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Eastwind-Bonker
  陆马

如你所见。

余晖之时

第一章 落日初现

本作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坎特洛小镇的夏天永远是这样闷热,在盛夏的时候尤是如此。在这样难以忍受的天气里,小镇的居民们都聪明地躲在室内,享受着冷气给他们带来的清凉。正因如此,在六月中旬的下午,你才会发现坎镇平时熙攘的街道上此时却空如一人、悄无声息,只有刺耳的蝉鸣声不断地响着。

  但如果把视角转移到天才独角兽小学里,你就会发现在这样的酷热中还呆在室外的,还有一个侧身靠在篮球场角落里的女孩。尽管入夏已久,女孩的身上依然披着一件深黑色的皮夹克,皮夹克里的衬衫胸前印着红黄相间的太阳图案。同样红黄相间的长发从女孩的肩上散乱地披在身前,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女孩的脸静静地埋在手中厚到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书中。夏日的炎热对她来说仿佛完全不存在,尽管暴露在烈日之下,女孩的神情却让人觉得她是在秋日的习习凉风中。在女孩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个藏在枝叶中、确保自己一定不会被女孩发现的蓝发男生同样安静地观察着她。

  女孩的名字叫落日余晖(Sunset Shimmer)。

  几个高年级的女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来到了夏日炙烤下的篮球场。她们中领头的那个——一个高个子、棕头发的七年级生——发现了落日余晖这个惊喜般的存在,盯着她和身旁同来的伙伴嘀嘀咕咕地说着些什么。但落日似乎没有感觉到自己即将成为一场恶斗的中心,依然沉醉在手中的书里。

  咚。

  篮球砸在落日身旁的墙上。但她只是抬起头瞟了一眼,就又将头埋回书中。几个恰巧经过的学生纷纷停下来驻足观看,似乎预料到一场风暴不久就会产生。发现这么多人都看戏般地盯着自己,高个子似乎感觉自己的面子被伤害了。

  “嘿!落日女(Sunsetter)!还要我来告诉你这时候该干些什么吗?”

  落日叹了口气。对于”落日女“这个外号,她早就放弃去抗拒它的尝试了。落日迅速但小心地把手中的书垫在一片树叶上,站起身,捡起身旁的球丢给高个子附近一个颇为壮硕的女生,就又坐回了原处。高个子显然被落日这种平淡无奇的态度激怒了。

  咚。

  没来得及重新打开书的落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感到前额传来一阵剧痛,紧接而来的是一股粘稠的暖流。她抬头看去,沾有自己血迹的篮球正从身边滚远。高个子的同伴和围观的学生们发出一阵大笑,高个子则笑得尤其厉害。蓝发的男生是唯一目睹了这一幕而没有笑出来的人,他的身子从枝叶中微微探出,但随即又缩了回去。

  “你爸爸从来没有教过你怎么尊重别人吗?”

  “别大惊小怪,艾力(Ale)。像落日余晖这样的孩子总是连她自己的爸爸都不愿意看见的。”刚才那位壮硕的女生接嘴。

  艾力(真名叫艾力克托(Alecto))身旁的人笑得更厉害了。落日的怒火倏地从心头窜起。打她记事起,就总有人不放过拿她的爸爸开玩笑的机会——好像她才是该为这件事负责的人似的。落日的爸爸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印象,她只知道格里曼夫人所告诉自己的:八年前她的爸爸因为她的妈妈死于难产而抛弃自己时,给自己留下了现在这个名字。落日对自己的爸爸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但尽管如此,听凭别人议论她的出身仍然给她带来无限的痛苦。

  落日再度把书放回身旁,心里知道今天如果不把球亲手交到艾力克托手上,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她捡起篮球,竭力做到耐心地将球还到艾力克托的手中。后者的脸上呈现出一个狞笑。

  “你知道吗,落日女?你脸上的血迹和跟你还挺般配的。没准哪天我们可以再好好打扮打扮你。”

  落日懒得去反驳她。她转回身拿起书,准备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说得对,艾力。”另一个瘦小的女孩马上迎合道,“有些人确实只适合每天泡在血里。”

