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Eastwind-Bonker
  陆马

如你所见。

余晖之时

第三章 落日西沉

本作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落日拼命地抚平心中的惊恐,在路人的目光中若无其事地捡起地上被她丢开的日记本。她颤抖着重新翻开第一页,把纸上的内容又仔细读了一遍,力图从里面找出些什么。但这一遍看下来,她却更加困惑了。

  沉思了一会儿,落日从书包里拣出一支笔,提到日记本的书页上。但想一想之后,她又改为打开身旁的一本作业,在上面找了块空地写下:

  亲爱的日记

  落日把两句内容相同的句子放在一起对比了一番。尽管是在六月炎热的下午,她却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两个句子的字迹一模一样。

  她飞快地思考起来,问题一个接一个从脑海中冒出。这些话真是她写的吗?她怎么会对自己的生活做这样的记载?她什么时候成为了一位公主的独门学生?这位塞雷斯提亚公主又是什么人?如果这些话不是她写的,那又是什么人?这人怎么会用她的名字来写日记?这个世界上有任何自己同名吗?还是说这只是一个认识她而她不认识的人搞的恶作剧?再者,不管这是谁的笔迹,这人怎么可能做到在日记本拆封前就在上面写字呢?

  落日略作思考,决定先解决时间的问题。日记本上记录的是8月31日。落日抬起右手,看了看手臂上那块4年前格力曼先生送给她的旧手表:5月25日,星期五。落日确信一点:哪怕她和她的手表都记错了日子,眼下这种炎热的天气也不可能在2月降临。她与这本日记本接触才不到一个小时,不可能有时间在上面写字。排除了自己在梦游状态下写日记的可能性,她开始确信这是另一个人的笔迹。可她的思绪不经没有因此而清晰起来,反而更加混乱了。一个和她同名还字迹相近的人写下了日记,而这人所用的日记本刚好被她买到了。这难道是巧合吗?再者,他(或她)到底是怎么做到在上面写东西的?

  头昏脑涨的落日摇了摇头,劝说自己暂且放下心中的谜团,抓紧时间把作业完成。她翻开日记本新的一页,准备接着打草稿。但就在笔尖几乎要接触到纸的那一刻,她又犹豫了一番,把它收回书包里,拿出一本旧的课本写了起来。

————————

  这次落日回到G&G的时间是六点半,正好卡在晚饭开始时。看到她回得如此准时,格里曼夫人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但落日从她的眼中读出了厌烦与不快。不过落日并不在意,毕竟她早已有了计划。和其他孩子一起吃了一顿沉闷的晚餐后,落日蹭蹭蹭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抓起几本要在这个星期恶补完的书塞进包里,走出了孤儿院的大楼,把格里曼、艾力克托连同她这一个星期不愉快的回忆一起,“砰”地一声关在了G&G的那扇大门之后。

  落日看了看手表,刚过七点,这意味着她在宵禁前还有近两个小时属于自己的时间。放在平常,落日早该拔腿往图书馆跑去了。但今天,她却缓缓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坎特洛高中。落日甚至说不清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知道自己能隐隐约约感觉道,在她站在街对面、沐浴在马形雕像所反射出的落日霞光之中的那天傍晚,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她、等待她投入它的怀抱。而现在它沉默了,她则无所适从起来。落日永远都忘不了她在余晖中是怎样地平静,她那颗不堪纷扰、焦躁不安的第一次尝到了安宁的感觉,那是一种G&G、学校乃至图书馆都不曾给过她的感觉。

  落日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时,自己已经身处坎高的街对面,因旧站而僵直的双腿用麻木感无声地向主人抗议着。本应跨在肩上的包则躺在脚边。夕阳已从西方的山头退至暮后,火红的天空也被夜色和点点星辰取代。果不其然,那种感觉没有出现。落日捶了捶腿,活动了一下筋骨,提醒自己下次来时别这么迷迷糊糊的,最好能记下点太阳落下时发生了什么。她又看了看表,七点半,还不算太晚。落日捡起包,垮回肩上,迈开步子向图书馆走去。

————————

  “你知道自己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落日余晖?”

