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Ci

  独角兽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十五章 无法取胜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8,359 字

event 于 19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118 人看过

forum 共 1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摩托车驶入了坎特拉购物中心前面的停车场。余晖摘下头盔,将头靠在仪表盘上,闭上双眼,彻底放空了大脑。对她而言,她是如何在快困得昏过去了的情况下骑车穿过城镇的简直不可思议。

 

她胯下的摩托摇晃着,赶在她倒下之前把她给晃醒了。她放下支架,下了车,把头盔放在了车把手上。

 

“嘶……”她扭了扭脖子,张嘴打了个哈欠,“让我们把这事赶紧了结了吧。”暮光给她发了条短信,约她中午12点左右在购物中心见面。余晖看了眼时间,11点45分,刚好够时间让她去喝杯咖啡。

 

她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商场,希望她画的淡妆能够遮住自己眼下浓重的黑眼圈。穿着这件破烂的夹克就已经够难看的了。

 

不出所料,商场里挤满了周日外出购物的人。几乎每家商店都挂满了万圣节的装饰品:窗户上贴着搞怪的南瓜,蝙蝠挂得满天花板都是。几家服装店甚至用骷髅代替了人体模型。

 

余晖沿着一长串黑色和橙色混杂的纸屑来到了美食广场边上的咖啡亭。当她大步走到柜台前时,收银员停下了和咖啡师的交谈,转过身来看着她,脸上带着亲切的微笑:“您好,欢迎光——”

 

“双意式浓缩,两份奶油,三分甜,生奶油盖顶,最好快点。”

 

完全没有得到推销节日特饮的机会的收银员闭上了嘴。她先前热情高涨的态度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余晖拍了五块钱放在柜台上,扫了一眼这片地方,想找张空桌子。

 

“要知道,你可以说‘请’的。”

 

余晖回过头,看到了暮光,皱了皱眉。“我开始讨厌这个字了,别问我为什么。”她看到暮光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赶紧插嘴道。她转回到柜台前,一边敲着手指,一边等着咖啡师调完她的咖啡。

 

“您的饮料,女士。”面带不悦的收银员说着,把余晖的饮料推向柜台对面。

 

余晖一把抓过她的饮料,转身面对着暮光,拼命忍住嘲笑暮光脸上沮丧的表情的冲动。“怎么?”她抿了口咖啡,就着这股苦味咂了咂嘴。

 

“我搞不懂你。你是个好人没错,有时却又表现得像个……像个……”暮光皱着眉头,下一个词仿佛卡在了她的喉咙里。

 

余晖眯起双眼。“继续,说下去。”她淡淡地道,又把饮料举到嘴边。

 

“像个大牢骚精!”暮光跺着脚说道。

 

余晖给自己满嘴的热咖啡呛着了,她一边笑着一边咳嗽,喉咙疼得更厉害了。

 

暮光走近了一步,关心替代了刚刚的不满:“你还好吗?”

 

“没—没事。”余晖咳了几声,笑了起来,“我很好,哈哈哈哈,不过到时候记得提醒我教教你身为一位成熟的女性该如何措辞。”暮光翻了个白眼,开始寻找起附近的空位,余晖又大声笑了起来。她们紧挨着坐在了一张圆桌旁,暮光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余晖轻品着她的咖啡,感到精神多了。马国的咖啡可没这么管用。

 

“所以,有什么计划啊,闪闪?赶快把这事搞定,这样我就能回家了。”

 

暮光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说真的,你不会真把那种地方当作‘家’吧?”

 

“不。那地方糟透了,我恨它。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但我还能叫它什么呢?”余晖在椅子上滑了下去,“再说了,我也回不去我真正的家。”

 

“你为什么要离开?”

