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严肃文学创作,撰写冷门却带感的故事。 爱发电个人页:https://afdian.net/@Moab_Dongfang 一点小小的物质奖励足以带来至高无上的动力;-)

归途I·黑晶王之祸

【第二卷丨试图探索无尽的黑暗】第35回 试图对小蝶进行训练:突破“良心”的障碍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596 字

publish于 2018-10-31 发表

pageview共 221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35

试图对小蝶进行训练:突破“良心”的障碍

 

“好吧好吧,我练就是了。”小蝶抖擞了一下精神,严肃道。

“立正!”我还没想好该练什么,此情此景却令我喊出了这两个字。

小蝶也不含糊,“嚓嚓”几下,四蹄双双并拢,挺背抬头,双目直视前方,表情庄重,俨然一匹士兵。

我左右环顾了一下,有几匹士兵在绕圈跑步,这是训练的基础,跑是我们今后工作的唯一交通工具,有一个好的体能来跑步很重要,于是,我将右蹄向跑道那边扬了扬:“跑步,这一大圈能用多长时间?”

小蝶回头大致望了一下整个跑道,回答道:

“跑?我不行。但我会飞呀!如果是飞的话,这点距离,不在话下!”

听她这么一说,我再次仔细审视了整个跑道一遍:有人类世界的两个操场跑道长!没有看错。我又看了看小蝶,一脸自信的微笑,全然没有说大话的样子——何况小蝶又不是那种马,这么说来她说的是实情了。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体力自然是我所疑惑的,我直接表达出了我的疑问。

“没什么奇怪的,”小蝶回答,“是云宝训练出来的,而且…即使是现在,我的飞行速度和体力都还远未达到她的要求呢。”

“你们…练这个干什么?”

“给工厂制造相应的天气必需品呀,”小蝶一本正经地说出了一句我完全理解不能的话,“当然,还有另一个目的——破纪录,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是最快记录的保持者,这点也就不需要了。”

“这都是…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

“啊…抱歉,忘了你的来历了…总之,我们练习飞行一定是有原因的。”小蝶 反应过来后,直接将那些解释略掉了。

“好…”我自己去也清楚,肯定又是些这个世界特有的概念,无关紧要,我马上进入了下一话题,“你已经可以轻松飞完这…不算近的距离,可是,你仍然未达到云宝的要求?”

“远未达到。”小蝶着重强调了这个“远”字。

“她的标准是怎样的?”

“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她要求我达到她的水平。”

“她的水平?你们同为天马,体质上应该不会差太多吧?”

“你太小看‘天赋’的能力了… …”

“‘天赋’?”

“云宝在还是小幼驹的时候,就已经能够飞出彩虹音爆,而我幼驹时… …”小蝶忽然闭紧了眼睛,嘴角开始略微抽搐;这种神情我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有在回忆不堪回首的往事时,才会露出这样的面容,痛苦、憔悴。果然,过了一会儿,小蝶缓缓睁开了眼睛,“我不想说,而且…不想回忆!”

我不勉强她,毕竟,那也不是什么重点,我神情缓和下来,温柔地问:

“彩虹音爆?那又是什么?”

“天马的飞行速度达到一定速度后,便可以突破音障,在背后留下你尾巴的轨迹,”小蝶恢复到正常的状态,改为满面向往,“那是很壮观的场景,见过一次,再回想起来都犹如初见,历历在目!”小蝶笑了一下,“这便所谓‘音爆’,而云宝的尾巴——你知道的——彩虹色的,她在突破音障后,身后留下的轨迹犹如彩虹一般,‘彩虹音爆’因此得名,这可是她的专属音爆,顺便一提,她的可爱标记也是这么来的。”

彩虹音爆,我忽地忆起来了,这两个词我是都知道的,在人类世界,它们也各自有自己的含义,“音爆”,指的是突破音障时的那一下。而所谓音障,则是高速飞行的物体速度近乎音速时,前方的空气来不及散开而压缩,阻碍其向前飞行。天马的速度真的能达到这样吗…?小蝶的样子不像说谎,也就是说…天马若全速飞行的话,超越音速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皱起了眉头,那得多累啊。

小蝶则以为我在思考她的问题,便略有惊讶地问我:

“你该不会想让我也飞出个音爆来吧?”

