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永恒之泪
永恒之泪Lv.3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一个“卫兵”的故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九:启程

chrome_reader_mode 7,595 event 2019 年 10 月 8 日 thumb_up 5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72 forum 0

晚上六点多,有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一个别墅的露天车位之中。不过那个驾驶员似乎是个新手,因为他在停车的时候倒了好久才将那辆车停进了大型车的车位。在车熄火之后,两位男子从车上下来,其中那个坐在副驾驶的那位大叔一下车就开始抱怨:“贾斯汀啊,你这车技退步了可不行啊,之前好几个弯都差点蹭到路基了。”

“苏克瑞叔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少年没开过了,更何况还是你让我开的呢。”那位较为年轻的驾驶员满脸堆笑,而且最后一句还回怼了回去。

“好像是吧。

“你…算了,反正到时候你来开,毕竟这车还是你的。”被这么耍了无赖,贾斯汀只好硬吃了下去,立刻转移了话题,“那么,曼舍费伯伯现在还在里面吗?”

“你说呢?你应该知道他从不放鸽子。”苏克瑞笑了笑,只是微笑从他那满是络腮胡的脸上看起来有些扭曲。

过了一会,他们二人站在那栋别墅的门前。说来奇怪,整栋房子算上车位,总占地面积不算小,但是却没有什么人,而那栋房子树立在黑夜之中,只剩寒风的呼喊。

在敲了敲门之后,一个中年男子咳嗽着打开了门。他一头杂乱如枯草般的黄发,饱经沧桑的面孔,布满着海风刻下的道道沟壑,他的皮肤粗糙的如同岩石,身上全是太阳所留下的伤痕。可这些并不影响他大方的穿着——背心。

在门口聊了几句之后,曼舍费将他们请进屋。当他们看见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肴之后,本来就已经饿坏了的他们更是觉得难受。苏克瑞直接坐了下来,连手都没洗就直接吃了起来。贾斯汀见状,正想去阻止,但曼舍费却笑了起来:“哈哈,没事的,小伙子。苏克瑞早就和我说过你的事了。我们都是粗人,不讲究那么多。来来来,一起吃个痛快吧!”

“唉,喝酒误事啊,又要拖到明天了。算了,开了这么久的车,也是该休息了。”

 

于是,第一天晚上,又是唯一没有喝酒的贾斯汀安顿人、刷碗、擦桌、倒垃圾。

收拾完垃圾之后,即将踏进房间的贾斯汀听见从曼舍费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轻微的咳嗽声,不禁皱了皱眉,但还是直接进去了。

第二天,吃好早饭之后,曼舍费就叫上苏克瑞去隔壁的仓库搬东西去了。贾斯汀则是先悄悄地到曼舍费的房间里转了一圈,发现他的床头柜上有几张纸和一支笔,其中最上面的那张有有些用笔点过的痕迹。而在抽屉里有一些药,但药名却让贾斯汀一头雾水:什么PD-1、E7080,还有一个棕色的小药瓶,但是上面没有任何的标识。而在床的另一边的纸篓里还有一些带血的纸巾,让他一有些吃惊。但他马上将东西放回原位,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盘坐在床上闭上眼,试图感应到那座目标小岛的位置,可过了十分钟却一无所获。

“难道是太远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可就在他刚刚脚着地,“哐当”!一声巨响把他给直接吓到跳起来。“搞什么啊?”他抱怨道,“过去看看。”

在屋子旁边的沙滩上……

“苏克瑞,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刚才压到我脚了,嘶!”苏克瑞坐在沙滩上抱着他的左脚,而且疼的龇牙咧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贾斯汀姗姗来迟,但看见他们搬的东西之后就猜到了一些情况:曼舍费原本有一艘小快艇,平时是停在那个小码头上的,但是由于之前有过一次大风浪,所以他当时托人帮他把它放进那个大车库里。可是刚才在抬出来的时候,苏克瑞脚滑了一下,结果船体直接砸在了他的左脚上。好在当时是在沙滩,不然现在他已经准备截至手术了。

十分钟后,贾斯汀用魔法将船平稳地放在了海上,不过曼舍费并没有很惊讶,因为很早之前苏克瑞就和他说过关于魔法的事,只是当时并没有说有这么强罢了。

在船下水之时,曼舍费也帮苏克瑞上好了绷带,然后看着那个码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唉,现在想想,我也有一个多月没有开过这条船了呢,不知道手会不会像你那么生。”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贾斯汀说的,因为昨天苏克瑞已经告诉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到了:贾斯汀由于手生,导致路上的最高速也不高于一百码,而在普通的公路上也不高于三十码,导致晚了将近一个小时。

