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陆马

我只是个马圈外的观望者。

树苗与公主梦

本作评价
10()
()0

attachment 1 名小编推荐过此文章

作者的文笔富有灵性,很多地方的描写令人眼前一亮。全文节奏不紧不慢,叙事平稳,讲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大陆西面,有一片广袤的荒漠。这里似乎被大部分小马遗忘了,唯一能证明这里有小马足迹的东西,似乎就是在荒漠上矗立着的一个旧站台,和一排通向西海岸的铁轨。

常青树苗——一只独角兽——已经在站台上等了近一个小时了。她约好她的叔叔开车送她到西海岸,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西边吹来的风裹着黄沙,钻到她墨绿色的鬃毛里去,这让她不太舒服,于是她从背包里取出一封信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信上的字迹不是很清楚,但写得很工整:

 

敬爱的树苗老师:

您的学生——明亮夜空,后天将跟随狮鹫们探索未知的海域,而这一次我们会航行很远,是平时航程的好几倍。我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去乘船冒险,但是这样一来,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给您写信了。

感谢您在过去对我的帮助。即使我毕业很久了,您还是不厌其烦地阅读并回复我的每一封信,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临走前再见您一面。我知道您十分忙碌,但如果您能接受我的不情之请,我将感激不尽。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明亮夜空

816

 

树苗把这封信读了不下十遍,每一遍读完,她都会微笑着把信叠好,小心地放进信封里,时不时再拿出来看一眼。她现在听不到车声,估计自己还得再等一会。做点什么呢?她打开贴在右耳朵上的微型收音机,主播热情的声音立刻盖过了风声:

……每晚六点的‘半小时新闻’。呼……朋友们,来看看我今天怎么打发这半个小时吧!我看看啊,今天是817日,小马镇医院共有三对夫妇喜得贵子;云中城造云机器运转正常;魔法部在空间压缩魔法上还是没有进展;苹果工业这边倒是发明不断,他们今天发布了新版本的储物箱,空间利用率再次提升;三十多颗龙蛋在岩浆的呵护下,预计三天内就能孵化……

“过了几分钟了?这就是今天所有的新闻吗?这怎么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朋友们,我觉得小马国已经好久没有像样的新闻了,有多久了呢?几十年?几百年?我听我的爷爷讲,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塞蕾斯蒂亚刚退位,也就是我们敬爱的暮光公主刚刚即位的时候,每天都能播报精彩的新闻,像什么云中城选战进入白热化啊,蝇熊越狱在镇上引起骚乱又被降服啊,又或者时装设计师瑞瑞又推出了什么新的款式……

咔。树苗关上了收音机。

太阳就快落下去了。远处的地平线正一点点咀嚼着夕阳的光辉,树苗眯起眼睛,望着柔和的夕阳,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这么悠闲地欣赏夕阳了。

上一次欣赏日落是什么时候?树苗记不清了,不过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特别愿意趴在山头上,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她曾觉得,公主们用魔法控制日月升降,是天底下最神奇的事。她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公主,亲自体验这激动马心的过程。于是生于小马镇的她不断询问周围的小马,怎样才能成为公主,公主又是怎样控制日月的。可惜没有一只小马能给她满意的答案,也没有小马嘲笑她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大家都太忙了。

“当公主?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当公主就不能天天开派对了。”镇上的派对策划师蜂蜜蛋挞一边往自己的前蹄上缠气球一边说,“你去问问蛋糕阿姨吧,她知道的比我多。”

“当公主?我想,你可能需要非常忠诚,非常慷慨,非常善良……”蛋糕阿姨把蛋糕从烤箱里拿出来,略带歉意的朝树苗笑笑,“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为什么不先尝个蛋糕放松一下呢?”

