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俩夜骐的日常

剧院风波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8,727 字

event 于 5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60 人看过

forum 共 1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你们以为我就不更新了嘛?哈哈!你们都猜错啦!)

(这段故事发生在溏心蛋前后,嗯……是前是后不重要啦,主要是情节!)

(溏心蛋的故事在这里:传送门

(和这个系列的所有故事一样,这一段和前文几乎没有关系)

 

啊,真是糟透了。

银杉用翅膀刮了一下鼻子上的雨水,即便夜骐们皮质的翅膀结构非常接近雨刮片,他看起来还是像刚刚从游泳池里爬出来一样。

而且,银杉头顶上可是有一块遮雨的顶棚呢!

“所以说,为什么下这么大的雨,演出还没有取消啊?”银杉向旁边另一只夜骐抱怨道。

“因为大卫贝斯是一位在小马国非常有名的音乐马,他的新巡回演出计划要在一个月之内走遍整个小马国,他当然没有时间因为一场小雨在中心城耽搁一整天。”另一只夜骐用教育小马驹的语气回答。

另一只夜骐就是我们的云晖了,她的头顶也有顶棚,她却不像银杉湿得那么彻底,而且她是大卫贝斯的狂热粉丝之一。噢,也许是因为云晖站在下风处,而且这次值勤任务也完全是云晖的点子吧。

没错,其实呢,他们今天晚上完全可以打扫一下卫兵用浴室,然后在城堡里轻松地值夜班。可是!云晖非要自告奋勇地去为这次演出值勤,因为这样可以得到两张大卫贝斯的亲笔签名照片,以及在后台和他聊天的机会。“这种机会可不是什么马都能得到的呢!”云晖在自告奋勇的时候兴奋地说道。

实际上并没有其他夜骐和他们抢值勤的位置。所有马都知道,中心城气象部门的独角兽要在今晚降一场大雨,好洗刷一下中心城的街道和建筑,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冬天。同样是大卫贝斯的粉丝,夜莺都没有接这次的值勤任务,而是把位置让给了云晖的同居马银杉。这不是明摆着嘛,正常的马都不会在秋天,纠正一下,深秋时节,一阵风吹过能让盔甲冰镇整整一晚上的时节,冒着大雨,在外面站整整两个小时!

哎,真是一言难尽啊。银杉都不知道该和云晖说什么好,他闭起了眼睛,只想这一切早点结束。毕竟,回到城堡之后他就可以在浴室的热水池里舒舒服服地泡个澡,然后再吃上几块热乎乎的炸薯饼了。

“嘿!睁开你的眼睛,银杉!咱们需要时刻保持警惕!”

银杉无奈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茫然地望着面前空旷的街道。噢,其实用“空旷”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银杉眼前的景象。这么说吧,银杉唯一能看到并且有灯光的建筑是街角的一家咖啡馆兼餐厅,窗口的位置坐满了顾客,大家吃着胡萝卜蛋糕,喝着色彩缤纷的饮料,围着桌子有说有笑。与此相对的是,银杉能看到的其他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街灯影影绰绰地跳动着,街道上什么都没有,没有马车,没有小马,会动的只有滂沱而下的雨滴。

是啊,就是这样的“空旷”。整个城区此时也应该只有他们俩站在外面了。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这种鬼天气里也没有马会出来乱逛。”银杉回了一句。

“大卫贝斯先生可是有一个劲敌,说不定会在这个时候来搞破坏呢!”云晖严厉地说道,“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以防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

“放心好了,这种天气,有什么马一眼就能看到的吧。”银杉说着又用翅膀抹了一下脸。“再说,如果在演出的时候搞破坏,咱们站在门口又有什么用呢?”

云晖沉默了。银杉扭过头去看自己的同伴,却发现她正在盯着自己。

“哎?我的意思是……”

“哈哈,所以说,只是下点小雨你就开始抱怨了?”云晖说着冷笑了一声。

如果也把你放在这边淋雨试试……“当然没有!我只是在想,如果真的想要防止有马破坏,咱们不应该进去巡逻嘛?顺便还能听一听他的演唱会呢,你知道。”银杉诚实地回答。

“噢。”云晖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不过她甩了甩脑袋,把眉头重新皱了起来。“不行!我们的任务就是守在门口,防止任何可疑马员进入会场!如果有马偷偷溜进来怎么办呀!”