  落日低下头,拼命地在回忆中搜寻着。自她记事起,她已经从不少地方学到了不少东西,但从来没有谁教过她这个。落日困惑地抬起了头。

  面前的声音摇了摇头,将目光移向窗外。西边的夕阳似乎比刚才向下落了几分。

  “多年前躺在门街上的箱子里突如其来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时,你就已经带着这个名字了,落日。而在那之前,我从未预想过自己的生命会与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有所交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让落日心安不少。“给你起名字的那位大概在你幼时就对你了解颇深。”声音向落日的身后看去。

  落日扭过头,看见了印在自己衬衫上的太阳。夕阳好像又向下落了一点。

  “根据我的观察,你与‘夕阳’这一意象之间表现出了某种未知但强烈的共鸣——不,不仅仅是指几天前,”声音澄清了落日的误会,“而是根据你这几年来的表现,哪怕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落日困惑极了。她没有说话。

  “想想吧,落日。在你生命中的哪些时刻,西天的夕阳曾让你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落日再度转回头,却瞥见了那让她魂牵梦萦的一幕:窗外远方的上露出半边火红的太阳,将近处的天空染成金色,稍远一点的缀以燃烧着的群云,更远一些的则是泛紫的暮色。那种安宁再一次将她包围,将她包围……

  但事情马上就不对劲起来。地面剧烈地抖动并逐渐倾斜,让落日几乎滑离了她所处的位置。落日很快注意到倾斜的不只是地面,而是整个世界。声音面不改色就是最好的证明。紧接着是太阳突然熄灭,城堡的走廊陷入一片黑暗。空气中的安宁弥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恐惧与焦虑。世界突然一下子整个倒了过来,落日徒劳地抓向楼梯的扶手。在它滑脱的那一刻,她还能听见声音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好好想想,落日。你和夕阳……”

  声音一下子沉寂了,几乎快将落日吞没的绝望感也倏地消失殆尽,落日感觉自己在向下坠去。突如其来的强光刺破了黑暗。紧接着,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这是落日脱离黑暗后听见的第一句话。

  落日揉了揉发痛的脑袋,打量其四周来。自己跌坐在光洁而冰凉的瓷砖上,被好奇的人群包围着。身旁的椅子倾倒着,原先大概是放在桌上的包也摔在了地上,里面的书则落了一地。看到书,落日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在图书馆,城堡、走廊、窗户什么的不过是梦境,自己则大概是在做梦的时候摔倒了地上。意识到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她首先感到的居然是惋惜,毕竟她差点就再次体会到了那种夕阳中的宁静。

  落日站起身,把椅子扶回桌旁,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件捡进包里:《生命与奥秘》《自然的解析》《物理:从远古到前沿》,还有新买的日记本。围观的人见她恢复了正常都四散离去,刚才还在大喊的图书管理员也嘟嘟囔囔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手中的《物理:从远古到前沿》还翻开在自己先前看到的位置,落日的脑中却只有刚才的梦境。她干脆关上书,细细回忆起梦中的一切。落日记得说话的声音属于某个她熟悉并依靠着的人,但她是谁?落日没有看清她的面孔,甚至连声音也回忆不大得起来。她提到了自己小时候被收养的事,落日提醒自己,还有名字和门阶,这样看来她只能是格里曼夫人了。但落日立即否定了这个答案。梦中的声音温暖而柔和,听上去饱经沧桑但又平易近人,像是个充满智慧的长辈。格里曼夫人和她说话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试过把声音压低一点。落日想起她提到了自己几天前与夕阳的共鸣,但那时她明明是独自一人在游荡呀!落日想起她读过的一本书说:梦境不过是人类的潜意识。这样说来,所谓有人通过数年的观察注意到自己与夕阳的联系,也不过是自己的心理暗示罢了。但落日并不想接受这个答案,除非要她承认自己的名字、与夕阳的共鸣还有衬衫上的太阳图案都是巧合。

  对了!那个图案!落日低头看向自己胸前,想起了梦中的一个矛盾:自己转过头,看见了一个相同的太阳图案。可是,自己在什么时候,才会需要转过头(而不是低下头)才能看见它呢?就算有这样的时候,它又为什么会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潜意识中呢?

