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chocolatemilk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傻傻的小家伙

海葬

海葬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908 字

publish 于 20 天前 发表

pageview 共 301 人看过

chat 共 19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11
1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妈妈,海是什么样的啊?”

 

“海?大概像是很大的一片湖,一直望不到边,风卷起大浪,还有一片金黄的沙滩,应该就是这样吧。”

---------------------------------------------------------------------

我举起蹄子,敲响了红色的木门,静静地等待着。木门上的红漆已经开始褪

色,把手上沾了一层薄薄的灰,还有一点零星的铜锈。“暮暮重修图书馆是什么时候了?”我在心里想着。

 

“吱呀”一声,门开了,“暮暮?我来了。”我向屋里走时,没走几步,左后脚又开始痛起来了,老了就是这样,而且从永恒自由之森走到小马镇的路的确很长,但我也不想请无序把我送到这里来,这样一来,在路上能看到小动物们,也算是一种享受吧。

 

“暮暮?哦,你在这儿啊。”我走上阳台,只见暮暮正坐在桌前批阅文件,桌上摆着半杯咖啡和零乱的纸张。

 

“你来了啊,我蹄头上有些事情,但是不用担心,我肯定不会让我的朋友久等的。”暮暮笑着说,仍旧将头埋在文件堆里。

 

“嗯,当然不会了,但是暮暮,你一定要记得休息,我有些担心你。”我关切地说。

 

“回归主题,我来这里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我转而用严肃的语气说道。暮暮把头从文件中抬了出来,认真起来了。“说吧。”

 

“我想知道,海是什么样的。”

 

“噗”

 

暮暮没憋住笑意,差点把咖啡从嘴里喷出来。“为什么你会突然问这个?”我知道这个问题有点古怪,但没想到暮暮会笑成这样,记得开玩笑一直都是萍琪的职责,但她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希望那边能像小马镇一样美丽。

 

“第一,我从来没见过海。第二,我想去看看海,看看生命起源的地方。”我尽力做出恳求的样子,“可以吗?求你了,暮暮~”

 

“咳咳,先停下先停下,我实在受不住你这样的表情,这绝对算犯规了。”暮暮抿了一口咖啡,缓了缓说“你想去看海的话,直接可以让无序带你过去,但你却来问我,说明这件事你不想让无序知道,所以......一定是关于那个话题。”

 

“对,是关于我的大限的事。”我还是承认了,没办法,对暮暮谁也藏不住秘密。“你知道的,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是时候找个长眠之地了。”

 

“哎,你来这里其实是为了向我告别吧。”暮暮叹了口气。“你们都要一个个离我而去了吗?”说实话,我们六个现在只剩下我,暮暮和苹果杰克了,童子军很可惜地解散了,小萍花还常常来拜访我,甜贝尔在马哈顿,飞板璐因为闪电天马的变质而参了军,真的,一切都变了。

 

“真的很抱歉。”我在心里想着,永生将她与世界分割,这样的打击,很难想象到是什么滋味。

 

“我是不会选择永生的,很抱歉,不能陪你,也不能陪无序一起走下去了。”我苦笑着说。

 

“真想知道赛拉塞提雅是怎么度过的。”

 

“...”

 

“你想好怎么说服无序了吗”

 

“还没有,但是快了,他一定会听我的。”

 

“那好吧,我会帮你转告其他马的,还有事吗?”

 

“没有了。”

 

“那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谢谢,不用了。”

 

站在门后,我听到了轻轻的呜咽声,我的,和她的。

---------------------------------------------------------------------

生命起源于海,也终将回归于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她,这是鸟儿们的信条。

---------------------------------------------------------------------

  “无序。”我看着眼前正用着叉子喝茶的龙马,他转过头来问我,“怎么了?美丽的女士?”

 

“你知道我已经是一个老太太了,对吧。”

 

“怎么会呢?你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么的美。”

 

我无视了无序的话,“我想和你谈件事,就现在。”

 

无序继续开玩笑,说“那好吧,你想谈些什么?谈下午茶?还是谈谈天?”

 

“别闹了,无序,你知道那一天总会来的。”我加强了语气。

 

“哪一天?是周日市场大降价吗?”他还在强装。

 

“最后一天。”我知道他不愿意面对,想让我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但我必须离开了。

 

无序脸上的笑容退去了,“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呢?你明明可以永远和朋友们在一起,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为什么不?为什么!”最后的一声他几乎用喊的了,很明显他是生气了。

 

“不。”我摇摇头说,“我只是一匹普通的小马,不是永生的神明。”

 

“但是你是善良元素!”无序彻底生气了,“更是一个神明的妻子!为什么不让我留住你!?”

