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十三章 甜美乐章

本作评价
65()
()0

车库的门慢慢地打开了,发出的噪声震耳欲聋,就仿佛野兽的怒吼一般。这声音如瀑布般沿着街道汹涌而过,响彻云霄。对于那些还在床上半梦半醒的人来说,这噪声真是讨厌至极,破坏了清晨脆弱的宁静。

 

对余晖来说,这简直是天籁之音。

 

她骑在她的那辆黑色雷鸟上,一次又一次地加满油门,让引擎的轰隆声冲刷着她的身心。她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摩托崭新的漆面,她的指尖从那光滑而极具金属光泽的表层上划过。

 

“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就像小猫一样呼噜呼噜地叫着。”余晖轻声说道。她低头看向那个倚靠在墙边上,满身油污的年轻人,那人看上去十分自豪。“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是个天才!”

 

械咧嘴一笑:“用不着跟我说,跟我妈说这话去。她觉得修理摩托和待在乐队里头表演是在‘浪费我的才华’。”他站在墙边耸了耸肩。“但是,嘿,我很高兴我能帮上忙。”

 

“是啊,你根本不知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余晖把头靠在仪表板上,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不用再乘坐交通工具,塞拉斯蒂娅在上啊,也不用再拖着两条腿四处走动了。她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什么时候动身就什么时候动身。她睁开双眼。“不过,怎么用了这么久?”

 

“嘿,你知道要找齐那些零件得花多长时间吗?”械用脚轻轻踢了踢发动机,“我说真的,这玩意整个都得翻修才行。你以为我为什么收你那么多钱?”

 

余晖翻了个白眼。这笔交易从她的积蓄中拿走了很大的一部分。这就是她靠吃苹果和馄饨维生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她买不起那件夹克。

 

哦好吧,完全值了。

 

械又绕着摩托车走了一圈,对自己的手艺感到相当满意:“你刚把它带来那会儿,它几乎都要散架了。我很惊讶你居然还能骑这么久。你都对它做了什么啊?莫非是在垃圾场找到这家伙的?”

 

“没错。”余晖尖锐地说。

 

“好吧,感谢你让它活了这么久。”

 

余晖又一次猛加油门,让她的摩托热烈地怒吼起来:“再次感谢,械。”

 

械走到工作台旁,笑了笑:“不客气,余晖。对了,闪驰这周末有场演出,你去不?”

 

余晖把她的头盔从地上捡了起来,将目光集中在它那鲜红的花纹上:“不。”

 

“你和阿坤依旧关系冷淡?”

 

余晖戴上头盔,打开面罩,说道:“我不知道我们现在算是什么。但我很怀疑他是否会想让我去。回头见吧,械。”没等他回答,她拉下面罩,踢起支架,一手猛扭了把车把,摩托从车库里飞也似地冲了出来,驶上街道,扬起一大片尘土和沙砾。

 

余晖不愿去思索过去,也不愿考虑未来。她只想活在当下,而现在,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分子都在叫嚣着自由!她沿街道飞驰着,所行之处的宁静皆随之而破碎。她能感觉到她的头发在身后飘动,狂风呼啸着在她的身旁盘旋。

 

她转到主道上,开上了高速公路的下匝道,再次加速。她在清晨的车流中来去自如,惊讶于自己的车技居然丝毫未有生疏。学会骑车对余晖来说可不是件简单的事。而一旦她学成了,骑车就成了这世界上最得心应手之事。

 

她面前的公路坦荡如砥,余晖又加快了摩托的车速。她在头盔下咧嘴笑着,陶醉在自由的快感之中。她甚至都可以一直这么疾驰下去,将一切都抛之脑后。当行驶在通往愉悦的康庄大道上时,除了她自己本身之外,无需再担忧任何事情。她将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这个主意对余晖而言极具吸引力,她甚至都认真地考虑了会儿。直到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六个女孩的形象,她们都在冲着她微笑,挥手。余晖的心里有一种微妙的牵引感,仿佛她们都在呼唤她回来。

 

这是个可笑的想法,若是在之前,余晖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她们,转身离去。但现在她已和她们逐渐熟识,抛弃她们似乎显得有些……冷酷无情。

 

更何况,她对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很长一段时间的食物和汽油供给深持怀疑态度。

 

在引擎的轰鸣声中,余晖听到了一声愈来愈靠近的似是哀号般的警报声。她瞄了一眼后视镜,看到一辆黑白相间的警车正跟在她后头,车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呸,倒霉。”余晖咕哝着,将车骑向路边。她停下车来,摘下头盔,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警车在她身后停了下来,一位警官从车里走了出来,他有着一头和他的蓝色制服很相配的头发,白色皮肤,让余晖不禁想起了维尼尔。也许这两者间有什么关系?