“可是这个剧院不止一个入口啊?”银杉指出。“你忘了员工用的后门和后台的卸货平台了吗?”

云晖的嘴巴渐渐张大了。银杉并不清楚她此时是在惊讶,还是只想打个喷嚏。

“所以说,咱们还是进到里面去,周围逛一下,说不定还能有空听一听大卫鲍斯的演唱会,怎么样?”银杉开始趁热打铁。

“好吧!如果你这么想进去的话。”云晖说着走出了遮雨棚,拍着翅膀一步跨到了门前。“快来,外面的雨还是挺大的。”

银杉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云晖刚刚把自己身上的水都甩到了银杉身上。

剧院的大厅静悄悄的,深红色的地毯吸收了两只夜骐湿漉漉的蹄声。墙壁上的魔法光源散发着明亮的黄光,但是在深棕色的木质墙壁面前,那些小小的光点显得非常无力。这里一只马都没有,售票窗口没有光亮,剧院的导引员此时也应该都在主厅之中。

嘿,里面的音乐其实还不错?即便只能听到闷闷的鼓点,银杉还是不由自主地用蹄尖打着拍子。

“好啦,那咱们就来巡逻一圈。”云晖说着摘下头盔来放在门口。今晚以来的第一次,银杉看清了云晖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因为白天没有睡好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云晖的眼睛周围似乎有一团阴影。

“哎?我就是随便说说啦,怎么可能真的有马从后门进来搞破坏呢。”银杉也摘下了自己的头盔。“你难道不想听一听吗?里面可是你的偶像喔,谁知道他下一次来中心城是什么时候。”

云晖已经向前走了几步,听到银杉的话之后愣了一下,她的尾巴开始甩动了起来。

“没关系!比起这个,场馆的安保才是咱们需要关注的地方吧。”云晖大声回答,“快走快走!我记得到后台应该从哪边走来着……噢!这个方向!”

云晖大踏步地向前走着,银杉只好紧紧地跟在她身后。与这只素食夜骐生活了一年多,银杉非常清楚,她一定又在心里闹什么别扭了。

哎,母马在这种时候最麻烦了。

不过,虽说这样想,银杉还是需要关心一下的。

“云晖……”

“呐,等下演出结束之后你想要去哪?”

令银杉没有想到的是,云晖居然率先开口了。

回答之前银杉思考了一下。演出大概是午夜时分结束,再加上云晖想要去后台和大卫贝斯聊聊天要个签名,从这里离开应该在凌晨一点左右。那个时候还开门的地方除了酒吧,恐怕就只有多纳乔的甜甜圈店了。

“你想吃甜甜圈吗?”银杉试探性地问道。

“嗯,我吃什么都可以。”云晖点了点头。她走在银杉前面,所以银杉并不清楚她脸上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你不想直接回去休息吗?”

“回去休息?为什么呀?”

“今天的雨这么大,你在外面淋了那么久,难道没有冻感冒吗?”云晖扭过头来,银杉看到了,啊那家伙!她的脸上还是像往常一样带着一副讥讽的笑容。

难得我刚才还想要关心她呢!银杉愤愤地想道。

“怎么可能!”银杉立刻回答,“这点雨算不了什么!”

云晖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你生气了?”

“才没有。”银杉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他极力让自己看起来非常严肃,这样说不定能把云晖镇住。“我记得通往后台的路是这边,你走错了。”他说着拉开了身边的一扇门。

云晖立刻停下脚步,她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了。哈,震慑效果不错。

“谢谢。”云晖走了回来,穿过了银杉打开的门。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平静,不过她的尾巴又甩了起来。“话说,你今天晚上本来计划做什么来着?”

“嗯?干嘛现在问这个?”

“问一问怎么啦?赶快告诉我!”

顺便一提,这里的走廊并没有铺设地毯,而且距离舞台非常近。两只夜骐身上仪式性盔甲发出的脆响与舞台上的音乐声混在一起,凑成了一支非常有趣的交响。

“就是打扫一下公共浴室,然后在城堡里巡逻几圈。你知道,就和平时一样。”银杉老实地回答。

“所以说,你并不想在雨里泡着喽?”

