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asnova
LasnovaLv.1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刺客信条:马国自由史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二章 紫影之芽 第一节

chrome_reader_mode 5,729 event 2019 年 10 月 2 日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79 forum 0

  “这就是你们的据点?”

  幻形暗影(Bretending Shadower)看着这个宽敞的房间,四周深色的大理石墙壁反射着壁炉和蜡烛的火光,而房间中央的两张半圆形长桌边则坐着几只正在悄悄讨论的小马。她瞥过墙上所挂的装饰旗帜,以及房间两侧放满的书架,不禁在内心感叹:原来,一家企业能做到这种地步。

  “灵光学会很擅长藏东西,这次他们藏了一整个组织。”带着幻形来的独角兽把脸转向她,看着幻形对此做出的反应。

  眼前的一切让幻形脸上逐渐显露出微笑,她用翅膀包住独角兽的背部,边伸出左蹄在自己和他面前比划着未来的情景:“太好了,只要我们谨慎一点儿,再过五年——或者十年我们就能把暮光从王位上拽下来!”

  翅膀里的独角兽也许是被这份热情惊到了,他并没有回答,而是把视线挪向房间另一侧壁炉里跳动的火光上,陷入了沉默。

  幻形看到同伴一言不发,心里有些担心:“轻明……?我说错话了吗?”

  “不是……”轻明从沉思中钻出来,他看向幻形,缓缓地把自己的顾虑诉说给同伴,“我只是担心未来是不是一切平安。毕竟,我们都是从自己家里逃出来的对吧?而家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啊。”

  幻形低下头,她也认同这个顾虑,毕竟从圣暮山到马哈顿的这段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而从戒严的中心城逃出来这事儿绝不比那趟旅程轻松。

  “是啊,虽然在这儿也不是绝对安全,但是好歹我们能有一个避难所,而不是去地下酒吧工作,又或是每晚为了找住处出卖自己的灵魂。这就已经够好了,而且在这里——”她视线扫过在大厅里的七八只小马,“我们有朋友、有依靠,我们有能力,也有义务把这里变成反抗组织的家。这里是我们事业的种子,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它发芽。”

  轻明点点头,渐渐有了信心,他从翅膀下走出来,看着房间内的一切,虽然没有小马在听,他还是对自己轻声地说了一句。

  “有了你们……兄弟会终于有希望了……”

  

  相比起小马镇,马哈顿的格局倒是没发生太多变化,依然是商户遍布,高楼耸立。街上的小马们也都照常地来来往往,衬出大城市的忙碌。虽然并没有多少小马在说话,路上的车也不算多,但仍有一处声音持续地打破马哈顿的安静。

  “还在为伤口迟迟不愈合而苦恼?怕留下疤痕而困惑?抗生凝胶可以帮忙!只要轻轻一涂,伤口立刻愈合!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去……”

  一块巨大的电视屏幕在所有小马头顶循环播放着几段广告,这对于我和极光这种正在迷路的小马来说是一种实质性的干扰。

  “……巫术制药出品。”

  “这是第九遍了吧?”我看着极光一只蹄子拿着那两封信,用另外三只蹄子在我面前来回踱步的样子。被我分散注意的她把挂着黑眼圈的双目转向我,露出一脸的埋怨。

  “我才没你那么闲呢,你快帮我找找灵光科技公司在哪。”

  “我们才刚到啊,咱们就不能歇会儿么。”我走向路边最近的一条长椅,一下瘫坐上去,并挥挥蹄子示意极光过来。

  “来,坐会儿吧。”极光总算坐下后,我问她,“你都飞了一晚上了不累么?”

  “累呀,但是你不觉得在大街上就这么坐着很不自在吗?”极光用反问的眼神看着我。

  虽然我以前也会觉得这样有点尴尬,但这次疲惫实在是战胜了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啊,我按住极光的一条腿,安抚她说:“就休息十分钟好么?注意力集中才更容易找到不是吗?”

