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Lv.17
独角兽
中篇翻译
E
已完结

星光熠熠:幻形灵的新任女王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24186/starlight-glimmer-new-queen-of-the-changelings

全体向新女王致敬!!

chrome_reader_mode 10,679 event 2019 年 9 月 9 日 thumb_up 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37 forum 0

全体向新女王致敬!!    ALL HAIL TO OUR NEW QUEEN! 

 

大约午夜时分,星光(Starlight)忽然睁开眼,她刚刚遭遇了可怕的噩梦,此时正大口喘息着。同样的噩梦,昨晚也是如此。她低嚎一声,翻身仰面躺下,恼怒地蹭着身上盖着的毯子。她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用一只前腿遮住眼睛,期盼着这一切能尽早结束,可她又有些觉得,自己是活该要梦到几个月前发生的那些事。

 

‘就是原谅不了我自己...’她心想,‘是吧,星光...’她抬起前腿,看向窗外,一轮新月挂在空中,被许多星星所围捧。她感觉膀胱有些充盈,于是下床往厕所去,希望上完厕所再灌点就就能再睡过去。她打开门走进厕所,却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色的影子闪过窗中透出的月光。

 

终于解决了三急问题,星光看向浴室的镜子,镜中是一只身心俱疲的雌驹。她叹口气,闭上眼,一对黑色的身影从她身后闪过,但她没有看到,转身走出开着门的卧室,一边还揉着眼睛,用前蹄揉脸。即便是有月光的照明,她也看不太清楚房间。星光正准备点亮独角,却有什么东西与她装了个满怀,她侧面跌落在地。

 

“啊!!”星光站起身来,举起一只前蹄保护胸口。阴影中有一个身影。“你、你是、你是谁!?”她吼道,点亮独角准备攻击闯入者,“报、报上名来!”

 

那个小马形状的身影从阴影中踏出,走进月光中,先显露出前蹄,然后是前半身。星光看到面前的小马,再熟悉不过,忍不住张大嘴,熄灭独角。停顿片刻,来者开口了。“我是你...”它回答道,声音也和她一模一样。

 

星光似乎僵在了原地,既恐惧又困惑地看着面前的自己露出邪恶的微笑,正和几个月前她与暮光作对时一模一样:“我、我!?”

 

另一个她向前走了一步。“谁?”它问道,偏偏头。

 

星光本想尖叫逃跑,但后脑突如其来的一击将她放倒在地。她想爬起来,想点亮独角保护自己,可是又一击打来,她视线一片模糊,听觉渐渐消失,隐约听到身边传来声音。

 

“打得不错,崔格(Twig)...”

 

“我打中了吧,硝(Shawn)?”

 

星光昏迷前,看到的最后的影像,就是另一个她低头看着自己,面带可怖的笑容,让她回想起自己的噩梦;她最后听到的声音,是那个星光奸邪的笑声,紧跟着的是一句令她深感不安的话。

 

“巢穴将会崛起...”

