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驷野

 夜骐

十日行

Day 3609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745 字

event 于 8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21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原?“四原!

像是坠到了谷底,眼前模糊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

“他醒了!果树!陨星!四原醒啦!”

吹云激动地搂住了我的脖子,贴到她胸口的绒毛上,一股熟悉的温暖传进我的心脏,随脉动解冻了全身。

她意识到自己有些突然,便揉揉我的鬃毛,扭头招呼着他们。全身的血液重新流动起来,我这才渐渐感觉到了后脑勺的胀痛,那股坠落的眩晕感也还没有散去。

 

环顾四周,金属的冷光泽...这是...回到了监测站?不过她们为什么在这里?

“先别动,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有些脑震荡,”她贴近我的脸,语速飞快,好像怕我又一睡不醒,“翅膀也伤得很重...你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法飞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发现自己身侧的圆疤像是又被撕裂...?这才隐隐作痛。

刚才坠下的时候我就分分明明感到了早已不存在的翅膀,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会飞――可能这就是幼鸟学习飞翔的感觉?

我撑起身,前腿也传来酸麻的痛感。顺着身子往下,我发现自己后腿也扎着绷带,尾巴...

“抱歉...你直接把尾巴坐断了...才昏死过去...”

我有点懵,这都哪跟哪啊?吹云倒是比我还伤心,揉了揉我的耳朵。这场景...竟和那天夜里,在山洞里的经历如此相似...可是为什么?

我才发现胸前的窟窿消失了...只有一些擦伤的痕迹,绷带下也只有一些乱毛和浅疤。我掉下去之后,被她们带回了监测站疗伤?但...这怎么可能...?

她见我低着头傻盯着胸口,以为我也很难过,“不过别担心,你醒了就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浅浅地一笑。

“呃...过去多久了?”

“有十天了,你昏睡了十天。

“啊...”

 

“别折腾他了,让他好好躺会吧,”陨星拖着步子走出来,“而且他摔到了后脑勺,可能会对头脑有些损害...”

“啊...?”我知道,体检机会把我的小马脑子当作脑震荡,尝试进行“治疗”而导致失忆。怪不得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还有,吹云你把那咖啡拿开一点...我总觉得可能会倒...”原来这咖啡味是旁边桌上传来的。

“果树?你来看看四原呐,他醒了!”吹云端走咖啡。

“别催了,醒没醒都得吃饭啊。”果树这么说,不过也小跑出来,“我就说没事吧,多睡会就好了。小马跟植物是相通的,所有生命都需要时间。”

 

他们都穿着和我一样的制服...甚至还有编号和工作证...?

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他们三个也到监测站工作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至少在只有我的时候...

果树的身份证上有她的照片,和...“植物研究员”“高级营养师”之类的几行字。陨星的是“地质与矿物分析师”“晶体物理与魔法研究员”。

我转头去看吹云,她的身份牌和他们不一样,只有“气象观测与记录助理”这一行字。

 

额......

“想你的制服了?这么急着继续工作啊,哈哈,看来记忆没有问题,那个工作狂回来了。”果树眼力一向很好,“在那边挂着,不过先别急,你还得修养几周。”

“而且,”陨星也高兴起来,“你的名片要换喽,站长。

 

站长???我瞄到自己旧制服上的名牌“气象记录与管理员”,此前可没有这一说啊?不过我不用做所有的事情了,倒也蛮不错的。

“老吉斯费尽心机,还是没有得逞。”果树像在是跟陨星说话。“是啊,审判后流放到西北边境了,还不如在监狱过完他那半辈子。”

 

“等等等等,吉斯?得逞?”

“你出事故以后,警官调查了几天,原来是老吉斯想除掉你。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派你去维修土地公,又悄悄制造雷暴,伪造了一场维修事故。”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呢...?”吹云把蹄搭在我的胸口,轻轻地揉着。

“不知道,但多半跟职位调整有关系。四原要顶替他了,就他那官迷的样子,肯定死死守着站长的位子不放,不过没想到...”

“幸好你和吹云在他的房间听到了那些,还录了下来,有了证据...不然四原的事故就真的被敲定是意外了。”

“不说他了,可气。”果树结束了这个话题,“总之,你还是好好休息,听听音乐,我给你买来电池了。别担心工作了,我知道你把它看得比我们所有马都重要――你跟老吉斯在这方面真有得一拼。不过还是让吹云试试,毕竟她实习了这么久,你都没有让她做过实质性的记录工作。”

“那次会议之后她难过了很长时间,差点就要辞职回家了。说实话我和陨星也很生气:你和那老不死的居然一模一样地死板。要不是吹云拦着我,我非得好好揍你一顿不可。”果树一向这么直言不讳。

“我...我不要紧。而且四原比吉斯站长好多了...我感觉他只是压力太大。”吹云结结巴巴地回答。

“吹云你可小心一些,等你升职那几天,他可能会把你也骗下悬崖呢。抱歉,开个玩笑。”

“不会,他绝对不会。”吹云笑着,却像是有些认真。

“噢!对了,醒了就该用药了!”吹云突然想起来什么,摸出一坛...黏糊糊的草药?

“哦好...”我接过来,用前蹄蘸了一些,在背上和胸前的伤口处抹开...这效果还真是火辣...

