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213客房

第一章 苏醒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716 字

event 于 16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133 人看过

forum 共 2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噢,大公主在上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惊慌地想道。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坐起身环顾四周,试着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吧,那边的桌子上放着一部白色的电话,旁边还有一个壁橱,大衣柜,床头柜上还有一只台灯。”你抬起头看了看昏暗的米色屋顶,又低头望着深蓝色的地毯。“墙上还贴满了普通的树叶墙纸。好吧,这估计是一间旅馆的客房。”

你的头依旧很晕,如果你依旧坐着的话,你感觉自己会更加难受。有那么一瞬间,你认为继续躺在这位提琴家身旁或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即使你们的友谊已经毁掉了。而且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你也许会从床上摔下去,说不定会更糟。

重新躺回到枕头上之后,你注意到奥克塔薇雅的蹄子依旧轻轻地放在你的肚子上。你扭过头去看她平静的睡姿,发现一缕长鬃滑落了下来,滑到她的脸上,你小心翼翼地用蹄子把它拨到一旁,她似乎感觉到了你的抚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转过身去,把一只前蹄搭在她的肩膀上。

你的身体酸痛不已,而且你还感到头晕目眩,这一切都在催促你赶快进入梦乡。你觉得自己似乎正在柔软的床垫中缓缓下陷,奥克塔薇雅的皮毛又那么温暖……

“嗯……”你突然听到了一阵低吟,“唔……嗯?”

是奥克塔薇雅,她醒了。

这阵突如其来的恐慌迫使你必须立刻进入睡眠状态,于是,你迅速闭起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即使什么也看不到,你还是听到了打哈欠和喷鼻息的声音,一阵轻微的气流吹在你的胸前。

沉默。

紧接着是惊讶的吸气声。

你感到床上的重量发生了变化,似乎她坐了起来,并且小心地把你的蹄子放在床垫上。犹豫了几秒,你还是决定偷偷眯起眼睛观察她。你看到她弓着身子,脸埋在她的前蹄中。她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望向天花板,两只蹄子无力地垂了下来。她扭过头来,于是你又赶紧闭上了眼睛。

“求求你就这么离开吧。”你无声地恳求着,“离开吧,永远不要再提这件事情。咱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是啊,如果因为这件事失去了奥克塔薇雅的友谊,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弥补。

沉默。你根本不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床上的重量表明奥克塔薇雅还在这里,你不知道她在等待什么。

“离开吧……”你再次无声地恳求道。

就在这时,你感到床上的重量又发生了变化。你强忍住没有发出一声欣慰的叹息,奥克塔薇雅终于离开了,把你和这个烂摊子抛在身后,回到了她自己的生活中。虽说下次出席晚会的时候她可能再也喝不到中心城特产的美酒……

事与愿违,床上的重量并没有消失,而是她似乎又躺了下来。她用一只温暖的蹄子搂住了你的身体,你能感到她的鼻子轻轻地蹭着你的胸膛。她又依偎在你身旁了,而且这次比刚才靠得更近。

“我很抱歉……”你听到她低语着。

你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做?或许她在等你醒来然后离开?但是转念一想,她为什么不……

当你感到她平稳的呼吸后,你缓缓睁开眼睛。这就像你最疯狂的白日梦成真了一样,难道说,这只是一场梦吗?头痛的感觉再次袭来,为梦境带来了些许真实感。她……她……

你微微低下一点脑袋,想要看一看她的……却发现她的眼睛瞪得滚圆,直直地注视着你。

你们同时把彼此用力推开,从床两边摔到地板上。她只是把你轻轻地推开,不过你已然疼痛不已的脑袋又撞了一下地板,你的耳边也出现了持续不断的鸣声。你虽然尽快爬了起来,不过必须依着床垫,不然肯定会摔倒。

“这是怎么回事!?”奥克塔薇雅对你喊道。可恶,你最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发生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你也高声喊道,不过立刻为刚才的行为懊悔不已。你抬起一只蹄子抵着自己的太阳穴,似乎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蹦出来似的。

你紧紧地闭着一只眼睛,咬紧牙关,看到奥克塔薇雅愤怒的表情缓和了一点。不过,她的眼睛越瞪越大,嘴也微微张开着。她现在看起来明显受了惊吓。

“我们……我们没有……”她咬紧牙关,呼吸越来越急促。

“没有?没有什么?”你问道。

你感到无比困惑,不过一种可能性正慢慢在你的脑海中成形,你似乎渐渐明白了你们俩昨天晚上可能做了什么。恐惧渐渐在心中蔓延,你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你能做的只有缓缓地摇着头。

