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hadowNight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I am the Shadow hid in the Light !

琴师和小说家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assessment 共 8,075 字

publish 于 14 天前 发表

pageview 共 191 人看过

loyalty 共 2 人收藏

chat 共 7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10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一封邀请函将他带回了过去,那段青春的甜蜜回忆,如今已成了梦……

  没有时空穿越,没有时间超能,没有魔法消失,这只是关于一位小说家和一名钢琴家,两只普通小马的,淡淡的往事……

 

  灵感鸣谢:陕西西安黑撒乐队《校花和流川枫》

 

 

琴师小说家

 

  To大文学家卡龙:

  十年过去了,不知道你最近过得怎样?还记得我们这帮老同学吗?

  ……

  马哈顿不见不散!

  可千万别不来哟!

 

  “亲爱的,是什么啊?”

  “啊,是同学会的邀请函,十年了……回马哈顿聚一聚,也挺好的。你也一起来吧,樱樱?”

  “哎哟,你们同学聚会,要我去干什么呀!”

  “反正没事嘛!让他们见识见识一下,我这位美若天仙的妻子有多么可爱呗~”

  “真爱说笑,哈哈!”

 

  望着妻子的甜蜜笑容,我忍俊不禁。低下头,我重新开始打量这封邀请函。上面印刷的毕业照片,就这样映入我双眼。含笑着细细品味,那些熟悉却又许久未见的面孔,我思绪万千,义无反顾侵入了,过去已消逝的时光。

  十年,说起来一秒都不到,却包含着无限,经历种种。我一位懵懵懂懂的大学生,离开学校,走向社会;到现在,成为了一名有着还不错名声的出版社编辑,自己写的小说也颇受欢迎。更不用说,还娶到了窃心樱樱这样的可爱老婆。

  十年了,不知道那位老师还依然健在?十年了,不知道那些老朋友还生活得不错?十年了,不知道她……是否还自由快活露着微笑?

  

  十年前,没有任何娱乐细胞的我,又一次在宿舍的派对中,输给了我那几个毫不正经的朋友兄弟。几经推搡,我终究还是拗不过他们,走出安全屋,踏上了一场万般羞耻的大冒险。

  我以前怎会想到,学校附近的大书店,居然还有一块隐秘区域。那里摆放的,全是些极其令马含羞的作品。而我的任务,就是去那里,买回一本属于露娜公主的金黄小说。

  害羞不已地向店员询问,连忙捂眼地走过书架,满脸通红地寻找目标。

  我,就在如此尴尬的场合下,遇见了她,我难以忘怀的她——

  “噗哈哈哈~这只雄驹你是怎么回事啊?脸红得都和塞拉斯蒂娅公主的太阳一样了!这么害羞,还来成熟专区干什么啊?”

  一阵听起来介于嘲笑和玩笑之间的清脆笑声,从我身边响起。

  那是一只墨绿色的独角兽雌驹,很不常见的肤色。猩红色的瞳孔,或许很适合黑夜里的恐怖小说。淡淡的黄蓝相间,她的鬃毛倒是很配她可爱标记上的浅紫色弯月。右蹄遮住了稚嫩脸庞下方,正坏笑的小嘴。青绿色的魔法正笼罩着刚从书架上取下的书,书名似乎是……《色公主和巫娜的甜爱日常》?

  现在这么回想起来,那时的场面蛮怪奇的——又是小雌驹,又是某某小说的。

  “呃,这个,我!我……其实,其实是朋友,叫我来买的!不,不是我故意的!是因为……咳……是因为,我输了游戏,什么的……”

  我不知所措、着急忙慌地解释,我这副一点也不成熟的模样,又一次将她逗笑。

  “哈哈,瞧你这胆小样!我又不会吃了你。”她走上跟前,歪着头说,“你朋友想让你买什么?”

  我连忙回答:“咳……露娜公主的,小说……”

  “唉,亲爱的露娜的?你朋友真有品味!哦~她真的超——棒的!”说着,她侧仰着脑袋,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副沉醉,似乎脑海里在想些露娜公主的什么事。

  事发突然,在我用吃惊得像看变态一般的眼神注视了她许久后,这只雌驹才反应过来,红着脸轻咳了几声:“咳!抱歉。露娜的话,跟我来吧,那块我特别特别特别熟!”