 

~~~~~~~~~~~~~~~~~~~~~~~~~~~~~~~~~~~~~~~~~~~~~~~~~~~~~~~~~~~~~~~~

 

星光渐渐恢复意识时,最先重获的,是自己的触觉,她似乎趴在坚硬冰凉的地板上。紧接着,头颅传来一阵剧痛,她真希望自己的其他感官也能尽快恢复。

 

“还得多久啊?”

 

星光的耳朵动了动,她很庆幸,自己的听力也恢复了,但那声音却令她有些害怕,就像是谁的声带被塞进碎纸机碎过一次,然后接在扩音器上。

 

“不知道。”另一个相似的声音回答,“你下蹄有多重啊,崔格?”

 

“就轻轻敲了下,没有多重啊。”

 

“崔格,你对‘敲一下’的理解是有——”

 

“嗯唔诶诶呜嗯?”星光有些惊讶,自己被打晕成这样,居然还能说话,虽然这话里一个字也没有。

 

“快,她醒了!所有虫就位!”

 

星光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只有一片漆黑。她想站起身,却倒向一旁,一阵头痛。很快,她有了力气坐起来揉眼睛,希望能以此让自己看见些什么。星光眨了几次眼睛,终于发现自己面前是——

 

“您好!”

 

星光尖叫一声,向后退去,紧接着就撞在一面冰冷的墙上,她惊叫,双眼看向四周。黑暗中,几百双蓝色的眼睛亮了起来,渐渐靠近。她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此时已经看得出,每一双眼睛之下,都有尖锐的牙齿与尖牙。

 

尽管已经叫得有些喘不上气,星光还是挑出自己脑海中闪过的的一个问题提问:“你们、你、你们是什么小马!?”

 

“哦,我们不是小马啦!”一个声音高叫着,“我们是幻形灵哦!”

 

星光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也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语调:“什、什么?”

 

“那个,我们就是那种被小马叫做怪物的吃爱生物。”

 

“什、什么...啥啊?”星光尖叫道。

 

“直接给您看吧。”一个黑色身体,满腿是洞,蓝眼睛长着獠牙的生物走到她面前,星光惊叫一声,“瞧,”它指着自己说,“幻形灵哟,您也可以叫我们虫虫马,或者害虫,或者该死的大蟑螂,或者——”

 

“退、退下!”星光想要点亮独角,但不知为何,她的独角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令她愈发恐慌了。

 

至于那只幻形灵,看见她这副模样,笑了起来:“别紧张,是这样,我叫蜚(Phil),是幻形灵的新任大使。”

 

“‘新任’?”星光重复道。

 

他和身后的幻形灵们点点头:“很遗憾,我们原本的大使,或者按照他的自称,我们原本的‘发言官’,带着几个虫一起跑了,所以我们就全体公投,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选出我来代表巢穴!”

 

“一、一个月?”

 

有些幻形灵耸耸肩。“因为我们根本不懂原来公投是什么意思。”其中一只说。

 

星光又四下看去,房间里的这种生物越来越多,这房间看上去也像是一个没有出口的洞穴,她于是又有了新的问题:“我、我这是在哪里?”

 

“您在洞穴里,这里是我们的家。”一只幻形灵骄傲地回答,“嗯,是我们的新家...说得准确些。”

 

星光又想点亮独角,这样既能看清四周,也能做好战斗准备。很不幸,她的独角依然没有反应。她抬起眼,用蹄子敲了敲独角,它被什么奇怪而黏糊的东西包裹住了,“为、为什么我...我、我...”

 

蜚注意到了她的反应,挠挠脖子,尴尬地看向一旁,别的幻形灵也是一样。“嘿嘿...诶,嗯,抱歉在您独角上粘了黏液,因为我们实在害怕,不等我们有机会解释情况,您就要用独角离开。”他笑道,“但您应当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吧。”

 

星光的心砰砰直跳,猛烈地摇起头来:“不!我、我不知道!”

 

许多幻形灵困惑地交换眼神。“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里?”

 

星光想象出很多原因,一个比一个可怕:“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你们‘幻形灵’要对我做什么。”

 

