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幻魔狼烟
幻魔狼烟Lv.7
陆马
中篇原创
R
已完结

极略时代

终章:非暗非明

chrome_reader_mode 7,466 event 2019 年 10 月 5 日 thumb_up 2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97 forum 0

白光消散过后,世界线恢复了正常。

“恢复正常了!”凯洛丝兴奋地又叫又跳。

“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小马国。”巴赛尔·苏恩收起了剑,“从这里看来,他们没有乱搞。”

“嗯哼。”汉尼拔也收起了刀。

“看起来事情到此为止了。”特拉娜把怀表用魔法飘着细细端详,“只是我很好奇这个怀表到底是怎么来的。”

“嗯……是一个深蓝色的小独角兽给我的,她说自己一直都躲在一个异世界里。”赛迦回应道,“我毁灭帝国之前就认识她了。”

“毁灭帝国之前,深蓝色,篡改时空的怀表……难道是——她?”萨洛尔·塔乌斯的表情凝重了起来,“我自从帝国毁灭之后就再也没有打听到过她的下落。”

“也许我们也熟悉她。”斯奎克和拉万也开始回想了起来。

尽管这个世界在暮光闪闪的治理下显得繁荣,但是却总有种奇怪的气息笼罩在周围。

“目前来看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泰拉里欧端详着周围。

“不仅没什么好担心的,一切都很和平,各个种族之间也能够和睦相处……”特洛里斯提斯有些陶醉其中,“他们都是自由的,而且所有能够和谐共生的生物,不论之前如何都能够在这里安心的生活。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小马国。”

“不管生死都能安心呢。”特拉娜放下了镰刀。

“所以,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对吧?”所有生物的脸上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除了天罡和阿卡列斯。

“不,等等!”

 

强烈的幻觉闪现在了大伙的眼前,无数的马赛克和恐怖的东西如潮水一般地涌现。

“啊……这是什么东西!?”“头晕……”

就在这幻觉涌现的间隙,一个巨大的黑点浮现在了半空,顷刻便爆裂开来。

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黑暗,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无限的黑暗和广阔的黑暗空间。

又是一阵强烈的幻觉,而伴随着幻觉一同出现的,是一只深蓝色,戴着假面,提着长枪的雌性天角兽。

当幻觉结束之后,大伙终于看清了她的真容。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英雄们与敌人和解了,从此以后整个世界都被友谊的力量笼罩,所有人都会幸福’——然而这不可能!”

“我从‘友谊’这里失去了太多,又被它深深祸害。现在,是时候加倍奉还了!”

“我知道,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当初我没有亲自动手!诚然,为了复仇我找了许多借刀杀人的法子,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现在,我必须亲自动手!”

“现在这个空间将会不断的湮灭,直到一个小时后彻底毁灭整个世界。在那之前,你们有两个选择——打倒我,或者去死,决定权在你们手里!”

“永远不要说我冷血,永远不要拿出你们的陈词滥调,也永远不要对我抱有仁慈或希望——别忘了本来属于我的东西!”

“尽管放马过来吧,在你们哀嚎着死去之前,我随时奉陪!”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强烈的幻觉。

“见鬼,她到底是谁?”爱德文·萨拉德好不容易才从幻觉中缓了过来。

“他是……我的主人,伊格莉尔公爵!”萨洛尔·塔乌斯见到那张熟悉的脸时不由得一惊。

“什么?”特拉娜听了不由得一惊,“她为什么……”而阿卡列斯却不由得用蹄子捂住了额头。

伊格莉尔并没有回话,而是直接提起长枪朝着特拉娜直直扑了过去。

一个马对战整个世界,而且其中有不少是强者,但是伊格莉尔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神色。

“见鬼……”特拉娜吃力的用镰刀挡住了伊格莉尔的猛冲。尽管她的实力极其强悍,却仍然难以抵挡伊格莉尔的攻击。

就在伊格莉尔和特拉娜僵持的期间,暮光闪闪和凝心雪儿也开始组织反击。七道巨大的光束率先迎向了伊格莉尔——然而神奇的是,那些光束却离着她八丈远,而她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施法的迹象。

“这……怎么可能?她面对的是这世间所有的正常天角兽,还有银甲闪闪,甚至无序这个家伙,可是为什么——?”超新星看得目瞪口呆。尽管同时面对这七个强悍的施法者,伊格莉尔却依然没有表现出任何被损害的迹象。

“她以前就是如此。”萨洛尔·塔乌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驾驭黑魔法的方法还是她给我的,这只是她魔力的冰山一角。”

就在谈话的间隙,五位公主、银甲和无序全都飞了出去。

“暮暮!”

