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雪月π
雪月πLv.4
独角兽
短篇转载
E
已完结

皇家蛋糕攻防战

原文地址: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2u0UfWePqTgZF62VtpHlROzxnd_-gV_XFJHhLlPVSKk

见招拆招

chrome_reader_mode 4,854 event 2019 年 9 月 21 日 thumb_up 2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83 forum 0

现在时间正好接近中午, Celestia 公主打算在午餐之后开始她的计画于是先行离开去吃午餐了,只留下Au Hasard 和他所守护的蛋糕在大厅里,心里不断想着要如何应对Celestia 公主的攻势以及……

 

 

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多空闲时间啊?!工作呢?!国事呢?!这位公主白天的时候都在忙着如何偷吃蛋糕吗?!

 

 

 Au Hasard 忍不住在心底碎念,这时他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叫起来,这才让Au Hasard 赫然想起他没有替自己准备午餐,因为平时值得都是夜班,从来都没有在白天工作,而他在这之前以为守护蛋糕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本想在午餐时间去去看白天的员工餐厅,但现在却因为要看好蛋糕哪都不能去。

 

 

 Au Hasard 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看时间到太阳下山日落还有大约六个小时的时间,六个小时啊……先别说不能吃东西了,就连厕所恐怕也不能去上,因为谁知道狡猾的Celestia 公主会不会在他离开岗位的时候跑来偷吃,看来只能忍耐了。

 

 

 Au Hasard 打起了精神,挺直了胸膛,做出守夜时端庄的姿势,反正不过是六个小时,以前又不是没有连续值班这么久过,虽然那是在精神体力比较好的夜晚还有吃饱之后,不过Au Hasard 相信自己绝对可以挨的过。

 

 

半个小时后……

 

 

『咕噜噜!!』

 

 

 Au Hasard 肚子的叫声已经响彻整个厅堂, Au Hasard 也坐在地上,靠着自己的长矛机撑着身体,有气无力地望着厅堂的大门,在皇家厅堂的隔壁正好就皇家食堂,因此就在Au Hasard 饿个半死的时候,各种食物的香气都会透过门缝飘散到这边来,疯狂的刺激着Au Hasard 的味觉以及肚子。

 

 

“好饿喔……” Au Hasard 忍不住哀叹着,就在这时一旁蛋糕的香气也窜到了他的鼻腔之中, Au Hasard 转过头,望向那完美的大蛋糕。

 

 

水果的酸甜气味和奶油的香气同样也在刺激着Au Hasard 的鼻子,跟隔壁皇家食堂的食物香味比起来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蛋糕正好就在他的面前,正好就在他一张口就能吃到的距离。

 

 

“好想吃一口……”

 

 

发觉自己有这样想法的Au Hasard 猛然的回过神来,用力地晃了晃头,将头给转了回去,使蛋糕离开自己的视线。

 

 

太危险了!差点连自己都要沦陷了,看守蛋糕的看守者要是把自己看守的蛋糕吃掉的话,岂不是监守自盗吗?!

 

 

“只要偷吃一小口就好……”

 

 

那个想法继续这么说着。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把上面的樱桃都吃光的话,就可以装作这蛋糕从来没有放樱桃,不会被发现的。”

 

 

“不可能!上头已经有樱桃的印子了, Celestia 公主也会发现的!”

 

 

“没问题的,只要跟Celestia 公主连蹄,就说蛋糕都是她偷吃的就好,你不会挨罚的。”

 

 

“不行就是不行!”

 

 

“可是难道你不想吃吃看吗?这么多水果……像是云一样松软的蛋糕,丝滑顺口的奶油……”

 

 

“呜哇……别再说了,口水都要……等等!我脑中的想法也太真实了吧?!”

 

 

 Au Hasard 猛然抬起头一看,赫然看见Celestia 公主正上下颠倒的站在大厅的天花板上,刚刚的声音其实就是她发出来的,他们两四目相交, Celestia 公主向他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Au Hasard 使出了连刺!!

 

 

 Celestia 公主进行了回避!

 

 

Miss!Miss!Miss!Miss!Miss!Miss!Miss!Miss!Miss!Miss!

