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Wimple

 独角兽

We'll still like what's flawed about you

影王之谜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assessment 共 17,500 字

event 于 10 天前 发表

visibility 共 418 人看过

collections_bookmark7 人收藏

forum 共 6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原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21586/kings-puzzle

作者FerociousCreation

 

*

 

镇定点,暮光。我低语道。没有马看见你拿了那个角。

但是我无论多少次让自己看起来积极阳光,恐惧还是深入了我的骨髓。

你没有偷它。你只是把它作研究之用,防止危险的小马得到它。

我用魔法打开鞍袋,怕受到诅咒似的不愿用蹄子去碰那个东西。但是我了解一个独角兽的断角的威力,它们储存的能量必须小心去把控。

罐盖像只好奇的小猫一样从包里探了出来。我缓慢地浮起那个玻璃容器,因自己见不得马的秘密所产生的愧意让悬浮术变得愈加困难。

透明的容器之内是黑晶王的红色独角。

水晶帝国最近的回归以及黑晶的陨落仍旧历历在目。我回想起了那个暴君碎裂成无数碎片的时候,我看着他的独角径直飞向那片冻土。幸好水晶之心解冻了这片土地的很大一部分,不然跋涉过去会很困难。

鉴于大片农田的恢复和野生动物的回归,我利用这段时间开展了“研究行”,真实目的是找到黑晶的独角。小蝶大多数时间都陪着我,顺便帮助许多迁徙动物找到温暖的住所。我们没有虚度这段时光。但是我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我,利用了她来找到我想要—,不,需要的东西。

而且花了好几个月才找到。甚至在成为公主之后,我仍在研究着,不愿轻易放弃。最终我成功了。

黑晶的独角是个极其迷马的样品。一个独角兽的断角里的能量极不稳定,这也取决于角的长度。至于罐子里的这个角,它是整个的。除此之外,它还完美无缺。没有裂缝,没有凹痕,没有腐朽的迹象。

我只在书里读到过断角,甚至还亲蹄拿到过一个魔力已完全消失的断角。但,有了从这个尖角里喷薄而出的新鲜能量,我终于可以亲身体验一下活力充沛的断角了。

金橡树图书馆的地下室为我一马所有,可我还是感觉周围有别马。我知道,为了防止斯派克想要打断什么禁忌的事情而闯入,我已经锁好了门。一般来说我不是特别注重隐私。但为了让我彻底安心,我还是朝后望了望。

谢天谢地,不出意料,没有别马。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我很高兴只有自己在这,转过身看向我做的用来装黑晶的独角的美妙机器。在我和朋友们往返于水晶帝国的过程中,我尽可能抓紧全部时间秘密地建造它。

大多数小马如果能有机会看到这个被称作“黑晶观测机器”,或者简称为“黑观器”的家伙,都会把它认作一个老恐怖电影中用来复活小马的机器,要不就是某种俗套的、不现实的东西。

不,我的机器和那些黑白电影中疯狂科学家造的东西可差远了。它是为了获取真正的知识而造。我认为,总有一天,大概在我临终之时,我会向世界揭露我研究的秘密,当然前提是我发现了对独角兽魔法有利的东西。

我谨慎地用蹄子拿起罐子,紧紧把它捂在胸口上。罐里的魔法很温暖,像在招呼着我,邀请我研究它。但我读过的许多书都警告我不能太心急。

保持着时针的速度,我开始开启罐子。罐盖掉了下来,发出轻微的砰的一声。

接下来我听到的声音无比响亮。

有趣!”一个恐怖的声音开口。

我尖叫着扔掉了玻璃罐子,罐子掉在地上打了满地锋利的碎片。黑晶的独角像有生命一般弹开了,结果滚进黑观器里停了下来。刚才的声音低沉地笑了,虚空般深不可测。“我吓到你了吗,小马驹?

红色独角开始冒出熟悉的绿紫相间的泡泡魔法。“因为你应该被吓到

独角开始缓缓地释放液状魔法,腐蚀着所接触的一切。出于本能,我赶紧把它浮了起来放到黑观器的中央台上,又把起保护作用的玻璃印章放在上面,尽管我害怕腐蚀的魔法会把容器也给侵蚀。

我跑过地下室伸蹄去拿死亡开关。我最不想启用的就是它,可它是我唯一能想到的选择。

但我没有猛地抓住它摁下去。我不希望我所有的努力在一摁之下付诸东流。虽然我依然恐惧万分,但我起码要先知道是谁在跟我说话。

“你是谁?!”我朝那个独角喊道,心里清楚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我是谁?你没认出我的声音吗?我的力量?

令我惊讶的是,黑晶的独角竟然控制住了它溢出的危险魔法。

我想了一想便得出了答案。

我缓慢地重新站到地上,稳住了自己忧虑同时带点兴奋的神经。“黑晶王?”

烟雾狂风般吞没了容器,不久,一只闪烁着光芒的红色眼睛直接穿透了我的灵魂。“我更愿意说‘本马’,但这个名头已经不复存在了。”黑晶答道。他的眼睛扫过整间地下室,又回到我身上。“这的确是挺有趣。”他闷哼一声。“我的敌人为什么要研究我?

黑晶的话让我无以应答。他再次发生能量爆炸的威胁很不友好。我觉得黑晶要是知道了我要拿他的角当做实验主题,大概不会很兴奋。

但是,那只红眼睛的注视看起来兴味盎然。

“我—我想你该知道我是谁。”我开口。

确实,”黑晶眨眨眼。“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介绍环节进行得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得多。水晶小马把黑晶描述成了易燃易爆炸的性格。可是,此刻,他漂浮在机器上的意识正耐心地等着我的回应。

“暮光闪闪。”我猜测黑晶会问我更多个马细节,所以决定多说点。“我是塞拉斯蒂娅公主最珍视的学生,现在是友谊公主。”

现在是公主了?”黑晶又发出了令马遍体生寒的笑声。他的眼睛来回转动,似乎感到很好笑。“太有意思了!我真高兴看到一匹像你这样的小马对研究感兴趣!

