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der_L
  独角兽

鄙人才疏学浅,下线读书写作,不必见怪,有资格发文的时候在上线。(注:如果一个分式的分母=0.那么在这个算式当中,0是否有意义? 若有人知道答案 务必私聊 感谢)

黑白世界

Chapter3:琐事

本作评价
10()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Chapter3:琐事

“哎,这就是生活吧,不会像这杯多糖的咖啡这么甜的。”


用约翰的话来说,我足足浪费了六个月的时间,虽然无论在何处我都会浪费。

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了,他明明对我这么好,而且他根本不相信我会因为犯罪而被抓进去,却为什么又会说这句话呢?

好吧,我可能有些“带学家”了,也许他的原句当中根本没有这种意思,可能只是慰问,可能只是关心,可能只是出于保护之心吧...

无论如何,总算是出来了,根据《劳动法则》上面规则,我依然能够回到工厂当中去工作——那是马哥华政府的一套制度,可能是他们认为劳动力的意义就是制造价值,只要他们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他们就毫无价值——就像是一个布偶,他无论被如何玩弄,无论破损成什么样,只要你真正的玩过他了,他的价值就结束了,你也不会觉得花这些钱是亏本生意了。

该死...我这几天都在想些什么啊!有些时候我真会为我自己脑袋当所想的东西感到羞耻和惭愧,这几天尤是如此,虽然准

备休息一周在回到工作岗位上去——这是法律允许的——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为何,只想让自己的思维忙碌起来,好让自己不要老是去思考这些让我良心有些不安的东西,于是我跨上鞍包,现在虽然已经是晴朗而温热的下午了,但是我依然可以先去马事部报道一下。

在路边随蹄打了一辆的士,坐了上去,和司机攀谈起来。

“喂?外乡马啊?”他用一种真正的“马哥华口音”说起话来,感觉就像是将一颗弹珠塞进了自己的喉咙当中一般,在原来的声音下稍稍的变了一些——更加低沉却尖锐了一些,一句话的尾部又有一些多余的跳动音节。

“啊...是啊,马哈顿的,半年前刚刚来这里。”

“怪不得你的口音这么奇怪,对了,你想去哪?”

“工业区,VF-13栋工厂,大约需要多久?”

“霍霍,城市的另一端啊——那可能就得绕远路喽,主大道现在都不让外地车进去喽。”

“啊?为...为什么?”我诧异地问道,明明在半年前还没有这个极其麻烦的规矩啊!

“呀...小姐,您是多久没有出门了?或是没有看过《马哥华日报》?就连网页浏览器都没有用过吗?”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惊讶,底下还藏着一丝丝的笑意。

“我...”我一下子就变得难堪起来——在监狱的小马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呢?

“哈哈,没关系啦,主要是因为‘民主党’最近的活动变得越来越激烈了——甚至在街上大规模的游行,而且群众越来越多——每次游行都几乎占满了整个街道,于是政府就将繁华区给‘封锁’住了,当然想进去还是有方法的,你还得去正规机关当中办一大堆的蹄序。”说着,他用自己的蹄子在导航上划了划,切换了一条路线——价钱几乎翻了一倍!

我的心在暗暗地滴血,关于“民主党”的事我却没记住多少,毕竟现在他们还离我实在是太远了,太远了,说不定我穷极一身都别想和他们搭上关系,我的母亲曾经教导过我——一匹马在没有麻烦的时候,可不要去自找麻烦,那只是自讨苦吃。

这听上去有点个马主义对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虽然社会上的主流看法都认为这种主义是及其不仁道的,而且还是错误的,但是信奉这条主义的小马还是在社会上占据着较大的位置。

靠!我又在想些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想?我脑袋是出了什么毛病?

“司机先生,您今年贵庚?”

“三十八,不需要对象的介绍。”估计是因为只有我一位乘客,所以他也放开了心聊天。

“不不不...我是说...额...”我很努力让自己说的话不经过大脑,这样就不会引起一长串的“耻辱思考”,但是,对于即使是日常说话都总是精打细算几十年的我现在居然连说句随心话都难。

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尴尬的语气,于是给我找了个台阶下:“如果想不出说些什么,那就放点电台来听吧...虽然这座城市不大,但是绕远路还是需要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的。”说完,他按下了那个小巧的电台按钮。

“这里是马哥华新闻电台,各位听众们,下午好,现在我们来播放一则新闻...”

