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殷佳俊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9周年纪念】螺钉球日记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R
已完结

assessment 共 4,533 字

event 于 15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80 人看过

collections_bookmark0 人收藏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画师:kerydarling)

我上高中时有一个好朋友,天马,毕业后去了云中城,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过了。前两天听说他生了一场大病,四处打听到他的住址,赶忙跑过去看他,谁知道消息有误,得病的不是他,是他的妹妹。他带我到云中城玩了几天,我们俩难得地叙了叙旧,我也了解到,他的妹妹螺钉球(化名)突发精神病,现在在小马谷休养。他给我找来了螺钉球的日记,说这上面基本记载了她发病时的状态。日记的字迹很潦草,纸张褶皱的厉害,而且也没有写日期,这里只通过字体的变化推测不同的日期。我希望今天誊录下这份日记,能够帮助医生们作出更好的诊断与治疗。

 

 

 

 

今天马哈顿的星星很不错。

 

5年。我猜那就是我的保质期。他告诉我他有抑郁症,我每天想的都是怎样让他开心一点。我猜他集齐的12星座女友也是这么想的。

 

老橘子家的狗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

 

 

 

 

今天没有星星。

 

晚上,刚刚下过雨,我看见斑马格莱拉(化名)走在街上。她的大衣已经湿透了,可她却把衣服在身上裹的紧紧的。我也是上过大学的马,这样会让热量散发的更快。

 

刚好我也穿着一件毛衣。我跟她说,她可以穿我的衣服,我送她回家,到了家再把衣服还我。

 

她瞪了我一阵,喊道“色狼”,然后跑走了。

 

我便继续回家,路见橘子家的狗,在狗窝里缩成一团呜咽着,伤口还在流血。我知道这是马哈顿小学的小马驹们干的,老橘子也知道,但他从来只是说几句。

 

豺狼、虎豹是否危险,取决于你们对待世界的态度,而非你们的城墙是否坚固。这是经上说的。

 

我感觉不开心。不是因为格莱拉和狗,而是因为我自己。他们的错在无知,我是聪明的马,我应该知道他们的无知。我知道格莱拉是妓女,她不相信我不是她的错;而我不是爱狗小马,更不是什么狗屁的“素食主义者”,我不会因为狗的事情危害小马的利益。

 

我不应该伤心。伤心是错的,是我的罪,我想要向主赎罪。

 

 

 

 

晚上总是睡不着,便看电视,国际台,小马国英雄勋章颁奖典礼的重播。

 

我看到苹果鲁萨的开拓者化荒漠为良田,我看到大法师破解协律精华的秘密、使苹果鲁萨之战的胜利成为可能,我看到坎特洛特天才独角兽学院教授自愿前往牦牛国支教。可他们全没有超威小马有名。

 

今天街上有公马在打他的老婆,那公马的脸忽地成了他的脸。我做了我此生最大的夙愿,去踢他,大家都拿着蹄机拍照,我好像成了一个明星。哥哥过来,硬把我拖回家里。

 

前几天,马哈顿论坛上说,他们打死了一个黑心医生,英雄反被抓进监狱,希望我们能去法庭抗议。去的20多匹马,清一色的都是小伙子,而在场的记者比抗议者还多;警察在旁边看着,也不敢抓。今天拍照的小马,有几匹跟他们长的简直一模一样。

 

下午哥哥便带我去挂号,精神科。医生开了一千金币的检查,我有医保可以报销,可报销的窗口每周只开一天。可我不讨厌医生——我不能讨厌他们,不然我就跟恶马一样了。

 

而且,在医院,尤其是哥哥帮我排队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这里候诊的小马超好,说话也好听,比呆在家里面好多了。

 

电视台下班了之后,我就开始看书,我想知道到底什么才是英雄,什么才是好马。从小,爸爸妈妈就教育我要成为好马。我读到勇士屠龙,我读到独角假面大战梅尼亚,我读到无畏天马戏耍水猿。终于,我找到众生峰宪章,这宪章没有作者、国籍,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友谊”两个字。我睡不着,看到天亮。

 

