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der_L

  独角兽

重新做人了 放弃了40w字的文章 我希望我能写的更好

黑白世界

Chapter1:马哥华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8,281 字

event 于 17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123 人看过

forum 共 7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Chapter1·马哥华


我将自己的脸部紧紧的贴在窗户上,却丝毫感受不到一丝的震感。看着火车缓缓驶进马哥华繁华的火车站,我终于放下了心,拾起自己少得可怜的行头,准备下车。

看到这座陌生而华丽的城市,实着让我大吃了一惊,三个月前,赡养我的父亲因为一场机械事故而去世,我便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在马哈顿那金钱至上的城市飘荡了两个月,父亲生前留下来的财产也大都被我给挥霍光了,我只得向远在马哥华的叔叔约翰写了封信,到那里去投奔他。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拒绝,而且还很热心的帮我物色了一份工作,那我便没有理由留在马哈顿那冷酷无情的城市当中了,遂把一些繁琐的东西给当掉,换来了这张前往千里之外的车票。

现在是七月,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在马哥华这种北方城市,天气依然冷极了,我一迈出温暖的车厢,就感受到了书信中的“刺骨寒风”,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可能来这里接我的,除了天气因素,还有一个及其重要的原因——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如果我不能在半个小时内赶到他的住宅,今天晚上我可能就得抱着寒风入睡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那些高楼大厦的霓虹灯都已经熄灭了,只剩下形单影只的车辆极速驶过街区,好在他的房子离这里并不远,只需要走过两个街区就到了。

马哥华的别墅建筑风格颇为独特,大多数都是双层阁楼结构,斜面的屋顶上还有一个玻璃平台,一把朴素淡雅的白色梯子直通天台,在白天的时候,看上去的确是很唯美的。

约翰叔叔的房子也与那些“传统马哥华建筑”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多了个庭院和车库。

他是一位早年来到马哥华经商的商马,与前往马哈顿的父亲不同的事,他很有主见,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了他和父亲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吧——

我轻轻地敲了敲门,低头看了看怀表,现在是10:48分,希望他还没睡。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我的如意算盘打的没有那么准了——所以我又很用力的敲了敲门——这一次几乎能让整条街正在睡觉的小马听见。

没有辜负我的期望,里面很快就传来了一阵急促地跑步声以及喊话声——

“是谁啊!这么晚了不去睡觉——...要是你是恶作剧的,别让我逮着你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约翰叔叔!是我!”我尽量把自己的声调装作是一位乖乖女一般,毕竟没有谁想被吵醒之后还听到一个粗鲁的声音,我也更愿意听到清脆的玲儿响。

“芦荟!”说着,他把门推莽撞地推开了一个大口,里面炫目的灯光让我恍了一恍,随后才看清楚他的模样:满嘴的络腮胡子,棕褐色的短发因为匆忙的从床上爬起来显得杂乱不堪,眼镜也带得东倒西歪的,睡衣活脱就像是一位险些被抓奸在床的第三者穿的一般...

我“噗嗤”一声笑了,他尴尬的扶了扶自己的衣领,笑了:“这次准备实着是有点匆忙,哈哈!进来坐坐吧,外面怪冷的。”还没等我表态,他就拽着我的蹄子,把我从寒风当中解救了出来。

“茶在桌子上,需要的话自己倒,如果你想吃些什么,冰箱下面还有一整箱的方便面——抱歉啦~这次实在是准备太过仓促了,你说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个点才到呢?”他像是一个指挥者指挥完了一切之后,嘘寒问暖了起来。

“——嗯...晚饭在火车上吃过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浴室在哪里吗?”我眨了眨疲劳的双眼,指了指自己脏乱不堪的鬃毛,现在只要能让我去洗一个热水澡,让我死了都行。

“当然——当然——”他挥了挥自己的蹄子,指向了一个半透明的玻璃门,“那里就是浴室了,我先上楼帮你整理一下卧室——我以为你明天才会到的,所以嘛...”

