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幻魔狼烟
幻魔狼烟Lv.7
陆马
中篇原创
R
已完结

极略时代

第五章:同舟共济

chrome_reader_mode 5,532 event 2019 年 9 月 22 日 thumb_up 2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68 forum 0

“有人袭击我们!各位!准备防御!”特洛里斯提斯在赛迦之后又招呼了一下“极影”们,尽管他几乎精疲力竭,但是却还是支撑着站了起来,举起了刀。

“终于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斯奎克!”拉万一眼就看到了斯奎克,于是他将双手变作水晶,狂怒地咆哮着,将手拍向斯奎克,“你永远也不会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的!”

“我很抱歉,老兄。但是这次你干的真的太过分了。”斯奎克面不改色地从皮套中用触须拔出四把剑挡住了拉万的那一拍。

紧接着,大地裂开,熔岩喷涌而出。斯奎克则纵身一跃躲开了迸发的熔岩。

左手一挥,又是一道巨大的裂缝。

“我倒要看看你往哪里躲,至少我不会再和当初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了!

无数的熔岩从地下涌出,挡住了斯奎克接近拉万的道路,也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一条金黄色的魔法巨龙直冲着拉万飞去,而他意识到的时候那条龙已经近在咫尺了——!

一道透明的寒冰护盾挡在了拉万和那条龙边上。

“谢了!艾希!”“当心点!”

远处的风纹见到自己的那条魔法龙被艾希挡下,气得那是直跳脚。

只是在气愤之余,他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就隐藏在自己身后——

赛克突然从一旁跳出,直直扑向风纹。后者则反应不及被其扑倒。

“该死!”

“居然还敢来阴我友军?呵呵……”

赛克还没等开始吸光爱意,就感觉到自己身上一阵疼痛。

“时刻注意自己背后,小子。这种刺客我见得多了!”萨拉卡一剑砍翻了赛克,把风纹拉了起来。

“感激不尽。”“你先找地方隐蔽起来吧!这家伙我来处理。”

风纹用魔法带着弓跑开了,赛克也踉跄着站了起来,头上的角隐隐发出了暗蓝色的光芒。

“哼……你也玩阴的啊?”“彼此彼此啦。”

萨拉卡带着邪魅的微笑看着赛克,剑刃上还留着幻形灵绿色的鲜血。

下一秒,这两个直接拼打在了一起。风纹则趁着这两个厮杀转身离开了。

“呼,好险……”

话音未落,一支箭飞过风纹的脸旁边。

“嗯!?”他立即拉开了弓,死死地瞄准着箭射来的方向。

“躲开了?我保证你躲不了下一次。”卡隆端着弩,瞄准了风纹。

“卡隆!帮我盯着一下那个拿弓的!我马上去支援他们去!”奥贝里斯克·比森和卡伦克飞过卡隆身边。

“了解。”卡隆边回应卡伦克边射出了第二发弩箭,一支红色的高速箭也掠过他的头顶。

还等他在瞄准的时候,金属碰撞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一支飞刀落在了他的身旁。知道事情不妙的卡隆慌忙带着弩箭跑开了。

就在卡隆和风纹对狙的间隙,汉尼拔已经悄悄地摸了过来——但是被巴塞尔发现了。

“你倒是挺精啊。”汉尼拔的两把长袖剑拼在巴塞尔的剑上,随即后者便把剑猛地一抬,把他打出几步远。

“这话该我说才对。”巴赛尔轻轻地抹了一下剑,“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了跟前才能发现的刺客,以前我找到过不少用了隐身咒语的生物。”

旋即,两人又拼在了一块。

就在缠斗的间隙,巴赛尔趁着汉尼拔不备,朝他脸上虚晃一剑,迅速绕到了他的身后。

“呃!”

汉尼拔躲闪不及,被一刀刺伤后背。而巴赛尔则又追了上去。

可是汉尼拔却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让他得逞——一柄飞刀飞来,巴赛尔虽然躲过了飞刀,却结结实实地被汉尼拔踹了一脚。

“你小子够狠!”巴赛尔·苏恩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来吧。”汉尼拔依然带着微笑,“这还没结束呢。”

 

不远处,藤清和玄云也找到了彼此,对打起来。

“想不到你居然能找到这里,玄云!”