  她一定非常爱露娜公主……我不禁无奈地想着。

  “明白了,谢谢你的帮忙。”

  “哦,对了,我的名字叫做幽影,上个月刚成年,你呢?”

  我将自己的名字和年龄告诉了她,谁知她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朝前走,边打趣道:“哈,哥哥?你比我大呢!居然还为这种地方害羞!卡龙君,你不会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吧?”

  “没,没有……我一直专注于学习,还有写作!所以……”我非常不好意思,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小妹妹笑说不成熟……于是,我有点羞愧地低下了头。

  “所——以呢?”

  当我抬起头来,幽影,这只我所认识的小马中,最喜欢笑的雌驹,露着专属于她的,凝聚了开心魔法的微笑,回头注视着我……

 

  然后……

  自那天在黄色区域初见起,我们便开始了进一步的交流……

 

  ——卡龙,马龙,马卡龙~

  ——喂喂,不要拿名字玩笑啦!

 

  ——你是作家?哥哥你好厉害啊!

  ——没有没有?我,我充其量也只是算个写家而已。小幽影也很棒,嗯,你的钢琴不是一流的吗?

  ——啊啦,那当然!我超牛的~

 

  ——想法很不错,但是要变成文字,你还要多努力啊!写啊,写多点,你会慢慢熟练的。

  ——嗯……知道了!

 

  ——你唱得低了八度啦,卡龙君!再来一遍!

  ——啊,还来啊……

 

  ——这里,这句话其实多余,可以删掉的。不过总体上越写越棒了咯!

  

  ——嘿,不错嘛,能跟得上我的音符!继续加油吧!

 

  ——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吃饭吃得那么粗糙……

  ——要你管,文学家!

 

  ——噗,你带眼镜了,卡龙君?蛮酷的!

  ——别取笑我了,这可不是我想戴的。

 

  ——你能把鬃毛洗洗吗?都臭了!什么文章这么大魅力……

  ——呃,关于一个自以为正义的刺客去刺杀一个她以为邪恶的小马的故事,还算精彩吧!

 

  ——最近没写文章啊,忙什么曲子呢?

  ——奥克塔维亚的《风华》,我想试着用钢琴,演奏出我自己的风华!

 

  初识,交谈,了解,熟知,倾诉,告白,同居,热恋。

  发展很快吧?但其实,这些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几乎横跨了我们整个大学生涯。

 

  我叫她小幽影,她叫我卡龙君。

  我说她的猩红色眼眸别有一番神秘,她说我的天蓝色瞳孔别有一番深邃。

  我觉得她一点都不严肃,她觉得我一点都不随性,但我们都还算善良。

  我喜欢她时时刻刻乐观开朗,她喜欢我时时刻刻沉着安稳。

  我总是帮她梳理鬃毛,她总是帮我扶正镜框。

  我们有时整天正装,我们偶尔随意懒散。

  我负责制作佳肴,她负责品尝美味;我负责制造垃圾,她负责清理现场。

  她爱好聆听音乐,我爱好阅读书籍,但我们都热爱艺术。

  她教我唱歌,至少不会再跑调;我教她写作,至少不会再赘余。她写出了几首精彩的曲子,我写出了几篇不赖的文章。

  我们共同欣赏对方的佳作,我们互相激发对方的努力,我们一起奋斗。

  我们游玩遍了马哈顿所有书店的成熟专区,我们研究遍了各种各样的交战姿势,我们享受遍了无数的白天夜晚。

  我们赞叹了各种甜蜜,我们取笑了各样酸苦;我们接待了各式欢乐,我们驱逐了各色悲伤。

  我们是同学,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兄妹,我们是师徒……我们是伴侣。

  我们曾经相距深远,我们如今亲密无比。

  我们曾经互不相识,我们如今知根知底。

  我们曾经毫无干系,我们如今如胶似漆。

 

  “你说,我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吗?”她依偎在我怀里,望着窗外逐渐落下的太阳。

  “当然!无论我们相距多远,我们都无比地深爱着对方。我们将要结婚,我们会拥有自己的房子,我们可以造出可爱的幼驹,我们能够白头到老……”我揉了揉怀中可爱独角兽的小脑袋。

  “真的能那样,就好了……唉,生小孩和生成年哪个疼啊?”她望着即将升起的月亮,突然问道。

  “呃,你这是什么问题啊?”

