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六零轩º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已至高三,码字缓慢,更新不定,请多包容。

《被剃去的历史——苏特丝的经历》

第五:变化与统一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464 字

publish 于 10 天前 发表

pageview 共 11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0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劳伦女士夺取了独角兽控制日月的权力,并与弗朗索瓦和飓风司令达成某种协议后,便即刻让我和艾夫斯一道对整个小马族的马口进行统计。

“嗯……独角兽大约八十七万、天马大约九十四万,陆马……大约有一百八十多万?”劳伦女士拿着那份我跟艾夫斯以及所有艾奎斯陲亚卫队成员不休不眠地干了三天三夜才赶制出来的小马族马口统计表,“独角兽和天马的总数量加起来才差不多和陆马的总数量持平?”

劳伦女士放下马口统计表,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到:

“不算数上那些被伊兹格勒控制的马口,整个小马族总共大约三百六十一万匹马,这个数目有些庞大啊……”

“呃……女士。我知道您要统合小马族,但您到底要怎么做?”我好奇的这么问到。

“怎么做?当然要从三族的幼儿,和你们这些青壮年入蹄啊。”说完,劳伦女士就盯着我看了好一会,搞得我不寒而栗。

……

得到马口统计表,知道该怎么做了之后,劳伦女士开始放开蹄脚准备统合小马国三族。

首先,女士先派出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部下前往小马国境内的个个城镇。白天把每个城镇的小幼驹集合在一起,中午和晚上回让他们回家。

虽然我不知道女士怎么做是要干什么,但很快我就无暇顾及这些事了,因为包括我、艾夫斯、库鲁库夫在内的小马国三族青壮年都被集结到了温蹄华附近的集合地,开始进行……选拔训练?

呃……劳伦女士的说法就是这样的。

当我和其他三族的青壮年由全国各地来到集合地,随后又冒出来一群女士的部下,作为我们教官。随即开始一年半的选拔训练。

没错,一年半!

他们首先做的,是把我们当中所有的刺头以及性格习惯极其顽劣的小马挑出来,直接淘汰,然后送到劳伦女士那里去。

经过三天的挑选,有五十之三十七的独角兽、百分之三十一的陆马和近五分之四的天马被直接淘汰,交由劳伦女士亲自……调教。

“把那群不听话的小家伙拉出来了让我好好调教调教。”

对,女士确实是这么说的,但我总觉得这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不服管教的都被踢走后,我们的灾难,开始了。

这足足一年半的时光,我将其选择性的忘记 ,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再想起任何有关于这段时间的回忆。

总之,当我们度过了一年半的选拔训练后,只剩下了大概九万匹马。除去刚开始被踢出去的那些小马,其余小马都没能撑过整个训练过程。而且在最后的“战场环境模拟”这一项里淘汰得最多。

当女士宣布我们通过选拔训练后,我们如释重负。但给我们休息时间只有半年,半年后又要回到集合点集中。

但无论如何,总归还是有半年的休息时间的。解散后,我们就立刻各奔东西各回各家。

当然,暂时的。

许多小马与自己的朋友相伴而行时,我则自己一匹马孤独的行走在回骅盛顿的路上。

没办法,解散之前艾夫斯和库鲁库夫被劳伦女士叫走了,所以等到解散后回家的就只有我一个了。

当我回到骅盛顿,刚刚走到城镇的边缘时,我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回到在附近路过那个方向指示牌,再三确认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原因无他,骅盛顿变了,变得我根本就不认识了。

在一年半前,我刚刚和艾夫斯、库鲁库夫离开骅盛顿时,骅盛顿的近郊都是大片大片的,非常杂乱的农田和柠檬树。

而当我现在站的地方附近,杂乱的农田都不见了,这里就只有成片成片、规划整齐的柠檬园。而当我穿过郊区的柠檬园,进入骅盛顿后我才发现,骅盛顿的变化更大。

骅盛顿的格局明显已经被重新规划,与一年半前有着天壤之别。

首先,骅盛顿原本的道路只有一条石板路,每天各种马车奔流而过,常常威胁到居民的安全。

而现在骅盛顿的道路被重新规划了,被分成了两个部分。

中间的道路最宽,铺着整齐切割的石板,专门供马车行走,所以被称为马车路,而且中间由一条染黑的石条分割成两半,左右两边的马车分别驶向的方向是与对方相反的。道路的两边比中间的路更高一点,用红砖铺成,是专门给行马走的,被称为行马路。

