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2
夜骐小编
中篇翻译
E

暮光闪闪下个蛋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50807/twilight-sparkle-lays-an-egg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chrome_reader_mode 3,927 event 2018 年 11 月 4 日 thumb_up 2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894 forum 15

  晨光明媚,照亮了皇家早餐角,金色的阳光仿佛天降祝福一般洒在漂亮的早餐桌和周围的六张椅子上,不过现在入座的只有赛蕾丝蒂娅和露娜。皇家姐妹俩一边分享着大堆早餐一边咯咯直笑,不过谁也不知道她们俩到底在笑个啥。这出无言的好戏唯一的线索就是洁白桌布上的两枚金币,以及皇家恶作剧姐妹俩不同寻常的欢乐样。

  扭头瞟了一眼还在缓慢上升的太阳,赛蕾丝蒂娅开了口:“看来我们那两位年轻的后辈都没来一块吃早餐呢,我知道韵律肯定是在忙着小雪儿的事-”

  “以及银甲闪闪。”露娜边说边乐。

  “-以及银甲闪闪。”赛蕾丝蒂娅承认。“不过,不管我们打了什么样的赌,我真希望小暮暮能马上就过来。”

  “嗯……”露娜点亮了她的角,集中精神。“小暮暮没回到梦乡里,你觉得……她醒过来的时候应该不会没留意到那个蛋,对吧?”

  “除非她身边有本书。”赛蕾丝蒂娅笑着说道,拿起了一块烤面包。“啊,她来了。”

  走廊上响起了轻轻的蹄声。如大家所料,来者是一位天角兽公主,只不过稍微有点年长,背上还背着一只小龙宝宝。

  “早安啊,赛蕾丝蒂娅阿姨,露娜阿姨。”韵律公主笑眯眯地走进了房间里。把斯派克放在桌旁最高的椅子上。“我们把银甲闪闪放花园里陪雪儿了,她正跟兔子们交朋友呢。暮暮在哪儿?”

  当韵律坐下的时候,两只年长的天角兽忽然一阵爆笑,笑得前仰后合,当她们彼此看来看去的时候,不得不努力抑制着她们的笑意。韵律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头看着斯派克正在开心地把盘子装满。

  “也许你该上楼去看看暮暮的情况,斯派克。我有种感觉,我这俩阿姨又在对她耍什么恶作剧了。”

  “我们?真的吗?”赛蕾丝蒂娅和露娜都尽量摆出一幅无辜的纯真表情来,又是一阵低声的咯咯笑。不过韵律可不买账。

  “老实交代。”韵律冷冰冰地瞪了她阿姨们一眼。“不然我一年都不让你们帮忙照顾雪儿。”

  “此乃赛蕾丝蒂娅的主意。”露娜飞快地说道。

  “才不是!”赛蕾丝蒂娅反驳道,“是你说你从来没见过哪只小马这么容易着慌,而我说暮光闪闪是自从四叶贤者之后最聪明的小马。”

  “她们俩说的都没错。拜托帮忙传一下煎饼。”斯派克在一边说道,继续奋力增加盘子里的存货。

  把煎饼盘子递给斯派克之后,露娜叹了口气。“我们打了个赌。”

  “打了个小小的赌而已,”赛蕾丝蒂娅澄清道,指着桌子上放着的两枚金币。“今天早上,我们偷偷在暮暮的床上放了一个蛋。”

  “挺大的一个蛋。”露娜咯咯直笑。

  “是大小差不多的一个蛋。”赛蕾丝蒂娅的声音从来没这么严肃过。“由我们的魔法创造,又精心制作,让它就像是-”她朝正在狼吞虎咽煎饼的斯派克短短瞅了一眼。“-她今天早上自己生出来的。”

  “而且顺便还给了她一个内容与之非常相关的梦。”露娜一边补充,一边给自己也来了一堆煎饼。“以及我在蛋上设下的最聪明的结界,包括一个镜像魔法,以防她会在蛋上使用生命探测魔法来确定这蛋的内容。虽然这结界持续时间不长,但从魔法的反应和结果来看,她绝对会把这个蛋当成真的。”

  “没错。”赛蕾丝蒂娅微微撇了撇嘴,“看来露娜认为暮暮乳臭未干,觉得她会吓得不知所措,一路哇哇叫着跑来找我呢。”

  “而蒂娅认为她的学生非常聪明,一眼就能看穿我们的小把戏。”露娜补充道。

  韵律唯有摇头叹息,顺便把枫糖浆传给斯派克。“你们俩都多大了,还玩这个。”

