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独孤迈
独孤迈Lv.1
陆马
短篇转载
E

小鸟与蜜蜂

原文地址: 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983/the-birds-and-the-bees

chrome_reader_mode 6,470 event 2018 年 10 月 3 日 thumb_up 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23 forum 3 collections_bookmark 3 star 0 file_download 0

 作者:theworstwriter


原文: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983/the-birds-and-the-bees


译者:MadCatMKII


译文原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bbb7dd750101m10a.html


小马驹是从哪里来的?可爱标记童子军们不知道,但是她们想要找出答案。

如何教小孩子正确的生理知识一直是个尴尬的问题,不过这一篇实在太搞笑了,我基本是笑着翻完的。


==================================================


能够带走整日烦恼的清澈冰凉小溪从香甜苹果庄园流过。正好给精疲力竭冒险之后小苹花、甜贝尔和飞板璐提供了畅游一番的美妙场所。清水冲走了一整天玩耍的燥热和汗水以及树液。可爱标记童子军起了一个大早,一上午在吓坏了至少一打小马之后,他们的努力还是没有任何成果——不过非常愉快。飞板璐的肚子咕咕叫起来,她的朋友也很快发出了相同的回应。她们没有吃她们自己在午餐时间做出来的“食物”。一阵沉默之后,她们仨相互点头,认同现在是寻找什么东西填饱肚子的时候了。

 

--------

    “嗨,女孩们!我能为你们做什么?你们需要甜饼?点心?蛋糕杯?”萍琪派深吸了一口气。“你们需要一个派对么?”


“不,萍琪派,我们只是饿了。”甜贝尔软软的说。

“哦,那没问题,可口美食也非常有趣!诺,试试看这些玛芬!”萍琪派微笑着将一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玛芬推到了小雌驹面前。

“谢谢,萍琪派,多少钱呢?”小苹花问。

“哦,女孩们,别担心那个,我看得出你们真的很饿,而且我需要小马告诉我这些玛芬尝起来怎么样,我用了一个新配方!”

“免费玛芬?太谢谢了”飞板璐开心的笑着。

“不客气,我总是乐意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小马,任何时候你们有问题,都可以直接来找能帮你们把任何事情都砰砰砰搞定的萍琪阿姨!”


----------------


瑞瑞站在蔷薇身边,就在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就餐的方糖小屋(Sugarcube Corner)边扯着八卦。

“哦,我知道,这绝对是丑闻!也有证据,你没注意到天琴看起来有一点……大了?我很确定她怀孕了。”

甜贝尔停了下来。 “天琴期待什么?”她甜甜的问。(*1)

“哦,什么也没有,亲爱的,去一边玩。”瑞瑞说着,用蹄子吧她妹妹撵走。 “我从来不知道她体重有问题,所以我不知道那还可能是什么原因,哎,糖糖会非常伤心的。”

“对,我知道!哎呀,对不起瑞瑞,我有点事情,十分钟就回来。一会见,好么?”

“完全没有问题,去吧,下午愉快。”瑞瑞笑着说。

甜贝尔完全没离开。 “天琴做什么会让她伤心?”

“甜心,什么也没有。那只不过是一些闲话,天琴不太可能真的要生小马驹。你和你的朋友没事情做了么?”

“一个小马驹?为什么那会让糖糖伤心?”

“因为她们都是母马啊,亲爱的。”瑞瑞忽然认真起来,意识到她已经踩在了危险区域,小贝还是一个小幼驹,而且她不知道那些事情——那些瑞瑞现在还不想解释的事情。

现在连小苹花和飞板璐也站在她们的朋友身边,并且展现出对刚才交谈的极大兴趣。

“我想每一匹小马都会对新小马驹非常兴奋的”飞板璐说。

“好吧,这个小马应该是来自别的地方……呃……”瑞瑞后退着,声音越来越小。她已经被赶到角落,不管从字面意义还是喻意上。

“别的地方?一般是来自哪里?而且为什么会有区别呢?”飞板璐追问。

“你们这个年纪问怎么生小马驹是不是还有点早?”

“我们不是小孩子,而且我们只是显示出健康的求职……求知欲!”甜贝尔插话。

“飞板璐,小苹花,我很确定你们家长之后会告诉你们小鸟和蜜蜂,甜贝尔……呃……我……”

“小鸟和蜜蜂和小马有什么关系?”小苹花问。

“哦,亲爱的……你知道,女孩,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话题。这个最好是幼驹的父母解释给她们听,只有她们准备好的时候,我不觉得那个……”

“呜咕,别这样瑞瑞,就算我们的可爱标记还没出现也不意味着我们还是小孩子!”

“不是的,飞板璐,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拜托,瑞瑞?我们非常好奇!”