“没关系的~毕竟你是我叔叔吗!即使你让我睡沙发我也没有任何怨言——毕竟不用与寒风共枕已经很幸福了。”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推开了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心满意足地看着天花板,马生中最快活的事,估计就莫过于在长途的旅行之后,还能好好地洗个热水澡,躺在干燥舒适的床铺上吧!

我拉上了窗户的窗帘,将自己的台灯关上,准备睡觉。

我入睡的很快,香甜的美梦领着我走向充满阳光的明天。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30多了,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翻了下去,整个世界仿佛都变得明媚多了——不排除因为火车上的弱光玻璃的因素。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在一夜之间清除所有烦恼与劳累的感觉总能让我想起孩童时期的假日...至于这是为什么呢...说来惭愧,因为我每每到假期,就是把所有的作业留到最后一天写完...

哈哈,见笑了,约翰叔叔已经做好了早饭在楼下等我了,他穿着一套合身的黑色西装,那短发被梳理得极为整齐,蓬松的络腮胡也被剪得不那么“张牙舞爪”了,仔细看看——要是他再年轻点,说不定我都会倾情于他呢!

今天的早饭极为简单,是一张洁白如纸的压缩面包,但是他的分量可就不想一张“白纸”一般了,我的数据眼镜告诉我这张看上去不怎么厚重的面包当中含有着一匹工马一整天工作所需要的能量——旁边还放着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牛奶。

他也看到我下来的了,于是抬头向我打了个招呼,随后继续低头吃着他盘子当中的食物。

我小心翼翼地拉开了椅子,犹如一片鹅毛一般轻轻的坐在了上面——这不是装给任何小马看的,我还记得在我流浪之前,我依然是一位矜持而优雅的小姐。

“约翰叔叔,我的那份工作是什么呀?难道是去您的公司打下蹄?”我喝了一口牛奶,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不不不——当然不是了,我怎么能让你去干这种枯燥而繁重的工作呢?”他微笑地抬起了头,将一张名片推了过来,“那是我的老朋友开的一家工厂,你可以去那里面随意挑选一个自己中意的岗位——我相信她是不会吝啬一个额外岗位给自己的老朋友的。”

“哦...”听到是工厂,我的兴趣立刻便消去大半,工厂当中能有什么——永远做不完的流水线工程,耳边不断传来的机械响声,极其薄弱的资薪...

他很快就看出来了我眉宇间的异样,打趣道:“放心吧!如果你不想待在那里干,我随时都可以把你调到我的公司来,但是你要记住,在整个马哥华当中,需要专业知识最少的职业,可能也就是工马了——如果你想操控终端或者是办公电脑,你至少也得花下苦功学会DDR_与IFM_两种计算机语言,那些玩意可不是说学就能学会的。”

“行啦,行啦,我接受在工厂工作了——”我虽然能够及其熟练的操控电脑,但是一看到指令框我的头就像是裂开了一般难受——那些什么数学计算啊,语法啊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这才对嘛!吃完早饭,咱么就出发。”

我将剩下的面包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再最后将牛奶喝的见底,用魔法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艰难的咽下了那些东西,才发现他也在憋着笑看着我,我的脸“刷”地一下变得滚烫,尴尬地从座位上跳了下去,准备到坐上他的轿车。

“约翰叔叔?那家工厂离这里有多远?有没有在马哥华的城区范围之内?”

“怎么?想知道我每天能不能来接你?放心吧!顺路着呢!”

我还记得上次见到这位叔叔的时候已经是五年前了,他简直就是我父亲反义词,我的父亲只会板着自己的脸,成天从嘴里扒拉些大道理,我都开始羡慕自己的表哥为什么能有一个这么好的父亲了!

“对了,我表哥呢?难道他不住在家里了吗?”

“嗯,那个臭小子,去和他女朋友一起经营一家花店去了,小荟啊,啥时候也——”

我立刻意识道了他下半句会讲些什么,连忙岔开话题,问道:“那嫂子呢?我怎么也没见到她呢?”

“你嫂子啊...”他叹了一口气,“你嫂子也是只聪明马——早都自己创业去啦!最近这几个月除了在书信中有些联系以外,我已经约有三四个月没有见到她了。”

“她去哪了?”