  “此乃非常合理合法的测验。”露娜的脸色是有史以来最严肃的,不过嘴角还是微微翘了起来。“了解我们的公主伙伴面对不同寻常的事件会作何反应,乃是非常谨慎的。”

  “就好像那时候你告诉暮暮,我的老公是颗牙。”韵律干巴巴地说道。

  “在我妹妹的辩解中,那是针对我的。”赛蕾丝蒂娅高举起一只蹄子,那样子活像是在宣誓就职。“另外,我好像还记得,某位年轻的公主告诉暮暮说只要接个吻,天上的星星就会把宝宝送来陪她。”

  沉浸在回忆中,韵律非常慢地点了点头,在咯咯笑的赛蕾丝蒂娅和露娜之间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翻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一枚金币,加进了赌注里。

  “这个我同意。不过,你们俩都错了。别忘了我从暮暮还小的时候就是她的保姆,照顾了她好长时间呢。她可是个研究狂。现在她恐怕已经把全坎特拉档案馆的书都搬进了自己屋里,仔细研究哪本书里有写到天角兽的蛋,以及如何处理它们。”

  “这倒也可以解释她为啥没来吃早餐。”赛蕾丝蒂娅凝眉沉思。

  “那为什么自从她离开梦乡之后我们啥都没听见?”露娜问道。

  随着清脆的叮当一声,斯派克把一块小小的宝石放到了三个金币旁边。“嗯~不。”他哼哼着,又咬了一大口煎饼。

  “哦?那我可得听听。”露娜用叉子比划着,“继续,小龙宝宝。”

  “先把东西咽下去。”赛蕾丝蒂娅补充道。

  当小龙宝宝慢条斯理地把煎饼咽下去之后,斯派克抬起头来,看着三只好奇的天角兽,依次指着她们。“赛蕾丝蒂娅公主,她是您教的。韵律公主,她小时候是您照顾的。还有露娜公主,她各种各样的故事,您估计也听遍了。不过,你们谁也没跟她一起生活……到现在该有十年之久了。她总是会干出些出乎你们意料的事来。”

  

  ……设置魔法结界,包围整间客房,把这里和整个宇宙都隔离开……

  

  “回到我当初还只是个幼龙崽子的时候,当我孵出来之后,一大帮亲眼见证我孵化的教师就把我带去谈话了。”斯派克娓娓道来,“他们都想把这件事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很明显,他们全都有志一同地认为我那个蛋是根本不可能孵得出来的,还问了我一大堆我根本回答不出来的问题。自从那以后,我就亲眼看着暮光闪闪成就了一大堆空前绝后的壮举。在她之前,谁都没成功过,谁都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比如把您从梦魇之月那里救回来。”他看着露娜补充道,“那时候她既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转身逃跑。或者再算上她成为天角兽的那时候。”斯派克说道,看着表情不知为啥很不舒服的赛蕾丝蒂娅。“她对星璇的笔记一点儿怀疑都没有,只是直截了当地一头扎进笔记里就开始尝试,根本不管后果会怎么样。”

  

  ……魔法的咒文在暮暮身边环绕,她全身心地投入这魔法之中……

  

  “斯派克,她一直都会做研究,”韵律小声说道,“自从她学会读书之后,她就绝不会去摸不着书的地方。另外当她和梦魇之月战斗的时候,我听说她也是先去找了本书来参考的。”

  “对,为了学习她不知道的事。”斯派克承认道,“她需要一本书来寻找谐律精华的下落。要是已经读过怎么处理问题的书,那她就会直接上了。而且她可是一直住在图书馆,有事没事就读书,啥都读遍了。”他又挑了张煎饼,摊在盘子上,在上面撒上绿翡翠粉末。“这下子,我要当哥哥了。”小龙宝宝一边往上倒糖浆一边感叹道。

  “斯派克,”赛蕾丝蒂娅轻声说道,“那都不是个真正的蛋。是我和露娜用魔法做出来的,里面根本没有幼驹。”

  

  ……雌驹是唯一能孕育生命的小马……

  

  斯派克摇摇头。“那根本无关紧要。记得吗,我当初被孵出来的时候她才刚进学园参加入学考试呢。那还是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她的力量连现在的零头都赶不上。她想把蛋孵出来,就能把蛋孵出来。”

  

  ……达成所需的能量不足,但是,还有其他的能量来源……

  

  现在轮到露娜皱眉头了,她转向了小龙宝宝。“你是在暗示,我们的小暮光闪闪想当妈妈了?”