  落日闭上眼睛,用冰冷的手捂紧滚烫的额头。梦境中的矛盾点一个接一个向她扑来:走廊还是楼梯、让人窒息的的宁静与惶恐、从高空中坠落(这个落日倒是能解释,那时现实中的她大概正从椅子上跌下来)。落日叹了口气。这只是一个梦、一团乱七八糟的印象,她这样告诉自己,别让这个星期再出一件搅得你头昏脑涨的事了。

  可是事总是来找我。重新翻开《物理:从远古到前沿》时,落日听见心底的自己说。

————————

  接下来的几天平平淡淡,落日不再做怪梦,各种离奇的现象似乎也对她失去了兴趣。又一星期的学校生活开始了,课程依旧简单得无聊。但落日的生活注定不会是一泓平静的湖水,而掀起了滔天巨浪的,无疑又是她命中的灾星。

  星期一下午,落日照例在图书馆写作业,草稿纸依旧是那本用旧了的课本。没有人来打搅她,作业也进展顺利。似乎过不久她就可以回到G&G与书本为伴。但砸在桌上的一只拳头打破了宁静。

  “噢,看看这是谁啊,姑娘们。”

  落日甚至都不用抬眼看,就知道是谁又找上门来了。别轻举妄动,理智的那个她警告着自己,等她玩的满足了就该走了。

  可惜的是,艾力克托并未就此满足。

  “我记得好像有条小野狗向我发过誓,要教我怎么不用拳头解决问题的来着。你知道那是谁吗,落日女?”

  难为你还保留着三天前的记忆,落日在心底暗道。但她依旧不为所动。周围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和艾力克托同来的一个女生似乎对眼前的游戏不耐烦了。

  “她听不见的,艾力。没准是打上次起她的耳朵就聋了,再不就是成了个智障或是脑瘫。”

  “这个么,我们马上就能知道是不是了。”

  几乎就是在艾力克托话音落下的同时,落日猛地从椅子上跳开,躲开了她的拳头。但她错误地估计了对方的目标:艾力克托挥拳而来的同时,另一个女生伸手夺过落在椅子上的落日的书包,将里面的东西在桌上倾倒一空。反应过来的落日猛地向她扑去,但随即就被两个同伙有力地反剪了双臂。艾力克托饶有兴味地翻捡着她包里的一件件物品:课本、作业、图书馆的借书卡。落日眼睁睁地看着它在她的手中变成了两片废品。但她们俩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另一件事转移走了:落日新买的日记本。艾力克托拿起了它:

  “你什么时候开始记日记了,落日女?难道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吗?”

  恐惧攥住了落日的心。她想起了那本日记本上有什么。如果艾力克托看见了里面的内容,后果将不堪设想。

  “把它还给我!”落日朝艾力克托吼道,但却只换来了身后的二人将自己的胳膊更用力地向背后拉去。难以忍受的疼痛让她流出了眼泪。她拼命挣扎着,却只让疼痛不断加剧。看着她愤怒但无助的样子,艾力克托暴发出一阵大笑。

  “好,好。那就让我们看看你的小心事吧。”

  她翻到有字的那一页,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喉咙。一些本打算尽早离开的学生也转了回来,显然也来了兴趣。那个蓝发的男生作势向这边冲来,但旋即又犹豫着停下了脚步。

  “亲爱的日记,新……”

  “还给我!”