  别去理她们。落日暗暗地告诉自己。八年来她早已学会了这一点,绝不还嘴、等她们说到失去兴趣自然就会停止了。这才是尽早得到安宁的最好方法。

  “‘有些人’,”艾力克托重复道,“我猜你指的是那些只知道把脸埋在课本里赚老师的印象分的乖乖女吧。我刚好知道一个这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我指的是谁吧,落日女?”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了。

  “我对课本早就失去兴趣了,”落日突然转回身,(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反唇相讥,“顺带一提,我刚好也知道一个威胁人的话讲得很漂亮,却只有和三个同伙在一起时才敢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子的人。你大概也心知肚明我说的是谁吧,艾力克托?”

  艾力克托显然被这预料之外的回击给激怒了。笑容从她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恐惧的阴沉。喧闹的篮球场上顿时寂静无声。几个围观者突然开始收拾东西,似乎预料到了继续呆下去对他们没有好处。但更多的人却更加起劲了。落日马上意识到,事情会以一种很难看的结尾收场。可不知为什么,她并不害怕,反倒有些期待事情愈演愈烈。我这是怎么了?落日在心底问自己。她本可以安全脱身的,而不必给自己惹上一大摊子事。

  “我一个就够教训你的了,落日余晖。”艾力克托一步一步想落日逼近,“不要忘了这里可不是教室,也没有老师来处处护着你。或许该有人来教教你课堂上老师不会教的东西:怎么学着对比你强大的人放尊重些。不过很巧,我正好很乐意帮你这个小忙。”她丢开手中的篮球,把双手捏得咔咔作响。

  “唔,我想也有人来教教你你自己一辈子都学不会的事,”落日故作一副沉思状,挑衅地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对手,“怎么用拳头以外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过不巧,我没兴趣帮你这个小忙。”她脱下黑色的夹克,瘦弱的双臂缩着护在胸前。

  艾力克托爆发出一阵大笑。

  “‘用拳头以外的方式解决问题‘,你在想什么呢,落日女?”她拿腔捏调地模仿落日的口吻,“你以为我会跟你比下棋?比运动?或者和你比考试成绩?老师或许可以为这些屁事宠着你,但我可没那么傻。”

  “我想你们不是在吵架吧,孩子们?”

  围观的人群向四下里散开,以便让一位胖墩墩的女士通过。见到落日的援军来了,作势欲前的艾力克托马上收回了自己的架势。

  “没有的事,夏米老师。”她拿出一副傻笑的面孔,“我和落日女正打算一起回家呢。”

  趁着艾力克托和老师交谈的当儿,落日迅速地用手抹了抹额角的血迹。想要尽快解决问题,你最好不要让老师察觉出事情的异常,不然只会越闹越大。落日能在学校里混下去可多亏了这条真理。

  听完了艾力克托的陈词,满意的夏米老师转向围观的学生:

  “你们为什么还不回家?时间已经不早了。”

  知道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好看的内容了,学生们都三三两两地准备离开。艾力克托也捡起了篮球向校门口走去。与落日擦身而过时,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死定了,落日余晖。”

————————

  如果说落日在学校所遭受的算是欺凌,那简直令人无法想象她在“家”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G&G孤儿院,名字源于它的两位创办者:乔治和盖勒特·格里曼夫妇。落日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尽管她从未觉得这里像个家。落日在学校的日子或许很难过,可至少她还有整个图书馆的书,还有象棋社的活动给她打发时间(虽说现在象棋社的学生已经越来越疏远她了),最重要的是:在学校里艾力克托和她那群同伙或许敢对她说三道四、指手划脚,但只要有老师在,她们就从来不敢和她动真格的。

  相比之下,在G&G,她就不得不一对一地面对艾力克托的折磨,任由她在自己身上试验那些魔鬼般的点子:把她彻夜关进储物柜里;用花洒把滚烫的水浇到她的头上;或是揪住她的头发把她一次次按进水里又提起来。落日至今仍然记得她四岁时被扔在庭院里的一棵树上独自过了一夜,以致于第二天早上她被发现时,仍在树干的分岔之间冻得瑟瑟发抖。每每想到这里,落日对艾力克托、对G&G乃至对她的生活的恨意就增加一分。有的时候她甚至会在坎镇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寻思着要不要干脆离开这个不值得她留念的地方,去找到那个八年前抛弃了她的人。比如现在。

  这太荒唐了。发现自己又一次陷入这个想法,落日在心底告诉自己。且不说你打算怎么去找一个你对其一无所知的人,就算你最后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呢?

