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自由灵狐

  独角兽

啥?我是灵狐,不是林夜。别又弄混了

天灵传(小马宝莉)

第59章 白银诗诗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10,342 字

event 于 14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84 人看过

forum 共 1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早晨,灵果树屋……

“咦?今天……又是周六?”林夜疑惑地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日历,总感觉时间走的速度似乎突然变快了,感觉一瞬间就到了星期六。

“嗯……灵狐的古怪爱好,写日常非得要把我变成小马。”

“真是奇葩,这家伙就这么喜欢对小马BuySomeApple吗?”

灵狐:你TM别打破次元壁好不!

“可惜我的衣服还是忘记做了,不过我该做长袍还是裙子呢?”林夜脚下光芒一闪,再次变成小马,走到镜子面前,“看起来我变成小马依旧是那么帅气,还有……可爱?”

“嗯……”林夜走到镜子前,摆了几个Poss,让旁边的维斯特忍不住偷偷地拍了几张照片,“我果然还是宇宙霹雳无敌金光帅,当初帝国选美男子为啥我就没第一呢?”

林夜走进厨房,开始做饭,不过却并没有加肉,“真是奇怪,变成小马后我居然不吃肉了,看着肉反而会恶心。”

“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我变成小马后到底是真小马还是假小马,理论上这是一种法术,可是……”林夜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翻炒着炒锅,不一会,美食的香气从厨房中传出,接着林夜用魔法端着一锅汤和一盘菜走了出来。

‘说起来,之前被苏婵捏尾巴的条件反射,我人类时可是没有的,还真是奇怪。’林夜思考着,然而吃饭的速度依旧没有落下,一双筷子如同龙卷风一样清理着桌面上的菜肴。

至于汤,林夜只好用小马的方式吃了,因为他一般是不会选择使用勺子的,这是习惯……嗯,某种古怪的习惯。

小会儿后,林夜解决了早饭,将锅碗瓢盆交给分身处理,自己则往金橡树图书馆走去,“我似乎忘了我早餐一般是喝粥的,真是糊涂。”

林夜向外走去,在门时还突然跳了一下,“嗯……我忘了小妹已经去继续当吟游诗人了,没谁会偷捏我尾巴了,真好。”林夜继续向外走去,经过草药园时突然发现,自己草药筐中的那个黑球不见了,“额……感情昨天那件事又是我的锅?算了,先去找紫悦。”

“昨天在梦境里钻研了那么久魔法传递,今天可以派上用场了。”林夜试着传送到紫悦身边,却发现自己没法传送,展开感应后突然发现有两个传送点——其中有一个是白银诗诗的。“好吧,奇葩的设定,我居然还得蒙一下哪个是紫悦的。”

林夜随便选了位于旋转木马精品时装店[这名字有水字数的嫌疑啊?]的传送点,然后直接传送了过去。

而此时,刚拿起茶杯准备喝一口茶的紫悦,突然感觉头上凉嗖嗖的——林夜又双叒叕要搞空降了。“说真的,林夜的传送为什么非得往我头上传呢?”

紫悦连忙往旁边跨了一步,Duang~林夜落在紫悦之前坐的位置,直接摔了个人仰马翻,“林夜,你就不能……咦,今天星期六吗?”

“今天不是星期六吗?”

「先生,今天的确不是星期六,今天是星期五」

“……”林夜无语的捂住了脑袋,这维斯特,怎么感觉越来越智障了,在帝国的时候可是半个诸葛亮一样的智慧,现在来到小马利亚后……

你怕不是司马哀哦!

林夜用魔法将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脚上冒起魔法的光芒,下一秒林夜就变回了人类,“这维斯特,居然不提醒我,真是越来越奇葩了。”

“等等,紫悦你……”林夜凑近了一点紫悦,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嗯,果然……紫悦身上的气息变弱了,看起来白银诗诗还是在缓慢的吸取着紫悦的魔力。

“对了,紫悦,过来一下,我试试能不能把我的魔力传一些给你。”林夜毫不顾忌地用魔法控制着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对着紫悦说道,然后就看见紫悦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你怕不是在逗我吧,没发烧啊?要知道直接渡魔法可是会爆体身亡了,你也不是不知道。”

紫悦用蹄子摸了一下林夜的额头,确认林夜脑子没发烧,难不成脑子被马桶盖夹了?