  “你想啊,小孩子活泼好动但体积小,成年马体积大却沉稳安静,这样子的话就得好好比较一番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临近毕业时,我们时常,眺望着突破物理法则的天角兽奇迹,回忆着过去的纯真记忆,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然后……

  我收到了家中成员将我送去苹果坞一家著名出版社实习的通知。

  她收到了钢琴老师推荐她前往坎特洛特皇家音乐团学习的通知。

 

  我们仅陪伴了对方了几年,便要与对方分离……

 

  “到了那里,别忘了给我写信啊!”

  “卡龙君才是!连洗澡都懒得洗,你才别忘了写信呢!”

  “我已经有改正了,好吗……”

  “嘻~加油啊,卡龙君,我希望听到你的小说大卖的消息,我会包上一百本的!”

  “你也是,小幽影。当你成为首席钢琴师的那天,我会不顾一切地去看你演出!”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卡龙君……”

  “一定会的,露娜公主在上,她会保佑我们的……”

  “嗯,露娜,她绝对会来的!”

 

  在车站,我抱着泪流满面却依旧显出微笑的她,心中充满着对未来的担忧。

  我去了苹果坞,进了那家出版社,当然是从最低一级开始做起。每天,我都要做最苦最累的工作,而这忙碌的工作,压榨得连一趟轻松的火车之旅都无法让我实现。这无止的工作,一时间倒也冲淡了离别幽影的悲伤。而此时,寄往首都的信件也随着光阴如梭似的,飘向了远方……

  每天,每周,每半个月,每月,每三个月,每半年……

 

  然后……

  就再也没有然后。

 

  露娜公主,没有来……

 

  “卡龙君,我很抱歉……”

  开始了分离的异地之恋,在几年后墨绿色独角兽雌驹的最后一封告别信中,黯然消散。

  我紧握着蹄中轻轻的一片纸,眼泪早已海啸……

  我微低着头,将一封渺小的信送向了远方,里面只有轻轻的两个字——

 

  再见。

 

  为什么最后只留下这样一个悲剧结局?我想,我们都很清楚。  

  在整日的干事、千万的远离中,我们早已做不到当初那样亲密无间……

  在她突兀渗进皇家乐团时,我没有陪伴她闯入……

  在她辛苦学习精业技术时,我没有陪伴她劳累……

  在她遭受同学偏微嫌弃时,我没有陪伴她反击……

  在她得到教师诚心赞扬时,我没有陪伴她骄傲……

  在她真正首次登台表演时,我没有陪伴她光彩……

  在她完美夺得万众喝彩时,我没有陪伴她快乐……

  诸如此类,种种磨练难关无我共度,种种难忘时刻无我见证。我与她之间的感情淡了,淡得如一碗水,淡得如一口气;我与她之间的缝隙逐渐拉大,拉开了条悬崖,拉开了张瀑布——最终,告别。

  这段开启如甜蜜暴击般的恋情,就在苦与泪的极光逝过之下,荡然无存……

 

  数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从出版社最低小的杂工干起,一步步踏上,最后登顶成为了总编辑,倒也还算风光,生活还能过得去。而幽影,她成功当上了皇家乐团新的首席钢琴家。在报纸上看到这则头条时,我真心为她感到高兴。

  “看着什么有趣的新闻了?”

  “啊,没什么~”

  转过头,粉白色的独角兽雌驹,和幽影的深色系截然相反;天蓝、桃红、酪黄,一样的杂色眉毛;淡蓝色的瞳孔,多了些亲和——这便是我心爱的女友,窃心樱樱。

  窃心樱樱,是苹果坞最大云月之所的老板。当初我认识她时,她还只不是一位不起眼的、地位不高的服务生。跟着出版社的老总应酬,我也不得已进去了——也许是诅咒,也许是意外,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命运,我为数不多的恋情,竟都发生在这种如此不严肃之场合!