“不不不,没有那个必要,你现在的体能就已经合格了,可以进行下一项训练了。”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小蝶轻松地笑了。

不过,这样一来,训练的任务一下倒简单了不少,原本的计划中体能的训练可占了不小的一部分呢!既然云宝事先已帮我处理好了,我便坐享其成即可。那么除去体能训练,就只剩得一个“心理”上的训练——说“历练”可能更为恰当,这对小蝶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心理”这方面的训练我是一早就想好了的,自认识并熟识小蝶后,我就知道必须要带她走这么一关,否则,是干不了大事的;可能她会感觉到嫉妒的不适,但为了大局,她的这些牺牲是必须的。

“我们回去吧。”我对小蝶说,本来是想笑一下的,但一想到即将到来的“训练”,嘴抿了四次,却终究没有笑出来。

小蝶听了我的话,马上高兴了起来:

“啊是不是我体能合格就能回去了?

“是的,回皇宫去。”

“哈太好了,多亏了云宝对我的训练啊,真是省了不少时间,对吧?”

“嗯”我嘴上敷衍着,心中百感交加,没想到,这一刻这么快就到来了,我本想先让小蝶做好心理准备的,可现在连我自己都还没准备好呢!况且,这么突兀的训练会不会产生什么不良的后果?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混乱的脑海中忽然冒出这句我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来,当时我对类似这样的话全部嗤之以鼻,不过现在,还别说,这么想想后,脑袋清醒多了,就暂且当这句话是真的吧,起码能暂时得到心灵上的安宁。

回皇宫的路上,小蝶不停地像我说着路边的楼、路上的马,即便没什么说的,她也会抬头赞美一番天空,显然,她的心情正是最好的时候,而我的回应就只有“嗯”“哦”这样的单字。没办法,现在的我和小蝶好似处于两个世界的马,她正处在幸福的天堂,而我则刚好相反——身在无尽的深渊,更可怕的是:现在,我正在将小蝶拉入这个深渊。

这样一路回了皇宫,上到二层时候,小蝶欲向我们的房间那里行进,我见状,左蹄一挥,挽住了她的右蹄,向着三层走去。

“唉?…我们…我们该往这边走了啊?”小蝶冲走廊里侧扬了扬蹄,满面疑惑。

“我只说‘回去吧’,可没说过要回房间休息。”我回答,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表情,最终只得面无神态的说出这句话。

“好吧好吧,那我们快走吧,早训练完早休息!昨晚的经历在昨晚于我没什么改变,但现在我却觉得背痛腰酸,连这翅膀似乎都不是我的了!”小蝶回答我,话语间,她已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我前面。

我没有回应:小蝶啊真希望在“训练”后你也能这样轻松活泼!

进了正宫,韵律与银甲的位置再次调换了,看来他们两个无论谁都不能坚持太长时间,现在,为“水晶之心”供能的是韵律。

银甲似乎还没能从长时间施法导致的晕眩中恢复过来,直直地望着窗外,连我进入皇宫这事儿都没有发现。

要是在人类世界,我肯定会上前去拍下他的肩膀,微笑着将他从自己的思索中拉回现实,但现在可不行;就当下这种情况,我能做的就只有向他不断请示,使他恢复清醒:

“银甲闪闪陛下。”我鞠了一躬,轻喊道。

银甲不动。

没办法,我清了清嗓子,声音提了几分贝:

“银甲闪闪陛下!”

“唔啊?

银甲晃了晃脑袋,缓缓将头转向了我:

“啊罗丝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有一个请求。”本来我想直接提出要求的,但银甲这状态却让我觉得,如果我突兀地将这请求说出来,恐怕不只有小蝶会吓到,银甲似乎都会感到惊异。

“尽管说吧。”

“贵国的死刑犯们都在哪里?”