“你很高兴?”我问道,放松了点警惕。

没错!多么该诅咒的好事啊!

我露出不易察觉的厌恶神色,轻轻颤动着。该诅咒的好事。自相矛盾。我讨厌这样的说法。但对矛盾短语的反感促使我提问,“为什么是该诅咒的好事?”

黑晶的愉快瞬间消失殆尽,他火冒三丈。“因为我被迫要和一匹参与击败我的小马待在一起,还要像只小白鼠似的被研究!

我害怕可能出现灾难,又瞬移到了死亡开关旁边,打出了我的王牌。“别鲁莽行事!稍有不当举动,这个就会摧毁你!”我警告道,担心我的安全的同时,还有其他没问到的问题的损失。

旋转的黑雾停止了转动,影王瞄着那个开关。“啊,你做了预防措施以备灾难发生。”好在黑晶气已经消了,可能是被摧毁的恐惧威胁到他了。要是我肯定也会害怕。被电流超负荷大概就是生命终点了。

我的命运里出现了一线曙光。”黑晶继续说道,状态放松了很多。

“是什么?”

从我待的这个装置来看,我猜你对知识有着很深的渴求。”黑晶回答。“你想达到什么成果,暮光闪闪?

我马上要进行的秘密研究很快就要变得不那么秘密了。我把蹄子从死亡开关上拿了下来,看见黑晶红眼睛里的紧张逐渐变得放松。“我一直都想研究一个断掉不久的独角兽的角,但从未如愿过,因为…呃,要是采取特定手段去获取,要么就要影响到另一匹独角兽,要么就会让我进监狱。”

死亡开关在我旁边起舞。“我还害怕这个研究会让我的朋友和塞拉斯蒂娅公主批判我。”我的热忱刹那间灌满了我的血液,如肾上腺素飙升一般。“但是我只想通过实践来学习知识!你的角没有受到损坏,尽管你被…”

让黑晶记起他的惨败也许会再次激怒他,所以我强迫自己斟酌适当的词汇。

“……你的身体被打碎了……”

他的眼睛升来降去,在他自己的黑色迷雾中漂浮着。观察着。聆听着。

“你的角完整无缺且新鲜无比,是研究的完美材料!”我看着被黑晶的魔法腐化的黑色地面;其中的一些魔法甚至影响到了黑观器的支撑部分。“我盼望着研究你的角的魔法,尽管它生来就是毁灭性的。”

“害怕被拒绝…”黑晶叹了口气。“我太了解这种感觉了,甚至可以说我就是这么活过来的。我想你非常在意你朋友对你的看法。”

我可没预料到黑晶会表现出同情心。这是他的邪恶君主之类的煽动演讲吗?

“让我猜猜…其他水晶小马是不是说我是个阴谋家,凭我自己的意愿左右别马的想法?”

我畏缩了,黑晶把我心里的想法推测了出来。他转了转眼睛,“他们当然会那么说。”

“他们从未说过这样的话,”我说。

“但他们肯定谈过关于我的其他事情。”黑晶的眼睛从左移到右,“不管怎样,我理解你的心理斗争,暮光闪闪。我自己也曾埋头钻研过不被小马们理解的研究。但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知识,为了帮助小马社会进步。”

我对黑晶的兴趣,不是对他的独角的,被激了起来。“你也是个研究者?”

红眼睛点了点头,“而且是一个对空间布局无比自豪的研究者,就像我所在的这个地方。”黑晶看了看他周围的环境,“建造这些肯定花了很长时间。如果它在完成使命之前就被毁灭,那实在是件憾事。”

他的话听起来并不像在威胁,但我还是把目光投回到死亡开关上。“我不是在威胁你,”黑晶开口,担心着那个开关。“我确信你并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他看向自己刚才搞的破坏。“我的魔法能做些什么。”

“但我相信你最感兴趣的是让我呆在这好让你研究我的角,”黑晶继续道,“我知道你会从我的魔力中获益。”

许多种可能的设想充满了我的大脑。黑晶可能是在坦诚相见,愿意协助我,也可能随时用魔法腐蚀掉整个金橡树图书馆。这里是我的家。如果它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你好像需要点有说服力的东西。”黑晶眼睛里的细缝缩成了一条狭长的线。“我…我就要…死了。”

我禁不住向前迈了一步。“为什么?”我以近乎耳语的声音问道,有点同情面前垂死的影王。

尽管黑晶命运惨淡,他还是笑了几声。“干嘛不找张羊皮纸,找根羽毛笔,再拿瓶墨水呢?我有很多话要说。”

我根本不需要特意去找我的写字板和其他用具。我立刻用魔法把它们浮到了我这边。有许多问题要问,比如,“黑晶是怎么把自己封进独角里的,”还有,“他还能活多长时间?”我觉得他会把两个问题都解释明白。

“真是个渴求知识的小雌驹。”黑晶有点好笑地说道。

我觑了他一眼,“记住,我会辩证地去看待你的话,而且直到得到证实之前我都只会把它当做可贵的猜测。”

“我也不反对你这么干。我可以声称我曾经是匹好马,但是这要看你自己稍后的想法。”

我咽了口唾沫,记忆回溯到了自己曾经对友谊不屑一顾的时候,对坎特洛特的朋友几乎不上一点心;我曾经也不算是个与马友善的雌驹。

奇怪的是,黑晶的话尽管听上去很真诚,还是让我的心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感觉。

“请仔细看看我的角,”黑晶说道。黑烟消散了,显露出背后的红色独角。我走上前去,用羽毛笔蘸了蘸墨水,做好记笔记的准备。

“你大概会好奇我的角为什么是这个颜色,以及我是如何把自己的意识储存在其中的。”我点点头,透过玻璃望去,几乎有种把玻璃拿开的冲动,以便能看得更清楚。“答案是,这不是我原本的角,而是熔接上去的红宝石。”

