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2
夜骐小编
短篇翻译
E

瑞瑞的鬃毛受难日

原文地址: 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25460/raritys-bad-mane-day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chrome_reader_mode 13,998 event 2018 年 11 月 4 日 thumb_up 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39 forum 4 collections_bookmark 1 star 1 file_download 1

q0z7-1432431692-25460-full.jpg

Rarity's Bad Mane Day

瑞瑞的鬃毛受难日


作者:DeiStar

原文: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25460/raritys-bad-mane-day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甜贝儿对瑞瑞玩了个恶作剧,但她想要的不止是大笑一通而已。


  这是瑞瑞长久以来体验过的最美好的晨浴。在恰到好处的水温以及豪华浴盐的良好效果下,瑞瑞全身都无比放松舒畅。她从小蝶那里听说这对她的毛皮非常有益。她舒服得几乎想要永远留在浴缸里,洗清她所有的忧虑和压力。但是她知道那不可能。

  小心地迈出浴缸,她用魔力漂来毛巾把自己擦干。首先从她的尾巴开始,然后由臀部到背部,逐步向上。最后她用毛巾把她湿漉漉的鬃毛裹了起来,严严实实包在了头顶。

  瑞瑞踱到浴室的镜子前,用蹄子把上面的水雾抹去。她打量着自己的面孔,检查着任何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一无所获。

  “完美无缺,一如既往!”瑞瑞自言自语道,漂来一小块毛巾,把她的脸擦干。把毛巾放进洗脸池,又用棉签清理干净她的耳朵。清理完毕后,她把垃圾扔进了洗脸池旁的小垃圾桶。

  瑞瑞的视线落在了位于她浴室盥洗台上的一个圆润的瓶子上,心中充满了憧憬,不由自主地咯咯笑了起来。她一直非常期盼着用上它,因为该轮到这种品牌的鬃毛护理香波发挥出最佳功效的时候了,她也为它花了最顶级的价钱。她从鬃毛上解开毛巾,把脸埋进洗脸池里,同时用魔力漂起了瓶子。

  旋转木马精品屋外面,宁静的清晨被店里传出来的一声惨烈的尖叫打破了。隔了几个街区之外的小马们不是吓了一大跳,就是从美梦中被吓醒。当他们意识到这声音属于小镇的戏剧女王时,他们也就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继续各干各的了。

  瑞瑞扔掉了装着鬃毛护理香波的瓶子,她瞠目结舌,无限恐怖地盯着镜子。她正在盯着她的鬃毛,一边转动着脑袋,一边亲眼见证着这噩耗。“我……我的鬃毛……”她哀号着,“全……全变绿了!”

  一点也没错,瑞瑞的鬃毛已经不是平常的深紫色了,取而代之的是丑陋不堪的绿色。“不,不不不……这、这不可能!”她尖叫着。瘫倒在浴室的地板上,用她的蹄子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

  甜贝儿正躺在她的床上,听到瑞瑞的尖叫声后她笑得在床上打滚,直笑得死去活来。她简直不敢相信瑞瑞尖叫声居然有这么响,简直和她之前把店里搞得一团糟被斥责的时候根本没得比。

  “没错,她会爱死这个的!”她自言自语道,爬下床走出她的房间。

  为了好好评估她的成就,她踮着蹄子朝她姐姐的浴室走去。轻轻地把门推开了一道缝。只看了她一眼,她就在尽最大努力控制住自己之前咯咯笑起来了。当她确信自己已经把笑声(基本上)压下去之后,她才轻轻地敲了敲门。“嘿,瑞瑞!你怎么发出那种尖叫声?”

  听到她妹妹正在浴室的门外招呼她,瑞瑞睁开了眼睛。她从地上起身,又望了镜子一眼,咬住了嘴唇。

  “出了什么糟糕事吗?”甜贝儿问道,同时暗地里扮个鬼脸,尽可能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一样平静。

  “糟糕事?不!胡说!一切都很好!好得很!”瑞瑞叫道,在浴室里绝望地走来走去。

  “真的吗?你听上去可慌得很。”甜贝儿说道,用蹄子捂在嘴上尽力让自己不笑喷出来。

  “对,甜贝儿!我很好!现在如果你不介意就离开吧。”瑞瑞大声回答道。

  甜贝儿再也忍不住了,她脱口而出。“是不是有点麻烦?比如……你的鬃毛?”她问道,慢慢凑向浴室门口。

  瑞瑞倒吸一口凉气。她猛冲到门口,一蹄子把它踹开。甜贝儿拼命往后一蹦才没被门砸到。瑞瑞从浴室中步出,瞪视着她的妹妹。甜贝儿那狡猾的坏笑几乎是立刻消失了。“你对我的鬃毛都干了些什么?”瑞瑞瞪着她的妹妹吼道。

  “这个……呃……我……”甜贝儿嘟囔着。如果眼神有杀伤力的话,那么瑞瑞此刻一眼就能把她轰杀至渣。她本能地向后退却,忽然灵机一动,一个关于这个计划的新点子冒了出来。

  “你干了些什么!?”瑞瑞重复道,声音变得更强势了。她伸出蹄子紧紧抓住她的小妹妹,尽力注意不要弄痛她。……暂时。

  “或许……我……呃……把你的洗发香波……换成了别的……东西了。”甜贝儿紧张地回答道,十分内疚地盯着她的蹄子。

  瑞瑞本来可以对她面前这个小丫头尽情发飙。但是吃惊的是,她转身走回了浴室。她用魔法抓起了那个瓶子,把里面的东西挤了出来。看着那瓶子里挤出来的绿色粘液。在这期间,甜贝儿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默默地期待最好的情况。

  “你……”瑞瑞开了口,她的声音平静得很危险。“你把染了我鬃毛的东西灌进了我的纯芦荟滋养香波?!你知道那瓶东西值多少钱吗?!你都给我干了些什么好事?!”