“太棒了!我们正好赶上新闻电台播出,没有耽搁一秒诶!”

太糟了,我心里想到,又是这种无聊的新闻,难道我就要度过马生中最无聊的一个小时,不能跳过一秒吗?

“...马哥华警方在在昨天于紫荆赌场当中抓到一个网络黑客,在他的背后究竟有多大的利益群体在支持着他?我们无从而知,经过确认,他就是在网络上活跃的黑客Adlier,曾经盗窃了数家大公司年终的业绩回报,在网络当中篡改数据帮助毒枭逃离,经马哥华法庭的判决,决定处于他终身监禁的惩罚,来看下一篇新闻...”

“这座城市当中还有黑客?”这简直就是新闻界的一股清流,不知道哪位记者在所有马都真相报告“民主党”的时候去采访并编撰了这一片新闻稿,真是...赞美!

“当然了,小姐,恕我直言——请问您有没有在这座城市当中接触过网络以及信息这两种元素?这可能是马哥华最直观的表现了。”

“额...抱歉...工厂的电脑当中不配备连接上互联网的硬件...”我尴尬地笑了笑,为什么他这么喜欢把话题拉向这么尴尬的处境啊!

“抽个时间,您一定要去尝试一下——即使是去网吧当中,你也得去看看这座城市当中的交流网络和网上平台,那才是这座城市真正的内在。”

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也猜不到——毕竟这座城市都快把我搞蒙了,让我们数数...首先是奇怪的“三城区”,再来是及其无趣的日报,无礼的警官,奇怪的关押蹄序,以及...奇怪的《劳动法则》?

“嗯...是的。”我简单地回答了一下,随后看向窗外。

马哥华晚春午后的金色的是及其出彩的,大片大片的金色洒在远处的山坡上,光影显得是那么的柔和,松叶间挂着一丝晨雨的露珠,滴滴答答地淌下来——哈,我的脑袋又开始幻想了,我当然听不到他们“滴滴答答”落下的声音啦。

我对这座城市的了解犹如一位刚踏入学校的小雌驹一般,浑身上下充满着懵懂的气息——我甚至不知道他有几条街区,不知道我在这座城市当中所扮演的一个角色,也不知道我应该去干什么,也许这就是迷失吧,毕竟生活是不会让你能够喘一口气的。

打住!别给我冒充什么带哲学家!

很快,外面就下起了一阵小雨,现在估计霓虹灯区应该会是很漂亮的,可惜我去不得啊,真该死。

“...现在来播报下一则新闻,W.S.部门最近...”

“嗨,司机先生,W.S.部门是什么?”

“你说W.S.?那是工作站点(Work Site)的简称,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怎么叫它,它的作用就是咨询或是帮助没有工作的穷马或是流浪马安排一份工作——像是你这种马当然不需要啦!毕竟工作可不是你不想干就能不干的。”

一个小时过的的确有点长,而且电台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播报着及其无聊的新闻——但是马哥华的郊外并不堵,而且路上的景色也都不错,所以这趟路程不能说是太过无聊——至少有一位司机和我一起受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看到你们都如此伤心,我也就没有这么伤心了。

奇怪了...我是从那里听到这句话的?好像是...一个给小雌驹看的动画当中?

好吧,如果真是这样,它就能摘掉子供向的定义了。

我从自己的肩包当中摸出几枚硬币——好在约翰平时会有意在桌子上留上些几十块钱的硬币,要不然估计即使在出来我依然是寸步难行——虽然这里不是马哈顿,但是没钱寸步难行这条真理是无论在那里都能够成立的。

不知道为什么,工厂当中那烦马的声音也不见了,我走到了入口处,却惊奇的发现铁栏杆居然被锁上了?

“咳咳...小崽子?你是谁?”

我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那是一只其貌不扬,已近暮年的老马——感觉再不过几年就要入土的那种。

我他妈究竟在想什么?我...

“请问...这里为什么会在工作时间内上锁?”

“哈!哈哈哈!”他狂笑了几声,那刺耳的声音简直不是马听的。“你认为呢?他们都离开了!这里没有工厂了!政府派了我一匹马在这里看管没有任何小马的场地,回去吧!哈!哈!哈!哈!”

他有点神经质般地癫了回去,拉上了保安室的窗帘。

...奇怪?为什么?