暮光的朋友们前一秒才刚刚看到她飞了出去,后一秒,自己就被一枪刺穿。

“还有来的吗?”伊格莉尔依然挂着平静的神色,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似乎在扫视着空间中的一切。

几秒钟之后,她消失了。

“嘿,暮光,你没事……吧?”萍琪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也支撑着起司爬了起来。

紧接着,金属碰撞的声音便从他们两马的头顶传来。

“听着,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但是绝我不会让你在这里乱杀无辜!”泰拉里欧发现了闪现的伊格莉尔,提前挡下了她对萍琪和起司一家的攻击。

“倒是挺有志气。”伊格莉尔和泰拉里欧僵持了数秒,旋即便把枪一挑,泰拉里欧被一击震退。

就在她击退泰拉里欧的时候,风纹将一条金龙射向了她。

紧接着,泰拉里欧、盖拉、玄云和藤清从正面直冲向伊格莉尔;特洛里斯提斯,克雷欧图斯、安德因、巴塞尔·苏恩分别从两侧突袭;汉尼拔和赛克则从后面亮出了獠牙和武器。

“真傻。”随着一道冲击波的爆发,试图包围伊格莉尔的使徒们,全都飞了出去。

幸运的是,拜恩斯、拉万、奥贝里斯克·比森、震风和卡伦克全都绕在周围接住了他们,被震飞的使徒们才不至于飞出去太远。

“闻名好比见面,见面胜似闻名。我早就听说伊格莉尔实力不凡,想不到比特拉娜还厉害。只是可惜……她被放逐了。”卡伦克一边用触须接住了特洛里斯提斯、赛迦和巴塞尔·苏恩一边对萨洛尔·塔乌斯喃喃道。

“是啊……自从帝国毁灭之后我再没听说过她的下落。”萨洛尔·塔乌斯一边准备着施法一边回应道,“我甚至直到帝国建立前夕才知道她被放逐了。”

“别在那傻愣着了!我们必须打倒她才有的活!”修拉招呼着剩下的人。

“知道。”艾希看了一眼修拉,便凝结出了一面冰盾。

“呐,别愣着啦~我们必须得主动出击哦~”超新星左爪攒了一团混沌能量,右手打了个响指。

顷刻间地面上一片混乱,然而伊格莉尔躲过了攻击。

“超新星!用你混沌魔法造些不能动的物体!”奥贝里斯克·比森一边围攻伊格莉尔一边朝着超新星喊道。

“知道了~”超新星显得心不在焉地回应道。边说着她边变出了一大堆石块。

石块漂浮了起来,朝着伊格莉尔飞去。后者知道事情不妙,便边架着魔力护罩一边和斯奎克对打。

“倒也不算很难啊~”超新星看着伊格莉尔不得不架着护罩吃力的和斯奎克打一边兴奋地说道。

“别这么急着夸下海口啊。你那点事谁不知道。”萨拉卡白了超新星一眼。

“你——”“别在那白费口舌了!快来帮忙!”休·卡兰制止住了两人。她和拜恩斯用藤蔓挡住伊格莉尔的多方发力相当费劲——尽管先前被打飞了,但是特洛里斯提斯等还是在凯洛丝和爱德文的帮助下恢复了体力重新投入战斗。

红色、黑紫色、绿色、暗金色……各种颜色的光束纷纷飞向了伊格莉尔。外面也出现了不少的虫洞,里面飞出了无数不知名的召唤物。

31打1的场面甚是壮观,这或许就是众生合力的力量?

不,很明显,伊格莉尔放了水——

 

“啊!!!!!!!!!”

巨大的刀刃风暴席卷了整个黑暗空间,然而那股不明的无形之力却再次阻止了刀刃风暴的进一步扩散。

“呼,这股力量真是奇怪……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关键时候它就是能帮你一把。”盖拉明显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接住了。

“是啊。”凯洛丝跟着爱德文边处理伤口边回应道。

“如果没有这股无形之力的保护,说不定我们会提前终结呢。”藤清将野太刀擦了擦。

“不只是我们!”毒蒺藜接上。

“还有外面那些众生。以及这二十多年来暮光闪闪的努力。”克雷欧图斯用刀支撑着站了起来。

“绝不容许在这里失败!”特洛里斯提斯将长剑举起,“这世间的美好能否留存,全都在此一举了!”

