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213客房

第七章 夜晚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11,313 字

event 于 7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25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奥克塔薇雅炽热的双唇缓缓地离开了,你终于可以尽情地呼吸着凉爽的空气。她的蹄子搂着你的肩膀,鼻子轻轻地在你的脖子上来回摩擦着。你的蹄子无力地垂在身边,就像两根软绵绵的橡胶管。你赶忙把它们举起来,抱住她的后背。

沉默。奥克塔薇雅的呼吸温暖又平静,气流吹过你的脊背,你的翅膀,与窗外的喧闹组合成一曲奇特的交响。她的鬃毛披散着,依旧带着一点点洗发水的香草味道。你抬起一只蹄子,轻轻地抚着她那丝绸般的鬃毛。

你抬头望了一眼挂钟。从她开始练琴算起,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房间中唯一的光芒来自于窗外那座繁忙的城市,而不再是温暖的太阳。

奥克塔薇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的蹄子松了一些,不过又向你这边靠了一点。你感到她的一只蹄子正在你的翅膀间摸索着,痒痒的,似乎她在寻找着什么。你任由她玩弄你的翅膀,你则轻柔地抚摸着她背上的皮毛,她飘逸的长鬃散落在你的蹄子上面。

一些沉重的想法涌上心头,冲淡了之前的幸福感。你和奥克塔薇雅已经不仅仅是普通的朋友了,你们一起度过的美好的一天。不过,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明天,她的乐团成员就会来到这座城市,她那平淡的生活又将开始。你确实承诺过要带她探索一些新东西,可是……她可以应付得了吗?

脑海中一个声音告诉你不要担心。她已经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很多年了。可是,另一个声音提醒你,想想她在咖啡屋里的样子,那双充满好奇和希望的眼睛,而且她对你抱着百分百的信任。奥克塔薇雅完全指望你来拯救她,指望你做她的英雄。她之前就对你说过。

她的那些朋友们。你和佛雷德里克的对话依旧在脑海中回响着,想到必须要对付他,你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还有赫伯,还有黄铜。如果真像他早上在电话里说得那样,那么他们绝对不会喜欢你,尤其是你与奥克塔薇雅在一起的时候。

今天以来的第一次,疑惑在你的心中渐渐扎下根,令你感到非常不适。你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奥克塔薇雅的蹄子依旧埋在你的翅膀里,听到你的叹气声,她停了下来。

“……怎么啦?”她问道。

你张口欲言,但犹豫了。你心中的疑惑非常明了,但那句话哽在了你的喉咙里,被脑海中的阴霾笼罩着。

新的关系总会带来新的挑战。你之前的生活其实非常简单,不过现在和她在一起之后,你的日程安排会变成什么样呢?跟着她一起去演出,或者继续待在中心城,只能从广播里收听她的消息?还有她的那些朋友,塞拉斯蒂娅公主在上啊,那些家伙们,你忍不住开始往最坏的方面考虑了,每一个都比今天的情况更糟。

她的生活,还有其中的酸甜苦辣,今后都要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

“你在想什么啊?”奥克塔薇雅问道。她的头枕着你的肩膀,一只蹄子轻轻地揉着你的胸膛。

“嗯……今天以后。”你说。

“今天以后怎么啦?”

“就是今天以后。”

奥克塔薇雅沉默了一会儿,她不再玩弄你的翅膀了。你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有没有说错什么,不过她轻轻地笑了,打消你的疑虑。

“你害怕了?”她问道。

“有……有一点。”你承认道。

她轻轻地蹭了蹭你的脖子。“我也是。”

“真的吗?”

“是的。我担心其他马会怎么看。乐团的其他家伙们会怎么做。我们回到中心城之后应该去做什么。”

你缓缓叹了一口气,静静地想了想她的话语。她的话并没有让你的恐惧感有所减少,不过得知你们感受相同,你还是放松了一些。

“你知道吗?”奥克塔薇雅突然说道。

“什么?”