  极光虽然还是有点按捺不住,但半睁不睁的双眼和头部的重量总算是让她答应了。

  “灵光科技?走到市中心,那个挂着超大广告牌的就是。”

  “谢谢您!”我向这城市里仅有的(目前来说)好心小马道完谢后,就匆匆地追着已经全速冲向市中心的极光。准确说,在我眼里,我追的只是极光那条脏兮兮的尾巴。

  灵光科技公司(spirilight tech)的大门现在就在我们眼前,整栋公司大楼有将近三分之一都覆盖着广告,多亏了这个,我们在街上隔着大老远就认出来了。广告上登的是我两年前就一直想要的东西——staby(刺刺)。虽然我还不需要拿着它办公,也不想像别家的小公主一样记一些“秘密日记”,但它有一个“不太重要的功能”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又想起以前抱着极光爸爸的staby玩黄昏公主的时候了。从第一次玩到它时,我就发誓要自己攒钱买一台staby,只用它来玩游戏,虽然这个计划半个月后就失败了,但是14900比特的价格要照我每天的零花钱算的话,我大概要攒到18岁……实在是太难了,尤其是在1比特就能买到2块糖的情况下,更何况我当初有30比特……

  向大门保安表明来意后,他给了我们两张一次性门卡,随着大门的魔能识别器改变颜色,我跟着极光朝公司的玻璃滑门走去。

  玻璃门两侧的落地窗向室内泼洒着阳光,我和极光不约而同地向四处张望,在门厅中心有一座室内喷泉,水流时不时地用反射光闪着我的眼睛。我把目光移向四周,淡黄色的墙壁填满了门厅剩下的部分,一幅幅产品广告挂画陈列在两侧,画与画之间摆着随处可见的办公室阔叶植物,而白色的地板让室内的一切更加明亮。

  正向着门的方位是前台,在前台挡墙两侧延伸出通往公司内部的长廊。前台陆马小姐正在全神贯注地涂着淡蓝色的指甲油,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只疲惫不堪的小马正向着前台走来。

  “嗯……打扰一下?”在极力斟酌了用词后,我轻声对着她的头顶讲话。

  “嗯哼?”她头也不抬,但咬在嘴里的指甲油刷稍稍震动了一下。

  “小——”不对!她年龄比我大哎!不能叫小姐,那叫什么好呢?

  “那个姐姐……我们来找(那个词叫什么来着?)……我们的……家属……”

  听到这,她终于抬起头来(虽然我觉得她是因为涂好了才抬头的),把指甲油刷放回瓶子里,理了理浅蓝的卷发,露出职业微笑,开始解决我们的需求。

  “你们找妈妈还是爸爸?”她上下打量着我和极光,极光为了不再让我继续超级漫长的问答,抢在我之前回答了问题。

  “我们找焰花彗尾(Flaming Tail)和衔绪之明(Perceivat Crealion)!”她几乎是一连珠地说出了她爸和我爸的名字。

  “你们稍等一下哈,我看看……焰……衔……”前台翻着一叠名单找了几分钟,随后对我们说:“不好意思,焰花先生和衔绪先生现在不在这,如果有急事的话,要不我给你们预约好时间?”

  极光听完前台小姐的话后脸上浮现出不安,“为什么不在?但是我爸写信让我们来了呀……”随着极光嘟囔的声音越来越轻,我内心也感到不解和担忧,希望从前台小姐这得到更多信息。

  “他们去哪了?”小姐摇了摇头:“不清楚,我没那个权利知道,应该是出差吧。”“那……还有谁和他们一起去了?”

  她又瞥了一眼名单,对我说:“啊,还有音动绎形(Viblith Voic)女士也和他们一起去了。”

  什么?我妈妈也和他们一起走了?那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和极光逃到这里来?

  这时,前台的电话突然响起,那个小姐让我们在一边稍等,用蹄子抓起了听筒。

  “请问是哪位?”