“我……”动物庇护所的天马菜粉蝶刚刚给一只小兔子梳完毛,“可能你需要强大的魔法,哦,友谊的魔法!我可能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如果你问我怎么照顾小动物,我也许可以给你一些建议。你还没有宠物吧?你觉得这只陆龟怎么样?领养他祖先的可是大名鼎鼎的云宝黛茜……

镇上的DJ戴着耳机,根本没有注意到树苗。

“谎言!”陆马科学家行星齿轮用颤抖的声音低吼道,吓得树苗飞也似地逃开,“什么强大的魔法,都是谎言!我终有一天会证明的……

“你怎么能去找行星齿轮呢?他就是个疯子!”树苗的妈妈轻抚树苗的头,“一个月后,塞蕾斯蒂亚公主会来小马镇,到时候你去问她,她不会拒绝回答的。”

一个月后,塞蕾斯蒂亚真的来到了小马镇。在盛大的欢迎典礼之后,她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屋里住了几天。这天下午,树苗找到塞蕾斯蒂亚公主,公主和她一起去了小马镇最高的山顶,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小马镇,当然,还能欣赏日落。她们在那里聊了很多。

“你想当公主,就只是为了升降日月吗?哦哈哈哈……”塞蕾斯蒂亚公主爽朗的笑声,让树苗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塞蕾斯蒂亚注意到树苗脸上的表情,立刻收起笑容:“对不起,孩子,我是不是伤害你的感情了?不过你要明白,升降日月的话,其实学会一点小技巧就够了,而成为公主要背负更大的责任。你知道做公主要同时维护国内外的稳定,每天都要接见大大小小的来宾,去不同的地方视察,为小马国的未来做规划吗?你觉得以前的我,还有你们现在的暮光公主,每天除了升降日月就是四处游玩,像现在的我一样吗?”

树苗摇了摇头,她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些。她叹气道:“那,我怕是做不成公主了。”

塞蕾斯蒂亚耸耸肩,把头贴近树苗的耳边,轻轻地说:“我说这些并不是让你放弃。如果你真的想去做公主,那你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学习别的小马的美德,多去图书馆学习魔法,多交几个知心朋友。即使你最后没有成为公主,当你回头看看你为此付出的努力时,不觉得有一种奋斗后的满足感吗?”

 

从西边驶来的火车打断了树苗的回忆。她惊讶地瞪起眼睛,她以为这里已经不再通火车了,她刚到站台时还往售票处看了一眼,里面空荡荡的,窗户碎了一半,沙子堆满了窗角,显然很久没有小马来过这里了。当火车在树苗面前停下,树苗的叔叔流沙从车上走下来朝她打招呼时,她更是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认识我了?”流沙笑着拍拍树苗的肩。

树苗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以为……你开的是苹果工业的汽车。”

流沙是一只年迈的钻石犬。从年龄上看,树苗更适合称呼他爷爷,但是他在小马镇时活力十足,经常和年轻小马打成一片,所以树苗就习惯称呼他叔叔了。树苗跟着流沙走上车,挑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流沙去车西边的控制室做了一些简单的调试,火车原先的车尾变成车头,带着他俩向西海岸驶去。他把盛满食物的小车推到树苗旁边,在面向树苗的座位坐下。他和树苗一边吃东西一边分享各自的经历。

“所以,你现在是个老师,还是在中心城?”流沙说着灌了口蔬菜汁,溅出来的汁液顺着他松弛的皮肤的一道道沟壑流下来,树苗微笑着点了点头。流沙从小车上取下一条毛巾擦了擦嘴,又半开玩笑的问:“那么你离自己的梦还有多远呢,我的小公主?”

“怕是实现不了了,我想。”

“多可惜啊……”流沙的语气中夹带着一丝遗憾,“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跟我比划公主升降日月的情景,当时你脸上的表情,啧啧,别提有多兴奋了。”流沙转头看向窗外,夕阳开始与地平线融为一体。他指着夕阳对树苗说:“你看看今天的夕阳,发红而不刺眼,像个……荷包蛋?”