 

余晖耷拉下脑袋,低垂着眼眸:“我不知道。塞拉斯蒂娅公主给我展现了一面镜子,就是把这个世界和小马国连接起来的那面,然后她问我从中看到了什么。我告诉她,我看到自己是一位公主——就是一只天角兽。但当我追问她这是什么意思时,她斥责了我。我决定自己去寻找答案,于是我……我逃走了。我想得知答案……我想得到力量。”她苦笑了一下,“呵,结果呢?我把它们都弄到手了,但我恨它们。”

 

“唔…”暮光继续用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头发,她的眼神看似飘忽不定,但就是没有转向余晖。“我很抱歉。”

 

余晖挑了挑眉:“为了什么?”

 

暮光终于对上了她的视线:“嗯……你知道,为了你曾被迫经受的一切。”

 

“我从来没有这么听人说过。”余晖摇了摇头,“为什么人们要为那些跟他们毫无关联的事而道歉?”

 

“因为这表达了他们对此的同情。”暮光解释道,又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同情?”余晖嘲讽似地笑了一声,又坐了起来,“所以换句话来说,你就是在可怜我?哼,怜悯是我最不需要也不想要的东西。我独自行事,这么多年来皆是如此。”

 

“但拥有朋友的意义,不就是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会有人来帮你吗?”

 

余晖举起双手:“我不知道。我对友谊这档子事还不熟。你告诉我啊,你不是什么友谊专家吗?”

 

这回,轮到暮光在椅子上缩了缩身子,她低着头,表现得仿佛地板比她身旁的余晖要有趣得多:“其实,我以前只有一个朋友。在认识她之前我一直都很内向。即使在和她成了朋友之后,每当我试图和我旧学校的那些学生们交朋友时,他们似乎也总是对我避而不见。”

 

“讲真?你活了十几年就这么一个朋友?”余晖又忍住了想笑的冲动。

 

“嗯,我没有算上我以前的保姆,因为她更像是我的家人。所以……是的。”暮光说。

 

余晖伸出手,戳了戳她的手臂:“嘿,好歹比几个星期前的我还多一个呢。现在呢,看看我们身边,可都是些在毕业前大概就能把我逼疯的女孩。”

 

暮光亲切地笑了笑。“我承认,她们中有些人有时候的确有点闹腾。但能有一个拥有这么多的朋友的机会,感觉真的很棒。”她看着自己的膝盖,轻声说道,“也许我应该感谢另一个暮光,毕竟,她是我能够跟你们大家相识的原因。”

 

“她是把我和你们这些人绑在了一起的原因。”余晖撅起嘴,“我还在思索这究竟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暮光笑了起来,余晖接着说:“你觉得我在开玩笑,但这是实话。”

 

“哦,得了,你总不能说你不需要任何朋友吧?”

 

余晖抱着双臂:“我还在适应着这个想法,但我也……同样喜欢孤独。”

 

暮光将一只手搭在余晖的肩上,说:“嘿,我以前也这么觉得。但后来我明白了,即使只有一个朋友,生活也会因此变得更加美好。没有人真的会希望自己一直孤独下去的。”

 

“如果你独身一人,人们就无法伤害你,或是利用你。”余晖低声说道。

 

“我想我们都很清楚这不过是无稽之谈。”

 

她们俩对视了一会儿,紧接着,余晖站起身来,把空杯子扔进了垃圾桶。“我想我们谈得够多了。”她面向暮光,“而你还是没有告诉我我们到底要去做些什么。”

 

“哦,额……好吧,我们现在在购物中心,所以也许我们可以去逛逛商场什么的。”暮光摸了摸后脑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真的没什么好计划。真奇怪,通常我都很有条理的。”

 

“逛商场吗?”余晖轻抚着下巴,“不错,我想这确实是朋友会一起做的事。可以试试。”

 

暮光眨了眨眼:“我想你在友谊上的确是个新手,是吧?”