 

 

 Celestia 公主从天花板上飞了下来,站到了厅堂上,脸上露出了狡猾笑容。

 

 

“哎呀,想不到诱惑居然失败了,看来你不是省油的呢,Au。”

 

 

“承蒙您的赞赏。”

 

 

 Au Hasard 气喘吁吁的回答,刚刚刺了这么多下居然一刺都没有命中,她的回避值到底点多高啊?

 

 

“那么我要回去继续用餐了,待会儿见。”

 

 

 Celestia 公主这么说着,转身往大门走去, Au Hasard 摸着自己的肚子,满怨念的看着她离去, Celestia 公主却在中途像是想到什么般回头看着Au Hasard 。

 

 

“差点忘了,待会儿我会叫皇家仆从送一份给你的。”

 

 

“……”

 

 

“不用担心,我不会在里头下药,糟蹋食物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这样也有违皇家荣誉。”

 

 

偷偷在小马头上假装是他的内心OS 难道就不违背吗?!

 

 

“我只是希望你有精神和体力能够应付接下来的事,毕竟我们起码还有五个小时,你可要好好陪我玩呢。”

 

 

在离去前Celestia 公主对Au Hasard 使出了会心一笑, Au Hasard 却觉得这个笑容令他发毛,或许Celestia 公主的目标根本不是偷吃蛋糕,而是利用那些看守蛋糕的卫兵获得乐趣,一想到这里Au Hasard 就不禁咽了咽口水。

 

 

过了一会儿,三名皇家仆从果真推着餐车进到了厅堂,来到了Au Hasard 的面前,餐车用白色干净的桌巾铺着,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银盘,银盘上都是各种高级的精致餐点,他们拿出了张小餐桌放在Au Hasard 面前,并将餐点一一的摆上餐桌,为他用银杯装上饮品,面对这样豪华的皇家午餐, Au Hasard 的口水流的就像瀑布一样,一下子就把刚刚的不安抛在脑后,立刻大快朵颐了起来。

 

 

就在这时,在餐车的桌巾底下,悄悄伸出了两只蹄,那两只白色戴着金色蹄铁的蹄子在地面悄悄的移动着,将餐车滑动到蛋糕桌的旁边,接着她飘起了桌上的蛋糕刀,要准备往蛋糕切下去时,她所躲藏的餐车却一下子被拉远。

 

 

“妳真的认为这伎俩能成功吗?”

 

 

 Au Hasard 冷冷地说着, Celestia 公主没好气地从餐车底下探出头来。

 

 

“我这个计画明明很完美!你是怎么破解的?!”

 

 

“我看到两只小马花了很大的力气去推一个看起来明明没那么重的餐车,就知道里头藏了只重量级的小马了。”

 

 

“你在说我胖吗?” Celestia 公主眯起了眼,原本正得意的Au Hasard 赶紧闭上了嘴,冷汗直流,后来Celestia 公主轻哼了一声,转身的往大门离去,但是她的身上还卡着整台餐车。

 

 

酒足饭饱后, Au Hasard 继续站岗着,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就他所知现在是Celestia 公主继续审理国务的时间,在下一次休息之前,她应该没多少时间可以来骚扰她,虽然被Celestia 公主请吃饭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可不会因此松懈或心软。

 

 

碰!

 

 

就在这时, Celestia 公主打开了皇家厅堂的门走了进来,身旁后还跟着国务卿以及一堆重要的大臣,渐渐地就将皇家厅堂给塞满,过程中Celestia 公主看了Au Hasard 一眼, Au Hasard 也对他露出了微笑,他会选择将蛋糕放在厅堂不是没有原因的,正因为这里是Celestia 公主处理国家大事的地方,在Celestia 公主审理国家大事的同时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她不可能有办法在众目睽睽下偷吃蛋糕,所以选在这里对Au Hasard 相当有利,而Celestia 公主当初也因为知道这件事情而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只见Celestia 公主坐在主席的位置,静静地开始听起家臣们下午的简报,裁决事项与陈请者诉求,就这样时间渐渐地过去了,在Celestia 公主处理国家大事的时候, Au Hasard 就只是守在蛋糕旁站岗,虽然是自己平时常做的事情,但是Au Hasard 却因为是在白天的关系有些昏昏欲睡,加上刚刚才吃饱, Au Hasard 不禁紧闭着嘴吸气,偷偷打着呵欠,眼泪都从眼角溢出了。