笔尖欢快地在纸上舞动,我没有在看写字板,但我已经学会了如何盲写。“你是怎么做到这种转换的?”我问道,声音里充满获新知的热切。

黑晶把烟雾倾泻进他所处的小地方,他的眼睛吓了我一跳。他饶有兴趣地开口。“嬗变。”他说,“我们等会再细谈这个。”他的眼睛和黑雾再一次消失了。“由于我天才的宝石和魔法的结合,我成功增强了我的力量,来进行更加缜密的研究。我的嬗变其实也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采用的方法。”

我想看看黑晶的表情,于是写完最后一个句子便后退了几步。他一言不发地重新显现了自己的眼睛。细长的眼珠,虽然极其尖锐,同时也宽大而惬意。“肉体被摧毁的时候,我用仅剩的最后一点魔法把我的灵魂储存进了角里,活了下来。”他盯着地面,我惊讶于他在临近死亡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把控得当的沉着。

“但是你刚才还说你要死了。”我对红眼睛说道。

“的确。”眼睛点了点。“尽管我使用了这个备用计划,我也一清二楚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实际上,我很害怕面对我的命运。我想再多活一会儿,便进入休眠状态,期待有谁能发现我角里的意识。这样,如果他想的话,我就能把我的知识传授给他。”

我咬住下唇,黑晶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对自己所处的状态很烦恼。“你的生命是怎么消逝的?”我问道。

“当角从独角兽的头上折断的时候,它会保存住里面的魔法。”黑晶抬眼看向我的角。“保存多少取决于独角兽自身,或者对你来说,天角兽自身。”他又把目光投到我的写字板上。“你知道魔法衰减吗?”

“知道。

“那你该知道独角兽的角经过一段时间后最终会失去所有魔法。对我而言,就意味着…”

黑晶把眼睛隐了回去。“你可以猜一下我的角失去全部魔法之后我会怎样。”

我敢说出来,“你会死去。”

“正确。”黑晶回答。我等着黑晶的眼睛再次出现,但它始终没有显形。

“如果我选择一气把魔法释放出来去毁灭所有能毁灭的东西,那毫无疑问会让我更接近死亡。至于有多接近,我不知道。”

“现在让我问你个问题:你依然想研究我独角的秘密,甚至,聆听我自己的箴言吗?”

我真的在和魔鬼做交易。一不小心就可能说错话。但我想信任黑晶。我掌控着谐律精华的核心:友谊。我想起了露娜公主和她得到的救赎。即便她反抗过塞拉斯蒂娅公主,她的亲姐姐,塞拉斯蒂娅仍接受了她。而且之后露娜又变得马马爱戴。

我侧边的翅膀张开了,提醒我我还是友谊公主。我除了从影王那获取知识还能得到别的什么吗?如果我要信任黑晶还有他关于不会毁坏我的家的宣告,我就需要自己来试探一下。

我看了看匆匆记下的几句话,问黑晶,“你在水晶帝国的某个地方有研究笔记吗?”

黑晶的眼睛从角里出来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敌意,“如果你们对城堡地底下我的东西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理,那就没有。如果水晶小马已经要求现在统治的公主这么做了,我也不奇怪。他们一直都厌恶我所做的一切。”

我惊奇地看到黑晶竟显得有点悲伤。

“一切…”他低语道。

我把笔记和写字用具浮起来放到附近的一张桌子上,接着露出微笑,想让黑晶放松一点。“那你会高兴知道我告诉水晶小马不要毁掉城堡下面的任何东西吗?”

红眼睛瞬间压到了玻璃上,把它往前推了一下。“我的东西还在?!”

我的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朵根上。“听到真相是真的很兴奋啊。

黑晶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疑惑。“怎么会?”

“因为我的兄嫂,还有我自己,都秉承一个理念:明史使马聪慧。”

“然后你们就说服了水晶小马?”

“嗯嗯嗯,”我开心地点头。“虽然有几个不同意的,他们很快也转变了想法。”

黑晶眯起眼睛盯着我,“他们没生你的气?”

“我想没有。”我答道。

细长的眼睛在我身边晃来晃去。“为什么你不能在我那个时候啊?”黑晶问道。

“我现在就在啊,”我眨眨眼。

独角传出一阵发自内心的笑声。“你真的挺有意思。”

我行了个标准的坎特洛特屈膝礼,“谢谢你,黑晶王。”

“既冰雪聪明又美丽动马。”我差点没站稳蹄,几乎倾倒在前面的黑观器里。我可没预料到这般赞美。

“我想你和我会相处得挺好?”黑晶说。

我站直了身子之后才回答,“为何不告诉我你的笔记的具体位置呢?可以把它当做我们相识相知的开始。”

 

***

 

自从暮光闪闪留我自己在我的透明小家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周。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不在的时候我看着钟表的指针整整走过了126圈。她还特意给了我一摞书在这段时间里读。一开始她和我都担心翻页又会消耗我多少魔法,但我们发现如果只是做一个很简单的动作,我的生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我没有感到虚弱,但我仍确保自己只用很少量的魔法。暮光问我要什么样的书时,我要了现代史的。我对于小马国在我被封印的一千年里变成了什么样很感兴趣。

读完了《小马镇的创立》这本书,我把它合上放到旁边高高的整齐的书堆上面。它讲述了一个史密斯婆婆和她通过魔彩苹果酱所产生的影响的美丽故事。我很想让暮光给我带点尝尝。然而,我觉得自己恐怕吃不了东西。

我在角里待的这段时间从未感到过饥饿,也从不疲倦,从不睡觉。这些一开始也没烦扰到我,但等我再也不想读书了,时间就变得很难消磨。我的意识只会漂浮在房间里回荡着的寂静中。而且,这个故事让我渴望品尝;我把自己关进角里的时候可没想到过会缺少这种感知能力。

还有件事我不想承认,我已经开始盼望暮光的到来。她是唯一一个欣赏我研究的小马。这足以让我祈祷她平安归来。

楼梯顶部的门猛地打开,我困乏的灵魂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宽慰下来。暮光吃力地爬下楼梯,几乎被自己的腿给绊倒。她的鞍袋里装满了卷轴,摞得高高的像是待收割的成熟金色小麦。

我做好了她一摔倒就立刻接住她的准备,但她成功地走了下来,最终走到了最后一级,朝上面喊道,“我要在底下待很长时间,斯派克!需要我的话就敲门!”