他们都去那里了?

我失望的摇了摇头,随后又打了一辆车,毫无所获地准备回去。

当我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

“哟?没想你你还有点上进心啊?今天下午都自己打车去工作啦?”

他一如既往的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上的肥皂剧,甚至这次连目光都没有移到我身上来一瞬。

“别提了。”我叹了一口气,“工厂都不知道去哪了。”

“啊...啊?”他看上去很惊讶,但随后有镇定地补充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在号子里待的这半年里啊,整个马哥华瞬息万变,各种群众示威,金融危机,股市崩盘啥的...这一段时间可能是繁华区的工业区最乱的时候,别墅区和监狱倒是成为了最安全的地方,虽然现在已经稍稍恢复了一些秩序,但我还是忠告你不要到繁华区去乱逛,现在外面正是鬼怪盛行的时候,什么时候被摸个包,捅个窟窿就不好说了,但是...奇怪了,我还真没有想到她的工厂会倒闭...”

“那...对您有什么影响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问题直接关乎到我的午餐问题,我应该不不会问的吧?毕竟现在就连我自己的快管不了了。

“当然没有影响!放心吧,有我一口面吃,可就不能没有你一口汤喝。”

“哦...”我尴尬且无声的笑了笑,“你不觉得我们俩这种对话语气不像是...前辈与晚辈的语气吗?更像是...朋友?”

“啊...你是想问这个问题啊...”他朝着我笑了笑,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挡住了自己的嘴。“如果你说在马哈顿,这可能的确是个问题...唔...不过这里是马哥华,当然没有这种规矩啦!你也知道的,我平时可不喜欢像你的父亲一样板着脸看小马,而且我和他后来干脆就没见过几面,所以我平时和你嫂子还有你表哥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忘记了从‘古老传统’流传下来的那一套说话方式,嗯...马哥华是一个极有魅力的城市——她会改变你的价值观与世界观,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好的,毕竟这里的生活可比在马哈顿惬意多了,不是吗?”

“是...啊。”我小小声地答应了一下,随后将自己的肩包挂在衣帽架上,准备去洗个热水澡。

“等等——芦荟,我有个小小的礼物要送给你,用来庆祝你解除冤枉,重获自由!”他喊住了我,从自己的肩包当中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盒子,小跑过来递给了我。

“这是啥?”我疑惑地歪了歪头,用魔法牵着空中这沉甸甸的盒子。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是...”

我将五彩斑斓的礼带解开,把紫青色的盖子给提起,里面是一块黑色的液晶屏幕,那是...移动通讯设备?虽然我早有耳闻,但是却没想到...这玩意这么...重!

“我早该意识到你需要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蹄机了!哈!拿去吧!这玩意彻底归你了,无论是浏览什么黄色网站还是什么都和我没有关系了——你现在可以彻底的支配这台手机啦!”

不知道为什么,“支配”在我的脑袋当中犹如入水柳枝一般回荡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就像是这个词语代表的是什么恐怖的噩梦一般,我...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词?貌似印象还...还挺深刻的,但是...但是在哪里呢?

“嗯...谢谢了。”我因为迷惘的担忧而根本开心不起来,只能通过嘴上装出一副灿烂的笑容来告诉他我对拿到这台手机及其开心。

“哈!当然了!”他露出了一行白牙——多笑笑总是好的,起码能炫耀炫耀自己整齐干净的牙齿——除那个管理员以外。

“我已经帮你把电话卡装好了,同时也导入了一些你以后可能能用到的号码——以后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虽然我不一定在你的身边,但是我相信即使我在千里之外,还是能帮你干上些什么事的——至少能把你的照片摆在贡台上...”说到这里,他就开始忍不住偷笑起来。

我没有这种闲下来的心情去理会这些笑话——我现在失去了工作,脑袋也开始不清不楚的了,生活就像是一团浆糊一般,无论是顺着搅还是逆着搅,最终都会变得一团糟——最好就是不搅,一事无成反而是最平静的马生。

将蹄机装进自己的口袋当中,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趴在自己柔软的床上,还是忍不住激动的心情从自己的口袋当中摸出了“蹄机”。

毕竟,那只小雌驹能够抵挡得住新鲜事物的诱惑呢?虽然我已经不是小雌驹了~哈哈——无所谓了啦。

好在这台蹄机的作用不仅仅是打电话——它甚至有触摸屏功能!甚至还能连上无线网络!我真是爱死它了——至少有我一般爱打游戏那么多吧,起码蹄机是可以随时摸的,但是游戏却是几乎根本玩不了的。

去网吧打电动?别开玩笑了,没钱了啦,自己留的钱都用完了,回来估计阿叔超凶的。

这上面有个电话谱,我点进去一看...第一个就是标注着备注“约翰”的选项,接下来就是马哥华警局,马哥华医院,马哥华消防队...