蜚向前走来,始终面带微笑。“还不明显吗?”他问道,“您看,我们救了您出来,把您带到家里,让您坐在我们面前,而且我们还有一段历史,您一定能理解...”

 

雌驹的想象开始变得阴暗了:“听、听我说...我、我一点都不好吃,真的,我、我身上都没多少肉,我、我根本就、就不够你们吃的!”

 

沉默数秒,整座岩穴里满是笑声。蜚最先冷静下来:“诶嘿嘿...好啦!第一、我们不吃肉的;第二,我们为什么要吃掉自己新任的女王呢?”

 

星光的脑子短暂地瓦特了:“n、女...n、女...女王!!?”

 

“当然啦!”一只幻形灵喊道,“不然还能为什么?我们不可能随便把小马带来这里的。”

 

星光变得越来越困惑:“为什么是我?你、你说‘新任女王’是怎么回事?原、原本的女王是谁?还有,这座洞、洞穴在哪里?你们为、为什么绑架我?还、还有...还、还有...”

 

蜚叹口气。“我们有必要解释一下,”他拍拍蹄子,一群幻形灵飞向一旁,推着一个装着轮子的木质公告板进来。板子上钉满了纸张和照片,还有些文档袋,里面是更多纸。“那我们从头开始,”板边一只幻形灵指向她们女王的照片,她长长的獠牙,猫一般的双眼,令星光毛骨悚然,“我们的女王——愿她邪恶的灵魂受到保护——自从我们被丢出来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星光更困惑了:“丢出来?”

 

蜚点点头。“我们第一次因为需求爱意遭拒对小马发动的袭击,就是对坎特洛!”他清清嗓子,“我猜测,您也不知道这件事吧?”

 

星光摇了摇头:“不、不知道...我、我没有听说过。”

 

蜚看向一旁:“您不知道也好,简单点说,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以及元素佩戴者们,用魔法把我们从坎特洛炸飞出去了。”

 

“元素呸什么?”

 

“这是个代号,”蜚解释道,“代表那六只打败了我们的小马...我们知道您一定知道我们知道这是谁...您知道吧?”

 

尽管这句话听上去很奇怪,星光还是大致明白他在说谁,于是又有了新的问题:“你、你说的是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吗?”

 

蜚点了点头:“那只小马,还有她五个可恶的朋友,绕过了第一队幻形灵,然后正面遇上第二队。”其他幻形灵们低吼一声。“如果不是女王陛下命令我们捉活的...”他空中咬合尖牙,吓得星光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多的不说,至少我们不会呆在这里了。”他身后的幻形灵们点点头,流露出星光从未见过的愤怒。

 

星光咬住下嘴唇,她知道,想要平安离开,自己不能招惹他们:“我、我想也是...嘿嘿。”

 

蜚冷静下来,回头看向板子。“总之,长话短说,那只紫小马看穿了我们的计划,救出了一个公主,帮她哥哥和嫂子把我们炸飞了出来,细节以后再告诉您。”

 

星光很有些敬佩:“这都是她、她做的?”

 

幻形灵们点点头。“正是。”蜚闭上眼,垂下头,“而在被炸飞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女王,我们的领袖,我们唯一的领袖,她本来能领导我们走向胜利,可却被那只该死的马搅了局!!”蜚一跺地板,身后的幻形灵们稍稍躁动起来。

 

星光张大眼睛,祈祷他们是在夸大其词:“你是说,暮、暮光...那、那个...”

 

蜚睁开眼:“我们都不知道。大家彼此重聚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上女王陛下。我们...心很痛,但还是坚持下来,按照条例行事。”

 

星光当然要问:“条例?”

 

蜚转身面向兄弟姐妹们,等着他们回答。“找一位新的王。”他们齐声说道。

 

“那我、我是你们的首选?”星光问道。

 

蜚一瑟缩。“严格来说是这样,但我们也考虑过其他选择。”他转头看向记事板,一只幻形灵点点头,取下一个档案袋,上面写着‘国王H’递给蜚。“我们派出第一支搜查队,寻找其他同胞,以及食物的时候,听说了一位国王的名号。他被囚禁了一千年,但当时已经从沉睡中苏醒,准备入侵一个叫做水晶王国(The Crystal Kingdom,可能是故意叫错)的国度。”蜚打开档案,拿出几张那国家的照片。

 

“国王?”

 

