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户尔

  陆马

目前没有马设,只能口述一下了。一只黑色鬃毛,黑色眼睛,深灰色皮毛,时常披着一张棕色斗篷的雄性陆马。19年9月刚入马圈,很多事不明白,还望多多海涵。

逢魔时的混乱

本作评价
5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依旧藏着六位一体的友谊,那株以和谐为养分生长的友谊城堡,窗户玻璃的明亮程度和它本身的材质一般。

相互光线交错错出的刺眼闪光点在这座不太赏心悦目的城堡上,显得就有些唯美。

只是现在黄昏,夕阳西下这种寻常可见的形容词在小马看来并不是那么美丽,毕竟天天看,以最佳的位置观看也会逐渐乏味。

城堡阳台处是个极好观景点,既能目睹远方的天气工厂,你甚至会觉得因视角缘故变小的它显得尤为可爱,彩虹诞生之所,想想都是梦中美好的制造机。

此时暮暮正和小龙一起看着太阳下落,平凡的说就是夕阳西下。

日头在魔力和自主牵引的程序下逐步下落,现在能看见它在极远方的高山之上。

现在想想,那是无序装病为了采药去的鬼地方……

意境没了,但生活依旧。小龙同暮暮一样躺在长椅上,和暮暮相夹的桌台上摆着一碗红宝石和一大杯鲜榨苹果汁,绝对鲜榨的,甚至杯上还写着:附赠,榨汁机用的愉快——博士

用吸管吸着饮品的暮暮,吃着红宝石的小龙,两者皆都带着酷酷的黑墨镜,也是一副心旷神怡,眉头舒展,神奇愉悦,含笑九泉的模样。

尤其是这几天忙完友谊学校各种事物的暮暮,虽然很久之前就建好了学校,但规章制度都只是同教育局模仿出来的,甚至有些地方即使懂得理论也不太好实践。现如今,驹绝会长接受了异族的友谊,甚至有了一丝当外交官的念头,但总归念头,他当教育局会长的几十年时光比暮暮现在的年龄还要大。

总之就是吃过的学校正餐比她所交的朋友还多。

在驹绝会长彻底接受暮暮后,经常来学校观察是否有能继续改进的地方,尤其是这个星期,他几乎是夜以继日的思考如何让学生能更好的学习友谊。

并且每一个种族的习性他都了如蹄掌,做的做绝的是昨天他忘记了学校有大半小马的存在,拼命的将学校搞成龙族的生活环境,可见一般。

“严重暮化?”斯派克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含着一小块红宝石。

“嗯——算是吧!驹绝会长其实马挺好,上次和他犟嘴我都要忘记小马国的最初法律:教育为本,协会初始制度统一由十八位高级市长同协会所有成员投票、开会决定,公主权利不能过于干涉学院制度。校长有权,但学院制度需同协会成员一同商议,抉出满意、合理的制度。然后应该是小马教育年龄和专业方向,专业方向第一,年龄以专业为主题变迁,还有——”斯派克打断她口若悬河的话语。

“你还是像往常一样,每说起某种最近感兴趣的东西时就会异常的话多。”斯派克刚想去触碰暮暮那装满鲜榨果汁的大玻璃杯,却被紫色的魔法光拍了一下。

“算了。”他自怨自艾的说了一句,而暮暮用吸管吸果汁的速率逐渐加快。

接着有模有样,看似成熟、稳重的说:“让我猜猜,你当时自然看过章法,但有些没有慎重考虑,就像最初不相信那本泽蔻拉看的超自然图书,当时你考虑的只有友谊,然后逐渐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学院方程,几乎和灰琪的地质学院一样,搞的学生们纷纷逃课。结果你却认为章法是绝对的,驹绝会长虽然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应该不是那个意思。我最近还查过教育局的历史,这些年他为教育界做出的贡献简直就是教育界星璇。呃——我不是在贬低你的偶像,你的偶像不也犯了一些友谊上的错误。”

暮暮只是笑了笑,去年开办友谊学校之前她甚至同自己的偶像站在一起战胜邪恶,虽然麻烦还是偶像自己搞出来的,不过值得兴奋。“斯派克,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别想倚靠见识打败自己的启蒙老师。不过至少现在我发现,当时和驹绝会长最大的矛盾只不过是一群异族差点因为友谊差点把学校毁了,险些危害学生。

“实际看来,我也有些错误,但星光熠熠真是我的好学生,还把我错转移了,总之啊,这所学校是我的心血,这这个星期几天的大改都是值得的。”因熬夜工作使得脖颈酸痛的缘故,转动了一下那颗紫色的头颅,黑色墨镜确实酷的不行