 

余晖向自动扶梯走去:“是啊,我刚告诉过你了。来吧,闪儿,动作麻利点。”

 

暮光慌慌张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着她一起上了二楼。跟一楼相差无几,这里也用节日彩带和装饰用的纸片装点着。

 

她们路过的第一家商店就让余晖停住了脚步,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面橱窗。在那里边,几周前她看中的那件皮夹克正在打折出售。它被挂在架子上,闪耀着银色的光芒。余晖完全被它吸引住了,直到她看清了价格。

 

她的眼睛抽了抽:“200美元……你管这叫作折扣?”她把头稍微往里探了探,看见翩飞正懒洋洋地靠在收银台上。那女孩捕捉到余晖的视线,朝她吐了吐舌头。

 

“我恨你。”余晖做了个口型。

 

“余晖,你在看什么呢?”暮光在几步之外停了下来,回头好奇地望向余晖。

 

“一件夹克,我买不起的那种。”余晖大步走了过来,咆哮道。

 

两人走进下一家服装店,这里正打着万圣节的旗号搞着秋季大减价的活动。余晖心不在焉地看了一圈,拿起几件衬衫试了试。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又买不起。她把手里的衬衫翻了个边,看了眼标签,对着上边标的价格直咋舌。

 

“49美元?这还是打过折的?这帮人到底懂不懂‘特惠’的意思啊?”她把衬衫放回架子上,朝暮光看去,那女孩正对着一面镜子试着一件可怕的绿色衬衫。

 

余晖向她走去:“你知道,我对时尚没什么了解,但就算是我,也知道那是我见过最丑的玩意之一。”

 

暮光把衬衫放了下来,面露失望:“是啊,我也不是很懂时尚。我大部分的衣服都是我妈妈给我买的。”

 

余晖暗笑着拍了拍她的头:“哦,可爱的暮光小宝贝还需要她的妈咪给她买东西呢?”

 

“不!”暮光辩解道。她脸红了,拍掉了余晖的手,“每次她给我买东西都不跟我说,她总是这样。”

 

“嗯,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余晖指着那件衬衫说道,“要是你穿着那种东西去上学,他们会笑死你的……如果瑞瑞没有先杀了你的话。”

 

“有道理。”暮光低头看了看标签,摆出一副和余晖一模一样的神情来,“是啊,反正我也买不起。”

 

余晖抿了抿嘴:“慢着,如果你买不起任何东西,我也买不起任何东西,那我们到底在这儿干嘛?”

 

“逛街。”暮光简单地道,“这就是朋友会一起做的事。”

 

“就这么盯着那些我们买不起的东西看?”余晖恼火地皱起了眉,“这太蠢了。”

 

暮光叉着腰,好奇地瞥了余晖一眼:“好吧,那你喜欢做什么?”

 

“唔,我过去倒是蛮喜欢到处勒索别人,策划该怎么统治世界的,但现在这些听起来没什么意思了。我现在就是整天无所事事然后……啥都没干。”余晖用手扶着额头,“我需要一个爱好。”

 

暮光沉默了一会儿,她的神情难以捉摸。正当余晖以为她把她怼得无话可说了时,暮光忽然眨了两下眼:“嗯,是啊……一个爱好大概是对你有好处。不过,我有个别的想法,你可能会感兴趣。”

 

“什么?”

 

“你的棋下得怎么样?”暮光狡黠地问道。

 

******

 

这是一场激烈的战斗。

 

参战双方都损失惨重,现在,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时间已经过了许久,两名指挥官在每每可能失去一颗棋子前,都会深思熟虑。

 

余晖抹去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紧咬着嘴唇,凝视着她所剩下的士兵。她在建在商场中心的巨大棋盘的外围来回踱着步。暮光站在她的对面,也在盯着那块棋盘。她的身后堆满了她从余晖那儿吃掉的所有黑棋,而余晖也有着数量令人不容小觑的一堆从暮光那儿得到的白棋,没有一个棋子是被心甘情愿地舍弃掉的。

 

不,暮光竭尽全力不愿让她的士兵再有阵亡,而余晖已经准备好为了更大的胜利而做出必要的牺牲。

 

