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驷野

 夜骐

十日行

Day ????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748 字

event 于 8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18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人类的语言!

 

    我没听错吧?

    “对,跟你想的一样。”他随意地缓缓走到了我身边,一股熟悉的烟草味席卷而来。

    “你...你是...人类?”

    他没有说话,不过我已经明白了。矿洞下的“独角兽说”彻底破灭了,祭司根本就不是小马――他和我一样是人类。

    他甚至知道我是谁!

    “当然,我等了你好几天。”他摘下面具,深褐色的眼睛显得更大了。我注意到他的额头上有一块深色的,圆形的痕迹。想到陨星,我马上明白那是――曾经有什么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他不走心地微微一笑,“我还派马去接你了。”

    派马接我?山下的那群巡逻队,找吹云的巡逻队,是来找我的?

    “不过,一路上你应该也明白了,”他坐进一旁的软椅,“你不是一个人。”

    “是的,我和三只小马一起,除了我,还有更多小马们。”

    “我是说,”他向后仰,双臂张开,“你不是一个,。”

 

    呃...

    “对,我也不是,你和我是一样的,”他压下脖子,立起身来,一直探到我面前,“我们,不是人类,你我曾经是‘小马’,那些低等的四足动物。”

    “但是!”他像是自言自语,“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你一定也感受得到,你我具有人类的灵魂,”他背对着我,“没有马尾,没有任何多余,我们是高贵的,你知道吗?”

    “是的,但是...”

    “你真的认为,自己和他们是一样的?困于这副身躯,你能做到放弃科学,放弃人性,去做一只动物?”他一眼看破了我的困扰。

    “我没有放...”

    “呵,小马。面对雷暴,地震,飓风,他们毫无还手之力,人类正因科学而伟大,”他的眼神犀利,话语嘶哑而有力,“但现在,你我正处于无力的原始社会漩涡,却又在食物链的尖中之尖。”

    他走到门口,又扣上象征神权的面具,“屋里闷,我们去透透风。”虽然他语气平和,我还是冷汗直冒,只好跟上。

 


 

    “所以,人类和小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跟在他身后小心地提问。我绕过他的房子,脚步不快,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

    “你觉得今天是几月几日?”

    “今天?嗯...具体的时间我不记得了。”

    “是你职业生涯的第3605天。”

    “你...”

    “我知道,因为,”他停下脚步,“我曾经也是,记录员。”

 

    什么??

 

    “下面的话听好了,”他回头看着我,“监测站的时间显示屏,是7SEG-MPX8-ca型,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嗯,八位显示...”

    “溢出。”他满意地一挑眉。

    “数据溢出...那也就是说...”

    “对,并不是六百年。”

    我的天...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数据溢出,三百多年前的断层,啊...

    “所以...到底过去了多少年?”

    “我也不知道,”他轻松地迈开步子,“不过,至少有十万年了,或许一百万年?小冰期刚过去,监测站才解冻没多久,也就三百来年。”

    十万年!百万年!

    这样看,“伟大战争”的确是一场进化战争,再往后,就都通顺了。但...我不敢再想下去,我感到脖颈沉重,头皮发麻。

    “...人类...呢?远方的家园...?”

    “没有,根本没有。”

    “那...人,还有人吗?”

 

    他又停下来,“现在,只有你我。”他又转过头,“努力接受吧,这需要时间,不过你看。”他指向的是一片...全封闭大棚一般的场地,“这,你肯定知道是什么,”他顿了顿,“那些马,却相信这是神迹!是我,他们的‘祭司’,从‘神’那里要来的!呵。”

    种植园,和检测站一样的配置,不知道他是怎么搭建起来的。这样看,供给这几个村庄,的确小瞧这系统的能力了。

    “呵,我是‘神使’,”他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样的愚钝,未开化,你能忍受得了么?”