  在偷偷瞅着她姐姐的脸时,甜贝儿忍不住露出了一点窃笑。瑞瑞的怒目在燃烧,牙关在紧咬,活脱脱一副野蛮相。她的右耳朵时不时抽搐着,左眼皮也跟着一起呼应。

  “哇啊!放开我!”在瑞瑞突然用魔力抓住她摇晃的时候,甜贝儿尖叫起来。再一次,瑞瑞的动作很注意,不至于真的伤到她的妹妹。当然,她可能有时候确实比较讨厌,但是即便如此小马们也不会太过分。“瑞瑞!我脑袋都发晕了!”小雌驹尖叫着,用蹄子按着她的肚子。

  瑞瑞停止疯狂摇晃她妹妹的行动,把她转过来和自己面对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怒吼道,她的角熄灭了,甜贝儿摔在了地面上。小雌驹飞快地爬起来,抬头望着她姐姐。

  “我觉得这会很好玩!”在头晕眼花的时候,小独角兽有点晕晕乎乎地回答道。然而,她完全想不到,这只是对她姐姐的怒火更加火上浇油。

  “好玩?好玩?!”瑞瑞咆哮起来。

  “没错,而且这看起来也没那么糟糕嘛!”甜贝儿欢叫着,盯着她姐姐那乱糟糟的绿色鬃毛。瑞瑞的怒槽眼看就要爆表了,瑞瑞眼看就要野性狂暴起来了。但是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非常非常深。

  “看起来不糟糕?”瑞瑞低声问着,同时右眼抽搐着。她低下头目光灼灼地瞪着她妹妹。“这看起来还不糟糕?!”她喊叫着,用蹄子指着她靛蓝色的尾巴。“那就看看我的尾巴!这颜色一点儿都配不起来!”她指着自己的鬃毛,“而且我最讨厌绿色的鬃毛了!每次看到那颜色的东西都让我恶心!”她瞪着面前依然一脸傻笑的妹妹。“这对时尚的滔天大罪,对你而言居然是很好玩?!”

  “不是因为这个才好玩啦!我说的好玩准确来说是我们今天要做很多很好玩的事,姐!玩好玩的!找乐子!”甜贝儿笑得无比灿烂。

  “找乐子?想都别……”

  “你想把绿色染料从鬃毛上洗掉,对吧?”小雌驹打断了她。

  “那还用问!”瑞瑞飞快地回答道,怀疑地盯着甜贝儿。“你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说,能洗掉那染料的清洗剂只有我才有。”

  瑞瑞的眼睛瞪大了,无比惊骇地盯着她的妹妹。“什么!?”

  甜贝儿得意洋洋地笑了。“没错!只有我才能让你的鬃毛恢复原样!”

  “胡扯!”瑞瑞转过身猛冲回浴室洗脸池前。拧开水龙头让冷水喷了出来,疯狂地冲刷着她的鬃毛。

  “根本没用!”甜贝儿的喊声从浴室外面传来。“那染料用水是洗不掉的。”

  瑞瑞拧上水龙头,盯着镜子里面看。就如她妹妹所言,她的绿色鬃毛一根也没有变回靛蓝色,甚至连顺着她鬃毛流淌下来的水都没有一丝绿色。“你这小坏蛋!”她跑回来冲到她妹妹面前,再次用她的魔力疯狂地摇晃着她。“清洗剂呢?在哪里?把它给我!”她命令道。

  “不要!那清洗剂藏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特别秘密,你根本找不到。”小雌驹说着,把脑袋歪到一边。

  “为什么你要对我干出这种事?!”瑞瑞哭泣着,放开了她妹妹。“我……我看起来简直糟糕透顶!你还觉得很好玩?!”她哭号着,在空中挥舞着蹄子。

  “这个嘛,你会发现你摆出的这些脸实在是太好玩了。”小雌驹脸上挂着一点坏笑。“现在你得跟我一起过一整天啦!”

  “这实在是太幼稚太白痴了!就算对你也是一样!”瑞瑞叫道,“我实在是不敢相信你,我可爱的小妹妹,会顽劣到对我玩出这么幼稚的恶作剧来!不管你提什么荒唐的要求我都不会听!”

  甜贝儿瞪着她姐姐,下巴有点掉了下来。在长达几个小时的讨论和策划之后,她一点儿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瑞瑞最爱她的鬃毛了,这根本不算什么秘密。或许有时候她爱她的鬃毛的程度甚至超过爱她的妹妹……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好吧,那么尽情享受你的新造型吧。”她板着脸准备离开。

  “很好!我会去找暮暮用个魔法把那染料搞掉。”瑞瑞说道,声音充满信心。她冲着她妹妹笑了,相信她已经赢得了战争的胜利。结果只是被回之以一个狡黠的坏笑。

  “哈!那你以为那染料是谁给我的?”甜贝儿笑嘻嘻的。

  “什么?!那染料是暮暮给你的?!”

