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213客房

第三章 收藏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779 字

event 于 7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46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你走下最后几级台阶,来到大厅,立刻就闻到了令马垂涎的早餐味道。你和奥克塔薇雅立刻小跑到大厅旁的餐厅门口。

你看到还有一些客马在餐厅里,有些在摆着自助餐的桌子旁,有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享用着早餐。一位身着红色制服,戴着红色帽子的海藻绿色马站在门口的柜台后,向你们微笑着挥了挥蹄子。

“早上好!”她说着热情饱满地点了一下头,令她浅蓝色的鬃毛轻轻晃动了一下,“两位是吗?”

“是的,213客房,奥克塔薇雅 音韵。”奥克塔薇雅回答,侧过身把可爱标记展示给她。一般来说,宾馆登记的时候都会需要登记可爱标记,照片或者速写都可以。

那只马舔了一下自己的蹄子,打开登记薄,“您是什么时候入住的呢?”她问道。

“昨晚。”

“好的……”她轻声说,快速翻了几页。在她寻找登记信息时,奥克塔薇雅扭过头对你笑了一下,你的嘴角扬了起来,不过你心中早已乐开了花。是啊,你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和奥克塔薇雅这样可爱的母马依偎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还能一起吃早饭,就像那些尴尬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其实这个时候应该紧张的,可是你没有。或许是你对她已经比较了解了?又或许是她和你分享过自己的感受?也可能是酒精使你的脑袋还有点懵?

总之,这个时刻棒极了,你不愿让任何事物破坏掉它。

“嗯……女士?”那只绿色的马的声音有些顾虑。

奥克塔薇雅扭过头,“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嗯……那间客房不是用您的名字登记的。”

“不是吗?”她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扭头看了你一眼。你感到脊背上泛起一阵寒意。

“是不是登记着你们乐团成员的名字啊?”你说。

“那个……不可能,他们还没来呢,至少现在没有。”她懊恼地叹了一口气。

恐惧感渐渐吞噬着你的内心,你努力思索着解决办法。这么说,你不仅在陌生的城市里从宿醉中醒来,而且有可能你住的房间还属于陌生马?哦不,奥克塔薇雅的东西还在房间里呢,你们计划怎么把它们拿回来啊?

你抬起头,想要解释几句,但是却找不到任何有帮助的话语。不过,你注意到那只马看了看登记薄,又看了看你的可爱标记。

“嗯……”她打破了沉默,“一切还好吗?”

“是啊……噢!”你说着侧过身子,展示出自己的标记,“那个房间是不是用我的名字登记的呢?”

她看了看登记薄,又看了看你的腰部,热情的笑容重新浮现在她的脸上。她点点头,叼起羽毛笔在本子上快速写了些什么。

“没错!请用餐吧!”她说。

你感到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谢过她之后,你和奥克塔薇雅一起走到摆着食物的长桌旁。危机解除。

靠近摆着食物的桌子时,你们的肚子不由得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你们对视了一下,无需多言,就已经明白了应该做什么。先拿吃的,然后找位子。迅速拿起托盘还有必备的碟子,你们开始分头行动。

你望着精心布置的食物。大理石桌面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托盘,桌子的四周有一条金属轨道,方便顾客在选取早餐的时候放置托盘。桌子的一角有一块专门划分出来的饮品区,而在桌子的另一边,酒店的厨师们忙碌着,准备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她走向了摆着沙拉的盘子,而你决定先去拿她推荐的华夫饼。你拿了一块……不,还是两块吧。你用刀切下一块黄油,抹在华夫饼上。黄油开始在热乎乎的饼上渐渐化开。又加了一点枫糖浆后,一只装着巧克力薄片的小罐子引起了你的注意。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这么吃过,不过后来……嘿那是生奶油吗?哇,简直不可思议!

生奶油为你的华夫饼添了一层令马垂涎的蓬松顶棚。为了抵制在顶上放一颗樱桃的幼稚冲动,你决定去选一些别的食物。在你走到煎蛋卷旁时奥克塔薇雅正好在取华夫饼。煎蛋的香味和滋滋声使你很难移开自己的注意力。还是拿一块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点了一只最大的煎蛋,并加了双份的奶酪和胡椒。

终于,你的蹄子拖着你艰难地离开了高热量的食物,来到了更为健康的选择前。你拿了一只碗,开始选着各种各样的水果,几只橘子,一串葡萄,令你感到惊讶的是这里居然有如此新鲜的菠萝。唔,拿点这个也不错。

绕着自助餐桌又转了几圈之后,你的托盘里又多了几只甜甜圈,两片吐司,一些炸干草,还有一大杯橙汁。看着托盘里山一样的食物,你明白自己真的是饿坏了。即使如此,背着一座食物组成的小山在这里乱逛,你还是觉得有一点尴尬。