在两个女孩周围,聚集了一群的人在观看着这场壮观的比赛——一场历史悠久的象棋比赛。他们低声交谈着,以确保不会分散两个女孩的注意力。有些人甚至开始记录起这场比赛。

 

棋盘上分布着双方剩下的一些棋子。在暮光那边,剩了两个马,一个车,一个象,还有她的王。余晖只剩了一个马,但她设法保住了她的两个车,却又牺牲了她的象。

 

轮到余晖的回合了。她的王被塞在了最左边的角落里,只有一个兵保护着它,这个兵只需简单的两步就能被吃。她得把暮光的车处理掉,因为目前棋盘上任何棋子都无法阻挡它。余晖知道自己尚处于劣势——她留在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少的这一事实体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她绝不会认输。不,她要么赢得胜利,要么就力竭而亡。

 

不幸的是,暮光并不愚蠢。她轻易就能看破那些简单的策略,余晖计划的每一步行动似乎都以她自己的失败而告终。然而,暮光似乎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更多的士兵了。也许余晖能从这点上下手。

 

她跨上棋盘,周围的人们都满怀期待地屏住了呼吸。她拿起她的车,穿过棋盘,在暮光的一个马面前第三格的位置停住了。而暮光的另一个马正站在一旁保护着她的王。

 

暮光皱起眉头,来回打量着她的马和她的车。她走上棋盘,余晖往后退了一步。当暮光把她的马移到了安全地带时,余晖脸上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

 

“哦,暮光,”余晖说着,重新调动了她的车,“要看透你真是太容易了。”

 

“是么?”暮光又一次移动了她的马。

 

“那是,你可真——”余晖顿了顿,重新审视起棋盘上的局势来。显然,暮光正试图把她引入一个陷阱:她把马放在一个位置,如果余晖把她的车移到它前面,暮光最后剩下的那个象就会把它给吃掉。“唔,不赖嘛。”她把手中的车放了回去,走向另一边,“不幸的是,你似乎忘了这件事。”余晖拿起她的另一个车,移了过去,吃了暮光的马,她把被吃掉的马拿了起来,放回了她身后的那堆棋子之中。

 

暮光跺了下脚:“见鬼,我没注意到。”她用一只手捂着嘴,脸色凝重。几分钟过去了,暮光一言未发,更不用说走动了。她扫视着硕大的棋盘,在视线移到下一个地方之前,总会在某些地方停下来一会儿。最终,她举起了双手。

 

“我认输。”

 

人群倒吸了一口冷气,余晖愣住了:“啥?”

 

“我分析了每一步我能走的棋,除非你犯了一个非常业余的错误,否则我不可能赢。所以,我认输。”

 

余晖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你……你不能就这么认输!这是场决定生死的战斗!如果你就这么弃权了,你将毫无荣耀可言!”

 

暮光面无表情地道:“余晖,这就是场象棋比赛。再说了,有时候最好的战略就是根本不战。”

 

余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她无措看着暮光开始把棋子放回棋盘上:“可可可可是……”

 

“放松点,余晖。”暮光平静地说,“你赢了。”

 

这并不像一场胜利,如果不是有一群小孩冲上了棋盘开始玩闹的话,余晖极有可能会要求暮光再跟她下一局。

 

“嘿!嘿!”余晖大声喊着,驱赶着这帮小孩,“我们还在用这个呐!”

 

“不,我们用完了。”暮光一把抓住余晖的手,把她拉开了。

 

余晖挣扎着,但她发现只要暮光愿意,她使的劲可谓相当的大:“可我还没有打败你!”

 

“不,你已经打败我了,你赢得光明正大。”暮光坚持道。

 

“你弃权了!”

 

“我从容地接受了我的失败。”

 

“那不能算——”

 

“别管它了,余晖!”

 

******

 

余晖和暮光站在美食区的后方,排队等候着买冰淇淋和奶昔。暮光自下棋输了之后就答应请客,尽管这对于余晖的态度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她站在暮光身旁,抱着双臂,一张脸上写满了痛苦。

 

暮光看着她,翻了个白眼:“哦,得了吧,余晖,这就是个游戏而已,怎么就这么重要呢?”