“是啊,你这几天的确每日都累的半死,幸亏有星光在,我们三个才能解决驹绝会长废寝忘食写出来的所有缺点,友谊的魔法让他更重视这所学校。”

“嘿!这本该是我说的。”暮暮愉快的笑了,甚至开始放飞自我的摆出了个风骚的斜姿,歪斜这的身子靠向桌台,翅膀也些挤得难受便不自在的舒展开来。

“让我说一次吧,毕竟某些坏蛋总是忘记M6实际是七个的M7,我一直对此不爽,他们总是忘记我的存在,甚至贬低我,把我当做那种没用的笨蛋助手。最过分的是某些小马还非常平淡的把我视作你的狗腿,小跟班,还是墙头草两边倒的那种!我至少也在影王这种毫不在意一整个帝国的覆灭的无情大魔王眼下抱起水晶爱心就是个百米冲刺,那刺激感,就是云宝黛西都会感到心有余悸。”想起某些不高兴之事的斯派克顿时发起牢骚,对谁发,旁边的暮暮的发牢骚。

但瞬间又承认了这些,“不过也是,我的确只是个小跟班,我的生命还是你给予的,除了一直陪伴你,竭尽所能帮助你,我不知能用什么报答你。”小龙转过身去,背向桌台,声音有些颤抖。“就像他们说,我的确是个普通的跟班”

萧风应景的吹过,拂过在躺椅上刚起身的暮暮,紫色和玫红色的鬃毛也同样浮动,看似颤抖起来。

“你其实并不需要回报我,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的童年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小时候。学校内宿舍中,你一直在期盼我回来休息,而我那时一直在因你的各种幼稚行为而气愤不已。”暮暮摘下墨镜,是为了更好的看见自己亲密的家人,微笑不绝。

“实际上,自从我哥在我刚上初中时他告诉我小时候其实你还讨厌这件事,我居然怀疑你天天很懂事陪我是否有什么不可告马的目的,现在想起来都是一个又一个滑稽的喜剧。”

“我知道,只要不在意别马的什么孬话即可,真抱歉,展开这个有点哀伤的话题。”又翻了个身,墨镜却显得有些滑稽。“我当然也明白,在友尽沙滩上,就我一条龙在旁边陪你,你当时居然要对朋友使用暴力手段,我差点以为你会先拿我开刀。”他开始带着世界上最坚固的护甲——龙鳞说笑,简称看似没心没肺的厚脸,其实这个简称也不怎么简洁。

“我也知道,你一直陪着我,甚至可能陪我见证博士所说的科技新邦。”暮暮又带上墨镜,仍然摆出那副风骚的姿态。

“这可得等很长一段时间,至少长到你当上统治者。”斯派克爪中的宝石指向暮暮。

“什么!你真觉得塞拉斯提亚公主会将小马国交给我来治理,我只不过是个她最喜欢的学生,就算再怎么夸这也太疯狂了。用萍琪派的比喻来讲,简直就是一口气吃了十五个酸辣白菜黑暗蛋糕。”瞬间起立的暮暮立刻驳回他这句要吓死马的言论。

“如果我真的当上了统治者,我会怎么做,怎样治理,佩格斯小马,陆马,独角兽会接受我吗?上次因为提雷克的缘故把神力都传给了我,而我却险些没有打败他,那时我都有了三位公主的三种元素魔法。那如果我真的成为统治者?我真的能治理好小马国?所有说啦,斯派克,不用担心,没什么好担心的,不需要担心,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好担心,担心什么呢!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完全不需要担心我。因为音韵既没有生病,塞拉斯提亚公主也没有失去神力,我也根本不需要成为正统君主。”口中说着不必担心,但脱落的墨镜和那双被吓的眼神不顾主体的面子就表露出来,咬着蹄子的暮暮逐渐再次躺下,只是蹄子咬着不放。

“呃!天啊,我就不应该和你开这个笑话,你知道?无序经常和我开你的笑话,每次都令我无语。”扶了扶额头的斯派克为暮暮感到无限的悲哀。

“笑话,无序?”缓和下来的暮暮疑惑了。

“兄弟之夜后他认可了我这位朋友,只是我们友谊不像他和小蝶,或者你的那么顺利,你和无序相处的也不大顺利吧。”