“不是,我指的是纯净魔力。”林夜拍开紫悦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的蹄子,这群家伙是集体商量好来气自己的吗,也是服了,“这两本书上有写,不过明显只适用于帝国人,所以只能我单向传输魔法给你。”

林夜手掌一挥,下一刻两本比字典还厚的书就出现在了桌子上。

“《魔法论系列》?”紫悦拿起两本书,看了一眼,帝国的魔法书还真是多,尤其是这魔法论,自己看的帝国魔法类书籍里有五分之一是《魔法论》系列的。

“嗯……那就试试吧,这样应该可以多撑一段时间。”紫悦点了点头,选择信任林夜,同意了他的想法,而林夜也开始凝聚起魔法,将自己的魔力转换成纯净魔力。

叮~一声轻响,一道细线从林夜的魔法光环中延伸出来,链接着紫悦和林夜,在林夜这边时魔法还是金色的,然后逐渐过渡到紫悦那边也逐渐变成了白色。

“嗯……”紫悦小声呻吟了一下,但是没有让林夜停止继续传输魔法,场面一度有些寂静的诡异,而被一人一马给遗忘的珍奇表情诡异的看着林夜和紫悦,“嘻嘻嘻……”

鬼知道她脑子里想着什么,成熟的小马就是恐怖……

“呼,搞定了,将紫悦你缺失的魔法补充了回去,只要同化一下纯净魔力就可以了。”林夜抹了一把汗,这次给紫悦渡魔法过去,因为不熟练,转换成纯净魔力时浪费了一堆魔法,自己渡过去的魔法有四分之三都是被浪费掉的。

不过因为自己魔力够多,这次也就用了百分之十左右的魔力而已,休息一下就可以恢复过来了。

“感觉怎么样?”林夜拿出一杯灵果汁就喝了起来,同时快速的恢复着自身的魔法,看起来帝国的魔法还是有优点的,虽然天生可能比不过这些小马,但是加以练习还是可以超过小马的。

“嗯,感觉不错,那股奇怪的虚弱感觉降低了。”紫悦用魔法稍微检查了一下自身,发现自己缺失的部分魔法都回来了,以另一种形式,虽然也不算是回来。

“那就好,魔法过渡是可行的,而我的魔力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这样我就不必太过担心了。”林夜点了点头,心里不知又在想着什么,然后又吸了一口灵果汁,“这样的话,我先走……”

噼里啪啦~林夜的灵果汁和紫悦飘着的茶杯突然同时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瞬间吓了珍奇一大跳,“亲爱的!吓死我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不确定……是诗诗,我好像听见她在叫我的名字?”紫悦揉了揉耳朵,眉头皱起,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哦,不!你不会认为…她已经……”

“她听起来……很害怕……”

“林夜你?”

“我感到一股危机感,这代表我身边的某个朋友可能出事了。”林夜压制住差一点点就给点燃的战斗模式,说道,同时闭上眼睛,“应该是白银诗诗……”

林夜再次试图传送到紫悦身边,果然依旧有两个传送点可以选择,但是其中一个在小马镇郊外,而且气息很……虚弱?

“不稳定传送,开启。”林夜直接撕开一道传送门,毫不犹豫地快步跨了进去,同时随时准备直接开启战斗模式。

唰,传送门关上了,然而,林夜又把紫悦给遗忘了。

“我得赶紧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

在哪?林夜穿过传送门后,领域立刻展开到最大,瞬间七十米内的一切尽入林夜眼中,而林夜“看见”,有两股黑暗气息在不远处。“找到你了!”

林夜直接开启战斗模式,带着一道金光瞬间冲刺到目的地,而此时站在白银诗诗和柔柔对面的……

那个家伙好像是云宝,不对,那气息就是云宝,不过沾染上了很浓烈的黑暗气息。

说起来,昨天晚上云宝身上就有很微弱的黑暗气息,自己本来以为是沾染上了白银诗诗身上的黑暗气息,看起来事情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这么看来,这个家伙,就是那个所谓的黑曜石了。

趁着这俩家伙都还没发现自己,自己可以选择攻击,或者辅助白银诗诗攻击。

“辅助,云宝可受不住我的一击,攻击得交给白银诗诗了。”林夜略微思考一秒,立刻就做好了决定,同时张开双手,天空中控制云宝身体的黑曜石瞬间就感觉周围的空间直接凝滞,自己立刻动弹不得,转头一瞧,“我居然忘了你这个该死的人类!这个最大的变数!”

