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烈火留痕
  独角兽

烈火,16岁(准17),是学生。辐马迷一匹,最爱小皮(小皮我老婆!!!),如果看见一些小皮的图片我会立即发情。 《辐射小马国:复仇之光》按时更新中,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周更。请大家多多支持,若有什么不足,直接说出来就好了。 qq:2390857412 欢迎扩列

辐射小马国:复仇之光(Fallout Equestria:The Flare of Avenging)

第一章:复仇之始

本作评价
1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当避难厩里的模拟阳光还没有打开时,我便早已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凉风透过厚厚的毯子,吹在了我的皮毛上。“艳阳!把温度调高点!”我蜷起身子,尽可能不让冷风带走我的体温。可上铺的那匹雄驹依旧在舒适地打着鼾,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呼喊。

 

避难厩里的房间一般都是雄雌分开的,可是看在我和艳阳的特殊关系下,监督就给我们俩分配到了同一个房间。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比别的姑娘更早地接触发育中的男孩。

 

我翻身下了床,浑身打颤地在黑暗中摸索着,在我的头和墙亲吻了三次后,我终于摸到了那个该死的开关。啪!我干脆直接把天花板的温度调节器关上,至少再也没有凉风在我的屁股刮来刮去了。

 

“白耀......把温度调低点.....”过了一会,艳阳终于开始呻吟:“天不是还没亮吗......再让我睡会......”他话音未落,头上的模拟阳光便亮了,这时我才发现艳阳的毯子上还盖着两件衣服,其中一件正是我昨晚提前放在桌子上的制服。他把我的袖子放在鼻子上,隔远都能听到他吸气的声音。

 

“恶心!”我夺回我的制服,像斗篷一样披在了身上。我把哔哔小马戴在前蹄,它的型号是整个避难厩里最好的,背面还印着我的可爱标志——一个发光的金边盾牌,不过,这个灰蒙蒙的便携式电脑戴在我的白蹄上,显得有点难看。我走进沐浴间把衣服穿好,闻了闻被我哥嗅过的袖子:“一股怪味......”

 

  等到我从沐浴间出来,刚刚还赖在床上的艳阳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厩门边等着我了。他的速度非常快,我敢说他是整个避难厩最快的雄驹,在任何方面(除了打炮,他现在还是单身)。

 

“走吧,再慢点的话,餐厅就得排队了。”艳阳打了个哈欠,用蹄子戳了戳他的哔哔小马:“都早上6点03分了,你就不能走快点吗?”

 

  “好好好!”我对他翻了个白眼,颓丧着走出了厩门。

 

  避难厩的墙上都是一成不变的灰色,如果上面有一点其它颜色的话,那的确是一件很振奋马心的事情。但是200年来,没有马敢在墙上刷一层油漆,我试过,下场很惨——轻则关禁闭,重则......看我屁股上的红印子吧,都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早上好啊!”厨师小马见到我和艳阳,马上便从加热柜里拿出了两个金属餐盘,上面只摆着零星的食物:一小堆土豆泥,四颗蚕豆和两块黄瓜。餐盘上用一种耐热的颜料写着“浪费食物赏棍一杖”。我的天,就这点食物还有谁会浪费?

 

“我先上岗了你慢慢吃。”屁股还没坐热,艳阳便匆匆地走了。我看他盘子里的蚕豆和黄瓜都不见了,但土豆泥却是一口未动。刚好,我还愁着自己吃不饱呢。我把他的土豆泥都倒到自己的盘子里,放肆地大吃了起来。

 

过了一会,避难厩里的居民都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餐厅,其中便包括了那匹一直调戏我的绿色雄驹,他的名字叫菠菜叶,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吃了吗?”每天早上他都问我这个问题,似乎他的记忆只有一天的样子。

 

“吃了。”我没好气的说。

 