  “没错,今天早上之前,我去了图书馆,问她有没有什么染料,于是她就很热心地借给我用了。还有能洗掉它的清洁剂。”小雌驹解释道,“于是在你睡大觉的时候,我就偷偷溜进浴室,把你的香波给换了。”

  瑞瑞的嘴张得别提有多大了,尽力理解着她妹妹刚刚说出来的东西。她简直无法相信她妹妹竟然策划了这么一个邪恶的点子把她的鬃毛搞成一团糟。“那又怎么样?我依然可以去找她,让她把染料给我清理掉,而且为她竟然会把鬃毛染料借给一个你这样的小丫头来恶搞我的鬃毛而斥责她一顿!”

  “哈哈!那祝你好运!”甜贝儿嘲笑道,“她借了我染料之后,就跟我说她要去坎特拉皇城去见公主,而且直到深夜才会回来。”她向瑞瑞步步进逼。“所以,你根本什么办法也没有!”

  “你……你……这个……阴险的……一肚子坏水儿的……”瑞瑞气得连话都说不利落了,她满脑子寻找着能表达出自己愤怒的言辞,结果根本找不到足够等级的词汇。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她知道她已经走投无路了,现在她要么撕破脸皮,要么稍稍让步。“啊,好吧,好吧。”她嘀咕着,无可奈何地妥协了。她知道,就算她妹妹是认真的,她也不会让她去做什么疯狂和极端的事。至少她是这么希望的。

  甜贝儿的眼睛亮了,她乐得都合不拢嘴了。小雌驹在整个房间里蹦来蹦去,撒着欢的样子简直就和萍琪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下子可要有一大堆好玩的事啦!“太好啦!我们这就开始吧!”她欢呼雀跃地朝房间外面蹦去。

  “等等!至少让我打理一下我的鬃毛和尾巴!”瑞瑞飞快地说道,伤心地望着自己的乱七八糟的鬃毛和尾巴。“我真的不能……这个样子到外面去!”

  “唉,好吧。”小雌驹发着牢骚,“但是拜托快一点!你一梳那些东西就花老长时间。”她补充道,坐在地面上。

  瑞瑞点点头,走回浴室里,用她的魔法在背后把门关好。她偷偷摸摸地打开洗脸池下面的柜子,“真糟糕,你不知道我还有那些噩梦夜的客户剩下来的染料。”她轻轻自言自语道,笑了起来。不消几分钟,她就能摆脱她妹妹那阴险的胁迫了。

  但是在她打开柜子的时候,她的动作突然停止了。“棕色?不要!这个又太蓝了。哦!这个太闪了!哦,公主在上啊!不行!这简直不可能,但是这些颜色比绿色还要糟糕!”瑞瑞继续悬浮着那堆东西挑挑拣拣,想找到稍微合适点儿的东西,而且被她的亲妹妹的圈套和她自己的完美标准所困扰着。在她必须出去之前,她完全没希望找到适合她那宝贵脑袋的染料。

  回到小丫头那边,甜贝儿正等着她姐姐重新出现。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染料的把戏居然如此大获全胜。最后,浴室的门终于开了,瑞瑞从里面走了出来,鬃毛和尾巴都被悉心打理过了。她叹了口气,望着她的绿色鬃毛。“很好,那就快点儿完事吧。”

  “好啊!那就跟我一起去厨房!”小雌驹急忙插嘴道,蹦蹦跳跳地出了房间。瑞瑞呻吟着,跟着她妹妹走了出去。

  *****

  瑞瑞一头雾水地望着甜贝儿飞快地站到烤箱前面。“怎么?”她说道。

  “首先……我想让你给我们烤点儿饼干!”甜贝儿一边说着一边从烤箱旁边的柜子里搬出一袋面粉。

  “啊?就是这样?”瑞瑞喘了口气,稍微放松了些。“你搞出所有这些麻烦事就只是为了让我烤点儿饼干?”

  “当然啦,”小雌驹回答道,把面粉袋子放在餐桌上,“会是椰子味儿吗?”

  “那好吧,我就给你烤饼干,但是完事之后,我要你把清洗剂给我,好让我把那恐怖的染料从我鬃毛上洗掉!”瑞瑞说道,用她的魔力打开冰箱。她从里面取出一瓶牛奶和一条黄油,放到桌子上。

  “实际上,你能教我怎么烤饼干吗?”甜贝儿抬头热切地望着她姐姐。

  “要是你想学烤点心,那为什么不去问萍琪或者是苹果杰克?”时尚达人问道,她希望事情会如此发展,好让她获得足够的时间找到清洗剂。“说起烤点心来,她们可是比我要强得多了,哪怕她们从来都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这可是大实话。农家小马除了“乡土气息”之外,和时尚和仪表这两样东西简直就是素昧平生。而萍琪?好吧,她早就试过了,但是她对萍琪那百折不挠永恒不变的卷卷鬃毛根本无能为力。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你教我!”她妹妹叫道,堵得瑞瑞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我们首先该做什么?”她盯着牛奶瓶子问道。

  “首先,我们得和点儿面,”瑞瑞无可奈何地让步了,从碗橱里用魔法漂出一个碗,放到桌子上。她妹妹有时候会固执得要命,而她可没足够的精神跟她一直纠缠个没完。另外,今天这才刚刚开始,她总能找到什么办法来获得点儿独处时间,想出办法来解决她的麻烦。“亲爱的,乖一点儿,去冰箱里拿几个鸡蛋来。”