“我才不在乎呢。”奥克塔薇雅简单地说道,“我不在乎他们会怎么看。”她又轻轻地蹭了你一下。你笑了,等着她继续说下去。听起来她应该还会再给你讲讲乐团里的事情,不过她又开始玩着你的翅膀了。

无法名状的困惑渐渐充满你的内心,取代了心中的焦虑。你不知道奥克塔薇雅接下来计划说些什么,她对别的马关于你们的看法完全不在乎,不过总觉得她还应该再说些什么,她随时都有可能说出口。你安静地等待着,希望她接下来的话语能够像之前那样给你带来慰藉。她轻轻地叹着气,继续抚弄着你的羽毛。她似乎只想保持沉默,不过你们依旧抱在一起,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不知为何,你想起了孩提时代去看医生的一次经历。那位医生很好,知道在你生病的时候怎么让你开心起来,而且每次去看病的时候都会奖励你一根棒棒糖。另外,休息室里还有一个玩具箱,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小汽车,陀螺,还有其他好玩的东西。你最喜欢的一个小玩具是镶在箱子外壁的一个小迷宫,里面有一个小铁球,需要你用磁铁操纵它到达迷宫中心。

这就是你此时的感受,就像身处那个休息室一样。无忧无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眼下,你正和奥克塔薇雅相拥在一起,等着她接下来会说些什么。那些话语或许已经在她的脑海中成型,随时可以脱口而出,她也许会提到你们的处境,或者是你们刚刚建立起来的关系。

你发觉自己很想要听到她的看法,这份经历,这段感情对她来说有多重要,后果或许有多么糟。那些文字在面前这只可爱的母马的脑海中编织着,当它们乘着她温柔的话语到达你的耳畔时,一定会令你精神振奋,重新燃起内心的火焰。你继续静静地等待着她的话语,那将会是一次无比难忘的体验,如同一篇精心编撰的乐章,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她吸了一口气,比正常的呼吸更用力了一些。她舔了一下嘴唇……

“我喜欢你的翅膀。”

你差点没惊讶地笑出声来,“啊?”

“我说啦,我喜欢你的翅膀。”她说着轻轻抚摸着你的羽毛,比刚才动作温柔了不少,“又暖和又柔软……”

你一时语塞。她不知道从哪里想出这么一句话,你花了好久才把自己的思绪从之前的设想中拉了回来。

“我……很高兴?”你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

“我其实有点惊讶,你居然让我这么做。”她说,“我还以为天马的翅膀都非常敏感呢。”

“是的,某些部分而已。羽毛什么的不要紧。”你解释道,“只不过有些羽毛比其他的更怕痒。”

“只是这样吗?”她问道,“我还以为有多么神秘呢……”她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

沉默再次笼罩在房间之中。不过,一个疑惑渐渐在你的脑海中形成,几乎使你笑出了声。你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两下,奥克塔薇雅敏锐地发现了。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啊?”她问道。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令自己冷静下来,“没什么,只是……呃……”你在脑海中搜寻着合适的词来回答她。

“只是什么啊?”她问道。

“你在……揉我的羽毛吗?”

奥克塔薇雅的蹄子瞬间从你的翅膀中抽了出来,搂住你的腰,就像她从来没有把蹄子伸进你的翅膀里一样。她牙关紧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个身子僵了足足半分钟,然后才渐渐放松下来。

“我……我才没有做那样的事情呢。”她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我明白,我明白,”你安慰道,同时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就是梳理梳理嘛。”

她轻轻喷了一下鼻息作为回应,一动不动地坐着。你的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你喜欢我的翅膀,我很高兴。不过,不要被它们吸引了,它们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迷马。”

奥克塔薇雅轻轻地哼了一声,似乎她并不这么认为。

“我是说,有些马会被某些东西所诱惑,不只是你。”你澄清道,“不过,天马的羽毛就是如此,所以我猜……”