“嘴巴倒挺厉害的,有种你来打我啊!”趁着空闲的几秒时间,林夜直接对黑曜石比了一个宇宙通用手势,嘲讽道,这家伙没啥厉害的,相比艾曼杜萨斯简直不知道烂到哪去。

一个直接占据自己身体,差点毁了小马利亚,由一群小马一起出手才勉强拖住,要不是前辈和潜意识的牺牲估计还解决不了。

而这个……弱的只能控制云宝身体,然后……

真是渣渣。

等等,这货八成不知道艾曼杜萨斯,因为保留那天记忆可是只有参与战斗的小马才保留的,而这货没有。

这下就可以解释它胆子居然这么大了……

就在林夜嘲讽的几秒,白银诗诗已经凝聚好魔法,一道红色的魔法拖着长长的轨迹轰击到云宝身上,“boom~”

“嗯?怎么回事?”林夜突然感觉到白银诗诗的气息变的异常虚弱,接着还直接从自己的领域中消失不见。

白银诗诗用魔法攻击被控制的云宝,魔法……而她的魔法来自紫悦,但是她要是控制不窃取紫悦的魔法来维持自我的话……

“靠!我又大意了。”林夜猛地一拍脑袋,自己怎么总是这么疏忽大意,如果白银诗诗用的是紫悦的魔法,这么大额的魔法,紫悦就玩完了,如果她用的是自己的魔法,那她自己不就玩完了!

“我得赶快找到她。”林夜和紫悦同时用魔法接住了掉下来的云宝,见紫悦来了,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紫悦后瞬间瞬移开。

我感觉的到,她在永恒自由森林,虽然不确定在哪里。

……

永恒自由森林中……

“唰~”一个传送声伴随着强烈的闪光出现在永恒自由森林中,瞬间就吸引了正在前往奇幻光影家做客的花间和青树绿叶。

“额……我们要过去看看吗?”看着那边奇怪的红光,花间戳了戳一旁的青树绿叶,两者犹豫了一下,决定去看看。

而此时,一封书信直接砸在她们头上,然后自行展开。

〔别多管闲事——时间老人〕

“噢,好吧,我们得遵守这些规矩——真麻烦。”见书信自己销毁,青树绿叶无聊地咬了一口苹果,继续朝奇幻光影家走去。

“额……如果我们不遵守会怎么样?”

“死翘翘,就这么简单,或者被扔到水疗馆,你也是知道的……”

……

‘在哪呢?’林夜飞在天上,再次用领域扫描了下方的一片区域,可是依旧没有发现白银诗诗的踪迹,但是自己非常确定白银诗诗还没死,不过现在她的气息甚至比当初落入时空隧道大战了很久的自己还要弱上许多,几乎可以说是濒死了。

“找到了!咦,看起来有小马比我早一步找到。”林夜飘浮在天空中,而苹果嘉儿比自己更快一步找到白银诗诗,林夜微微松了口气,但是很快又皱起眉头,“真是奇怪,为什么我刚才似乎感受到了另一个影子小马的气息?”

唰~林夜的魔法再次扫描了一遍周围的领域,没有找到之前的那股气息,“真是奇怪,自己最近的错觉怎么这么多?”