“嗯...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去了坎特洛特还是...小马镇来着?嘿!你瞧我这记性,算了算了,不想了,好好开车好了,等下万一出事了我们可承担不起。”

很快,轿车驶进繁华的钢铁丛林当中,街道上充满了五颜六色的彩流,带着霓虹荧幕的商业大楼数不胜数,与外面那朴素淡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随着渐渐深入,一片未来都市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逼真的全息投影AI,随处可见的移动通讯设备——哦!还有那音乐喷泉水下的光影。

但是很快,我的目光就被一群另类的小马吸引过去了,他们高举着那些示威牌子,嘴里大喊着些什么东西,但是很快就被几发催泪瓦斯给驱散了。

“叔?那些马是...”

他稍稍地侧了侧头,用余光瞄了一眼那些逃窜的小马。“他们啊...也可谓是马哥华市的‘特色’之一了,那些疯子们被我们称为‘民主党’,就像是一群吵闹的小鬼一般,可真是令马烦恼。”

“‘民主党’?”我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

“特别行政区。”他吸了一口没有任何气味的电子烟,“马哥华的当局政府认为过于‘民主’容易被舆论操控社会趋势,然而我认为其实这没什么不妥的,因为没有社会舆论,大家也就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不会去成天搭理那种‘某某明星行为不端’之类的话题,才造就了马哥华这种科技出现大跃进的局面。”

“什么?”我那萦绕在我面前的烟雾让我感觉极其不适,我挥了挥蹄子,将他们拍散。

“如果整个社会都被舆论所控制,那么马哥华当局不就没有了权威?难道得让那些科技公司当权不成?虽然这么说,其实那些科技公司的员工还是渗透进了政府当中。但无论是谁当权,那些疯子们都想去分一杯羹,说到底还是个利益的问题。”

他满不在乎地谈到,随后按下了一个按钮,打开了四面的车窗。

清醒的空气所带来的的还有一股热量,以及一串喧闹的声音,但这就是马哥华繁华街区的状况——高楼林立,霓虹闪彩,马流涌动,喧闹起伏。

我们的轿车很快驶出了中心区,来到了位于整座城市最边缘的区域——工业区。

这里不像高级住宅区当中视野开阔,清醒舒爽,也不想中央繁华区那样光彩炫目,五彩斑斓,整块工业区当中的代名词只有三个:工厂,烟囱,噪声。丝毫没有任何的美感可言,就像是鲜花之下的泥土一般,处处充满了旧时代的腐臭气息。

那是一家生产水果罐头的工厂,约莫着...占地面积也有个上千平方米了吧?工厂当中的烟囱冒着滚滚的黑烟,白色的穹顶下充斥着不和谐的机械噪音,从乡下运来的水果在卸货区当中进进出出,那些廉价劳动力们在这里发挥出了最大的作用。

我其实很不喜欢这种生产单位,我更喜欢在办公室当中整理别马的工作成果,但那都是后话了,如果不是他帮我求到的这个马情,我可能根本无法在这未来都市当中适应工作吧...

“嗨,那位穿着西装的帅哥。”他向不远处的那位蹄中拿着计分版、西装革履的小马打了声招呼。“麻烦一下您,去把工厂的总经理叫出来一下,如果他问起是谁,你就说约翰·史密斯求见!”

那只小马报以一个微笑,随后立刻动身走到电梯当中,上楼去了。

我就悄悄地站在他的旁边,就像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我这只马一般。

很快,一位穿着制服的雌驹就从电梯口走了出来,我猜那应该就是总经理了,她卷着卷乡下姑娘的马尾发,出奇意料的是,她头上还戴着一顶黄褐色的牛仔帽,倒还蛮符合整个工厂的环境的。

“约翰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苹果杰克女士,这是我的侄女芦荟,我希望她能在您这儿找份工作。”

“嗯...”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把我看得心悸悸的。“我必须承认,照她这个样子,不像是什么有力气的小马,也不像是适合流水线工作的工马。”

当然了!你见过马哈顿有哪号工马?哪间流水线?