 

他走近余晖,摘下墨镜,问道:“女士,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靠边停车吧?”

 

“知道啊,我超速了。”

 

警官扬起眉毛:“好吧……感谢你没跟我装傻。请出示驾照和登记证。”

 

余晖掏出钱包,把驾照递给了他。“呃,那什么……银甲警官,”她看了看别在那人胸前的徽章。银甲…银甲…我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关于登记的事……”

 

“余晖烁烁?”警官突然间瞪大了双眼。

 

“嗯,对,怎么?”她看着那人从那张驾照上抬起头来看她,又低头去看那张卡片,他的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听着,”在沉默了整整一分钟后,警官开口道,“这次我饶过你,只给你一个警告。保证你不会再违反交通规则就行。我不想再因为这种事而让你靠边停车。”他把驾照还给了余晖。

 

“呃,谢了。”余晖眨了眨眼。当她抬起头来时,那人已经朝着警车走去了。

 

警官上了车,发动引擎时,他探出头来问道:“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是啊……”

 

“那就快回教室里去,烁烁小姐。”

 

当银甲警官驾车离开时,余晖还情不自禁地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我知道我肯定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在哪儿呢?”她发动摩托,将其开回路上,就在这时,她想起了一句话。

 

“因为你,他们被那个愚蠢的银甲闪闪警官给逮捕了!”

 

不错。余晖想着。他就是逮捕那两个混混的人。可是,他为什么会放她走呢?难道他知道是她把那俩混账揍得起不了身的?即便如此,就这么让余晖“逍遥法外”,似乎也显得有些不符合他的职业道德。

 

余晖下意识地耸了耸肩,把这事丢一边去了。无论如何,至少她没被开罚单。

 

******

 

当余晖回到学校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她把摩托停在了学校的停车场里,摘下头盔,将一头长发解放了出来,就在这时,她瞥见一张粉红色的脸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在这儿啊,余晖!我们刚刚还在想你跑哪去了呢!”萍琪的目光落在了那辆漆黑的摩托车上,“哦,你的摩托车回来啦,棒呆了!”

 

“嗯,是啊。”余晖点头同意。她像蛇一般迅速地拍掉了萍琪想要去摸她那辆摩托的手,“而如果你敢碰它一下,我就让你尝尝摩托的前轮是什么滋味,明白了吗?”

 

“明白。”

 

“很好。”余晖咧嘴一笑,从萍琪身旁绕过,走向教学楼,“所以,有什么新闻吗,萍琪?”

 

“新闻,嗯嗯,让我想想……哦对了!牛油蛋糕的乳牙长出来啦!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昨天他咬了我一口,那真的疼的要命!还~有就是,我的英语论文昨天得了个B。还~~有……”

 

为什么我要问她问题?余晖暗自骂着自己。

 

“哦,还有件事可差点儿给忘啦!下周万圣节那天我要开个睡衣派对!你来吗?”

 

“不。”

 

萍琪撅起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余晖:“啊,求~~~你了嘛?大家都会来的!”

 

“好吧,行,我会去的。”现在我也别无选择。

 

“好耶!!!”萍琪蹦蹦跳跳地跟在余晖身边,开始在大厅里翻起了跟头,“你会玩得超级开心的!首先,我们会出门要糖果,然后我们会回我家去吃纸杯蛋糕和冰淇淋,然后我们要围在一块儿讲鬼故事还有烤棉花糖!听起来是不是超赞?”

 

“并不。”

 

萍琪继续在大厅里翻着跟头:“你现在是这么说,但等你真正到了那儿,就等着瞧吧!你会爱上它的!”她翻着跟头进了自助餐厅,余晖跟在她身后,来到了她们通常坐的那张桌子前。

 

“女孩们!猜猜怎么着?余晖同意来参加万圣节派对啦!”

 

瑞瑞从她面前的三文治上抬起头来:“好吧,这倒是个好消息。派对嘉宾总是多多益善嘛。”她笑了笑,“那么,你打算打扮成什么呢?”

 

“什么都不。”余晖直截了当地说道,“难道你们不觉得以你们现在的年龄玩这个太幼稚了吗?”

 

“当然不是。”瑞瑞说,“这很有趣呀。”

 

“而且还有免费的糖果!”萍琪说道,摆出了一副余晖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严肃神情。“你绝不能对免费糖果说不!”