“算了,我得先去看看云宝怎么样了。”见苹果嘉儿已经找到白银诗诗,林夜也放心了,转身向医院飞去。

林夜离开后,原本他飞着的地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唰~突然间林夜又传送了回来,再次扫描了一遍下方的区域,“看起来真的是我自己多虑了。”

一段时间后……

“额滴神啊,小马利亚啥时候来了个这么恐怖的家伙?”冬青从水里钻出来,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幸好他没恶意,不然那可就要命了。”

“嗯……有这家伙在,露娜估计也不敢随便动白银诗诗了……毕竟这么强的战斗力……有他保着……”

“幸亏他不是小马利亚的敌人……”

“等等,他怎么又飞回来了?”噗通一下,冬青再次扎进水里。而林夜再次扫描了一遍区域后才真正放心,“果然,是我多虑了。”

……

“嗯,我该回去继续修炼?还是……”

“按理来说,碧琪应该会给白银诗诗办个大派对的……我觉得我最好把女巫碧琪叫上。”林夜想了想,停了下来,调转方向再次向永恒自由森林飞去。‘或许白银诗诗的到了这会是一个契机。’

哐哐哐~林夜敲响了可拉家的木屋,不一会一个欢快的声音就传入林夜耳中,“来了!”

看起来她过得还不错。林夜嘴角微微勾起,现在看来当初决定留下她真是一个正确无疑的选择,估计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会选择留下白银诗诗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潜意识……可惜他早已魂飞魄散了,虽然某种意义上他根本没有自己的灵魂。

“碧琪,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看见戴着一顶不合身女巫帽的碧琪,林夜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怎么了林夜?”

“嗯……我还是先带你去糖块屋好了,详细一会儿再告诉你。”林夜想了想,决定先将她带到糖块屋再说,“传送,走你。”

嗯?奇怪,我刚才似乎从苹果嘉儿那感受到了一丝丝危险,不过很快便消失了,真是奇怪……

错觉?

……

“我没事,真的。紫悦她会明白的。”苹果嘉儿对着白银诗诗说道,不过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虚弱,而白银诗诗不知为何也有些垂头丧气的。

“我知道紫悦会,事实上,她应该不会,她相信我,但是我让她失望了……”白银诗诗低头缓缓地走着,语气中不知为何透露出一股子颓废的气息,还有着一丝丝的恐惧,“而且林夜……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我,因为我还没见过他……”

“虽然他对另一个碧琪很好……但是我可是会威胁到紫悦的性命的……”

“额……苹果嘉儿,白银诗诗这是怎么了?”此时林夜正好从苹果嘉儿身边撕开了一道传送门走了过来,正好听见白银诗诗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放了一堆丧气的话,整个人又懵了。

“林夜,你怎么来了?”

“哦,我之前从感觉到一个一闪而逝的危机感……等等,苹果嘉儿你的魔力是怎么回事?”林夜正解释着,领域突然发现苹果嘉儿身上传来的魔力的感觉变弱了,难道……

“白银诗诗她……嗯……哎……你选择原谅她了?而且她应该及时停止吸取你的魔法,对不?”林夜的目光在白银诗诗和苹果嘉儿之间转换了好几遍,最终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是的,我……”苹果嘉儿刚开口,白银诗诗和紫悦就撞上了,场面逐渐开始变得尴尬起来,林夜也将目光移到她们身上,同时直接释放了隐身术,跑到两者旁边开始看戏。

“紫悦?!”

“诗诗?!”

“紫悦!听着!拜托,我…我……”

“诗诗?你的脸怎么了?这看上去像是…雀斑?!”

雀斑?林夜向右挪了一点,果然看见白银诗诗正脸上有着雀斑,而且正好三个。‘紫悦的脸有着苹果嘉儿的雀斑,看起来……还可以。’

‘不过她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欲望……等等,她是不是傻?紫悦的魔力都不用担心被吸光了……哦对,她还不知道。’

林夜随手撕开一道传送门,将手伸了进去……

西露子那边……

“Shit!一只人手?!”正在卖西瓜的西露子和正在买西瓜的Dim突然看见一只人手从一旁伸出来,拿走一片西瓜后丢了几个金币在摊位上……“我靠……林夜这空间法术还真是方便。”

“Duang~”拿着雪碧的羽焰正好路过,正好看见Dim在买西瓜,看了看自己的雪碧,直接抡起雪碧砸Dim头上,“让你之前TM拿乐器砸我,上次中秋宴会这事我居然给忘了。”

而此时……更多人手从传送门伸了出来,加上之前那只,整整有着十六只手从传送门里伸出来……

“我的天,生化危机啊……”西露子见这又恐怖又奇葩的景象,干脆利落的选择了口吐白沫晕过去,一头撞在地板上。

“你之前TM打我还有理了。”羽焰和Dim在地上开始着掐架,然后听见撞地板的声音后,头一转,同时看见了这一情景,“咕咚~”