“嗯...的确是这样的,但是...哎...您能给她安排个职位吗——实在难以说出口——只是...”他那些风趣幽默仿佛都消失不见了,最后几个音节也死死地卡在了嘴唇当中。

“听着,约翰先生。我这里有一个工作很适合她,不需要任何的专业技术,但是工作的流程可能会有点枯燥,文稿部那里正好缺少一个记录者,如果你没有问题的话,就让她现在来文稿部面试?”

“是是是!”他激动的握了握苹果杰克的蹄子,“十分感谢您,谢谢,谢谢!”

“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将自己的蹄子抽了回来,随后向芦荟招了招,“嘿!那个...那个谁来着...跟我来。”

“她叫芦荟。”约翰补充的一句,随后给我比了个复杂的眼神,大致的意思应该是叫我好好面试吧...

很快,我跟随着她的蹄步走进了电梯间当中,等待电梯的时间是很漫长的,于是她开口问道:

“你知不知道那些高楼大厦都是怎么建起来的?”

“不...不知道。”我就像是一只刚刚学会说话的小马驹一般,深怕说错了任何一个字。

“我们从来不会因为我们是一只工马而感到自卑!”她自豪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脯,说道,“那些高楼大厦,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工马的材料与劳动,它们现在也依然只不过是一张图纸而已。”

“第二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这种繁华的城市当中还需要一个工业区?”

“嗯...是因为需要出口货物吗?”

“错,大错特错!”她失望地摇了摇头,问道,“你应该是刚刚才到这座城市谋生吧?”

“是的。”

“那也怪不得你...”她若有所思的抬起了自己的头,看着电梯门上面的楼层计数,那是一个及其古老的升降机系统,是还是由指针显示的楼层计数,我们看着那曲折的指针艰难的从二楼划向一楼,那扇电梯门终于“咯吱咯吱”地拉开了。

但是上去却不知为何出奇的快,没过几分钟我们已经坐在面试桌的前后了。

“第一个问题,你知道流水线的定义是什么吗?”

“额...文书工作真的需要了解这些吗?”

“拜托——女士,这些都是每一位小马都需要记住的,无论是流水线的员工还是我本马。”

你是经理,你当然得记得了!

“那...应该就是像水流一样,每一只小马负责着完成的一个部分,最后将成品运送到仓库当中?”我极其含糊笼统地回答立刻就遭到了她地冷眼相待。

“还凑合,起码还说对了些,第二个问题,你清楚什么是卖家喜欢购进什么样的货物吗?或者说怎么样的货物才是最抢蹄的?”

“是拥有巨大差价的物品。”这次我没有犹豫,虽然我不太清楚商马的脑子中是怎么想的,但是没有谁会和钱过不去,对吧?

“差不多,但不尽然。”她挥了挥蹄子,随后从自己的抽屉当中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划了一条横线,“假如说,这是我所有的财产,我画去1/3购置货物,这批货物虽然卖出的差价不高,但是需求量却极大。”她先是在这条横线的1/3处画上了一杠,但是在另一端又加上了几乎是原长度的一倍有余的横线,接着,她又画了一条横线“但是,假如我们拿4/5的钱去买一种差价巨大,但是需求量极少的物品,却会适得其反,甚至血本无归。”

“那这个问题的答案难道是...需求量大的?”

“非也,把我刚刚做过的模拟实验的两个条件的位置调换一下。”

“嗯...”我脑子现在一团糟,这种东西我怎么清楚?要问也是问约翰好吗?

“是利益,什么货物能给卖家带来最大的利益,他就会去选择性地购进什么,无论这东西是黑心还是良心,经用亦或者是不经用,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利益。”

“嗯...”

她摇着头,嗤了一下鼻,说道:“好了,新马,你的认知考察算是合格了,现在上实机考察吧。”

说到使用电脑,我可也算是一把好蹄,因为独角兽天生带来的种族优势,我敲击键盘的速度极快,一篇一千余词的资料文档,我也只需要大概五到十分钟就完成了,如果单纯是抄写,我的速度能够更快。

所以我在她以及办公室的员工们惊讶的目光下飞快的敲出了15分钟三千词左右的记录,心中是及其自豪的,心想着:这你总不能说我不能担任起这份工作了吧?