蜚将头靠近告示板,板上最高处是一张照片,其中是有着小马头部形状的一团暗色烟云。“黑晶王(King Sombra)差一点就夺取了那个国家...猜猜谁阻止了他。”他低吼一声,将档案袋摔在地上,掉出一张记载着黑晶王被水晶形态的暮光和朋友们炸飞的样子,“又是她们...她们又从我们面前偷走了一名领袖!”

 

洞穴里回荡着愤怒的叫喊声,星光有些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这确实、确实有点点惨。”

 

“这些小马还嫌不够,”蜚接着说,又一只幻形灵指着无序(Discord)的照片,还有几只幻形灵从地上捡起档案袋。“这只变异山羊本来也在名单上,他的混沌特质,再加上心狠手辣,看上去挺合适的,可是,第二次从石头里放出来之后,他...改悔了...”许多幻形灵一起嘶声说出这个词,仿佛那是世界上最最恶毒的脏话,“所以也行不通。”

 

“可我——”星光咬住舌头,她知道自己要是说出真相,就会死在这里了。

 

“还有这个,蓝色的雌驹,以前和紫小马有过节的,”蜚指着崔克西(Trixie)的照片,似乎是在窗玻璃后照出来的,“可惜,虽然两次试图报复,她现在也对谐律佩戴者们没有兴趣了...”

 

星光越来越焦急。这些虫子不仅了解暮光和朋友们,也了解她们遇见的敌马,令她细思恐极:“但是,我——”

 

“然后总算有了进展!”蜚微笑,几只幻形灵指向板上一大块区域,全都是红黑色猴马怪的照片,“提雷克大王(Lord Tirek)的配色像是抄的,但他看上去很有计划,甚至还把那只山羊骗回自己这边,并且差点抓住了所有的元素佩戴者,可是就和其他几个候选者一样,我们还没能找上他,他就被打败了。”整座巢穴都叹息起来,“那之后,我们以为再也不会有谁敢和她对着干了...结果,就在这时候,了不起的事情发生了!”

 

星光几乎不敢问这个问题:“发生什、什么了?”

 

虫子们微笑起来,将告示板转到另一面。星光看见上面的照片,倒吸一口凉气。“我们又找到了一位...”蜚的双眼扫过每一张照片,每一份写过的纸张,每一幅和星光相关的绘图,“我们找到了一位真正做到了的领袖,她大获全胜,她欺诈元素佩戴者们,甚至比我们,比任何一位领袖做的都好,前无古虫,后无来者!”

 

星光的眼睛扫过整面告示板,上面有她邪恶的微笑,有平等之杖和她曾经偷走的可爱标记的绘图,还有她曾统治的小镇的各种照片,甚至还有她让暮光闭嘴时的照片:“你、你们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照片的!?”

 

“哦,我们跟踪紫小马,一路跟到您那里,就拍了照片。”一只幻形灵说,蹄中举起相机,“之前的几个选择都是这么找到的,只要跟踪紫小马,谁跟她打起来,我们就拍照片,回来看看他们有多好,或者说,有多坏。”

 

星光真讨厌那只虫子说‘坏’的语气:“可、可我已经——”

 

“您懂得统治的方法!”蜚打断她的话,星光感觉自己尝到了自己当初让暮光尝到的滋味,“您控制了一整个小镇,立蹄于众马之上,真的很伟大。您的统治方法,很有可能令我们从前的女王都自愧不如。”

 

星光不太明白,他们的女王统领的幻形灵可比那镇上的小马多得多,怎么会不如自己。“可、可是你们——”

 

“然后我们就遭遇了绝望...”蜚说。他老是打断星光说话,弄得她有点火大。“您也被那群多事的小马打败了,我们几乎又失去了希望,甚至都不敢去您逃跑的山洞里找您...可是,后来我们发现,您居然还没有放弃!您仍然跟着她们...隐藏在附近,毫无疑问是在静静地筹划。”

 

星光睁大眼睛:“你们、你们知道我跟踪她们?”

 

许多幻形灵笑了起来。“拜托,我们当然知道啦,”一只带头盔的幻形灵说道,“我们可是幻形灵诶,生来就是为了潜入和窃听而活的,所以没错,我们知道您在跟踪她们。”

 

“但恕我们直言,”另一只用蹄子蹭地,“您的藏匿技巧,真的该好好练练。”许多幻形灵点点头,“难以想象,我们隔着三里地都能看见您,元素佩戴者们却浑然不觉。”他轻笑一声,“尤其用菜单挡着脸那次,我们从来没见过更搞笑的事情啦。”

 

更多幻形灵笑出声来,星光尴尬地红了脸。“但不管怎么说,”蜚接着说道,“我们一直观察您的下一步行动...而当您终于出动的那一刻,”他轻笑一声,“我们就知道,您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一位。”

 

星光大概知道他在说什么了:“你不会、不会是说...”

 