“诶,这仨小马怎么了?”月耀疑惑地看着三匹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小马,今天小马镇有什么口吐白沫节吗?真是奇怪。

……

欢迎收看史上并不是最大的言情剧……嗯……《紫悦与白银诗诗!》[我的取名天赋简直是没救了,尤其是那感叹号。]

“售卖西瓜饮料瓜子矿泉水。”林夜以及七名分身同时吃了一口西瓜,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喝水的喝水,嗑瓜子的嗑瓜子,吃西瓜的吃西瓜,“啧啧啧,百合无限好,只是生不了。”

“分身与本体的感情,啧啧啧……”正在吐槽的二号突然被林夜一巴掌拍到了地里。

“售卖西瓜饮料矿泉水……”

“你们安静点好不好?乖乖看戏!”

……

“这仍然没有任何改变,我仍然在消耗你的魔法。而且,不止是你,云宝…柔柔…甚至是苹果嘉儿。”

“你们非常危险,这都是因为我,我是一个对你们全部小马……呃,到底是谁在嗑瓜子?还嗑这么大声!”说着说着,白银诗诗突然停了下来,有没搞错,这嗑瓜子声要不要这么大,要是仔细听还能听见吃东西和喝水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甜苹果园闹鬼了?

“噗……咳咳咳……”此时一名分身在喝水的时候正好被呛到,一口水全喷地上的光学伪装屏障上,而地上的伪装屏障抖动了几下,直接报废,下一秒,林夜们的光学扭曲状态瞬间解除。,一堆爆米花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悬浮在半空中。

“妈的智障,我就知道不该召唤分身出来看戏。”林夜解除隐身状态,一口吃下西瓜,然后猛地喝了一口水,将地上的垃圾全部扔进垃圾桶后干脆利落地将分身们解散,这下才看向紫悦和白银诗诗。

“下午好啊,紫悦,还有白银诗诗。”林夜再次拿起盘子上的一片西瓜,对紫悦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当个吃瓜群众。

“林夜!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紫悦有些诧异地看向林夜,怎么有的时候哪都有他的影子,有的时候连续好几天没个人影?这家伙的神出鬼没恐怕已经超越碧琪和女巫碧琪,抢第一轻轻松松的。

“我说我刚来的你信吗?好吧你不信。在白银诗诗说 ‘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我,因为我还没见过他。’ 的时候我就来了,不过是隐身着的,别问我为什么隐身,我闲的无聊。”林夜一边模仿着白银诗诗,也就是紫悦的嗓子,一边翘着二郎腿啃着西瓜,而且说的时候还顺便把发型换成了紫悦和白银诗诗的那种平板刘海,“事实上你也不用担心了,我可以将自己的魔法转化成纯净魔法然后过渡给紫悦,所以你是不必担心紫悦魔法被吸完死翘翘的。”

“除非你吸的太快。”

“来一块吗?”林夜将两块西瓜举到白银诗诗和紫悦面前说道,同时站了起来,屁股下面没有什么凳子

咦?林夜之前坐着的时候没有椅子的?紫悦在刚才林夜坐着的地方摸了一下,发现根本不存在什么凳子,林夜之前居然一直是靠单腿坐着的?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问紫悦,而且你有着紫悦的记忆,也知道我是不会撒谎的。”

“会不会是善意的谎言啊……”

“我可不会拿朋友的性命开玩笑,你是知道的。”林夜看向白银诗诗,表情认真的说道

“……”白银诗诗转头看向紫悦,而紫悦点了点头说道,“你也是知道林夜的性子的,他是不会随便拿朋友的生命开玩笑的。”

“那……你对我是什么想法?”

“紫悦是什么想法我就是什么想法,反正我无条件支持紫悦。”

“你知道的,我有个潜意识,而碧琪也有个另一个自己,所以紫悦多个妹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现在啥都成双成对了,那些单身狗恐怕还真得被气死。”

林夜一口将剩下的西瓜吃完,然后直接通过传送门将瓜皮扔进了垃圾桶中,拿纸巾擦了擦手说道,“我愿意成为你的朋友,也乐意成为你的朋友,只要你愿意。”

“毕竟你有着紫悦的全部记忆……这和碧琪以及潜意识很像……”

“那么,我先去糖块屋准备了,你们先慢慢走吧。”林夜撕开一道传送门,一步跨回糖块屋中。

而在林夜离开的同时,白银诗诗还听见一句话,是林夜用传声术带来的,声音缓缓在她耳边回荡。

“我是你的朋友,对吧?”