“啊”银甲和小蝶同时哼了一声。

“啊是这样的的:我要对小蝶进行训练,需要用到…他们。”说话时,我还是忍不住瞟了小蝶一眼,果然,虽然她一声未吭,但是,她的双眼已经明确表达了她的想法:圆睁的眼睛中好似要发出光来,泪水缓缓涌了上来,积在眼眶中,只待眼睛一动,便倾泻下来;显然,她不是不想说,而是已经不能说出什么来。

“什么?!”银甲大为吃惊,整匹马瞬间精神了不少,他一边用右蹄拍着耳朵,一边用一种极怀疑的态度重复道:

“用死刑犯训练?!我没听错吧!”

我轻轻点了点头。

银甲见状,快步走到了我面前,将我拉向远离小蝶的一边。

银甲一脸严肃地正色道:

“罗丝,你疯了吧!那群马可全是些亡命之徒,无一例外!你知道的水晶帝国的法律是怎么规定判处死刑的吗?只有故意伤害且致死残酷的马才会被判处死刑!若只是杀马犯可以无期劳役的我都免去了他们的死罪了!那群马可都是真家伙,你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但用他们来训练小蝶… …”我和银甲同时看向小蝶,小蝶半张着嘴,双眼四处游离,显然,在我说出我的请求后,她的心就悬着,再没放下来过,“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那些马已经是待执行的死刑犯了,说白了,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都是有可能的。我很抱歉这么说,万一小蝶死在你这个‘训练’中怎么办?她死在了水晶帝国,这事儿算你的算我的?或者, 塞拉斯提亚会把你和我一起处置!你扛得住这个风险我还扛不住呢!这请求,我没法答应。”

的确,这里面确实有不小的风险存在,可是,不经历这么一遭,真到了实战中可是会误大事的,今天,我说什么都得征求来这个请求!

“银甲陛下,”我回答,心中快速组织起语言,“你我都是士兵,都清楚第一次杀马时的那种恐慌,那种不安,不都得杀多了马才能适应这种感觉吗?若现在不让小蝶先熟悉了这感觉,到了实际中去、到了她非杀马不可的时候,可是会误了大事的!我觉得,对抗黑晶王的过程中,肯定会有这样的时刻,现在的‘训练’看似荒谬,实则是未雨绸缪啊!”

“什什么… …”小蝶听罢,在我身后呻吟道。

银甲半闭着眼睛看着我,回答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帮我执行死刑,处决了这些马?”

“说准确些的话,是我指导着小蝶执行死刑,帮你处决了他们。”

“不”小蝶的呼声渐渐微弱。

不过,从大局考虑,我只得无视小蝶的抗议呼声,继续问道:“您意下如何,银甲陛下?”

“听起来风险倒是更小了些,不过,还不是零风险!”

“拜托——银甲陛下!这世上哪有零风险的事?更何况,不付出哪有回报?舍不出些什么就什么都得不到了!这其中的利弊还请陛下三思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银甲面有难色,“这要是出了意外我是真的怕塞拉斯提亚的惩罚… …鬼知道她能想出什么惩罚来!这个小蝶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马——她既是谐律的化身,又是暮暮要好的朋友!

“我们直接明说了吧,”无奈,我将心一横,用出了最后一张王牌,“一边是小蝶的训练,而另一边是你的帝国,银甲陛下,您究竟要保全哪个?”

“这还没到这种程度吧…”银甲用右蹄捋着他深蓝色鬃毛,语调略有惊讶但方寸不乱。

“不,已经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了,”我压低了声音,以让它听起来更加严肃,“执行权在我,但决定权,在您。”

这下,我觉得银甲无论有什么顾虑都会答应我的要求了,一方面虽是小蝶,但另一方面是他自己的统治!我坚信没有哪个君主会舍弃自己的权利不顾,如果银甲例外,那我可真的对他刮目相看了。

显然,银甲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顿了几秒钟,他回答:“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但训练的场地由我来选,而且我要全程监管。”

“全程监管?您带领部队?”

“没错,我要亲点一支卫队来监管。”

这怎么可以!且不说那么多马在场造成的声势会不会惊动到“黑晶”,单是这么多马的情况下小蝶还有没有勇气训练都难说!我沉吟了一下,继续回答:

陛下,还有最后一个请求,您可以监管,但请不要带着您的部队⋯⋯暗中监管,您懂吧?