小苹花做出瑞瑞非常难以拒绝的表情,她应该给他们一个回答,但是她不觉得现在可以给她的妹妹讲‘那种事情’,更别说那两匹小马。想起自己小时候问长辈们同样问题时得到的荒唐答案,她决定这个时候忽略一些细节瞎扯点什么也无伤大雅。

瑞瑞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非常好,你们想知道小马驹是怎么来的么?坐下来,我会告诉你们小鸟和蜜蜂。”


-----


又快又急的敲门声在图书馆的大门口响起。暮光闪闪从看到一半的书当中抬起头来看着楼梯。她很快摇了摇头,小跑步去应门。

“斯派克,快点叫暮……哦,完美,我们正找你,暮暮。”

小苹花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甜贝尔和飞板璐,他们都拿着一个不断扭曲晃动的大袋子。

“哦,你们好,女孩们,我能帮你们什么?还有着袋子里装着什么?”

“你看,暮暮,我们希望你能用魔法帮我们。”

“我很乐意,但是……呃……你们的袋子……在动?”

“你不必担心那个,这些是原料!”

暮暮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表情再一次看着楼上。 “斯派克有点不太舒服,不过我们是不是该叫他下来帮我们……这个。看起来你们的蹄子都忙着抓紧那个……法术材料?我确定使用它们的时候一定会很难,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你觉得她独自一匹能搞定么?我姐姐说那个需要两匹小马。”

“当然她可以,瑞瑞说那是一种特别的魔法,而且暮暮应该是小马镇最懂魔法的独角兽了!她就是魔法版的云宝黛西!”

“那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即使我姐姐说的没错,她也一定能解决。”

小雌驹的忧虑很快就被暮光闪闪和斯派克一起走下来而打消了。两位很快走到了迫切等待的三马组面前。

“好吧,那么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暮暮问。

“是呀,为什么我要下来?我能干点啥?”斯派用爪子蹭着鼻子克抱怨着。

小苹花开始说了 “你看,刚才瑞瑞告诉了我们关于小鸟和蜜蜂以及小马驹怎么来的故事,而且我们觉得非常刺激!”

目光闪闪的视线在两个不断蠕动的大袋子之间游弋 “我还是不明白……”

斯派克打了一个喷嚏,喷出一个巨大的绿色火球,裹住了甜贝尔手上的袋子,让它变成一团烟消失了。

“好极了!我们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才抓住那些小鸟。”飞板璐生气的说着,沮丧的将她原先用双蹄抓紧的货物丢在了地上。

“小鸟?发生什么了?然后那个袋子里面……”暮暮的视线落在了地上的那块纺织物上,看着里面蠕动的巨块一寸一寸的靠近出口,最后飞了出来。

可爱标记童子军们急忙逃出门外,她们一刻也不想呆在里面卷入麻烦和被螫伤。图书馆立刻变得一片混乱,暮暮用小马镇上每一匹小马都能听到的声音尖叫道:

 

“蜜蜂!”

 

-------


小蝶安静的惊叫了一声跌倒了地上,仨小雌驹停下来向可怜的天马道歉之后,两个回头想要继续逃跑,不过小苹花没有。

“等一下……小蝶非常了解动物,可能她可以帮忙把所有蜜蜂都送回去。”

小蝶站起来,轻柔的掸着身上。 “女神哦,农场被蜜蜂骚扰么?”

“呐……呃,蜜蜂都在图书馆,把暮暮吓得魂飞魄散。”

“为什么会有一群蜜蜂在屋里面?”

三匹幼驹全部低头看着她们的蹄子。

“女孩,我知道你们急于发现你们的特殊天赋,但是惊扰野生动物太危险了。”

“是的,我们知道了,我们只是想让暮暮帮我们生小马驹。”飞板璐露出了愧疚的表情。

“哦,我的……你们这些女孩还太过于年轻不能生小马驹,而且蜜蜂绝对不应该在里面……”

“但是我姐姐告诉我们需要小鸟和蜜蜂。”

“天哪,我想这是个误会,女孩,小鸟和蜜蜂只是一个比喻,实际上没有任何小鸟和蜜蜂参与。”

 “那我不明白了,小马驹从哪来的呢?”

小蝶的脸变成深红色,她退缩着,”哦,好吧,你看……当母马和公马……”

“你能再说一遍么?我听不清楚?”飞板璐往前踏了一蹄。

害羞的天马脸上的巨大羞红更加明显了,她身体缩得更小了,她的嘴唇动着,但是根本听不清一个词。

“小蝶,你需要大声一点,小马驹是怎么来的?”