“我看今天的早餐不是那么的丰盛,像你这样的小马就得多吃点。”菠菜叶还没经过我的同意,便把他那盘吃了几口的土豆泥往我盘子上拨,吓得我连忙把盘子推到一边。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人家哥哥会给她加餐的。”一匹粉色独角兽坐在我身旁,一边梳理着她的紫鬃一边帮我解围。忘了介绍,这是我朋友高丽糖果,全避难厩里唯一一匹哔哔小马修理工,整个避难厩就没有比她更闲的马了。

 

“那个.....我要走了.....你知道我要....那个什么的。”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这匹讨厌的家伙,宁愿和我哥一起提前半个小时上岗,我也不想再见到他一面。我发誓,如果他敢跟上来,我保证给他的老二来上一蹄。

 

“我送你!”没想到菠菜叶依旧穷追不舍,肮脏的蹄子还不忘碰了碰我的衣服。就在我抬起后蹄准备踢到他怀疑马生时,之前说要上岗的哥哥突然又折返了回来。菠菜叶见状赶紧放下了骚扰我的蹄子,可还是被艳阳发现了端倪。

监督喊你。”艳阳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句话后,便用魔法提着菠菜叶的衣领走进了餐厅。我的心瞬间咯噔了一下,因为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看见他的制服里多出了一件物什——一把崭新的10mm蹄枪。

 

如我所料,餐厅里果然传来了菠菜叶的求饶声,过了一会,艳阳便在小马们的惊呼中走出了餐厅,拉着我的蹄子往避难厩大门的方向走去:“我叫你去找监督,你怎么还在这?”

 

我抬头望着天花板,不知道是哪匹小马在上面贴了一张宣传海报,海报上画着蓝天白云,一匹粉色小马正冲着我大笑着,下面写着一行字:乐观(laughter)。而我并没有仔细研究海报上的内容,而是想着那匹贴海报的小马现在屁股有多肿,我估摸着他应该已经趴在床上动弹不得了吧。

 

不过.....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从出生到现在都待在这个灰色的空间里,避难厩里的所有小马也是如此。我们只知道在很久以前我们的国家和一种叫斑马的生物打了起来,打了几十年后小马国就炸了。关于那一天教科书也只是一笔带过,说是斑马引爆了一种叫做超聚魔法的东西,然后我爷爷辈的小马们就躲进了避难厩,再也没有出去过。

 

靠,为什么我要背我小时候教科书上的内容?真的是闲得蛋疼。

 

“监督,这是白耀。”艳阳把我拉到避难厩大门前,对着早已站在铁门前的监督报告:“刚刚有个流氓在调戏我妹,所以她来迟了。”

是那个叫菠菜叶的对吧,我待会就教训他。”监督晃了晃她蹄子上的黑色棍子,吓得我赶紧躲在了我哥身后,即便那棍子现在不是用来对付我,但我对它还是心有余悸。

 

 

“白耀,”监督把眼神瞥向我,说出了一句至今还让我兴奋不已的话:“你已经荣升为正式的避难厩警卫了,做事就不要总依赖你哥。”她把蹄子上的棍子给了我,又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警卫徽章,贴在我制服上的小马头像上。

 

虽然清楚这是因为艳阳晋升成高级警卫,而我是补了我哥的位置。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至少现在除了监督,再也没有小马能惩罚我了。当然,如果有小马敢对我动蹄子的话,我就给他的屁股来上两棍。

 

“你以后就在这里执勤,和你哥一块,快去工作吧。”监督温柔地说着,拿着另外一支棍子离开了,我想她现在是要去兑现她的承诺了吧。

 

。。。。。。。。。。。。

 

做大门守卫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不用一天到晚地巡逻,只要没出什么紧急的状况或者特殊任务的话,我们是可以一直在执勤的地方休息的。就算监督来了,我们也只需要站起来做做样子就行。

 