“是啊……”她咕哝着。

你听出来她的语气中似乎隐藏着些什么。她的肩膀放松了不少,枕着你肩膀的脑袋也变得沉重起来。她的胸膛微微鼓了起来。

“怎么啦?”你问道。

“没什么。”她回答。

你并不买账,“真的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从你身边坐了起来,好让你看到她的脸。她的蹄子抬了上来,扶住你的肩膀。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诚实地回答我。”奥克塔薇雅说道,紧紧地盯着你的眼睛。“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太对,咱们之间,还有这一天。”

你点点头,表示你理解她的意思。

“今天,我一直带着咱们逛这逛那的,总是我在做决定,呃,大部分吧。”

听到这句话,你心里又泛起一阵愧疚。这都是事实,今天对于你而言完全是一次免费的旅行,多亏奥克塔薇雅。“我会还给你的。”你说。

“我才不要你还我钱呢。”她说。

“那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呢?”你问道。

“告诉我,经历过今天的所以事情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你微微皱着眉头,“什么意思呢?”

“我是说,我们回到中心城后,应该怎么办呢?我们要继续这样吗?”她问道。

你努力思索着回答,虽说你还不确定她到底在问什么。“你是说,一起去逛……”

“嗯,还有别的事情。”她打断了你的话,“除了我们的工作,你的晚会,我的演出,还有乐团里的其他家伙。我们还怎么把我们的时间加进去啊?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我也不知道……”你结结巴巴地说。

“拜托啦。”她说着抱紧你的肩膀,“就算是为了这次旅行,为了我帮你支付的各种费用,我就要求你为我回答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办?”

你舔舔嘴唇,仔细思考着。你和奥克塔薇雅怎么能抽出时间来呢?你的大脑立刻进入了工作模式,就像你在晚会上一样。你开始在脑海中拟定一张表格。

“回到中心城后,我们要先查查我们的日程表。”你说道。“然后我们找找什么时候我们有空,能安排些什么,比如晚餐,或者就是见个面,聊一聊,或者去我告诉你的地方逛一逛,看情况了。”

奥克塔薇雅只是盯着你。

“而且,既然我们已经是……情侣了。”你绞尽脑汁想着情侣们会做些什么。“我们会拥抱,亲吻,或者两者兼有之。”

你感觉她的蹄子又松开了。

“或许我们应该专门规划出亲亲抱抱的时间,也许有这个需要呢。”你感到自己的脸更红了。“至于你的乐团成员……呃,我猜他们应该不会太介意。不然的话,咱们就权当安慰嘛。”

“应急安慰见面时间?”

“如果有必要的话。

笑容再次浮现在她的脸上,她的肩膀微微颤动着。她在笑,虽说她没有笑出声,不过你也明白,自己终于说到了点子上。

“所以我们只要看看能做什么,然后去做就好了。”你总结道。

“就这样吗?如此简单?”她问道。

你耸耸肩,“基本上吧。除非你想要让它变得复杂一点。”

她的肩膀又在颤动了,不过,这一次她笑出了声。她立刻清了清嗓子,坐直身体,“我想我也找不到更好的答复了。”她说,“简洁,明确,直接,我喜欢。”

你顿时感觉放松了不少。奥克塔薇雅砸这次旅行中对你只提了这一个要求,你起码没有令她失望。“那么我们需要讨论一下我们回中心城以后第一件事做什么吗?”

她摇摇头,“现在算了吧,我困了。你呢?”

“有点早啊,不是吗?”