 

“既然善良已经在大家的心中扎根了,那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也是时候该走了,而不是继续逗留在这个世界。”

 

“...”

 

“善良,是因为生命有限,所以才需要珍惜,需要善良去保护。如果得到了永生,那如何去珍惜,如何去传播善良呢?”

 

“...”

 

“你知道的,如果有永生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独吞的,我一定会把它让给其他需要的马的,我没有理由接受它。”我极力劝说着。

 

“...”

 

“求你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了。”

 

无序用爪子不断地挠着头,沉默着,看起来马上就要被说服了,但是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不愿意接受。

 

他转过头来瞪着我,说“不,我不能失去你,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说完伸出鹰爪,就要打个响指。

 

“你敢?!”我用镇魂瞪眼盯着无序,虽然这对他没什么用,但是起码他会知道我生气了。

 

“......”

 

“如果你走了,那我呢?你要丢下我不管吗?”

 

我的心一软,咽了口水,明知道他一定会这么说,可我还是被动摇了,“但这不足以击垮我”我想着。

 

“我舍不得你,在这个世上,真正接受我的马只有你一个,我不能没有你。”

 

“忍住,忍住。”我对自己说,不论是无序还是我,都不愿分离,但是我必须这样做。心里一阵阵的绞痛,但我依然会坚持。

 

“我...知道你下定了决心,但是...求你了。”

 

一瞬间,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我为什么要坚持?为什么?”我开始怀疑了,之前的决定开始动摇,“无序...他要承受更多...但是,那一天总会来的,我必须去到那个地方。”我咬牙,暗暗抹去泪水。

 

无序和我就这样僵持着,良久他才叹了口气,说:“哎,如果我能说服你,那你就不是那个小蝶了。”

 

终于结束了,我笑了起来,转而安慰他,慢慢引出自己的目的,“我想去看海。”

 

“然后在海里长眠喽?”无序抱怨道:“真是聪明....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不,不了,我更想独自一匹马前往。”我摇摇头说。

 

不行!”无序再一次极力反对,“那太危险了,万一你受伤了怎么办?万一你迷路了,找不到路怎么办?绝对不行!”

 

“我会找到方法的,你就放心吧。”我向无序微笑着,他把头别了过去,又沉默了一会儿,我能看到他眼角的泪水,鼻子又一次感到酸酸的。

 

“好...好吧,我真是斗不过你了,别的马都说你宠我,说你太放纵我了,看来实际上是我宠坏你了才对,什么都听你的。”

 

“哎。”无序叹了口气,摇摇头。“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就明天。”

 

“那...好吧,祝你好运。”他猛地抱住我。

 

“谢谢”我再次笑了,和着大把的泪水。

---------------------------------------------------------------------

大象,这种神奇的生物会预测到自己的死期,然后默默地走到象墓去,寻找自己的归宿,那是一段神圣的旅途,是对生命的尊重。

---------------------------------------------------------------------

“你见过海吗?那是什么样子的?”我向一只小鸟问道。

 

“海很蓝,很大,很美,你真应该亲自去看看。”

 

“我要怎么去?我只知道海里这里很远。”

 

“大陆的尽头就是海了,我们每年都会经过那里。”

 

“那你能带我去吗?”

 

“当然了。”

 

几个月后,我就随着鸟群出发了。

 

我们飞过了树林,在初生的朝阳中醒来,在退去的晚霞里休息。

 

我们飞过了草原,在温暖的阳光中嬉戏,在寒冷的雨夜里前行。

 

我们飞过了山,飞过了湖,飞过了谷堆,飞过了墓碑,飞过一切永恒或短暂的光影,飞过了时间和一切的一切。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甜甜的,很舒适,让我能在雨中,在风中,在电闪雷鸣中,只是前行,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拉着我飞向一个看不见的地方。

 

我常常想起无序,想起暮暮,想起每一位朋友,想起每一个与家人,朋友,甚至是不相识的路人相处的每一个瞬间,想起纸杯蛋糕,想起苹果派,想起茶点,想起......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总是会痛,但是无法回头了,前行,只有前行,向着梦里的海。

 

当我看到一大片金色沙滩,看到蓝色的大湖一直延伸到天空中,脚下是松软的沙,波浪翻滚着拍打我的胸脯,咸咸的海水溅到嘴边时,我明白了。

 

“海”

---------------------------------------------------------------------

在生命中,总有些东西是弄不明白的,多少生物迷失在追寻的路上,而走到了的家伙呢?面对真相又会如何?他们所丢下的和得到的,到底值不值?