这个时候,小蝶已经闭上眼睛缩成一个小毛球,嘴依然在动着,但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


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回到了他们的基地,然后制定一个计划处理蜜蜂,可能他们真的有养蜂天赋,他们开始画出如何控制局势的计划,不过甜贝尔停了下来,把笔丢在一边。

“女孩们,我们还是没找到小马驹怎么来的……而且,我也不想我的可爱标记和蜜蜂有什么关系……”

“是啊,我也不想,而且,我肯定暮暮的疯狂魔法能处理那点蜜蜂。”

“也许你们说得对”

“阿杰,小马驹怎么来的?”

农家小马当场冰住,她搬着的一篮子苹果都掉在了地上。她一点也不想说这件事情,但是她也觉得诚实是最好的礼节。

“我们已经试着问过小蝶,但是他变得非常不安和‘安静’。”

“是啊,而且瑞瑞说了一堆小鸟和蜜蜂还有爱情魔法的废话。”

阿杰一脸紧张的表情,非常缓慢的转过脸面对三位小雌驹。她可以告诉她妹妹,但是却没有办法把想法直接放进小马脑中。大麦回家谈论他的伙伴和他说苹果烈酒的事情的时候史密斯祖母就大发雷霆。诚实的确是好事,但是小马如果知道他们的幼驹在错误的地方学到什么时可能会非常愤怒。而且这些幼驹已经问过不只一匹小马而且没有得到答案,那么显然她什么也不说不能把她们赶走。

“你别说,好……好吧……我估计可以告诉你们所有的……殇细……详细……呃,当两个小马都非常爱着对方……而……而且……他们决定他们要生一匹小马……她……他们写信给公主……问……问是不是能有一个然后公主用她非常神奇的魔法,噗!这就是小马驹怎么做出来的,嗯,没错!”

“好吧,这个解释了爱与魔法,但是还是没有说到小鸟或者蜜蜂”飞板璐抗议道。

“哦,呃,好吧,你看……这个鸟是……呃……是……鹳鸟!它是一种特别的鸟,他们带着小幼驹去他们父母那里,然后……呃……蜜蜂……是小马们用来送信的方法!”阿杰扭着鼻子,眼睛飞快的转着,她绝对是个糟糕的扑克玩家。

[短篇翻译]小鸟与蜜蜂

 

-------------------


一道华丽的彩虹在非常危险的高度划过小马镇上空,任何一点失误都会让她再一次变成云宝坠机,但是回避风险并不是她的风格,她只需要保持她的精神高度集中让她能够…………

“哦天哪云宝黛西嗨你好啊最近还好么”

她在撞上建筑物前的一瞬间拼命转向,结果随着一声钝响一头栽倒在地上。

“嗨云宝黛西你很忙么想要闲逛么”

“飞板璐,过来,现在我们不需要去坑里,况且我们还没找到……,嘿云宝黛西,你知道小马驹怎么做的么?”

糟,这不是好事,云宝黛西懂得并不多,他知道怎么飞,知道怎么恶作剧,知道怎么管理天气,基本就那些了。她并不懂很多事情,但是她完全没问题因为她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但是有些事情每一匹小马都应该知道,有些事情长大后学起来非常难为情。这些事情会让小马嘲笑你,暮光闪闪不知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雪仗。而且她因得到很多嘲笑声。虽然每一匹小马都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但是很难不因为一个小马连“扔雪球,躲雪球”这种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而笑得满地打滚。

在这个年纪还不知道小马驹怎么做出来是云宝黛西少数不想承认的秘密,实在太过难堪所以云宝想在不显示她的无知之前尽可能快的溜走。而且她坠落的时候有点撞到了头,实在是很难想出个能让她立刻飞走的借口。所以她需要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去解决,一些听起来可信又不会影响她形象的事情。一个完美的主意突然出现在脑海,一个不但不会暴露她秘密,同时还会增加反方面印象的主意。她真是个专家。

“对不起,伙计,但是我必须飞走,我其实正要去做我的小马驹,回见!”


-------------


“你们觉得暮暮已经处理好蜜蜂了么?我们几乎问过所有小马但是完全没有得到一点答案”

“她一定知道,但是她估计对我们有点恼火”飞板璐说。

“大概我们应该去道歉,如果她原谅我们之后我们可以问她。”甜贝尔回答。

小苹花和飞板璐一起点点头,三匹小雌驹回到了图书馆,她们回到那里的时候注意到大门已经消失不见了。小苹花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看见一个浑身小红点的紫色独角兽躲在角落,在她面前悬浮着一个发出可怕嗡嗡声的光球。

“萍琪?”她问。

“暮暮?你还好么?”