       “呃...这是内用的...”她傻盯着我抹了一身草绿,一脸尴尬地开了口。

我们四个互相看看,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起来。

 

“呃...你们闻到了吗?”陨星突然插进来话。

“喔!我的饭!”果树撒腿就跑。

吹云和陨星笑得更欢了。

 

在这笑声中,我清醒了不少,往日的回忆慢慢解冻,和那个梦交融在一起,显得既真实又虚幻。我做了个好长的梦啊...

 


 

我叫四原,是一只天马,云中城气象总部外派41号监测站的气象管理员――曾经是,现在是这里的站长。

果树是这里的植物学家,陨星是地质学家,吉斯是我的上司,他曾经是气象管理员;吹云是气象实习生,她将成为气象管理员。

那天他派我去维修土地公的故障,但雷暴突然出现,我坠下了悬崖。这长达十天的梦,就从那里开始――我恨自由落体。

不过天行有常。吉斯一辈子兢兢业业地工作,却因为这份工作,毁了自己的后半辈子。我暗暗猜测,他宁可铤而走险也不愿让我接替他的职位,是不是因为,若是退休回乡,没有事情可做,没有朋友可把盏言欢,对他而言无异于死亡?

为什么我这样想?因为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会死,在精神上死掉。讲真,在先前近十年的日子,我居然都没有和她们哪怕一起吃一顿饭。我每天早上起床,吃早饭,工作,吃午饭,工作,读书,吃晚饭,工作,睡觉。

吉斯先前一直很看好我,认为我最适合接替他的伟业,我也有一段时间按照他的方式高效生活工作,逐渐习惯了那样简单而...规律的生活,也不觉得无聊,但...

 

我现在感觉过去十年是一片空白

我努力去想,却也想不起来过去十年我做了什么。可能归根结底,我和吉斯,都害怕被遗忘吧?所以努力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通过相信科学,热爱工作。

脑震荡让我有些恍惚,但又使我比以往清醒了许多,或者说是那个梦让我有机会好好地想了想了一些事情,一些我永远不会去想的问题...我把过去的十年过成了一天,这十天却长得仿佛一生。

 

“四原?电话,找你的。”吹云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她递来话筒。

“喂?四原?你现在怎么样啊,好些了吗?”

“啊...你是...?”

“我是天琴啊,这几天睡得连我的声音都分不出来了?这周末还是我去找你吧,这两周我看了些古书,你提出的,人类曾经存在,后来灭绝的观点可能是对的,但还缺乏证据,等到了我再跟你细说吧。”

哦!天琴!那只独角兽。对,我和她常常一起研究什么人类学,我们在小马谷认识的,此后就常常一起打发时间...

“不用了,天琴,其实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在人类学上钻牛角尖,他们的存在和灭亡都是有原因的,自然选择的路,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不知为何,我记不清梦里的内容了,但直觉告诉我应该这样说。

“你说话怎么跟陨星老头一样?神神叨叨的...好吧,到时候去看你。人协的每只小马都给你准备了礼物,我给你带过去。”

人协?哦哦哦...那好,谢谢你们...”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

“...嗯...没错...”

朋友...我记得天琴这只小马,但我不记得我和她是朋友...

我不记得我有朋友。

 

“站长!”吹云从门后探出头,“开饭喽,果树的饭糊了三分之一,不过我少吃点,剩下的也够了...我现在给你拿过来吗?”

“谢谢...你,吹云。不过别叫站长了吧,感觉怪怪的。我们几个一起吃吧。”

“噢...”吹云一愣,又马上笑起来,“好啊,我去给你准备一个座位,哈哈,你可能得和陨星挤一挤了。”

“让果树帮我放个爵士,我给你们讲讲我这十天做的梦,怎么样?”

“今天站长要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吹云小跳着去宣传这个大新闻了,虽然没有马回应她。

 

我深呼吸,把四条腿,连带已经不复存在的翅膀和尾巴都伸展开,沉睡十天的肌肉只一舒展,这就感到一股暖流,从臀侧流遍全身。

我闭上眼,心想生活真是很有意思。这一刻,在病床上,拖着浑身是伤的身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安宁。先前无论如何打发时间都挥之不去的迷茫和焦灼,在这一刻放过了我。

躺在这里,我相信自己再也不会坠落

第一次,我对这里,除了工作之外,有了一丝的感觉。

 

饭菜的香气踏着爵士鼓点进了屋。我把后蹄搭上桌子,前蹄揣进兜,蛮舒服的,似乎心满意足的小马都这样做,给自己一些时间,让自己舒服一些,至少我见到的是这样。

 

欸?

我从兜里摸出一条破布。

 

它还留有一丝温暖。

 


 

I love those dear hearts... an' gentle ponies,

Who live in my home town,

Because those dear hearts... an' gentle ponies,

Will never, ever, let you down!

They read the 'Good-Book'... from Fri 'till Monday,

That's how the weekend goes! (How it goes!)

I've got a 'dream-house'... I'll build there one day,

With a picket-fence... an' ramblin' rose!

I feel so welcome... each time that I return,

That my happy heart keeps laughin' like a clown

I love those dear hearts... an' gentle ponies,

Who live an' love in my home town!

They read the 'Good-Book'... from Fri 'till Monday,

That's how the weekend goes!

I've got a 'dream-house'... I'll build there one day,

With a picket-fence... an' ramblin' rose!

I feel so welcome... each time that I return,

That my happy heart keeps laughin' like a clown (Like a clown!)

I love those dear hearts... an' gentle ponies,

Who live an' love in my home town! (In my home town!)

Those dear heart and gentle ponies

Who lives... in my... home Town!

  

 

------十日行 完------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