藤清用一把野太刀挡住了突然出现的玄云。尽管这把武器比玄云的双刀重很多,玄云突然的一扑还是震得他双爪发麻。

干了那么严重的错事,我怎么没有理由来找你呢?玄云两眼死死瞪着藤清,旋即又把身一侧,双爪掣刀猛地向上一抬。

刀刃被弹开了,藤清拼尽全力才让它没有飞出自己的爪子。

“就在这里决出胜负吧!”玄云的攻势并未停止,可是一道冰墙却挡在了他和藤清之间。

“艾希?”藤清转身问道,却发现艾希和凯洛丝已经杀得热火朝天。

一道道红色的光束飞过艾希的身旁,无数的红色传送门也从空中打开,里面飞出无数的红色魔法矢。而艾希身后也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冰锥,地面上也冒出了巨大的冰刺,不断地朝着凯洛丝飞去——双方的攻击都收效甚微。

“别走神啊!”在藤清看着这两个厮杀的间隙,玄云又反爪把刀一扬,两道巨大的青黑色剑气朝藤清飞来。

“哼……你实力涨了不少,玄云。但是我也不是等闲之辈!”藤清将刀横了过来,也是用力一挥——一道更加庞大的紫色剑气划破了冰冷地让人窒息的空气。

剑气的碰撞掀起了一阵狂风,顷刻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在扬起来的巨大沙尘中,藤清和玄云也很快找到了彼此。刀刃碰撞的声音冲破了沙尘,传入了一旁修拉的耳朵里。

“好机会!”修拉举起了那把巨大的镰刀,一道短暂的绿光划破了烟尘。大地裂开,似有无数亡魂涌出。几道黑气也涌向了那道绿光。

然而又有一道好似闪电的亮光直扑修拉,圣洁的气息和黑暗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

“巫妖,你在这里!别走!”安德因顶着狂暴的沙尘,举着锤子和盾如饿虎扑食一般直冲修拉而去。

圣骑士吗……神圣的东西我最讨厌了!修拉把镰刀一招,地面上裂开了巨大的裂缝,里面冒出来了无数条白骨,直直锁定了安德因。

白骨碎裂的声音、装甲破碎的声音和血肉被撕开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从即将湮灭的烟尘中传来。

修拉脚边有几块碎掉的白骨,而安德因的左腹部和翅膀则多出了两道明显的血痕。

“大意了啊……”安德因愤愤地瞪着修拉。尽管她躲开了所有的骨刺,却被修拉把盾牌打到一边用镰刀刺伤。

“哼……有两下子吗!”修拉的骨翼也被安德因的锤子打断了一截。

紧接着,安德因投出了锤子,又飞身扑向修拉,后者则仅仅是把镰刀一架,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咒语,又是几道骨刺从地下冒了出来。

正在这两个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两道暗金色的光芒从安德因和修拉的头顶上擦过。

“给我死过来!”萨拉德纵身一跃跳过两马头顶,脚下的火迹时隐时现。他用魔法漂浮着一根法杖,那法杖的脚下似乎有着一股奇怪的魔力——这样的气息告诉耶斯特这家伙来者不善!

“来吧。”耶斯特轻轻地摇着自己的那把军神扇。扇子上流出一些魔力气息,一场魔法的对决在所难免。

萨拉德在空气中画出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耶斯特也将扇子在空中轻拂了几下——天空中群星的影子依稀可见,顷刻间无数道暗金色的光芒从半空中落下。而地面上也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昏地暗的混乱场面再一次出现。

两道火焰冲破了狂风的阻挠,随着大风旋转着互相撕扯。

地面上的火焰也开始疯狂地蔓延,却被耶斯特召唤的另一个防护罩挡住。

地面上打的热火朝天,天上也没闲着!

“狂风来临之时正是我施展才华的时候!去死吧!死狮鹫!”