楼上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但暮光直接把门砰地关上,用一连串锁把门锁住了。

“想念你的国王吗?”看见暮光眼里闪烁着渴盼,我问道。

“你—!”暮光跌跌撞撞向我走过来,好像沉重的卷轴要把她压成两半。“你这个精神病—疯子—”

我见到暮光的热情开始消退。我恨这些词。都是拜水晶帝国那些可恶的小马所赐,我对这些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残忍的?”我不抱什么希望地补充了一个她可能觉得和我有关的词。

天才!

我意外地看了眼暮光。尽管在角里我有着360度无死角的完美视野,但有时我也会特意把注意力集中到勾起我兴趣的东西上面。

暮光无疑勾起了我的兴趣。

“你没有对我的研究……感到生气?”我问道。

她把所有的卷轴在一张工作台上整齐排开,接着把发黄的纸和较新的白纸分开。“我为什么要生气?!”暮光用魔法把离她最近的卷轴打开。“你对嬗变研究到的细节是我所见过的最精密又最具开创性的研究之一!即便你都被封印了一千年,还是没有一匹小马研究出来这样的东西!”

“那你相信我的结论了?”

暮光像匹幼驹一样咯咯笑了起来,“我自己已经做过一些测试了!”她放下我的卷轴,把她自己的打开并给我展示了里面的内容,笑容逐渐变得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我只是需要测试一下你的笔记。”暮光指向她的明显比我的要多得多的卷轴。“这还只是我真正想做的事的一小部分。”

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暮光的笔记,她就抱住了装着我的容器的圆顶。“而这件事就是研究你美丽的角。”

如果我能的话,我肯定已经脸红得不成样子了。我躲回了角里。“有谁对你的举动起了疑心吗?”

“没有!”暮光唱道。“事实上,韵律和我一起进到了城堡深处,我们‘发现’了你跟我提到过的东西。”

暮光爬下玻璃,满面春光地看着我,“正如我刚才所说,坎特洛特的学者浏览过你的笔记之后对你的研究成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真希望能亲你一下。”我说,依然没把眼睛弄出来。我的话也是真心实意的。

我这是怎么了?

“噢,你真是的!”她笑着拍了下我。她的笑逐渐隐去,开始严肃下来,接着用一条前腿搓搓另一条,好像难为情似的。“但,还没有小马知道我们的事。没有马知道你在这底下。”

“我不怪你,”我安慰道。“这样的研究一般都是多少有点忌讳的。事实上,你发现的‘研究’在水晶帝国可是被‘禁止’的。”憎恨开始在我心里发酵成型,我的魔法从角里噼啪冒出。“他们从没给过我一次机会!”

暮光立刻注意到了我的愤怒和不受控制的魔法。“黑晶,冷静点!你要是使用太多魔法可能会加速寿命衰减的!”

中断魔法没耗费我多少力气,但我的怒火仍久久不散。对面的雌驹注视着我,眼里充满了真诚的关切。即使在我对水晶帝国做出那样的事之后,暮光闪闪仍然能这样温和地看着我。

“什么意思?”暮光问道。“为什么会有小马认为你的研究是禁忌?”

鉴于她肯听我说话,我把眼睛从角里放了出来。“他们害怕我研究这些是想攫取力量。可别误会了,我力量。但这种力量是要致力于让小马社会更加和谐安宁。况且,一个研究者的工作就是去发现存在之物及其如何作用,不是躲在石头底下对周遭一无所知。”

暮光耳朵后折,聆听着。她的眼神游离到了地上。“我部分同意你的看法,但有些魔法被禁止使用是有理由的。”还没等我再次燃起怒火,暮光用她自己的逻辑驳了回去。“可我也认为,为了了解这广阔的世界,需要有马去冒点风险。”暮光抬头望向扎于我们面前的树根。“有些事情必须秘密完成。”

“是的。”我赞同道。

我们的讨论中断了一会儿。寂静包围了我们,期待着被打破。

“我—”我开口,又迅速回到了角里。“我真诚地向你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谢谢你理解我,谢谢你为我做过的一切。我的研究被理解和接受让我终于感到自己受到了赏识。”

暮光扭头冲我微笑。“不客气,黑晶。”她走向卷轴,开始有意无意地戳它们。“那个,你有时真的挺暖的。”

我内心深处的情感开始不安地骚动。我知道这不是我“心”里的情感,但也肯定不是愤怒的情绪。

暮光蹄点地转了一圈,露出阳光般灿烂的微笑。“现在咱们做点咱俩都喜欢做的事吧:研究!”

 

***

 

我研究黑晶摄马心魄的角的时候,提及水晶帝国变得很困难。只要提到这个名字就会引发一连串危险的连锁反应,最终伤到他。随着研究稳步前进,我想对他再多了解点。

而且是第一次,不是为了研究,而是去更好地了解黑晶,一匹我在逐渐交好的小马。我思考过我的朋友们如果知道了我对影王的感情,她们会怎么想。

……塞拉斯蒂娅公主会怎么想……

……我的父母…我的永好友大哥…我的—

“暮暮?”

黑晶的声音一下唤醒了我紧张的神经。“怎—怎么了?”我赶紧把头扭过去。

他眯起眼睛,“你已经盯着那个空工作台好一会儿了。是在琢磨什么不对劲的结果吗?”