“唉,我的胆子又不大,小心驶得万年船啊。”贾斯汀苦笑着耸了耸肩。

“哈哈哈。”曼舍费的脾气和苏克瑞差不多,就连笑的样子也一样,“你说得对,安全自然是要放在第一位,可你还年轻啊,没那股拼劲怎么能有男子汉该有的热血?”说到这里,近六十岁的他变得有些激动,而且眼里似乎还闪烁着一些光芒。

“哦,得了吧。”苏科瑞听完直接友好地推了一下他,“难不成要像你上周那样把车开到超速并撞上隔离栏上才肯罢休吗?”

“呃……”他眼中的光芒迅速涣散,取而代之的是尴尬和歉意。好在人没事,只是车几乎报废了。

不过贾斯汀也是知道他们的性子,笑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海面:“今天万里无云是适合出航的好日子,叔叔伯伯,什么时候出发?”

“当然是现在,不用担心我的伤,大不了我就待在船上…哎呦,小心点!”苏科瑞说到一半,他的伤脚就被曼舍费有意无意地踢了一下,立刻疼得叫了起来,“你绝对是故意的。”

“我就是看看你的脚到底怎么样了而已,看起来是……”曼舍费咳嗽了一下,然后一脸坏笑的说道。

贾斯汀趁着他们吵架的时间用魔法仔细检查了燃料以及船体部件是否合格(燃料是满的,并且为了以防万一还带了半桶)。在检查完之后,他将回到屋子里把被他们打包好了的水和食物放上船,再把房子的门窗都关上锁好。

在这样闹了五分钟后,苏克瑞他们还是一起出发了。在出航前,贾斯汀向曼舍费询问罗盘在哪,可他却摇了摇头,然后冲着他甩了甩右手,让他感到疑惑。待贾斯汀凑近看了之后,明白了:他的左右手各有一只表,但是左手的是表,右手的却是一个便携式指南针。

在航行时,苏克瑞在和驾驶船的曼舍费聊天,贾斯汀则坐在船头闭目灵犀感受着那座岛的位置。就这样向西南方向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后,贾斯汀的眼睛睁开了:“曼舍费伯伯,我感应到位置了,把船再稍微往右转35度左右。”

在昨晚的吃饭的时候,贾斯汀得知曼舍费伯伯在几个月前去过一次那个小岛,所以还算记得大致的方位,但现在要过去的话要多花些时间,毕竟是在海上。虽然他说“坐船过去只要一个小时就到了”,但是贾斯汀却意识到不对,因为他测试过自己的感应魔法在这个世界的范围有多大,但是如果是一个小时的话,那么他应该在十分钟前就感应到了。

“看来对于洋流的变化,伯伯他还没有习惯啊。”贾斯汀有些忧虑的看着曼舍费,轻轻地叹了口气。

又过了近一小时,在贾斯汀的指引下,他们抵达了那座小岛。把船停好后,曼舍费看着小岛外围的植物突然楞了一下:“真奇怪,只是过了几个月,这座岛上的植物怎么长的这么夸张?”

另外两人听后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他尴尬地咳嗽了一下,然后解释道;“咳嗯,就拿些椰子树举例吧。椰子树平均一年才长二到三米,可在短短的几个月内,那几颗就蹿了四米多。

“哇哦,怎么会这样?希望动物别受到什么影响。”苏科瑞捏了捏自己的胡子,每次他在遇到困境他都会这么做。但就在他们还在讨论的时候,贾斯汀直接冲下了船,并往树林深处跑去:“叔叔,伯伯,你们留在这里吧,我去看看,而且只有我能去!”