“没错。不过任务就是任务,遇到下雨也没办法。”

“哎?你难道没有生气吗?”云晖说着停下了脚步。

“哎?我为什么要生气呀?”银杉疑惑地问道。

“我……我……”云晖顿时结巴了起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同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将头甩回到前方。“还不是因为墨水瓶……”

“嗯?”听到墨水瓶这个熟悉的名字,银杉的耳朵不由得竖了起来。

“噢,没什么啦!”云晖又甩了一下尾巴,“走吧!还有敌马的威胁没有处理完呢,咱们应该时刻保持警惕。”

于是,通往后台的员工通道里只剩下叮当叮当的蹄声。墨水瓶怎么了?银杉开始迅速回想着有关墨水瓶的事情。她是皇家图书馆的管理员之一,平时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小的图书馆里研究着银杉完全看不懂的魔法,然后……他就想不起来墨水瓶还做过什么别的事情,能让云晖这么生气了。

噢对,好像还研究过一段时间溏心蛋的烹饪方法来着……

我们的银杉也不是一块完全的木头,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一点危机感的,尽管他并不清楚危机来自何方。

“云晖?”银杉计划先弄清楚。

云晖没有回答,她的耳朵都没有转过来。

“我说云晖啊……”

“嘘!别说话,我好像听到了什么。”

银杉也仔细听了听,没错,在洪亮的音乐声之下,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蹄声,同时伴随着使用魔法的声音。

“这次演出所有的布景都是预先布置好,用齿轮控制的吧?”银杉小声问道。

云晖点了点头,“包括魔晶石舞台灯。”

“然后,我记得这里的后台员工里也没有独角兽吧?”银杉顿时警惕了起来。

“没有,大卫贝斯先生带来的也都是陆马。”云晖说着开始脱身上的盔甲。

两只夜骐默契地点了一下头,等云晖卸掉全身的盔甲,无声地飞到半空中之后,银杉才开始继续向前走。皇家卫兵的仪式用盔甲虽说华丽美观,但是实用性比银杉云晖常用的轻甲差很多。主要原因是叮叮当当的声音,以及甚至会影响飞行的重量。银杉不清楚对方有没有听到这边的盔甲碰撞声,不过使用魔法的声音始终没有间断。

银杉转过了拐角,正巧看到一只浅灰色的独角兽直直地注视着自己。他弓着身子,身边浅绿色的魔法包裹着一只魔晶石喇叭。

“请问您迷路了吗,先生?”银杉礼貌地问道。“那边通往舞台后台,并不是观众席。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您带回到您的位置上去。”

“噢,不必了卫兵先生。我是这里的员工,有一些设备需要我维修一下。嗯……必须要魔法的那种。”

“是吗?可是我并没有在员工里见到过你。”银杉回答。他仔细地观察着那只独角兽的动作。嗯,他没有表现出攻击性,可是他却明显非常警惕——一般的观众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那是因为我只有设备出现了紧急情况才会来。”那只独角兽回答道。“好了,我需要赶快进去检修了,演出还没结束呢,如果出什么乱子,我可没法交差。”

他的话很有说服力,不是吗?如果他的眼睛没有到处乱看,而且没有刻意想把身边的喇叭藏起来的话。

“你有员工卡吗?”银杉继续问道。

“噢,啊……你看,我走得太着急,把员工卡忘在家里了。”独角兽回答,“是呀,这次的维修任务特别紧急,外面都那么大雨了,我还是得赶过来,哈哈,对吧……?”

这一句话就已经暴露了。“这里并没有员工卡,先生。请问你是大卫贝斯先生的粉丝吗?如果想要签名请在演出后于大厅的指定位置排队,想要从后台等他是不允许的,敬请见谅。”

是啊,演出开始前银杉可是见识到了粉丝的热情。虽说没有预期中的冲撞事件,一只母马还是靠闪现咒语站在了大卫贝斯的面前,试图来一个“零距离接触”。还好,那些热情的粉丝与云晖口中的“危险分子”完全挂不上关系。

希望这个家伙也是个粉丝而已,银杉在心中祈祷着。

那只独角兽彻底愣住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一定是在找新的借口试图让自己脱身。他身上散发的警惕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慌乱。他张口欲言,可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他夸张地挥了一下身边的喇叭……

……然后直接推门冲进了后台!