糖块屋……

“你说什~么!紫悦也有另~一个自己了?!还可能愿意做她妹妹?!”女巫碧琪一脸震惊地看着碧琪,这还真是个大消息,大惊喜,居然还有另一个紫悦……嗯,或许该叫白银诗诗?

“啊!对啊!另一个紫悦!一个妹妹!等等,我也有另一个自己,这么说我也可以有个妹妹了!”林夜一回到糖块屋,就听见了碧琪那标志性的嗓门和尖叫声,这家伙还真是活力四射,精力旺盛……“我该叫你什么名字好呢?等等,我家里马会同意吗?”

“啊!好纠结啊!”

“啊!好纠结啊!”俩碧琪同时大叫,然后同时动作浮夸地倒在地上,然后再同时头对头撞到一起,发出Duang的一声。

“这俩货,俩神驹碰一起简直世界末日。”林夜无语地捂住了额头,一个碧琪造成的噪音够强的了,俩碧琪……

二哈拆迁队的既视感。

“等等,你到底要什么名字好呢?”

“等等,我到底要什么名字好呢?”

“小指派?南瓜派?”

“黛安派?戴安派?等等,这俩有区别吗?”

“啊!好纠结啊!”

“啊!好纠结啊!”

“额……萍卡美娜?等等,还是算了,这名字的主人……”林夜不由得想起了遗迹中苏红所讲的那个“萍卡美娜”,打不中的身子,可以打破次元壁的能力……这名字还是不取为好。

不吉利。

因为名字说不定真的会改变一匹小马……毕竟小马利亚的大部分小马的名字跟自己的可爱标志总有一丝丝关联,要是取这名字导致女巫碧琪成为自己的敌人……

那可就要人命了!

“直接用原配萍琪派不就得了,纠结这么多干嘛?”路过恢复过来的西露子听见糖块屋中的争吵,突然打破窗户对着俩碧琪大声喊到,说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萍琪派,好名字!”

“萍琪派,好名字!”

“啊!就这么决定了!我主派对,你主炼药!”

“啊!就这么决定了!你主派对,我主炼药!”

俩碧琪同时喊到,林夜眼皮跳了跳,自己眼中的二哈既视感越来越强了,这俩货凑一起真的不会毁灭世界吗?

“停停停停停,先把这事放下,我们好歹先把白银诗诗的欢迎会加生日宴会办好了再说吧?”林夜拉开俩抱在一起的碧琪,摆了个暂停的手势说道,同时指了指一边,那里有着一堆做好的杯糕以及成为林夜心理阴影的小松饼,但是这些都还没烤。

“哦,天啊天啊天啊!我居然差点忘了这件事!”碧琪捂住了脑袋,大叫一声,连忙开始忙碌起来。

“别担心,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只是……在这里等一会,好吗?”紫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代表着白银诗诗也到外面了。

“怎么样!欢迎会搞好了没有!白银诗诗……”

“靠!来不及了,杯糕给我,我直接用灵火烤!”林夜一把抢过碧琪端着的杯糕,手掌一翻,一道金黄色的火焰从林夜手中冒出,接着猛火烘烤起来。

说起来,灵火不是自己用来战斗用的吗?怎么现在被自己用来烤杯糕了?

“赶紧,小松饼拿过来,我也用灵火烤一烤!”林夜用魔法直接将小松饼吸了过来,然后左手一翻,一道金黄色的火焰再度冒出,和右手的火焰一起烘烤着。

“咦?用灵火烘烤的杯糕出奇的香啊。”算了算时间,杯糕已经烤好了,林夜随手拿起来一闻,发现杯糕比自己想象的香,根本没有一丝丝烧焦的味道。

嗯,打仗什么的,还不如做菜。

“吱呀~”推门声响起,那肯定是白银诗诗来了,“预备!”