  甜贝儿立刻听命,打开冰箱用蹄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鸡蛋。“小心一点可别摔……”啪!大独角兽被突然而来的声音略微吓了一跳,但是那声明白得很的脆响只是让她脸上稍微垮下来一点点而已。她毫不吃惊地叹着气翻翻白眼,从台子上抓起毛巾帮忙收拾残局。

  *****

  烘烤了半个钟头之后,瑞瑞从烤箱里取出托盘,放在旁边的台子上。她的毛皮甚至连一点面粉都没沾上。“甜贝儿,已经好啦!”她招呼道。

  “终于好啦!”甜贝儿欢呼。她一直在玩剩下的面粉,用它来搓丸子玩。跟她姐姐完全不同,她浑身上下从毛皮到蹄子到处都是面。

  “瞧瞧你的样子,简直糟糕透了!”瑞瑞惊叫起来,在水槽里打湿了用来清理碎鸡蛋的毛巾,她使用魔法用它把妹妹全身好好擦了个遍,甜贝儿抱怨着,她讨厌洗澡和打扫之类的东西,就和她这个年龄的野丫头们一个样子。

  “好啦好啦,已经全都干净啦!快来,把这些饼干带到我房间里去!”甜贝儿一溜烟跑出厨房。

  瑞瑞无可奈何地低声咆哮着,从托盘里漂起饼干放进食品盘里。背后漂着装满了饼干的盘子,她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妹妹的房间走去,心中无比期盼这一天尽可能快点结束。开了门,她瞪着她的妹妹,小雌驹正坐在一张小小的粉红色桌子前,桌上还摆着一把茶壶,以及一对白色的茶杯。

  “这又是什么?”瑞瑞盯着她妹妹问道。

  “是茶会!”甜贝儿回答道,叼起茶壶仔细地沏好了两杯茶。然后把茶壶放回桌上。“来嘛,坐下。”她用蹄子指着桌子另一边说道。

  瑞瑞迷惑地坐了下来,把漂浮的饼干盘子放在桌上。“这到底是为了啥?”她问道,浮起她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非常奇怪,这茶的味道很熟悉。“甜贝儿,这茶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她好奇地问道。

  “哦,我只是从你的茶柜里借用了一下,而且按照泡茶指南的说明去做而已!而且,自从我们上一次茶会已经过了好久好久啦,就是这样。”甜贝儿解释道,低头从她的杯子里喝着茶。她伸出蹄子抢了一块刚出炉的饼干,使劲闻了闻。“好香哦!”她欢叫着,把饼干塞进了嘴里。

  “哎呀,谢谢你,亲爱的。”瑞瑞回答道,漂起一块饼干,尝了一小口。就像是她妹妹评价的那样,实在是棒极了。虽然烤甜点不是她的特别天赋,不过着饼干的味道也足够满足她的品味了。“那……你做这些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她问道。

  “我都告诉你啦!就只是个茶会,为了开心而已!别那么疑神疑鬼的好不好。”小雌驹嘴里嚼着饼干含糊不清地抱怨道。

  “唉!甜贝儿!我是怎么跟你说过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这回事的?”瑞瑞责备她的妹妹,小雌驹闭上嘴把饼干咽了下去。

  “对不起。”

  “不管怎样,你现在可以给我清洗剂了吧?”瑞瑞问道,“我都照你说的给你烤了饼干了。”

  甜贝儿吃完了她的第三块饼干。“而且味道真棒!”她开心地叫着,“但是我还是不能给你清洗剂。”

  “什么?!”瑞瑞一下子站了起来,怒视着正在快乐地享用茶水的妹妹,她一边喝着茶一边还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甜贝儿非得好好学习一下饮茶的礼仪了。“但是我都烤了饼干,甚至还教了你怎么做!”

  “这才刚开始嘛!我们还有一大堆事要做呢!”独角兽小雌驹把另一块饼干扔进了嘴里。在仰天长啸的前一刻,瑞瑞拼命把咆哮声压了回去。这个死丫头到底还想让她干些什么?!哎呀,如果是做条裙子或者礼仪课什么的,那她还乐意效劳。……但是当然了,这可是她妹妹!

  “你知道的,你的生日可不远了,”年长的独角兽怒冲冲地说道,“我依然可以收回你的礼物。”

  “不要这样嘛,瑞瑞。”甜贝儿把饼干咽了下去。“来嘛!我知道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啦!”她欢呼着,把茶喝了个一干二净。小雌驹站起来跑到瑞瑞背后,抓住了她的尾巴。“我们来互相给尾巴做梳妆吧!”

  瑞瑞看着她妹妹,小丫头已经开始玩起她靛蓝色的尾巴来了。看来就像她说的那样,她只是想开心地找乐子而已。“好吧,我确实有些挺不错的点子。”她说道。当然这不算是完整的梳妆打扮,不过至少,她终于开始对时尚感兴趣了。

  *****

  瑞瑞在甜贝儿的尾巴上梳妆实在是令马赞叹。她把她紫色和粉色的鬃毛编成了漂亮的辫子,还点缀上了蓝色的丝带。甜贝儿一直想知道到底怎么样了,扭着脖子使劲往后看,但是她的视线一直都被瑞瑞给挡住了。

  “好啦!看看这难道不漂亮吗?”大功告成之后,瑞瑞问道。甜贝儿急急忙忙地回过头,看到她漂亮的小尾巴,顿时笑开了花,紫色的丝带和粉红色的发辫宛如天然生成一般交织在一起,被蓝色的丝带系成的漂亮蝴蝶结栓在一起。那蝴蝶结的水平一看就知道得经过长年的练习才能结得出来。其实整体上也没多少变化,只是一些小小的装饰而已。但是她的工作干得这么漂亮依然让小丫头都快开心死了。