“我看见一道彩虹,在那慢慢坠落的眼泪中.......”艳阳一边哼着老歌,一边用悬浮术漂浮起兜里的蹄枪,朝着对面在玩《龙与地下城》 桌上游戏的两匹守卫模拟射击的动作。

 

“嘿!新马,看着点!”那匹长着胡茬的守卫看见艳阳的危险动作,连忙制止道:“虽然说是上了保险,但你也不要太大意。虽然说这枪看起来挺新,但是它们都是上百岁的老头了。”

 

艳阳无趣地把蹄枪重新揣回兜里。

 

“白耀,把棍子给我。”艳阳从我蹄子中夺过棍子:“我给你耍一招,看好了。”

 

他瞄准一个点,猛地把棍子投掷了出去。粗壮的棍子擦过那匹胡茬警卫的鬃毛,在坚固的墙壁上反弹了好几次,最后旋转着飞进了右侧的通道里,发出了监督的声音。

 

等等.....监督的声音?!

 

只见监督气愤地从通道里走了出来,鬃毛里还插着一根黑色的条状物。艳阳见状,连忙吹起了欢快的口哨,似乎啥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而监督环视了一周,最终把目光定格在我的蹄子上.......

 

玩忽职守两棍子,袭击管理者六棍子,四舍五入后,我挨了十棍子.......

 

我捂着红肿的屁股回到了艳阳身边,坐在了他事先备好的软垫上。看着他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真想一蹄子打在他脸上。“下次你再玩枪,我第一个揭发你。”我指着他兜里的枪说。

 

“给你听听这个。”艳阳又按了按他哔哔小马的屏幕,一声熟悉的呻吟传到了我的耳中。

 

操!他在我刚刚被打的时候录了音。

 

“哈哈哈哈哈哈!”最先憋不住的是那匹胡茬小马,然后所有的同事都笑了起来:“艳阳,你妹惨叫起来还真的是销魂。哈哈哈!”

 

我羞红了脸,心里暗暗发誓等回到房间就把艳阳摁在地上毒打一顿。

 

“外面好像来了一匹马,”负责监控的守卫的声音打断了这场哄笑,大家的神情瞬间变得警惕了起来。艳阳再次用悬浮术举起了枪,我能清楚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似乎出大事了,我心想着,蹄子上的棍子握得更紧了。

 

“监督,避难厩外出现了一匹雄性独角兽,中年,穿着皮套。”艳阳望着终端上的图像,把嘴巴对准了话筒。

 

“问问他是干啥的。”监督通过广播说道。

 

似乎外面的小马听到了监督的说话声,他把两只前蹄展示在监控里,示意他并没有携带武器。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最后两个字一定是“进来”——我学过一点读唇术。

 

“让他进来吧。”监督的这句话让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我们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胡茬小马走到大门旁的控制面板前,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凭我多年的偷窥经验来看,他按的应该是“S07E14FLAWLESS2017”。我不知道这串东西究竟蕴含着什么意义,但这的确就是避难厩的开门密码。

 

一阵巨响,铁门前巨大的门闩滑动着退回去。伴随着蒸汽喷出的“嘶嘶”声,这座已经封闭了快两个世纪的避难厩大门终于打开了。我好奇的往门外望去,可门外除了泥土,还是泥土,隐约还能看见一些白森森的东西。深邃,黑暗——这就是我对避难厩外的第一认知。

 

下一秒,我们却要为自己的善良而付出代价。

 

“先生请您.....”胡茬警卫热情地走上前,礼貌地朝那匹外来之客伸出了友谊之蹄。也不知道得罪了他什么,反正如果我是那匹中年雄驹的话,我绝不会用魔法把藏在皮衣里的蹄枪顶在一匹想和我握蹄的小马胸前。

 

砰!