    “其实我认为,有的独角兽还是有科学潜力的。”虽然我一路上也...的确受不了那些小马们的无知与迷信,特别是吹云――就事论事,她本身...我还是挺喜欢的...这就更应努力帮她步入正途了――我一直记得这个目标,而且似乎也几乎成功了。

    “不,你读的书还太少,”他摆出一脸高深,“社会历史学。这些马,你给他们人类的高科技,他们只会认为是神迹。他们盲从自然的观念,根深蒂固。”

    “那...你就借祭司的身份,重整这个社会?”被鄙夷,我有一些不爽,但他说的的确是对的。

    “没错,只能这样,我整合他们现有的资源,才能对抗灾害,才能高速发展。”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你是谁?”我想到了这个根本的问题。

    “呵。我曾经也是记录员,和你一样。你,如果没有提前出来,再过两个月,也会和我一样。”

    “我们,你也看到了,来自于这些低等种族,但是,人类的精华,对抗自然的智慧――科学,需要我们传承,因此,你有你的职责,”他加快了步子,“我也做了我该做的。”

 

    我,两个月后,会和他一样?两个月...是我换班的时候...

    遥远的人类家园,是个骗局。换班,就是下一个记录员,来接替我。我,接替祭司。这样已经多久了?我不知道,但,三百年前,我是说距今三百年前,吹云所说的那个无名英雄,可能就是第一个...只...进入监测站的,小马。

    他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们流传的英雄和神迹,切,是有一只会飞的――第一位非人类记录员,撞进了监测站,居然通过了测试,被欧米伽识别成了人类,又借助监测站稳定了天气,切,虽然他应该也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我想到自己的空白过往。

    “体检机,会判定你我的马脑子是受了脑震荡,需要治疗,伴随着,”说到这,他眼里露出一抹悲伤,却只是一闪而过,代以更加复杂的表情,“失忆。”

    还有他的独角,曾经的。我曾经,真的是一只天马吗...像吹云那样?我有过去?我的父母?我的故乡?我曾经拥有这一切?

    “虽然你我,最终也不过是历届记录员和祭司,什么也留不下,”他嘶哑的嗓音放低,居然有一股磁性,“但,我认为,既然承载了人类灵魂,站在科学的肩上,就必须有更高的追求。你有没有偶像?”

    “我崇拜牛顿。”

    “我喜欢瓦特,他是个天才。”

 

    他不吭声了。走了不久,道路愈发开阔,旷野之上便是漫天繁星,“你知道文艺复兴吧?”

    “我知道。”

    他闭上眼,微笑着,“我们要做的是人类复兴。”

 

    他直立起身体,张开双臂,维修服大衣随风扬开,斑驳得像一面旗帜。而他身后,我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才注意到,是无数座木架,一些青铜器夹杂其间,甚至还有些金属光泽的物件,正中木台高耸,似是要插破天空。

    “心潮澎湃了吗?这只是工业化的第一步,那些原始马却称之为祭坛。”他缓缓走下坡道,接近那一片木林,月亮也逐渐被层叠的架构吞噬,这样看,果树的村子的确负担太重了。

    “可是!”他突然愤然一跺脚,“这片土地,石化储备居然如此匮乏!”

    我早就发现这一点了,在矿坑,到处都是水晶,以至于方才那村庄里都用水晶来铺路、镶嵌墙壁,如树枝泥土一般挥霍。这种贵贱对比,简直荒诞。

    “你没有找到,地下全是水晶。”

    “该死的废石头!”他又狠狠吐了口唾沫,把脚...蹄边的一块透明的东西踢得老远,“人类大面积的死亡,居然没有形成石油?满地的破石头!自然他妈的戏弄我们!”

    “这个世界,不同于以往了...”我想告诉他陨星与魔法的事。

    “我知道!长角的反物理,长翅膀的反重力,普通的反生物。这些种族,跟这个世界一样疯狂,妈的!”

    “而且你看我!我曾经也是一只,所谓的,独角兽!”我早就注意到他连根斩断的独角了,仔细一看,额头前的基部还剩一圈浅浅的螺线,爬进暗色的断面,断面此时却闪烁着暗红色的光,似是电花涌动,随他气息的起伏波动着。

   “这个世界,不正常。自然赢了,人类灭亡了。”他缓缓吐出这几个字,躬下身,在残破的月影下居然有些苍凉。

 

    “我不甘心。”他垂着头。

    我无话可说。

    “我需要你。”他缓缓抬起头看向我,“你的才华和我如出一辙,再过两个月,复兴人类的伟大事业,就落到你肩上了。”

