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雪月π
雪月πLv.4
独角兽
短篇转载
T
已完结

P.F.F.

原文地址: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6ZhppkrqWGWyywnqV5Rnn98Q1Ls1ZB0tQRe4SQkg01Y/mobilebasic

永垂不朽

chrome_reader_mode 5,169 event 2019 年 9 月 22 日 thumb_up 1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00 forum 1

我不记得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最先离开的是Rarity ......

 

 

那一年, Rarity 受邀为Hearth's Warming Eve (注*相当于小马们的耶诞节和建国纪念日)舞台剧设计衣服,因此去了一趟坎特拉,之后便失去了联络。

 

 

她的妹妹Sweetie Belle 在家里等了又等,最后冲到我这里来,说她感觉到Rarity 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

 

 

照预定的行程, Rarity 应该会在舞台剧结束后搭末班的火车回到小马镇,可是当天晚上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刮了一场暴风雪,所有的铁路都被厚厚雪的给埋住,交通路线也因此瘫痪了。

 

 

隔天,担心Rarity 的我们立刻坐着天马拉车来到了坎特拉找寻Rarity 的踪迹,我们从舞台管理员得知Rarity 在当天晚上就已经离开了大典会场。

 

 

接着我们去询问Rarity 投宿的旅店,那里的老板也说Rarity 在当天晚上便已经退房没有回来过,这让我们完全没有了头绪,铁路上的积雪还没有清完, Rarity 又能到哪里去呢?

 

 

就在这时,我们发现一位路过的老奶奶居然穿着Rarity 的蹄套,于是便向她问了蹄套的事情,那是Rarity 特制的蹄套,上头有着她自己的CM ,当这个冬季来临时Rarity 为她的每一个朋友都制作了一副有着她们自己CM 的蹄套,我们都有一套。

 

 

老奶奶回答说,那天晚上她独自走在街道上,因为大雪的缘故四肢冻的发抖, Rarity 就是在这时看到她并将自己的蹄套给了这位老奶奶。

 

 

“妳戴这些蹄套看起来很好看呢,感觉像是年轻了十几岁喔。”

 

 

Rarity 当时这么向老奶奶说道,老奶奶非常感激,那些蹄套真的很温暖。

 

 

我们寻着老奶奶给的线索来到了火车站,却在火车站发现有一只小马也正在寻找Rarity的踪迹,她正拿着Rarity的漂亮羽绒外套,那是她最喜欢的一件,她跟我们说她是一名流浪小马,那天晚上因为寒冷而不得已露宿车站。

 

 

那时的Rarity 准备搭火车回小马镇,她的背上放着要带回去给妹妹的礼物盒来到了火车站候车。

 

 

当Rarity 看到她后怪叫了一声,立刻朝她奔了过来,原本她以为Rarity 是要把她赶走,没想到Rarity 却脱下了她身上那件贵气十足的羽绒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这么冷的天气妳还穿成这样,这件就给妳吧。”

 

 

她原本想婉拒,这件外套看起来是在太漂亮太贵重了,可是Rarity 却十分坚持的说。

 

 

“没有关系,而且我可不准有小马在Hearth's Warming Eve 这一天穿的这么难看,这对我的眼睛有害。”

 

 

当下她便感动的哭了出来,没有任何小马像Rarity 一样第一次见到陌生的小马就对她那么好。

 

 

她们两在车站一起等着火车的到来, Rarity 说了很多她的朋友以及她妹妹的事情,并且告诉她有空可以来小马镇看看,如此热心的话语温暖了她冰冷以久的心。

 

 

当他们得知火车因为大雪不会来了, Rarity 却还是准备离开要赶着回家,此时的Rarity 身上已经没有了可以保暖的衣物,她曾经劝过Rarity 待到隔天天气好一点时再走,但却被Rarity 婉拒了。

 

 

“我答应过Sweetie Belle 要回去的,这件衣服对你来说太大了,妳明天拿去城里的服饰店卖掉,换些适合自己穿的衣服来吧,记得,要漂亮点喔! ”

 

 

在走之前, Rarity 还给了她一大笔钱,那是她那晚工作的报酬, Rarity 连一枚金币都没留的就给了她,而那笔钱足够她返回家乡,结束她那段在外飘泊的流浪之旅。

 

 

当时她简直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向Rarity 磕头道谢,但是等她抬起头来时,却发现Rarity 已经走了。

 

 

隔天一早,当她拿着Rarity 的衣服到服饰店卖的时候却发现原来Rarity 是在坎特拉高级服装服装店开设专柜的名设计师, Rarity 她外套的价值居然是那晚Rarity 给她的钱的四倍!