不过,你看到奥克塔薇雅托盘里的食物也不少。只加了黄油的华夫饼,吐司,一小碟沙拉,土豆饼,橙汁,还有两碗水果,其中一碗全是李子。

你们看了看自己的托盘,又看了看对方的,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我猜我们都饿坏了。”她说。

你点点头,环顾餐厅一周,寻找着一个合适的座位。在餐厅远端,两个位于落地窗前的小圆桌吸引了你的注意,太完美了,正好可以欣赏窗外的美景。你走在前面,奥克塔薇雅跟在你的身后,你们小心翼翼地穿过餐厅。

你小跑两步,赶到餐桌旁,把你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然后你立刻走到另一旁,把另一只椅子拉了出来,向她恭敬地挥了一下蹄子。奥克塔薇雅微笑着点了点头,坐在了那只椅子上。

你从桌子上银质的餐具上取下卷好的餐巾,仔细地放在你的腿上。一般来说,你的吃相并不是很好,不过今天你必须显得优雅一些。奥克塔薇雅也这样做了,把餐巾铺在自己的腿上,还特意掖了一下边角。

“食物可口,服务周到,彬彬有礼,满分!咱们开吃吧。”奥克塔薇雅故意模仿着一副贵妇一般的腔调。你笑了,小心地用蹄子握住刀叉,然后开始吃你的早餐。

你把刀戳进华夫饼中,一阵脆响,看来你加的各种配料没有毁掉华夫饼金黄色外壳下最柔软最好吃的内芯。你把一块送入口中,华夫饼的香味,混合着枫糖浆和黄油的甜香,佐以巧克力独特的清苦味道,还有生奶油浓郁的口感……你立刻把嘴里的这块咽了下去,紧接着第二块,第三块……

一大块华夫饼很快被你吃了个精光,你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奥克塔薇雅也开始吃她的华夫饼了,不过,你注意到她切华夫饼前偷偷笑了一下。

“我脸上沾着什么东西吗?”你问道。

她抬起头,“只是看到你吃得很享受。”

你耸耸肩,“你说的没错,华夫饼味道棒极了。”

“说得就像你加了那么多配料还能吃出它的味道一样!”她又笑了。

“不过那还是华夫饼啊。”你说道。“又不是我刚才吃了一碗枫糖浆,巧克力,还拌着生奶油。”

她转了一下眼睛,继续吃着她的早餐。

你又吃了半块华夫饼,然后开始吃托盘里的其他东西。你吃得比平时要快,就像好久没吃饱饭一样。你注意到奥克塔薇雅,尽管依旧维持着一个良好的形象,她还是尽全力赶着你的吃饭进度。

几口吃完吐司,把盘子情理干净后,你开始吃煎蛋卷,避免使它变得更凉。可惜的是,煎蛋卷上的奶酪已经变硬了,而且整个蛋卷变得平淡无味,就像奥克塔薇雅告诉你的一样。胡椒几乎掩盖了所有味道。咬了第一口之后,你愁眉苦脸地看着这个曾经认为是美味的大家伙,吐了吐舌头。

“关于煎蛋卷我也没说错吧?”奥克塔薇雅看到了你脸上厌恶的神情。

你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又咬了一口。毕竟,浪费食物是不好的。

“那么,我们吃完早餐然后做什么?”你问道。想要开始一个新的话题。

她简单看了一下她的托盘里的食物,“首先,我需要给乐团其他成员打个电话。”她说着又切了一块华夫饼,“我的琴还在,今天我必须抽空再练练谱子。”

你点点头,切了一小块煎蛋卷,然后把它放在你的吐司上,好让它吃起来不那么糟。

“之后嘛……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一起度过。”

你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烧。奥克塔薇雅对你微笑着,漫不经心地切着她盘子里最后一块华夫饼。

你赶忙将头扭向窗外,避免让她看到你脸颊上的红晕。你看到后门附近有一辆货车,几只马正在卸货。你把身子倾了过去,想要看清他们卸的是什么。这一举动引起了奥克塔薇雅的注意。

“你在看什么啊?”她问道。

“外面有辆货车在卸货,我想看看是什么。”

奥克塔薇雅转过身。

“噢,看起来像酒……朗姆酒。”

“你能看得清吗?”