我看到无畏天马把财宝交给小马国,我看到独角假面翻拍的第6部电影,我看到政府崩溃、内战连天的现代龙族,我看到必须依靠小马国帮助才不至于灭种的牦牛和野牛,我看到死后才敢被授予荣誉的大法师。

 

我看到医保的办理窗口,我看到今天新闻的头版,我看到拍照的小马们,我看到教会,我看到橘子家的狗,我看到素食主义者与爱狗小马,我看见妓女,我看到他从我手里借走的50万金币。

 

我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整本众生峰宪章写的都是“挣钱”两个字。

 

 

 

 

早上,哥哥给我做了一碗麦片。麦片又干又掉渣,不知道是不是拿铜币做的,便吐了出来,一起吐出来的还有早上吃

 

我对哥哥说,今天铺子还要开张,他告诉我今天是周日,我于是跟他去教堂。牧师已经70多岁了,戴着两片银币般的眼镜,带大家唱圣歌。现在的小马打游戏都能赚钱,他为何过那清贫的日子呢?每周我们交上的钱都去哪了呢?

 

我想起协律教的规定:神职马员不得结婚。因为一但结了婚,他们所受的奉献就可能流向教会之外。奉献被用来每周的活动、救济穷马,可最终还是被用于资助传教士、购置地产、修建教堂。我看见这一座座金黄色的教堂,是一节节树根,从世界各处汲取养分给塞拉斯提亚公主。

 

我得拯救他们,我不在乎他们会把我当作英雄还是恶魔。

 

“我们中的一份子,”牧师说,“遇到了恶魔,她需要我们的帮助。”

 

可是真正的恶魔却没有被束缚于塔塔鲁斯,真正的英雄也被流放到苹果鲁萨和亚克斯坦。我感到教堂的穹顶压了下来,不,我必须做的更好,真正的神才会奖赏我。真正的神是不需要我们小马的,是独立于教会之外的。

 

我主,我想要成为一只萤火虫。

 

 

 

 

我今天一天都在家忏悔。我不应该责怪牧师的,他的年龄几乎比我高出一倍,知识自然也比我多处一倍。

 

而且,退一步讲,哪怕教会真的是邪恶的,他的所有行为都是善良的,他哪怕有罪也是因为愚蠢而不是邪恶,而因愚蠢犯下的罪是应当原谅的。

 

所以,他犯下的罪,也是因为他的愚蠢,是因为他不懂得神,不懂得友谊,我只有原谅他才能结束现在的痛苦。

 

我……不知道在这里解释还有没有用。我真的不喜欢吃屎。不,我看到屎会觉得恶心,但这正是意义所在。我有一个斑马朋友,她无论吃什么都要放辣椒酱,还带我吃很辣的东西。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马喜欢吃辣,辣是一种痛觉,那吃辣仅仅是不会留下伤痕的自残而已——而且我吃辣还会拉肚子。

 

我现在明白了。她欣赏我被辣到不行的样子,说明她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她比我更强。我也能做到别的马做不到的事。

 

吃过苦瓜吗?把它的苦味乘上十倍,那大概就是屎的味道,嘴里是腐烂鸡蛋搬的恶臭,口感像加多了水的土豆泥,身体会本能的排斥。

 

可是真正令我害怕的不是我在吃屎,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我还是个病马,我随时可以停下,哪怕被发现了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问题是当我吃到第三根的时候,舌头开始麻木,鼻子也闻不到臭味了。

 

 

 

 

黑漆漆的,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橘子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胭脂做的身体,纸筒做的脊梁,金钱做的灵魂。

 

 

 

 

新闻上,巨龙之地的一枚炸弹又炸死了几百个平民。

 

我吃了3天的屎,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他们担心我却比担心那些龙们更甚。我是比他们都聪明的马,我知道,他们帮我、对我好,是为了肉眼可见的名声。就连我哥哥也是这样,也许他的心里是真的希望我好,可发明这种家马之间互相关爱的心的、哪怕是生物进化出来的、也是利益。

 

所以真正的英雄永远都是死了的。活着的马,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拿走你的利益。

 

今天橘子家的狗不见了。狗是无罪的,所以主一定给了他好的安排。

 

 

 

 

这些东西他们应该都懂得。

 

今天牧师带着两个年轻马来看我。我问他:“死马的事,对吗?”

