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Lv.18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三重困局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08205/little-consequence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五十六章 长眠不醒 · 其一

chrome_reader_mode 7,374 event 2019 年 8 月 29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02 forum 0

长眠不醒 · 其一    Unwaking Twilight - Second Verse (Part I)

 

次日

 

“我们...继续吧。”云宝立在水晶宫殿的医务室里,暮光床边,沉重地说道,她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天角兽,面带严肃神色。

 

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小马国的皇室成员们未曾停歇片刻。她们借用斯派克同小马国保持联络,以确定战损情况,协调重建与抚慰事宜,并将斯汀戈投入地牢,再加上水晶小马们不顾云宝的反对,坚决拥她为王,忙得焦头烂额。而这还不算上,水晶帝国的一位医生确认了,暮光的确昏迷不醒。这位医生已经离开了医务室,给云宝留下些许私密的时间。

 

暮光的胸膛伴随着每一次温和的呼吸起伏着,闭着双眼。尽管过去的一个月里,她们经历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此时的暮光看上去却平静祥和。自进入医务室以后,她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变化,谁也说不清楚,她还要在医务室里待多久。云宝想到这一点,就觉得沮丧异常,但至少,暮光闪闪还活着,而且,看着暮光的新翅膀,云宝已经有了一套教暮光飞行的计划了。

 

身旁,斯派克打了个哈欠,她的思绪中断。云宝温暖地微笑,转身低头看去。暮光从屋顶上下来之后,他几乎一直都在她身边,而发生的事情,对他造成的冲击尤其巨大,为了能陪伴将自己养大的雌驹,他甚至都放弃了和瑞瑞一起的机会。可怜的小家伙,已经用尽了力气,可他仍然坚决不去睡觉。

 

不过,云宝总还是要问一句的:“你确定不去小睡一会儿?”

 

斯派克固执地摇摇头。“不去,我没事...”他迷迷糊糊地回答。

 

云宝轻轻摇了摇头,又看向暮光。“...算了。暮暮上次昏迷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有五年了吧?”她小声地、怀念地说。

 

斯派克心不在焉地耸耸肩,双眼变得无神,回忆起从前。“也许吧...”他嘀咕着,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唔...她那次昏迷了几个月呢。”他补充道,迷迷糊糊地挠挠背。

 

云宝点点头。“是啊...谁知道这次又要多久...”她闭上眼,向后靠去,疲倦地长长地低哼一声,“呃啊,我还欠着水晶帝国一大堆事情没做呢...水晶小马到底为什么非要我来管帝国啊?我根本没有继承的道理啊!”

 

斯派克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那个,你看啊,黑晶之后,你是这里第一个皇室成员,而且你还救了他们两次,靠自己找到了水晶之心,放回帝国中心——这可都是你做的呢。我觉得,总的来说,他们没选错。”

 

“没选错,但也选的不好。”云宝反驳道,用蹄子捂住脸,沉默地寻回心态,许久,她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吧...好吧,这样坐着也不是办法,我,呃...”她停下话音,站起身来,尾巴拍了几拍屁股上的灰尘,转身向房门走去,“我要和朋友们谈谈。”

 

斯派克眨眨眼,困惑地看着她离开。“为什么?出什么事了吗?”他问道。云宝在门口停下,回头看向他。

 

她露出微笑,摇了摇头。“没有,不是什么大事,你在这里看好暮暮,好吗?她醒来的时候,肯定会想见到自己的头号助理。”她别有深意地眨了眨眼,转身溜出房间,关上了门。

 

----

 

大约十分钟后,云宝走进宽敞而装修华丽的餐厅。黑晶的破坏结束后,这里刚刚被重新装修过,墙面抛了光,闪亮万分;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来漂亮的浅栗色挂旗,上绘夕阳下的雪中帝国。一张微微闪着光的黄玉长桌安置在房间正中,上铺素白色桌布,以保护光滑的表面不受食物与银餐具误入歧途时带来的损害。十四个小马 { 以及一只龙 } 的座位,均匀地分布在桌边,其中七张座位已经有客落座。

 