“别急,不能全上!”耶斯特摇着扇子,思索着,“全上了容易被团灭,车轮战或许可以消耗她的体力。”

“不错的建议。”伊兰博斯再次摘下了眼罩。

“那么谁先上呢?”汉尼拔也将袖剑重新探出了袖口。

还没等有人应答,安德因,艾希,休·卡兰和拜恩斯便直冲了出去。

“又来了?呵……”伊格莉尔嘴角微微上扬,“上吧。”

就在伊格莉尔做出准备的时候,风纹发现她的尾巴上似乎有一个带着魔法的鬃毛带。

“那东西蹊跷得很……”风纹将弓拉满,死死地瞄着鬃毛带。

趁着伊格莉尔应付拜恩斯和休的藤蔓时,弓弦松开了。

 

“嗯!?”

鬃毛带被一箭射断,伊格莉尔的施法清晰可见。

正在直冲向伊格莉尔的安德因见到她即将开始的施法之后迅速回避,那冲击波震了个空。

“好险!”拜恩斯用藤蔓挡住了那一阵冲击波。然而强烈的幻觉又涌上视野。

“呃……”

各种无以名状的东西环绕在自己周围,还有数不清的马赛克。无法描写的哀嚎和低语萦绕在整个空间内。

一阵强烈的幻觉让大伙完全不敢睁眼,趁着这个机会,伊格莉尔发起了迅猛的攻势——

无数的幻影枪从天上出现,又以极快的速度落下。而不断涌现的幻觉又让大伙难以防御。

无数的生灵倒了下去,然后变成了一些平面的方块,消散掉了。

我们的英雄们尽管现在还站着,可是也已经快撑不住了。

此时此刻,这里就是马间地狱!

 

无尽的鞭刑随着一声巨大的震荡戛然而止。

伊格莉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连着震了几下,头昏脑涨。脸上的黑色假面也掉了下来。

“什么……?”

女公爵放眼望去,遍地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可是,那股无形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你到底是谁!?”伊格莉尔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女公爵目瞪口呆?

“……”一只黑白相间的麒麟站在远处,面无表情地看着伊格莉尔惊讶的样子。

没错,是天罡。他压根一点事情没有。

“这……怎么可能?明明一直都在这个空间里,为什么?你……”

一片死寂,没有回应。——除了下一刻那无形而巨大的力扑面而来。

“发生了什么?”凯洛丝感觉自己的体力正在恢复,但是空间中却没有任何使用魔法的迹象。

“幻觉……没有了?”毒蒺藜也飞了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没事了。”奥贝里斯克·比森一边把大伙全都拉起来一边说道,“刚才的幻觉真是……呵……”

“她已经用出了自己的大杀器……看来她这次是动真格了。”萨洛尔·塔乌斯微微的喘息着。

“嗯。”特拉娜也爬了起来,“还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我们要赶快了!”

“继续吧。”天罡望着被冲击波弄得昏昏涨涨的伊格莉尔,默默地开口了——依然面无表情。

“哼……”伊格莉尔也缓了过来,“来吧!”

话音未落,大伙就如狼似虎地围了上去——除了有几个生物留在那里。

“我总觉得她有些奇怪。”天罡转头看向了伊兰博斯,“我刚才一直都在观察她,她对这个世界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愤恨,但是却又有种舍不得和仁慈在里面。”

“我也看出来了。”耶斯特轻轻地摇着扇子,“不如你找个机会看看她的过去?”