“我能大概认出箱子上的标签。”

“是吗?”你说着仔细观察着。箱子上确实有些标记,不过却没有看到任何“酒”或者“朗姆”之类的文字。“我是看不出来。”

“这个嘛,我对酒还是有些了解的。”她说,“我在家里收藏了很多酒,不知道有没有和你提到过。”

你依然盯着窗外,不过你的思绪早已飘到昨天晚上。奥克塔薇雅刚才说,她收藏……

“等等。”奥克塔薇雅的声音把你拉回到现实。你扭过头,看到她满脸疑惑。

“我……我是不是和你说过……”

~~~~~~~

你跟着奥克塔薇雅走进厨房。你依旧在努力安慰她,关于李子的谈话早已被忘在九霄云外。

“完全可以理解嘛,每只马都有他害怕的东西。”你说,“你只不过需要一些客服恐惧的小窍门,就像我对付我的问题一样。你看……”你努力想着一个解决方案,但发现奥克塔薇雅完全没有理会你的长篇大论,你完全就是在自言自语。不过,话到口边,不说出来的话只会更加尴尬,“你就当所有的马都是葡萄酒做的嘛,这样来看也没那么糟,不是吗?”

“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么想,谢谢。”奥克塔薇雅说着从壁橱里取出一只瓶子,“想来点吗?”她把那瓶酒,“坎特拉红宝石”,放在了桌子上。这是在中心城最常见的一种酒,城里几乎所有的马都喝过。你也喝过一点,不过是在晚会后和其他同事一起喝宴会上剩下的几瓶。

“你确定吗?”你问道。刚刚你们已经喝过一瓶酒了,现在再喝一瓶或许不是个好主意。

“这只不过是庆祝一下演出成功罢了。”她说着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我和乐团的其他马演出完经常会喝几杯庆祝一下。”

“那么他们现在在哪?”你问道。

“估计都在收拾行李吧。我们要去另一座城市演出,今晚就出发,所以我过段时间就要去和他们碰头。实际上,我估计马上就得走了。”

“你收拾好行李了吗?”

“今晚演出前就收拾好了。”

这么说来,她的家里不会再有其他马到来了。你开始觉得心脏如打鼓一般跳个不停。

“那么,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再喝一点也无伤大雅,或许可以让你冷静下来。加之,这或许能让她忘记刚才的事情。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只开瓶器。然后用力塞进瓶塞中,开始慢慢旋转着。在她开酒瓶的时候,你注意到她的壁橱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瓶,几乎没有放其它东西的地方。

“哇,你有好多酒啊。”你指指壁橱,“我还不知道你还是一位品酒师呢。”

“嗯?”奥克塔薇雅扭头看了看,“噢,恐怕你误会了,我不喝那些的。”她笑了笑,继续拧着开瓶器。“我喜欢偶尔和朋友们一起喝威士忌,只喝过一次白兰地。我一般还是喜欢喝红酒。”

“噢……”你感到有些尴尬,“那么说来,这些是收藏了?”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大部分是赠品。”她拔出了塞子,发出“砰”的一声轻响。“我们家族的传统就是这样,当我成年之后,每次过生日父亲都会送我一瓶好酒。”

她指了指壁橱里那瓶“金色阳光”。这种酒绵香顺滑,据说是直接从塞拉斯蒂亚公主的阳光中酿造出来的。

“我还没喝过它呢。”她说,“在我成年后,我的家马经常会给我寄各种酒,我的生日,同心节,等等。有时候我的老朋友也会寄一些过来。”她说着把酒倒入两只玻璃杯中,“说真的,我还从未给自己买过五十金币以上的酒呢,太奢侈了。”

接过酒杯时,你不由得扬起一道眉毛。你也没有买过特别贵的酒,不过那些酒你基本都喝过。你本想问一下这瓶酒值多少金币,不过决定还是先好好享用一下。

“那么,你的收藏中有多少是自己买的呢?”你呷了一口。很难相信,那些苦涩的发酵葡萄能转变成如此甘醇的美酒。

“这个嘛,要说起来其实只有一瓶。”她把自己的杯子斟满,用蹄子端起来轻轻摇了摇。“以前中心城玫瑰四重奏音乐会之后,我们有一些休整的时间。我们其实主要为私马宴会演奏,毕竟我们也要维持生计。”她轻轻嗅了一下杯中的美酒,叹了一口气,“那天晚上,我们路过一座小镇,计划前往另一场晚会去演出,不过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裕,于是便在那座小镇上歇脚。我找到了当地的一家葡萄酒酿造作坊,他们为我提供了当地的特色,四十五金币两瓶。”

“然后呢?”你问道。

“我买了两瓶回去和他们一起分享。实际上,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还不像现在这么好。我们还指望着下一场演出为我们挣够饭钱。”她说着领你走到客厅。“不过,那场演出相当成功,我们有了一些名气,我们的生活也开始好转了。”

“这么说来,你现在应该很富裕了。”你说。

“是的,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她笑了,坐进一只铺着红色天鹅绒座垫的安乐椅中,“请坐吧。”她挥了一下蹄子。

你看到咖啡桌对面也有一把相同的椅子。你走过去坐了下来,向前倾倾身子,尽量离奥克塔薇雅近一些。

“那两瓶酒味道如何?”你问道。

奥克塔薇雅扬起一道眉毛,“你知道我为什么还留着一瓶吗?”

你望着她深紫色的眼睛,感到内心深处泛起一股令马愉悦的暖意。应该是酒精的作用吧(或许事实就是这样呢)。你集中精神,在脑海中思索着一个合理的答案。

“味道有那么糟吗?”

“是啊,我再也不会去喝它了。不过我还是想留着它,权当纪念。”

你们不约而同地呷了一口酒。

“不过,一位先生告诉我,这瓶酒在我买之前,味道应该还是不错的。”她说着把杯子送到唇边,“那么,告诉我,你有什么收藏吗?”

你想了一会儿,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阵笑意止住了你的话头。你差点忘记这件事情有多么可笑。奥克塔薇雅扬了一下眉毛。

“是啊,我确实也收藏着什么。”你回答,把笑意压了下去。

“是什么啊?”她笑了。显然,你那自发的笑意是有传染性的。

“眼镜镜片。”

“真的吗?那可真是……”她扑哧地笑了,“那可真有趣。”她说。

你耸耸肩。

她再次端起杯子,停在唇边,“那么,为什么要收集镜片呢?”她喝了一小口。

“呃……就是到处都有嘛。”你在空中挥了挥蹄子,“这是一种很常见的东西。”

“照你这么说,为什么不收集邮票呢?”她问道。

“我小时候收集过邮票。”你喝了一大口酒。“在我长大之后,我想要收集一些……更有分量的东西,你明白吗?”

她点点头,“那么你就到处旅行,收集镜片?”她问道。

“这个嘛……不是的。”你承认道,“我的藏品不是你想的那样啦,从周围的小镇上收集完之后,我就主要去当铺或者跳蚤市场淘货了。”

“跳蚤市场?真的吗?”她问道。诚然,对于中心城马来说,那些不入流的小商小贩都不值得光顾,不过你的一些最棒的东西都是在那里淘到蹄的。

“是的。”你说着又喝了一口。

“哇……我听说那样的地方可能……”她的声音沉了下去。

“他们也没那么糟啦。”你耸耸肩,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即使如此,你还是担心你在她心里的形象会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我猜也是,尽管有些不愿相信。”她也大大地喝了一口,“不过,心中想象得未必就是现实呢。”

“这是老爸告诉我的一个小秘密。”你说,“他受过良好的教育,不过也并非一直如此。他有时候也会放下自己的架子,随心而为。”你喝了一小口,“妈妈不喜欢这样。”

“听上去就像我的一位叔叔。”她说。

你想再喝一口,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再来一杯?”奥克塔薇雅问道,仰头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简直是一个好建议。考虑到你刚进屋时受到的“待遇”,现在,一切都变得非常完美。你们现在喝着红酒,交谈甚欢,想想当初,她被血下得惊慌失措,你还冲进她的房子……算了,总之你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嘿,红酒对心脏有好处,是吧?没错,或许再喝一点能让它冷静一点。

事实上你的内心正在欢呼。

“如果你坚持的话。”你努力使你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

奥克塔薇雅倾过身子,把酒瓶取来,在自己杯中多倒了一些酒。在你的杯中也是如此。

“你知道嘛……”她把酒瓶放在一旁,端起她的酒杯,“或许某一天,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收藏都带来。”

“为什么啊?”你问道,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因为我们可以在我的客厅里,一边喝酒,一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笑了,幸好你刚才把酒咽了下去。

“是啊,很有趣。”你回答。