 

“因为那不是我想要获胜的方式。”她酸溜溜地说,“我应该用我的聪明才智和高超的技巧赢得比赛!你应该对我的靴子卑躬屈膝,乞求怜悯!”她把胳膊举到空中,紧握双拳,脸上带着魔鬼般的喜悦。

 

她低下头,朝暮光看去,那女孩一脸不快地回视着她。“怎么了,这有错吗?”

 

暮光捏了捏鼻梁:“我可不会把这叫做良好的体育精神,尤其是对于下棋而言。”

 

余晖耸了耸肩:“想赢无罪。”

 

“是的。但你完全可以优雅自然地取得胜利,而不是让别人拜倒在你脚下。”

 

“老习惯改不掉,就是这样。”

 

暮光叹了口气,走到柜台前,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钞票。“你想要点什么?”她问余晖。

 

“简单一杯草莓奶昔就行。”余晖说。

 

“一杯草莓奶昔和两勺香草冰淇淋,谢谢。”暮光对柜台后面的女士说道。当她转身离开去填写订单时,暮光凑到余晖身边,低声说道:“点餐时你就该这么说。”

 

余晖使劲地翻白眼:“我才不需要你来教我什么礼貌。”

 

“总有人得来教你。”

 

服务员端着她们的奶昔和冰淇淋回来了,两个女孩走向附近的一个摊位,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暮光拿起勺子,在那碗香草味浓郁的冰淇淋里舀了一勺,慢悠悠地尝着,余晖则啜着她的奶昔。

 

余晖从她的草莓奶昔天堂般的滋味中回过神来,发现暮光正茫然地看着她的方向。余晖回过头,想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但她看到的都是些随处可见的节日装饰和逛商场的人。她回过头来,重新看向暮光,那女孩仍在盯着这个方向看。她的视线似乎一直都是落在了余晖身上,朦胧的紫色眼眸死死地锁定着目标,闪着细微的光芒。

 

这让余晖感到许些异样。

 

“你看什么呢?”她大声地发问道,暮光猛地惊醒了。

 

“什么?”她反问道。

 

“你在盯着什么看呢?”

 

“盯,盯着看?我才没有盯着看!”暮光的脸涨得通红。

 

余晖啧了一声:“不,你就是在盯着什么东西看。”

 

“没,没有!我就是在…想……点儿事情。”她苍白地解释道。

 

“真的?什么事?”

 

暮光轻松地挥了挥手:“啊,你知道,这啥那啥的。我的思绪老是到处乱飞,啊哈哈。挺好笑的吧,我是说,我很有条理,但是我的大脑却连一半都没有。我一下子就会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去了。前一秒我还在想蜜蜂是怎么用这些这么小的翅膀飞起来的,后一秒我就会去思索宇宙究竟有多大了!”她展开双臂,强调着宇宙的浩瀚无垠。

 

然后撞翻了余晖的奶昔。

 

它向后飞了出去,溅得余晖衬衫的前襟上到处都是,然后又滴到了她的裤子上。余晖震惊地低头看着自己,被冷饮的温度刺得打了个哆嗦:“你……你……”

 

“哦我的天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暮光尖声叫道。她伸手抓起一把餐巾,隔着桌子给余晖擦了起来。“来,我能把它搞干净!”

 

余晖把她的手拍掉了:“嘿!你已经把我的奶昔弄洒了,我不需要你还来乱摸我的胸!”

 

暮光立刻缩了回去,脸红得快要烧起来了:“乱摸?哦不,不,不!我不会乱摸你的!这是个意外!我从没肖想过你的胸!不,不是说它们不好!也不是觉得你没有,只是我不想跟它们有什么关系!那个,不是说它们不好,它们比我的好!我是说,呃,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它们非常地引人注目!从非科学的角度来看,我相信它们也很好!我不知道,因为我完全不抱着这种念头来打量女孩。事实上,我甚至不这么打量男的!事实上,我是无性恋!”