蜚挥挥蹄子,一张桌子来到他和星光之间,另一只幻形灵从板上拿下一个档案袋,放在桌上打开。星光看到里面的东西,忍不住睁大眼睛。“篡改时间线...”蜚说着,将蹄子放在那一叠绘图上,里面几乎包含了暮光经历的每一个时间线,“我们从未听闻过的计划,令我们怀疑整个世界的计划,令小虫发抖,大虫恐惧,科学家发了疯的计划!”他轻声说,“但是,说实话,我们这儿穿白大褂的没有小马的聪明...”

 

那只拿来档案袋的幻形灵点点头。“就连我们的首席科学家——用某个希腊名字给自己起名的那个——都写起了自己对别的宇宙的猜想和故事,”他窃笑,“写得蠢死了,有一个还说幻形灵害怕公主...【注1】”

 

星光忙着想要弄明白他们是怎么画出这些画的,对他们说的话一点也不上心。所有这些画,就差那张荒芜的废土。“你、你们...你们他喵的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蜚露出得意的笑。“我们无处不在,星光...”他停顿片刻,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啦...其、其实我们只是从紫小马那里偷听到,她去了好几个我们反派获胜的地方,就...稍稍发挥了一下。”他抓过一幅画,上面是一大群幻形灵,“我最喜欢这幅啦,看上去凶不凶?多亏我们的女王没死。”

 

“可、可是你知道结局的,对吗?”星光有些希望,他们能明白她不再想打败暮光,但又有些害怕他们会做出的反应。

 

幻形灵们悲伤地点点头。“我们...都知道,她打败了您...又一次!”蜚一蹄子砸在桌面上,星光惊叫一声,“您本该成功,您本该获胜,您本该在成功地终结这些该死的雌驹的时间线,可她却不知怎么打败了您。”幻形灵们低吼起来,“我们怎么都不理解,我们困惑,我们愤怒,我们气得发疯,该死啊!”

 

星光咽了咽口水,这些虫子们的样子,令她感觉有些不妙:“是、是说我吗?”

 

幻形灵们的吼声停下了。“什、什么...不、不是的,不是说您。”蜚示意另一只幻形灵上前来,这只用蹄子抓着一些飞镖,“说的是!!!”蜚将飞镖丢在附近一个飞镖靶上,上面印着星光新朋友们的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上的洞特别多,而这一发飞镖也落在上面。“是暮光闪闪(Twilight Sprakle)...她夺走了我们的女王,她看穿了我们的计划,她毁了我们的一切,把我们丢在这里等死!”

 

星光忍不住想问:“呃...这张靶子在这里放、放了多久了?”

 

“都是她的错!”蜚吼道,星光赶紧板起脸,“她赢了,她高兴得很,她打倒了前进路上的每一个障碍,但到此为止!”蜚爬上桌子,用后腿站立,“我们不能再眼睁睁看着这只雌驹和她的五个朋友们夺走我们的希望与梦想,眼睁睁看着她打败一个个敌马,眼睁睁看着她幸福自由地生活,我们却在这里腐烂!”他举起前蹄,“今天,以死去的女王陛下之名,将会完美无缺;今天,将会是女王的梦想成真的一天;今天,我们团结一心,在新任女王的带领下,我们要打倒暮光闪闪!”

 

洞穴里满是欢呼与鼓蹄的声音,星光不得不垂下耳朵。“你们,不行!”她喊道。

 

蜚跳下桌子:“我们当然不行,得有您才行。”

 

什、什么!?

 

蜚将桌子推到一旁:“星光,我们只剩您了。我们见识过您的能力,见证过您的计划,见到过您面临的挑战,”幻形灵们露出微笑,“我们将给您第三次机会,我们把您从可怕的监牢里救出来,现在,您在我们这一边,就能拯救我们整个种族!”

 

星光不明白,自己的卧室怎么成了监牢:“你们、你们以为我被关在监牢里?”

 

“您当然是被囚禁了,她对您多么残忍恶毒啊!”有的幻形灵都快吐了,“我敢说提雷克都过得比您好。”

 

“那、那个,我、我不——”星光看到他们的眼神,看到他们越看着她越拥有希望的神色。

 

“您不什么?”蜚问道,向前一步,“星光,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我、我们独自坚持了这么久,拼命想找到新的领袖,我们观察一切,想要找到能解救我们的那位...我想,我们一致同意,您虽然是小马,却能给我们带来胜利!”

 

星光瑟缩了,她知道,自己得说些真话,不然就得带着幻形灵整个军队去打仗了:“我、我是说我不想领导...嗯,你们。”

 

一只幻形灵举起蹄子。“如果您想要,我们可以在屁股上印等号。”绿火包裹他的下半身,接着,他的两边侧臀都出现了白色的等号,“虽然不是黑色的,但也是等号呢。”

 