  一直等到把嘴里的东西嚼完,斯派克才点点头。“当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是她给我换尿布片子。当我饿的时候,是她用勺子喂我吃饭,就算我把勺子吃了也罢。从她还是个小幼驹的时候,对我而言,她就是个最棒的妈妈了。现在她已经完全长大了,这趟旅途中她从头到尾谈的都是雪儿。”

  

  ……只是稍微借用一下下,借用一点点……

  

  韵律长叹一声,拍了拍斯派克的小脑袋。“我知道你们俩对雪儿都很兴奋,而且你觉得自己了解暮暮和魔法的一切,但这是不可能的-”她忽然梗住了,微微打了个嗝,眨了好几次眼睛。“真奇怪,”她嘟囔道,眯起斗鸡眼盯着自己的角。“我的魔法刚刚熄火了。”

  “我的月亮刚刚自己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露娜猛地扭过头,朝西边瞪了过去。“我无法控制它了。”

  还没等赛蕾丝蒂娅开口,太阳就消失了。温馨的早餐角落顿时被黑暗如洪水般淹没,速度快得大家都眼睛发花。

  “出什么事了?”在一片漆黑的房间某处,传来了韵律的声音。

  “暮暮。”斯派克回答。他取出一支小蜡烛放在桌角,吐出一丝龙火将它点着,照亮了三只天角兽惊恐的面容。然后小龙宝宝耸耸肩,把最后的煎饼也吃完了。

  就在他把餐叉放回空盘子上的那一刻,地面一阵剧烈颤抖,天花板上灰土簌簌而落。整个房间的地面都倾斜了,先是斜到一边,然后是另一边。同时伴奏的还有石头断裂的尖锐脆响。城堡的高塔颠簸起伏,有如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沉闷的轰隆声,又重重地落回原位。然而某种深沉的震颤还在继续,整个宇宙仿佛都在剧痛之中呻吟辗转,周围的次元和空间似乎都在扭曲和痉挛。就像是什么东西正在凭借自己的意志力从这个世界中挣扎着脱离出来一样。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几分钟,但随着一次剧烈的震动,它忽然又停息了。当阳光再次突然亮起,透过弥漫着烟雾缭绕的空气照入早餐角落时,三只吓傻的天角兽都瘫坐在地,目瞪口呆。

  伸着脖子把脑袋歪到一边,静静地倾听了片刻,斯派克抄起桌子上的三枚金币和自己那颗宝石,带着赌注扬长而去。“早跟你们说了。”

  尘土飞扬,一片死寂,三只天角兽全都默不作声地重新站了起来。月亮已经顺从地滑到了地平线下,估计回到原来的正确位置去了。而太阳还在天空中一点点挪动,看来还正调整之前怠工的那几秒钟位置。韵律抬起了头,脸上却充满了无法抑制的快乐。

  还没等露娜开口,韵律就忽然蹄子一拦,横在了露娜胸前。

  “不,露娜阿姨,”她轻声说道,“听……”

  远远的,传来了新生的天角兽婴儿模糊的啼哭声。

thumb_up 2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六

可怕……马国老太婆太闲了,天天玩脱

2018 年 11 月 4 日
c-222 Lv.4 幻形灵
评论 六

她们能够自己创造生命啦


2018 年 11 月 6 日
奇幻光影 Lv.12 麒麟
评论 六

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

2018 年 12 月 22 日
和谐秩序 Lv.12 陆马
评论 六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2018 年 12 月 27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六

我接着出钱,我赌是小黑。谁赌个其他的?

2019 年 7 月 29 日
Nightscream Lv.22 夜骐小编
评论 六

回复16680 @Como :

我还赌是彩虹毛玛丽苏OC呢。

2019 年 7 月 29 日
flicker-气球 Lv.3 幻形灵
评论 六

这下成真·紫毛少妇了,彻底玩脱

2 月 8 日
昔日看星空 Lv.1 独角兽
评论 六

什么时候更捏:ftemoji_pinkiesad:

4 月 28 日
昔日看星空 Lv.1 独角兽
评论 六

什么时候更捏:ftemoji_pinkiesad:

4 月 28 日
极光闪耀 Lv.8 独角兽
评论 六

nyx登场

5 月 24 日
评论 六

7 月 29 日
詺载 Lv.3 麒麟
评论 六

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只能用表情表达我现在的心情:ftemoji_celestiahurt::ftemoji_pinkamina:

7 月 29 日
双羽飘飘 Lv.1 夜骐
评论 六

:ftemoji_twieek:我暮瞪口呆

8 月 4 日
Light Lv.3 天马
评论 六

不错,继续更

9 天前
Light Lv.3 天马
评论 六

话说蛋是不是有了充足的魔力就能孵化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无厘头

    DreamsSetFree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