 

“大~~惊喜!”

 

“欢迎…来到小马谷?”白银诗诗有些诧异的看着横幅上所写的字,这是欢迎派对?

“嗯,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吃,我回去试试用灵火烤一下灵果味的杯糕,那样我肯定会举世闻名的,或者以后做饭用灵火来当火焰。”林夜再次往嘴里扔了一个杯糕,数了数桌子上的杯糕,糟糕了,“一不小心”被自己给吃掉大半了,“哦不,我不能再吃了,再吃就吃完了。”

“真香。”林夜毫不犹豫的朝嘴里又扔了一个杯糕,同时碧琪标志性的大喊声飘然落入林夜耳中,“我再也等不了了!说!派~~对!!!”

看着白银诗诗露出的笑容,林夜明白,这家伙应该是终于接受这些朋友们了,“那我也加入派对好了。”

林夜将灵果汁一饮而尽,瞬间加入派对中……

对了,这派对没有酒……林夜对酒也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夜晚……

月亮高高垂挂在天空中,而一个人在灵果树屋的地下室中捣鼓着什么。

“维斯特,这么久了一个解析完毕了,将图纸调出来,我试试修复这个机械龙。”林夜将苏红在遗迹中交给自己,然后被自己给压箱底的那只机械龙提了出来,放在台子上。

「调出资料库中……」

「加载完毕。」

“开始吧……”林夜扭了扭手指,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拿起一旁的螺丝刀开始修理起来,“希望我不要把这货修炸,要是修炸就惨了,毕竟以我的科技天赋……”

……

“这说不定是个不错的礼物,不过我想剩下的还是明天再去修好了,啊~”林夜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看着剩下还没组装好的零件,决定先睡一觉,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林夜匆匆地走进浴室,快速地洗了个澡后就直接扑倒在了床上,“嗯,明天周六了……”

“周六……”

“Zzzzz”

梦境中……

“今天照例去紫悦梦境中一起交流好了。”梦境中的林夜缓缓站起,伸了个懒腰,然后身形逐渐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真是够麻烦的,潜意识死翘翘后,现在自己入梦都变得麻烦起来,看起来自己的控梦之术还是不怎么熟练啊……

梦境穿梭也不怎么熟练,自己都思考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好。“还是有点怀念潜意识在的时候。”

“唰~”下一秒,林夜的传送终于成功了,很快便传送到了“紫悦”的梦境中。

“咦?奇怪,紫悦的梦怎么这么黑啊?难道她做噩梦了?”林夜疑惑地望着周围,理论上自己一般不应该是在图书馆中吗?要不然就是自己被卡到一堆书架里,可是现在这种这么黑的情况,这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嗯?那是什么?”林夜突然看见黑暗中,前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身影看起来似乎是紫悦,但是靠近才发现……这家伙是白银诗诗。

好吧,看起来自己又走错梦境了,紫悦八成还没有睡觉。林夜看了看周围,这么黑,白银诗诗的精神世界是这样子的吗?等等,那是谁?

林夜突然看见一匹成年的母马……而且发型也是紫悦那种平板刘海,这……不是紫悦的母亲吗?

好像叫天鹅绒来着?我记得我在之前的婚礼上和她见过一面。

可是……这是梦境啊?这梦境……

“不对……有问题……”林夜偷偷地挪动了自己的位置,发现这个“紫悦母亲”的对着白银诗诗说着什么,逐渐向左挪动,可以看见她眼睛的颜色的金黄色的……

继续向左挪动,可以看见白银诗诗那失去焦距的瞳仁……等等,失去焦距的瞳仁?!

吱!一阵直插灵魂的危机感传来,林夜瞬间就明白的现在的情况,这个天鹅绒是假的!是黑曜石假扮的!

“天地一剑!天灵剑出!”林夜在瞬间就凝聚出天灵剑,直接朝黑曜石假扮的天鹅绒刺去,而此时,同样在暗中的月亮公主也凝聚了魔法朝黑曜石射去。

此时,三道攻击同时扑向黑曜石……

等等……三道?

 

  怎么多了一道!

#1
Dim  陆马
回复 第59章 白银诗诗

是我干的()

 

(雷碧砸灵狐脸报复)

13 天前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