银甲眨了眨眼:暗中监管?为什么?

理由跟他讲了也无妨,正好可以让他意识到我这样安排的重要性,我回答道:从安灼胥从来都捉不住瑞利来看,不难推断出,军队——甚至是这皇宫的大臣中,是有黑晶的内线存在的,如果您造出这样的声势,若是惊了他们,打草惊蛇不说,小蝶恐怕是更危险的!

好像是这么回事⋯⋯银甲一脸赞同的表情。

那么⋯⋯暗中监管,能办的到么,陛下?

当然能,再简单不过了,银甲回答,而且,场地都不用变,还是在那训练场好了。

嗯?那里有可以暗中监管的地方吗?

哼哼⋯⋯一般马是发现不了的,那暗道是我秘密令工程师修的,银甲颇得意地回答,我问你,你注意到训练场的屋顶了么?

⋯⋯到了训练场不训练,谁会没事注意屋顶呢?没有。

一般马到了训练场都会马上训练,对吧,银甲像是听到我的心里话般继续说,正因为这样,我才在屋顶动了手脚。

的确,在屋顶的话,一般马很难察觉。我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其中的细节为不能跟你说明,总之,我可以利用它来暗中监管。

银甲对我的戒心还没有完全放下,倒也难怪,我是塞拉斯提亚的忠实大臣,但那又怎样,他与塞拉斯提亚之间的关系还微妙的很呢。不过没有关系,我的要求他已全部照办,我的目的也达到了,那暗道的细节不知也罢。

侍卫!银甲冲着宫门大喊了一声。

一匹士兵马走了进来。

你去通知各个军队队长,今天训练场我要私用,停止一切军队的训练活动。

是。

还有,待所有士兵撤出训练场后,你把死刑犯们带到那里。

⋯⋯把什么带到训练场?士兵像是没听清一样,重复了一遍。显然,他是不太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内容的。

死、刑、犯,银甲一字一顿地回答,别被任何马看见,也别被任何马知道!否则⋯⋯雄马的低吟代替了接下来的话,意思很明确。

⋯⋯是!士兵不敢怠慢,连腰板也挺了挺,连声答道。

那快去办吧。

是。士兵应答一声后,转身奔出了皇宫。

好了,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场地已帮你们备好,就看你们利用如何了。银甲转过头来,对我说。

万分感谢,我鞠躬示意,那么,我们就先退下了。

嗯。银甲已经不在看我,眼神在韵律那边。

见状,我便回头准备出宫,不过,小蝶却像休克一般,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我们说的话似乎她都没有听到。

喂,小蝶⋯⋯要走了⋯⋯我用右蹄碰了碰她,低声道。

小蝶仍旧不动。

没办法,我牵住她的右蹄,硬生生将她拉出了宫门。

刚一出宫门,我轻轻拍了拍小蝶的背部。

小蝶缓缓将头转向我,慢慢说道:

罗丝⋯⋯你是要我去杀马⋯⋯

嗯,这是你必须要走的一步。

那么说回最开始的话,我帮不上忙,我⋯⋯帮不上忙⋯⋯小蝶哭腔渐浓,所以⋯⋯放我回家吧!!最后,竟直接哭了出来。

小蝶⋯⋯对于她的反应,我早有预料却还是显得猝不及防,我只得将她慢慢搂入怀抱,让她在我的肩头哭泣,泪水浸湿了我的风衣,也像暴风雨一样倾斜在了我的内心,我在改变一匹绝对善良的马,使她原本干净的双蹄染上鲜血,而这一切究竟能不能换来最终的胜利,还是一个极不确定事件,到底这样做有没有意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用一个高中生的思想和谋虑来行事,而事情的结果,是我万不能想象的。


ID313  幻形灵 #1
回复 【第二卷丨试图探索无尽的黑暗】第35回 试图对小蝶进行训练:突破“良心”的障碍

讲真,我真的很想打死主角(小蝶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严肃文学创作,撰写冷门却带感的故事。 爱发电个人页:https://afdian.net/@Moab_Dongfang 一点小小的物质奖励足以带来至高无上的动力;-)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