  落日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她只能回忆起剧烈的疼痛消失了,怒火和疯狂淹没了她。她的左臂从巨大的蛮力中解脱了出来,砸在另一个嗷嗷乱叫的活物上,解放了自己的右臂。艾力克托脸上的表情有狞笑转为惊恐和愤怒。她本能地向后退去,却被一把突然翻倒的椅子绊倒在地。日记本从她的手中脱落,在空中打了个转,径直飞入了落日伸出的手中。一个同伙抓住了她皮夹克的袖口,但它随即成了他手中半条残损的衣袖。落日拎起自己的书包,将视线之内所有自己的东西塞进包里,在艾力克托的咆哮与咒骂中夺门而出。

————————

  落日不知道自己在奔向何处,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逃离什么。狂奔着的她不敢回头看,生怕发现艾力克托一伙紧追其后。她只知道有什么东西时刻侵扰着她,将她生活中的平静撕了个粉碎。而现在她正要将企图摆脱的她抓回自己的囚笼中。落日感觉她对生活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书本能够给她带来的慰藉已是微乎其微。她需要、需要……

  上气不接下气地蹲在街头时,落日才开始打量她所处的位置:双腿再一次将她带到了她生活中的奇遇开始的地方。望着夕阳中金色的马形雕像,落日突然觉得她那些奇异的经历才是她生活中真正的美好,是她苦难、漫长而毫无目的的生活中的点点希望之火,是它们支撑着自己过着现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日子。她甚至说不清那些突如其来的日记、傍晚时的幻象还有怪梦,她到底是在逃避还是期待着它们。

  落日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多么可笑:艾力克托根本不可能想到她会来这里。她打开书包,清点起自己的损失:三本书落在了图书馆。想到自己又得为此去和艾力克托交涉,她心里一股难受。心爱的皮夹克也被撕碎了,落日又是一阵懊恼。这意味着她又得俭省下买一件皮夹克的钱,而几本早就想买的书只好推迟了。想到书,落日就不由得想起被撕碎的借书卡,这说明她的损失比想象中又多了几分。不过,落日看向手边的日记本时告诉自己,如果能保得住这个,那一切都值了。

  她翻开日记本,祈祷艾力克托不要在上面动了什么手脚,表情却在目光接触到纸页的那一刻凝固。一件说不清在她意料之外还是之中的事发生了:

  亲爱的日记:

  今天塞雷斯提亚公主找我谈了一次话。她提到了今年学业考核测试上发生的事、我的可爱标记还有我的魔法天赋。塞雷斯提亚公主推测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不过她说这必须由我亲自找出来,而这些联系也许会指引着我打开魔法的大门。

  我很困惑,日记。不过也许与你的交谈能给我点启发。

  祝好梦!

  落日余晖

  9月9日,星期四

  落日的手颤抖着向后翻去。日记还没完:

  亲爱的日记:

  浮空术、缩放术和控制术,被称为是每一名魔法学生路上三门最基础也最考研魔法能力的必修课。据说一名新生从开始训练到完全掌握它们的所有用法平均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而你猜我用了多久?三个星期!

  塞雷斯提亚公主再一次告诉我她认为我的天赋没有被完全发掘出来。这听上去是件好事。

  学会了基础魔法对生活的帮助还是蛮大的。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就能收好书包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不过塞雷斯提亚公主似乎不大乐意我这样。她告诉我就算掌握了魔法,一定的身体运动也是必要的。

  晚安!落日余晖

  9月20日,星期五

  落日又翻了一页。还有一篇:

  亲爱的日记:

  学业在加重了,日记。不过目前看来一切都还顺利。

  今天塞雷斯提亚公主给我办了皇家图书馆的借书卡。一般情况下只有最资深的学生和教授才能这样自由地使用皇家图书馆的资源。不过塞雷斯提亚公主说她希望我能在里面学到更多课程以外的内容。

  顺带一提,你知道幻形灵吗?没准我们下次可以聊聊关于它们的事。

  落日余晖

  9月29日,星期日

  看完最后一篇日记,落日的手不再颤抖,冷静和理智也回到了它们的位置。她首先注意到的是这三篇日记出现的原因。如果说最初的那篇还能解释成她在买日记之前就被人动了手脚(这是不可能的),那新的三篇怎么解释?它们是怎么在日记本与落日寸步不离的情况下被写上去的呢?当然,她提醒自己,也许它们早就写好了,只是现在才显现出来。落日小时候看的一本科普书上提到过隐形墨水的原理,但实在难以相信有人会玩这样的把戏戏弄人。