她不停地扫视着你和那张床。突然,她冲到床前一把扯下了床上的毯子。你看着她倚着床垫,在床单上仔细搜寻着什么。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你听到你的心脏就像打鼓一样在耳边砰砰跳个不停,似乎它想从胸腔里爬出来,逃离这个世界。检查完床单后,她把毯子又重新铺回床上,像刚才一样继续检查着。

在把床罩也翻了好几遍之后,她终于抬起头来,看上去平静了不少。

“好吧,我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污渍。”她说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着从早些时候的惊吓中回复过来。这个消息也使你长出一口气,至少你该没有做出一些会令马无比后悔的事情。

一个想法闪过你的脑海,你立刻把它说了出来,毕竟,她慢慢也会想到这一点的。

“别的地方呢?”你问道。

她抬起头,“……哪里?”

你思索了片刻。别的马一般会在哪里做这种事情呢?理论上讲,即使你认为你们都不是那种马,不过你们也有可能在任何地方那么做,而且也会从那些非常规的方法中获得欢愉。毕竟,昨晚你们的脑子都不是很灵光。

你环顾着整个房间,幸好,地毯的颜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你们真的做了什么,显然不是在这件屋子里。那么……?

“我去检查一下浴室。”你说道,同时努力让自己的蹄子把你带到那间狭小的房间里去。这时你突然想到了一只蜈蚣的故事,当他被问及走路的时候该如何移动所有的腿时,他便忘记自己应该怎么走路了。不过现在想想,也许这只蜈蚣也喝了一晚上的酒,不过第二天早晨喝点咖啡,吃几片止痛片之后,他应该还能恢复行走能力。

噢,如果你现在也能找来咖啡和止痛片就好了。

你走进浴室,打开灯。墙壁,地板,水槽,天花板,还有浴缸都是洁白的。浴室中唯一的色彩就是深蓝色的浴帘,以及水槽上的仿木镜框。

你仔细查看着浴缸,把蹄子伸进去摸了摸浴缸底部。它完全是干的,即使水龙头上也没有什么水分。你又检查了一遍整个浴室,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现。心头的重担消失了,你走出浴室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呼吸也变得自如起来。

离开浴室后,你看到奥克塔薇雅坐在床上,用蹄子揉着太阳穴。她的琴盒靠在床边的墙壁上,她一定是在你检查浴室的时候找到它的。天知道如果这把琴不见了她会怎么样。

你慢慢走过去,用柔和的声音对她说,“嗯……我在浴室里什么也没发现。”

“没有吗?”她问道,没有抬起头,继续揉着太阳穴。

“没。什么也没发现,浴缸也很干净。”

“好吧。”她揉着太阳穴,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很抱歉早些时候对你大声嚷嚷。”

你耸了耸肩,“没关系,在那个情况下……”

“我又不是在和你道歉,只不过是声明一下我的想法。”

哦,由她吧。

你转了转眼睛,显然她还在为早上醒来后发现的情况而生气。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呼了出来。

“那么,如果我们真的做了什么,肯定不在这里。”她说道。

你扬起眉毛,“除了宾馆的客房,还会在哪里呢?大厅吗?就在我们向前台要房间钥匙的时候?”

这句话引得她轻轻笑了起来,于是你决定继续编下去。

“这是你们的钥匙。‘噢,你能派马把我们的行李搬到房间里去吗?我们这里估计忙不过来。’”

“别……别这样啦。”她笑着说道,“别让我发笑,我的脑袋感觉快要裂开了。”

“好吧,抱歉。”你也不由得笑了笑。至少,她看起来心情好点了。

“那么,”她又说道,“你对昨晚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你努力回忆着,用一只蹄子托着下巴。你还记得你在那场晚会上工作,见到了奥克塔薇雅,去拿酒,干杯,然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晚会之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回答。

“唔……”她沉思着。“你工作前最快需要多久才能到家?”