“可以是可以,只是我不是很清楚能不能看到。我最多回溯到15000年前。”伊兰博斯显得有些犹豫。

“够了,她的事情最多就到11000年前。”阿卡列斯凝视着打的热火朝天的众人,“我以前就跟她在一起。”

“……主教?”萨洛尔·塔乌斯望着阿卡列斯,似乎有些想起了往事。

“你就是伊格莉尔的侍从,对吧?我的记性还是有的。”阿卡列斯俯下身来,把没去打架的聚拢在一起,“我可能需要你们帮我个忙——把她弄晕。”

“弄晕?”天罡听到之后嘴角微微上扬,“交给我了。”

 

远处,伊格莉尔和大伙还是在热火朝天的战斗着。只是这时伊格莉尔的体力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好了。

一波打退了,另一波又涌上来。这么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双方的战斗力都在直线下降。

“呼……体力真好!”特洛里斯提斯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再这么下去我们会输的。”泰拉里欧喘着粗气。

“哼……三十几个一起上都只是僵持……”伊格莉尔将长枪架在自己身前,略带蔑视地扫过下面的每个角落,“罢了,结束吧……”

正说着,伊格莉尔把枪一招,一道魔法门被打开了。

一道致命的蓝色光束喷涌而出,只是又有一道蓝色的护盾挡住了致命的魔法光。

“嗯?怎么是你?”

“对不住了,伊格莉尔。”阿卡列斯用魔法盾和大剑挡在伊格莉尔身前,有些艰难地看着伊格莉尔。

“你也知道我的水平,阿卡列斯。”伊格莉尔也加大了光束的力量,却还是僵持着,似乎没有任何进展。

正在伊格莉尔不注意的时候,伊兰博斯打开了折跃门把大伙放到了她身边。

“真见鬼……”伊格莉尔见大伙从四周涌了上来,正准备放冲击波——

一道无形的力量再次冲向她的头脑,正当她恍惚着的时候,特拉娜的镰刀一下就戳入了她的身体。

“呃。”

伊格莉尔的嘴角流出了鲜血,向后一仰,倒了下去。

“可以了,我可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了。”伊兰博斯接近了伊格莉尔。

 

早在小马利亚帝国建立之前,特拉娜作为劳伦的陪伴者一直都和她相处的很好。

只是一开始却并没有那么太平……

特拉娜以前是邦妮的侍从,而就在一次对特雷斯公爵的攻伐作战中,特雷斯公爵派遣手下抢走了劳伦。

这位公爵心狠手辣,他的子女们也个个都学得和他一样——除了公爵那不受待见而又善良的长女伊格莉尔。

就在公爵打算处决劳伦之前,伊格莉尔结识了特拉娜,次后又把劳伦偷偷放走。

当城破的时候,可怜的公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女儿出卖了。

就这样伊格莉尔结识了劳伦和特拉娜,直到成年以后受封。期间她们相处的一直很愉快,在时间的催化之下,她们变得亲如姐妹。

再后来,特拉娜和劳伦都开始干了自己各自的事情,劳伦开始管理王国,而特拉娜和伊格莉尔则开启了自己为王国奉献的时光。

只是,一场争吵却以一个意想不到的形式摧毁了一切……

曾经为了之后管理帝国建言献策,特拉娜和伊格莉尔在打完一场大战之后闲聊了起来,而一开始两马的意见分歧却因为处理不到位发展成了一场争吵。

次后,特拉娜就把伊格莉尔这话告诉了劳伦。

尽管伊格莉尔希望给生灵们充分的自由,但是她的意思却被特拉娜和劳伦误解了。

劳伦放逐了她,而得知真相的伊格莉尔,痛哭失声。

她不敢相信自己照顾了这么久的好友如此中伤自己,还让全世界都把她当做叛国者。

愤怒侵蚀了她内心中绝大部分的善意,也唤醒了她心底沉睡的,那狠毒而又精明的一面。

遭受如此不公,必将十倍奉还。

她不想让接下来的事情牵扯上自己,于是一开始她就做好了计划——暗中扶持一切可能的力量,帮助自己报仇。

本来,她只是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于是她变装之后找到了被放逐的赛迦。唆使他去处理掉劳伦的继承者。

奈何赛迦对帝国的仇恨太过深重,以至于他做过了头——整个帝国都被彻底摧毁,而赛迦也被她侵蚀了一部分心智。

本来伊格莉尔打算就此罢手,然而此时她又听到了灵界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诋毁并没有停止。

在漫长的摸索当中,伊格莉尔找到了报复灵界的好办法——那就是突然出现大量的亡魂。

于是她行动了起来——她寻找到了混沌的力量,将它们扔到了外太空;又找到了一个罕有马至的沼泽,将吸食爱意的虫卵植入了一块巨石;她还潜入了自己侍从萨洛尔·塔乌斯的研究所,偷走了一部分阴影和恐惧的力量,将阴影投到了极北之地,又催化恐惧变成了潜伏的梦魇,扔到了月亮上;最后,她又创造出了“蛊惑之铃”和“恶兆之钥”,将蛊惑之铃放在了一个远古暴君的居住之所,又把几把恶兆之钥放在了好几个不同的角落——一枚放在海洋中,一枚放在雪山上,一枚扔在了一望无际的大沙漠,还有两枚则放在了城堡的旧址上。