  落日突然想起了日记中的一个字眼:魔法。也去这一切都是某种魔法的作用?是有人写的日记不知怎的被传送到了她的日记本上?放在以前,自学过大量科学知识的落日定会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但现在,再出现了这么多奇异事件之后……哦得了,去他的科学吧,落日告诉自己。

  她又翻阅了一遍已有的四篇日记,大致想象了一下另一个落日余晖(如果有的话)的生活:天才魔法学生,因为自己超人的魔法天赋成为了某位公主的学生,没准还顺带成为了皇室成员……你在嫉妒她,她心底的一个声音突然说,就因为她和你重名,你就在拿自己的生活与她处处比较。

  不,我没有。

  啊哈,你敢说自己没有在心底幻想过成为一名公主的独门学生是什么感觉?

  落日打了个激灵。确实,刚开始看着写日记的时候她是恐惧的,但很快她就开始在脑中模拟另一个落日的生活,并逐渐融入其中。

  没错,我是想象过她的生活,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想成为她。

  噢,这么说来,你很享受自己现在的生活喽?

  我痛恨自己现在这样子,但这不意味着我需要过另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生活。

  别对自己撒谎,落日。你说过它们才是自己生活中最珍贵的部分。

  落日闭上了眼睛,按了按额头。我厌倦了与自己争吵,她告诉自己,我需要安静。心底的那个声音似乎顺从地消失了,落日不禁一阵庆幸。

  落日张开眼,才发现天色渐黑。她赶忙看了看表,几近七点。猛然醒悟过来的落日慌忙收好日记本,拎上包快步向G&G奔去。她咒骂着这突然出现在她生活中的日记,心里希望格里曼夫人不要唠叨自己太久。看吧,落日对心底的自己说,我已经厌烦了这些事件,它们对我来说就是负担。

  不过学习魔法听上去倒不赖,跑回去的路上,落日这样想道。

————————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落日完全没法集中注意力。格里曼夫人训她时她心不在焉,吃着自己储藏的饼干时她心不在焉,甚至就连看书时她的脑海也被那三篇日记占据着。落日发现自己早已接受了魔法学生的身份设定,毕竟浮空术和控制术听到上去是那么诱人。随着对日记的研究深入,她注意到了越来越多的疑点与线索。

  第一个是日期。从落日买下日记本到发现第二批日记不过三天,另一位落日却从9月7日写到了23日,这还不算中间折掉的时间差。不过魔法似乎可以解释这一切。如果日记确实是被另一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篇篇写下的话,两个人的时间流速大概是9到10倍的关系。另一位落日显然没有良好的记日记的习惯,但还是可以看出大约是一到两个星期写一篇。那么,不过是出于隐形墨水、量子通信还是什么奇怪的魔法原因,下一篇日记大概会在一天之内出现。

  落日并未就此收手,而是开始研究日记的其他部分。按照日记的内容来看,塞雷斯提亚公主和这位落日余晖大概是师生关系。但日记中又提到塞雷斯提亚对落日的魔法使用习惯不大满意,那么她未免管的也太宽了一点。这听上去倒和格里曼夫人有几分相似,落日这样想,但她马上又注意到另一位余晖对塞雷斯提亚怀有的明显是崇拜与尊敬,甚至还有几分唯命是从。也许和皇室成员打交道就是这样吧。

  落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研究那个和她重名的魔法学生上。不管是从柔性的字迹还是娇滴滴的语言习惯来看,那个余晖都应该是一个女生,并且很可能是那种活在白面包世界里的好好学生。隔着日记本的纸业,落日甚至都能听见她向那所谓的“日记本”倾诉时天真地声音。落日突然发现,她在内心里一直把另一个余晖看成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但实际上她俩之间可能有着千差万别。没准她比自己还要小上不少呢!