  “哇哦!实在是太漂亮了!谢谢,谢谢你,瑞瑞!”小雌驹开心极了,感激地紧紧拥抱着她的姐姐。

  “不用客气,亲爱的。”瑞瑞回应了她的拥抱,她以前从没见她这么开心过。和妹妹的拥抱让她感觉也挺不错的。就算自己的鬃毛被她给搞成了难以想象的最恐怖绿色怪物,甜贝儿依然是她唯一的妹妹。抱抱她是应该的。

  过了一小会儿,甜贝儿终于停止了拥抱,抬头望着她姐姐。“现在该我啦!”她叫着,跑到她姐姐后面。

  “是啊,当然……”瑞瑞紧张地回答道。她完全知道,自己的尾巴绝对会被甜贝儿整得一团糟,但是她无法阻止她。毕竟,她还得从这小丫头那里要来清洗剂把她的鬃毛洗干净呢。

  甜贝儿嘴里叼着毛刷,使劲刷着她姐姐的尾巴。“哎哟!小心一点啊!”瑞瑞哀叫着,在小雌驹忙着不可开交的时候尽力想象着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恐怖灾难降临到她那美丽的、不可亵玩的尾巴上。俗气的丝带,尾毛顶端损坏,甚至亮得更加刺眼,这都在她脑中一系列的恐怖猜测之中排名前列。不过,她依然尽力克制着,心中满怀着希望。满怀着这是她妹妹最后一件想做的事,然后她就可以从这场噩梦中解脱出来的希望。

  几分钟以后,甜贝儿终于把瑞瑞的尾巴搞定了。“好啦,现在你可以看啦。”她飞快地招呼道。

  瑞瑞扭头,直直地盯着她的尾巴看。她勉强用一个尴尬的笑脸掩饰住了她如遭雷殛的神情。她的尾巴现在是乱七八糟,被结成了一大堆烂绳子一样的辫子之后又被丝带胡乱地绑在了一起。她悉心打理的卷曲鬃毛都有点坏掉了,而且辫子编得也参差不齐,但至少还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糟糕。“哦天哪,这个……嗯……真是漂亮。”她说了个谎话,对着她妹妹紧张地笑着。

  “我真高兴你会喜欢!我有一刻还以为你会又对我大发雷霆呢!”甜贝儿开心的笑着。她姐姐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虽然笑得挺紧张。“或许你能教我怎么把辫子编得很漂亮呢!就像你编的那样!”

  “当然可以啦,”瑞瑞回答道。“现在,我可不可以拿到清洗剂啦?”她甜甜地问道,对她妹妹露出无比温暖的笑脸。

  “还不行呢。”

  “什么?!”瑞瑞吼了起来,好容易才没让她的愤怒和沮丧爆发出来。她的耐心正在飞速消失。“但是我都为你烤了饼干开了茶会还让你……胡搞我的尾巴!你到底还想做些什么事?!”她立刻就对自己吼出来的东西后悔了。但是她早就压制住了把蹄子塞进嘴里的冲动。那是最不淑女的行为。

  “嗯……”甜贝儿用蹄子摸着下巴。“啊!我知道啦!”她欢叫起来,蹦上了她的床。她用嘴叼起一个枕头,扔到了瑞瑞脸上。“打枕头仗!”

  “哦!”瑞瑞被这次攻击打得向后退了一下,怒视着她妹妹。她用她的魔力抓起枕头,把它从地上浮了起来。“你这是自寻死路!”随即她把枕头猛砸向她妹妹,大战开始了。甜贝儿或许抢占了先机,但是将要一劳永逸结束战斗的可是她瑞瑞!

  年幼的独角兽飞快地叼起另一个枕头,好不容易才躲开瑞瑞的羽绒飞弹。瑞瑞跟着蹦到了床上,用嘴叼起她的枕头。甜贝儿飞快地用枕头朝瑞瑞的脖子扔去,而瑞瑞抡起她的枕头照着她妹妹的后背就砸。

  “唉!好痛啊!”挨了瑞瑞的一记枕头攻击,甜贝儿哭叫起来,用蹄子捂住了她的脸。

  “哦,亲爱的,对不起,我……”

  还没等瑞瑞说完,甜贝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出枕头照她姐姐的面门就是一下。“哈哈!中招啦!”她为她的偷袭成功而得意不已,瑞瑞也笑了,抓起枕头还击。两只小马一直玩了好一阵子,床铺很快铺上了薄薄一层从枕头里砸出来的羽毛。

  过了一会儿,姐妹俩都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互相看了看,不由得一起哈哈大笑。多亏了刚才活力十足热火朝天的枕头仗,她们精心打扮好的尾巴都散掉了。她们互相给对方扎上的丝带掉得满床满地都是。

  “真是太好玩啦!”小雌驹叫道,看着她姐姐赞同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呢?”瑞瑞问道,从床上爬了下来,先前满脑子关于她恶心的绿色鬃毛以及不情愿的想法现在已经不再继续逗留脑中徘徊不去了。时间已经好久了,她想道,自从上一次我们姐妹俩有时间这么一起玩,已经过了好久了。