在行马路与马车路交接,马为地处种上一些树木。不过并不密集,而是每隔个三四米种有一颗树木。

同时我还发现,这些树木之间还埋设着一种金属杆。这种金属杆高三米,浑身上下涂抹着黑漆,顶端设计成了方形油灯的样式,四周安装着薄水晶,里面放置着一块黄色的菱形水晶。

刚开始我还不清楚这种金属杆是干什么的。等到夜幕降临后,我发现这些金属杆顶端方形“油灯”里菱形水晶自己散发出了璀璨的光,照亮了整个道路。

我当晚行走在夜晚的骅盛顿街道上,心里总有一些奇怪的感觉。毕竟以前我都只能在没有乌云、月光明亮的时候在外面活动,而现在……

真的挺奇怪的。

但我适应得很快,不久我对骅盛顿外表的变化不再感冒了。而真正让我在意的,是骅盛顿的内在--居民们的变化。

首先,是女士的首要目标,三族的小幼驹们。经过我的观察,骅盛顿的小幼驹们每天都在特定的时间--如中午午饭时间以及黄昏的晚饭前后,都会离开他们的集合点--“学校”,回到自己的家中。

而在所谓的放学的时候,小幼驹们蜂蛹离开了学校的大门,一路上欢声笑语,丝毫看不见三族老一辈的那种相互的敌视。

不过这不奇怪,毕竟他们还只是孩子。

我更好奇,他们经常随身带着的那本厚书的内容都有些什么。

最终,我在我隔壁邻居那里借来了他的孩子的书。书的封面简明扼要的写着“教材”两个字。而封面还画着一幅画,内容是独角兽、天马、陆马的小幼驹在草地上玩耍,而天空中的太阳则阳光明媚。

翻开书本,我发现这本书书页的材质与之前我见过的粗麻纸不同,它的表面光滑,在阳光下反射着类似于橄榄油的光泽。

之后我粗略的浏览了整本书,发现这本书里的包括:占十分之二的关于家庭感恩的内容;占十分之三篇幅的关于爱国的内容;占二分之一篇幅的关于友谊友情的内容。

我把书还给邻居后,默默不语(虽然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搞不懂,女士的用意是什么。

传输给这些三岁到六岁的小幼驹友谊友情这一观念,会对日后国家治理有什么帮助吗?

我不知道,我当时也无法理解。但是过了很久之后,我才明白。

抛开小幼驹,那些三族的青壮年们也发生了变化。

就骅盛顿而言,每次我走在街道上时,总能看见一些在那一年半中淘汰下来的小马。

他们当中雄驹之间勾腰搭背,分享一些只能由男生知道的小秘密。而雌驹们则喝着下午茶,轻声细语的聊着最近发生的各种有趣的事。

更有甚者,发展出了跨越种族的爱恋……

总之,以前受上一辈影响的痕迹彻底消失了。

当然这些还是正常的,因为我见过我无法理解的存在。

比如骅盛顿附近的一个小镇了出现一位名为比利·海灵顿的陆马。据说他在“战场环境模拟”的测试中被淘汰下来,然后突然觉醒了某种属性,并就此开创了……一种新“哲学”。

而且他按照自己的标志(当时不叫可爱标志)制作了该“哲学”流派的标志:“♂”。而他本马,也被该“哲学”的追随着们誉为“比利♂王”。

只不过他开创的新“哲学”……抱歉,我真的无法理解!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那些在选拔训练之初就被踢出去,由劳伦女士亲自……调教的天马们也有了变化。

他们完全一扫之前散漫懒惰习惯,变得特别的勤奋。每天准时清理天空、布置云朵、安排当天的天气等等之类的天马要做的事情。他们那个勤劳的样子,一些陆马们都觉得有些自愧不如。

而就是这样我发现,一部分天马有了一些……特别的嗜好。比如……让别的马用鞭子之类的玩意儿抽他们。

我对此同样无法理解。

然后我就去果农小镇--老巴洛克呆的小镇那里找劳伦女士了。

……

“额,那些天马会那样,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应该是我当时下蹄太狠,又有规律,结果导致他们最后喜欢上这个感觉了,使他们变成抖M的……这是我的错。”这是劳伦女士就关于那些天马自虐问题而说的话。

“啥?比利王?新暮里的春风就要吹拂到艾奎斯陲亚了?”这是劳伦女士听闻比利·海灵顿及其他所创的新“哲学”时说的话。

“什么?你问我这些干什么?来来,小苏特丝,我给你讲一讲。一生之中,最真实最接近你的是亲情,父母都会为了自己的子女付出一切,而你应该学会感恩;最发自于内心的是爱国之情,国即是家,爱国就是爱自己的大家;最终身难忘的是战友之情,你愿意将自己的后方交给我,我亦如此,当我们从战场上活下来后,这份情意终身不忘;一生中最为真挚纯粹的是无暇的友情,纯粹的友谊极为难得,世间知音难觅。”这是劳伦女士就关于小幼驹和其他青壮年小马的变化而作长篇大论。

“什么?下一步怎么做?当然是要直接横推伊兹格勒啊!”这就是我们下一步就要做的战略的简要版本。

———————————————————

“你们要开战了?”