“哎……?!”银杉被突如其来的声浪冲击得完全失去了方向。他本能地用翅膀护着自己的脑袋,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迅速追了进去。

是云晖!

银杉顾不得轰鸣的音乐声,跟在她身后冲进后台。就在他极力适应声音之时,舞台上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什么?你是谁啊?”

“不要装蒜了,大卫!你难道偷了我的创意之后,就彻底把我忘记了吗?!”

后者的声音比前者要高很多,显然,那个喇叭就是用在这里的。

银杉迅速绕过布景,来到了舞台的左侧。这是银杉第一次亲眼见到完整的乐队阵容,架子鼓摆在舞台的正中央偏厚的位置,两把金光闪闪的吉他靠在一组看起来就非常值钱的木架上,一把雪白的魔晶石键盘随意地横在舞台的右侧。除了架子鼓,舞台上的其他马都集中在舞台中央,灰色的独角兽被他们围在中间,那只白色的喇叭倔强地悬浮在一个谁也够不到的高度。

银杉也第一时间看到了云晖,她藏在舞台灯完全照射不到的阴影之中,皱着眉头望着下方的马群。

“好啦,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赤音,你在让你自己难堪。”站在包围圈中央的一只浅棕色陆马回答道。他就应该是大卫贝斯了吧,银杉注意到他身上穿着一件无比精致但是和他毛色基本相同的礼服,而且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边并没有麦克风。“我在开玩笑呢,快把扩音器给我,咱们抱一抱,就当这场闹剧结束了,好吗?我怎么可能忘记我的老朋友呢?”

“瞎说!你在用我写的歌,可是你完全没有提到我的名字!”独角兽后退了两步,他依然高举着喇叭……呃,扩音器。“难道你就捏着紫藤的事情不放吗?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是她选择了那条路,和我完全没有一点关系!”

剧院之中顿时议论声四起,银杉依旧藏在阴影中,他有点不清楚现在的局势,而且演出能不能正常进行并不是他的关注焦点。作为守卫,他只需要保证这里不会有马受伤就行。

可是他完全不清楚此时云晖在想些什么。哎,只要她不要突然跳下来为自己的偶像辩解就是万幸了。

“嘿,好啦好啦,咱们还在开演唱会呢,不要提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可以吗?”大卫贝斯笑着回答,不过银杉能看到他的嘴角在微微抽搐。“杰特,能帮忙拿来一个麦克吗?我需要给观众……”

“不!这一次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我要让在座的所有马都知道,你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可怜虫!”

瞬间,耀眼的光芒在舞台上炸裂开来,台下的观众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惊呼。不好!银杉急忙冲了上去,可是笨重的盔甲严重拖慢了他的步伐。一道黑色的影子从空中落下,紧接着便是一道熟悉的蓝光……

“够了独角兽先生。我不清楚你是谁,不过你已经危害到了小马国公民的马身安全!”

银杉踉跄地刹住了脚步,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完全站在了聚光灯之下。哇,这也太亮了吧……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想用什么东西挡住自己的脸,可是他又完全做不出像是举起翅膀这样大的动作。他小心翼翼地向舞台上的骚乱瞟了一眼,云晖已经降落在了马群的正中央,她的口中衔着一只细长的金属棒,蓝色的魔法护盾从中央的魔晶石中射出,将她的身体严严实实地遮在后面。

噢!是魔晶石便携盾牌!这东西本来装在盔甲的口袋里,云晖在脱下盔甲之后也没有忘记把它带在身边呀~

“什么?你是谁?”独角兽的声音有些颤抖。

“中心城皇家卫兵!先生,您已经严重扰乱了演出秩序,请您立即离开舞台,否则我将会以危害公共治安罪逮捕你!”云晖高声回答。

“什么……?你没有权利逮捕我。我……我……应该是他!”独角兽大声喊道,扩音器在空中划过一道危险的弧线,差一点就砸在了大卫贝斯的同伴头上。“你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个叫大卫贝斯的家伙根本不是什么音乐天才!他只会偷窃其他马的创意,而且从来不考虑其他马的感受!”