“今天对我来说非常愉快,或许我会躺在床上好好回想一下吧。”她说着用一只前蹄捂住嘴巴,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

“是啊。”这个哈欠传染到了你,你也不由得张大嘴巴。

她走下床,打开大衣柜,从她的行李中抽出一个小包,走进浴室,关上了浴室门。流水声从浴室中传来,你也站起身,走到窗前,欣赏着城市夜晚灯火辉煌的景象。车灯在闪烁,与其他的灯光组合在一起,黄色,粉色,蓝色,构成一幅奇特的画面。

真是一座奇怪的城市啊。你听说过不夜城,不过那是天马维加斯的头衔。这座城市并没有太多艳丽的霓虹灯,这里只是很繁忙。没有大型演出,没有新潮的时装,只有匆匆忙忙的马们,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你不由得心生敬意。

浴室中传来马桶冲水的声音,片刻之后,奥克塔薇雅走了出来,她的脸上还挂着几颗水珠,领结松松地挂在脖子上。

“估计你也没带什么洗漱用品,没关系,我的东西你可以随便用。”她说。

“真的没关系吗?”你问道。

“嗯哼。我们今天都亲过好多次了,共用一把牙刷又能怎样?”她说。

“噢,是啊。”你说着走进浴室。

洁白的墙壁,浴缸,以及周围的一切令浴室中的灯光比外面更刺眼。你用力眨眨眼睛,费了一些功夫才适应这里明亮的光线。

她带进来的小包摆在一角,奥克塔薇雅的牙刷和一小盒牙线躺在水池边上。她的牙刷看起来非常整洁,刷毛非常整齐,你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她为这次旅行而专门买的。牙膏放在水龙头旁,那是一种碳酸氢钠制品,你没见过这个牌子,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奥克塔薇雅的选择一定是最好的。

你小心地拿起牙刷,似乎它是玻璃做的一样,挤了一点点牙膏。即使是像牙刷这样的小东西,你也不愿因你而破坏掉它。你打开水龙头,把牙刷浸湿,抬起头望着镜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牙刷塞进嘴里,轻轻地刷着你的……

噢公主在上啊,这玩意儿味道糟透了。

你立刻把牙刷从嘴里抽了出来,用力干呕了两下。这东西根本不是薄荷味的,而是一种令马难以接受的咸味,就像有马把盐和泥巴搅在一起灌进了牙膏管里。

你在水龙头下漱了好几次。奥克塔薇雅怎么能习惯的了这种东西啊?你看了一眼牙刷,发现上面还留有一些牙膏。你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比起再把这东西塞进你嘴里,听佛雷德里克数落你或许都好受一些。不过你毕竟一整天都没有刷牙了,或许,你并没有太多选择。

说时迟那时快,你直接把牙刷塞进自己嘴里,迅速刷了起来。这种牙膏也会起沫,不过那些泡泡并没有让你感到些许舒适。你迅速并且小心地刷着,毕竟牙刷还是奥克塔薇雅的,你感觉自己就像在跷跷板上艰难地保持着平衡,一边是尽量不弄坏这把牙刷,一边是尽快刷完牙然后把这种残忍的味道从嘴里吐出来。你小心地站在跷跷板的中央,尽可能轻地摆弄着牙刷,同时尽力忍住不要把炒饭呕出来。

三十秒你一生中最痛苦,还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口腔护理”之后,你终于可以把那些可怕的东西从嘴里吐出来,打开水龙头,狠狠地把它们冲进黑暗的下水道。你把牙刷放在水流下仔细冲洗着,然后探过头去用嘴接了一点水,把嘴里残留的味道又漱了漱,起码不会令你作呕。

你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子,不由得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这种牙膏味道虽然恐怖,不过效果非常好。你的牙齿现在洁白如玉,或许,改天你也应该买点这种牙膏回去试试。

你甩掉牙刷上的水珠,把它放在水池旁,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牙线。虽说奥克塔薇雅同意让你随便用她的东西,不过你还是有点犹豫。你拿起牙线,读着上面的标签:薄荷味。

啊哈,原来她的睡前薄荷清爽时刻藏在牙线里,是吗?这足以说服你扯一点下来,进一步清洁一下自己的牙齿了。你用牙线盒上锋利的边缘切下一小段,把它的两端绑在你的翅膀尖端,然后小心地用它清理着你的牙缝。薄荷的清香很快充满你的口腔,把之前那令马难受的味道彻底从你的口腔里赶了出去。嗯,荷兰薄荷。你或许不需要经常这么做,不过,你毕竟长着翅膀,使用牙线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怜的陆马,他们一定需要扯好大一截下来,以便于缠在自己的蹄子上。牙线公司一定从他们身上赚了很多钱。或许,将来你可以帮奥克塔薇雅用牙线剔牙呢,还能帮她省下……