  和多年前一样,满脸通红害羞地我被分进了一间最小的包厢,而接待我的,就是刚入职没多久、处处遭老同事排挤的新生樱樱。那场合,也很尴尬——前半晚,我们什么也没有干,只是坐在床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或瞅蹄子,或瞥墙壁。

  之后,在只有喘气声的寂静空气下,我们终于,勉为其难地,互相开了口。

 

  然后!

  在畅聊了整个夜晚后,我们惊喜地发现,对方正是自己心中最完美的知音!

  文学,音乐,职业,爱好,我们拥有着如此多的共同语言。

  我说她和其他单纯为了金钱出卖自己身体的雌驹不一样,她热爱这门职业,并坚持自己的原则。

  她说我是唯一一只,会尊重她和她职业的雄驹,哈,当然了,毕竟存在就是合理的,不是吗?

  之后,我们连续数晚相约在包厢蜜谈,我们之间也越来越熟悉。身在如此场合却不曾做过任何“激烈运动”,我们俩也许是这里最奇葩的一对。

  顺理成章,我们建立了情侣关系。也许这发展看起来有些迅速,但有时生活就是这样“一夜钟情”。

  我们漫入了情侣恋情的多个阶段,并最终结了婚,而那时,樱樱已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了那里的老板。我们的生活已入佳境!

 

  而今天,现在,樱樱陪着我,登上了前往马哈顿的火车。车上,我欣赏着窗外千奇百变的景色,不禁想起了学生时,我对未来——即现在——的憧憬。

  我曾幻想端坐在皇家剧院的座位上,陶醉在台上幽影的美味佳肴里。舞台上、钢琴前的她,沉浸在美妙的音符里;她闭着双眼,闪着自信的微笑,黑与白在她的蹄下遨游;万丈光芒照耀在她的墨绿上,那景象,多美啊!

  我曾幻想举办成一场盛大的新书签售活动,所有自己仰慕的大作家都会肯定这部作品,许多小马都会支持这位新生,他们都会喜欢这些文字。而幽影,她身着盛装,坐在身边,倚向怀中,她便是冬日里最炽热的温暖!

  我也曾幻想万重的磨难打倒了我们,却没有将我们湮灭。我们住在远方的小镇里,她教授给学园里的幼驹音乐之美,我则稳坐在小书桌前,写着幼嫩的童话,书着精彩的传奇,传播给每一个镇民。

  看啊,这些幻想真可谓充满“想象”,但这幻想却能让我们对未来有一丝希望,可以让我们有气力继续努力奋斗。

  现在,我和幽影已多年未见,不知她变成了什么模样,那些鲜丽的梦想,早已幻成海岸上的沙粒,随着雪花流向了海的远方。

 

  下了火车,我不禁有些忐忑。我该怎么和她问好?我们过去那么相爱,却告别了对方,十年过去,我们会怎么……我们该如何面对,这……

  我顿时思绪紊乱,满脑子乱想。但幸好有窃心,我亲爱的妻子,她让我冷静了下来。樱樱,她时刻守护在我身旁,她了解过我这段往事,而她的理解和鼓励,给了我巨大的信心。

 

  我们走进了聚会现场,灯光、佳肴万物具备,氛围旧情完美无缺。我见到了很多许久未见的老同学们,向他们问好,也将樱樱介绍给他们,不过她的职业……就当成我们夫妻间的小秘密吧!抱歉了,同学们~至于我们班的老师,是的,先生依旧健在,虽已有满体的时间褶皱,却无时不溢出智慧气息。

  而我一路忐忑不定期望见到的那只小马……向着派对深处前进,被几只小马围住交谈欢乐的,那个墨绿色的背影……

  我迈出略微有些抖颤的步伐,逐渐靠近她,脑海里迅速闪出了多种反应,有的惊讶不已不愿相信,有的干咳两声迅速避走,还有的欣喜若狂心花怒放。

  但最终结果证明,我非常正常地犯了正常小马都会正常地犯的正常毛病:想多了。

  那只我曾经最爱的雌驹,瞥到了她曾经最爱的雄驹,她愣了愣,和身边的同伴说了什么,之后便转头,与我的视线直接——

  可能在黄蓝相间的鬃毛之中,混杂着些许银丝,但她还是过去的那个她,她那宛如天使般温暖红心的纯真微笑,依然灿烂!