我立马回到了研究工作当中。我惊人的发现就被抄写在离我几步远的卷轴上,这可不是瞎担心的时候。我快步走向它,白色的实验室大褂随着我的步伐而飘拂着。我没有回答黑晶的问题。

我把它打开,研究的暂停舒缓了我的灵魂。“想想,魔法和价值连城的宝石融为一体之后竟变得愈加强大。”我浏览着笔记,留意着那些为观察之用而被开凿出来的形状各异的宝石。“我从来没注意过自然元素的各种随机组合可以这样显著地改变魔法的作用,就像你角上的红宝石里的刚玉那样。”

“我曾经考虑过用蓝宝石,”黑晶说,“但由于没能找到近乎无瑕的一块,最后选了红宝石代替。宝石要是粗糙不平还有瑕疵的话,是会对魔法传输有一定影响的。”

我打开另一个卷轴,写下一系列金属的特性及其和魔法联结时所拥有的潜能。“我也很惊讶我们的研究得出了金属有助于浓缩魔法的结论,”我指向在刚玉里找到的钛,“从而尽可能延缓魔法衰减。”

“的确,”黑晶的眼睛点了点。“当魔法被注入到宝石上时,宝石才是真正起特定反应的。刚玉的成分有氧,我因此得以借助其把自己转化为烟雾。红宝石和蓝宝石都含有刚玉,所以我决定做个新角的时候两个都考虑过。”

我旁边桌子尽头上的一个滑动板条箱跳了一下。我咽了口口水,向它走过去。愧疚再次开始在我的心里跃动。“啊,终于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了,”黑晶感兴趣地说道。

箱上附着一张塞拉斯蒂娅公主写的便条:

我知道你会保管好它们的。无论你在研究什么,我都相信最终必定会取得伟大的成果。

想想,为了推进研究,我可能会辜负公主的信任。我打开箱子,把里面的谐律精华浮了出来。

“你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的?!”黑晶叫道。

“从公主那儿。”我平静地说道。“我猜你知道谐律精华。”

“它们和我读的书里的样子不一样,但它们的六种颜色很容易识别。”黑晶冲我眨眼,“我确实知道它们。它们是用来协助降伏恶势力的。”

他把眼睛向后靠了靠,“你为什么要把它们带到我面前?”

我害怕他误会,赶紧答道,“如果你担心我把它们带过来是要威胁你,不是的。”黑晶放松了些,但没有把视线从那六个东西上移开。“可我想开展一个新的研究,我相信你会愿意帮我的。”

“我的荣幸,”黑晶的语气丝毫没有被烦扰到的感觉。“需要我做什么?”

“先让我说一下我的科学问题。”

我不得不叹息一声来缓解一下内疚感。我和黑晶之间的秘密研究已经开始让我身心俱疲。很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如被别马获知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但,我还是继续了。

“为什么魔法神器能维持它们的功效,而你的角虽然熔接了红宝石,却在逐渐消耗着魔法,导致你最终…”

我说不出那个词。

但黑晶替我说了出来。“死亡。”

黑晶命运的真相让我悲痛万分。这两个月来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也从我身上学到了很多。这种变化不易察觉,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越来越盼望与他见面,和他交谈。

时间不等马。我想救他。我希望我们能以研究的名义学到更多。但我不知道我们还剩多少时间,所以我大多数时间都和黑晶在一起。

我的朋友已经开始怀疑我的举动。她们担心我的健康状况,但我只是以将要取得一个突破性的发现为由搪塞过去。一想到她们,愧疚感愈加沉重,我几乎都快支撑不住了。

“你的假设是什么?”黑晶疲乏地问道。

“没有。”我哽咽着说。

我紧闭双眼试图忍住眼泪,但泪水还是顺着眼睑的缝隙流了下来。“暮暮,怎么了?”装着黑晶的玻璃容器被他的魔法浮起,一缕烟雾朝我飘来,他的眼睛也靠得越来越近。

“黑晶,不要!”我抗议道。“你要尽量节约你的魔法!”

他并不听我的。“怎。么。了。”黑晶把我从上到下看了个遍,好像要从我的泪脸上找出答案。

我感到他的担忧很贴心,走上前想抱住他。但当我伸出蹄子的时候,却径直穿透了黑晶,令我愈加悲伤。我只是想要一匹小马的拥抱,却连他的触感都感觉不到。

黑晶无助地看着他的身体被轻而易举地推开。但,他仍力图让我感觉到他,在我的蹄子周围裹上了一层烟雾。我尽我所能保持不动,想象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

“我感觉很内疚,黑晶。”我承认道,望着眼泪在蹄子上聚成小坑。“我在这里研究你和你的角让我感到内疚。我明白研究独角兽新折断的角是禁忌。但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对吧?”

“当然。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了。”

“那我的朋友们呢?”我问道,断断续续的声音带着无助的抛弃感。“如果她们发现了我们的事情,她们会怎么想我?”

黑晶皱起眉头,“我希望她们不会过分批判。”

我指向谐律精华。“再或者我因为要塞拉斯蒂娅公主把谐律带过来为我的‘私马研究’之用而辜负了她的信任?如果她得知我要怎么去用它们,又会怎么做?”

黑晶转向那六个物品。“那你想怎么去用它们?”

“为了给我的问题找到假设。我想找出神器和你的角之间的区别。”我重新站到地上,黑晶则分出了一股烟,以我感觉不到的温柔同时抱住我的两条腿。

“你就在焦虑这个吗?”黑晶问道,他的选择就只剩下问问题了。

我感觉脸颊逐渐变得温热。“我也…很…”

直接告诉他。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袒露了我内心的真实,“我也很担心你,黑晶!”

影王的眼珠震惊地缩成一道细缝,他的烟雾的边缘僵硬了一会。我的眼泪掉得越来越快,我都害怕我们会被淹没在其中。“我陪着你是因为我害怕任何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我们从彼此那里学到了那么多!你默许我用黑观器在不造成伤害的情况下研究你和你的角,而你又对当今现在的世界了解了很多!”