想到这里,你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你把牙线从翅膀上解下来扔进垃圾桶里,又漱了一遍口,仔细照着镜子。你简单洗了一把脸,用毛巾擦干,关掉水龙头。

你注意到毛巾上有一些红色的斑点。

你不由得想到了今天早上,你和奥克塔薇雅一起处理着她脖子上的刺伤,一起在地板上坐了一会儿,然后一起去吃早餐。接下来,你们在市里逛了一整天,共进晚餐,许下了很多特殊的约定。而这一切,都由你从宿醉中醒来,向她坦白自己的感受,然后又依偎在床上开始。

你盯着镜子出神地看了一会儿,镜子里盯着你的就是与她一起分享了这些时刻的家伙,回到中心城后,他还要带她去探索更多更好玩的地方。

之前封闭在心中的情感又释放了出来,恐惧,焦虑,回到中心城后的担心。不过,你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不安了,如果你和奥克塔薇雅在这里能处理好的话,那么回到中心城也不会有问题的。

你放下毛巾,最后洗了一下蹄子,静静地站了一小会儿,略微有些茫然。虽说你已经不再感到不安了,你心中其实还有一些顾虑。不过正如你之前对奥克塔薇雅说的那样,你会提前安排好,不会令她失望的。现在呢,她正在外面等着你,等着你与她一同进入梦乡。

你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关掉电灯,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奥克塔薇雅正出神地望着窗外,就像你几分钟前一样。她的领结整齐地放在床头柜上。

她扭过头,露出一个微笑。“这座城市充满别样的魅力,不是吗?”她问道。

“千真万确。”你说着站到她身旁。“有时间的话,我们真应该回来看看。”

“那样最好了。”她最后望了一眼窗外,然后拉上了窗帘。房间内顿时一片漆黑。“明天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她说。

“我理解。”

她坐在床边上,“来吗?”她问道。

“当然。”

这一问一答无比自然。你也爬上床,挪到床的另一边,为她留出足够的空间。她似乎在等着你先躺下,于是你躺在了枕头上,调整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她躺在了你的身旁,她的头凑了过来,靠在了你的胸膛上。她的一只前蹄搂着你的肩膀,另一只轻轻地搭在你的肚子上,怪痒痒的,你的肚子微微抽动了一下。

你用一只蹄子搂住她的背,轻轻推了她一下,示意她向上挪一点。你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在她还没有挪动身体之前,你展开你的翅膀,垫在她的身下。这样一来,你便可以用翅膀完全抱住她的身体了,就像她之前所喜欢的那样。

当她的毛皮接触到你的翅膀时,你听到她发出一声惊讶的叹息。她把身体微微抬起一些,小心地靠了过来,一点一点地把她的身体向你的翅膀上压着。显然,她不清楚你的翅膀到底能不能支撑得住她的重量,不过她最后还是完全躺了下来,没有听到你表现出任何异议。你感到她轻轻地吻了一下你的胸膛,依偎在你身旁,平稳的呼吸吹拂着你的皮毛,平静,温暖,又安详。

这一刻,你只有在梦境里见到过。

你闭起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切。倦意渐渐吞噬着你,你根本无力与之对抗。由它去吧,反正你又不赶时间。或许你还会回来的,就像你们不久之前讨论过的那样,回来逛逛也不错。

虽说你已经计划好,回到中心城后要带她去什么地方玩,不过中心城中也有很多你没有去过的地方。数不清的商场、公园、还有餐馆。或许当奥克塔薇雅不需要表演的时候,你们可以真正地欣赏这座城市的夜色,不仅仅是匆匆一瞥,而是真正融入其中。