 

是啊,秉持你的信念,萍琪。

 

“撇开免费糖果不说,”暮光说道,奇怪地看了萍琪一眼,“打扮这件事本身也很有意思呢。我的朋友和我过去常常问学校的戏剧艺术系借道具,穿上些引人发笑的服装到处跑。”她微笑着,脸上满是怀旧的神情。

 

余晖耸了耸肩,从苹果杰克的盘子里拿起一个苹果,无视了那女孩愤怒的目光:“我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有趣的,即使是我还在小马国那会儿。”

 

萍琪大声喘气道:“小马国也过万圣节?!”

 

“不完全算是。瞧,我们有个叫梦魇之夜的节日,跟万圣节差不多就是一回事,不过背后的传说完全不同。这个故事要从——嗯唔唔!”

 

余晖的故事被萍琪打断了——粉色女孩用手捂住了余晖的嘴:“不不不不!把它留在派对上说!这会是个超棒的鬼故事!”她终于把手拿开了,完全没有受到余晖对她的怒目而视的影响。

 

“无论如何,”瑞瑞干预道,“你确定你真的不想和其他人一起扮装吗?”

 

“积极而言,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打扮成什么。”

 

“哦,哦!”萍琪挥舞着她的手臂,“你完全可以打扮成一只恶魔欸!”

 

这回,余晖的怒视终于对萍琪造成了影响。她放下手来,缩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神色颇为尴尬:“额…为时过早?”

 

“为时过早。”余晖低声嘶嘶地说道。

 

“好吧,”瑞瑞再次插话道,“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很乐意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余晖靠在椅背上,双臂抱胸:“谢谢,我会考虑考虑的。”

 

******

 

当余晖独自坐在学校的大厅里,擦拭着多年来这所学校所赢得的各种奖杯和奖牌时,一种刺耳的声音占据了她的全部思绪。那天剩下的时间里,她的心情相当糟糕,只能通过比必要时更用力的擦拭来发泄自己的沮丧。

 

“哦,你为什么不打扮成一只恶魔呢?”余晖捏着嗓子,模仿着萍琪的语气说道。她咆哮着,更加使劲地擦起了手中的金杯。“对你而言,生活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不是吗?!”

 

她举起奖杯,凝视着自己闪闪发光的倒影。“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笑得出来……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的话。”她压低声音说道。

 

一只恶魔的面孔忽地浮现在奖杯上,隐去了她原先的倒影,奖杯从余晖的手中滑落,猛地砸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她用手捂住心口,大口呼吸着,试图让自己平复下来:“冷静,余晖。你只不过看到了什么东西而已。”

 

最后一次深呼吸后,余晖爬了起来,捡起掉在地上的奖杯,放回了它应待的盒子里。她低头俯视着那排获奖名单,它们在荧光灯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她的工作做完了,余晖拿起用过的清洁剂和抹布,把它们放回了门卫的壁橱。

 

余晖猛地一脚踢在橱门上,把它给关了,她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想把手上那股清洁剂的味道给蹭掉。当她走回大厅时,一阵悦耳的音乐声飘入了她的耳中。勾勒出一位不知名的小提琴手正在柔软的琴弦上演奏着柔和而动人的高音的画面。余晖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美妙的旋律。

 

她循声走去,仿佛被塞壬的呼唤声所吸引一般,她迫切地想要弄明白这声音究竟从何而来。余晖来到了一间音乐系的小教室,透过窗户往里看去,对于她所看到的那位的身份而吃了一惊。

 

暮光闪闪正独自坐在房中,下巴下夹着一把小提琴,她手中的弓弦在琴弦上灵巧地舞动,演奏着动人心扉的乐曲。

 

余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悄悄溜了进去,暮光并未发觉她开门时发出的吱呀声。余晖靠着墙,继续聆听着暮光的独奏,每一个和弦都令她陶醉,每一个曲调都让她着迷。就仿佛是在欣赏交响乐一般。那旋律是如此的美妙和纯净,几乎令她热泪盈眶。

 

当最后一个和弦的余音也消散于空中后,余晖睁开了双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这音乐所深深地迷住了。借着暮光停顿的时机,她用嘶哑的声音说道:“那真是……太美了。”

 

“咿呀!”暮光好不容易抓稳手中的小提琴,将其一把捞过,紧紧地抱在胸前。她瞪着眼睛在座位上转来转去,直到看见了余晖:“哦,是你啊。嗯…你在那儿站了多久了?”