 

枪声把在场的小马都吓了一大跳,我看见胡茬警卫呻吟着倒在了地上,胸部的伤口不断有鲜血溢出。接下来这匹中年独角兽的动作让我们更为震惊——他在不断开枪,不断对着我们开枪,子弹打在墙壁上留下了弹孔,打在马体上留下了血洞。很快,所有门卫就只剩我和艳阳躲在了监控室里,躲过了一劫。

 

“艳阳!白耀!坚持住,负二层的警卫马上就到!”监督通过广播大喊着。

 

艳阳把蹄枪伸到门外,对着门外胡乱开了几枪,可回应他的都是子弹陷入墙壁的声音。接着,门外又传来了八声枪响,硬生生把伸头出去观望的艳阳压了回去:“操!那家伙也是用10mm的,可我的子弹就只剩七发了。”

 

“你怎么知道?”

 

“你不会数数吗?”艳阳一脸鄙视地看着我:“一个10毫米蹄枪弹匣一共12颗子弹,我刚刚打了五发。”说着,他又朝门外开了三枪:“现在只剩4发了。”

 

砰!砰!砰!

 

“白耀,听我讲。”艳阳拍了拍脸上的灰尘,“待会我先上,等到他枪响的时候你就立马冲出去,把他的枪给卸了。”

 

“明白。”我扭了扭脖子,做好冲锋的准备。

 

艳阳转身瞄准那匹中年小马,还没等他扣下扳机,一颗子弹便咻的一声穿过了他的蹄子。

 

“就是现在!” 就在他倒地的瞬间,一只挥舞棍子的雌驹从他身后钻了出来。

 

我飞快地跑到中年小马的面前,趁他忙着换弹匣的时候把他的枪踢到了角落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的棍子便狠狠地冲他的头砸了下去,一下,两下。正常来说,我这种力道足以把小马打到颅骨骨折。

 

但是那匹中年小马却若无其事地看着我,在我吃惊的眼神下掏出了小刀。他独角上的光芒再度亮起,控制着锋利的刀刃朝我身上刺去。

 

就在这时,艳阳突然爬了起来,他挡在了我的身前,蹄子紧紧握住那把刺向我的小刀。

 

“就在那!快!”援军终于到了,十几匹穿着制服的同事在通道里出现,正挥舞着棍子朝我们这跑来。

 

雷克森,撤退....”中年小马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匹老马的声音,他收回了沾血的小刀,转身朝避难厩门外跑去。

 

把厩门关上!”艳阳捂着受伤的蹄子朝援军们喊道,鲜血顺着他的蹄子流到地上。没过多久,提着医疗箱的菠菜叶便蹲在了艳阳面前,黄色的箱子上还印着三只粉色的蝴蝶。

 

“这个得缝上两针了。”菠菜叶用绷带给艳阳的伤口止血,眼睛转向了我这里:“你没事吧?”他的目光异常坚定,比平日里少了份猥琐,这让我能确信他的确是在关心我。

 

“我没事.....”我望着缓缓关上的大门,松了口气:“我哥现在怎么样?”

 

“肌腱断裂,外加肩骨骨折。”菠菜叶一边给艳阳灌下两瓶治疗药水,一边盯着艳阳的哔哔小马说:“没有速疗药剂的话,估计得躺上个三两天。”

 

突然,那匹叫雷克森的小马又折返了回来,趁门还没合上,他从皮衣里掏出了一颗闪着光的球状物,把它扔到了我的身旁。

 

“白耀!”还没等菠菜叶给他包扎好,艳阳就猛地站了起来,捡起那颗东西朝着门外扔去。可那颗闪烁的球似乎沾了强力胶一样,死死黏在了艳阳的蹄子上,怎么扔也扔不开。

 

眼看小球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艳阳望了望我,转身朝快要合上的避难厩门跑去。

 

“来不及了!”随着菠菜叶一声大喊,在场的小马都蹲下身子,尽量让自己的身体都有东西挡着。

 

可是我们都低估了艳阳的速度。他冲出了避难厩,就在这厚厚的铁门完全合上的前一秒。我透过门缝,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轰!!