你再次回忆着,试图回想起你的日程表。透过自己的记忆,你看到了一张写着换班日程的表格。你已经完成上面的很多项工作了,而且一直期待着这最后一场花园晚会,因为……

“我今天休息。”你回答道。你很少休假,谢天谢地,今天正好是你的假期。

“好吧,你能回到中心城吗?”她问道。

你用力伸展了一下双翼,这是你今天第一次好好地观察他们。应该好好地梳理一下自己的羽毛了,你心想。

“只要告诉我方向,我很快就能回去。”

她默默地点点头。

“话说回来,我们究竟在哪啊?”你问道。

“威尼阿波利斯,”她回答,“我们乐队要举行演出的地方,中心城晚会结束后我们就会来这里了。”

“噢,或许他们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你兴奋地喊道,不过立刻就为这样做而感到非常懊悔。奥克塔薇雅向后缩了一下,明显被你吓到了。

“我们一般会订两间双马房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订了一件单马房,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她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是啊……”

“或许宾馆客满了?”你问道,试图避开提及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她摇摇头,“我们会确保订到双马房的,不然就会去订其他宾馆。”她从床上站起身,把箱子放到地上,从里面取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

“这是我们的日程表,也许我们可以从这里找到一点关于这间客房的信息。”她说着展开那张表格,并仔细读着里面的内容。你坐在刚才她坐过的位置旁,你的头痛似乎忘记了应该回来折磨你。

突然,你听到奥克塔薇雅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地方出错了吗?”你问道。

“我们提前了。”她说。

“提前……?”你咕哝着。“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我们本来计划着晚会结束就立刻赶往这座城市,但是一个突发情况让我们不得不推迟到明天早上,就是我们演出的那天。”

“你们为什么要推迟啊?”

“我都不知道……等等,是黄铜的原因。一个……嗯……东西,她的圆号上的一个部件。”

奥克塔薇雅用前蹄扶着额头,又叹了一口气,“快递公司出了点差错……不,等一下,不是差错,是……是那个东西本来应该在音乐会前送到她家,是的,就是这样。”她又把脑袋倚在另一只前蹄上,“所以……我就暂时离开了乐团,下次演出前再去找他们。”

尽管她结结巴巴的,你还是了解了大概情况。你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着,试着找出任何一句可以安慰她的话,什么都好。

“哇……听起来很糟。”你说道。

她抬起头注视着你,她的目光如同一位老师正在训斥一个刚刚犯了错的孩子一般。片刻之后,她的目光柔和了下来,她坐在了自己的后腿上,抬起头,目光缓缓地移向了面前的墙壁。

“是啊,你说得对。”她承认道。“顺便,抱歉刚刚醒来的时候对你有些粗鲁,对不起。”

“没关系啦。”你笑了,“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我的脑袋,我醒来之后就很疼了。在你……”你在说出详细情况前赶忙阻止了自己。

“在我怎样?对你大喊吗?”她也咯咯地笑了,嘴角轻快地扬了起来。

你略微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希望她并没有怎么在意你说了些什么。不幸的是,你注意到她的笑容褪去了。

“我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对你大喊啊,”她淡淡地说道,“你是……你在这之前就已经醒了?”

“我……我……”‘我其实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清醒呢。’你在心里想道。

“你已经醒来多久了?”她的语气更严厉了一些,身子向你倾了过来。

你的目光在房间中游离着,试图躲避她的目光,不过你用余光看到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多久!”这已经不再是询问了。

“没那么久。”你迅速回答道,显然,这是一句假话。

你看了她一眼,她上下打量着你,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你看到什么了吗?”她问道。

“我,呃……比如呢?”你怯懦地回答。

从她的眼中,你能看出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嘛……”你试着解释道,在她的凝视下感到越来越不自在。“又不是我……或者你……我是说……嗯……”

她歪着脑袋瞟了你一眼,为她严厉的表情添了一些讽刺。

“呃……我……就像……”你想要在不提及她重新躺回你身边的前提下把事实告诉她,或者至少让她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嗯……这个,你知道的,我,呃……可能做了些什么事情……”

你放弃了思考,闭上了眼睛。

你没有听到她发出任何声音,只有你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你竖起耳朵,想要捕获她的任何一丝动静,可是她似乎完全无动于衷。片刻之后,你惊恐地听到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看着我。”

你其实一点也不想看她,尽管如此,你还是抬起头来,用力咽了一下口水。

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你首先看到的是她那两只紧紧并拢在身前的前蹄。视线逐渐向上,你完全没看到她有任何离开或者想要攻击你的迹象,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视线上升到她的面庞时,你注意到她严厉的目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你完全读不懂的表情。

她在思索着什么,你至少可以看得出来。

“你喜欢我吗?”奥克塔薇雅突然问道。这个问题令你的心跳停了几秒钟。

“为何这么问啊?”你问道,希望能为自己赢取一些时间来考虑一个完美的答案。

“不要逃避这个问题,”她说道,打消了你寻找答案的念头,“你喜欢我吗?”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又问道,想要把这个问题转移到别的方向。

“你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她的语气又变严厉了,“就像那种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晚上的那种感觉,你喜欢我吗?”