 

 

由于这份礼物实在太过昂贵,她不敢把Rarity 的外套卖掉,于是拿着外套在城里四处寻找Rarity 的踪影,便跟我们遇上了。

 

 

Rainbow Dash 从城里的守卫那打听到那天晚上有疑似是Rarity 的小马走出了城外。

 

 

当时的看门警卫曾经严正的警告Rarity 快要刮起暴风雪了,出去可能会丧命,但在Rarity 的哀求与坚持下,两名守卫不禁心软,况且他们也没有限制小马进出城的权力。

 

 

听到这里,我突然感觉大事不妙,连忙叫Rainbow Dash 和Fluttershy 先飞去寻找Rarity ,我和其他小马组成了搜救队后开始在被大雪覆盖的雪地里寻找Rarity 。

 

 

最后,我们在距离坎特拉城外十公里的树下找到了冻僵的Rarity ,然而她的方向却早已偏离了原来往小马镇的道路,估计是大雪让她失去了方向,但令小马们十分惊讶的并不是Rarity 居然能在大风雪里走上十公里,而是当小马们发现她的样子。

 

 

 Rarity 呈坐卧的姿势在树下闭着双眼,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微笑,睫毛和脸上都是雪花的结晶,怀里紧抱着要给妹妹的礼物,现场有使用防护魔法的痕迹,估计是Rarity 在躲避风雪的时候用魔法做出防护盾。

 

 

我不知道Rarity 是什么时候从我这里学到的,这项魔法耗费的魔力很大,或许就是加速Rarity 死亡的原因,累积在防护罩上的雪凝结在一块,从远处看起来就好像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包覆着Rarity 。

 

 

 Rarity 美丽的身形配上这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十分梦幻,在清晨的太阳下反映着光辉,让Rarity 看起来就像公主一族一样。

 

 

那副景象让后来所有看到的小马一辈子也忘不了, Rarity 的样子是如此的美丽而且梦幻,她的那份美丽在她死后刻划在所有小马的心中,使她的美丽永垂不朽,之后还有小马为了纪念她而画出了一副名画,题名为『雪之公主』。

 

 

在我们打开Rarity 要给Sweetie Belle 的礼物时, Sweetie Belle 和我们都哭了。

 

 

里头是一副Rarity 亲蹄织的围巾,还有一张小小的卡片上头写着『给我最好的妹妹Sweetie Belle , Hearth's Warming Eve 快乐,天冷了要多加保暖喔。』

 

 

 Rarity 真是个傻瓜......要是她不是那么坚持一定要在Hearth's Warming Eve 之夜回去,要是她当时有把里头的围巾拿来用,她或许就不会冻死了。

 

 

在Rarity 的葬礼上,我们让她穿着一身让任何小马都为之惊艳的紫色晚礼服,那是她最喜欢的服装,让她躺卧在由各种颜色的布料交织堆叠而成的床上,身旁散落着漂亮的玫瑰花瓣。

 

 

现场聚集了众多曾经受她帮助的小马与小马粉丝,所有小马都为了她逝去的美丽与慷慨哀痛不已,无私的奉献与关怀让她赢得不少小马的心, Rarity 真的是我见过最符合慷慨特质的小马了。

 

 

 Spike 也因此哭了三天三夜,将近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吃不下任何宝石,最后还是我硬塞红宝石到他嘴巴里,才让Spike 想起自己是多么的饥饿。

 

 

之后的每一年, Spike 都会在Rarity 过世的那一天来到Rarity的服装店前面发呆,怀念她的身影,当Rarity荒废许久的服装店因为过于老旧而要拆除时Spike 还发了好大一场脾气, Spike真的非常非常的爱她。

 

 

第二个走的是Rainbow Dash ,经过了她多次的努力与表现之后,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加入了惊奇闪电。

 

 

在加入惊奇闪电的第五年, Rainbow Dash 便从准备退休的队长蹄中接下了惊奇闪电队队长的棒子,同时Rainbow Dash 也打破了各项飞行记录,在云之都里,几乎没有小马不知道Rainbow Dash 所缔造的传奇,那是她马生中最颠峰的时期。

 

 