小蝶坐在最左边的椅子上,她静静地吃着一小份沙拉,看着右边,索拉克斯、轻语和疾风坐在那里。索拉克斯受伤的前腿缠上了厚厚的绷带,他心不在焉地嚼着几颗水晶莓,面前还放着一小碗——不过,主要只是为了做做样子;疾风倒是高高兴兴地吃着一大盘沙拉,轻语对着一块水晶莓果派大快朵颐——剩下的派,全被放在桌子中间,以防遭遇南边来的蝙蝠怪兽的虐杀。在桌子另一端,苹果杰克、瑞瑞和萍琪坐在一起,小声聊着些什么。她们已经吃完了食物,只在几乎光洁的盘子里留下些许碎屑。云宝走进餐厅时,所有的眼睛都看了过来。

 

“哈喽,公主殿下,”苹果杰克友好地挥挥蹄子,眨了眨一只眼睛,“今天国运昌盛不?”

 

云宝听到‘公主’这个词,瞪了她一眼。“别闹。”她轻声警告,接着忍不住笑笑,在两群朋友之间的一个椅子上坐下。“不过,回答你的问题,情况...还行——大概?我过去十二小时问老妈和露娜小姨的问题,比我青春期那阵子加起来都多。”

 

萍琪夸张地瑟缩一下。“我的妈妈咪呀...”她说,傻傻地笑了笑,“当年是有多尴尬呀?”

 

云宝只摇摇头。“超尴尬,你随便笑吧,萍琪。好了好了...你们肯定都想知道,暮暮怎么样了。”她说,大家都转头看过来。

 

“亲爱的暮暮会没事吗?”瑞瑞弱弱地问,耳朵稍稍垂下去,两只蹄子互相乱碰着,“她所遭遇的事情,实在太过可怕,就算是那双漂亮的翅膀也不足以弥补呀。”她浮夸地叹了口气。

 

“她不会有事的,”云宝微笑回答,声音变得严肃了些许,“不过,她很可能很久都醒不过来...为了救活一只小马,而将其强行变成天角兽...不是平常的事,暮暮的身体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恢复正常。”

 

“我还是觉得,塞雷丝缇雅居然能这么做,挺不可思议的。”索拉克斯说,声音里带着困惑与敬意,又将一颗莓丢进嘴里。

 

“怎么会?”轻语好奇地问,戳戳他的蹄子,“她是公主诶,她什么都能做的啦。”

 

索拉克斯咽下莓果,微笑着看向她。“嗯...只是,呃...”他抬头看向疾风,疾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索拉克斯羞赧地轻笑一声,转头盯着自己的碗:“那个...斯汀戈用的法术,是邪茧专门发明用来行刺的,只传授给最信任的特工。法瑞克斯、斯汀戈和特拉奇亚都学过。这个法术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中术者立即毙命,所有的身体机能一并停止,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有办法救活。”

 

轻语偏偏头。“哦哦哦...听上去好坏啊。”她慢慢地说,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好奇地看向四周,“哦,呃,说到法瑞克斯...他去哪里啦?他今天没来吃早饭呢。”她思索道,又咬了一口派。

 

索拉克斯叹口气,又低头看去,将蹄中的碗握紧:“我...不知道,我昨天之后就没见到他了...他应该是回家了吧。”

 

疾风挑起眉毛。“回家?”他小心翼翼地问。

 

索拉克斯点点头:“回巢穴了,幻形灵们是从巢穴来的。应该说,现在水晶帝国和小马国境内的幻形灵都回去了。但是,没有邪茧女王,巢穴就有了巨大的权力空缺...我了解法瑞克斯,他永远都忠于巢穴,胜过一切。”

 

云宝听着他说话,眯起眼睛,等他一说完,便微微前倾,引来他的注意力。“那么,幻形灵们以后还会威胁我们吗?”她直截了当地问,索拉克斯一颤。

 

“我也不知道,或许吧,这都要看法瑞克斯回去后怎么做,不过...”他抬起一只满是圆洞的蹄子,缓缓转动,“他现在知道,幻形灵有更好的食物来源了...我希望他能领导巢穴,让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也许有一天,小马和幻形灵能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呢...”

 

苹果杰克点点头,露出小小的微笑。“要是那样咱还挺乐意的...打仗可不是好玩的事儿。”她说着看向云宝,看见天马双眼无比涣散,她的笑意消散,换做担忧,“...你还好吗,甜心?最近你吃了不少苦头...”