  ……

  “菲尼斯女士还没来,如果她来的话我会通知你的。现在我这有两个小孩子缠着我,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挂了哈——”

  正当她要放下电话时,另一边貌似说了些不太寻常的话。因为她开始把目光投向我和极光。

  “一个是黄色皮毛、金色鬃毛……另一个是浅青绿色皮毛和淡蓝色头发……什么?!哦好,我在这看着她们俩。”她放下电话,看着我们两个:“轻明极速(Lighter Swifter)先生找你们有事,你们先在这等一会儿吧,你要渴了这有水哈——”她敲了敲前台旁的饮水机,对我们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我看着极光:“你怎么到现在一直没动静啊?”极光勉强从她忧虑的神游世界中爬出来,朝我答应了一声:“有吗……”我看她眼神中仍然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就伸出一只前蹄搭在她的背上:“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放心吧,又不是再也见不到我们爸妈了。”极光把头背向我,抬起一只蹄子揉了揉眼睛,用些微湿润的双眼再次看着我,艰难的朝我露出苦笑。

  “也对啊,我在害怕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极光妈妈的意外吧,她对家庭的问题一直很敏感。在教育楼里,也许最寂寞的不是我,而是她吧……

  过了几分钟,一只橙红色鬃毛、纯白皮毛的公独角兽从挡墙一侧向我们走来,在他看到我们的时候,他明显地表现出惊讶的神情,不过随后他就以平和的语调开口了。

  “你们是来找父母的?”

  极光瞅着我,示意让我回答。

  “对……对!我们找衔绪……”

  “我知道了。”他打断我再一次重复我和极光爸爸的名字,“我先带你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那之后再谈你们父母的事也不晚,好吗?”他温柔地向我们提议。

  就这样,我和极光跟着他走进了公司的电梯。他按下通往二楼的按钮,片刻之后,我们三个穿过一条条走廊,最终到了一间像是员工宿舍的房间。两张床分别摆在房间两侧的墙边,在每张床侧都附带着一张边桌,上面各摆了一盏魔法熔岩灯。除此之外,房间中央的高脚圆桌上放着一套茶具和一副电话。

  “你们是怎么到这来的?”

  在我和极光你一句我一句地解释完后,那个叫轻明的雄马低下头,长叹了一口气,小声念叨着什么,然后他看着我们两个,自嘲般地苦笑了几声。等他静下心来后,他再次用那种温柔的语气对我们说:

  “这间员工宿舍还是空闲的,你们就先在这休息休息吧,等你们醒了,我们再说其他的事吧?”

  他走向一张床的边桌,从抽屉里浮起一把钥匙,“那边的抽屉里也有一把。”然后他带着钥匙缓缓向我走来。

  他把钥匙递给我:“记得锁门啊。有事用公司的内线电话找我,和接线员说一下名字就行了。”随后他就往门的方向走去。

  随着一声门锁轻轻关上的声音,我和极光同时倒在了各自的床上,虽然现在刚过中午,因为熬夜赶了一整晚的路,再加上花了整整一早上找灵光科技的总部,我们已经身心俱疲了。在睡意来临之前,我和极光小声地谈论着。

  “你觉得他怎么样?”极光换了个姿势,把脸朝向我。

  “他应该不坏,可能是爸爸的同事吧?也有可能是我妈妈的?等我们醒了就去问他吧。”我仰躺着,看着空白的天花板。我又回想起了从昨天为止我生活了快一年半的那个单间,同样的天花板,同样的吊灯,这也许是同一类速建魔法造的吧?

  “我觉得他还挺帅的呐。”极光也看着那个吊灯,而我听到后不禁把注意力挪向极光的脸以确认她说这句话的表情。

  妈呀。

  她脸红了!天哪!我是真没想到极光原来喜欢这一类型的?!在教育楼里和同龄雄马谈的挺开的不是我是她呀?也许是她太紧张了吧,出现了什么幻觉,肯定是……不过极光也许只是说他长得帅?毕竟是事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对我在想什么!

  “嗯……我也这么觉得。”

  “如果长大的话……就好了……”极光的声音越来越轻,正当我纳闷这句话的意思时,耳朵里传来了轻轻的打呼声。

  可能只是困了在说胡话吧……

  我不去想刚刚的小插曲,在脑内确认了我目前的情境。我和极光两只未成年雌马,千里迢迢飞到马哈顿,在灵光科技的员工宿舍睡觉?唉,对于未来我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啊,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科幻探索频道

    Noch-f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