“哦——,顺利,其实也不算顺利,我倒觉得无序和你的友谊简直是太轻松了。他经常拿着某些奇怪的东西来烦我,开着没心没肺的笑话,但我没想到在你背后他还这么做!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我都原谅他无数次的,甚至提雷克事件,小蝶哭了,大家都不信任他,也不知道当时我居然脑袋发热就原谅了他。”一说到无序,即使有一点同他的美好记忆,但只限于一点,其余的从未看他做过任何能让暮暮开心的事,仿佛就是专门针对自己,不让自己高兴一样。

“我甚至觉得他可能是故意让我不高兴,因为他每次都针对我,我曾经靠着记忆勉强了列出厌恶无序程度的表格。我明显排第三,萍琪派因为巧克力雨的缘故第二,小蝶彻底原谅了他,而我也在不断原谅他那些完全就是祸害的恶作剧!”

“对于无序,他和我与麦托什玩的不错,我对他的了解也只停留在表面。他经常隐藏自己的内心的想法,非常想参与学校事业,对你辅佐——”

“什么!辅佐我!我知道他是变好了,但他总是在和我作对,就像塞拉斯提亚公主说的,他在某种意义上叫马哭笑不得。最讨厌的是他的魔力,混沌魔法是危险且困难的一种复杂魔法。其他非邪龙马的生物不仅需要极高的天赋,还需要纯正的混沌魔力,我根本没法倚靠别的魔法化解他的魔法。”墨镜完全掉在地上,而暮暮对无序的斥责还没结束。“他还经常摸着我的角说话,还是把我的独角变软的那种,这使我很尴尬!我实在不怎么好理解他说的适当混乱,那次刚把他放出来的时候,我树屋的书全都乱掉了,甚至某些目录,这简直就是对书籍的侮辱!最卑鄙的是他为了让我在小小马面前出丑,改写我藏书中那本历史书让我说出一个和车厘子完全不同的答案!”

“趁着休息的时间多暗自说说他也好,心情就能更好的放松。”

“谢谢你,斯派克,他的恶作剧完全就是损人利己,对于无序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感叹后心情确实更加舒畅,一股不明觉厉的舒适感在血液中流淌,仿佛世间再无混乱的文字,在这这温馨中感受到的是和谐的美妙。

“榨汁机榨出来的果汁,虽然没有原汁原味的清爽感受,但细腻程度和添加其他成分的和谐绝对一流,怪不得萍琪派总之想方设法搞到博士新发明。”暮暮开始感叹这果汁的美妙,希望能如此舒适度过黄昏。

然后去吃自家书记做的饭。

就在这安静祥和的氛围内,小龙的咳嗽声突然传入暮暮的耳中,红霞之下,小龙的墨镜开始下落,一只竖瞳露出来,摸着胸口的他感到万分的难受,只听见一个极其剧烈的呵声出现,小龙吐出的龙息化为一张卷轴掉落地上。

暮暮起身和小龙都起身,摘掉墨镜。“谁的信?”

“让我看看,呃——塞拉斯提亚公主。”小龙正要捡起卷轴,但卷轴好像被某种神力封印了,爪子刚碰到便被一股神秘力量重重推到阳台护栏上。

“什么情况!”小龙十分惊讶,摸了摸头,看向刚用魔法将其托起的暮暮。

“这份信件上被施咒了,只能用最纯正的独角兽魔法才能打开,塞拉斯提亚公主为什么要送给我这份机密卷轴?”

“可能她真的要传位给你了?”揉了揉脑袋都斯派克回到暮暮身旁,准备一起下楼和星光分享这份信息。

“什么!不可能!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说不定只是某个大臣想要归隐小马镇但又不想让某些坏蛋暗算他,或者是出现了一个灭世大魔王,必须要在机密情况下解决他,还或者——”

“直接打开念不就行了。”

“对哦,直接看,但愿不是大问题。斯派克,你去把星光叫来,就算是机密她应该也有权利知道。”已经下到大厅的暮暮对小龙吩咐道。

但愿真的没什么大事……

“这事完全不可能实现!的确,我一直都在试图友好的对待他,并且我们也算的上是个好组合,但是!但让我去直面他,这根本就是开玩笑!他的恶作剧太过分,你可能知道,上次他把你们骗走后我曾险些销毁了他的肉身,现在我们关系我都不敢确定他能真正的原谅我。”坐在瑞瑞位置上的星光哀嚎着自己的苦楚。

“那当时你为什么表现的那么,那么和善、理智。”小龙坐在小蝶的位置上问。

“因为,不是,就是,啊!就像当时暮暮也表现的十分圣者的原谅了崔克茜,实际心中对她的警惕也没少多少一样。”星光指向有点红了的暮暮,随即又说:“虽然我们曾一起拯救世界,但我对他的了解仅仅限于黑历史,洗白,和我当时差不多的状况。”