  甜贝儿狡黠地咯咯笑着,用蹄子轻轻拍着她的下巴。“这个嘛,你有没有些气球?”她问道。

  “我想我房间里确实有。”瑞瑞回答,“哦对了!现在我想起来了!我确实有一包气球。”通常情况下,她才不会在萍琪的派对之外拿气球什么的来出洋相呢,但是这些是被剩下来的,是从……好吧,一想起那回事现在都让她打心眼里感觉浑身发凉。

  “太棒啦!我们走!”甜贝儿跳下床,兴奋地跑出她的房间。瑞瑞从床上爬下来跟了上去。

  姐妹俩走进瑞瑞的房间,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气球袋子。瑞瑞打开她桌子的一个抽屉,终于找到了。“在这儿呢!”她叫道。把它们用魔法从抽屉里浮了起来。

  “耶!”小雌驹欢呼起来,朝她姐姐跑了过去。“在这里等我一下!”她用嘴叼着装气球的包,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甜贝儿,等等!”瑞瑞叫道,但是她妹妹已经跑了。她忘了问她为什么一开始想要气球,或者是为什么她要让她在这里等。瑞瑞坐到了地上,开始耐心等待她妹妹。此刻,她已经把想要独处好找到她妹妹藏起来的清洗剂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

  甜贝儿跑出房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了,瑞瑞躺在她的床上,有点不耐烦地叹了口气。“哦,瑞瑞!”又过了一小会儿,一个甜甜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可以出来一下吗?拜托~~~”

  瑞瑞从床上爬了下来,朝门口踮起蹄子偷偷摸摸地蹭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期待接下来的事。“好啊,甜贝儿?”她轻轻问道,从房间里钻了出去。

  还没等她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她眼前一花,一个黄色的东西一闪。接下来她就发现到处都是水。她的脸和鬃毛湿得好像刚从淋浴里出来似的。她还有点儿不敢置信,但这一切都是真的!

  “水气球大战!”甜贝儿欢呼着,从怒视着她的姐姐面前一溜烟逃开。

  “啊,你这小坏蛋!”湿乎乎的独角兽在假装出来的愤怒之中咆哮着。甜贝儿一边逃一边咯咯直乐,她姐姐正在后面蹦蹦跳跳地疯狂追赶着她。她们小心地跑下楼梯,回到精品屋一层,在精品屋里绕着圈跑来跑去。最后小雌驹终于冲出了后门跑进了后院,她的军火库可都在那里。

  等到瑞瑞追上来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好了第二个水气球。

  “哈哈哈!太慢啦!”在第二个水气球砸到她姐姐脸上时,甜贝儿一连串地笑着。小雌驹从气球堆里抓起一发新弹药,照她姐姐扔了过去。

  “哦!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瑞瑞喊道,从地上用魔法抄起一个气球,朝她妹妹发动还击。小雌驹轻松躲了过去。

  甜贝儿把气球扔向瑞瑞,在击中目标的时候飞快地从地上抓起另一个气球。年长的独角兽勉强把这次攻击闪了过去,并且立刻发动反击,这回打个正着。“啊哈!打中你啦!”看着她一身湿透的妹妹,瑞瑞咯咯笑着,而甜贝儿马上回以颜色,瑞瑞这次没能闪开。

  两只小马一直互相投掷着水气球,虽然都是浑身湿透,但是仍然享受着她们在一起的时间。瑞瑞得益于她的魔法而获得了一定的优势。但甜贝儿的个头更加小巧,这意味着她不太容易被击中,可以藏身的地方更多。最后过了几分钟,一个气球也没有了。战斗结束,两只小马都变成了落汤鸡。

  “我赢啦!”瑞瑞高声宣布,自豪地用蹄子按在她的前胸。

  “不,你才没赢!我打中你的次数比你多!”甜贝儿抗议道。

  “哦,那没什么关系,亲爱的。”瑞瑞笑着说,“我们玩的很开心,不是吗?”

  “当然啦!”小雌驹开心地回答道,又一次抱住了她姐姐。

  瑞瑞回应了她的拥抱,然后飞快地观察了一下水球大战给她们留下的结果。“哦,瞧瞧我们这个样子!”她从拥抱中脱出身来,望着她妹妹。“我们都湿透了!在我们伤风着凉之前,我们得赶快洗个暖洋洋的热水澡才行。”

  “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甜贝儿回答道,朝她姐姐笑着,走回了精品屋里面。她依然讨厌洗澡这回事,但是她觉得这次可以例外。只要瑞瑞能跟她一起,像是她从家里搬出去之前那样。

  *****

  水流从水龙头喷射而出,流进浴缸里,就像是她在车厘子老师在课上放的视频教材中看到过的大瀑布。当瑞瑞往水里加入芳香的泡泡澡浴液时,温暖的蒸汽轻轻地弥漫在水面上。小雌驹深深地吸了口气,尽情享受着紫罗兰的香味儿,然后才满足地把气呼了出来。

  等水一放好,她开心地蹦进了浴缸,把水溅了她姐姐一身,还有些水漫到了地上。瑞瑞只是笑了笑,跟着她一起钻进了浴缸,当她全身都泡在热水里之后,她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啊,现在这个才是我所说的姐妹之情。”她咯咯笑着,“我们以前还没做过这么害羞的事呢,对吧,甜贝儿?”