 

“谁死了?你不要想这种事情……”

 

我立刻就晓得,他与其他恶魔、与我的哥哥是一伙的,但神站在我的这边。小马不配做我的对手。

 

“对吗?”

 

他含含糊糊地答道:“没有马死了。”

 

“没有?那巨龙之地的内战是用枕头打的吗?”

 

“你不用关心……”

 

“不用关心?我的命和你的命,一样重要吗?”

 

“也许……”

 

“那凭什么我的命就比龙的命更重要?‘凡能在镜子中认出自己的,就是有灵性的,就是你们的弟兄,要如对待小马一样对待他们。’,我背经文都比你背的熟!”

 

“你是我们身边的马……”

 

“那我去发射野火炸弹,死的马都是几千公里以外的,我就是对的吗?”

 

他怯孺了,只是默默地祷告,哥哥把他们送走。跟着的两匹年轻马也在祷告,一定是他们的父母教的。

 

 

 

 

想要弄友谊,又怕损失了自己的利益,于是发明出成堆的条条框框证明什么样的马“不值得”友谊。

 

不再想友谊,放心做事吃饭走路睡觉,何等舒服。这是一条门槛,一道关口,而他们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互补认识的马却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制,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大清早,今天连吃屎都没有胃口,哥哥在阳台上看着外面。

 

“哥,咱能聊聊吗?”

 

“你说。”他回过头来。

 

“哥,我猜当初小马也是不讲友谊的。后来心思不同了,有聪明的便发明出‘友谊’这一概念来,给自己牟利,以致后来把不讲友谊的都杀光了。这实际上不讲友谊,却用友谊的名义牟利的小马,比真正不讲友谊的小马还要差的远。

 

“独角兽国发动圣战,那还是从前的事,谁知道从公主们来了之后,出了新教会,讨伐水晶帝国,进攻龙族,然后把那事拍成电影搞得到现在大家还觉得龙都是坏的。去年不是抓了一批贪官,可是钱也没有还给大家。

 

“他们要做出那伪善的样子来,你又何必去加入?他们连自己的‘朋友’之外的马都不帮助,你又何必维持那‘友谊’的作态来?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我们便可以把浪费在自欺欺马上的能量拿来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哥哥,我亲眼见过你在公司要倒闭的时候,还在抛他们的股票,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呢?”

 

良久,他说:“你都在想些什么啊。”

 

这时候我就明白了,我动了他的利益了——信仰与价值观,情绪上的快乐,能够让马干更多的活、干的更好,他需要这样的利益,公主也需要我们有这样的利益——与此同时我也动了公主的利益,而公主在知道此事之前,她就已经准备好了。

 

可哪怕我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也要用那腐朽而枯槁的声音喊出:“你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的世界里容不下友谊与感情,也容不下血与肉!要是不改,等能源耗尽、硝烟又起,不用恶魔入侵,你们自己就会用友谊的名义拿野火炸弹,杀虫剂或者二氧化碳自我毁灭!”

 

他喃喃着走了,把我反锁在家里。哪怕开着窗子,塞拉斯提亚的阳光也照不进来,吊灯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了起来,压在我身上。它想要我死。

 

 

 

十一

 

没有太阳,门也不开,我吃遍了所有口味的泡面。

 

我出生的时候,从来没有马征求过我的建议。法律规定我作为小马国公民拥有生命权——这与正义无关,只是法律而已——我自然可以行使这一权力。

 

道德只有两种来源,推理与直觉;推理出的道德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直觉出的道德是进化而来,仍是为了利益。在这样的世界里,我的目光只能看到上下左右前后,我看不到过去与未来。

 

我不想做马了。这本应该是一个选择。

 

 

 

十二

 

不能想了。

 

如果我现在捐10金币出去,有5金币能到难民的爪子里,我就能救一条命;所以,我现在活在这里,我每呼吸一秒,呼吸的都是鲜血。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我想的只是橘子家的狗。他是世界上最智慧的生灵。

 

 

 

十三

 

没有感情,没有争斗,也许我们还能活下去?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