这座城市的夜色……渐渐地融在了一起。

 

~~~~~~~

 

明媚的光线照在你的眼睑上,将你的倦意一扫而空。依偎在你身旁的温暖感觉似乎消失了,你睁开眼睛,确实,那位与你分享过美妙的一天的可爱的音乐家此时不见了踪影。

你感到非常奇怪,她到底去哪里了?不过,当你看到照在你脸上的光源时,内心的顾虑便被打消了。奥克塔薇雅正倚在窗前,瞪大眼睛好奇地望着窗外,望着这座不夜城无比繁忙的景象。

你坐了起来,可是你的整个身体都在抗议着,关节酸痛,四肢无力,头晕目眩。不过你还是坚持着走下床,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你,依旧好奇地望着窗外,就像一只三岁大的小马驹。

你静静地注视着她。街道上,大家急匆匆地走过,就像白天时那样。马车嘎啦嘎啦地驶过,车上的乘客高声地向司机喊着目的地的名字。绚烂的霓虹灯,还有明亮的街灯笼罩着窗外的一切,黄色、红色、蓝色,各式各样的颜色搅在一起,流动着,旋转着,构成一支炫丽又略带混乱的华尔兹。

这一切,都映在了她紫色的双眸中。

她扭过头,脸上的笑容明确地告诉你,她也想走到街道上,加入那匆忙的马群之中。她向你伸过一只前蹄。

你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拉住了她的蹄子。她立刻站起身,带着你跑过房间,只在拿领结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她迅速且熟练地把领结系在脖子上,一把抓起房门钥匙,塞到领结后面,拉着你冲向房门。

门开的一瞬间,你们立刻冲进了宾馆外那个绚丽多彩的世界。你模糊地记得好像锁上了房门,而且穿过了大厅。不管怎么说,你们肯定这么做过,即使你并没有多大印象。

在你仔细回想这些的时候,你看到她直直地望着头顶的灯光。她在笑,那笑容无比天真,天真得就像一个孩子。

她领着你走上街道,融入匆忙的马群之中。你小心地在其中穿行着,生怕碰到他们,不过你的运气并不总是那么好。渐渐地,你似乎找到了马群的节奏,左,左,左右左,转半圈,对身旁的马礼貌地点点头。整条街道正如一场盛大的舞会,大家都是舞池中的一员,不管舞动的节奏有多快,大家都在卖力地舞动着。

那位特殊的舞伴依旧走在你的前方,领着你在主舞池中穿行着。你环顾四周,灯光、声响,渐渐吞噬着你,你张开嘴想要对她大喊,什么声音也没有,你根本无力对抗这轰鸣的交响。

不过,她还是注意到了。她扭过头,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无比。你们渐渐走向街角几只一动不动的马,他们的出现使你们有理由休息片刻,好好地歇一下疲惫的四肢。

她开心地笑了,你并没有看到,也并没有听到,不过内心中可以感觉到她孩童般的笑容。她拉着你的那只蹄子在颤抖,但握得更紧了。她的喜悦感染着你,似乎你能看到周围的马都扭过头来,愉快的笑声在整个街上回荡。你感到自己的翅膀渐渐展开了,你的身体也越变越轻。你的翅膀在本能地拍打着,似乎她的笑声带给它们翱翔于夜空的力量。

不过你忍住了这种冲动。这里,就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地方。你们就像两只在光之森林中潜行的小动物一样。她抬起头,看着你在她上方漂浮着,你的笑声令她开心地踏着节庆的步伐。你多么想就这样冲进夜空,尽情翱翔啊。幸好她拉着你的蹄子,不然,你可能会在夜空中迷失方向。

马群渐渐向前移动着,她也在其中,就像牵着一只气球一样牵着你。现在你在马群上方,你几乎看清了一切,整座城市如何运转,如何呼吸,如何绽放。

她一路牵着你的蹄子,你们欢笑着,奔跑着。就像你对这里依然一无所知,但你永远看不够,也永远玩不够。

你们继续在街上奔跑着,在这个美妙的世界中尽情遨游……

 