  “对……说起这个,为什么你要离开家?你不喜欢和爸爸妈妈还有我在一起的日子吗?”小雌驹问道,用蹄子无所事事地玩着水。

  “亲爱的,我不会离开你,或者我们的爸妈的,”瑞瑞回答道,在浴缸里的水溢出来之前把水龙头拧好。“你明白,我不能永远留在家里陪着他们。我总有一天要离开家的。想开精品店,我可不能留在家里。”

  “我想是的,但是,你离开的时候我都很伤心。”小雌驹低下了头,用蹄子轻轻地泼着水。

  “至少我的房间归你了,不是吗?还记得你总是突然闯进来的事吗?因为你实在太喜欢那房间了。”瑞瑞笑着说。

  “嗯,是的,我喜欢它……但是在你离开之后,那房间一直都让我想起你。”甜贝儿不玩她的蹄子了。低头看着水面,水中映出了她难过的小脸。“没有你在的话,那房间跟原来一点儿都不像。”

  “这又不是我们互相再也见不到面了,对吧?你在这儿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就跟我在家的时间一样多。”她环顾四周,注意到那个装着绿色染料的洗鬃毛香波瓶子还放在洗脸池旁边。忽然她关于今早的记忆一下子浮上了脑海。“等等,清洗剂!”

  “嗯?”甜贝儿抬起头望着她姐姐。

  “用来洗掉染料的清洗剂!你能不能告诉我在哪儿?”瑞瑞问道。

  “我……嗯……”小雌驹嗫嚅着,低着头盯着水面看。“我不能告诉你。”

  “什么?!”独角兽的眼睛瞪圆了,直直地瞪着她的小妹妹。“拜托!我给你烤了饼干,陪你开了茶会,跟你玩了枕头仗,还……”

  “瑞瑞!”甜贝儿打断了她,盯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内疚。

  “你说你不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你忘了放在什么地方……”

  “不,不是那样的!”小雌驹再一次打断了她。“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清洗剂。”她低声说道。

  “没有清洗剂?什么,你这个小……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瑞瑞大声问道。

  “听着!”她大声叫道,“关于清洗剂的事我说谎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清洗剂可以洗掉那染料。”

  “什么?!”她又一次大喊起来,而且火冒三丈。“那好,现在我该怎么把这染料给弄干净?!这丑恶的绿毛要一辈子陪着我了!”她无力地靠到了浴缸的边缘上,用蹄子扶住了她的额头。如果不是她现在一身湿透,她真希望马上召唤她的晕倒专用沙发,好让自己在戏剧性地晕倒的时候不至于摔伤后背。

  “想洗掉那染料简单得很……只要一点柠檬汁,”甜贝儿坦白道,回视着她的姐姐。

  “柠檬汁?”她姐姐重复着这个词,又一次跌坐在浴缸里。“但是……为什么你要在清洗剂的事上说谎?我是说,烤蛋糕,茶会,枕头仗,水球大战……这都是为了什么?”瑞瑞问道。

  “好吧,你说我在这里的时间就跟在家里的时间一样多,”甜贝儿凑近了她姐姐。“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在这里,你就一直忙着做衣服,不然就是跟你朋友们聊天。……感觉就好像……就好像我根本没跟你在一起。”她觉得眼睛开始湿润了。“我想要的一切就只是跟你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就像是今天一样!和你一起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她说道,眼泪开始扑落落地从眼睛里掉了出来。

  “甜贝儿,我……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感受,”瑞瑞倒吸一口凉气,挪到了她身边。她意识到她说的没错,不由得眼睛里有点发酸。“我真的很抱歉!”她叫道,紧紧地抱着她的妹妹。“但是为什么?就算你想满足,你也用不着折腾我啊。你是全小马国最可爱最纯真的小雌驹,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你想让我多陪陪你?”

  甜贝儿知道她姐姐说得对。她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就算只是为了得到她想要的,她依然不应该说谎话胁迫她姐姐。

  “瑞瑞……我……”甜贝儿哭了起来,她回应着姐姐的拥抱,“我觉得就算是我告诉你,我想你多陪陪我,你也不会理我……”她喘了口气,继续尽力和她解释。“所以我才骗了你……我非常抱歉!我真的,真的只想多和你待一会儿。”她抽泣着说。

  “好吧……我想我可以原谅你的,”瑞瑞低声说道,“只要你保证,用语言告诉我你的感受,而不是像这样玩恶作剧捉弄我,好吗?而且……如果我让你觉得我忽视了你,我很抱歉。我是说,你确实有时候让我挺头疼的,但哪个妹妹不会这样呢?”

  “你知道吗,我也很抱歉……我对你搞了这个愚蠢的恶作剧,还有说谎话骗你……就算我朋友们觉得这可能会很好玩。”甜贝儿小声叫着,感受着瑞瑞的蹄子在她鬃毛上温柔的抚摸。

  “别在意,甜贝儿,我原谅你了。”她的姐姐抚摸着她湿漉漉的鬃毛,关于她朋友的评价已经完全被抛在脑后了,现在她所在意的就是对她妹妹的安慰。“不要忘了,我永远都爱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好吗?我爱你,甜贝儿。”

  甜贝儿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凑过去,用她的小脸偎依着瑞瑞的脸庞。“我也爱你,瑞瑞。”

  两姐妹一直这么静静地拥抱着,好长时间都不愿意分开。

  *****

  瑞瑞正在浴室里面,还带了一大杯的柠檬汁,她俯下身,把她的鬃毛沉到洗脸池里,在上面稍稍撒了一点儿果汁,溶解上面固化的颜色。就像甜贝儿所说的那样,柠檬汁开始把绿色染料从她的鬃毛上化去,让它变回了平常雍容华贵的靛蓝色。她开心得都合不拢嘴了,飞快地把剩下的果汁也倒在了她满头的鬃毛上。