在Rarity逝去的第七年,也就是Rainbow Dash接任惊奇闪电队长的第十年, Rainbow Dash的体力逐渐开始走下坡,当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打破自己曾经所缔造的传奇记录时, Rainbow Dash将队长的位子交给了自己最爱的徒弟Scootaloo 后便离开了惊奇闪电。

 

 

离开惊奇闪电的Rainbow Dash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她对飞行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少, Rainbow Dash开始在Equestria 里到处旅行,在各种不同的天空上飞翔,持续磨练她的飞行技能,在Equestria各地的天空,时常会传来出现彩虹音爆的传闻。

 

 

然而,可怕的悲剧就是这么突然的发生了,没有小马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小马看见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时在那附近的小马只听到蹦!的一声,十分巨大的声响,还有如同践踏警报般的剧烈震动。

 

 

当时在那附近的天空,有将近三分多钟,都变成了彩虹的颜色。

 

 

当小马们在山脉中找到Rainbow Dash 失事的撞击点时,所有的小马都吓了好大一跳,因为那里被Rainbow Dash 撞出了好大一个坑洞,小马们在坑洞中100公尺深的地方才发现了Rainbow Dash 的遗体。

 

 

著名的物理学家小马如此研判,能以这样小的质量造成如此大的坑洞,其速度必定超过光速,没错,光速......截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研究能证明有小马能承受的了光速, Rainbow Dash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失控撞上山的吧?

 

 

在Rainbow Dash 生命逝去的最后一刻他到达了没有小马能够进入的境界,

 

利用自己生命的火花散发了如此耀眼的光芒。

 

 

原本众小马以为彩虹音爆这项绝技会随着Rainbow Dash的逝去而成为绝响,没想到就在Rainbow Dash逝去不久后,她的两名徒弟Scootaloo和Pound Cake 便再现了这项绝技,在Rainbow Dash 逝世的一周年,他们两个合力完成了一项新的绝技。

 

 

那日盛大的景象仿佛就在昨日,依然历历在目。

 

 

那一天,是云之都每几个月一次的补水日,这次云之都又选择了小马镇的水库当作补给水源,本来我是要代替Rainbow Dash 负责号召所有小马镇的飞马的,不过Scootaloo和Pound Cake 却提出了一项令所有小马为之震惊的计画。

 

 

他们两个联蹄在水库上方旋转着......

 

 

是的,就只有他们两只小马,这项计画相当不受到其他小马的看好,认为他们两个纵使是继Rainbow Dash 过世后最被看好的两位飞马也不可能成功,要达成800翼力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项计画相当荒唐。

 

 

然而我错了......所有的小马都错了,当地面开始刮起旋风、水库的水平面开始出现明显起伏时,我看见他们两个脸上带着与Rainbow Dash 十分相似的坚毅表情。

 

 

碰!S cootaloo 和Pound Cake 使出了彩红音爆, Rainbow Dash 的得意绝技,我看见彩红的痕迹在水库的上方盘旋着,很快的,那两道彩红便变成了龙卷风的样子。

 

 

龙卷风般的彩虹!我大吃一惊,这不是只有在我和其他小马施展谐律时才会出现的强大魔法吗?

 

 

小马镇水库里的水被这强大的吸力给吸起,直冲天际,大量的水花让彩红的颜色变的更加千变万化,包罗万象的色彩让所有的小马忍不住惊叹。

 

 

彩虹龙卷......还记得我第一次遇见Rainbow Dash 时,她也是利用类似的方法来替我烘干身子,虽然那毁了我的发型,我却在那一个时刻无比的思念着Rainbow Dash 。

 

 

"妳看到了吗? Rainbow Dash ,你的两位好徒弟成功了,他们凭着自己的力量完成了不可能的传说,妳很以他们为荣吧?"

 

 

说这话的是Fluttershy ,她那时就站在我的旁边,当我转头过去看到她时,发现她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

 

 

是啊......思念着Rainbow Dash 的小马不只是只有我, Fluttershy 在我们之中其实是最喜欢Rainbow Dash 的小马,还记得当时得知Rainbow Dash 的死讯时Fluttershy 是一声不吭的就晕了过去。

 

 

 Scootaloo和Pound Cake 在众小马的欢呼声中相拥大哭着,说这是为了纪念Rainbow Dash ,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思考谐律元素的特质是否也能从其他小马身上得到,进而研究出让全Equestria 共同提供谐律元素运作的方法。

thumb_up 1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asey Lv.2 天马
评论 永垂不朽

RD结局是神秘博士那篇文的联动?

2 月 24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