“很好!新马,现在你被录取了,这是你的员工证,回去在姓名栏当中签上你的大名。”果不其然,她从自己的高领口袋当中抽出了一张卡片,丢给了我,“明天8:30我要准时在办公室当中见到你,希望你能够珍惜这次机会。”

“是的!”

我心中一阵狂喜,随后亲吻着自己的员工牌,坐着电梯回到了下面。

回到家之后,时间还早,叔叔也只是交代一下房屋的注意事项就离开了,我百无聊赖地趴在沙发上,用遥控器对着电视一阵操作,但是丝毫没有改变这糟糕的现状。

也许我应该去拜访一下我的邻居?

我的脑子似乎对这个念头十分赞成,于是我披上了一件外套,向冷风当中走了出去——这次出去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是接着待在家里浪费生命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很快,我看见了一只愁眉苦脸的小马走进了旁边的一栋大同小异的别墅当中,她脖子上戴着一块黑色的“KETER”相机,从自己的口袋当中摸出了一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口当中,缓缓地转动起来。

“嘿!邻居!你好。”我趁她还没有躲回房间之前,提前一步越了上去,“我是你的新邻居,就住在你边上的这栋房子里,我叫芦荟,你的名字是...”

“...”她看起来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一位邻居会突然从草丛背后跳出来跟她说话呢。“我的名字的露易丝,很高兴见到你,芦荟,现在可以让我把门拉开了吗?”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站在了她的门前,连忙愧疚地点点头,绕到了她的身后。

“如果你想的话...随时可以来我家做客。”她回头对我点了点头,我便一个越步跳上台阶,把她推进去的同时,也把房间与外界的寒风隔绝在了一门之外。

要说她家的话...只能说是这些别墅不仅是外观看上去千篇一律,就连内饰也好像完完全全复刻上去的一般——同样温馨和温暖的壁炉,无论是看上去还是坐上去都柔软的无法形容的鹅绒沙发,用檀木雕刻而成的艺术品不偏不倚地摆在壁炉与茶几之上,被火光镀上了金色的光边。

可惜实在找不出有什么不同了,非要硬说的话——也只能说她家的格局比约翰家简洁了不少,至少没有随意摆放在地上的杂物了——如果我没猜错,那些杂物应该也会在今天夜里搬家到阁楼上去。

“请坐吧...我这就去厨房拿两杯热可可来好吗?”她将自己的相机挂在衣帽架上,随后回头征求了一下我的一件。既然有免费的热可可喝,我何尝不轻轻地点点头,享受那甜腻而温热的饮品呢?

很快,我的面前就放上了一杯温热的饮料,她就坐在我的对面,抱着那杯饮料小口的啜吸着,看起来她是一只喜欢沉默地小马呢,我只能希望我自己能够给我自己找点乐子了。

“你的工作是...”

“《马哥华日报》的记者。”

“怪不得...”我指了指那台“KETER”摄像机,心里不由得有些羡慕,那可是整个小马国当中名声最响的摄像机品牌,每一个零件都通过蹄工精细地打磨,使用时间长达数十年,不仅如此,它的外观还及其美观,让马一眼看上去就能明显地感觉到昂贵与奢华。

“你说那台‘KETER’摄像机吗?”她顿了顿,随后补充道,“那是我的父亲送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可惜他...”说道这里,她眼中的光彩渐渐暗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抑郁的忧伤。

“那你平时最喜欢的饮料是什么呀?”我连忙岔开了话题,虽然我也不知道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将话题进行下去,但是有些底线绝不可触碰,这我是心知肚明的。

“花茶!”她的答案脱口而出,接着滔滔不绝地说道,“尤其是中央区的那家饮料店,我之前暂住中心区的时候天天都得去买一杯花茶来喝!”

“喔...”我表示惊讶地应了一声。“我最喜欢的饮料是咖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它的,但是那苦涩当中稍带点轻微淡甜的味道,谁不喜欢呢~”

“当然喽。”她赞许的回答让我充满了精神,“你是刚刚搬到这里来住的吗?怎么之前没有看到过你?”