 

  ……

 

  其实,这种结果卡龙想过——他伴着一位无限风彩的妻子,她同着一位文质彬彬的先生——但这具体实例却让卡龙有些意想不到:她向身边的白色独角兽雌驹深深一吻,相互点头,一个眼神心领神会。雌驹转身离开,而幽影则朝着卡龙走去。

 

  “你好啊,我记得……你叫做窃心樱樱,对吧?”离开了幽影的雌驹,来到了注视着卡龙的窃心面前,伸出了右蹄。

  “是的,你好,随律音弦,我知道你。”窃心樱樱回礼道。

  “让他们先单独聊一下吧?这么多年没见了。”随律音弦回头看向正开口的两只。

  “当然啊,看来我们都知道他们的故事呢!”窃心点头回答说。

  “嘿,我们来对对故事情节吧,怎么样?”随律眨了眨眼说。

  “哦,乐意直至!”窃心笑道。

  两只对上眼的雌驹“伴侣”,一齐走向派对某处畅聊甚欢去了。

  而另一边——

 

  “呃……嗨?!幽影……”卡龙看了眼幽影,缓缓低下,挠了挠头,眼神乱飘着。

  “嗨,卡龙君~”幽影苦笑了下,眼神飘着了对方的相反方向。

  “最近,最近过得怎么样?”似乎下了决心,卡龙抬起了头。

  “挺好的!卡龙君的新书,我,我也有买哦。”幽影微红了脸。

  “我也是,幽影的新曲子,我关注着呢!”卡龙坚定地说。

  “嗯……卡龙君的妻子,很漂亮呢!”幽影犹豫了些,转了另一个话题。

  “谢谢,幽影的……嗯,也很美丽。”卡龙稍停顿了些。

  “关系上也许算,我的丈夫吧。很奇怪吗,卡龙君觉得?”幽影歪头抿了抿嘴问道。

  “不!绝对没有!存在既合理!只是,一时间没接受,幽影会改变性向这件事……”卡龙迅速摇头否认,然后解释说。

  “没有啊,我是双性恋,记得吗?”幽影笑着眨了眨眼说。

  “唉?哦……”卡龙愣住了,刹时,尘封多年的记忆突然浮现于脑海,一个名字冒出了他口中——

  “色公主——”

  “和巫娜的——”

  “甜爱日常!”

  听到熟悉的字眼,幽影瞪大了双眼,一个熟悉的名字在脑中显现,卡龙和幽影齐声将那名字陈述,之后便是几股笑声发出。

  “你还记得这个书名啊!”

  “必须的,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相见时——”

 

  一阵沉默,两只小马双双陷入沉默,聚会派对的某个角落突然变得沉默。

  过去的回忆旋转在他们周围,未来的期许围绕在他们身边。过去的一幕幕如走灯般翻来,如刺骨的风渗入他们心中。酸甜苦辣生活百味,喜怒哀乐情感决堤!他们一起观的月,他们一起读的书,他们一起玩的戏,那些甜蜜日夜,那些甜美微笑,全都冲进他们脑中。那些事,那些时,如此叫马回忆,如此叫马惋惜……

  他们真心爱恋,现在却远远相离,多么光明的誓言,全败在距离的黑暗下。干净的他依旧潇洒,爱笑的她依旧漂亮,他们的眼神却多些了沧桑。独站在马群里,他们就像两个无助的孩子,不知所措。

  他们目视着对方,所有的回忆,所有的故事,与对方的身影交相辉映。他们的眼角都有泪,但他们都在微笑着,挤出来了微笑,足以让泪水回流的微笑!

 

  然后……

  他们相拥在了一起。

 

  他们拥抱着对方。

  很久,很久。

 

  哭着,笑着。

  一切未曾改变。

 

  ……

 

  夜时,全场灯灭,万籁俱寂。全体的小马一致望向某个方向。顺着他们目光望去,小说家看到了,看到了,看到了!那幻想中世界最美的风景!!!