 

 

 Au Hasard 看向Celestia 公主,只见她面对这一连串繁杂琐碎的公务,居然没有一丝睡意,很认真地听取每一份简报和回答对方,想起Luna 公主听证的时候也是这副姿态,他不禁在心底佩服起两位公主的耐性与风度,相较之下,那些官员报告时的声音却听起来像是催眠曲。

 

 

不知不觉, Au Hasard 感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当他发现自己居然开始打嗑睡的时他猛然抬起头,晃了晃脑袋,接着他感受到一股视线,转头看了Celestia 公主一眼,只见Celestia 公主立刻将视线移开,脸上挂着一股微笑。

 

 

“好了各位,我想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吧?” Celestia 公主问着身边的大臣们。

 

 

“是的,陛下。”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稍做休息,一起喝杯下午茶如何?”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陛下。”在Celestia 公主身边的大臣点了点头,转同向一旁的仆从说着。

 

 

“马上替陛下准备茶点。”

 

 

“喔,对了,我还想听点音乐助兴,能请宫里的皇家乐师来吗?” Celestia 公主这么问着,突然又看了Au Hasard 一眼,脸上露出了微笑, Au Hasard 对这个微笑感到很不安。

 

 

“是,马上安排。”

 

 

过了不久,三只小马带着自己的乐器来到了皇家厅堂,分别是大提琴、竖琴和钢琴,,他们三个先是向公主行了伏身礼后,其中一名带着钢琴到来的小马抬头问着公主。

 

 

“陛下,今天您想听什么样的音乐呢?”

 

 

难不成?!

 

 

 Au Hasard 惊讶得睁大了眼望向了Celestia 公主,她脸上的微笑此时在他的眼里特别的狡诈。

 

 

“最近我我睡得不是很安稳,所以想听一些令小马放松的轻柔音乐,最好是能让我们放松小睡的一下最好。”

 

 

“没问题,陛下,一切就交给我吧!”

 

 

那匹小马点了点头,接着转身和团员们讨论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后,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演奏位置上,过了一会儿,他们开始弹走起一阵轻柔优美的乐声。

 

 

就像是温暖的微风吹拂过脸庞,悦耳的音乐在皇家厅堂回荡着,一旁的小马仆从替大家端上了茶杯,里头盛装着特制的皇家花茶,是由皇家花园栽种的高级花草烘培而制成,冲泡后会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具有放松心神的特别功效。

 

 

优美的音乐配上花茶的香氛,过不久皇家厅堂里的小马们便开始昏昏欲睡,更不用说是吃饱后的Au Hasard ,虽然他没有喝上花茶,但是空气中传来的舒爽气味却也让他几乎要失去了知觉,若不是身体倚靠着长矛,他说不定早就跟厅堂里其他家臣一样不知不觉得的在自己的位子上睡着了。

 

 

“可恶……快要睡着了,这种气氛下, Celestia 公主地底是怎么忍住的?”

 

 

 Au Hasard 在意识逐渐模糊之际转头看向了Celestia 公主,却看到Celestia 公主丝毫不受影响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耳朵里居然塞着棉花,而放在她面前桌上的也不是其他家臣们用的陶瓷茶壶,而是一个透明的玻璃壶,里头盛装着咖啡色的液体……根本就是咖啡呀!!

 

 

中……中计了……

 

 

 Au Hasard 最后支撑不住身体,跪倒在地上,长矛也掉到了地上,此时Celestia 公主这才放下杯子,一步步的朝Au Hasard 走了过来, Au Hasard 企图抵抗这催眠的音乐声与茶香,但却觉得这个世界天旋地转的令他无法站稳脚步……

 

 

“看来是我赢了呢,蛋糕我就收下了。”

 

 

 Celestia 公主来到Au Hasard 的身边说着,并看着蛋糕舔了舔嘴唇,正当她想再向前一步时, Au Hasard 却攀住了她的一只前蹄。

 

 

“不、不可以……这是Luna 公主的蛋糕……绝对不能让妳接近……”

 

 

 Au Hasard 这么说着,眼皮却像铅块一样沉重, Au Hasard 用尽最后的力气去攀住Celestia 公主的腿,最后仍不敌睡魔的侵袭睡着了……

thumb_up 2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