“够了,赤音!”大卫贝斯厉声说道。他已经拿到了麦克风,今晚以来的第一次,他的眉头紧锁,满脸怒意。“我不清楚你究竟中了什么邪,你已经完全疯了!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没有让你继续留在我的乐队里吗?就是因为你总是神经兮兮的,把屁大点的事情都当做世界末日那样!”

银杉渐渐适应了舞台上的灯光,他将便携盾牌挂在脖子上,尽可能轻地向前走去。这种情况下,银杉应该做些什么呢?他并不是非常清楚,他甚至都不清楚刚才的闪光究竟是什么魔法引起的。他关注的焦点完全在马群之中那只什么都没有穿的夜骐身上,他看着她微微伏着身子,用蓝色的魔法护盾护着自己以及身后的大卫贝斯,橙色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细缝。

总之一句话概括,她还是像银杉刚刚见到的时候一样可爱~

“是吗?那你介意我向在场的所有马介绍一下你的那些‘小事’吗,大卫!”独角兽继续喊道,“好吧!那我就来稍微科普一下,这个大家都崇拜的大卫贝斯都……哎?”

他洪亮的声音瞬间被掐断了,一位乐团成员趁机跳了起来抢过了扩音器,他急忙用魔法去拽,将那位叼着喇叭的陆马直接甩到了云晖身上……

“啊!”

说时迟那时快,银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他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盔甲有多重,也完全没有在意自己正迎着地板上的射灯灯光。他的眼中全是强光之后云晖踉跄的身影,那只娇小的素食夜骐被壮硕的公马推到了舞台边缘,而舞台下方是为了更好的声音效果,足有三只马高的深坑……

咣!

银杉跳出了舞台,凭借强大的腰力转过身来,背部朝下坠落到深坑之中。剧院之中再次响起一阵惊呼,前排的观众都站了起来,满脸惊讶地望着这只突然从舞台中跳下来的夜骐。银杉四蹄紧紧地抱在胸前,小心翼翼地睁开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云晖正拍着翅膀悬浮在舞台旁边,瞪着眼睛满脸疑惑地望着自己。

哎?

云晖她刚才不是……被一只马撞下舞台了嘛……?

“你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云晖向下问道。她口中的便携盾牌也不知去向。

“我就是看到你被其他马撞到了,想着你可能会摔下来,所以……”银杉含混地回答。他挣扎着爬了起来,这可有些不容易,他感到自己全身的骨头似乎都摔散了,而且身上的盔甲也不是一般的重。

“什么?所以你就……”云晖说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你真是个笨蛋。”

“啊?”银杉并没有听清后半句。

“好了赤音,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大卫贝斯的声音再次充满了整个剧院。“卫兵小姐,还有下面那位,你们没事吧?”

“很好,很好!谢谢您的关心,大卫先生!”自己的偶像主动和自己说话,云晖的声音顿时变尖了。

银杉张开自己的翅膀,重新飞回到舞台之上。顿时,刺眼的灯光再次令他睁不开眼睛,一个黑影绕着他仔细地检查着,甚至还掀了一下他的后蹄。

“嘿!”银杉抱怨了一声。他知道那是云晖。

“太好了,你身上看不到伤口。”云晖说着绕回到银杉的面前。轻轻地搂了他一下。“听我说,下次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举动了,好吗?”

“呃,好。”银杉也一时想不到更好的回复,他感觉自己的脸颊稍微有些发烧。

银杉的视线再回到舞台上,除了原本的乐队和独角兽之外,舞台上又多了几只马,银杉认出了剧院的老板,后台组组长,两位黑夜卫兵同事,以及满脸坏笑的夜莺。

嗯?夜莺在笑什么啊?银杉顿时感到非常疑惑,他甚至都没有惊讶于这三只夜骐赶到的速度。

“好了,赤音先生。”剧院老板用一种息事宁马的语气说道。“无论你与贝斯先生有怎样的过节,我都不允许你肆意破坏这次演出。这是唯一的一次警告,请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们私下里谈。否则,我会提前为卫兵接下来做的事情向您道歉。”