 

云宝甩甩头,微笑着点头。“我没事。除了腰酸背痛腿抽筋之外,都挺好的,等小马国那边安分下来,我也就能放松放松了...”她收敛笑意,拉下脸来,“这倒是,呃...倒是提醒我了...”

 

“哦不,有什么坏消息吗?”萍琪听到云宝的语气,问道,“听上去你一点都不开心,倒像是‘我有一句话不想讲但是不得不讲’的感觉呢。”

 

“诶嘿,猜对了,”云宝笑了一声,承认道,她摇摇头,将两只前蹄放到桌上,“大家...小马镇的镇民们很快就要从马哈顿回家了...那个...”她深吸一口气,“...我希望你们也回小马镇去。”

 

“什么?!!”萍琪惊叫一声,将前蹄拍在桌子上,索拉克斯的碗跳起来几寸,“你为什么要让我们不等你就回去呀?!”

 

云宝歉意地看了她一眼:“因为,萍琪,小马镇里,你们的朋友和家马比我多,我已经知道你们安然无恙,但你们的朋友和家马都不知道。瑞瑞要回去见甜贝儿(Sweetie Belle)和父母;苹果杰克还不知道小苹花、大麦(Big Mac)和史密斯婆婆(Granny Simth)情况如何,更不用说她家的果园还要费些功夫才能重新回到正轨;你和蛋糕家(the Cakes)该见一面,萍琪;还有小蝶,她的小动物们现在肯定都吓得找不着北了。”

 

小蝶羞涩地一点头。“是这样的。我们离开小马镇之后,我就一直很担心它们...我离开的比预计的久得多呢。”她承认道,几缕鬃毛垂到面前。

 

“好吧,你倒是说的对,云宝,”苹果杰克叹口气承认道,靠回椅子上,唇间呼出一口气,脸颊鼓起来,“小苹花...咱真不知道,那孩子是咋个感受。”

 

“确实,甜贝儿也是...”瑞瑞沉重地一点头。

 

云宝朝她们伸出蹄子。“是吧?你们家里都还有重要的小马在等,可我呢...?”她向后坐,“你们瞧...我全家都在这儿了,而且...暮暮还在这里,她走不了,我不能离开她...所以,她醒来之前,我是不能回家的。”她总结道,朝朋友们露出愉快的笑容,“不过没关系啦,我知道你们会等我们回来的,我也知道,就算我不在,小马镇也有马照料。”

 

萍琪站起来,一只蹄子急切地伸向空中。“哦!哦!派对!我要给你办一个欢迎回到小马镇派对!”她热切地说,面带大大的笑容。

 

云宝大笑起来,点点头:“当然,萍琪,我等着你的派对哟!”

 

“那星光怎么办?”轻语突然插嘴道。在场的小马们沉默了。

 

云宝一瑟缩。浅紫色独角兽...在黑晶被打败后,就一直躲躲藏藏,大部分时间都缩在房间里,除了吃饭根本不出来,就连吃饭也是拿回房间。她偶尔会和别的小马聊一聊,但绝不和云宝说半句话。云宝猜测,她只是等着离开罢了。

 

“她...会乘第一班车回坎特洛。”云宝沉默一会儿,说道,“她在坎特洛有位朋友,叫日耀,本来,幻形灵入侵前,她就要去见他了,但我们一直拖延了她的时间...”她闭上眼,打了个颤,眼前闪过马哈顿和火车上的事情。

 

朋友们都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但过了几秒,瑞瑞清清嗓子,将对话推动下去。“那,云宝...如果你确实想要我们先行离开,我们什么时候走呢?”她慢条斯理地问。

 

“我回去就叫斯派克向坎特洛要一辆马车,应该几天就到了。”

 

“星光要搭车去坎特洛?”轻语一偏头,问道,“我和梦梦就住在坎特洛诶,能一起回去吗?”

 

“轻语,不要这样叫我啦!”疾风小声嘶叫,脸上泛起一点点红晕,“拜托别在公主面前这么叫!”