接着她的声音更大。“最重要的是身为友谊公主的暮暮都居然怀疑都自身同他的友谊关系,你们还认为我能彻底打开他的心扉,为什么不找小蝶,他对小蝶可是比我们好上几百倍。”

“你这话有些不友善,最近他又对你做了些什么,不会比暮暮还倒霉吧。”斯派克伸出爪子,比划了个小小的手示,小心翼翼的问。

“不!我不想说,虽然我太懂他之前对你们做的,但和他对暮暮的程度差不多。”

“也许,可能,也不能这么断言,他对谁都这样,比如我。”暮暮尬笑起来,但斯派克却也得意的笑了。

“但塞拉斯提亚公主是让你去深度了解他,利用他,最好是利用完后封印,虽然有点残忍。好吧,开玩笑的。”此时的暮暮已经瞪大双眼看着星光,或许她目前对那个混球的憎恶程度还低于星光。

斯派克则还是那副玩世不恭,洋洋得意。“这个玩笑有点恶毒,不像你啊星光。”

“他从来没怎么对你和麦托什做什么事,你肯定不会这么说。”

“真的?但互相包容不是应该的吗?”笑起来的小龙正疯狂的嘲讽。

“你真的想知道?我的喜太太被他变成了一株要枯死的仙人掌!仙人掌会枯死吗?那我的喜太太去哪呢!”

暮暮搓了搓蹄子,思考自己受到的恶作剧,显然,这种事情她也感受过,就像某本书全部被改写成龙马的英雄史诗。“呃,这确实过分了。”

“况且这件任务是公主让暮暮你做的,你不能推给我!我也不太想和他深入交流。”星光现在十分认真的对暮暮诉说自身的立场,绝不干涉。

暮暮也为自己开脱理由。“但信中已经很明确了,塞拉斯提亚公主甚至没法和无序的谈话中得知对方的出处,在没和自己见面之前是经历,这完全就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聊天。他愿意的话就能知晓我们的所有秘密,这封信从我的口中套出的话——”

“会怎么样?”斯派克问。

“会——会。”

“到底会怎样。”星光有些不耐烦了。

“他一定会告诉小蝶,我们和公主们根本不信任他,这样他就能非常合理的和我们断绝友谊,然后我们可能会失去一名谐律守护者和一名拥有超强魔法的神灵,最可怕的是他再次变坏!”

“如果他因为我们依旧不信任他彻底变坏了,而且非常憎恶我们,天啊,我会创造一个彻头彻尾超级大坏蛋!”

“这理由有点牵强。”斯派克展开自己的吐槽,“第一,无序本身就是混乱,搞点恶作剧的必然的。第二,你是友谊公主,星光和你都曾原谅无序的很多坏行为。第三,我和他是兄弟,就算没法完全了解他的内心,我也知道他一直把某些小马当做朋友,甚至地位还很高哦,说不定仅次于小蝶。”完后接着说。“塞拉斯提亚公主这次也可能是因为被某件事给逼疯了,失去理智才急忙要求你真正的了解无序。说不定这封信只是个激动时写的失败品,根本不重要,也不需要努力完成。做做样子即可,顺便让无序明白他朋友的辛苦。既有理由直接了解无序,又可以增加他和我们的友谊。”

星光被打动了。“我提议,这件任务我们三个一起完成。”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暮暮你呢,无序也并不是只会恶作剧,上次幻形灵入侵没有他我们都得对着虫茧唱征服。”

“诶,呃——好吧,只要他不在改写我的书籍。”

“还有我的喜太太。”

“那就这么定了,每天起我们分别和无序展开对战。好吧,告诉我你的身世吧,无序!”斯派克也同样撮起了爪子。

这是一个要从根本是了解无序的大作战,更是要和他增加友谊的约会。

三紫共事,量谁能更好的重新认识无序。

#1
回复 逢魔时的混乱

楼主加油吧,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很专业的同人写手,所以也没法给出很有用的评价。

其实马圈并不算冷清,毕竟主阵地不在中国,只是比较小众,马圈从我2013年入圈那年基本就是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但至少比很多昙花一现的好。

pp跟无序那么相似我见过最合理的解释是pp她奶奶是已知的最后一匹雌性邪龙马。

20 天前
#2
回复 逢魔时的混乱

支持一下,加油别放弃!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