  落日注意到了日记中许多其他的内容。比如出现了两次的“可爱标记”,比如皇家图书馆,再比如“幻形灵”这个她甚至不知道是指什么的词(听上去倒像是一种病的名字)。过去的几天里,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渴望另一篇日记的出现,只有它能满足她对其中种种的强烈好奇心。

————————

  深夜十一点半,当万籁俱寂、G&G的其他人都已熟睡之时,只有独居三楼最深处的落日还竭力保持着清醒。她趴在床上,用手电照着黑暗中摊开的日记本,等待着奇迹再次降临。打熄灯后算起,落日已经这样趴了两个多小时,为她他不得不不时起身活动一下,以缓解长时间一动不动带来的酸痛与麻木感。两个多小时里,落日曾因困倦不堪小憩过几分钟,但最终因垂在手中的手电筒摔到地上而被惊醒。所幸的是,她并未因此错过新日记的出现。落日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深夜不睡就为等待所谓“魔法”的出现。即便如此,她仍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支撑着自己在夜深人静中等待下去。落日几乎能够看见心中的那个声音在旁观着一切。随它去吧,她告诉自己,就算它说对了,那又怎么样呢?

  手表滴滴滴地响了十二声。落日向窗外看去,各个窗口的灯光大都已熄灭,坎特洛似乎也与它的人们一同进入了梦乡。她合上日记本,从床上爬下,站起身活动活动了筋骨。告诉自己如果到了凌晨一点还——

  日记本动了动。

  落日怔了一怔,旋即便反应过来,自己翘首以盼的时刻来临了。她猛地扑回床上,打开日记本。纸业在她颤抖的手中一页页翻动,接着便从手中脱落。落日看了看自己不听使唤的双手,心中暗骂了一声,用胳膊肘艰难地翻开纸页。那曾如幽灵一般出现在纸上的娟秀的字迹。此刻正鲜活地跃动着:

  亲爱的日记:

  皇家图书馆里的书真是多到难以置信!你知道

  一行字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就完成了,落日简直无法理解怎么能有人写字如此之快。魔法,她心中的那个声音耳语。

  跃动着的笔迹停下了,似乎是在思索怎么形容图书馆里的书到底是有多多。落日呆呆地看着凭空出现的文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大概是另一位余晖在犹豫。

  一道暗绿色的荧光一闪,“你知道”几个字消失了(落日马上想到这是大概一种新魔法)。取而代之的是:

  你一定没听说过《魔法:从历史到今天》,讲的是几千年来魔法的发展史。还有《可爱标记看未来》,是关于可爱标记和天赋之间的关系的,我希望它能对我有些帮助。我还找到了一本《最后的七个预言》,只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但里面都是白胡子星璇关于未来的艾奎斯陲亚重大事件的预测!塞雷斯提亚公主还说这七个预言的原稿已经被作为艾奎斯陲亚的一级文物被保护了起来!

  最后几个字在一阵相同的绿光中被抹去,相同的内容又写了上去,似乎它们的主人还嫌自己的字迹不够完美。落日首先注意到的是“可爱标记”又出现了,似乎它对于这位落日余晖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物。“艾奎斯陲亚”也出现了两次,落日猜测这或许是某个地名或是一个组织的名字。日记仍在继续:

  塞雷斯提亚公主说《简单魔法:一级》的六种基础魔法我已经练得差不多了,而这是一个正常学生一个学期里要学习的内容!我过不久就可以开始二级魔法的学习。塞雷斯提亚公主还称赞我说我是她见过的学得最快的魔法学生,也是上进心最强的。我真是太高兴了,日记!

  落日余晖

  10月13日

  落日知道日记就要结束了,而新一次的日记出现又得是一天之后的事。她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只看见自己的手在“星期日”几个字出现后拿着笔写下了:

  你好。

  一条长长的墨迹突然在纸上划过,紧接着是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寂。落日猜测是“余晖”因为字迹的突然出现而吓了一跳。但愿你不要像碰到了火一样把日记本丢得远远的,她在心中对余辉说道。

  是你吗,日记本?

  落日抬起笔打算向余晖解释,但后者的话还没结束:

  我听有的传说说过,世界上的万物都有自己的“灵”,这些“灵”有时会在我们面前显现。看来

  落日知道她再不打断,余晖就要讲个没完没了了。他挑了一块空白的地方,写:

  不,我是落日余晖,一个和你一样的女生,通过手上的日记本和你对话。

  凭空出现的字迹沉默了一会儿,但随即又:

  但我才是落日余晖!你说你通过日记本和我对话是什么意思?你能看见我写在日记本上的话吗?你能看得见我吗?