“没错,不然的话为什么要搞选拔训练?”

“可是,你们只有九万马啊,初代国防军不是一百万匹马吗?”

“九万专门负责战斗,九十一万专门负责后勤啊。”

“……”

“而且,我所在的最大的部队在那一个星期的战役里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仅仅只是跟着劳伦女士的部队后面打秋风而已。”

———————————————————

劳伦女士在半年后准时开启了战争。

包括我在内的,共计九万匹士兵小马重新回到温蹄华附近的集合点集结,就地组建艾奎斯陲亚国防军。

而其他九十一万匹虽然被淘汰,但依然被档案记录下来的小马在坎特拉峰山麓附近的另一个小镇集合,就地编为艾奎斯陲亚国防军后勤部队。

作为小马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支军队,劳伦女士给我们装配了她所拥有的最好的装备。

我最先接触到的,是十分之九动力装甲。按劳伦女士的说法,以动力装甲的通用名称是按照组件的完整程度为依据来命名的。

她给我们的动力装甲分为十个独立,可自己运行的部分。分别是:头盔、颈部装甲、身甲、体后甲、前腿主甲、后腿主甲、前腿前后辅甲、后腿上下辅甲、武装鞍、装载匣,还有一个配套使用的物品,拟态爪。

(动力装甲部件设定;

⑴头盔。主要功能有:装甲数据处理,地形剖析,通讯,调节装甲,防御核、化学、生物攻击,保护头部。

⑵颈部装甲。功能:连通头盔和身甲,向头盔传输数据,保护颈部。

⑶身甲。功能:保护除头、四肢、臀部以外的所有躯干部位,连通除头盔、后腿上辅甲以外的所有装甲部件,搭载武装鞍。

⑷体后甲。功能:保护臀部和尾巴,搭载额外的能量补给用晶石蓄能器,连通后腿上辅甲,稳定平衡。

⑸前腿主甲。功能:连通身甲和前蹄拟态爪,保护前腿和前蹄的两侧,内置向下智能泵以加强踩踏能力。

⑹后腿主甲。功能:连通身甲和后蹄拟态爪,保护后腿和后蹄两侧,内置向后智能泵以加强踢踏能力。

⑺前腿前后辅甲。保护前腿前后,固定前腿主甲,内置前智能助跑器以加强前腿奔跑能力。

⑻后腿上下辅甲。保护后腿上下,固定后腿主甲,内置后智能助跑器以加强后腿奔跑能力。

⑼武装鞍。装载装载匣,装载额外武器,装载医疗器。

⑽装载匣。容纳主战武器、辅助武器、特种冷兵器,容纳额外的医疗药品,容纳其他战术必要物品,容纳其他私马物品。

理论上武装鞍和装载匣并不是动力装甲,但因为它在战斗中的应用非常重要,所以被纳入了动力装甲部件之一)

而我们的动力装甲有头盔、颈部装甲、身甲、体后甲、前腿主甲、后腿主甲、前腿前后辅甲、后腿上下辅甲、武装鞍。没有装载匣以及配套使用的拟态爪。

但这已经完全可以对付伊兹格勒的部队了。

说真的,当时我们都对这种想都想不到的装备惊叹不已,特别是戴上头盔,一个个蓝色的页面悬浮在我们面前时,那种震撼是无法言表的。

因为没有拟态爪,劳伦女士想了其他的办法让我们可以使用她的武器。就这样,一个带着各种线路,连接在头盔上的的金属圆环套在了我的头上。我只需要稍微想一想,这个圆环就会接受到我的大脑发出的脑电波,继而使装载在武装鞍上的武器运作。

以上都是劳伦女士单独给我解释的,而我完全听不懂,只知道该怎么做。而且女士也从来都没有提到过这些武器 的来历。

不过,谁在意呢?只需要想一想,就可以一下子扫倒一大片敌军(我当时已经试过装载的火神炮了),伊兹格勒还有胜算?