---------------------------------------------------------------------

终于,我走到了最后一刻

 

水,到处都是水,温暖而潮湿,将我的整个身子举了起来。

 

黑暗,一切都是黑色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想要挣扎,但又放弃了。

 

“够了,我已经够累了”我告诉自己,希望就这样继续下去。

 

一切越来越淡,但忽然间,我看到了光。

 

“无序”

 

那是谁?我不记得了,等一下,是“谁”还是“什么”?不,不,太乱了。

 

“等一下...无序!”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无序,无序...无序!”我想起了什么。

 

“等等,无序!”我挣扎着想要起来,拼命地拍打着浸湿的翅膀,我感觉到缺氧,海水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淹没,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眼前不断闪过一些画面,大多是以前和无序在一起时的事情,也有关于朋友的片段,更多的是破碎错乱的东西。

 

突然得,我想他了。

 

无序...无序...不,不,不不不...无序!

 

我撑不住了,不断地喊着:

 

“无序!”

 

“无序!!”

 

“无序!!!”

 

在一切消失之前,我听到一个声音

 

“小蝶。”

 

抱歉。

---------------------------------------------------------------------

也许只有直面死亡的时候,才能明白生命中最宝贵的是什么吧。到那时,我会葬身大海,然后回忆每一段美好的记忆,然后在悔恨和泪水中逝去,这就是世界。但如果一切能重来,我还是会选择这条路,无论结果如何,因为这就是我。

---------------------------------------------------------------------

小蝶失踪一个月后,大家一起在小马镇举办了葬礼,那一天,不管是小马还是耗牛,还有龙和其他生物,就连狮鹫也是,所有生物都在为小蝶吊哀,为永远失去她而伤心。

 

除了那几只迁徙的鸟儿,它们知道小蝶去了哪儿,但那将永远成为一个秘密。

 

哦,对了。还有一座被人遗忘的雕像,就立在海边的沙滩上,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他在等她,等落入海里的一匹马,直到这里不再有海,只剩下一块墓碑。

---------------------------------------------------------------------

但是当你做出选择之后,总有人会因你而受到影响,因为你不是一个人。所以,请你想好,你是否对得起他们,是否对得起“善良”。

comment回复可见内容

此处有内容被作者隐藏,回复本文后可见。

#1
chocolatemilk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第一次发表真是紧张,希望大家能多给一些意见。

20 天前
#2
立冬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果然世界上最伤感的就是生离死别了。

通过这篇文章能够看见之前某篇翻译的影子,作者一定有看过那篇文章。(我猜的233)不过本文在延续了其情感的同时又有所创新,字里行间流露出小蝶的夙愿,在语言风格上也完美衬托了全文的基调。(如果作者没看过那篇翻译的话当我这段话没说233)

美中不足的是,对于没有看过小马的人来说,这篇文章实属佳作;但对于看过小马的人来说,文中小蝶看海的理由确实有些牵强。因为他们去过好几次马哈顿了,而马哈顿就是海滨城市233整篇文章在情节的流畅程度上不那么尽如人意,有些地方较为牵强。相信经过精修之后,这篇文章一定会崭露头角。

生若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

预祝在夏征中取得佳绩!

20 天前
#3
回复 海葬

了不起!

20 天前
#4
和熙光流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而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

20 天前
#5
冰茶IceT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tql,支持!

20 天前
#6
回复 海葬

……

20 天前
#7
海特-索托斯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很感动,然后最后这句祝你善良把气氛全毁了(憋笑)

20 天前
#8
chocolatemilk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hhh,写的时候一时脑冲,现在改了,不知道怎么样

20 天前
#9
白斯  天马
回复 海葬

支持

 

20 天前
#10
chocolatemilk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回复#2 @立冬 :

感谢大佬,连贯性上的问题我会尝试修改的

20 天前
#11
chocolatemilk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谢谢大家的支持!

20 天前
#12
回复 海葬

于是乎,海里又多了一只溺尸……

19 天前
#13
Robin_Rain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支持!

19 天前
#14
我的小马驹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感谢你或您为我们带来如此棒的文章!

19 天前
#15
回复 海葬

很棒,加油!期待你的下一篇文章

17 天前
#16
chocolatemilk  独角兽
回复 海葬

回复#15 @清晨 :

谢谢支持,但是开学了,本人可能会咕一段时间。

14 天前
#17
回复 海葬

支持一下

13 天前
#19
Liekkikoira  麒麟
回复 海葬

这个风格我喜欢。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