“哎,等等,你……”当贾斯汀经过了曼舍费旁的时候,他伸出手想将他拦下,却被他躲开并加速跑了进去。见阻拦无效,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放心吧,这小子不会有事的。”见识过贾斯汀本事的苏科瑞笑了一下,“而且我一人也不会控制这条船啊。”

“你这家伙……”

树林里,贾斯汀一边跑一边看着周围。他在进入树林之前施了一个魔法,以让他可以快速适应环境亮度的变化,他发现这里的植物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魔法残留,而这种残留于和灌丛谷里魔力农药很像,但是有一些糟糕的变异,就比如在途中经常会遇到不同的黑蔓藤或者食人草等。至于动物,他却没有看见多少,基本上全是昆虫或者一些小蝙蝠,和少数的鸟类。“难道是被那些植物吃了?”他心想,“算了,还是赶快到传送门那里吧。”

在小岛的中心,有一个时不时会发光的流沙坑。而在它的周围则有不少粗大的藤蔓围着。相较在外面那堆植物的“嗷嗷”的叫声,沙坑附近倒是相对安静不少。不过在吵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些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吸尘器刚刚启动时的声音。几秒后,“轰”的一声,在由藤蔓组成的墙壁被什么东西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然后有一个人从烟雾中走了进来,不过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出现了不少破损,而且还粘上了不少的绿色粘稠的汁液。

“噫!真恶心,这些植物可真难缠。”贾斯汀抱怨了一下,然后释放了一个魔法,将身上的衣物修复并清洁了一下。

清洁好后,他往右手上附了一个魔法,然后把它伸到了流沙坑中。几分钟后,贾斯汀把手拔了出来,仔细地看了看上面的魔法残留:“看起来应该是魔法泄露,。”说完,他从一旁打开一个空间裂口,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瓶紫色的药水(注:这种药水有修改空间裂口的能力,但是要用强大的魔法铺在那个裂口至上,是瑞坦的作品。)和一个水晶球,然后将那药水慢慢地倒在这个流沙上。在倒的同时,贾斯汀嘴里一直在念着什么,而且直接启动了光影咒法的第一重,哪怕药水倒完之后也没停。直到整个沙坑开始出现紫光之后,浑身是汗的他才停了下来,然后摊在一块小空地上。

“这下总算是把那堆无主的魔法彻底挡在那里了。至于现在还残留在这个世界的,似乎还有相互吸引的情况,导致它们经常会遇到这类的事。看来必须得把它们分开了。”

想到这,小喘气贾斯汀握紧了拳头,然后又突然放松了下来,平静的摇了摇头:“算了,这事以后再想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稍微休息了一会之后,贾斯汀不顾身上肌肉的酸楚,直接启动了光影咒法第二重,然后以他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光波,并且快速扩散。

,在岸边的苏克瑞他们看见了那个庞大的光波。曼舍费以为那是什么可怕的东西,直接启动小艇驶离了小岛。苏克瑞虽然担心贾斯汀,但是对于“魔法”这种陌生的东西,他还是不敢冒这个险,所以也没有阻拦,只是眼睛一直望着越来越小的小岛。在他们完全离开那块礁石群之后,曼舍费才将船停住,回头警惕地看着那个已经将整个小岛包围之后还在扩散的力场,不过现在它的速度慢了不少,在将礁石群完全包裹之后也停了下来。

曼舍费看着苏克瑞担忧的眼神,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坐在了他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咳嗽了几下之后,往自己嘴里送了一根后递给了他,不过被他轻轻地推开了。“吁,怎么,你还在担心他?”抽了一口烟后,看着苏克瑞愁眉苦脸的样子,他不禁笑了笑,“放心吧,那小子比我们小心的多,没把握的事他应该是不会做的,等这个力场消失,我就会把船开回去。哎,假如当年我能有他那样的意识,或许她……”说道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没有专心听的苏克瑞没有看到的是,曼舍费的脸变得非常阴沉,眼里还闪烁着一些不甘的泪花。

在那力场之中,作为释放者的贾斯汀盘坐在流沙坑一侧,在他周围是他刚刚画好的魔法阵。“不知道这个吸收魔法是否完善,希望有用吧。”他自言自语到,然后他拿起水晶球,并往其中注入完魔法等待其激活。

在四年前,和提雷克战斗完之后,他重伤远遁。后来在返回小马利亚的途中又去了一次肯陶洛斯(自取的名字,来源是“半人马”的单词“Centaurus”),从沃拉克的口中得知,提雷克所用的魔法是一种禁术,原因是对其他魔法生物太过残忍,毫无兽性可言,而且以前用这种魔法的人马都太过贪婪,直接导致了他们吸收过量魔法,最终爆体而亡。不过贾斯汀发现,大部分的人马都比普通的独角兽拥有更加强大的魔法承载能力,但似乎没有多少人马会。除了沃拉克的魔力较强盛以外,其他的人马或滴水兽的都非常弱。