  放弃了这个设想,落日沮丧地用脚踢开了路上的一块石子。目送着它跳到路的另一端,落日感觉因强烈的照射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她抬头看去,马上发现了这光线的来源:街对面就是坎特洛镇的镇立高中。身后的夕阳放出金色的光芒,穿过云层,照在坎高正门口马形雕像的顶端,反射进落日的双眼。

  落日余晖……

  她就这样呆呆地直视着雕像反射出的阳光看了许久,直到太阳落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落日向四周看了看,才发现天色渐黑,只有西边的天空还残存着一抹血红色的晚霞。不知道为什么,直视了阳光许久,她的双眼却几乎没有任何不适。等上了高中,就不用再天天受为霸一方的同学欺凌了吧。回去的路上,落日这样想道。

  落日终于回到G&G的时候已是将近七点钟,晚饭已经开始了。对于她的晚归,没有哪个孩子或大人表现出了任何的惊讶。一如既往,格里曼夫人不允许她在晚餐中途加入进来——说得好像晚餐有什么好在乎的一样,她上楼回房的时候这样想。落日的房间在G&G三楼的最深处。住在这样一个地方的好处就是几乎没人愿意到她的房间来找她,尤其是像艾力克托这样的人。落日简直无法想象,如果艾力克托就住在她的隔壁,她怎么可能完成每天的作业,更不用说静下心来看十分钟书了。落日坐到书桌前,开始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安宁。但好景不长,不出十分钟,门外便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落日余晖!格里曼夫人找你!”

  稚嫩的声音刚落,它的主人就转身跑下了楼——大概是以示自已和她“划清界限”吧,真是讽刺。落日皱了皱眉头,在她的印象里,格里曼夫妇总是巴不得见不到她这个“没有教养、不懂尊重别人的小杂种”的。今天却一反既往地主动来找她,显然属情况特殊。想到这里,落日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下到一楼的时候,落日遇见了此刻她最不想见到的一个人。后者的脸上又挂上了她惯常的那种令人作呕的笑。

  “挺有自知之明的啊,落日女。主动下来领罚的吗?”

  这次落日学聪明了,决定不和她多费口舌。

  “闪开,艾利克托。要是我去见格里曼夫人迟到了她会生气的。到那时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艾利克托大笑起来。

  “格里曼不会生气的。事实上,你就算永远都不去,她也不会觉得你迟到了。毕竟现在急着要见你的不是她。”

  落日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但她尽量保持了冷静。

  “很好。那我也没有必要下来了。”

  她转身往回走去,但刚抬脚就被从后面揪住了头发,随即便被往一旁的储物柜上甩去。撞到了肩膀的落日竭力想要站起来,可艾利克托在她小腹上猛击的一拳马上使她失去了行动能力,接下来的一拳则正打在她的胸口。很快,拳脚就如雨点般落在她的全身各处。落日早已再无还手之力,只能尽量用双手护住头部。可即使这样,她依然感觉自己全身各处都在流血,即便是不流血的部位也都剧烈地作痛。这种打与被打的关系持续了约有半个小时。艾利克托狠狠地将最后一脚踢在落日脸上时,后者正在地上蜷成一团、背靠着储物柜的门颤抖着。看到她这副痛苦、无助的样子,艾利克托显然很是满意。她临走前笑着对地上的人丢下一句:

  “‘用拳头以外的方式解决问题’,我很期待着你给我上这一课呢,落日女。”