震风终于是“放飞了自我”,和盖拉在空中缠斗甚欢。

“这家伙终于放开了打吗……”盖拉将“永夜”挡在身前,架住了震风的三轮雷电攻击。和震风的缠斗让她有些吃力。

“呵呵呵呵……我不会再一直躲躲藏藏下去了!上吧!”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盖拉提着“永夜”猛地一冲,接二连三的突刺和震风的雷电碰撞在一起,电火花从空中不断地迸出。

冰霜和魔虫的气息一步一步地来到了天空,艾希和凯洛丝见到友军都陷入了僵局,虽然都还打着,但是心已经都不在对手那里了。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艾希。她仅仅是虚晃一下,便直奔盖拉那里。

“别走!”凯洛丝则绕了一个圈来到了震风身后,打开了三个传送门。

冰雾和魔法矢同时从半空中飞下,却又被迸发的熔岩打散。

紧接着,无数的黑气和血红色激光从地面上飞来。

空中缠斗的那四位却丝毫没有理会,决斗变成了二打二。

 

“哼……实力倒是还不错吗……之前解放森林之魂的时候你可没这么强,卡兰!”拜恩斯架起了藤蔓,萨洛尔·塔乌斯则站在他身后,用那把昙特巴斯之剑召唤了无数的黑暗能量团。

“彼此彼此,那时候我们都没这么厉害呢!”休·卡兰丝毫不理会拜恩斯,她的角发出墨绿色的光芒,顷刻间巨大的藤蔓拔地而起。

黑暗能量在黑暗之主的召唤下一次又一次地飞向伊兰博斯,却每次都能被他召唤出来的诅咒之眼击破。

“我可是认真的,小子。”萨洛尔·塔乌斯将剑蓄满能量,猛地朝着天空一指,“破!”

一只巨大的蠕虫破土而出,而伊兰博斯则趁这个机会摘下了眼罩。

“我不瞎,只是这眼睛里头的魔法,太危险了……危险的东西还是用在这里吧!”

蠕虫刚刚破土而出,就被伊兰博斯用双眼直视着变成了红宝石。几秒钟后便爆开了。

爆炸产生的红宝石雾让所有人都无从得知接下来的危险——

一条巨大的金龙又一次冲向了拜恩斯和萨洛尔,却被一个绿色的身影挡下——“放心,我护着你们!”奥贝里斯克·比森也很快投入了战斗。他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沙尘从四面八方集中在一起,最终在狂风的作用下变成了巨大的沙尘暴。

而右边迸发的岩浆和蔓延的地狱火则在接近伊兰博斯和休时,一道由风构成的屏障挡在了他们中间——“后面就交给我了。”耶斯特再次扇起了扇子。

然而此时一个紫色的身影却突然闪现在了大伙周围,朝着和萨洛尔和拜恩斯对波的伊兰博斯和休直直扑去。

“去死!”赛迦亮出了两把尖锐的短刀,然而他却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拍飞了。

“母亲以前要守护的东西,现在就扛在我肩上。我绝对不会容忍你胡作非为,赛迦!”艾德拉将嘴张开,里面散发出了一些腐蚀性的黑紫色雾气。

“倒是有点骨气!”卡伦克一把接住了赛迦,超新星则把一直积攒着的特大团混沌能量朝着混战的方向扔了过去——然而似乎并没有起效?

骤然间,萨拉卡和汉尼拔闪现在了半空中,绕到了极影们的身后。

“你们走不了的!”萨拉卡纵身一跃,将剑放在身前。

“杀戮时间到!”汉尼拔则跟着萨拉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出了十多把飞刀。

“见鬼!”萨洛尔留意到了两个刺客,但是似乎有些太晚了。

他只感觉自己被针刺了一下,但是却让他生疼。

“嘻嘻,准备好疼死吧!这东西只要有一点进你身体里就会让你疼死!”毒蒺藜坏笑着收起了两把刺剑。

“你!该死……”

“没事吧?”萨拉德在拉万和超新星的掩护下接近了萨洛尔,用角轻轻地碰了一下伤口,伤口很快就痊愈了。

“谢了,萨拉德。”“注意身边,他们有个风仙子刺客,会用毒。”

赛克和巴塞尔也迅速赶到,和萨拉卡与汉尼拔拼杀。

而就在使徒们激战的时候,卡隆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把一个剧毒的罐子砸在了休身上。

此时半空中凯洛丝看到了这一幕,直接撇下艾希和震风离开了。

“她跑了!追——”“别走!”