对星光来说,这只让局势更糟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们可以变成敌马的样子,这样您还能准备打败她们后的讲话。”一只幻形灵走到她面前,爆发出绿色的火焰,伪装成暮光,不过没有翅膀。“哦,星光!”他表演起来了,“我居然被你这么强大的雌驹打败了!如果那些可恶的幻形灵没有挡道,我本来还能有一点机会的。”假暮光一下滑过地板,扑到星光蹄前,“求求你,星光,饶了我吧!”

 

蜚轻笑一声,决定参与演出:“你应该称她星光女王,姓闪闪的。我们会饶了你的...但首先,我们要吸干你身体里的爱!”

 

假暮光倒吸一口凉气,人立而起,他把头向后拗过去,一只前腿捂住眼睛。“不要啊啊啊!”他喊道,然后变回正常的样子,“怎么样?我的表演312科可是拿了A的。”

 

星光张大嘴:“我、我已经——”

 

“我们甚至可以帮您模拟对战!”蜚拍拍蹄子,两只幻形灵走上前来,分别变成星光和暮光。

 

“你作恶的时间不多了,星光熠熠!”假暮光吼叫着,点亮独角将一道绿色的光射向假星光。

 

假星光向旁踏了一步,那道光波射中了另一只幻形灵,而那只幻形灵已经变形成了暮光朋友的样子。假星光讽刺地拍拍蹄子,面带微笑,正版星光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这幅尊容,打了个颤。蜚走到她身边:“我们的表演挺不错吧?”

 

星光把他推开。“听我说,幻形灵们,我...我、我已经...我...”她知道自己必须告诉他们真相,但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她也得有办法保护自己,就在这时,她才想起来自己的独角上还粘着粘液。

 

“您怎么了?还是不相信我们吗?我们还准备了歌剧可以表——”

 

“这东西粘在我独角上我不爽!”她突然说,“呃...你、你们不介意吧?”

 

蜚倒吸一口凉气。“我们当、当然不介意了,其实,我很愿意为您去掉它!”他走到她面前,张开嘴,咬住她的独角。星光心中,恐惧、惊讶、慌张、厌恶,以及一点点舒爽搅和在一起。蜚用牙齿咬掉了那层粘液,她的独角立刻就亮了起来。见到星光的表情,蜚大笑:“嘿...对、对不起啦...不然弄不下来的。”

 

星光敲了敲自己的独角,确认自己能用魔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说道:“好了,现在能用魔法了...我、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

 

许多幻形灵偏过头。“是什么呢?”一只幻形灵问,“哦!先别告诉我们,您已经有计划打败她了,对吧?”

 

“呃...不是,我要说——”

 

“那就是您准备好领导我们作战了!”

 

“不是,我要——”

 

“您要告诉我们您有多恨那只小马,想要取她狗命?”

 

“不对!我——”

 

“您想统治整个小马国吗?如果您想,我们——”

 

我已经不干坏事了!

 

...

 

房间里只听得到星光沉重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一只幻形灵窃笑起来,接着是另一只,还没能反应过来,整座巢穴都放声大笑起来,有的幻形灵笑得满脸是泪。蜚又是最早平息下来的:“哈哈哈!哎、哎哟,这个笑话不错,陛下,您不干坏事了?哈!我、我还以为我们的笑话够好笑了呢。”

 

星光板起脸,她知道自己不该对他们说谎:“我没开玩笑,我是真的不干坏事了,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原谅了我,现在我是好小马了!”

 

笑声渐渐停歇,一只幻形灵飞入空中,微笑道:“别逗啦,您干过那种事之后怎么还能当好小马哟。您看,您骗了元素佩戴者们好几次;差点夺走了她们的可爱标记;那只紫色小马好不容易才阻止您;您的微笑是我们见过最邪恶的一个;为了报复她,您差点毁灭了小马国——您怎么还不是个坏小马嘛!”

 

星光知道他们是想赞美自己,可他的话却弄得她心都快碎了。但她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可我不光是那样的,我相信她们也都知道。”星光走到告示板边,用魔法转过来,指向无序的一张照片,“你、你们,看看无序,他也干了坏事,但现在他不仅得到了原谅,自己也不再干坏事了。”

 

许多幻形灵翻翻白眼:“可他是没有理由地乱做坏事,根本是为了好玩,不是为了自己的阴谋。我们从前的女王,我们现在的女王都是有原因的——要让巢穴强大,要复仇!因为复仇最棒了,对不对?”

 