 

余晖耸肩:“不知道,没留意时间。”她走到暮光跟前,顺手拉过一把椅子:“我不知道原来你还会演奏乐器。”

 

暮光深情地看着她的小提琴:“是啊,我六岁时就开始学了。我原先的高中要求每个学生都要参加几项课外活动,所以我就加入了学校的管弦乐队。”

 

“你拉得真好。唔,真的,真的很好。”

 

暮光的脸颊因余晖毫不吝啬的称赞而涨得通红:“谢谢,但我拉的其实还没有那么好。”

 

余晖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你开玩笑吧?你真的认真听过自己是怎么演奏的吗?我们学校的校长去年表演拉大提琴时,赢得了一所音乐学校的全额奖学金。我觉得你大概比她拉得还要好!”

 

“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余晖点头道。

 

暮光用手指捻了捻自己的头发,说:“我真的很感激你能对我说这些,余晖。但是拉小提琴只是我的一个爱好而已。我并不觉得我会想上一所音乐学校。”

 

“那太可惜了。你会出名的。甚至轰动全球都说不定。”

 

“也许吧。”暮光摇了摇头,“但我不想因为音乐而出名。我想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物理学家。我想为这个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余晖把滑落到脸庞前的头发吹开,翻了个白眼:“好吧,随你便。”

 

“你会演奏乐器吗?”

 

“不会。阿坤试着教过我弹吉他,但不管怎么说……”她低头看着自己纤弱的手指,“我看我是永远也搞不懂这玩意了。”

 

暮光叹了口气,在椅子里动了动:“每次我们俩聊天的时候,他都一副很伤心的样子。那……另一个暮光跟他有什么过节吗?”

 

余晖摇头道:“小马公主跟他什么过节都没有。只不过他爱上了她,那公主离开时他的心都碎了。”她耸了耸肩,“都是他自己的毛病。”

 

“哦。”暮光耷拉下脑袋,“所以他一直跟我搭话的原因就是……”

 

“听着,我是说过那些女孩不会像那样对你,我觉得阿坤应该也不会。但他所爱的那个女孩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怕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白 痴。”余晖压低声音说道,“他仍对‘暮光闪闪’抱有感情,只不过他没有意识到那感情不是对于你的。”

 

“照你的说法,这确实有点令人难过。”暮光划弄了几下琴弦,开始给小提琴调音,“但我不知道我能否回应他的感情,无论如何。”

 

余晖又耸了耸肩:“他是个好人。白痴一个,但的确是个好人。”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不管怎么说,我来这里只是想说你的音乐挺不赖的。你真该表演给那些女孩看看——这可把你和公主小姐区分开来了。”

 

当余晖走向门口时,暮光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等—等一下,余晖,那个……你想再跟我一块走回去吗?”

 

“不,我弄回我的摩托了。傻瓜才走路。”

 

“你有辆摩托?”

 

余晖翻白眼道:“是啊,我刚刚就是这么说的,暮小天才。”

 

暮光垂下头,挠着后脑勺:“抱歉。嗯,那就明天见了。”

 

见鬼,她这一脸伤心的表情是几个意思?余晖看着她又坐了下来,重新拿起小提琴,拉了几个柔和的调子。她不难听出它们中的忧郁之情。唉,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余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暮光,你要搭车回家吗?”

 

暮光抬起头:“搭车?骑摩托吗?”

 

“不然呢。”

 

“我—我不知道,这安全吗?”

 

“通常是挺安全的。”

 

暮光轻敲着手指,露出焦虑的神色:“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爸妈知道了我骑摩托会怎么想…”

 

“那就别告诉他们。”余晖感到自己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这么着,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三,二——”

 

“好吧,好吧,我试试。”暮光急忙说道,“答应我,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好吗?”

 

“我保证,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的。”余晖不得已地答道,但她不知道大自然的力量是否也会遵循这个规则,“拿上你的东西,我要回家了。”

 

暮光没再回话,但脸上露出了愉快的微笑,她飞快地收好小提琴,抓起背包。两人离开音乐室,在余晖的储物柜旁停了下来,余晖拿起头盔,她们向停车场走去。

 

“那就是你的摩托?”暮光打量着这辆午夜黑的摩托,“它挺适合你呢。”

 

“你这是在恭维我吗?”

 

“哦,当然不是,我是说真的!”暮光慌忙说道,“那么,呃,你从哪儿弄来的这辆摩托?”

 

“阿坤和我几年前在垃圾场发现的。我们把它修好了,他让我留着。但我猜这玩意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好修。它隔三差五地出毛病,最后彻底罢工了。我让他一个朋友帮我修了修,这回应该没问题了。”

 

暮光用脚轻轻碰了碰车轮:“那么……它现在安全了,对吗?”

 

“是的,是的,安全得很。相信我,行不?”

 

“……安全带在哪儿?”

 

“没有安全带。”余晖心力交瘁。

 

暮光抬起头来看着她,把脑袋歪向一旁:“那么……我该怎么跟你一起骑车呢?”