   

    “你来的有些早,有些突然,不适应这个身份变化,我明白。到时候我会教你,教你怎么驾驭这些野马,配置人力资源。”他似乎得到了一丝慰藉,起身擦过我,走向来时的路。

    我回头望了望这一片设施,暗银色的月光不留余力地浇灌着这片大地。

 


 

    就这样打道回府。一路我都在思考,但却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只是一刻都不敢停下来,否则我会疯的。

    “你要知道,自己的责任有多重。现在,你的任期还没有满,你需要回监测站继续工作。”他在家门口,这么跟我说。

    “今晚,随意挑一个房间休息吧,明天我派马送你回去。”

    “不...我没法回那里,监测站。我要留下,留在这里。”

    他的目光锁住我,许久才缓缓开口,“行,我理解。你打乱了我的规划,不过提前两个月也无所谓。”

 

    我蹲到房间一角。狭小的房间是如此空旷,空旷到再也容不下我。我有些困意,但根本无心入眠。

    他告诉我,既然有祭司,便有祭神日,据说是起源于第一只马类记录员的十年失踪与归来,被愚昧的村民传成了神话,自此十年一换班,十年一新生,而下届记录员是祭司一手选拔,在换班日交付工作。

    那么,当年我被选中了。他还告诉我,如果哪一天,在马群里见到躲避你的异样目光,那就是自己曾经的家人。他们为了“神”的庇佑,牺牲了心心念念的亲人:“祭品”不再属于任一家,而是全部落的荣耀。

    他们,我的父母,或许还有我的兄弟姐妹,因为我的特殊工作而避开我,从此余生不再见一面。

    他当时说到这里,竟也眼闪泪花。

    我和他,真的仅仅是在时间上差了十年而已,下一个记录员呢?又要走我的十年之路。就这样,这个工作,高高在上的神职,是如此残酷的循环、重复。

    所以他才努力要改变,他也坚持记录,亦不甘于无名(我和他,所有的记录员,祭司,原来根本就没有名字),才如此宵衣旰食,从各个方面打理这个不成器的原始部落,嗓子也因此嘶哑如老人,虽然他甚至没有陨星年纪大。

    我,有这个决心与毅力,几乎靠一己之力,点燃工业火种吗?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再也无法面对监测站了。这几天的经历在我脑中盘旋,我害怕那个地方,怕回去继续过那样的生活,现在我需要下决心,担负起这样的责任。“既然抱憾而生,就当接受命运”,这是我当时说过的话,但现在,我成为了如此重要的角色,我不知道命运如何,我无法接受。

    我无法接受

    黑暗的房间将我吞噬。

 


 

    咚咚咚!

    四元?你还好吗?

    有那么几秒,我茫然地把耳朵转向门口,却不想动哪怕一下。

    我开了门,努力振奋起来。才发现不知何时,村庄已被淡漠的冷雾包围,她们的鬃毛末梢带着露水。

    “四元?你和祭司说了吗?你确实是天马吧?你要回家了吗?要不你跟我回天马村看看吧?果树她们也去。喂?你看什么呢?”吹云又像那天在山洞里一般捏了捏我的耳朵,蹄尖的触感有些冷。

    “没...没事。”我才发现自己看的方向站着果树,她也盯了我好一会。

    “明天就走吧?”吹云似乎想尽快离开这里。

    “我...”该做出决定了。

 

    “我不走了。

    “什么?”吹云扬起眉毛。

    “我不是什么冒险家,我现在也不是天马。”回来的路上我问祭司,普及科学有没有可能,他告诉我,没有用,跟这些原始马耗费时间只会耽误工作。

    “吹云,你也该回去了,回家。”

    她保持着惊讶的表情,慢慢透出一丝失望,“但...但是...”

