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Haiter_Sothoth

 独角兽

快乐的肥宅中的一份子,好饮乌河之水,写沙雕文,看马片(滑稽),玩梗

辐射小马国:废土客

有点艰难的入城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3,709 字

event 于 3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23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两日两夜几乎不停歇的行军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城市——金山市。

啪嗒

我面前多了一件掠夺者同款劣质马铠。

“穿上它。”K冷漠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上面充满血斑,完全由各种金属拼凑而成,甚至还有不少尸块碎屑还挂在上面,更关键的是糟糕的设计和结构使它几乎不防弹,还影响行动。

然后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英克雷制服型马铠,可以防御大多数小口径子弹,面对大口径枪也不算虚,更关键是轻便灵活,就这一点绝对完爆那件掠夺者马铠。除了标的那么大个的英克雷标志以及原本用来套翅膀的部分略微碍事(被我改成了枪套,所以也不碍事了)以外,我还真就找不到它的缺点。

“不穿,我就是死,死城外边,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穿。”

不就一件马铠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迈着步子走进了城区内,他没有跟上,或许是知道我会回来,我看得出来这里是战区,所以我选择从交战双方中间的弹幕真空区穿过,相对安全,而且谁会在意壕沟之间走过的马?进去没多久,突然就有一个眼尖的陆马​对我射了一弩,然后他对着交战双方喊道:“大家别打了!这里有个英克雷的小王八羔子!”

然后,在一片“GTMD英克雷!”的声音中,我遭到了一群牛仔帽和刚刚还在和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杂牌队伍的联合攻击,我这才意识到尸鬼体质的严重问题之一。

我特么的跑不快。

要不是及时找到了掩体,我一定就交代在那里了,毕竟就算是永生的肉体也经不起枪林弹雨这样打啊。

可是就算是躲在掩体之下,我照样没法安生,这群家伙就像上了头一样对着掩体疯狂射击,眼见这掩体都要被开出一个洞来,我迫不得已从枪套里拿出那个榴弹发射器,装上烟幕弹打出去一发,烟幕环绕迷乱了视野,这才暂缓了自己的危机。

此时两队马都从战壕里跳了出来,似乎是专门为了寻找我似的,我深知这个掩体绝对不能呆了,便模仿着他们的步伐迅速溜出了外城。外城外的荒地内,他居然正在修改那件马铠,见我朝这里走来,便用独角浮起那件掠夺者马铠,然后接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真香!”

我大喊出了定律的最后一句,然后果断夺过马铠套在身上。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他有浮起一个球似的装置,“你,保护她。”

“啊?我怎么保护她?”

 

我现在是苜蓿的私马车了,当然同时也是马肉盾牌, 他是怎么想出直接把她藏在这件马铠的腹部处的?

不过从外面来看,这件马铠和原来没什么两样,幸好我不会感觉肚子硌得慌, 不然我准会把苜蓿踢下去。

而简直跟安排好了似的,等我们再次进入战区,两队马同样对着这个方向射击,但是这次的目标却成了K,就跟刚才一样,一副欲杀之而后快的样子,火力和刚才几乎一致,K迫不得已一直保持着极其难受的匍匐前进动作。

“你肯定进过城,对吧。”我推测道,“而且你肯定犯了什么事。”

“我在城内打过架、杀过马,还是个掠夺者,仅此而已。”

“爸爸……你……杀过马?”苜蓿从自己的小小藏身处探出头,但是立刻被K按了回去,隔着那个面具我都能感受到他的惊恐,“别再探出头来了,小乖乖。”

“嘿!他们手里有个孩子!”那个眼尖的家伙又发话了,瞬间子弹雨停止了,但我知道这只是为了接下来更加猛烈的暴雨,我迅速拉起他躲进了一旁的掩体内,这些掩体也许之前为了推进战线所做的小据点,所以还算坚固,但很快,他们停止毫无意义的射击,我们得面对一些更加可怕的东西了。

狙击手。

虽说我身旁就有一个百发百中的老哥,但是他要是和这些能八百米外取我狗命的家伙相比也还差得远,我试着把尾巴抬起往外舞了舞,上面瞬间多出了六道火痕。“六名狙击手,只增不减。”

“完……”我立马堵住K的嘴,“不,还没完蛋,至死地而后生没听说过么?”

“我想说的是完全没问题。”

我了个老天爷的,他居然是这个意思,在斟酌再三是否要承认自己的问题顺带在瞬间把尴尬的表情、冷汗等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之后,我开口了,“呃,咳咳,是的,我是有点担心我们会完蛋。”

他拍了拍我的背,“放心,我见过比这个大得多的场面,我想想……你还有多少烟雾弹?”

“一、二、三……八个。”

“那么我们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这个计划,够大胆,但也值得大胆……行吧,我相信你。​”​他赞许地点了点头,“废土Lesson 1。”

偶尔相信一些你按理本不该相信的马,我心里想着,这之后成了他说话的标配词语似乎就是专门为了让我明白点什么似的。

紧接着,​我浮起一旁的一块石头,给它戴上了我的掠夺者面具,做出探头的样子,果不其然,几个眼神稍差的家伙真的对着这个空头盔放了一枪,我看了一眼K,他也在做着类似的动作,嘴里还默念着子弹的数量。

很快他们便不上当了,而这离我们预想的数量还相差不少,我看了一眼他。

“Plan B?”