不过贾斯汀在研究这个魔法的时候发现,只要稍微加调整,就可以将它很好地利用,甚至在一些特定场合,还可以当做最后的杀手锏。只是这一次,他是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法,所以到底会怎么样还不知道。

努力终将不是白费的。在五分钟后,水晶球终于有变化了:原本洁白无瑕的水晶球突然由内而外地发出浅蓝色的光芒,并缓缓上升。而贾斯汀的周围,凡是变异生长的植物上都开始出现墨绿色的“烟雾”,并往水晶球的方向飘去。随着水晶球高度的攀升,这种现象也越来越多。直到它上升到了大约二十米左右,它才停了下来,而整座小岛上所有的植物都散发着那股魔法雾气,并向那颗水晶球汇集。所有植物也渐渐复原。贾斯汀看着这一幕,他那悬着的心终于平稳地放下了——魔法成功了。

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之后,这座乌烟瘴气的小岛才恢复如初,而那颗水晶球也从空中缓缓降落,回到贾斯汀的手上。原本洁白无瑕的它现在变成了黑色,而且是不是会有绿光闪烁,十分妖异。

“唔,我是不是还得去一次灌丛谷,和白杨王谈谈这种魔药的善后处理方案?”看着手上的水晶球,贾斯汀觉得就像上次的看天蝎座一样,心里发毛。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回口袋空间之后,他闭上眼重新感应了一下魔法能量,确定没问题了之后,手一挥,取消了光影咒法的加持,同时那个力场像泡沫一般消散了。气喘吁吁的他抹了抹头上的汗并原地休息。

“呱,这森林我一定要进,呱。”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刚刚放松下来的贾斯汀吓了一跳。他立刻从地上弹起,快速地往两侧看了看,然后猛地一抬头,一只琉璃金刚鹦鹉站在他头顶的树枝上“呱呱”地叫,而且又说了一句“暮光肯定错了”,似乎是已经学会这些话有一段时间了。

“这只鹦鹉什么时候出现的?还有,这些话是和谁学的,怎么听起来语气怎么熟悉……”贾斯汀满脸问号,正在想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只鹦鹉又说话了:“呱,救命,呱。”

“呃,难道是当时她们在这里的时候说的,然后被它听到了?真灵性,不过这么漂亮的鹦鹉这么会在这样糟糕的环境里,而且还只有这一只?”贾斯汀脑中的疑问更多了。而那只鹦鹉也在他分神的时候飞走了。在目送它远去的身影,贾斯汀也整顿好,往外走去。

数分钟后,贾斯汀回到了登岛的那片沙滩,但发现海面上空空如也,只能看见偏远些的礁石群“呃,人呢?”

纳闷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来,为了防止魔法外泄他展开了一个力场,但是却忘记和他们打个招呼了,所以……

想到这,他不禁苦笑,但马上就看见远处有一个黑点在接近——他们回来了。

当大家回到曼舍费的家时已是下午,在船上吃了几个小时的硬面包之后,肉祖宗苏克瑞可受不了,一下船就嚷嚷着要吃大鱼大肉,然后在乱比划时不小心再一次用伤脚踢了船体一下……

十分钟后,将苏克瑞安置在家的曼舍费开车带着贾斯汀出门了,地点是一个他经常去的一家餐馆,并答应苏克瑞会带些回来。

他们一到那家餐厅,服务员就认出了他们的老顾客,直接安排到了一间包房,这让贾斯汀猝不及防。在点完菜,曼舍费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贾斯汀,你真的知道我的事?”

“是的,伯伯。原本我想一直瞒下去的,因为我知道她对你有多重要,所以我并不想揭开那道伤疤,毕竟这种事大家谁也不喜欢去回忆,更何况是你这个前大老板。”贾斯汀点了点头,语气也有些沉重,“而我也最多待两天就走,至于下次什么时候会回来就不知道了。”

“好吧,那就不说了,一会你可得多吃点,不然我可是会不高兴的,哈。”心中的疑惑虽然没有完全被解开,但曼舍费也不想用那种压抑的情绪影响吃饭的乐趣,咳嗽了一下之后立刻将话题转移,正好菜也端上来了。。。。。。。。