星光有些诧异,他们居然会这么想:“这、这根本说不——”

 

蜚将板子翻回去。“您在平等的镇上统治那些小马的方法...”幻形灵们点头赞同,“就算是前女王看了也会满意的。”

 

星光开始思考,想要找出办法让幻形灵们理解她的意图。就在这时,她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幻形灵们,我首先要问一个问题:你们一开始侵略坎特洛是为什么?”

 

蜚抱起前腿:“我们曾经想和小马们好好谈的,可他们光会逃跑尖叫,从来不给我们机会。”他叹口气,“所以,我们的女王迫不得已,想出了袭击坎特洛的计划,为了收集爱意,也为了报复那些拒绝给予我们食物的小马!”

 

“小马、小马们从来没给过你们机会?”幻形灵们伤心地点点头。星光并没有太惊讶,毕竟要信任进食情感,还能变形成小马的怪物,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不得不说...也不是不能理解。”

 

虫虫们点点头,他们都懂星光的意思。“是啊...我们是怪物,有獠牙,还有发光的蓝眼睛,还吃爱,大概谁也不喜欢我们,”他们都转向那个飞镖靶,“尤其是她!”

 

星光于是有了个想法:“听我说,你们听我说,我知道你们讨厌暮光——”

 

“您说的太轻了。”一只幻形灵嗤笑道。

 

星光不管这句话,接着说道:“可她、可她是很宽宏大量的小马,还有很多别的小马也是的,如果你们和她们谈谈,她们——”

 

“我们试过了!”一只虫虫说,“我们一露出真面目,小马就讨厌我们,您怎么会觉得她这种货色会原谅我们!”

 

“因为她原谅我了。”

 

幻形灵们齐齐僵在原地,瞪大眼睛,脑子仿佛撞上了一堵墙。“她、她原谅您了?”一只幻形灵问道,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星光点点头:“你们也说了,我做过很可怕的事情,而且就像你们一样,我曾经也因为她毁了我的计划而记恨暮光,但我现在明白从前的自己有多可怕,我现在明白了,憎恨让我变得更加可怕。”她看向他们,“我可以告诉你们,她连我这样的马都能原谅,一定也能原谅你们。”她走到蜚身边,“你们要做的,只是放下对她的成见。”

 

幻形灵们对此百感交集,有的表示理解,有的还很不开心,很多幻形灵大惑不解,还有很多不知所措。“可是,怎么办?”蜚问道。

 

“我、我们怎么...”

 

“这、这怎么...”

 

“我们、我们首先要干什么啊?”

 

“我们没有领袖帮助我们。”

 

“我们该怎么开始啊?”

 

“我们根本没机会吧?”

 

星光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这些生灵,没有帮助是不可能做到的。听过他们的话后,她也明白,自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我可以...”

 

无数双耳朵竖到空中。“真、真的!?”他们异口同声。

 

星光有些勉强地点点头:“但你们得保证听我的话,好吗?”

 

幻形灵们一起敬礼:“遵命,女王陛下!”

 

蜚走上前来,他很高兴,虽然计划完全跑偏了,但似乎还是有希望的:“那么,您的第一条命令是什么,女王陛下?”

 

星光有好多好多命令想要告诉他们,比如不准叫她女王,比如要留下好点的印象,比如不准干傻事,比如要明白原本的做法是有问题的,比如他们的演技不咋地。但她的第一条命令,才是最重要的,从一开始,她就想要命令他们这么做,从一开始,她就该问问他们。

 

“好吧,首先告诉我,这里的出口在哪里?”

 

---注 释---

 

注1(首席科学家的故事):指的是作者Dr Atlas的《Celestiphobia》,故事中幻形灵们从小听着‘塞雷丝缇雅吃幻形灵’的故事长大。

 

---赞 助 商---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商(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商需求):

乘风小姐姐

切拉

日升

Utopia(乌酱~)

thumb_up 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Che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