“这个嘛……”你迅速考虑着,“你看,嗯……我们以前的谈话总是那样愉快而且……”

“够了。”她站起身,向你跨了一步,直直地注视着你的眼睛,“我们已经不是在学校操场上玩过家家的小马驹了。我们是成年马,而且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做自己的决定。”

你想要移开你的视线,但她用蹄子托住你的下巴,把你的脑袋转了回来。

“你,喜欢,我吗?”她一字一顿地说。

‘从大门逃走吧!’你在心里大喊道,但是她的目光使你在原地动弹不得。你用力吸了几口气,试着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不自然地从牙缝里挤出你想要说的话。

“……是的。”

“很好。”

你感到奥克塔薇雅的蹄子从你的下巴上移开了。你也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她会怎么做,因为说真的,在早上发生过这些事情之后,所有的希望都付之一炬了。她坐回到她的后腿上,平静的脸上略微带着一点笑意。

“我也喜欢你。”

你惊讶地瞪着她,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听错。虽说她说得清楚且明了,即使这样,你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现在,得到100%的肯定答复之后,你的心里感到格外轻松。

“很高兴我们终于达成共识了?”她问道。

“是啊。”你笑着说,“虽然我还是很惊讶,你居然能如此直接地告诉我你的感受。”

“这都是头痛的功劳。”

听到她也在用和你一样的解释方法,你的笑容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满意。她走到摆着电话的桌子旁,拿起电话旁的一张卡片。

“我计划打给前台。”她说。

“你知道他们的号码?”你问道。

“卡片上写着呢,还有房间号码。”她拿起话筒。

“谁会需要从这种东西上找房间号码啊?”你问道。

“我猜想我们这样的醉鬼吧。”

“我们可没有……”你还没说完,她便抬起一只前蹄示意你那边已经有马接起电话了。

借此机会,你坐在了床沿上,整张床发出了轻微的咯吱声。你用一只前蹄揉了揉眼睛,全神贯注地听着奥克塔薇雅在说些什么。

“早上好,我们从,呃……”她仔细查看了一下卡片,“213客房打来,想要了解一下我们订了多少天……噢……噢,是吗?需要付……?已经付过了吗?但是我们……?噢……好的,谢谢。”

你困惑地望着奥克塔薇雅挂掉电话。

“那么,我们应该什么时候离开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你开始有点担心你们是不是已经超过了住房期限。

“……十点。”

“噢,”你略微放松了一些,“那还有几个小时呢……”

“明天十点。”

你也沉默了。

“……什么?”

“这间客房已经预付了两个晚上的住宿费用,”她解释道,“而且我们提前退房的话,他们不会退款。”

“我明白了……”

你沉默地望着地板,奥克塔薇雅也漫不经心地用蹄子在地摊上画着圈。在经历过今天早晨的各种尴尬的对话和难堪的沉默之后,你觉得都可以称自己是这些方面的行家了。

不过……这样也不好吧。几分钟之前,你被迫克服自己的顾虑,将心中最真实的情感表达出来,这令你你收获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你快速地瞟了一眼奥克塔薇雅,看到她的嘴微张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你决定把她从尴尬的气氛中解救出来。

“总之,我今天不需要工作,所以我能留下来多陪你一会儿。”你说道。她抬起眉毛,满脸惊讶。

“在其他乐团成员来之前,我也没什么好做的。”她说。

四目相对,你的脸上开始浮现出开心的笑容。

“那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你问道。

“现在呢,我觉得我们应该喝点水,然后躺下再睡一觉。我还有点头晕,而且我发现你似乎也有些不在状态。”她说,似乎观察到了你坐着都有点摇晃。

“谁来铺床呢?”你打趣地说道,同时拍了拍床垫。

“我来吧。”她回答,走到你身旁。不等你有半点反应,她突然扭过头亲了一下你的脸颊。这种只会出现在你幻想中的温柔又温暖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顺着你的脊柱传播到了翅膀的末梢。

“不过我很乐意让你来帮忙。”

#1
utopia  幻形灵 赞助者
回复 第一章 苏醒

奈奈的翻译!前排围观。故事看起来很有意思,但坑了很难过呢。

16 天前
#2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第一章 苏醒

回复#1 @utopia :

是呀,刚刚发现FF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篇,可是到现在……他都没有继续更新。

相当淡定的作者,被催更了五年纹丝不动!

16 天前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