树苗扑哧一声笑了:“我以为您戒荤了,叔。”

“鸡蛋能算荤吗?谁没吃过鸡蛋啊?算了,咱不聊这个。你知道真理学会吗?”流沙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树苗。

“那个由一群神秘的疯子科学家组成的学会?”

“那只是主流媒体对它的评价,”流沙摇了摇手里的蔬菜汁,“谁也不知道这个学会有哪些成员,有小马说他们是一群陆马,还有的说他们就是西海岸的狮鹫,谁知道呢?他们只在电台活动。他们的言论是挺疯狂的,不过有些观点很有意思。看看这个!我把他们的一些话抄下来了。”流沙打开挎在身上的、印着暮光公主可爱标记图案的小包,从里面翻出几张叠起来的白纸,交给树苗。树苗把纸轻轻展开。

 

我们不是要推翻公主们的统治,但是如果公主们隐瞒了真相,阻碍我们探索这个世界的真理,我们将毫不客气地站在公主的对立面……

……魔法的可能性已经被独角兽们寻找殆尽。几十年来,小马国的魔法一直没有发展,陆马的科技发展却突飞猛进,我们迎来了双向行驶的电动火车,见证电话的问世,以前的孩子们数着羊睡觉,现在他们睡觉时都在数着二极管……

……视觉的形成不是我们的眼发出光来照清楚周围的事物,而是周围事物反射的光线被我们的眼接收到。那么,谁能保证我们眼前的世界是真实的?如果有生物在暗中扭曲光线……

……我们会不会一直被更高级的生命监视着?日月升降真的要靠公主的强大魔法来维持吗?它会不会只是一种光影的把戏……

 

“什么强大的魔法,都是谎言!”升降日月的话,其实学会一点小技巧就够了。回忆里的片段在树苗脑海中闪现。她用微微发颤的蹄子把纸递给流沙,流沙用锐利的目光观察到树苗脸上的恐惧,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说:“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话,我想,你也能操控日月,这样的话,你的公主梦就能实现了。”

“天呐。”树苗只是摇着头说。她突然觉得自己脑袋发热,赶紧从小车上取下一瓶纯净水,大口喝起来。流沙不慌不忙地说:“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话……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试什么,叔?”树苗尽力使自己的气息平缓下来。

“就是施展一下魔法,改变下光线之类的。”流沙试探道,“我可是一直在关注你的消息。你现在可以说是小马国数一数二的魔法师了吧,操纵光线肯定不成问题。如果你能在小马们面前升降日月,展现你的能力,说不定他们就会把你像公主一样看待……

“你刚上车时不是说对我的消息一无所知吗?”树苗在心里嘀咕着。她打量着流沙,这个老头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树苗不知道叔叔为什么会有这么疯狂且幼稚的想法,不过,如果真理学会的猜想是成立的,天知道小马国未来会出什么乱子……

树苗的独角发出光来,这道光像水一样顺着鬃毛流下来,在树苗的右前蹄汇集成形,变为套在蹄上的光环。流沙眼里闪烁的光芒一下子被点燃了,欲望的火苗仿佛要喷出来。

然后这光环消失了。流沙眼里的火苗瞬间熄灭。树苗朝流沙露出无奈的笑容,说:“叔,我做不到。”

“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不是说我能力达不到。我只是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我不想去改变它。”

“你这是在说,你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吗?”流沙问。

我放弃了梦想吗?看看我的过去,我在教室与图书馆的每一次往返,受我帮助的小马脸上的笑脸,身边朋友与我的每一次击蹄……我可能永远也成不了公主,但是我在追逐公主梦的每一次努力,都在使自己变得更好,在使小马国变得更好。而现在,叔叔更像是在利用我的公主梦……

树苗叹了口气:“我想是的。”

流沙的眼里不再有光芒了。他神色黯淡地把纸收起来,把剩下的小半瓶蔬菜汁一饮而尽,把空瓶子扔进小垃圾桶里。他又意犹未尽般地说了句:“孩子,你要知道,我只是想让你过得更加幸福……

“我已经很幸福了,叔。”