 

“啊,对不起啦。”轻语道歉,用蹄子捂住嘴。

 

索拉克斯在一旁弱弱地笑了笑,温和地微笑看着兄妹两个。“你们能回家真好,轻语肯定很想念原来的床吧...”他喃喃自语,声音里有些伤感。

 

空气中的情感顿时沉重了,所有的眼睛都看向工兵和他身旁的小马。小蝶微微蹙眉,伸出前蹄轻抚他未受伤的肩膀。“索拉克斯...你接下来怎么办呢?”她柔声问,将前蹄抚过他的肩膀,安慰地轻拍。

 

索拉克斯迟疑片刻,咽下最后一刻莓果,然后沉重地叹口气,以蹄掩面。“我不知道...”他用悲哀的声音说,“我不能回巢穴了,就算法瑞克斯当上头领,很多工兵也会因为我是叛徒,要杀了我。但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轻语伤心地看着索拉克斯,转头不停地戳着疾风的胸口,眼中带着期待的神色。夜骐起先想尽量不管她,但他偶然瞥到妹妹恳求的眼神与轻颤的嘴唇,仿佛被揍扁了一般地瑟缩了。他轻叹一口,转过椅子,直直看向索拉克斯。“其实,索拉克斯,我一直有话想跟你说。”他开口了。工兵看向他。

 

“诶?”

 

疾风将一只前蹄放在轻语的头顶:“你救了我妹妹的命...你在我无能为力的时候,好好地关照她。就算是给我一百万年,我也没法还清你的恩情,真的,我说不出什么漂亮话...”

 

索拉克斯温和地微笑,点点头:“我做了该做的事,毕竟她会需要帮助,一开始也是我的错...我只是想要弥补自己犯过的错就是了。”

 

“但你原本不必弥补,”疾风轻声反驳,“你本可以遵从女王的计划,对你没有坏处。可你却违背了她的意图,保护一只无辜地小雌驹,以此来弥补过错...你为了我们,拼上了性命。谢谢你。”

 

索拉克斯的脸颊变暗了些,他盯着空碗的深处:“那、那个...嗷...”

 

“但更重要的是,”疾风用更加温柔的语气说,又低头看向轻语,“你看轻语,这个活力十足的小家伙,她见到我之后,夸你就没有停过。昨天晚上,我们准备睡觉了,她就是讲你的事讲个不停,我的耳朵都快被吵掉啦。”他抬头看向索拉克斯,露出小小的笑,“感觉她都把你也当成哥哥了...”

 

轻语在疾风的蹄下上下颠了几颠,转身抬头,用大大的眼睛看向索拉克斯:“我说的都是真话!你超好超棒的,索拉克斯!”

 

索拉克斯的脸变得更黑了,他努力想要装作随意地挥挥蹄子:“谢谢夸奖,轻语,但我真的没有那么——”

 

“她还想让我问你一件事...”疾风打断他的话,向前俯身,“你刚刚说,自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也就是说,你没有家了,对吗?”

 

“呃...大概吧?”

 

疾风露出大大的微笑,向后靠去:“那...我永远也还不清你的恩情,但至少也要还一些。现在来说,最合适的办法就是,请你到坎特洛来,和我们住在一起。”

 

在场的小马们一同倒吸凉气,索拉克斯的嘴张得要多大有多大。他震惊地盯着疾风,许久才合上嘴。“你...你确定?”他问,声音有些颤抖。

 

“当然啦!”轻语说着,从椅子上扑过来,紧紧抱住索拉克斯。他惊讶地咕哝一声,但也抱住轻语。小雌驹抬头看向他,露出尖牙,可爱地笑了:“我一直都想再要一个哥哥呢!家里只有一个男生,剩下的都是女孩子,我都无聊啦。”

 

“唔唔,”小蝶轻声细语,两只前蹄放到胸口,“真甜美呀,轻语!”

 

轻语咯咯地笑了笑,将索拉克斯抱得更紧了。

 

疾风翻翻白眼。“嘿嘿,轻语这简直是想把你抬回家里...不过,你的决定呢?”他问道,向索拉克斯伸出蹄子。

 

幻形灵盯着他的蹄子看了许久,眼睛四下游移着,脑海中闪过千万亿个念头,他低头看向怀中的契约,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可怕的想法,“可、可是...侵略坎特洛...那里的小马都会讨厌我的...”