“嗯,plan B。”

于是,在烟雾弹的加持下,我们来了一出好戏,靠着不知从哪学来的口技,我们愣是制造了一种肯定在外面那群家伙看来很不得了的效果,当是时,嘶吼声、枪声、孩童喊叫声、斥驳声,一时齐发,引得他们一阵射击,见目的达到,我们便变本加厉,我招呼苜蓿一起跟着喊几声,她可以算是乖巧懂事,立刻入戏配合操作。

而尔千百马大呼,千百童哭,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叫骂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这一通操作肯定把他们整不会了,在“表演”过程中,我们受到了三四轮射击,而等到烟雾消散,三马一堡、一箱、一扇、一抚尺而已。

 

 

K在表演时也仍然不忘默数,数到最后,他对我点了点头,这是个信号,意味着在他估计中他们大多数都已经被压到了两发子弹以下,这意味着:

他说,可以上了。

​身为不死族,对于单发子弹我基本上是无伤状态,所以我就自觉做了肉盾和前锋,两发烟雾弹打头阵,紧接着,我硬吃了两发子弹,由于烟雾弹的缘故,这两发都打在我的背上,几乎不影响我的行动。我立刻招呼他们出来,这时候只要抓住机会,一有机会就往前推进,往战区边缘移动,我们就有生还的可能!​

我抓住了机会,是我赢了。

我们躲进了旁边的小巷,然后迅速脱掉了那套碍事的马铠。

“这边走,我知道一条去酒吧的近路。”

 

“臭名昭著的掠夺者K再次出现在金山市,还带着一个幼驹!至于这次他的计划如何我们并不清楚,据本地数位著名神枪手以及参与这次战斗的义勇驹队伍所言,他们没有遭到除烟雾弹以外的任何反抗活动。

“我们能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个永远戴着头盔的混账家伙现在卸下头盔混入马群了!请所有马注意好任何有意接近陌生马!尤其是独角兽!据悉,同时混入城中的其同伙至少一马……

“另外请各位军火商注意任何大量购买榴弹的客户,如有发现,立刻举报,下面是其他消息……”

我缓缓把酒吧包间里的收音机关上,然后抿了一口过期了大概一百九十年的威士忌,当然只是过个嘴瘾而已,我根本尝不到味,我嘲弄似的对着K说道:“你可还真是名声显赫、威名远扬啊。”

话虽如此,我仍得感谢他,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欠他多少个情了,这个酒吧包间和战前那些酒吧相比简直就是折磨的代名词,但是相比上午那种憋屈状态,在这里稍休一下也是一种享受了。

“又不是第一次,我的一点小伎俩,废土Lesson 2。”

“嘿,你从哪学会的这套说教方式的?”我把头探到他面前。

“我父亲,你不是之前还觉得我不可信任么。怎么开始和我打趣了。”他的声音仍然冰冷,但明显比之前要宽松不少。

“不管在别马眼里你是个屑马或是个婊子养的掠夺者,在我眼里你可是从死亡边缘把我救走了两次,就这点,你值得信任,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我微笑着浮起身旁正在玩哔哔小马的苜蓿,“我现在可抓着你的命根子。”

然后我额头上就顶了一把六发转轮蹄枪,“如果你动她一根毫毛,后果自负。”他收起蹄枪,然后摊开一张地图,“不过现在,告诉我你的计划,我们可能还得在这个城市逗留几天。”

对于这事我早有计划,本着待马真诚的原则,我当然是没把所有计划告诉他,“咳咳,我们得先去找个军火商或者别的谁……”

 

“想要住在酒吧的包间里?没问题,我懂你们这些亡命之徒什么意思,一口价,140瓶盖一晚,没瓶盖了可以拿你们的东西抵押。”

“瓶盖?”我懵了,这又是什么新奇的货币单位,不过比露娜公主要求用月球圆石作为货币还是少几分奇葩,也还处于我的可接受范围内。

酒吧老板轻蔑的笑了笑,“哟,这位老兄你是从避难厩里出来的?看不出来啊,我们可没有生产货币的能力,再说了,现在整个艾奎斯陲亚都是这样的独立城市和城邦,想要搞什么统一货币根本不可能,这年头,战前发行的金币有个嘛用,也就个好看了,还不如瓶盖来的实在。你是不知道,要是换我,就该把避难厩里的垃圾桶都给你翻一遍再出来,那我就能暴富。”

“那……海星,请问你要的是闪闪可乐还是……”“瓶盖而已,别讲究那么多了,拿来就是,我都不查你们证件了你们还想怎样?”酒吧老板挥了挥蹄子,我则木讷的看着K,似有渴望,似有悲伤,但是不管哪种他肯定没明白我的意思。

“付钱吧。”

“我没钱,你要说战前的金币我还有一个。”

“好吧,请问多少?”

“140瓶盖一晚,我刚才说过了,一口价。”

 

蹄注:

快速学习:你学会其他马的能力所耗时间-10%

不死的代价:你的移动速度比正常马慢10%,但是反应速度暂时没有下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