“是的。”我稍稍地点了点头,“我昨天才刚刚搬来我叔叔这,话说你认为记者这个职位怎么样?辛苦吗?”

“算是良劣参半吧——”她撇了撇嘴。“成天抱着记录本和摄像机到处跑来跑去的,虽然看上去很光彩,其实记者们的生活是很累的,我们每天都得从早晨七点奔波到晚上七点——今天算是实在太闲了,管理看我没啥大事,也把我放走了,所以今天才能回来得这么早。”

“也不早了...天都快黑下来了。”我看了看自己的怀表,现在虽然已经五点多了,太阳的边缘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之后。

“到了晚上...霓虹街区应该会很美吧...”我痴痴地望着远处的霓虹荧幕,却没能等到任何的光彩。

“当然啦!如果你今天晚上有时间,我不介意带你去马哥华的繁华区当中走一走,那儿的景色必会让你着外乡小马大开眼界的!”

“何不...现在就动身呢?”我迫不及待地回答道,今天晚上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了...约翰叔叔大概要忙到九点多才到家,除了一句“晚饭的钱放在桌上,自己解决”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在家里陪伴我。

“当然可以!如果你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现在就出发——不过我可得奉劝你一句,虽然现在是七月,但是马哥华晚上还是很冷的,无论你怎么想——我还得去我的卧室当中挑一件厚外套披上。”

“安啦,十分钟后你家门口见面怎么样?我也好回去换一身衣服出来!”

“那是再好不过喽,待会见!”

“待会见!”

我从她的门中钻了出去,在寒风当中颤抖地跑回了家里,那真是一只有趣的小马,不是吗?

我很庆幸虽然我基本孑然一身的跑到这里来,但是在我一小袋行李当中依然有一件厚外套,虽然并不怎么时尚,甚至可以说很老气,但是没关系,拍拍上面的一小缕灰尘,还勉强能穿,虽然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东西了,但是大小并没有夸张到一个及其离谱的程度,所以居然出其意料地极为合身?

#1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先看了《作者的话》再看的这章,看了一半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我完全能理解Ac的意图,示威的群众是架设背景、为主人公的奋斗埋下伏笔

问题出在元素的集合上。《钢之炼金术士》使用的“元素”,诸如炼金术、人种形象,完全是西方的世界观,但这并不妨碍它日本武士题材剧情的内核;而最近的《魔童降世》,哪吒本身就是一个“元素”,此外还有红肚兜、海螺、龙王,但我们可以说它的内核是左倾政治正确、是现代主义

而最近出的事情,不仅仅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多人找不到渠道去讨论、在互联网上的每一条信息都有知识论的问题,就像最近的瑞典环保小将那样,我们可能得等50年才能知道到底谁是对的,人们因为那个问题而焦虑,自然在看到“抗议”“记者”和“利益”这几个“元素”的时候,就会草木皆兵

另外没看出来苹果杰克是怎么从“以质取胜-以量取胜”中推导出“商人只追求利润”的结论的

17 天前
#2
幸运的星  天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随口说一句,翻译组翻译Vanhoover是温蹄华。

12 天前
#3
Acder_L  独角兽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回复#2 @幸运的星 :

wsla

没看翻译

算了算了 作罢

12 天前
#4
EB02  幻形灵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满嘴的络腮胡子,棕褐色的短发因为匆忙的从床上爬起来显得杂乱不堪,眼镜也带得东倒西歪的,睡衣活脱就像是一位险些被抓奸在床的第三者穿的一般...这一段笑死我了。

11 天前
#5
EB02  幻形灵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哇,AJ出场。感觉这个aj不接地气。

11 天前
#6
EB02  幻形灵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不过,刚好符合背景特点。不然AJ一句“欢迎欢迎”,太不合谐

11 天前
#7
歌者  幻形灵
回复 Chapter1:马哥华

文字非常的流畅,太吸引人了,令人刮目相看啊,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期待的网络小说。等作者完结了。我一定一次性通读全文写文评的

4 天前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