“我……我……”独角兽看了看周围。其实他也没有太多选择,他的扩音器已经被乐团的马抢走,台上的卫兵已经超过了马蹄子的数目,如果他真的计划反抗,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好吧。”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看上去就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我听你的,布告板先生。”

于是,这只独角兽在夜莺等卫兵的看守下跟着剧院老板离开了舞台。银杉和云晖也跟着离开了,大卫贝斯用一连串风趣的话语重新调动起了观众的兴趣,演出也便得以继续进行。银杉注意到只要与夜莺视线相交,她的脸上就会立刻出现灿烂的坏笑。那只夜骐究竟是什么回事啊?银杉挺想问的,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得不到一个正经的答复。

噢对了,云晖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沉默起来。她走在银杉前面,银杉也无从得知她此时脸上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她的尾巴依旧在有节奏地甩着,证明她一定在想着什么事情。

“云晖?”银杉开始了新一轮的“先把事情弄清楚”计划。

那只素食夜骐没有回头,不过她的耳朵抖了一下。

“嗯……你好像有点安静哎。”银杉指出。

“没有啊?我怎么就安静啦?”云晖立刻反驳道。

他们并没有跟着剧院老板,而是走进了后台的员工休息室。银杉非常想脱掉身上的盔甲,在沙发上安静地躺到演出结束。可是盔甲还是要穿回城堡的,这么重的盔甲他可搬不动。

噢对,作为卫兵,他还需要继续保卫会场秩序呢。银杉苦涩地想道。

“呐,我说啊。”云晖突然说道。“你今天……一点都不生气吗?”

云晖已经把自己的盔甲搬到了房间中。与其说是搬,倒不如说是随便拖进屋内然后胡乱地堆在角落里。不过,她看起来完全不在意,她直直地望向银杉,好像银杉是一盘淋满塔塔酱的蔬菜沙拉。

“呃……我为什么要生气呀?”银杉在脑海中快速寻找着所有可能的答案。

“就是因为……我把你从城堡里拽了出来,让你做了一件你并不是非常愿意的任务,然后还淋得透湿……”云晖的脸颊开始渐渐红了起来。“反正,是我故意想要让你生气的!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嘛!”

银杉想要否定的,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否定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嗯……可能也稍微有点不高兴吧。”银杉挠了挠自己的鼻子。嗷,铁靴子挠得好痛。

“所以,你就应该好好地发一通脾气呀!干嘛还要想着去救我!”云晖大声说道。

“哎?为什么呀?”银杉老实地问道。不行,他还是想不出一个具体的缘由。

等一下,银杉好像知道为什么了。可是他的这句话已经问了出去,在休息室中形成了一片几乎可以凝固的寂静。

云晖抬起前蹄,用力踩了下去,在柔软的沙发上挤出“噗”的一声轻响。随后,云晖扑进沙发里,把头深深地埋进坐垫中,期间这只素食夜骐完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的尾巴甚至都陷入了沉默。

“好啦,咱们还是……嗯,等下想要去吃甜甜圈吗?”银杉竭力想要把话题从这个危险水域中拉出来。

“好啊,随便了。”云晖的声音闷闷的,不过令银杉感到放心的是,她的回答并没有出现延迟。

于是,即便身上的盔甲非常不方便,银杉也瘫进了沙发里。好像还要巡逻还是站岗来着……这些都不重要了。银杉的后背隐隐作痛,他的四肢也被沉重的盔甲拽得抬不起来。稍微休息一下吧,外面还有夜莺和其他同伴呢,多少能帮忙顶几分钟的岗吧?一定会的,那些家伙关键的时候非常靠谱。

然后,就是闪过银杉脑海的,今天晚上的终极解答了。

墨水瓶……

#1
Virtual_STar  独角兽
回复 剧院风波

:ftemoji_pinkamina:真是格外的好奇大卫贝斯的所作所为....总感觉大卫先生背后隐藏着某种不可告马的秘密.两皇家守卫的夜骐的日常故事,充满了有趣的对话和扣人心弦的剧情安排。让马忍不住想要继续看下去呢。不愧是奈奈独有的“奈”式文学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