 

“暮光。”余晖轻轻擦拭着衬衫,低声说道。

 

“嗯?”暮光哽咽道。

 

“给我闭嘴!!”

 

暮光缩到了桌子底下:“谢谢。”

 

余晖缓缓地,小口地呼吸着,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要在公共场合对暮光发火。她恼火地擦着她红色衬衫前襟上的粉红色 污渍。为什么这种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我被拖到某个地方,然后坏事就发生了。

 

然而奇怪的是,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呵,要么是待在家里做噩梦,要么是被这六个女孩中的一个拉出来折磨。我真的赢不了了。“呵……呵呵。”余晖将头往后一仰,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在美食广场的上空回荡着。

 

暮光抬起了头:“什么事这么好笑?”

 

“我的生活!”余晖自嘲般地笑着,“多么讽刺!我拼尽全力想赢得胜利,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打败!我所期盼的事情总是与我作对!我甚至还睡眠严重不足,可笑!”余晖紧紧地搂着自己,狠狠地跺着脚,引来了周围路人好奇的目光。

 

我以后可能会为此而哭泣,但现在,这实在是太搞笑了!余晖记不起上次她这样笑是什么时候了。诚然,这意味着她悲惨生活的开始,但不知何故,她感觉仍然很好。

 

她笑完之后,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她抓起杯子,喝光了杯中所剩无几的奶昔残渣,站起身来。“来吧,闪闪。走了。”

 

暮光慢慢地溜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那个,你没生气吗?”

 

“哦,不,我气得很。”余晖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但现在,我真不在乎这事。所以,你来不来?”她没等暮光的回答,继续朝着前门走去。

 

“再次声明,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暮光说道,再次凑到了余晖的身边。

 

“啧,别再提这事了。”

 

“好的。”

 

余晖推开玻璃门,走到逐渐黯淡的阳光之下。她们俩真的在一起度过了一整个下午吗?

 

“所以,”余晖指了指她的摩托,“要载你一程吗?”

 

“不!”暮光立刻说道,“我是说,额,不用了,谢谢。银甲会来接我的。”

 

余晖笑了笑。“随你便。”她把手伸进夹克的口袋,摸到了一手的糖浆状残留物,无奈地呻吟出声。她吹了口气:“好吧,恭喜你,暮光。你不再是个骗子了,开心吗?”

 

暮光又脸红了,她把一缕发丝往后捋了捋:“听我说,我真的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了。我当时很慌张,而你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名字。”

 

“是啊,嗯……其实这还不算太糟。我玩得挺开心。除了奶昔。”

 

“我很高兴。”暮光满面笑容道,“也许下次我们可以跟其他女孩一起这么做?”

 

“行啊,没问题。这一定会——”余晖顿了顿,“嘿,慢着。你当时为什么要单独把我拎出来讲?怎么不直接说我们大家要一起出去呢?”

 

“额,额,这个……那是因为……她们当时都站在我身旁。我也不能指望她们就一定会帮我圆谎吧。”

 

“啧。”余晖眯起双眼,“我很肯定她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能理解。”

 

暮光紧张地笑了笑:“这个嘛,我不敢冒这个险。小心驶得万年船,对吧?”

 

余晖哼了一声:“哇哦,你就这么不想跟阿坤出去约会啊,嗯哼?”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额…”

 

暮光陷入沉默,余晖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脑袋,然后转身向她的摩托走去:“知道吗,我想我开始越来越喜欢你了。回见,暮光。”

 

暮光弱弱地说了声再见,很快便消散在了风中。当余晖戴上头盔,骑到了她的摩托上时,一个疑惑突然蹦入了她的脑海,让她皱起了眉头。

 

她为什么要那样盯着我看?

#1
萌萌兽兽  幻形灵
回复 第十五章 无法取胜

太好了,是百合

12 天前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