但是劳伦女士并不准备让我们上战场。

“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后方,我要玩一把闪电战的。你们的动力装甲是很落后的版本,移动速度很慢,除了那一小部分的天马,你们每小时也就能走十公里。所以,乖乖的待在后方,好好等着。”

劳伦女士说完这句话时,九万的国防军已经分成四个部分:由艾夫斯带领的三万多马前往当时小马国南部防守;库鲁库夫带领的四万多的士兵防守小马国北部和核心的中央地区。

另外包括我在内的一万匹小马在边境待命,随时和劳伦女士自己的部队一起出击;剩下的一千匹天马组成空中打击部队,由劳伦女士亲自指挥。

至于为什么是艾夫斯和库鲁库夫带领另外两支队伍……

“你不是说那个艾夫斯原来是个军官吗,我查了查发现他原来是个千夫长;而那个库鲁库夫只比你大五岁,就已经开始管理最大的斯拉夫陆马部落吗?所以就这么定了!”

……女士您这么随便的选,真的好吗?

但不管怎么样,艾夫斯他两支队伍的们两个最后还是真的去担任那两支部队的领导者了。

“小崽子们冲啊,碾碎挡在路的拦路石!”这就是我们全体攻击的信号。

……

三天后,我看着由我看管的十几匹三族的小马,又一次默默不语。

三天时间,劳伦女士带着她的卫戍者部队和卫戍参谋团横扫了整个艾奎斯陲亚东部,将伊兹格勒的势力范围压缩回了马哈顿岛。

无论伊兹格勒的部队如何拼命反抗,但卫戍者和卫戍参谋团的重装动力装甲完全免疫他们的武器,而卫戍者的超重型八管(我们是是四管的)火神炮和卫戍参谋们的参谋霰弹枪则轻而易举的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更关键的是,他们的速度好快!战斗的第一天劳伦女士就带着他们把我们给远远的甩在后面了,只有天上飞的天马才能追得上他们。

结果开战第四天,我们就推进到了东海岸,遥望着对面的马哈顿岛。

而伊兹格勒早就布置好放线了。据天马侦察兵的侦查报告,伊兹格勒在马哈顿岛周边沉了很多原本是海军的大帆船,将整个岛屿封闭起来,希望以此阻止我们登录马哈顿岛。

但他不知道,劳伦女士绝对不会按以往的套路出牌的。

“这还不好办?天马们上!让对面见识见识什么叫空中打击。”

劳伦女士说过,上司动动嘴,下属跑断腿。现在我们部队里的天马们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

平时只是做做侦查任务的他们开始忙碌了起来。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们每天都带着各种各样的……炸弹,轰炸着马哈顿岛的沿海周边区域。

每时每刻,从不间断。

于是乎我们就这样在东海岸看了两天的“烟花”表演。

当然,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在当时看上去不大不小,但影响却很重大的事情。

……

“什么!你们要让我当你们的女王?”劳伦女士以一副她称之为“你们在逗我吗”的表情,看着从骅盛顿专程赶过来的弗朗索瓦。

至于我为什么在现场,那是因为女士当时刚好找我聊天了,然后弗朗索瓦就到了。

“没错,这在议会上一致同意了。”弗朗索瓦点点头。

“但是但是……”劳伦女士捞了捞自己的酒红色长发,不解的对弗朗索瓦问到:

“你和飓风司令不是支持议会,而反对独裁的吗?”

“这个,是有原因的。”弗朗索瓦缓了缓,然后说到:

“自从您开始统合小马族开始,您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着眼里。小马族内质的变化,我们议会的议员们也有目共睹。”

“所以?”

“所以,我们和星璇他们进行了长期的讨论。最终决定,与其让我们这些碌碌无为的议员耽误这个国家,还不如让您统治它。”

然后,弗朗索瓦向劳伦女士呈出一直由白金王室保管,自泰西帝国时期就代表着皇权的黄金荆棘冠。然后前躯微俯,恭敬的说到:

“向您交付最高权力。请您为了小马们着想,接受吧。”

“这和我计划的不一样啊……”我看着劳伦女士……应该是女王一脸茫然的小声的自言自语到。

———————————————————

“然后呢?”

“女士最后还是戴上了黄金荆棘冠,接受了弗朗索瓦他们的权力转让,至此开启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天角兽统治时期。”

“那么,为什么我戴得是这个公主王冠,而不是黄金荆棘冠?”

“因为你还只是公主,在一些小马的眼中,女王就只有一位。从前只有一位,往后也只有一位。”

“那为什么,就样的历史记录也消失不见了?星璇也没有再提起过?”

“这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女士自己施法消除了几乎所有小马的记忆,另一方面就是那段辛密了。”

“到底是什么?”

“……女士,出于一些无可避免的原因,杀掉了将近三十万匹小马。”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