在办完了这一切之后,伊格莉尔心满意足地睡去了。她相信自己的行动天衣无缝。

可是当她从自己的那个混沌空间醒来的时候,她大失所望——

那些东西全都作用过了,可是这个世界却相当地美好!此时距离梦魇之月的回归已经过了25个年头。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暮光闪闪公主的学生写下的那本回忆给了她答案。

“美好?呵……不存在的!挡在我复仇道路上的东西,绝不可以存在!”

用魔法创造东西对她而言,轻而易举。这个被创造出来的新东西,就是可以回退并且篡改时空的“命运之钟”。

她又一次找到了赛迦,并且将命运之钟苟延残喘的赛迦和对小马国不满的爱德文·萨拉德。

这两个家伙用命运之钟重置了整个世界,将时空倒回了梦魇之月回归的100年前。

然后发生的事情,就实在是太多了……

 

“这都是真的吗……?”特拉娜的声音已经有些发抖了。

“属实。”伊兰博斯很肯定的回答,“不过这段暗箱操作我倒是头一次见。”

“她真的被愤怒侵蚀的彻彻底底了。”拜恩斯接到,“不过谁没有这样的时候呢?无非是有的破坏大,有的破坏小。”

“嗯哼。”毒蒺藜也轻轻擦了一下自己的两把毒针。

“呼,到头来我们全都是在无意义的争斗吗?”震风感到相当生气,“这个世界到底属不属于我?”

“别生气,哥们。至少我们挺过来了。”藤清把野太刀插了回去,摸摸震风。

“是啊。”玄云站在藤清边上附和着,“风雨过后才有彩虹吗。”

“信息量真大呢。”休·卡兰似乎看得有点眼晕,“不过收获倒是不少。”

就在交谈间,特拉娜缓缓地走向了伊格莉尔。

闲聊的声音消失了,一片寂静。

众目睽睽之下,特拉娜缓缓地俯下身来,一把抱住了伊格莉尔……

“对不起,伊格莉尔……我不该图那一时的口舌之快……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夺眶而出,又一路滑落到地面。谁看了这景象又会不下泪呢?

“终于是等到这一天了。”拉万叹了一口气。

“她以前就一直不善于表达,弄出这种误会来也是……”斯奎克用脸上的触须捂住了脸。

“能够解决这件事情是我莫大的幸福和荣耀,至少她不用再忍受这等煎熬了……”萨洛尔·塔乌斯低下了头。

出乎意料的是,伊格莉尔竟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然后起身一把抱住了特拉娜。

“傻丫头……上次那事情干出来的时候你也一定不好过吧……”

那一镰刀仅仅让她受了轻伤,并没有太多的损害。

“我原谅你。”伴随着这句话的出口,黑暗的空间全部消失了。

世界真真正正地恢复了正常。

望着远处生灵们的欢呼,特拉娜和伊格莉尔都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可是,无论如何,阿卡列斯都高兴不起来。

“我真的想不到我身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这是我的错……我的错……”

阿卡列斯一直都在照顾劳伦、特拉娜和伊格莉尔。然而他遇刺身亡后不久,伊格莉尔就被放逐了。对此他感到莫大的难过。

然而真正让他难过的却并不是这个。

“……到头来还是这种结果吗……?要恢复这个时空线,就一定要抹杀掉那些本来不该存在的生灵吗?哪怕他们真的为这个世界做出了莫大的贡献吗!?”

英雄们去哪里了?

在整个黑暗空间崩塌的时候,他们没有复活咒,于是就和这个空间一同消散了——他们曾经的敌人也是如此。

 

美好是短暂的,而人心和现实,是残酷的……

我们该怎么让美好永存呢?这是一个相当困难的事情,需要许多生灵的共同努力。

中间可能会有牺牲,也会有泪水……但是对于那些牺牲者来说,或许值得。

英雄们虽然逝去了,但是他们留下的美好东西,却依然能够长久留存……

英雄不朽!

thumb_up 2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极略时代系列

    幻魔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