  独帜光灯闪耀在圆形舞台上,深邃的黑色钢琴坚毅挺拔着。墨绿琴师缓缓走上前方,她的身后则随着那名纯白琴师。一个简单的吻给予对方,她正了正身姿,撩了下三色交杂的鬃毛,送给伴侣一个放心的眨眼。演出开始了——

  琴键在跳舞,音符在飞舞,月亮也高兴地蹦起来。天马停止了天气管理,陆马暂停了忙碌工作,连公主们也细心聆听着。凉爽的风变得柔和了,街道上的声音变得细腻了,小马们的心也变得放松了。

  她高昂着头,放肆欢笑,她的双蹄正享受梦想的生活。舞台灯光闪耀着她,照耀着幸福的天使,而那副景象,无与伦比!

 

  ……

 

  “好听极了!果然不愧是小幽影!”窗前,小说家由衷赞叹道。

  “谢谢你的夸奖,卡龙君~”转头仰望天空,琴师惊奇地叫道,“嘿,你看!露娜真的来了!”

  “唉?哪里?露娜公主怎么可能?”

  望窗外,只看见一轮明月的小说家,一时没有理解,而盯着月亮的琴师则忍俊不禁——

  “哈,卡龙君真是个小傻瓜~”

  “唉唉?为什么啊?!露娜在哪儿呢?”

  “自己想去吧,卡龙君~哈哈~”

 

  爱笑的琴师放声大笑,慢半拍的小说家不明所以。温暖的月亮光芒不停,欢乐的派对嬉笑不止。过去的往事已然乘风,未知的将来值得期待,平凡的现在安定享受!

  曾经的爱恋多么浓,现在却全幻成了一场梦。这也许是一生里最大的遗憾,但过去的那些甜美时光,却会永远留存在心中。某天夕阳落山时,某日弯月高升时,回忆曾经,有着落泪的催化剂,也有着令心开笑的化学反应。消去的时光无法挽回,时空穿越绝不是正确选择…就让它随风飘远吧,不如好好享受,好好享受今时的美好吧!一切自有天意!听啊,远方正传来一首温柔的歌谣——

 

  ~这样的故事每年都发生 在这城市之中~

  ~这样的故事每年都结束 消失在风中~

  ~还记得当年他和她 爱得那么浓~

  ~他是她的马卡龙 她是他的一场梦~

#1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甜中带酸,极度适合清爽夏日享用。

14 天前
#2
utopia  幻形灵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很罕见的这么彻底的oc文作为夏征呢。

视角独特,文风清新。甜中带酸,酸中带涩。

愿十年如一日,怕一日转十年。不管是情侣,还是夫妻,最怕的,还都是离别吧。

14 天前
#3
立冬  独角兽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这是我看过的情感最真挚的一篇文,大约是因为具有自身OC带入感的关系吧:ftemoji_lyra:文章读起来有一种独有的亲切感,仿佛这一切都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

这篇和《向前看》一样具有大量的对话描写,不过这篇较《向前看》的对话更集中在了一个个熟悉的生活片段上,更具有画面感,也正是因此,在夏征快要结束的时候,在如此多宏篇巨著之后,这篇小清新的作品着实令马眼前一亮!

(这篇也是唯一一篇我挑不出毛病的作品!)

预祝能在夏征中取得佳绩!

14 天前
#4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Adorable. 

该如何评价这篇文章呢...就好像是,在夏季海边的嘉年华上,所有的小吃摊都变着花样拿出极具冲击性的美味,却在这时来了一辆冰淇淋车,而且只卖香草一种口味...这种纯净的体验,这种略带惋惜却又回味无穷的感受,确实令人眼前一亮。看多了时间旅行、世界末日、小马国创世史的评委们,大概也会有不一样的体验吧。这种时候...应该说‘不愧是你’吗...?

总之,UPVOTED,预祝在夏季征文中取得理想的成绩。

14 天前
#5
ShadowNight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其实我依旧在这篇文里埋了一些梗哦,甚至还有关晓彤的哦~总之,谢谢你们可以喜欢我的文啦!

11 天前
#6
海特-索托斯  独角兽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那天我能把梗玩得和这位大佬一样顺,我觉得我写作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11 天前
#7
卡龙  独角兽
回复 琴师和小说家

幽影写的有进步哦!严格来说…确实还有着一定的提升空间,不过假如幽影能保持不断提高阅读量,并在习作中付诸更多的用心,那么能做到每次写的时候都有些进步便足够了。

不过话说——最后卡龙和樱樱在一起,幽影和随律在一起,是不是就代表……四舍五入我还是注孤生了?!(x)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