幻形灵技师声称她没有使用任何魔法,星光是自己睡着了。但星光关注的是另一方面:在按摩过后什么都不记得算正常现象吗?

一阵“呼呼”的叫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奥罗威正在她的办公桌上站着,腿上拴着一卷余晖烁烁发来的加密羊皮纸。他的翅膀不断扑扇着,黑色的小眼睛正看着她和瑞雯,表情就像等着批迟交的作文的暮光闪闪。

啊,但愿是好消息。 星光这么想着,被脖子后传来的一阵刺痛弄得缩了缩,接着快步走向奥罗威。我真的不想再去思考更多事了。

在她查看信件时,瑞雯突然发现星光的脸上似乎冒出了一些白色的小雀斑,那是按摩膏吗?她决定还是不提这事为妙,毕竟,星光指挥官要操心的事已经够多了。

thumb_up22
1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第三章:秘密入侵 Secret Invasion

一股本子剧情。。。

2019 年 10 月 27 日
2楼
和谐秩序 Lv.11 陆马
评论 第三章:秘密入侵 Secret Invasion

回复23265 @LRlicious :

不尽然,在温柔中透露着杀机。

2019 年 10 月 30 日
3楼
岱宗 Lv.1 麒麟
评论 第三章:秘密入侵 Secret Invasion

脖子后传来的阵阵刺痛?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创中长篇推荐

    笛斯Di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