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Princess_lucency

  天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梦殇:千年之役

第二十七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2,558 字

event 于 15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32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一朵朵暗影之花在彼岸的一片光明中绽放,相互之间拉扯起一条条丝线,最终伸向桥边。暴徒们握紧了手中鲜红的长叉,首领浑浊的低语声使得他们更加兴奋。】

 

  被油灯照的通亮的一间卧室,墙壁被粉刷成了偏向海蓝的配色,象征着骏鹰所依赖的大海。几张油画与刺绣零散的挂在墙上,透过向外打开的窗户,还能够欣赏到远处沿海的风景,与挂在侧面的一只晴天娃娃。窗旁摆放着一面圆镜与一台方正的石桌,一些像是化妆品的小盒子与罐子被放在圆镜旁边,也许这间房间属于一位雌性骏鹰。

 

  一张大床靠在房间的角落,床头柜上还留着一盘已经剥好的橘瓣,一张画像立在柜角,上面画着一只海蓝色的骏鹰,蹲坐在悬崖尖。狐狸蜷缩在大床的一角,胸口伴随平稳的呼吸声起伏着,壁炉的火光照亮了他疲倦的脸颊。

 

  房门前挂着一串被染成紫色的小铃铛,一些风信子被精心装点在铃铛上做点缀,却已有些枯黄。随着门把转动,木门发出了一声轻响,铃铛晃动起来,动静不大,没能吵醒熟睡中的狐狸。

 

  推门而入的,是一只身着白大褂的骏鹰。米黄色短鬃中带着一团浅绿,淡粉色爪子踩在丝绒地毯上,口中衔着一盘纱布与膏药,慢慢靠近大床,把橘子往旁边挪了挪,将药物放在床头柜上,抬起爪子拍了拍狐狸的肩膀。

 

  “醒醒,该换药啦,狐狸先生。”骏鹰的声音很轻,明明想要把狐狸叫醒,却是一副害怕吵到他的样子,只是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体,直到他睁开稀疏迷离的双眼。

 

  “嘶.........寒鸦?”狐狸晃了晃脑袋,想要撑起身体,却不小心扯到了包扎好的右蹄,酥麻与酸痛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已经是第二天了吗...我睡了多久?”

 

  “是的,狐狸先生,我们昨晚见过面,是我在处理您的伤口。”寒鸦捏住了狐狸受伤的前蹄,慢慢解开绷带,换上新的膏药。“太阳才刚刚破开缭绕的云雾,先生并没有沉睡太久。”

 

  “你是雄鹰呀,没想到毛发会是这样的配色...”狐狸没敢去看自己伤口的样子,只是用眼角瞄了一下,一个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血窟窿。

 

  “我帮您将伤口内的箭头取出来了,水纹小姐说要带走与幽溯将军一起研究。”寒鸦熟练地绑好新绷带,掀开被子看了看狐狸的右后蹄,确认小划痕没有发生感染。“吃点水果吧?水纹小姐认为您至少要睡到下午,所以我们没有为您准备早餐。”

 

  “餐厅没有多余的早点吗?”狐狸飘起一瓣橘子,塞到嘴里。“我想...见见水纹。”

 

  “骏鹰的食物不一定适合小马,这点我觉得需要谨慎一些,不然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康复状况。”寒鸦收拾好沾满血污的脏布,堆叠整齐,放到盘子上。“水纹小姐希望您好好休息,她会在晚餐之前来找你,请狐狸先生安心休息吧。”

 

  “这里是,水纹的房间吗?”狐狸重新躺下,脑袋深陷进柔软的枕头里,眨着大眼睛怔怔地看着寒鸦。“闲下来之后突然觉得好空虚...

 

  “噢,当然,自从第一次遇袭事件发生之后,水纹小姐便从皇宫移居到了后山的悬崖,这里便空了出来。”寒鸦拉出床头柜下的小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次因为你,她还特地打扫了一遍,很用心呢。”

 

  “床头柜这张画上面,画的是她自己吗?”狐狸的目光扫视着四周,最终定格在这张模糊的画上。“既然是一幅画,为何要画的这么...不清不楚?”

 

  “这是那位传说中的守护者,不知水纹小姐是否跟狐狸先生提到过,名为潇。”寒鸦趴在床边,柔和的目光注视着狐狸。“传说中的他来自大陆,但只有少数骏鹰知道,他是大自然的化身。”

 

  “呼...原来是这样。”狐狸舒了一口气,重新合上双眼。“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种事情,你只是一位医者而已。”

 

  “对呀...我是怎么知道的呢?狐狸先生,有些事情真的说不好呢。”狐狸只听到了寒鸦的几声轻笑,铃铛再次响动起来,也许是他将医疗废品带走了吧。

 

  与此同时,骏鹰近卫营的伤兵营中,最中央的巨大白色营帐内,幽溯与水纹一大早便赶过来,询问医师伤兵的状况。昨夜,不仅只有狐狸受到了深渊之子的攻击,分布在相对偏远地域的执勤卫兵,也遇到了突袭。

 

  “一共有多少名士兵受伤?”幽溯翻动长桌上的一卷卷资料,眉头微蹙,表情凝重。“既然入侵者已经敢如此放肆,距离大规模入侵也就不远了。”

 

  “有七只小队遇袭......轻伤居多,但第二分队的队长为保护部下后脑受到重击,现在仍然昏迷不醒。”匆匆赶来的医师长气喘吁吁,橡胶爪套上还残留着点点血迹。“加起来是二十九只骏鹰,另外,他们的变身石全都不见了。”

 

  “我们会是他们的对手吗?父亲,我觉得胜算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大。”水纹的前爪不安地交叉在一起,言语中难得的充满了担忧。

 

  “要对自己有信心,女儿。若是入侵者还未发起进攻,而我们就丧失了抵抗欲望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毫无胜算。”幽溯将爪中的名册交还给医师长,摸了摸水纹的脑袋。“去找狐狸吧,你好像蛮喜欢他的。”

 

  “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只是因为他与众不同,所以我有点好奇而已。”水纹乖顺的眯起眼睛,享受父亲的爱抚。“对了...关于他,我有两个问题想问父亲。”

 

  “什么问题?边走边说吧,我送你到门口。”幽溯微笑着拍了拍水纹的后脑,示意她转身。

 

  “昨天正午,父亲告诉狐狸要先请示国王,但国王殿下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内政都是父亲与几位老臣在支撑,搜寻也没有结果...”水纹跟随着父亲往营帐外走去,明明只是十多米的距离,却莫名感到十分漫长。“另外,寒鸦...父亲让他跟在狐狸身边,不仅仅只是为了观察他的身体状况吧?”

 

  幽溯的步伐明显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没有立刻回答。

 

  “父亲还是放心不下他,是吗?毕竟狐狸还是来自大陆的小马。”水纹掀开帐帘,缓缓张开翅膀。

 

  “对...女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你要好好记着...”幽溯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我相信狐狸,绝对不会是你想的那种小马。”水纹微微压低身子,化作一道浅蓝色残影,飞向皇宫。

 

  “所以...以将军之所见,胜算到底有多少?”医师长不知何时站在幽溯身后。

 

  “他们越来越近了,而且似乎有备而来。”幽溯摇了摇头,用翅膀盖住了自己的脑袋。“我不敢去想,只希望水纹没事就好。”

 

 

  “只希望她没事就好。”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