    “回家。你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祭司是来找我的,不要再自以为是地逃避了,你要勇敢地面对生活。”这话说得我心虚,连我都在逃避。

    “果树,你也回去,砍柴吧,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每个人...马都应该各司其职。”

    “陨星,你回独角兽村落吧,魔法,适可而止,做点实际的事情吧,浪费了大半辈子没有收获,值得吗?”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盯着我。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多谢各位一路的照顾,但大家都有各自的使命要完成,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你还是么。”果树放出话来。陨星没有说话,眼睛黯淡无光。

    “我不是,虽然落魄,但我是。”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前几天的种种,像是一场梦,今天我醒来,却是一片漆黑,这才发觉梦里的美好,但那毕竟不真实。

    “......”吹云向后撤了一步,缩着脖子,前腿抬起,像是要哭。但她抹了抹眼睛,终究还是没有作声,她终于足够坚强了。童话,冒险,四个怪胎一起周游世界。她不再那么幼稚了。

    我感到由衷地欣慰,虽然不忍心,但我对得起她。

    对得起...应该吧。就算不是我,也总会有一只马或是谁或是什么神,告诉她,这世界并不按照她所想的方式运行。

 

    她放下前蹄,咬咬嘴唇,鼻头微微抽动,斜起眼看了我一眼,扭头便走了。从走到小跑,又变成飞奔,她拍打着一边翅膀在地面滑行,消失在雾里。那雾更浓了。

    “命运,这是命运。”陨星喃喃道。

    “再见,各位。”我对他们俩说。

    “我就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混账东西。”果树别过头,一甩鬃毛,一步一步踏在地上,也走了。让她随便骂吧,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有什么意义,她也挺可怜的。

    “希望你不会后悔。”陨星盯着我的眼睛,一直到转过身,才摆回头,缓缓走向远处等着的果树,他咳嗽了几声,比前几天老了许多。

 

    我看着他们向着密林的方向,向着探出浓雾的群山走远。逃避,总有面对的一天。我也需要振奋起来,重新拾起工作了。

    但不知为何,我却突然想念起他们。

    我伸手...不,蹄...拾起地上的布条,这是刚才吹云抖翅膀落下的,她的翅膀,还很疼吧...?

    我把布条贴到胸口,还是没能留住最后一丝温暖。

 

    “人多力量大啊,我认为应该和他们团结起来一起努力,而不是一个人操心。”

    “呵?和他们交朋友?友谊的小船呵!友谊有什么力量?难不成靠亲亲抱抱就能打败灾害?大家聚在一起就可以――咻!变出铁具?这世上甚至就没有这个职业!难不成你还准备开一所友谊学校?屠龙之术罢了。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不要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没有能力的马,这是我曾经犯的错误,我不希望你把精力浪费在这里,让琐事消解了伟大。”

 

    他说的没错,我们有更伟大的事情要去做,而且,正是为了他们,我应该做到自己的本分。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责任的重量,这是在监测站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的。而这种压力,让我一直以来空虚的内心,有了一种充实感,仿佛被填满:我有一个目标,可以为之奋斗终身了!我激动得丢下布条。

    不过...那些我还素未谋面的小马,让我去统领他们,把他们当做马力资源分配,指使,调拨...我满脑子都是果树在伐木,吹云在扇翅膀,陨星在挖矿的画面。我的格局始终太小,跳不出这些具体的,活生生的生命,根本没法站到那个高度去领导所有小马。

    一直以来,我太孤独了,以至于,想念这些不过刚认识几天的小马。我甚至不知道她们叫什么,只记得她们那些,哈...可爱的标记。我又拾起布条,干脆塞进裤兜里,不再看它,蹲回角落。

    祭司,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一定也这样茫然无助过吧。他说自己“曾犯错误”,是不是他也曾陷进这孤独的反面,差点错失伟大?他真是个意志坚定的人,而我呢...我说要记录,但根本无法承受这份苦闷。

 

    不行,我不能再乱想了。

    我趴下,把头埋进...鬃毛里。我尽力把所有解开的,或是未解开却失去意义的问题,把这些人物,他们的形象,这些天的旅程,通通推开,推到脑海的边陲,直到它们掉进遗忘的深渊。可能这就是遗忘的意义吧?为了做正确的事,必经的痛苦之路。

    不知多长时间,过了几个小时?我才用困意充满了头脑,彻底剔除了那些种种。回过头,却发现那些记忆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原位。

    呜...我不行,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这是头一次,我想用头撞墙。

 

    我真的撞了

    咚!咚!咚!闷重的痛楚,却是如此真实,令我上瘾。

 

    我不如就这样撞死算了。

    轰!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