~~~~~~

你笑了,过去美好的记忆又浮现在了眼前,

你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用一只蹄子托着下巴。你和奥克塔薇雅的盘子都空了,餐厅里的顾客已经离开,只剩几名员工在清理桌子。你用眼角的余光瞟到,有几位员工对你们指指点点,似乎还在偷笑。

你这才发现你和奥克塔薇雅一直注视着彼此,眼睛一眨都不眨。

你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你对面那只可爱的灰色母马咯咯地笑了。你把话有咽了回去,也露出一个微笑。

沉默,但这是你愿意永远保持下去的那种。就坐在这里,和她四目相对,笑着,说不定还有些脸红。就像你在中心城闲逛时,街边小餐馆或者咖啡屋中的情侣们一样。现在,你们也正好适合那样的情景。

奥克塔薇雅闭上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好啦,我想我们该离开了。”她说着推开椅子,“我还要打个电话呢。”

你极不情愿地站起身,跟着奥克塔薇雅走回大厅中。你本想再待一会儿的,可是现在她的心里更多的是她的乐团成员,说不定他们已经开始担心她在哪里了。

“我们得先去一趟前台。”奥克塔薇雅说。

“为什么啊?”你问道。

“因为嘛……”她说着扭过头来,对你尴尬地笑了一下,“我想我们都忘记带房门钥匙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