“哦,是你,还好,小苹花,我还好……基本上。我正坐在这里维持专注让这些小恶魔呆在一起直到萍琪派回来。她说她可以帮我处理掉她们。

飞板璐走进来坐在小苹花旁边。”我们非常抱歉,关于蜜蜂的事情。”

暮暮叹了一口气。 “没问题,女孩们,只是……请别在把任何蜜蜂带到我身边了,现在我相信你们仨完全误解了小马驹是怎么来的,我知道我有一些书可以解释你们想知道的事情,它在那边的书架上。” 她说着,用蹄子指着另一边。

一个亮粉色小马跳进了大门,背上背着一个装满小道具的罐子和一只鹅。 “我们用这些东西能处理掉那些蜜蜂。”

“太棒了,能赶走蜜蜂,我们也可以得到问题的答案,而且云宝黛西也可以去生小马驹了。”甜贝尔笑着说。

萍琪派把罐子和鹅都掉在了地上,跳在空中倒吸一口气。 

云宝黛西要生小马驹了? 我需要立刻准备一个派对对不起了暮暮我马上回来拜拜!”

玻璃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小道具到处乱飞让暮暮失去了专注,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再一次逃离暮暮的尖叫声和蜜蜂嗡嗡声这一次还加上了蠢鹅疯狂叫声的大合唱。


--------


方糖小屋从来没有这样盛大的装点过,数不清的彩带和横幅挂在每一个可以挂的平面,每一张桌子都放着漂亮的三层蛋糕。这种特别的时候完全不需要节约,阿杰和小蝶还有瑞瑞都在场,萍琪派几乎抑制不住她的兴奋,不幸的是,暮暮却不在场,她因为严重的过敏反应不得不住院治疗。黛西应该最后过来,好让每一位小马都给她一个惊喜。现在她可能随时出现……

就在这时,云宝黛西停在了门口,看着里面的黑暗,忽然随着条幅展开灯也全部点亮。

“SURPRISE!”

黛西盯着挂在屋子中间的辐条,下巴都掉在地上了。

“所以亲爱的,你现在务必告诉我谁是那个幸运的公马。你们交往多久了?为什么你没有和我们任何人说过他?是我们认识的小马么?你是不是太害羞不想说是谁?哦我们有好多事情想要讨论!”

小蝶微微脸红的笑着说。 “我为你感到高兴,云宝黛西。”

阿杰一脸平静的走到青色天马身边,冷冷的说。 “如果你让我的桃木色大哥伤心,我会修理你”她低语着。

“大麦?我几乎没和他说过话!”

阿杰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哨 “呜呼。这的确是个麻烦,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最近一直在农场旁边转来转去……我对于你做这种没法和我商量的事情感到抱歉。”

“做什么?挺好,阿杰,萍琪,瑞瑞,小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绝对是个大大的误解!”

依然满身疙瘩的暮光闪闪步履蹒跚的走进屋子,后面跟着可爱标记童子军们。 “的确是这样,现在是我们清算这一切的时候了,不许再糊弄小幼驹,不许再谣传哪匹小马怀孕,而且不许再有蜜蜂了!”

暮暮慢慢的走到屋子中央, “当两个小马非常爱着对方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努力将新的小马驹带到这个世界。没有给公主的信,没有魔法,没有小鸟,而且没有蜜蜂!只需要爱。”

甜贝尔和小苹花咯咯笑了起来。 “哦!” 但是飞板璐依然皱着眉头吐着舌头。

“但……但是还是没有解释小马驹从哪里来的?”云宝黛西结结巴巴的说。 “你知道,而……而且这才是她们想要全部知道的。”她害羞的笑着。

“哦哦!哦哦!这个我知道!”萍琪兴奋的跳到半空中,十分钟之后她解释清楚了。带着一些不必要的琐碎细节,确切的说明了小马驹如何怀上和出生。小蝶——如预期的一样——脸红得厉害。云宝黛西也是。


----------------------------


塞雷斯蒂亚公主站在她妹妹的门前面,她刚对露娜用无数的青蛙做了一个太过火的恶作剧。她已经道歉并且保证不在用两栖动物恶作剧,但是她还想再道歉一次,赛蕾斯蒂亚敲了两次门然后等着,就在露娜打开门露出和他姐姐一样的微笑的时候,一个大袋子出现在她面前爆开。伴随着的露娜惊叫整个城堡陷入恐慌之中。小鸟飞得到处都是……


译者注*1:原文为 

I’m fairly certain she’s expecting.

Sweetie Belle stopped.  “What’s Lyra expecting?

这里expecting即可以理解为期待,又可以理解为怀孕,所以甜贝尔萌萌的搞错了。


thumb_up 6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小鸟与蜜蜂

辛苦楼主了

2018 年 10 月 4 日
DreamsSetFree Lv.12 独角兽
评论 小鸟与蜜蜂

萌萌的cmc太可爱了

2018 年 10 月 5 日
佚名咕咕咕 Lv.4 天马
评论 小鸟与蜜蜂

云宝真是借口鬼才233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