  笔记变得更快了,落日感觉一句话的几个字几乎是在一瞬间出现的。她不得不加快自己的手速:

  我手上也有一本日记本,看上去似乎你在你的日记本上面写什么,我这里就会出现相同的话。反过来也一样。我猜这是某种魔法的作用。

  日记本上好一会儿没有出现新的内容,落日心想突然接触到这么多信息,大概就连习惯于生活在魔法世界中的余晖也难以迅速接受。

  你说你是落日余晖?那你和我重名吗?

  落日不由得一怔,该怎么回答她呢?

  看上去是的。我今年8岁,住在坎特洛,你呢?

  我也在坎特洛!我住在坎特洛的皇城,今年11,在天才独角兽学院学习,是塞雷斯提亚公主的学生。你呢?

  落日目瞪口呆德看着自己小学的名字出现在日记本上。余晖也在天才独角兽小学!这怎么可能呢?她站起身,看向窗外。坎特洛的街道她也算是比较熟悉了,可她从未听说过这个不起眼的小镇有什么“皇城”。落日按下心中的疑惑,如实答道:

  我也在天才独角兽!你说你比我大3岁?

  对啊!你说你也是独角兽?

  落日好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独角兽?

#1
回复 第三章 落日西沉

处于完善设定和情节的目的,对第一章、第三章内的部分日期与数据做了一定调整。

2019-10-17
#2
魔法师T_T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第三章 落日西沉

超棒!很久没看到这样的文字了。

 落日不知道自己在奔向何处,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逃离什么。狂奔着的她不敢回头看,生怕发现艾力克托一伙紧追其后。她只知道有什么东西时刻侵扰着她,将她生活中的平静撕了个粉碎。而现在她正要将企图摆脱的她抓回自己的囚笼中。落日感觉她对生活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书本能够给她带来的慰藉已是微乎其微。她需要、需要……

  落日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多么可笑:艾力克托根本不可能想到她会来这里。她打开书包,清点起自己的损失:三本书落在了图书馆。想到自己又得为此去和艾力克托交涉,她心里一股难受。心爱的皮夹克也被撕碎了,落日又是一阵懊恼。这意味着她又得俭省下买一件皮夹克的钱,而几本早就想买的书只好推迟了。想到书,落日就不由得想起被撕碎的借书卡,这说明她的损失比想象中又多了几分。不过,落日看向手边的日记本时告诉自己,如果能保得住这个,那一切都值了。

11 天前
#3
回复 第三章 落日西沉

回复#1 @Eastwind-Bonker :

所以,人类落日的片段是过去(和小马落日之间的switch back)还是说她身处现在却和过去的小马落日交流?

关于名字的问题,建议马落和人落区分一下(当然了我个人比较喜欢“余晖”这个名字,我注意到有个地方可能是笔误称她为余晖)。

不管怎么说吧,一定要写下去啊!追了追了。

p.s.也许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四字章节名怎么起,我感觉我那边的四字词语快用完了(facehoof

3 天前
#4
回复 第三章 落日西沉

回复#3 @Sunsight_Skytech :

其实决定《余晖之时》每章都要起四字章名只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你可以去看看《穆斯林的葬礼》那本书每章的起名方式,我就是从那里得到的灵感:奇偶数章节的开头分别用“落日XX”和“拂晓XX”。甚至双时间线的思路也是从它那里学过来的。

至于名字怎么取么……我写《余》的时候采用的方法是章名不一定要揭示内容(尤其不要让人看完了章节名就知道了准确的情节),但是可以对这一章的情节在故事中占什么地位作诠释。比如“落日初现”等,把奇数章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表面上看是描述一次日落的景象,实则是暗示过去那条时间线上的故事走向。

当然这只是一种方法。很明显“定向越野”这样的就采取的是另一种取名方式。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