~~~~~~~

 

你缓缓睁开眼睛,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略微感到有些头晕,不过与昨天早上相比还是要好很多。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刚刚做了一个这辈子最美妙的梦。

不过,究竟发生了什么啊……你不确定昨晚看到的景象是梦,还是真。那条炫丽的街道,匆忙的马们,那些影像如此真实,深深地印在了你的脑海里。

什么东西正轻轻地挠着你的胸脯。你低下头,看到一只灰色的蹄子正在轻轻抚弄你的皮毛。奥克塔薇雅躺在你身旁,微笑地注视着你。她一定比你先醒来,不过并没有打搅你的美梦。

你计划向她询问昨晚的事情,不过并没有说出口。昨晚的那些景象如此真实,令你赞叹不已,你不愿让任何事情破坏掉它。你稍微活动了一下你的蹄子和翅膀,让她躺得更舒服一些。

她轻轻地扭动了一下她的身子,依偎着你,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想要再睡一小会儿。你用一只前蹄轻轻抚摸着她的鬃毛,自己的视线也渐渐模糊了起来,整个房间渐渐开始旋转,下沉……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传来,你竖起耳朵,寻找着声音的来向,不过你并没有睁开眼睛。

“奥克塔薇雅,我知道你在里面!”

你顿时睁开了眼睛,倦意瞬间烟消云散。奥克塔薇雅抬头望着你,满脸惊慌。她轻轻地咬着嘴唇,就像一只犯了错的小马驹一样。你用力咽下卡在喉咙里的东西,轻轻地跳下床,蹑蹄蹑脚地走到门边。敲门声仍在继续,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响。

你小心翼翼地透过猫眼向外望去。你对这个声音非常熟悉,猫眼中看到的景象更印证了你心中的恐惧。

“我们受够你这幼稚的举动了,音韵!”赫伯在门外喊道,你也看到了黄铜站在他身边,“给我把门打开,现在!”他命令道。

你缓缓转过身,匍匐着回到床前。奥克塔薇雅已经坐了起来,她的鬃毛有些凌乱,脸上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表情。

“赫伯?”她怯懦地小声说道。

“赫伯。”你印证了她的恐惧。

她颤抖地呼吸着。“他……他应该一会儿就离开了,黄铜不在他身边的话,他不会那么刻薄的。”

“黄铜?黄铜怎么啦?”你问道。

“奥克塔薇雅……!”

一个低沉的女声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震得窗户和你的骨头都咯咯作响。你几乎被震晕了,模模糊糊地看到奥克塔薇雅用蹄子捂住了她的耳朵。你甩了甩脑袋,试图从这轮声波攻击中恢复过来,新的一轮敲门声又开始了。

还没等你意识到这一切会有多糟,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你本能地拿起听筒,甚至都没有考虑来电的会是谁。

“您好?”你问道。

“你这只屁都不懂的小爬虫,你到底……?”

你直接挂掉了电话。

“佛雷德里克。”你回头告诉奥克塔薇雅,同时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你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挪动步子。他估计是从宾馆的另一个房间打来的,不然前台应该会阻止他的来电。

奥克塔薇雅紧紧地抓住毯子,浑身颤抖着,就像生病了一样。

“奥克塔薇雅……!”

奥克塔薇雅缩成一团,用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你感到心中仅存的一点勇气也在渐渐消失。两个守在门口,一个守在电话机旁,而且他们看起来不会善罢甘休。

你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你明白,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奥克塔薇雅在这里,至少现在不行。你可以打开门,或者接电话,起码能应付他们一段时间。可是……你突然感到脊背上窜起一阵寒意。

她到底每天是怎么应付这些家伙的啊?除了咆哮就是吵架,而且又不能每天都像奥克塔薇雅昨天那么对付,这毕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你不知道该怎么做,没有马可以……

等等,有了!