黑晶烟雾状的身体和漂浮的眼睛凑近了,把我包围在令马宽心的黑暗中。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我肯定闻到了烟雾的味道。黑晶闻起来有点甜,也令我镇静了些许。我闭上眼睛说:“我把你当作我的朋友,我不想你死!我想救你!”

“暮暮……”

我没有睁眼,只是聆听着。

“你说的这些对我很重要。”黑晶温和地说道。“但现在看来,似乎这个研究对你来说有点太难了。为什么不考虑休息几天呢?”

“那你呢?”我轻声说。“要是你发生了什么事,我却连句‘再见’都说不了,那怎么办?”

黑晶出于某种原因觉得应该笑几声。“纵使我真的死了,我也会幸福地死去。你给了我的研究一个机会,而多亏了你所做的努力,它现在是坎特洛特最受关注的项目。我的整个生命中都根本没想到会有小马接受我的研究。”

我睁开双眸时,一只格外温暖的红色眼睛占据了我的大部分视野。黑晶没有吓到我,恰恰阻止了我再次变得情绪化。“去找你的朋友。看看她们。和她们一起干点什么。我或许是存在的物品中最好的,但我不是你生命中唯一重要的小马,是不是?”

我咯咯地笑了起来,表示同意黑晶的话。“你绝对得在我最爱研究排行榜的前列。”

“你的国王被取悦了。”黑晶自夸道。

我转了转眼珠,“别让赞美冲昏了头。”

“我并没有头。也别让压力把你给压垮,亲爱的暮暮。”

更多黑晶的烟雾进到了我的口鼻里,散发着感染性的味道,我害怕如果我待得太久,会对这种气味上瘾。

“我不在的时候你会想我吗?”我问黑晶。

眼睛点点头,“当然。”它把目光投向楼梯,我也跟随了过去。“但我敢肯定你的朋友也很想你。”

我不想走。我不想留黑晶独自一马。

“我发誓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在这里。”黑晶大胆地宣布道。

我绽开笑颜。“最好如此。我们都还有很多要学。”

“没错。”

 

***

 

又一次,我孤身一马,和暮暮上次剩下的东西呆在一起。她的卷轴搁在桌子上,有些上面落了很薄的一层灰尘。谐律精华放得离黑观器非常近,每一个都美丽而危险。

我思考着暮暮把它们放在这是不是对我的一个考验,看看我会不会把它们偷为己用。然而,它们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所有的神器除了精确的制作目的之外,还都有独特而明确的设计。它们是用来做好事的。

善良。诚实。忠诚。欢笑。慷慨。魔法。

我唯一能从中获益的就是代表魔法元素的那顶王冠。前五个元素都是不属于我的情感。尤其是欢笑。

况且,就算我占领了魔法元素,我能做什么呢?用我少得可怜的魔法冲破暮暮的图书馆?我永远不会做出威胁到自己生命安全的事。

 

 

…我也永远不会对我爱的小马做出这样的事…

 

***

 

有可能只是我的眼睛在和我开玩笑,但暮暮回来的时候脸色似乎更加红润了。她温柔地笑着走了下来,背着一个鞍袋,不禁让我好奇里面装的什么。

我希望我可以冲她咧嘴一笑,但创造一个嘴会消耗不必要的魔法。“过得好吗?”我问道。

“嗯。”暮暮答道,听到我的问话她加快了步伐,回到了放着谐律精华的工作台旁,观察起它们。“我得承认这十天以来很难不去想你。”

“我发过誓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在这儿的!”我宣告道,好像达成了什么伟大的成就似的。

“哈哈,你真浪漫啊,黑晶。”暮暮笑道。

我尽最大努力不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以防让暮暮怀疑我对她的真实情感。“这几天你都做了些什么?”

暮暮又笑了笑,“你能相信当我告诉我的朋友我要休息几天的时候,她们反而更加担心我了吗?”

“真好笑!”

“就是!总之,我和朋友们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时光。我们进行了很多活动,包括徒步,观星,还有挖矿。”

我皱了皱眉,问暮暮:“‘挖矿’是和朋友一块进行的活动?”

紫色天角兽朝我眨眨眼,“你可以这么说。我的朋友瑞瑞想为她设计的又一组衣服找点宝石点缀。”她把包打开,浮出了我所见过的最光彩夺目、毫无瑕疵的紫水晶。“我还找到了这个。你不知道要让瑞瑞相信我需要这个作研究有多难。”

“把它拿近点,拜托!”我要求道。

暮暮点头,把水晶浮到了我面前。我端详它的时候,也透过水晶看到了她的模样,尽管是扭曲变形的。无论如何,这块水晶实在赏心悦目。

“你打算用它干什么?”

我等待暮暮回答,但好几秒钟也没有回应。“暮暮?”

透明的水晶像个缓慢移动的彗星一样移开了,露出暮暮我已经太过熟悉的担忧的神情。“我想问问我是否可以像你那样转换我的角。”

光是这个提议就让我嫌恶至极,不仅仅由于它的危险性。“当然不能!”我吼道。“水晶帝国的小马就是因为这个举动排斥的我!你说你担心你的朋友和塞拉斯蒂娅过分批判你,然后就带着这么个愚蠢的提议回来了?”

“可我—”暮暮乞求道,但我不会同意的。

“我禁止你的请求!”我命令道。

暮暮摇晃着脑袋,准备好和我争论。“你能不能至少先听听我的问题和假设?”

我平息了下怒气,等着听她可能要跟我说的任何事情,尽管我已准备好反驳。暮暮不止是一个年轻的公主,还是个愚蠢鲁莽的雌驹。她没法去理解她不知道的事情。

“好吧。”我答道。如果能的话,我会哼鼻子以示反对,但我没有鼻子。

暮暮瞟了眼那个完美的宝石,说出了她的科学问题。“我要怎么才能救黑晶王?这是问题。”

虽然听到暮暮想救我让我高兴,我已经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但这和那块紫水晶有什么关系?又和暮暮想对她的角进行嬗变有何关系?