 

“抓紧我。”余晖一脚跨上车,把钥匙插进去点火,摩托发出一声怒吼,“上车!”她命令道。

 

犹豫了片刻后,暮光从她身后爬了上去,双手抱住了余晖的腰。“我还是觉得不太安全!”她在引擎的轰鸣声中高声叫道。

 

余晖无奈地叹了口气,摘下头盔,把它戴到暮光的脑袋上:“给。现在给我坐好,闭嘴,别掉下去。”她收起脚架,一加油门,把车倒出了停车场,这才真正疾驰起来。她们颠簸着上路了,暮光紧紧地抱着余晖,浑身都颤抖个不停。虽然余晖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还挺有趣的,但她真的希望暮光不要因此掉下去。

 

风肆意地从余晖的脸上刮过,刺痛了她的眼睛,这让她多少有些后悔把头盔给了暮光。好在这趟旅程并不太长,因为暮光家离学校不远。当余晖驶入宁静的郊区时,她放慢了速度,仍然对这里大多数房屋的千篇一律感到许些不安。

 

她在暮光的房前停了下来。暮光仍然死死地抱着她,她的头盔压在余晖的背上。

 

“嘿,闪儿,你可以下来了。我们到了。”

 

暮光抬起头,慢慢地挪动着身子,好像她害怕摩托会突然又发动起来似的。她摘下头盔,把它交还给余晖,下了车,摇晃着朝门廊的方向走了几步:“哈……这还…没那么糟嘛……啊哈……”

 

余晖看着暮光脸上惊恐的神情,轻笑出声:“别担心,过一阵子你就习惯了。”

 

咔哒一声,两个女孩都抬起头来,看向前门的方向,门开了,出乎余晖预料的是,银甲警官把头从房里探了出来。

 

“哦,银甲!”暮光叫道,恐惧的情绪很快就消散了,“我不知道原来你在家里。”

 

银甲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更加休闲的服饰,而不是余晖初次见到他时穿的制服。“我今天下班得挺早。原本我打算来接你的,但你……搭车回来了。”他警惕地盯着余晖。

 

余晖笑着看着他,多半已经习惯了别人用那种眼神看她:“下午好,银甲警官。”

 

他走下台阶,停住脚步,给了暮光一个轻轻的拥抱:“烁烁小姐。”

 

暮光打量着他们俩:“你们认识?”

 

“我们今天有点交涉。”银甲说,“速度狂魔小姐骑得有点太快了。”

 

余晖默默翻白眼。

 

银甲俯视着暮光:“能给点时间我们单独谈谈吗,小暮?”

 

暮光眯起眼睛。“银甲——”她警告道。

 

“只是谈谈而已,我保证。”

 

她又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行吧。”她微笑着向余晖挥了挥手,“明天见啦!”

 

直到暮光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银甲才开口道:“余晖烁烁。”

 

余晖扬起眉毛。她大致已经想明白了早上的一切,现在正等着听银甲的证实,以及他对此的看法。

 

“摩托挺靓的。”银甲称赞道。又一次出乎了余晖的预料。

 

“哦,谢谢。”她能感觉到自己还在被银甲挑剔的目光注视着。

 

漫长的一分钟后,银甲再次开口道:“暮光她…对你的评价很高。我真的没料到你会是……”

 

“是什么?穿皮夹克,骑摩托?”余晖毫不留情地问道。

 

银甲显得有些愧疚,他挠着自己的后颈:“好吧,是这样。抱歉……只是你跟我想象的大不相同。”

 

“嗯哼。”余晖伸手去拿钥匙,银甲接下来的话又让她停下了动作。

 

“可是,你救了我妹妹。”

 

得,敢情在这儿等着她呢。她转过视线,准备听他继续说下去。

 

“对我而言,这自然意义非凡。暮光认为你是个好朋友——”

 

暮光那家伙的眼光糟透了。

 

“——所以我不能对此视而不见。听着,我只是想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如果余晖没有看见银甲飞快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她可能会笑出声来,但她没有。她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说道:“不客气,说真的,不必客气。”她戴上头盔,发动引擎,这时银甲又发话了。

 

“别惹麻烦了,余晖!下次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余晖在头盔里笑了起来。身下的摩托猛地一声轰鸣,她如脱缰的野马般沿着街道飞驰而去。

 

你没说“请”。

thumb_up6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零离 Lv.3 天马
评论 第十三章 甜美乐章

暮小天才和闪儿这俩翻译23333

2019 年 10 月 21 日
2楼
Eric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十三章 甜美乐章

文章糖分越来越多了呢

4 月 20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