  大概有过了十分钟,又或者是几个小时,甚至可能是好几天,落日终于感觉疼痛减轻了一些。她缓缓地抬起身,双腿仍在不住地打颤。扶着,或说是半靠着身旁的储物柜,她一点一点向前挪去。到达楼梯转角的时候,落日抬起右腿,但右边的膝盖随即抗议起来。落日迟疑了一下,便强忍着向上走去。她就这样走上了三楼,全程中没有碰见一个人。楼道两侧的门也都紧闭着,听不见里面的人发出的一点声音。终于,落日挨到了打开自己房门的一刻。她没力气再打开灯,连衣服和鞋子也不脱就瘫倒在床上,左手在黑暗中摸向床脚的医药箱,在里边摸索着打算找点什么来处理伤口。创口贴又用完了,她沮丧地想。作业今天是做不成了,但愿明天早上醒来痛觉能缓解一点儿。就这样,落日昏昏沉沉地睡去。

  就落日所知,在学校,没有真心愿意和她在一块儿。人人都知道艾利克托讨厌这个身体干瘦、头发脏兮兮的没有父母的女孩。他们当然也知道艾利克托的家庭状况是什么样,但谁也不会蠢到公开把这件事提出来。

————————

  落日这个星期剩下的日子里过得还算凑合:被关在储物柜里两次、被艾利克托一伙堵在教室的角落痛打一顿。不管怎么说,她本以为自己还会为当时的一时嘴快付出更多代价的。星期五下午放学后,落日像往常一样走进学校的图书馆,打算在那里把周末的作业解决掉。但好景不长,数学作业接近尾声的时候,她那翻来覆去用过一遍又一遍的草稿本也失去了最后一块空地。落日环顾四周,走向离她最近的一个女生:

  “不好意思,请问你……”

  落日的话音刚起,面前的女生就讲述丢进书包里,用手拎着包离开了原先的位子。尴尬的落日转回身,马上发现周围的学生纷纷把目光投回自己手中的书里,只有角落里一个蓝发的男孩还在呆呆地看着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暴露了,男孩慌忙装出一副苦思冥想之状,却打翻了手边的一个书堆。将这出闹剧看在眼里的落日毫不掩饰地冷笑了一声,收好书包走出了图书馆。

  离学校最近的商店里有落日惯用的那种草稿本,但是一本就要五块钱。手指在口袋里把格里曼夫人配给自己的零花钱点了一遍,落日不由得提醒自己下个月最好别在她面前表现得太过张扬。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她故作随意地在一排排货架里翻找着,却无意中注意到角落的一本日记本。两块五。落日把它拿在手里,掂量着它的价码。日记本的性价比当然比不上草稿本,可至少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而且够她撑完这个月的了。但最让落日放不下它的,或许还是封面上和她衣服胸口上那个别无二致的太阳图案。落日狠了狠心,拿着它走向收银台。

  出了商店的大门,落日打定主意不再回学校,便向附近的一个公园走去。坐在公园西侧的一条长凳上,抬头便可看见坎高的马形雕像。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如今的落日看见它总有种莫名的心安感。这几天以来她有时会在专门的时间跑到坎高的街对面,只为重现一次当时的场景。可惜的是,她的这种尝试一次也没有成功过。发现自己的思绪已经飘远,落日赶紧把自己拉回眼前的作业中。她拆开日记本的包装,打开第一页,但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发出了一声尖叫,手像接触到了火焰一样把它丢得远远的,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招来了许多路人不满的目光:

  亲爱的日记:新学期伊始,日记!尽管这个消息到来已有三个月,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从明天开始就要成为塞雷斯提娅公主的独门学生了!并且据说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所收的第一个独门学生!接下来的这一年你可得努点力了,落日!

  落日余晖

  2月24日,星期日

#1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第一章 落日初现

章节名?哦?

哦!

2019-10-17
#2
魔法师T_T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第一章 落日初现

这个怕不是人类世界的ss吧?第一章可以说是文艺复兴了,充满了80-90s 欧美高中生题材作品的要素 :ftemoji_sgsneaky:

11 天前
#3
回复 第一章 落日初现

加油!

幸好我们亲爱的小艾同学面对的是“落日”而不是某个被称作“老威”的前男性人类,要不然的话,呵呵~:ftemoji_sgsneaky: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