  用魔力漂来一条毛巾,轻轻地把鬃毛擦干净,好让柠檬汁不会流进眼睛里。她拿开毛巾,望着她美丽而高贵的靛蓝色鬃毛。独角兽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把漂浮的毛巾挂回钩子上。

  “瞧,我就跟你说过这会管用的。”甜贝儿站在瑞瑞背后说道。

  “太好了,我的鬃毛啊!我美丽的鬃毛啊!”瑞瑞欢呼着,在她脸上揉搓着她的鬃毛。她的妹妹咯咯直笑,“但是还有件事……”独角兽扭头盯着甜贝儿,“为什么暮暮会借给你一瓶只能用柠檬汁才能洗掉的染料?”

  “哦,这个,我实际上说的是我需要用它来做学校的蹄工作业,所以她就给我了。”甜贝儿承认道,欺骗她姐姐的朋友这件事一点儿都没让她觉得有什么自豪的,“她没给我什么清洗剂,她只是告诉我如果我身上沾到了,可以用柠檬汁把它洗掉。”

  “好吧,这就解释清楚了。”瑞瑞说道,她又开始洗头了,正在努力把每一滴柠檬汁从她的鬃毛上洗下去。“明天你就去图书馆,为了说谎话骗她的事好好道歉。”她命令道。

  “好的……”甜贝儿叹了口气,羞愧地低下了头。

  “还有不许再把我的香波换成染料,听明白了没有?”瑞瑞补充道,继续努力洗着她的鬃毛,以确保不会有任何果汁和染料还残留在她的一根鬃毛上。

  “我知道啦!向暮暮去道歉,还有不再拿洗鬃毛香波搞恶作剧。”小丫头复述道。

  “很好,”瑞瑞回答道,但是只看到她妹妹的脸上不知怎么的有点难过。她可能觉得现在她的鬃毛恢复正常了,她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就结束了。当然,她有些订单还得完成。但是她们也不需要等到周末。“嘿,宝贝儿?我们把这一整天都一起过完好不好?就只有你和我,姐妹俩。”

  “耶!”甜贝儿欢呼雀跃起来。

  *****

  第二天早上,甜贝儿醒得比平常要早,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美丽清晨。早餐之后,瑞瑞去进行她的日常晨浴了,不过之前她提醒了甜贝儿,她必须去暮暮的图书馆去为了说谎骗染料的事情道歉。在那之后,很不幸的是,瑞瑞有工作要赶。所以这一整天到晚上之前,她们都没法在一起消磨时间了。

  不过这也不错,她和她的朋友们今天为了最终获取她们的可爱标记已经制定了无比宏伟的计划了!她们想要尝试一下她们在书上看到的称之为“水下剧场”的东西,所以她已经在她的拖车上装了一大堆潜水装备。不过,在肩膀上被轻轻拍了一下,让她惊觉两个好朋友已经到了她身边的时候,她还是被稍稍吓了一跳。“哦,你们好啊,姐妹们!”

  “嘿!甜贝儿!恶作剧玩得怎么样啦?”飞板璐开心地问道,只看到她的朋友用充满失望的眼神望着她。

  “事态发展可是跟我预期中差了老远。”甜贝儿回答道。

  “唉,真糟糕,我还真觉得这会有用的。”飞板璐望着她的朋友。“那,不管怎样,你今天准备去获得自己的可爱标记了吗?”

  “哦,对不起,我得先去暮暮那里去向她道歉。”甜贝儿回答道。

  “道歉?为啥?因为恶作剧?”小苹花问道。

  “不,是因为我骗了她借我染料去恶搞瑞瑞。”小独角兽解释道。

  “我敢打赌瑞瑞肯定被你气疯了。”黄色小马对她的朋友淘气地笑着。

  “你们根本就想不到!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她发这么大火呢。”甜贝儿大声说道,“但是最后,所有的事都解决了,所以也没啥大不了的。”她咯咯笑着,把精品屋的门在背后关上。

  忽然,从旋转木马精品屋里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让三只小雌驹吓了一跳。“甜贝儿!!!”瑞瑞的咆哮声响彻云霄。

  “哇!那是怎么回事?”小苹花问道,她看到甜贝儿笑得直不起腰来。

  “这个嘛,她说了不许再拿她的洗鬃毛香波搞恶作剧,但是她可没提到洗尾毛香波哦!”


thumb_up 9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乌鸦 Lv.2 天马
评论 瑞瑞的鬃毛受难日

挺好玩的

2019 年 2 月 2 日
佚名咕咕咕 Lv.4 天马
评论 瑞瑞的鬃毛受难日

甜贝儿:要皮就要皮到底

12 天前
Light Lv.3 天马
评论 瑞瑞的鬃毛受难日

瑞瑞表示:

:ftemoji_starlightrage::ftemoji_rarityyell::ftemoji_rarishock::ftemoji_ohcomeon::ftemoji_facehoof::ftemoji_flutterhay:

17 小时前
寒星与分贝 Lv.9 独角兽
评论 瑞瑞的鬃毛受难日

分贝:啊!多完美的计划……以后得注意自己的鬃毛和马尾,确保不会被寒星下染料!

寒星(偷偷地):分贝绝对想不到,我直接加在了喷头里哈哈哈!

16 小时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无厘头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