树苗和叔叔随后又聊了点别的话题,不过都没有什么意思。就这样,夕阳一点点沉进地平线。流沙让树苗在车上睡一小觉,说完就推着小车,慢慢朝车头去了。树苗看着流沙走远后,用独角照明,给自己要出海的学生写了封回信。

 

亲爱的明亮夜空:

我很高兴你能参与新的探险。还记得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吗?我管理着学校的图书馆,那天晚上校园里开派对,你却偷偷溜进图书馆看书,正好碰上在图书馆整理书籍的我。那一天我们一起看了很多书,有关于魔法的,也有关于历史的,我还记得书上有段历史是说,混沌之主无序在暮光公主的朋友小蝶离世后悲痛欲绝,在确信小马国不再需要自己的时候,在小蝶的墓旁化作了石头。我说这段历史对我们已经没什么用,你却说这对你很有用,因为你的梦想就是学习小马国所有的知识,探索这世界未知的可能。

怎么说呢?探索未知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但是我觉得,探索未知不应该是你梦想道路的终点,在了解真相、探明真理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一步,那就是怎样把自己探索到的东西加以利用。毕竟,我们奔赴梦想,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让世界变得更好,不是吗?

你知道吗?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片大陆上尚未有魔法的时候,存在着和我们相似的智慧生物。他们靠着智慧创造了辉煌的文明,探索的足迹不仅遍布陆地与大海,甚至伸向我们的头顶,伸向太阳、月亮和星星……可是,这种智慧生物为何荡然无存了呢?我想,也许他们只想着探索,却忘了自己探索的最终目的。于是,真相带来了恐慌,原本团结的群体分崩离析。

我不是很会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只是想提醒你,当你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小秘密时,想想怎样利用它才能让我们变得更好。如果揭露真理只能给小马带来伤害,那么最好还是把真理收藏起来比较合适,你觉得呢?

总之,我相信你这次航行一定会收获颇丰的。希望你能一直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常青树苗

817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两个月后的一天黎明,明亮夜空喃喃说道。

他,连同船长,以及其他的狮鹫船员,在这个不平凡的黎明,都看到了梦幻般的景象:东边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把曙光洒向西边天空清冷的月亮上,日月同辉。

“这不是做梦吧!”“小马国那边出乱子了?”船员们议论纷纷。明亮夜空转身走进船舱,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全景相机,和一个小小的盒子,上面有一个插口,刚好能放进相机的存储卡。盒子上印着真理学会的标志。

这两件东西是他第一次坐火车到西海岸时,一个叫流沙的列车员送给他的。只要把存储卡放进去,信息就会传到真理学会那里,真理学会就能把信息还原为照片。一切都依赖陆马的科技完成。

他带着这两件东西走出船舱,夹板上的同伴还在张着大口抬头望天。他用全景相机朝天空拍了几张照,日月同辉的景象被记录下来。他接下来没有把存储卡从相机里取出来,而是走到甲板边,把小盒子扔进了海里。

“再强大的魔法,也有施法距离的限制。”明亮夜空说完便露出轻松的微笑,招呼同伴们去吃早饭。航行还没结束呢。

 

扔进海里的盒子,在海面上发出一阵微弱的噼啪声后陷入沉默,一声不响地沉入海底。

thumb_up10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魔法师T_T 站务赞助者
回复 树苗与公主梦

什么,这文居然没有评论?:ftemoji_flutterfear:

虽然是oc文,但写得好啊。作者没有选择去直接讲设定,而是通过点到为止地穿插新闻广播、报纸、主人公的所见所闻等内容,巧妙且清晰地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多年之后的小马国。更难得的是,文中所有的剧情展开、角色对话、心理活动,都紧扣着“奔赴梦想,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让世界变得更好”这一核心思想。文章篇幅不长,读罢却能给人意味深长的感觉,着实不易。

 

11 天前
#2
Fytus 天马
回复 树苗与公主梦

暗线写得太巧妙了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