 

当厩门外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时,我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

 

即便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匹叫雷克森的混蛋。

 

虽然监督已经找马对我做了一系列的心理辅导,我还是无法接受艳阳到最后只剩下一坨肉泥的事实。这一个星期,我哭喊过,抓狂过,甚至肆无忌惮地违反避难厩的法则。可监督没有对我实施任何处罚,反而等我慢慢冷静后,把我哥的职位传给了我,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吧。

 

高丽糖果在征得监督同意后,也搬进了我的房间。她把艳阳生前留下的东西都塞进一个大箱子里,放在我的床底供我留念。我也知道,她这几天过得很辛苦,毕竟每天晚上都要面对着一匹精神受到打击的小马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可是这两匹雌驹都不知道,这匹看似冷静下来的小马,已经在拟定她的复仇计划了。

 

那天深夜,等高丽糖果鼾声响起的时候,我便悄悄地下了床,用魔法把事先藏在床底下的鞍包拿了出来。鞍包里都是小刀,绳索等必需品,还有一本《战时科技武器大全》,那是艳阳生前最爱看的书。我还让高丽糖果在我制服上缝了个枪套,这样可以让我更方便地找到蹄枪。

 

一切准备就绪,我慢慢走出房间,来到了避难厩的钢铁大门前,像往常一样和坐在门前的守卫打了声招呼。

 

“怎么现在才来?”新来的守卫打了个哈欠,生气地对我抱怨道:“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小时的优质睡眠。”说完,他把蹄枪交给了我。

 

等他离开后,我把蹄枪放进了枪套里,来到控制面板前,把那天我偷窥到的开门密码输入进去。

 

S07E14FlAWLESS2017.....奇迹啊!我是怎么记下来的?

 

我按下了按钮,让这钢铁巨门再次旋转着打开,剧烈的响声惊动了所有的守卫。我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当我看见外面那漆黑一片的世界时,对未知的恐惧让我有点想回头。但是此时我心里更多的是仇恨,我要找到那匹叫雷克森的小马,我要让他为艳阳的死付出代价。

 

仇恨终究战胜了恐惧,我随即振作了起来,迈进了黑暗之中......

 

。。。。。。。。。。

 

当27号避难厩门再度关上时,我便知道我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我打开哔哔小马上的探照灯,望着周围那些白森森的骸骨,它们依旧保持着敲击避难厩大门的姿势,在这一刻,我能感受到这些死去的小马生前到底有多绝望。如果是让避难厩里的其他小马看到这一幕的话,我想他们肯定会被吓得昏过去。

 

也许是目睹过死亡,我并没有被这些骸骨吓晕。我踏过一条条横在我面前的白骨,面无表情地向前走着,直到我的蹄子停在了一块碎布前。那块碎布沾着血,但是能清楚地看见上面的“27”,离它不远处的栏杆上挂着一截肠子,肠子下还躺着几块带血的碎肉。

 

“操你妈的雷克森,操你妈的.....!”我愤怒地大喊着,眼泪不知不觉间流了下来。

 

我捧起那块带血的碎布,把它轻轻地放进鞍包里,强忍着悲伤继续前进。又不知走了多久,我终于走到了这条漆黑走廊的尽头——一扇半掩着的铁门,铁门旁的尸骸还戴着生锈的头盔。这时我才发现,27号避难厩就藏在一个军用的防空洞里。

 

“我必须为艳阳报仇。”鞍包里的碎布让我的意志变得更加坚定,我慢慢推开了铁门,走了出去。

 

 

 

 

 

蹄注:升级

  

 新技能:怒火攻心——当同伴受到伤害时,攻击力+15%,与特定的势力交战,其效果增加100%

 

 

 

 

 

#1
ShadowDumb  独角兽
回复 第一章:复仇之始

字体加大了,电脑上看着很方便。

PS:我用的Linux,许多Linux的默认DPI都比较小,所以Windows上可能会显得很大反而不适应,手机也是……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