“我的假设是:让黑晶的灵魂存留在我的紫水晶独角里。”暮暮的声音绝望异常。她的情感纯真而没有避讳。她是真心想救我。“提出此假设的原因是基于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尝试用黑观器把电注入你的角的实验。”

我瑟缩了一下,记起了那些强烈的痛感。“虽然我们成功给你的灵魂注入了些活力。”暮暮继续说道,朝我皱了下眉头,“它也带给你无法忍受的痛苦。”

暮暮走向紫水晶,把蹄子放到上面。她把它转来转去,让每一面都闪耀着希望的光芒。“但要是有一个可以自然供给魔法的住所呢?如果我能嬗变我的角,然后让你住在里面,你就能活下去了!你说过你的角也是一个安全装置,用来把你储存进去进而延缓你的死亡。为什么不做点类似的事呢?听起来很合理!是吧?”

我不想给暮暮虚假的希望,但也不想伤她的心。我没有作出回答。

“…是吧…?”暮暮呜咽着。

“不是的…”

她的眼泪刺进了我的内心深处,让我不由自主产生了消极的情绪。我一辈子也不想伤害的那匹小马抱头痛哭起来。

“为什么你要做这些额外的努力来帮我?”我问道。

暮暮把蹄子摔到桌上,桌上的所有东西都猛地跳了一下。“你是想让我就这样袖蹄旁观看着你死去?!”她喊道。

“你什么都做不了。”我把大实话说了出来。“况且纵使转换成功,你的朋友们对此会如何反应?塞拉斯蒂娅公主又会作何感想?”

我不愿意再去想那个该死的水晶帝国和它该诅咒的水晶种族,但我需要让暮暮明白被拒绝的真正恐惧所在。“当我致力于我的科研工作并开始做些不为马知的研究的时候,他们把我的研究给列入禁忌,对我则称为疯狂科学家!任何和我的研究有点关系,甚至只是稍微感兴趣的小马都被刻意回避了!”

很难去看暮暮红肿的眼睛。悲哀从未显得如此可怕。“我不希望你被回避,被拒绝!我对你的敬意深到让我无法抛却你为之努力的一切!”

我看向暮暮的翅膀。“如果小马们知道了他们的友谊公主和一个暴君打成一片,他们甚至连她都会拒绝。”

暮暮抖了抖羽毛,有几根毛掉了下来。“你不懂……”

“但我还是害怕,暮暮。纵使有可能的机会,我也不愿看到残酷的现实。”

唯一让这个顽固的天角兽信服的办法只能是解释一下她的方案为什么行不通。“你看见那边的谐律精华了,对吗?”

“和它们有啥关系?”暮暮吼道。

我很想骂回去,但我没法责怪暮暮的态度。如果我身边也有匹垂死的小马,他还一直乞求着 ‘不用管我让我死掉吧,’我肯定会抗拒的。尽管我什么都做不了。

“每一种谐律元素当被占有或戴上的时候都执行一种特定的功能。”我回到了角里,让暮暮看我没有任何瑕疵的角。“谐律精华和我的角的相似之处就在于它们都执行一种功能。”

“你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弄清楚谐律精华为什么和我的角有所不同。答案其实很简单:谐律是一种放大器,就像把一束阳光反射向特定位置的放大镜。”

暮暮把王冠浮起来放在自己头上。“它们的魔法怎么不会消失呢?”

“再想想我的放大镜类比,这次,是一个旧的和一个新的,”我指示道。暮暮抹了一把被泪水湿透的脸颊,闭上眼睛。“它们的区别是什么?”

“年龄,”暮暮答道。

“正确。”

暮暮睁开胀满血丝的眼睛,我的眼睛也向前靠了靠。“你可以随便用哪个来观察或者烤几只蚂蚁,虽然我觉得你只会做前者。”

我们都把目光投向桌上剩下的五个谐律精华。“至于那些东西和你的王冠,它们是用来戴着并从持有者那里吸取特定能量的。”

暮暮倒吸了一口气,朝我的玻璃圆顶迈了一步。“所以你的角能成为魔器的原因就在于它仅仅是用来安置你的灵魂,再没别的了!同时它也吸取你的魔法,从而让你居留于此!”

“你的推理能力很精湛,暮暮。”我很高兴她让我不必再去解释我的角的功能了。

她点了点下巴,思维的发条依然紧着。“我想我理解电流通过你的时候为什么让你那么疼痛了。你的角不是用来摄入能量的。”

“早些时候我得出了这个结论。”我点点眼睛。“但我也没预料到会那么痛,所以不必自责。”

桌上美丽的紫水晶看起来像个舒适的住所。可我已经确信这个转移是不会成功的。“你的假设精确度非常高。如果你能把紫水晶熔接到你的角上再把我的灵魂吸收进去,我可能还有机会活下来。”

真不该再给暮暮希望。她跳上前来,眼神里满是要用我自己的话来反驳我的决心。可惜我早就准备好了驳斥的话。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咕哝道,退回了我的角里。暮暮的翅膀骤然掉到了地上,仿佛一下因我坚称的事实而增添了许多重量。“我的角不是用来吸收或者被吸收的。它唯一的作用就是保存我的灵魂,没有别的。”

暮暮转过去背对着我,她的头离地是那么近,我都害怕她会把口鼻擦到地上。“我明白了…”暮暮叹息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挫败感。“我根本就没办法救你…”

“正确。”每一次说出口的时候我都更加讨厌这个词;我真想在我一生中错那么一次。

“但是—”暮暮把她沉重的头抬起来,回望向我,面上带着几乎看不见的微笑,和两条交汇的泪河。“起码我努力想帮助你了。毕竟,这就是朋友该做的事。”

她的话几乎撼动了我的整个身心。我也想像她一样哭,但我哭不了。就连我想表达这个以为成了暴君就已经丧失的情感的时候,这个该死的世界还是要我受苦。

 