诶...还有W.S.的电话号码诶!

我切出去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八点半,还早着呢!希望W.S.还没有关门,能让我咨询一下我的劳动合约还存不存在...

“您好!”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一位清脆的雌驹声音,“请问我能够为您做些什么。”

“啊,是这样的,我所工作的工厂倒闭了,我能咨询一下我的劳动合约是否还存在吗?”

“嗯...好...你说是那家工厂。”

“额...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总经理的名字叫...苹果夹克?”我有点口吃,因为记忆实在太过模糊了。

“呵~您想说的应该是苹果杰克吧?嗯...这个我们这里也不太清楚呢!因为她还没有来这里注销商标,所以...这么办吧!我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你,你自己找她咨询清楚,OK?”

“嗯嗯。”

“189-6048-3752 记住了吗?”

“是的!是的!”

“那好!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何止是愉快啊。

打过去的时候电话那边除了忙音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我只能大胆且诅咒着猜道,她应该是欠下了3.5个亿,带着自己的亲属逃跑了!真是不付责任的经理!

说不定她只是换了个号码呢?

那也不能就这么丢下自己的工厂逃跑了,甚至连个商标都没能注销?

哦!拜托!至少想想没来工作的小马吧!劳动合约放在那里!你让我们应该怎么再去找一份工作?

我意识到光在这里说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于是我就决定把这些言论发表到网上去。

得了吧!你又在胡思乱想了!还是睡觉妥当些。

我将自己的蹄机按下了关机键,把数据眼镜也一起摘了下来,话说要不是因为现在外面戴这种眼镜已经成为了潮流,我绝对碰都不碰他一下——我平时使用他的次数少之又少,而且戴着它还怪累的,真是没用还费劲。

想想还挺怀念的,这是我十八岁的时候父亲送给我的礼物,虽然当时的我更宁愿要一台游戏机或是一碟游戏,但是依然像今天一样强撑起了笑容...这么说可能有点牵强了,不是我不喜欢这它,而是我认为无论我在那里都根本用不上它,只能通这稍稍有些模糊的玻璃片告诉自己依然活在一个现代社会当中,一个科技时代当中。

不多思考,我的脑袋估计都快装不下这些奔涌而出的念头了,所以我干脆就将自己的脑袋压在枕头底下,关上了吊灯,祈福着自己能够睡着。

最终我还是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但是睡得很差——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仍然拖着极长的黑眼圈,哎...这一整天都不好过喽!当年沉迷打游戏,在上课的时候基本都是半昏睡状态,可谓是一眨眼,一节课就过去了。

“估计喝些咖啡会有定用吧...”我扶着墙壁走了下去,因为今天不可能再去工作了,所以没有定闹钟,我也没有早起的习惯——所以...这就是现在已经11点多的理由?

在冰箱当中翻了翻,翻出了一包“KITE”牌子的咖啡——奇了怪了——这个时代的小马怎么都喜欢扯些外文名字?然后把定价都搞得这么高?这我无从得知,毕竟关于商业这东西,要问还是得问专业马士,即使你把马克思的《资本...

靠,这有什么关系?

算了,还是不要想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的,专心把眼前的咖啡泡好再说吧。

真该死,方糖放太多了!

我咂了咂嘴,一口把这过甜的饮品喝的干干净净,要是我每天都喝一杯这种玩意,糖尿病就离我不远了,真的!据说只有15年寿命呢~

还好我没有家族遗传的糖尿病,大概是...不用考虑这些问题的吧?

哈哈...或许吧,谁也不知道呢~生活总是喜欢丢给你一堆烂摊子,然后背身而去,就像死了一般寂静无声,将这些该死的乱子全权交给你处理!

哎,这就是生活吧,不会像这杯多糖的咖啡这么甜的。

thumb_up10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