你拿起听筒,迅速拨了几下号盘,把听筒按在耳边,避免受那沉重的敲门声的影响。奥克塔薇雅一脸困惑地望着你,你对她点了一下头,告诉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您好,这里是前台,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一个和蔼的女声从听筒里传来。

“您好,有几只马正在213房间外大叫大嚷,严重干扰了我们的休息。”你说。

“大吵大嚷?”她的语气里充满关切,“有多严重呢?”

“奥克塔薇雅……!”

你和奥克塔薇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似乎整个房间都在颤动着。你把听筒又举到耳边。

“您觉得呢?”

“我的天哪……”她惊讶地吸了一口气,“我在大厅也听到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哪里在施工呢。我们马上就派马上去!”

“谢谢。”

“这是我们的职责。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你也是。再见。”你说完放下听筒。没想到,电话铃立刻又响了起来,你立刻拿起听筒,压掉电话,又拿起听筒,把它放在电话机旁。平静的电流声从听筒中传来,这样应该就不会有电话打进来了。

你爬到床上,轻轻搂住奥克塔薇雅。她仍旧缩成一团,不过不再颤抖了。

“没事啦,没事啦。”你耳语道,“保安很快就到。”

她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你用一只前蹄抱住她的肩膀,轻轻躺在她身边,与她共同度过这难熬的时刻。敲门声仍在继续着,似乎在一次又一次地叩击你的头盖骨。你全身心都在祈祷着,祈祷宾馆的保安能迅速赶来,把你们从赫伯还有黄铜的魔爪中解救出来。

“奥克塔薇雅……!”

出于本能,你离奥克塔薇雅更近了一些,轻轻地搂着她,以免让她觉得不舒服。她满足地哼了一声,似乎放松了不少。她轻轻地挪动着身子,尽量靠得更紧一些,你几乎都能感到她的小腹紧紧地贴在你的身上,那两个富有弹性的小肉球用力按着你的毛皮。

沉重的敲门声突然停止了,你和奥克塔薇雅同时扭过头望着房门。

“奥克塔薇……!”

“喂!你!干什么呢你们两个?!”

你们听到另一只公马的怒吼声,打断了黄铜那撕心裂肺的叫喊。一定是宾馆的保安来了,他们的声音降低了不少,所以你无法听清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你能大概听出赫伯正在和保安们吵着,情绪非常激动。

门外的争吵声只持续了大约一分钟。在这期间,你一直一动不动地抱着奥克塔薇雅,她在平缓地呼吸着,似乎也在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终于,你听到了马蹄远去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两只马零零星星的争吵声。奥克塔薇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谢谢你。”她轻轻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了。”

她坐起身子,渐渐挣脱了你的双蹄,她低下头注视着你,紫色的眼睛里充满笑意。她咯咯地笑了,用一只前蹄轻轻地戳了戳你的胸脯。

“我的英雄……”

你被她这句话弄得有些发晕,心中渐渐被自豪所填满。你都不敢相信自己能成功地把其他乐团成员支走,但是你居然做到了,虽说可能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他们还会回来的,你心里也明白,这样永远不是最佳的方法。

“我们应该几点退房?”你问道,心中的自豪渐渐被恐惧所取代。

奥克塔薇雅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十点。”她说,“现在几点了?”

你伸长脖子望了望墙上的挂钟,咬紧嘴唇,肩膀渐渐放松了下来。

9:48。”你说道。你怎么睡了这么久,你也不清楚。秒针滴答滴答地走着,一点一点地清扫着你心中残存的胜利感。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紧紧地用她的蹄子抱住你的身体,就像刚才那样。她的口鼻紧紧地埋在你脖子上的毛皮中,似乎不愿这一刻就此消逝。

你重新搂住她的身体,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和她一起重新躺在了床上。你试图找回昨晚的那种喜悦与激动的感觉,那种与她在街道上翩翩起舞的快乐。你成功了,起码内心的焦虑减轻了不少。虽说你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但你们还有彼此,还有窗外那座城市忙绿的交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