泰拉里欧见凯洛丝撤退了,急忙提起“毒月”赶来支援。

而赶到休身边的凯洛丝则在斯奎克阻挡住巴塞尔和赛克的情况下默念咒语,把光芒投射在了休的身上。

“谢谢。”“小心点哦~

此时沙尘消散了下去,在外围厮杀的几对也慢慢地向中心靠拢。

“聚在一起了!”特洛里斯提斯见状,将刀一拔直接冲向使徒们。

然而,却有另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空中阻截住了他……

“是……怎么会是你!?”特洛里斯提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阻挡他的正是自己的老友,克雷欧图斯。

“虽然要伸张正义,你倒也不至于这样,特洛里斯提斯。”克雷欧图斯将自己那雪白的剑架在自己和特洛里斯提斯身边,“我不是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情,只是现在暴力过了头,我也只能以暴制暴了——动手!”

半山腰间冒出了无数的身影,顷刻间枪林弹雨便扫向了下面的极影们。

“该死……”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一道传送门划破天际,阿卡列斯和特拉娜则从传送门里迅速飞了出来。

“我们要顶不住了,特洛!”赛迦一面艰难地拼杀,一面朝着特洛里斯提斯喊着。

此时藤清刚刚甩开玄云,见到特洛里斯提斯陷入苦战,把刀一挥直直扫向克雷欧图斯。

“嗯哼?”克雷欧图斯向上一飞,躲过了那道剑气。而特洛里斯提斯脱身之后,便摇动了蛊惑之铃……

无数的黑暗能量涌入了“极影”们的身体,他们变得狂暴了起来。

“这无穷的力量啊……”

顷刻间,无数的白骨和木乃伊从地下涌出,地面开始以迅猛的速度变得混沌。

岩浆、地狱火和吸星藤四处蔓延,又似乎有什么奇怪的歌声在天地间回荡……

只是,无形的力却又阻止住了这一切,即使有蛊惑之铃的加持,却还是挡不住那无形之力的冲击。

“这是最后的办法了!特洛!我们必须重置这个时空!”

赛迦歇斯底里地举着一个奇怪的怀表,就在赛迦用魔法按下它的前一刻,场面突然寂静了下来。

“给我停下!”无形的力量将大伙全都掀翻在地。

当大伙看向声音的来源时,才发现了天罡。

而他却不以为意地一步步走到赛迦身边,捡起了那个怀表。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子之后,他打破了沉默。

“伙计们,我可能得告诉你们一个可能你们难以接受的事实——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空,是被篡改过的,而如果修复这段时空,我们或许就都能够得到我们应该得到的东西……就是你们想要的。”边说着,天罡飘着的怀表和蛊惑之铃被天罡扔到半空,无数的黑气从大伙的身体中涌出,飞入了蛊惑之铃中。而怀表闪烁过后,蛊惑之铃消失了。

“时空被篡改过?还有,赛迦,这是什么东西?”特洛里斯提斯显得有些不解。

“这……”赛迦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是最后他还是咬了牙,开口了。

“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想毁灭帝国的……只是我在外面被放逐的时候,有一个全身深蓝色的小马找到我,叫我去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就在我好不容易逃出了压制的时候,又是同一个小马——她告诉我自己是从异世界跑出来的,给了我这个怀表说是可以改变时空,于是我……”

“我和赛迦是合伙篡改时空的。”萨拉德接上了下面这一句,“我是我们本以为这会好点,但是我们却万万没想到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嗯……看起来事情不少。不如我们先把这个时空改回去再说?”盖拉提议。

“赞成。”萨洛尔·塔乌斯接到,“只是该怎么改回去呢?”

“这个?交给我吧。”特拉娜接过了怀表。

轻轻地调试了几下之后,特拉娜的角中放出了三色的光芒——

巨大的闪光盖住了所有人的视野。

 

“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但是我总是感觉事情似乎不只有这么简单?”天罡端详了一下眼前被修正过后的世界。

thumb_up 2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极略时代系列

    幻魔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