第二天中午,已经差不多痊愈了的苏克瑞带着贾斯汀准备回去了,毕竟请假的期限快到了。在临走时,曼舍费给了他一些药,让他注意饮食,然后转头给了准备上车的贾斯汀一个拥抱。但在贾斯汀触碰到他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用魔法扫描了一下(这里的扫描方式类似X光,但是只能大致的对比,正常情况的话是有反馈的,如果有上面位置发生了病变的话,那个位置的魔法反馈就会减弱),然后反馈的信息他的消息让他大吃一惊:在肝脏的部位散发出的反馈几乎没有了,其他部位衰弱也有,主要是从肝脏辐射出去的,其中肺部的仅次于肝脏。

当苏克瑞看见贾斯汀被抱时怔了一下,以为是贾斯汀没想到他会被抱,便没怎么在意。而曼舍费瞥到了贾斯汀那惊讶的表情,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我告诉你吧,是肝癌,而且看你的表情,估计上帝也救不了我了,正好可以省下一笔钱去看医生了,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医保了。总之,谢谢你。”曼舍费贾斯汀的耳边说着,并右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对不起,我,什么忙也没帮,而你却为了我们连毒品都用上了。”贾斯汀有些哽咽,他明显感应到他的体内有一些类似于毒品的东西在支撑着他保持精神。他的紧紧地揪着他的背心,已经被他用指甲抓出一个小洞了。

“没事,这对我而言已经是解脱了。谢谢你,永别了,贾斯汀。”

“永别了,曼舍费伯伯。”说完,他们同时放开对方,而贾斯汀则顺势擦了擦眼中的泪水。他知道,他再也见不到曼舍费了,可能两个世界的都是。

“该走了,贾斯汀,你还要磨蹭多久?”苏克瑞看着他们抱了半天,觉得有些尴尬,忍不住催了一下。

“来了。”贾斯汀上车了,并且这次坐在了后座。在车子渐渐驶离那栋孤立的房子时,他透过后窗看见,曼舍费开始剧烈地咳嗽,甚至快摔倒了。但贾斯汀没看见的是,苏克瑞也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这一幕,轻轻地叹了口气。

“永别了,老朋友。”

回去的路上,贾斯汀一言不发,而苏克瑞却根本没有管他,一路上听着车里放的音乐,时不时还跟着唱,就好像是刚刚旅游完回来一样。

傍晚,他们回到了苏克瑞家,但贾斯汀似乎还没有缓过来,直到苏克瑞将车停进车库并回头叫了几声之后,他才意识到可以下车了。

“唉,好了,小子。你该不会到现在还以为我对他不管不问?”晚餐时,苏克瑞看着在摆弄食物的贾斯汀,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他的事吗?我告诉你吧。他那个肝癌早就有了,所以他才辞去工作,花钱在那里盖了个房子。在一周前他将佣人辞退,明显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最近他还在咳嗽,应该是已经扩散到肺部了。

唉,看开点吧,想活得久,不能弄得太累啊。人生,不享受怎么行?可得先付出啊。下次,我们谁也见不到他了。好了,现在你可以吃了吗?我都吃完了。

从苏克瑞开口之后,贾斯汀都很认真的听。

他意识到了自己很久以来的一个坏毛病:从来没有注意过周围人的感受,总是自认为他人/马的想法,完全没有去询问过这种问题。

“谢谢你,苏克瑞叔叔,对不起。”他停下了手中摆弄食物的刀叉

“没事。不过你真的今天就走吗?”

“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吧,你等我一下。”说完,苏克瑞起身往他的房间走去。贾斯汀并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毕竟读心术的那个魔法在这个世界几乎不能用,需要有接触的媒介。

几分钟后,苏克瑞拿着一个普通的木盒子出来了,并把它递给了刚刚吃完的贾斯汀:“你打开看看。”

贾斯汀不解,因为这个盒子以前在他家里帮忙理东西时从来没有见到过。

“咔哒”

他将其打开之后,映入他眼帘里是一颗非常精致的六芒星形的徽章,让贾斯汀意外的是,那上面刻有的花纹样式和自己盔甲上的非常相似,让他哑然失笑。

“看来苏克瑞非常喜欢那种花纹啊。”他心想。

“这东西你带在身边吧。我平时就喜欢搞这种东西,希望你不要介意,哈哈。”苏克瑞解释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憨憨地挠了挠头。

“不会的,谢谢你,苏克瑞叔叔,这个礼物很好看。那么,我现在就出发了。”

“嗯,再见。”

thumb_up 5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