 

“交给我就好,”云宝邪魅一笑,突然说,“我可以让老妈和露娜小姨给你颁特赦令,不止,我也要算一份。凭你帮了这么多忙,你应该过得好点,要是你想住坎特洛,我们肯定可以让你在新家住得开心,帮你把那些有意见的家伙都赶开的。”

 

索拉克斯的眼睛睁得更大了。“真的吗?你们真的要为我做这么多?”他难以置信地说,话差一点梗在喉咙里。

 

云宝翻翻白眼,将椅子向后踢开一点。“不然呢?!看看你为我们做了多少!你给了我们情报,你帮了我们忙,你照顾了轻语,还在关键时刻救了我的家马——也顺带救了小马国和所有小马。你根本是英雄啊!特赦令,嘁,老兄,要我说该给你颁二十斤奖章还差不多!”

 

索拉克斯听到这话,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又低头看向轻语,看着她冰蓝色的眼睛和大大的开心的微笑。他又看向疾风,夜骐仍然伸着前蹄,面露期待。轻语蹭进索拉克斯怀里,小声到几乎听不见地轻哼一声,索拉克斯最后的迟疑也烟消云散。他调整双眼,看到空气中的粉色雾气。好多。他几乎被压垮了,这么多爱,都是给他的...而且大家都有。他舔舔嘴唇,放声大笑。那笑声幸福而欢乐,那是他这辈子发出过最快活的声音。他紧紧将轻语抱在胸口,振翅离开座椅,然后暂且松开轻语,飞向疾风,牢牢握住他的蹄子:“好啊,好啊,我愿意!谢谢你,太谢谢你啦!”

 

“耶!!”轻语欢呼着在空中做了个后空翻。她悬浮在空中,打着旋转着弯上下翻飞,大声宣告着自己的幸福。“我有两个哥哥啦!两个哥哥诶!”

 

“要我给你们办一个‘恭喜你们与一只幻形灵成为一家顺便也谢谢你们拯救小马国’派对吗?”萍琪热切地问,俯身越过桌面,微妙地眨着眼睛,“我会带派对大炮的哦~”

 

轻语刚刚转完一个圈,惊呼一声,低头看向疾风,激动得几乎震起来:“哦萍琪的派对最棒了!我只参加过一个,但已经超厉害了!我们能请她开派对吗?拜托?超级拜托?宇宙无敌拉风倒刺回旋超级拜托——”

 

“不要开大招啊!”疾风笑着将她从空中拉下来,用蹄子抱在胸口,宠爱地揉乱她的鬃毛。轻语扭动着,大笑。“你有时候根本是故意大吵大闹的吧?”

 

“答对啦!”轻语尖声尖气地说,打趣地用蹄子拍哥哥的蹄子。

 

疾风又翻翻白眼,邀请般地朝索拉克斯露出微笑:“那是自然了,能让欢笑元素本尊来为我们开派对,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好吗?”

 

“回了家再开,好吗?”云宝轻快地说,看看两边的小马,“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无意冒犯,萍琪,你开派对的时候,谁也静不下来。”

 

“好的好滴好哒~!”萍琪一敬礼,说道。

 

“咱们剩下的能来吗?”苹果杰克挑眉问道,“咱是挺想到个派对上玩玩的。”

 

萍琪做出了回答。很快,桌边的小马们都热切地讨论起派对的细节来。云宝跟着聊了几句,但最终离开了餐厅,回到医务室。路上,她遇见了几次卫兵,他们总是朝她躬身行礼。她不再阻止他们,只专心往目的地去。

 

回到医务室,云宝惊讶地看到,塞雷丝缇雅、露娜和音韵三位公主,都在暮光床边,看上去都精疲力竭。斯派克站在床另一边,头靠在床沿,小声地打着呼噜。云宝走进门,三位天角兽都抬头和她对上眼,她露出小小的微笑。“大家,我回来了。”她温柔地说,走到床边坐下,看了看斯派克,伸出前蹄轻轻将他抬到床上,躺在暮光身旁。他动了动,小声说了些梦话,但没有别的反应。

 

“我们到时,已是如此。”露娜轻声说,打量着小龙宝宝,面带关切,“其决心及奉献令马敬之...”

 

“确实,”云宝点点头,绕到床另一边,在塞雷丝缇雅身旁坐下。她感觉到,母亲将一只宽大的翅膀盖在她背上,将她抱在身侧。云宝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靠在塞雷丝缇雅身上,轻轻叹了口气。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看向暮光仍旧沉睡的脸。

 

‘希望你尽快醒来,暮暮,’她心想,‘醒来,我们就能回家了...’

 

- - -注 释- - -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图书组Twidash

    Ladetaw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