***

 

我和黑晶之间的会面变得不那么频繁了,但依然持续着,让我能够和他分享讨论各种书籍。自从我努力想挽救黑晶那天起,我们的嬗变研究就趋于停滞。光是讨论这个就只会让我们陷入又一场情绪化的争论中,这种争论我不想忍受第四次了。

很遗憾我的话没有引起黑晶的关注。我本以为他会和我讲道理。因为在我和朋友一起度过的那周里,我把有关黑晶的真相和我对他的角的追寻全都说了出来。我告诉小蝶我是如何感觉自己在利用她之后便彻底失控了,但她很开心地原谅了我。

我的朋友们根本就没有作出过分的批判,尽管云宝黛西、瑞瑞和苹果杰克还是有她们自己不同程度的担心。在我向她们坦白真相之后,下一个就是塞拉斯蒂娅公主。

又一次,我没有被严厉批评,反而被表扬了。塞拉斯蒂娅对我尽最大努力履行友谊公主的职责感到很自豪。她对我的唯一批评就是我变得越来越隐秘,还把仍是禁忌的东西隐瞒起来。塞拉斯蒂娅公主只希望我能信任她,对她诚实。

当一切都说清楚之后,我坦白了自己急切挽救黑晶的愿望。不出意料,我的主意遭到了反对。所有小马都立刻得出同一结论:她们不希望我被黑晶控制。我提醒了她们他已经变得多么不同,以及我想承担我作为一个朋友和友谊公主所应负的责任。

我特意问了塞拉斯蒂娅公主,如果她有能力的话,她会不会尽全力去救自己所爱之马。她的回答是会的,但她告诫我也不要过于天真。

大家都想相信黑晶已经变好了,所以她们都允许我先告诉他我的假设,再把他的回复告诉她们。

讽刺的是,我告诉了大家他是怎么驳回我想把他存放在我角内的每一个尝试之后,她们才相信他已经变好了,虽然每次提到或者让他想到水晶帝国的时候,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我在塞拉斯蒂娅公主的王座前痛哭流涕,乞求着另一个让他转变心意的办法。她的结论却和他如出一辙: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都是谎言。一定有答案的。静静地躺在某个地方。只是需要时间去发现。

但时间没有站在黑晶这一边。

不久,那一天就来了…

 

***

 

傍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是我和黑晶一块阅读的时候。但话题是星璇,我就百分之百得和那个活在星璇的年代的小马交流交流。

我没有像往常那样锁门。相反,我直接飞向黑观器,蹄里拿着《白胡子星璇传》的特别版。

“抱歉我等不到今晚。”我激动地咯咯笑着。“你知道一到和那个谁有关的事情我就多么兴奋。”

黑晶回答的延迟让我立刻开始惊慌。他的眼睛比平常小了一圈,看上去还很疲累。“……暮暮……”他轻声说。“……我感觉很虚弱…我觉得要来了…”

我疯狂地抓住玻璃容器一把扔开,它溅得到处都是玻璃碎片,但我一点都不在乎这片最后肯定要由我打扫的狼藉。

“黑晶!”我大声叫道,把角拿在自己的蹄里。“再—撑一下!”

我在说什么呢?我根本就救不了他。

他的眼睛看起来充满了恐惧。恐惧万分。无依无靠,尽管有我在他身边。黑晶状态已极其虚弱,但还是成功开口了。“把我带出去,暮暮。我想最后再看一次天空。”

我的眼角暗淡了下来。本能占据了我的身体,我冲向地下室的门,狠狠地撞到上面,把铰链都给撞了下来,但我没去管自己鲁莽的行为,直接一把把门推开,冲出图书馆飞向了天际。

我把黑晶紧紧抱在怀里,他的角尖戳着我的胸膛。我希望黑晶最后对我的印象是一个笨手笨脚的傻瓜。

孤云飘荡在橘色天空之上。如果黑晶要看天空,我就要给他整个世界。

等我在平台上站定,我的所有感知能力又恢复了,又感到了所有那些让我几近倒地的重压。我的心跳到了耳边,我的肺在急促的呼吸中猛烈起伏着,我的大脑在强烈的头痛中痉挛。

“暮暮?”黑晶声音微弱地问道。

“嗯嗯?”我抽搭着。

“把我放下来。我想最后再做一件事。”

我不太知道黑晶想做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独角往云中下陷了一点点,但很快立了起来。然后我看着烟雾缓缓地从红宝石角里渗出,量比我想的要多得多。

“你在干什么?!”我叫道。

“我想试着做些事情。”黑晶镇静地答道。“再送你一份告别礼。”

“别—别逞强!你可能马上就会死掉!”

黑晶没听我的,他的角开始悬浮在空中,很快,一个头形成在角的底部。几秒之后,身体的轮廓勾勒了出来。“我知道显形会消耗大量魔法,但我想感觉到你,一次就好。”

全身深灰色的皮毛,黑晶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他英俊的脸庞,精雕细琢的下颏。他乌黑色的鬃毛飘拂在微风中。他虹膜上的红色没有压抑感,反而吸引着我。

我伸出蹄子去碰他。我害怕蹄子会轻松地穿过他的身体,但我太想要感觉到他了。

幸运的是,我抓到了实体。真真切切。

我摸到黑晶冰冷的身体时,他抽搐了一下。“你好温暖。”

我慢慢向前移动着,倚在垂死的影王身上。他的身体很冷,但我的体温让他迅速暖和了起来。

一只冰冷的蹄子伸到我颏下,把我的注意力转向黑晶的面庞。他笔直地坐着,没有像我那样趴着。在他高大的身形下,我感觉自己很小,但并不在意。

“你很漂亮。”

这个出马意料的赞美让我几乎没反应过来。慌乱的震惊把我定在原地,呆滞地望着黑晶凑近的双唇。我只有闭上双眼准备好接触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